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媽媽編外篇之《阿輝與母》

在教導處出來後,阿輝有找了個機會偷偷的把阿寶帶色情雜誌的事告訴了老師,當然他把自己羞辱阿寶的事給「保留」了,也把自己偷阿寶書看的事說成了「發現」,並把阿寶狠狠地詆毀了一番,可老師早就知道阿輝的滑頭,沒給他什麼熱情的答覆。

放學時,阿輝在一大幫小弟的擁護下離開學校,還說要找阿寶算帳,其實他心裡也怕,雖然他在學校裡是個小老大,平時又有一大幫的「隨從」,可面對一頭憤怒公牛有誰不怕。

剛走到校門,阿輝就看到那輛熟悉的加長型豪華卡迪拉克停在馬路對面,一的雍容華貴的中年婦女就站在打開的車門旁,那是阿輝的媽媽。

「他媽的,倒黴。」阿輝小聲的罵了一句,其實他心裡正高興著,畢竟媽媽的保護比那幫手下有用多了,可為了面子,他還是在他們面前裝作很不滿的樣子,好像是他媽媽破壞了他們的行動,並不是他害怕了。

上了車,阿輝也鬆了一口氣,可他媽媽馬上緊張的問道:「阿輝,你沒事吧?可把媽媽嚇壞。」

阿輝的媽媽姓廖,名雅,是個很愚蠢的女人,特別的沒有主見,她是在朋友的「唆使」下嫁給阿輝的爸爸的,當然,她的那些朋友也從阿輝爸爸那裡大到了不少的好處,當她嫁給阿輝的爸爸後才發現他是個劣跡斑斑的人,可她也沒做出什麼保護自己尊嚴的事情,只是常常自歎自己命苦……有了阿輝以後,廖雅就把注意力放在了兒子的身上,至於阿輝他老爸在幹什麼她也不管了,這正中了阿輝爸爸的下懷,於是夫妻兩三天兩頭見一次面這是很正常的。

說到廖雅對兒子的關心那可是無人能比的,甚至可以說是過分了,從小阿輝想要什麼她就買什麼,反正家裡有錢,阿輝要有個什麼頭疼腦熱的,那就最好的醫生,最好的護士護著,阿輝要去那玩那她就和保姆,司機一起陪著,也就因為這樣,阿輝養成了一個為所欲為,霸道無禮的公子哥。

在家裡只要老爸不在,阿輝就是大王,那幾個用人都得聽他的,他媽媽也管不了,當初阿輝十八歲就帶女人回家睡了,他媽媽說了他兩句,他就離家出走,跑到一個老婊子那裡去住,害得他媽媽哭了好幾天,後來阿輝沒有錢了,被那婊子趕了出了,才回了家。廖雅不知道實情,還以為阿輝回心轉意,懂事了,從此更加的寵他,搞得到現在她在兒子面前想個用人一樣。

廖雅看到了阿輝胸前的那個大腳印,馬上又緊張的問道:「阿輝,要不要去醫院看看,你那同學下手怎麼這狠。」

「不用,我沒事,我那同學現在還在醫務室裡……」

「不是吧,我看還是去醫院看一下好,萬一有個內傷什麼的,那就麻煩了。」

「什麼內傷不內傷,你以為是武俠電影啊。」阿輝看到媽媽囉嗦,情緒就來了。

「不是啊,還是看一看……」就在這時阿輝從車前的反光鏡上看到司機的嘴角微微一翹,那是冷笑,是對阿輝的嘲笑,嘲笑他這麼大了,可他媽媽卻還把他當小孩……阿輝瞪了司機一眼,馬上把那和駕駛室相通的窗口關掉,然後很不滿的對廖雅說:「媽,我說沒事就沒事,你那麼囉嗦幹嘛?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阿輝,媽咪這也是擔心你,萬一你有個什麼三長兩短,你叫媽咪怎麼活……嗚……」說著,廖雅竟然哭了起來。

「好了好了,別哭了,整天就知道哭。」阿輝無奈的說。

可廖雅一聽,卻哭得更厲害,更傷心了。

阿輝見沒辦法,反正他是不會去安慰母親的,乾脆他挪了挪屁股,坐到了對面的坐位上,眼睛故意注視著窗外的行人,不去理會媽媽。

廖雅獨自哭了一會,見兒子不裡她,也就靜了下來。

這時車子駛過一個大廣場,一道金黃色的夕陽射進了著內,正好照在了廖雅迎望車外的臉上。金黃色的夕陽加上美艷端莊的婦人,形成了一幅畫,一幅展現成熟與美麗的畫,形成了一首詩,一首寫滿滄桑與無奈的詩。阿輝無意中看到了這難得一見的畫面,心中不由憐惜起懦弱的媽媽,也憎恨起鄙劣的父親。

