(非原創)風月大陸 第二十九集 (2/4)

第二十九集 第五章 第三皇妃  清江州,原本就是一個富庶的州郡,加上清江流經整個州的土地,使得清江州郡在清江的兩岸擁有了大量肥沃的田地,十裡一村,百里一鎮,人口稠密,便是清江州的寫照。

  但是自從內戰爆發,海鷹揚所率的鷹揚軍團十余萬人馬和於鳳舞所率的天龍軍團近十萬大軍,在清江州來回廝殺,造成了大量的人口流失逃亡,許多的村鎮毀於戰火。

  現在的清江州,除了十二座大的城市還維持著繁華的市面外,不少地方已經看不到人煙了。

  萬隆城,便是清江州的十二大城之一,位於清江中遊偏下的地方,所轄人口約在十二萬戶左右,出任萬隆城主的便是帝國男爵萬林,一個對醇酒美人的興趣遠遠大於政務的男人。

  「男爵大人,海鷹揚將軍的特使求見!」隨著侍從一聲清脆響亮的稟告,一個身材修偉,臉如冠玉的青年人,便出現在萬林男爵的面前。

  「在下是海鷹揚將軍帳下的參謀杜峰,奉我家將軍的命令前來拜見男爵大人。」來人瀟灑的抱拳行禮之後,開門見山的向萬隆城的城主道出了來意,「如今逆賊葉天龍奪權篡位,我家將軍想請男爵大人共舉義旗。」放下手中的酒杯,萬隆城的城主大人用他那雙水泡眼盯著眼前的使者,慢騰騰的說道:「多謝海鷹揚將軍的器重,只是我萬林人微言輕,在法斯特帝國,像我這樣的人車載斗量,如何能夠入海鷹揚將軍的法眼。」「男爵大人不必過謙,萬隆城中本有駐軍五千,大人又有私兵五千,足以稱雄清江州,如此的大好時機,正是男爵大人您一展身手的良機。」杜峰並沒有因萬林的推辭便洩氣,反而神態輕鬆的對萬隆城的城主說道。

  但是,出乎杜峰的預料,他的這一番話引起了萬林男爵的一陣大笑。

  面對著對方的大笑,杜峰倒是並沒有什麼異常的感覺,他的面色如常,甚至還帶著一絲隱隱的笑意,似乎對萬林的推辭之言早已有所預料。

  將手中的美酒一飲而盡,又伸出舌頭舔了舔嘴角的酒汁,萬林盯著神色鎮定的杜峰緩緩說道:「海鷹揚將軍的消息實在是靈通,連下官有多少私兵都瞭解得一清二楚,可惜特使先生來遲一步,下官的私兵已經完全給于鳳舞元帥調走了。

  」「你說什麼?」杜峰再也無法保持鎮定的神色,有些失態的大叫起來,「你的部隊已經給於鳳舞接收了?」「不錯,于鳳舞元帥的特使剛剛離開萬隆,除了五千本地的自衛隊外,其他的部隊全部被調到清江大營了。」「你這是叛逆的行為!尤那亞陛下和海鷹揚將軍絕不會饒恕這樣的行為!」杜峰咬緊牙關,從齒縫中蹦出了這樣一句話。

  他的話卻讓萬隆城的城主大人微微一笑,「特使大人此話差矣,下官地位卑微,你們兩方我都得罪不起,既然于鳳舞元帥的特使手持她的帥令早一步抵達本城,下官只好遵從于鳳舞元帥的命令。」「豈有此理!」怒氣沖沖的杜峰拂袖而去,卻沒有看到萬隆城的城主在嘴角邊泛起的一絲冷笑。

  「城主大人,您為什麼不答應海鷹揚將軍特使的要求,而要讓他們以為大人您已經投靠於鳳舞呢?」望著杜峰遠去的背影,一直站在萬林身邊的一個年輕人突然出聲問道。

  「我親愛的侄子,這就是你要學習的地方了。」萬林輕輕哼了一聲,望著自己的侄子,也是自己預定的接班人教導道:「現在的清江州,我們一定要保持中立的姿態,同時也要儘量保護好自己手中的實力,這樣才會在以後的局勢中獲得主動權。」眨眨眼,萬林的侄子若有所思的說道:「城主大人,您的意思是,我們要坐山觀虎鬥……」「對,不管是於鳳舞還是海鷹揚,都是我們得罪不起的人,不管我們去説明哪一個人,都會招致另外一方的強力攻擊,特別是于鳳舞元帥的一支部隊,就遊弋在我們城的附近,如果我們有什麼異常舉動的話,馬上就會遭到和其他幾個城一樣的下場,他們的教訓還不值得我們去吸取嗎?」萬林的侄子一陣沈默,他知道自己的叔父所說的,前些天在清江南岸兩個大城發生了城主被撤換的事情,雖然傳聞不詳,但是他們都知道,這兩個城主在暗中和北岸的海鷹揚有來往,並且還在暗中破壞于鳳舞大軍的糧草供應。

