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嫂子同居的日子1-9 (2/2)

第八章 空姐﹐同學
   年輕小護士伸手在唐心的臉上﹐幫她擦掉眼淚﹐笑了笑說道:“小朋友好勇敢呀﹐姐姐先表揚妳一下﹐乖乖聽話﹐姐姐一會兒幫妳拔針!”
   周晚晴舉著鹽水瓶走到一處空位置﹐唐心啪嗒啪嗒的跟在後面﹐這時一個男人的聲音在旁邊響了起來:“咦﹐周小姐﹐這麼巧﹐妳們家心心也生病了?來來﹐鹽水瓶給我﹐我幫妳掛上去!”
   周晚晴轉眼看了看說話的男人﹐頓時臉上尷尬了一下﹐把手裡的鹽水瓶遞給他﹐說道:“謝謝你啊﹐黃先生!”
   那個人笑了笑說:“客氣什麼﹐舉手之勞而已。”
   ******************
   在候機室等了三個小時之後﹐唐賓和葉雁終於坐上了飛往三亞鳳凰機場的航班。
   本來唐賓上了飛機就想繼續睡覺的﹐他這幾天忙那個信息站的項目幾乎每天睡眠時間都不超過四個小時﹐這時候剛好趁機會狠狠的補一下﹐至於旁邊葉雁對他厭惡到極致的眼神﹐他就全當沒有看見。
   不過讓他意外的是﹐剛上飛機﹐坐下才兩分鐘﹐就遇見了一位熟人。
   秦海燕﹐唐賓的大學同學﹐也是此次航班的一位空姐。
   秦海燕在學校裡的時候就是男生們爭相追逐的美女校花﹐此時穿著一身空姐製服之後﹐更是別有一番風情﹐給人很驚艷的味道。
   “唐賓﹐你們這是……去三亞度蜜月嗎?”秦海燕眨著美麗的大眼睛問道﹐淡淡的眼影襯著她淺淺的微笑﹐格外的嬌媚。
   度蜜月?
   秦海燕的話頓時惹得葉雁一陣柳眉輕皺﹐似乎很不滿意這位空姐的言辭。
   “不是、不是﹐我怎麼可能跟她一起去度蜜月﹐我們這是出差﹐去工作的﹐秦海燕﹐妳別誤會!”唐賓趕緊解釋道。
   可是他這句話一出口﹐葉雁就覺得心裡更不舒服了﹐說得好像自己有多掉份﹐跟他一起度蜜月是讓他有多丟人的事情一樣;可是再一尋思﹐我跟他怎麼跟度蜜月扯在一起了?這麼一來葉雁就更加生氣了﹐滿臉陰沈的看著她。
   “對不起、對不起﹐我誤會了!”秦海燕趕緊跟葉雁道歉﹐鞠了一躬﹐然後說道:“對了唐賓﹐你現在還有跟何巧英聯繫嗎﹐聽說她現在去了澳洲呢?”
   “呃……”
   聽到何巧英三個字﹐唐賓頓時沈默了下來﹐他已經有好長一段時間沒有想起這個人了。
   何巧英是唐賓大學時的同班同學﹐也是他曾經的女朋友。
   兩人在大一下半年學期的時候確定了戀愛關係﹐曾經的海誓山盟﹐地老天荒﹐現在回想起來是如此的遙遠﹐只因為這幾年經歷的事情太多太多﹐兩人的癡纏相戀只維持了一年不到的時間﹐唐家驚天巨變之後沒多久﹐兩人就宣告分手。當時的唐賓正處在人生的最低穀﹐而且為了支撐起家庭﹐一心都撲在打工賺錢上面﹐也許正是這樣兩人才走到了盡頭﹐而那時的他根本沒有多餘的心思去感受失戀的味道﹐等到回過神來有精力去思考那段戀情的時候﹐往事早已隨風﹐何巧英也已經投入了別人的懷抱。
   唐賓有點想不明白﹐這秦海燕怎會在這個時候跟他提起那個人﹐不管怎麼說﹐何巧英在他最艱難困苦的時候選擇離開他﹐都不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情。
   看到他瞬間轉變的神情﹐秦海燕頓時警覺自己剛剛不該提起何巧英﹐作為一名合格的空姐﹐她察言觀色的本事還是有一點的。
   “唐賓﹐李晶晶現在應該是你女朋友了吧?”秦海燕趕緊叉開話題說道。
   唐賓從回憶中退出來﹐迅速朝葉雁瞄了一眼﹐笑了笑道:“哪裡有﹐沒有的事﹐嗬嗬!”