「阿輝,你怎麼了?」廖雅也無意地看到了兒子不一樣的眼神。

「沒什麼。」阿輝又把目光轉向了窗外。

不一會,阿輝趁媽媽沒注意,又把目光轉移到了她的身上,這時由於高樓大廈的林立,已經沒有了夕陽的照耀,也沒有了剛才那讓人陶醉的畫面,於是阿輝的目光換了另一種審美的性質在廖雅的身上遊走。

阿輝驚奇的發現這麼多年沒有親近的媽媽現在是那麼的迷人,原本就十分美麗的臉龐上多多了幾分端莊,原本就很標準的身材也火暴了許多,豐滿挺拔的胸部,渾圓修長的美腿,全身上下無不散發著女人成熟的韻味和性感。

看著自己的媽媽,阿輝想到了阿寶的媽媽,他早意識到那《火鳳凰》上的真的是阿寶的媽媽。大家都有這麼美麗的媽媽,可阿寶可以從書上欣賞媽媽的身體,而他不行,於是他心中不由升起了一絲嫉妒。

這時,車子突然來了個急剎車,廖雅毫無防備的撲到了阿輝的身上,阿輝也趕緊本能地抱住了她,這一抱可就不得了了,阿輝的腦袋裡本來就想著些不倫的問題,這一抱住廖雅成熟柔軟的身體,心中那不倫的問題不但沒有煙消雲散,反而頓時穎固了起,形成了一個邪惡的念頭。

阿輝低下頭看廖雅,就在一個很不經意的角度,他清楚的看到了廖雅衣領深處那條可以所有讓男人發呆的乳溝,而廖雅那對柔軟的豪乳正頂著阿輝的肚子,他深深的體會到了那一份美妙的感覺。不倫的念頭在他的腦子裡飛快的打轉,這是他控制不了的。

其實廖雅的心理也不是平靜的,畢竟由於丈夫的關係,她已經好多年沒有體會男人的擁抱了,雖然這只是親生兒子一次非正式的擁抱,可兒子那逐漸散發男人味的身體和有力的臂膀還是讓她早以沈睡的慾念微微的顫動了一下,讓她想起了剛結婚時那段消魂的時光。

「小林,怎麼回事?」廖雅爬了起來,打開窗口問司機。

「對不起,剛才有個小孩衝出了馬路……」司機回答。

「哦,那沒事就走吧。」廖雅整了整衣服,乾脆就坐在了阿輝的旁邊,這時她發現阿輝正臉紅的看著自己,她想可能孩子大了有點害羞,一想到剛才自己的心理,她也不由臉紅了起來。

可廖雅萬萬沒想到兒子已經被她的身體深深的吸引住了。

就這樣母子倆各懷心事的回到了家。

一回到家,阿輝馬上躲到了自己的房間裡,打開電腦,進入了一個色情圖書館,在裡面翻看起琳琳種種的亂倫小說,他一手拿著鼠標一手揉搓著那火熱堅硬的肉棒,滿腦子都是廖雅豐韻成熟的身體,他把書中那些性感淫蕩的母親幻想成自己的媽媽,把書裡那些威猛的少年幻想成自己,他們在赤裸裸的性交,在毫無顧及的瘋狂……「咚咚……咚……咚咚……咚。」

是敲門聲,阿輝趕緊收拾了一下,問道:「誰啊?」

「是我,媽咪,阿輝,吃飯了,快出來。」

「我不餓,你們吃吧。」其實阿輝是捨不得那電腦上的精彩故事。

等門外沒有了動靜,阿輝又繼續沈迷到虛構的快感中。

「咚咚……咚……咚咚……咚。」不知過了多久,敲門聲又再響起。

「誰啊?」阿輝不耐煩的喝道。

「是媽咪,阿輝快開門,我把飯菜拿來了。」門外的廖雅溫柔的說。

阿輝無奈的收拾了一下,開了門,廖雅捧著熱騰騰的飯菜進來。

「阿輝,你是不是那不舒服?怎麼不吃飯?用不用叫張醫生來?」一進門,廖雅就是一連串的「關懷」。

「叫什麼醫生?不想吃就是不想吃。」阿輝接過飯菜,這時他才發現廖雅的身上穿著一半透明的高檔睡衣,而裡面那黑色的內衣和廖雅那性感的身體曲線就在他眼前若隱若現,這不禁讓他想起很多亂倫小說裡的故事就是這樣發生。

廖雅並沒有馬上離開阿輝的房間,而是在那裡幫阿輝收拾東西,這也給了阿輝一個慢慢欣賞她的機會。

阿輝一邊吃飯,一邊偷偷的注視著自己的媽媽,注視著她的一舉一動,注視著她那玲瓏標緻的身材,想在那些不經意的一剎那窺視媽媽的無限春光。

廖雅也根本沒有注意到阿輝那淫邪目光,只是自己忙碌著,終於在她彎腰收拾兒子的床鋪時,阿輝得到了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