  「於鳳舞派遣的那個女將軍非常有才能,她能夠在最短的時間裡,收服兩座鬧得最凶的大城,又將其他的城市安撫下來,把那些諸侯治得服服貼貼的,委實讓人敬佩。其實她現在就在等待我們接受海鷹揚將軍的請求,如此一來,她就有藉口接管我們萬隆城了。」「有那麼嚴重嗎?」萬林的侄子有些不相信自己叔父的判斷,他覺得自己家族在萬隆城的龐大勢力絕非任何人可以摧毀的。

  「你很笨啊!」萬林有些無奈的搖搖頭,對自己的侄子耐心解釋道:「如果不是於鳳舞她們故意讓海鷹揚的特使進來,你以為剛才這個叫杜峰的傢夥能夠穿過於鳳舞她們的重重防線嗎?」萬林的侄子身軀猛的一震,頓時十分敬佩的朝著自己的叔父用力點頭。

  同一時刻,進駐清江南岸樂陵城的柳琴兒也得到了海鷹揚的特使杜峰離開萬隆城的報告。

  「沒有想到我們的客人居然這麼快就離開了萬隆城。」揮手讓稟報的人退下之後,頗為感到意外的柳琴兒用手指輕輕敲擊著面前的案幾,微笑著對身邊的幾名部下說道。

  「萬隆城的城主萬林男爵可是一隻地地道道的官場老狐狸,他顯然非常清楚目前清江州的局勢。」說話的是出身金鳳衛的一名女將軍,名叫方雅韻,因其心思縝密、反應敏捷而在最近的數次戰鬥中獲得了柳琴兒的賞識,已經官拜千騎長,成為柳琴兒身邊一名重要的部屬。

  「萬林他怕我們會拿他開刀,所以急忙把海鷹揚的特使趕走了,讓我們沒有機會把萬隆城接收過來。」站在方雅韻身邊的一名年輕男子接過了金鳳衛女將軍的話頭,快速又清晰的用穩定有力的語氣說道。

  說話的功夫,他還拿眼睛偷偷望了一下方雅韻的玉容。

  敏銳的察覺到身邊人的細微動作,柳琴兒不禁啞然失笑,她十分清楚的把握到了他們的心理。

  這個年輕的男子是她剛剛在樂陵城收的一名下屬,名叫胡耀傑,樂陵人士,才華出眾,人也長得飄逸俊朗,是樂陵三傑之首。

  此次柳琴兒能夠不費吹灰之力拿下清江南岸的重鎮樂陵城,胡耀傑為首的樂陵三傑可是出了不少的氣力。

  論功行賞之時,胡耀傑甘願放棄樂陵城的城守一職,加入柳琴兒的帳下充當一名參軍,明顯是為了方雅韻的緣故。

  老實說,於鳳舞身邊所精心培養起來的金鳳衛,每一名都是才貌雙全的美女,不管從哪一個方面來看,都是令人羨慕的和讚賞的,只是她們跟隨在於鳳舞這樣一個風華絕代、智勇雙全的絕世名將身邊,被她的光芒遮蓋,使得別人看不到金鳳衛的才華和美色。