   秦海燕是認識李晶晶的﹐兩人雖然不是同一班﹐但都是學生會裡的幹部﹐上學的時候也有些往來﹐自然知道唐賓和李晶晶經常在一起的事情。
   “怎麼可能﹐你們倆都一起這麼久了﹐怎麼還……”秦海燕睜大了眼睛一副不可思議的表情。
   這時﹐後面有一位旅客喊了一聲:“美女﹐妳怎麼只服務他們﹐我們這也是有需求的﹐妳怎麼的也來服務下我們是不是?”
   說話之人是位三十多歲的男人﹐長得挺對不起觀眾﹐秦海燕回頭看了看﹐苦笑了一下﹐偷偷朝唐賓做了個鬼臉﹐強裝笑容的走了過去。
   葉雁則若有所思的多看了唐賓兩眼﹐她雖然知道李晶晶和他平時走的挺近﹐但是也從來沒想過兩人是這樣的關係……
   航班馬上就開始起飛﹐中途秦海燕也沒有再來找唐賓﹐不過這麼一次巧遇之後﹐唐賓發現自己竟然沒有了睡意﹐好不容易熬到了鳳凰機場﹐已經是晚上十點半了。
   臨下飛機的時候﹐秦海燕又找到了唐賓﹐笑顏如花的說道:“唐賓﹐手機拿出來。”
   唐賓愣了一下﹐不解道:“幹什麼?”
   秦海燕伸手在他手臂上拍了一下﹐說道:“哎呀﹐叫你拿你就拿唄!”
   唐賓無奈﹐只好將口袋裡剛剛開機的諾基亞手機拿出來給她。
   現在這年頭﹐幾乎人手一只蘋果﹐可是唐賓的手機卻還是幾年前的老諾基亞﹐就連拍照的功能都沒有。
   秦海燕笑著接過去﹐也沒在意手機是好是壞﹐吧啦吧啦的按了一串數字﹐放在耳邊聽了聽﹐又遞回給他﹐笑道:“好了﹐剛剛撥打的手機號碼是我的﹐等回到了江州記得給我打電話。”
   話一說完秦海燕就歡快地踩著高踭鞋﹐蹬蹬蹬地走遠了。
   唐賓傁愣了半天﹐葉雁在旁輕哼了一聲﹐說道:“人都走遠了﹐還在那看什麼?要不要追上去再找個地方聊聊天敘敘舊啊?”
   唐賓臉上一僵﹐頓時一陣無語﹐這母夜叉也不知道怎麼回事﹐自從兩個人到了江都機場之後﹐就一直冷著一張臉﹐好像誰都欠了她幾百萬似的﹐眞是個不可理喻的怪女人。
   他可不知道因為自己一路睡得像頭死豬﹐已經在不知不覺中得罪了她。
   鳳凰機場外的出租車候車點﹐排隊的人一直排到了出口處﹐少說也有七八十號人。可是出租車卻少的可憐﹐五六分鐘來那麼一輛﹐以這個速度下去﹐等到唐賓他們打到車﹐最起碼也是一個小時之後了。
   唐賓倒沒什麼﹐等等就等等唄﹐趁著等車的時間﹐他拿出手機給嫂子打了個電話報平安。
   當時唐心正在吵著不肯睡覺。
   自從小丫頭知道叫叔叔之後﹐唐賓一直住在家裡﹐也沒有出過遠門﹐幾乎每天都是三個人住在同一個屋簷下。如果沒什麼特殊情況﹐小丫頭每晚睡覺前都要讓叔叔講一個故事﹐今晚唐賓不在家﹐所以唐心沒有叔叔講故事﹐不肯睡覺。
   沒辦法的唐賓只好在電話這頭哄了一陣﹐又講了一個小故事﹐她才肯罷休。
   其實就連周晚晴﹐對於唐賓晚上不在家也很不習慣﹐只覺得少了點什麼﹐心裡空盪盪的﹐家裡沒有男人在﹐似乎很沒有安全感﹐或者還有一點別的什麼。
   比如說:思念!