廖雅身上那件睡衣的領子開得很大,也很低,她一彎腰,睡衣裡面的情景都會不經意的外洩,而本來坐在床上的阿輝也馬上不失時機在躲到了一旁,慢慢的欣賞,表面上他是在讓位置給媽媽收拾,其實是找一個可以盡情欣賞而又不被發現的位置。

阿輝停住了吃飯,認真投入的窺視著廖雅身體,那黑色的奶罩托著廖雅那對豐滿的豪乳,乳房的雪白和奶罩的黑色現成了極大的反差,而廖雅的那對大奶子也在隨著她的動作左右搖擺,看得阿輝的肉棒不禁擡起了頭。

看著媽媽性感的「表演」,阿輝不禁像剛才一樣幻想起和媽媽做愛,如果不是自己的親生母親,看來阿輝早就撲了上去。可不倫的想法還是象核彈一樣摧毀了他那本來就十分脆弱的道德防禦,於是他下了一個可恥的決心,就是得到媽媽的身體……廖雅離開後,阿輝一邊揉搓自己的肉棒一邊思考用什麼方法得到媽媽:強姦……不行,迷姦……沒意思,假扮爸爸……他們都沒感情,不好玩,誘姦……有難度,而且時間長,沒耐心。

在找不到一個合理有效的方法的時候阿輝並沒有放棄,因為亂倫的火焰已經在他的血液裡燃燒,於是阿輝決定實行多項方法並用,見機行事,反正一定要得到媽媽。

過了一會阿輝換了套衣服,來到廖雅的臥室,特乖巧的說:「媽咪,我們去公園好嗎?」

其實阿輝是見家裡人太多不好行事,想把廖雅引到公園去,帶她去看活春宮,然後……「哎呀,這麼晚了,去公園幹嘛?你明天不是還要上課嗎。」

「可我好久沒去了,好想去玩一下散散心,你陪我去嘛……」

「過幾天等你休息了我們再去好嗎?現在去有什麼好玩的,而且現在治安這麼差,萬一碰上壞人怎麼辦?」廖雅的回答出乎了阿輝的意料。

「有壞人我來應付。」阿輝有點不滿的說。

廖雅一看阿輝來了情緒,馬上換了更溫柔的語氣對說:「好孩子,聽話,媽媽今天很累了,我們改天再去,今天你也累了,明天還要上學,去睡覺吧,乖。」

說著,廖雅在阿輝的額頭上重重的親了一下。

無奈的阿輝離開了廖雅的房間,可那個充滿了母愛的吻是緩解不了他那雄雄慾火的,於是阿輝決定實施一個更狠更絕的方案。

躺在床上,阿輝輾轉難眠,滿腦子都是媽媽的身體和姦淫的方法。好不容易熬到了淩晨兩點,阿輝在寬大家裡悄悄的巡視一回,確定大家都睡著後,他馬上跑回自己的房間,通過內線給廖雅打了個電話,說身體不舒服。

廖雅的反映還真快,披了件睡衣,十秒種不到就來到了阿輝的身邊。

「阿輝,你怎麼了,那不舒服?」廖雅緊張的問道。

「沒什麼,只是胸口有點悶。」阿輝裝做有氣無力的說。

「那我把張醫生叫來。」說著,廖雅就拿起了電話。

阿輝馬上阻止了她,說:「媽咪,不用了,我想你幫我揉一下就會好了。」

說完他一把掀開了身上的毯子。

一看到兒子只穿著特小內褲的健壯身體,廖雅的臉上不由升起了一片紅雲,心裡的小鹿不安分起來:想不到兒子都成大人了……哎,我怎麼可以這樣……「媽咪,你沒事吧?你怎麼臉紅紅的。」阿輝假裝純情的說,可他的心裡正得意著……「哦,沒什麼,我……我……我是怕你病了。」廖雅怕兒子看出心事,緊張得連謊都不會說。

廖雅坐到阿輝的身邊,雙手在阿輝那並不發達但的確存在的胸肌上來回輕輕的撫摩,她故意把頭側向床頭那邊,目光盡量的避開阿輝那醜陋的大腿交差處,可她也不敢看阿輝的臉,生怕阿輝會從她的眼睛裡看到她空曠的心,所以她的目光大多停留的旁邊的那盞檯燈上。