  一旦離開於鳳舞的身邊,每一名金鳳衛都是眾人追求的目標,何況是從眾多金鳳衛中脫穎而出的方雅韻,對於風流自賞的才俊胡耀傑來說,更具有無可比擬的吸引力。

  只可惜胡耀傑的竭力追求,好像並沒有打動金鳳衛女將軍的芳心。

  的確,相對來說,在於鳳舞的身邊,見過了無數的風流才俊和青年豪傑,她們的芳心,絕非輕易可以打動的。



  沒有絲毫的情緒波動,方雅韻甚至連看也沒有看一眼身邊的胡耀傑,對柳琴兒說道:「師出無名,看來我們只有放棄接收萬隆城的計畫了。」「不行,萬隆城我們一定要接收過來的。」柳琴兒搖搖頭,目光落在鋪在案幾上的大幅清江州的軍事地圖,伸出一根纖纖玉指,順著清江的流向,緩慢而有力的對帳下眾人說道:「于帥曾經說過,要想控制清江,就必須控制清江南岸的樂陵和萬隆兩城,這樣一來,清江以北的海鷹揚軍隊就不可能渡過清江,戰鬥的主動權也就完全落在我們的手中了。」眾人聞言點頭不語。

  剛到清江州的時候,於鳳舞率部和海鷹揚的軍隊在清江兩岸有過數次的戰鬥,特別是在清江的第一大渡口石浦,要不是慶計的槍騎兵以強大的攻擊力和高速的機動性,趕在海鷹揚的大軍過江之前將海鷹揚的先頭部隊全數殲滅,並且牢牢控制了石浦渡口,清江州的戰事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樣的變化。

  不能從石浦渡口渡過清江,海鷹揚還有兩個選擇,便是通過樂陵和萬隆兩城。

  這也是為什麼雙方的大軍在石浦渡口隔江對峙的時候,於鳳舞會派遣柳琴兒率軍清理清江南岸的諸侯,並拿下樂陵城。

  「有了樂陵和萬隆兩城,我們就可以隨時過江打擊對手,而海鷹揚卻只有疲以防備。如果他想強攻樂陵和萬隆,就必須調動大軍進行水戰,這樣一來,他的勝算幾乎不到三成。」說話的功夫,柳琴兒的玉指已經點在了萬隆城上。

  她擡起螓首,美麗的星眸之中射出堅定的神光。

  「所以,我們就必須將萬隆城拿下,不讓海鷹揚有絲毫的可乘之機,這也是我出來之前,向于帥她親口做過保證的。」「那麼,請讓屬下前往萬隆城,說服萬林男爵獻城。」胡耀傑低頭沈思了片刻,猛的擡起頭來,對柳琴兒有力的說道。

  「哦,你有什麼妙計嗎?」柳琴兒含笑問道,玉顏上的那一層美麗豔潔和秋波中的那一抹睿智之光,讓自詡風流倜儻的參軍心臟不爭氣的狂跳了幾下。

  為了掩飾自己心中的想法和麵上的變化,胡耀傑連忙低下頭,突然間慨歎起那個傳說中有著無比運氣和神勇的男人。

  「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男人,竟會配的上如斯的絕世美女,還有那據說比她還要美豔百倍的美女戰神?聽說他的出身可僅僅是一個平民騎士,比起我的貴族世家出身,簡直是天差地別,可竟然可以得到她們的青睞。」心中一瞬間的不平,很快便消失了,因為胡耀傑知道眼前這個嬌顏無匹的女人有著一雙可以看穿人心的眼睛,而且他也深知自己沒有什麼東西可以在她的面前誇口的,因此,連一點的非分之想都不敢。

  稍稍收拾了一下心中的思緒,胡耀傑說道:「屬下和萬林的侄子曾一同求學,並有著深厚的同窗之誼,萬林也曾經不止一次的向屬下發出邀請,想讓屬下到他的府中任職。」「那麼,我們就一起去萬隆城拜訪一下這位城主大人吧!」幾乎是沒有多加思考,柳琴兒便對胡耀傑說道。

  看到美麗的女將軍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胡耀傑知道一切可能都在她的計畫之中,不過,他沒有想到的是,柳琴兒會採用一個令他無法預想的身分去拜訪萬林男爵。

  聽說柳琴兒帶著數十騎人馬來到城下,萬隆城的城主萬林不禁嚇了一跳。

  「你看清楚了沒有,真的是那個女將軍本人來嗎?」被自己的城主大人用眼睛死死的盯住,跑來稟報的城門官心中一陣打鼓,「是的,城主大人,只是來人所報上來的名號是法斯特帝國的三皇妃殿下。」「法斯特帝國的三皇妃殿下?」坐在椅子上的萬林男爵有一瞬間的發呆,但旋即明白了這個稱號的來由,葉天龍已經在艾司尼亞登基為皇,他身邊的那些女人自然是皇妃的身分。