第九章 黑的驚魂
   一想到男女之情﹐周晚晴忽然又想起了白天在社區醫院碰到的那位黃先生。
   黃先生全名黃曉明﹐跟港臺一位影視明星同名﹐是位離異的男子﹐身邊帶著一個五歲的兒子。黃先生家還是有點資產的﹐是一個小私營企業的老板。
   周晚晴會認識他﹐還是因為這黃先生的母親。
   因為他母親就住在她們同一個小社區裡﹐而且離她們租的房子不遠﹐平時周晚晴去買菜的時候經常會碰到﹐一來二去之後也就熟悉了起來。讓她沒有想到的是這位老太太居然對她上了心﹐剛好他兒子也離婚了﹐就想著撮合兩人﹐結果就在某一天找了個機會讓兩人見了一面。周晚晴直到後來才知道﹐那居然是一次刻意而為之的“相親”
   她從來沒想過再婚的事情﹐可是那位黃先生卻一眼就看上了她﹐還通過她的母親經常前來說好話、探口風﹐實在讓她哭笑不得﹐平時也就只能盡量避開他們。不料﹐這一次在社區醫院居然又碰上了﹐周晚晴費了好大的勁才終於拒絕了他的晚餐邀請。
   這件事情自然沒有讓唐賓知曉﹐甚至周晚晴都能想象到﹐他要是知道這件事會有什麼樣的表情……
   一想到這裡﹐她如玉的俏臉上頓時浮起了一抹會心的笑意﹐心裡暖暖的就像喝了一杯香濃的咖啡。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她就開始喜歡看他為了她緊張吃醋的樣子﹐很像小孩子﹐但又很開心。
   鳳凰機場﹐葉雁已經等的很不耐煩。
   眼看這出租車來的更少了﹐打到車的時間是遙遙無期。這時候有個開私家車拉客的男人走了一圈剛好來到他們這邊﹐就問葉雁要不要打車﹐也就是所說的黑的。
   拉客的男人四十歲上下﹐在前面已經招攬過好幾波正在等出租車的客人﹐只是大晚上的﹐大家多數又是旅客﹐在三亞這個地方人生路不熟﹐都怕被坑﹐所以沒有一個人敢上去。
   葉雁有點猶豫﹐黑車宰客的事情已經不是新聞﹐她也有所聞;可是多花一點錢對她來說不算什麼﹐能夠早點回到酒店躺在舒舒服服的床上﹐就算多花點錢也值得﹐再說旁邊不還有個大男人嗎?唐賓一米八的身高﹐相對於車主一米七多一點的優勢﹐還是很有安全感的。
   “去銀泰酒店﹐多少錢?”葉雁問了一句。
   黑的老板一聽有戲﹐臉上的笑容就更歡了。
   而且葉雁看上去是如此的氣質有佳﹐明顯是職場白領甚至金領﹐身上肯定不缺錢﹐於是獻媚般說道:“這位美女﹐我的收費絕對不高﹐就跟打出租車的錢差不了多少﹐我這是混口飯吃﹐養家糊口。”
   “那到底是多少?”葉雁追問。
   “四十塊!”男人左右晃了下眼珠說道。
   “行!”葉雁作出決定。
   唐賓本想上前阻止﹐這男人一看就知道是在說謊。
   他當初拼命打工那會兒﹐接觸到的三教九流多到不得了﹐對看人的本事還是蠻有心得。這黑的老板雖然看起來老實巴交的﹐但是仔細觀察其眼神和臉上細微的表情﹐他就知道肯定不是他嘴上說的那樣。
   可是他的異議顯然不被葉雁接受﹐黑的老板更是趁機直接拿了她的話旅行包往外走﹐而葉雁則屁顛屁顛的跟在後面。
   這下子沒辦法了﹐唐賓只好也乖乖跟上﹐暗自抱怨:得﹐到時候被宰﹐反正我是不出錢的。
   黑的車是一輛銀色標域凱越﹐在昏暗的燈光下看起來已經不是那麼新穎﹐唐賓留了個心眼﹐在放行李箱的時候偷偷記下了車牌號碼。
   上車﹐啟動!