也許是由於緊張的關係,廖雅竟然忘了自己身上的那件睡衣是披著,不是穿著,而阿輝正利用她是大意和羞澀放肆的欣賞著她那性感的身體。

雖然廖雅裡面穿著內衣,可雪白的肌膚,半露的奶子,和那神秘的三角地還是看到阿輝不眨眼,差點就流口水了,那衝動的肉棒早已堅硬無比。

「媽咪,用力點。」阿輝嫌廖雅不夠用力,他沒有享受。

「哦……」廖雅還的不敢看阿輝。

阿輝繼續欣賞著廖雅的春光,享受著廖雅溫柔的撫摩,肉棒的漲痛讓他不得不悄悄的用手去安撫。可強烈的慾望還是讓他情不自禁的把手放到了廖雅光滑細膩的大腿上。

可當他的手一碰到廖雅,廖雅馬上驚跳起來,一副驚慌失措的樣子。

「媽咪,你怎麼了?」

「沒……沒什麼……」

其實廖雅也不必有這麼大反映的,只是她剛才心裡有鬼,她看到了兒子青春健壯的身體,也想到了自己年輕的時候,想到了和阿輝爸爸消魂的夜晚,想著想著就想到了很久都沒有體會到了的性愛,就這時,阿輝的一個親近動作,驚醒了她的懷春癡夢……「哦,我剛才手有點累所以就……」阿輝還真會狡辯。

「不要緊。」廖雅竟然絲毫沒有發現兒子的異樣,繼續幫阿輝按摩。

可年輕氣盛的阿輝可沒有那麼多耐心,不一會阿輝又忍不住伸出了邪惡之爪,可這次不是大腿,而是廖雅那豐滿迷人的大奶子。

廖雅再次驚跳了起了,如驚弓之鳥一般看著阿輝,說:「阿輝,你幹什麼?」

阿輝見事已至此,乾脆就脫掉身上僅有的內褲,指著堅挺的肉棒說:「媽咪,我也是情不自禁。」

廖雅頓時目瞪口呆,她根本沒想到兒子竟然在她的面前如此猥褻。

母子倆定定的相互注視著對方,揣摩著對方的心事,時間好像靜止了一樣。

最後還是阿輝忍不住開口說:「媽咪,你能幫我嗎?」

「不行。」廖雅果斷的回答,然後轉身就走,可阿輝早有準備,他一個箭步衝上前,緊緊的抱住廖雅,使勁的往床上拖。

廖雅想掙扎,可在阿輝的懷裡根本不起作用,沒兩下子,廖雅就被阿輝重重的壓在了床上。阿輝一隻手抓住母親的雙手,一隻手牢牢的抓住母親的一個大奶子,拚命的揉搓……「阿輝……不可以……我是你媽咪……你不能這樣……」廖雅掙扎不了,只好勸說,希望能讓兒子清醒。

可慾火澎湃的阿輝又怎麼會聽她的,阿輝對著廖雅粉嫩的臉狂親幾下,說:

「媽咪,你知道嗎?……你真是太美了……你是我見過最美的女人……媽咪……我想要你……我喜歡你……我愛你……」

「不可以啊阿輝……我們是母子……我們不能這樣……」其實廖雅肯大聲的呼救肯定能逃出兒子的魔爪,可她就是這麼愚蠢,這麼懦弱,不知是沒想到還是在顧及禽獸兒子和自己的臉面,她說話時竟然還故意壓低了聲音,這無疑是在給阿輝在壯膽。

「媽咪,我忍不住了……你就給我吧……我保證……我會溫柔的……」阿輝喘著大氣,沒有理會廖雅的話,一隻大手繼續在母親肉感的身體上「探索」。

慢慢的廖雅的身體被兒子的大手摸出了陣陣久違了的舒適感,可她再蠢也知道亂倫的禁忌,那怎麼辦,這樣下去,被兒子姦淫是遲早的事,於是,為了不觸犯禁忌,廖雅做了一個突破性的決定,也可以說是犧牲。

「阿輝,你別這樣……你聽媽咪說……媽咪有辦法幫你……」

「什麼辦法?」

這招還真靈,阿輝果然停了下來。

「媽咪……媽咪幫你……打手槍……」廖雅羞澀的說。

「不,我要媽咪,我要做愛。」阿輝堅決的說。

「那……那媽咪……用嘴幫你好嗎?」

阿輝想了想,既然媽咪都這樣了,那就先放過她吧,反正來日方長,再說了,硬來不好玩,還傷和氣。

「好吧,不過媽咪你要脫了身上的衣服哦。」

廖雅考慮了一下,臉紅的點了點頭。

阿輝放開了廖雅,可為了防止廖雅突然逃跑,阿輝就站在她的面前,用火辣辣的目光注視著她的一舉一動。

廖雅一臉的無奈與憂傷,眼神中沒有絲毫的氣息,雙手慢慢的將身上的衣物脫下。

就好像在機械化似的運作著。

不一會廖雅發衣服就放在了床上,阿輝定定的端詳著赤裸裸的母親,心中的慾火沸騰到了極點,他坐到了廖雅的旁邊,雙手抓住她那對柔軟的大奶子,輕輕的揉搓著,還不時用手指挑動那鮮紅奪目的奶頭,一陣陣的快感傳向廖雅的大腦,可不倫的行為還是讓她羞恥的把頭扭向了一邊。