  但是好像於鳳舞她們並沒有真正公開過她們的皇妃稱號,因此外人也無法猜測她們的位子。

  現在居然打著這樣的旗號前來萬隆,萬林實在有些難以猜測對手的想法。

  按照排位元順序,於鳳舞和倩公主兩個人不知道哪一個是正位,但除掉她們兩人之外,排在第一順位的皇妃居然親自出馬,這一手簡直讓萬林有些不知所措了。

  生硬的吞了一口唾沫,萬隆城的城主揮手讓自己的城門官下去傳達指令,「告訴他們,請三皇妃殿下稍候片刻,本官馬上整隊出城相迎。」帶著自己的城守、城尉,以及其他的文武官員,萬林出了城門,遠遠的第一眼便看到了胡耀傑。

  他的眼中頓時閃過一絲銳利的光芒,旋即加快了前進的腳步。

  「賢侄,後面的來人真的是第三皇妃殿下嗎?」和胡耀傑見禮之後,萬林顯得十分親熱的拉起了胡耀傑的手,在他的耳邊低低的問道。

  「當然是第三皇妃殿下了,不然的話,前面幾個城主大人怎麼會老實的交出大權呢?」胡耀傑也是笑吟吟的望著萬隆城的城主大人,輕輕的對他說道。

  「誰不知道你們的手段厲害,又有強大的武力來進行打擊,哪裡是靠這個什麼第三皇妃的虛名的?」雖然心中這麼想,但是萬林還是苦笑了一聲,對胡耀傑說道:「賢侄這一下可是攀上了高枝,還望賢侄在第三皇妃殿下面前為我多美言幾句啊!」「哪裡,第三皇妃殿下親自前來會見城主大人,足見城主大人的地位。今後小侄還望城主大人多多提攜呢!」胡耀傑笑著打了一個哈哈,便向後略一引手,肅容對萬林說道:「請城主大人先上前拜見第三皇妃殿下吧!」雖然無法透過面紗看到柳琴兒的絕世姿容,但是她那一雙清澈深奧的明眸卻已經讓萬林產生一種無所遁形的感覺。

  沒有絲毫的怠慢,一切都是依足了法斯特帝國的禮數,萬林恭恭敬敬的將柳琴兒一行迎進了萬隆城。

  「我知道萬林城主的手下有一支五千人的私兵,都是精悍無比的水軍,可否讓他們也為法斯特帝國的和平建功立業呢?」在城主府的貴賓廳,柳琴兒連禮節性的客套話都省略掉了,直接將難題放在了萬林男爵的面前。

  縱然是心中有所準備,但是面對如此突然的要求,萬林男爵臉上的笑容在瞬間變得僵硬起來:「第三皇妃殿下,您的消息還真是靈通啊!居然連下官這麼一點點的家底,都知道的一清二楚。」刹那間的慌張之後,萬林男爵開始鎮定下來,為自己尋找最大的利益:「這些其實只是下官的私人衛隊,府上的家將傭兵而已。因為下官有些生意上的貨物來往,需要一些人來保護,所有才養了一些私兵。再說,也沒有外面傳聞的有五千之眾,很大一部分都是貨行和船隊的夥計,真正能夠提刀上陣的,最多不會超過一千五百名私兵。」說著,萬林男爵的臉上又泛起了一絲近乎諂媚的笑容:「如果第三皇妃真的需要下官這一千五百名私兵參戰,下官一定義不容辭。」出乎萬林男爵的意料,柳琴兒並沒有對他的托詞感到絲毫的不快,反而是用著十分欣慰的語氣對他說道:「很好,既然城主如此說,那我們就這樣決定了。

  三天之後,請將貴府的一千五百名私兵集結到城北碼頭,加入封鎖清江的船隊中。」「這個……」萬林男爵猶豫了一下子,才苦笑著說道:「下官遵命!」第三天上午,萬隆城北碼頭上熱鬧非凡。

  一千五百名私兵集結之後,便上了早已停靠在碼頭的戰船。

  沒有人看到,此刻站在碼頭上的萬林男爵臉上正泛起了一絲古怪的笑容。

  隨著將官的一聲令下,戰船揚帆啟航,很快便消失在茫茫的江面上。

  按照柳琴兒的命令,萬隆城這一帶的江防任務就由這一批私兵來執行,天龍軍團只是派遣了三十名的水軍將官協助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