   一開始的路上都挺順利﹐車主開著車還笑嘻嘻的說了幾句客套話;可是二十分鐘之後﹐唐賓就覺得不對勁起來﹐因為剛剛在等出租車的時候曾問過別人﹐知道從鳳凰機場到銀泰酒店距離並不算遠﹐打車最多也就二十分鐘﹐而且沿途就在鬧市區﹐靠近海邊。可是這黑出租開著開著居然進了山路﹐兩邊都是茂密的叢林﹐明顯離開了鬧市。
   “師傅﹐咱這還要多久才到?”唐賓皺著眉開口問了一句。
   “噢﹐快了﹐再有十分鐘左右就到了。”黑的老板回頭笑了一下﹐可唐賓顯然注意到了他眼中的敷衍。
   “但是﹐怎麼感覺方向不對啊﹐銀泰酒店不在這個方向的吧﹐你是不是搞錯了?”
   “沒錯﹐原來的路在翻修﹐所以這車得繞道走﹐你們別急﹐馬上就到了!”
   這麼兩句話的功夫﹐道路兩旁徹底陷入了黑暗﹐連路燈都不見了。
   此時此刻﹐就算是傻子也看出來有問題了﹐這廝不會是想把車開進賊窩進行搶劫吧?
   葉雁也知道此刻是上了賊車﹐馬上大聲叫了起來:“停車、停車、快停車!”
   然而﹐黑車老板不但沒有停下來﹐反而把速度開的更快了。如此一來﹐唐賓和葉雁兩人全都大吃了一驚﹐說不害怕那是不可能的。這黑漆麻烏的山路﹐誰知道這傢夥在前頭還有多少同黨﹐況且看他現在已經撕破臉皮﹐明目張膽了﹐如果任由他再繼續往前開﹐到時候肯定沒有好果子吃﹐說不不準連小命都要保不住。
   唐賓考慮了三秒鐘﹐果斷地從後面撲上去扣住了黑車老板的喉嚨﹐厲聲喝道:“快停車﹐不然我現在就掐斷你的脖子!”
   他知道﹐對付這種匪徒﹐必須表現得比他更狠。
   喉嚨被製住之後﹐標域車的速度就慢了下來﹐但是並沒有馬上停下來﹐而且那男人連續按響了喇叭﹐在空曠的山道上顯得格外刺耳。緊接著﹐前方不知從哪個位置也傳來了汽車喇長鳴的聲音﹐由於車窗沒關﹐幾人都聽得清清楚楚。唐賓心裡一驚﹐知道那肯定是這傢夥的同黨﹐心想如果讓他們會合﹐那麼等待自己和母夜叉的肯定不是熱情招待。
   唐賓扣住那男人脖子的手更加用力﹐而對方也空出一只手來拼命撓他的頭臉﹐唐賓整個身體都撲了上去﹐一只手使勁扣住他脖子﹐一只手去握住方向盤﹐同時大吼一聲:“葉經理﹐快拉手製﹐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