阿輝的一隻手順著廖雅平坦的小腹來到了那神秘的三角地,可廖雅的雙腿夾得很緊,於是他的手用力的往裡鑽,廖雅馬上撥開他的手,阻止了他,輕聲的說:「不可以。」

阿輝明白心急吃不了熱豆腐,於是他放棄了得寸進尺的行為。

阿輝拉過廖雅的手,放在自己那堅挺的肉棒上,說:「媽咪。我們開始吧。」

廖雅,也沒說什麼,閉上眼睛,就一頭埋到阿輝的兩腿間,張開嘴含住了阿輝的大肉棒。

阿輝只感到一陣舒坦,他一手玩弄著媽媽的大奶子,一手放到媽媽的頭上,輕輕的撫摸,就好像在安撫一頭馴服的小鹿,廖雅含著兒子的肉棒,晶瑩的淚水緩緩的流淌著,心裡就像被插進了千支針一樣的痛,想一想,她的命運也夠苦的,年輕是以為擁有了美麗就擁有了幸福,可一入豪門才發現自己是多麼的可悲,現在連自己的親生兒子都要折磨她,難道就是因為美麗嗎?

阿輝見聊雅已經乖乖的臣服,就放鬆的躺了下來,可眼睛死死的盯著廖雅的動作,他看著自己的大肉棒在母親的嘴裡進進出出,母親的每一個,吸,吐,磨,吮的動作都讓他體會到前所未有的快感,這不但是肉體上,更是精神上……「嗚……嗚……」廖雅賣力的吸吮著兒子的肉棒,一隻手還抓住阿輝的兩隻睪丸輕輕的揉搓,她這麼做不為別的,就為兒子能快一點射精,這一切能快點結束。

不一會,在廖雅細膩的技術下,阿輝忍不住了,來不急準備的廖雅被射得滿臉都是兒子的精液,也就是在這時,廖雅趁阿輝還沒來得急反映,抓起自己的衣服就逃似的跑回了自己的房間。

阿輝沒有去追,也不想去追,他靜靜的躺在床上,回味著剛才的快感,一個更大膽的計劃在他邪惡的心裡升起:三天,三天裡一定搞掂媽媽……第二天,阿輝起床後沒有看到廖雅,到出門前也沒有看到她,其實就在阿輝離開家門口時,廖雅就躲在窗簾背後偷偷的看著他,一直以來,廖雅每天都親自叫阿輝起床,陪他吃早餐,送他出門,可今天卻躲了起來,難道就為了昨晚兒子的不恥行為嗎?可躲得了一時又怎麼躲得了一世,她又怎麼割捨得對兒子的那分情感?

想著想著,廖雅的心理發生了微妙的變化:兒子已經長大了,有生理上的需要是正常,口交應該不算亂倫。

就這樣,廖雅放寬了自己道德上的限度:可以幫兒子口交,但這是最高限度。

阿輝在學校依然沈醉在對母親的幻想和昨夜的快樂中,甚至連看到了仇人阿寶也是笑嘻嘻的,大家都以為他病了……放學回家的路上,阿輝把「得到」媽媽的計劃在腦海裡演練了數遍,可天有不測風雲,一進家門,他並沒有看到媽媽美麗成熟的身影,而是看到了爸爸正挺著大肚皮在看電視。

一看到爸爸回來了,阿輝的臉色馬上來了個晴轉陰,一句話不說就回房間了,阿輝的爸爸也看到了他的舉動,也沒說什麼,習慣了,本來父子兩也沒什麼話好說的,可他怎麼也不會想到自己竟然打擾了兒子佔有自己老婆的計劃……吃飯時阿輝終於看到了媽媽,應該說的滿臉憂鬱的媽媽,可就不知道這是做給誰看的,是給爸爸,還是給自己……晚餐還是像以往阿輝爸爸在家時一樣在沈默的氣氛中進行,唯一改變了的是廖雅並沒有不斷的給阿輝夾菜。



「阿輝近來學習還好嗎?」阿輝的爸爸突然說到。

「很好。」廖雅冷冷的回答。

「阿輝,你可要好好用功,將來爸爸的公司就看你的了。」阿輝的爸爸又對阿輝說。

「知道了。」阿輝的回答也是冷冷的。

阿輝時不時的偷瞄廖雅幾眼,除了憂鬱外,沒發現什麼不對,於是阿輝大膽的幫廖雅夾塊雞肉,廖雅猶豫了一下,還是把那塊雞肉吃了,並回敬了阿輝一塊。

於是母子倆又好像回到了昨天什麼事都沒發生一樣,只是各自在心裡揣摩著對方,只有阿輝的爸爸像個外人一樣只顧著自己吃飯。

吃完了飯,阿輝就回房間複習功課了,可他那有那份心情,心裡總是胡思亂想,想媽媽那成熟性感的身體,想他那「偉大」的計劃,也想到如何避可爸爸。

一想到爸爸,阿輝又覺得媽媽的可憐,爸爸對不起媽媽,他也沒有有必要對得起爸爸,阿輝要佔有媽媽,要把她從痛苦中拯救出來,讓她從新體會被愛,體會生活,可這「偉大」的計劃今晚看來是只能「流產」了……第二天,阿輝強壓著自己澎湃的慾火,鬱悶的度過了漫長的N小時,一放學,他就救火一般的趕回了家。

回到家,阿灰先在家裡轉了一圈,沒有看到爸爸身影,再問用人,說老爺去外地了,這消息無疑是給阿輝打了支強心針,讓他高興得差點就跳了起來。

晚上,阿輝忙著收拾自己的房子,要給媽媽一個好印象,可他又那裡理解廖雅的心情。

此是廖雅正躲在自己的房間裡坐立不安,吃飯時她已經從兒子的眼神裡看出了一點端倪,兒子是不會就此放棄的,雖然她已做好了幫兒子口交的思想準備,可萬一兒子得寸進尺怎麼辦?萬一他不聽勸告使用暴力怎麼辦?廖雅的腦子裡亂得像一團麻,不知該怎麼辦。

不知不覺已到了深夜,廖雅剛剛睡著,阿輝便不出所料的打來了電話,雖然沒有說什麼理由,可廖雅也明白他想幹什麼。

懷著忐忑的心情,廖雅來到了阿輝的房間,這次她謹慎的換上了一套比較保守的睡衣,可這根本無法擋住阿輝的慾望。

阿輝一看到廖雅,心理又緊張又高興,趕緊客氣的讓廖雅坐在自己的身邊。

「阿輝。叫媽媽過來有什麼事嗎?」廖雅明知故問。

「媽媽,我想……」

「阿輝,你已經不是小孩子了,你有那方面的需要媽媽理解,可我是你的親生媽媽,我們是不可以的……」廖雅還想用勸告打消兒子不倫的念頭。

阿輝在聽,可根本沒往心裡去,他始終用猥褻的笑容面對著廖雅。

「這叫亂倫,亂倫是要下地獄,遭天譴的……」廖雅仍在滔滔不絕的努力著。

阿輝倒好,他一邊點頭,一邊伸手從廖雅背後抱著了她,兩隻大手掌緊緊的罩在了廖雅胸前。

「阿輝,你有聽媽媽說話嗎?」廖雅失望的說,她已經明白這樣的勸說只能是徒勞無功。

「在聽啊。」阿輝抓著廖雅的大奶子正玩得起勁。

廖雅推開阿輝,直截了當的說:「你要怎麼樣才肯聽媽媽的話。」

阿輝什麼也沒說,直接就脫掉了褲子,站在廖雅面前,裝出一副懇求的樣子。

廖雅看著猥褻的兒子和那醜陋的男根,心裡面在一陣陣的泣血,也在一遍遍的問,自己怎麼就教出這樣一個兒子?可對於一個母親來說,現在才問這問題似乎太晚了。

阿輝等不急了,就把堅挺肉棒送到了廖雅的嘴邊,說:「媽媽快脫衣服啊,我等不急了。」

廖雅歎了口氣,無奈的脫下了衣服,赤裸裸的坐在兒子的面前,她一手抓住阿輝的肉棒,猶豫了一下,然後「爽快」的把兒子的肉棒往嘴裡塞。

此時,廖雅已經沒有了前晚的痛苦表情,她的腦子裡只有一片空白,一片無奈的空白,她使盡所有自己已知的口交技巧來為阿輝服務,只想給他一個「爽快」,讓他不再去想其他的……阿輝輕輕的扶住廖雅的頭,緩緩的扭動著屁股,享受著廖雅的嘴唇和舌頭所給予的快感,在享受的同時,阿輝的腦子裡還在盤算著今晚如何得到廖雅的身體。

不知過了多久,廖雅終於完成了「艱巨」的任務,讓阿輝射了精,這次她反應快,沒有被射到臉上,但還是被射在了兩了大奶子上。

還沒等廖雅準備,阿輝已經拿來紙巾,幫她擦拭奶子上的精液,說是幫忙,其實是乘機玩弄一下,還故意把那精液均勻塗在奶子上。

廖雅沒說什麼,也說不得什麼,雖然自己覺得很噁心,可想一想,自己都肯口交了,這有算得了什麼?

「媽咪,今晚陪我睡嗎?」阿輝突然說。

廖雅不知道兒子想幹什麼,只好疑慮的看著阿輝。

「媽咪,你好久都沒有陪我了,今晚我們一起聊一下天好嗎?」說著,阿輝還裝出了一副真誠而且純潔的面孔。

廖雅猶豫了一下,又點了點頭,也只要她這樣愚蠢的女人才會點頭。

廖雅和阿輝各自去洗了個澡,廖雅洗澡是還在想:其實兒子還是有良知的,如果今晚好好的勸說一下,說的定他會回心轉意,想著想著,廖雅就不把陪兒子睡覺當成一件可恥的事了,反而覺得有那麼一點點的光榮使命感……阿輝也在盤算著等一下怎麼辦,反正有機會了,慢慢來也不要緊。

廖雅又來到阿輝房間時,阿輝已經躺好在床上等她,她剛想躺下就發現毛毯下面的阿輝竟然一絲不掛,廖雅猶豫了一下,阿輝馬上緊緊的抱著了她。

「阿輝,我們不是說好了聊天嗎?」廖雅提醒阿輝說。

「是啊,可我想抱著媽媽聊,這樣才親切。」

面對阿輝的回答廖雅不知說什麼好,她也看得出阿輝醉翁之意不在酒,本想一走了之,可還沒「教育教育」他就放棄又不甘心,於是廖雅還是無奈的躺在了阿輝的身邊,說:「阿輝,我們聊什麼?」

阿輝嬉皮笑臉的把一隻手放在廖雅的大奶子上,說:「媽媽,你是奶子為什麼這麼大?我好喜歡啊。」

「阿輝,你不要這樣好不好,媽媽是真心想和你說說話,可你卻……」廖雅一臉的嚴肅。

阿輝見廖雅這樣,馬上也嚴肅起來。說:「媽媽,我想問你幾個問題,你可以誠實的回答嗎?」

廖雅一看阿輝也嚴肅了,以為有希望了,馬上肯定的點了點頭。

「媽媽,你還愛爸爸嗎?」阿輝問道。

廖雅搖了搖頭。

「那你為什麼不和他離婚?」

「我也想過,可你跟誰?你跟爸爸,媽媽捨不得,你跟媽媽,媽媽又沒本事,只會讓你受苦。」

「你和爸爸還有性生活嗎?」

這個問題問得廖雅臉紅了起來,吃驚的看著阿輝,不知道他這是什麼意思。

「到底還有沒有?」阿輝有說。

「好久沒有了。」廖雅不好意思的說。

「那媽媽你不想要嗎?」

「阿輝,我們不說這個好嗎?」廖雅沒想到阿輝的問題這麼的大膽,這麼直接,她根本沒有能力招架。

「可你說過你會誠實的回答的。」阿輝指出了廖雅的弱點。

「阿輝,媽媽求你,不說你爸爸好嗎,我不想提他。」廖雅只好找了個借口。

「那好吧,說什麼你決定吧。」阿輝覺得時機還沒有成熟,也就不再「討論」了。

可廖雅卻認為她的機會來了,馬上說:「阿輝,你真的喜歡媽媽嗎?」

阿輝心頭一震,本以為和媽媽沒什麼話可說的,可廖雅的話無疑正中他的下懷,他馬上又精神了起來,認真地說:「是的媽媽,我不只喜歡你,還很愛你。」

「阿輝,你的話讓我很感動,可我們無法逃避血緣關係的事實,媽媽也很愛你,可我們生活在這個社會上就應該服從這個社會的準則,我是想說,我們母子是不可以那個的,那是亂倫,是社會不允許的……」廖雅說話時的表情十分的認真和深情,看來這些話她準備了很久吧。

阿輝本以為看到了希望,可廖雅的話實在是讓他失望,這不要緊,阿輝既然已經下決心得到母親的身體,他是不會在乎她的話的。

「什麼允許不允許的,只要你高興,我高興不就行了,何必理會那麼多,再說了這是我們的家事,有誰會知道?」阿輝有些激動了。

「阿輝,話可不能這麼說,亂倫是一件可恥的事情,天地難容啊……」

「天大地大,難道就容不下我對媽媽的愛。」阿輝慷慨激揚的說。

廖雅被阿輝這麼一說,頓時不知說什麼好,只是用無奈的眼神看著身旁這個陌生的兒子。

阿輝見廖雅不在說什麼,馬上有溫柔的摟住了她,說:「媽咪,我想看看你下面。」

這話嚇得廖雅趕緊推開阿輝,可太晚,阿輝已經緊緊的把她抱在了懷裡,任她怎麼掙扎也沒有用。

阿輝一邊用身體壓著廖雅,一邊把手伸到了廖雅的兩腿間,可睡衣擋住了他,於是他乾脆一扯,把廖雅的睡衣撕開了一條又長又大的逢。

阿輝就從那條逢把罪惡之手伸想了母親,廖雅緊緊的夾著雙腿,雙手奮力的抵抗著,可她又那是阿輝的對手,沒一會,廖雅就喘著大氣,動彈不得了,可阿輝就精神了,他三兩下把廖雅的睡衣撕成了一塊破布。

廖雅的身體再次赤裸裸的展現在了兒子的面前,她緊閉著雙眼,豆大的淚珠流向枕頭,身體無力的掙扎著。

沒費多大勁,阿輝就打開了廖雅的兩條雪白的大腿,那神秘的黑森林就展現在他的面前,阿輝猶豫了一下,把頭伸到了廖雅的兩腿間用鼻子嗅了嗅,沒什麼異味,於是就把嘴巴貼在了陰戶上。

阿輝用嘴唇撥看廖雅的陰毛,對準那肥厚的陰戶一陣狂吻,舌頭上下亂舔,廖雅抓住阿輝的頭,想要推開他,可一陣陣酥麻的感覺讓她沒有半點力氣。

久旱的廖雅在羞恥的同時也感到了一種前所為有過的舒坦,那就像在茫茫的沙漠中得到了一個蘋果,也的禁果,吃了它,她將從新煥發生命,不吃,她只能在道德的沙漠裡暴曬等死……「阿輝……不要……啊……不可以……」廖雅並沒有放棄,繼續掙扎。

看來廖雅沒有選擇那個禁忌的蘋果,她情願死在道德的沙漠裡,也不讓阿輝得手,可生理上的反映由不得她來選擇,她的小穴已經不由自主的流淌著淫水。

那些淫水在阿輝的嘴裡成了蜜糖,成了甘露,他盡情的吸吮著,根本不在乎廖雅的痛苦,亂倫的慾望在他的心理炸開了花……不知過了多久,阿灰再也忍不住大肉棒的漲痛,他要為它找一個溫暖舒適的家,這無疑就的廖雅的小穴了。

阿輝撐著廖雅的雙腿,撲到了她的身上,廖雅似乎感到了真正災難的到來,也不知道那來了一股強大的力氣,狠狠的推開了阿輝,可她剛想站起來往外逃,阿輝馬上抓住了她的一隻腳,廖雅重重的摔到在了床上。

正在廖雅絕望之際,床頭櫃上的一把剪刀吸引住了她,她趕緊身手去拿。

就在阿輝準備再次撲到廖雅身上是,廖雅突然轉過真拿著剪刀對準自己的脖子,顫抖著說:「阿輝……你不要再繼續了……媽咪受不了了……你要是再這樣……我就……我就死在你……面前……」

這突如其來的場面震住了阿輝,我定定的站在廖雅的面前,一動也不敢動。

「阿輝……我是你媽咪……我們是不可以是……希望你能理解媽咪……不要逼我……」廖雅一邊哭泣一邊說。她的身體在顫抖,她的臉在扭曲,她的眼神祇有一片驚慌。

「媽咪,你不要這樣,你知道我是喜歡你,愛你才這樣……」阿輝顯然比廖雅鎮定多了,他在盡量和廖雅說話,消磨時間,分散她的注意力。

「阿輝……不行……我不可以……阿輝你要是……真的愛媽咪……你就收手吧……我求你了……」說著,廖雅痛苦的搖了一下頭。

可就是這不經意的搖頭,阿輝找到了破綻,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奪下了廖雅手上的剪刀。

廖雅一慌,馬上有轉身想逃,阿輝看來是來不急攔住他了……「媽咪……」阿輝突然大叫了一聲。

廖雅本能的回頭一看,頓時整個人僵住了,只見阿輝把剪刀鋒利的一面架在了自己的手腕上。

「媽咪,你聽我說好嗎?」阿輝很冷靜的說。

這時的情況已經到轉了過來,面對愛子的行為,廖雅沒有選擇。

「媽咪,你到現在還不明白嗎?」廖雅不知道該說什麼,也不敢在這時候說什麼,只是一個勁的在搖頭,在哭泣。

「媽咪,你是我最愛的女人,除了你,我誰也不要,我只想和你在一起,如果你拒絕了我,我的人生就沒有了意義,我還活著幹什麼?」說著。阿輝的眼眶裡也溢出了淚水,就不知道是真是假了。

「阿輝,你不要這樣,你還是讓媽媽死了算了。」廖雅無奈的說。

「可以,你先死,我會跟著你的,只要能跟你在一起,我不在乎是天堂還是地獄。」阿輝慷慨激揚的說。

廖雅雖然一直表現得很堅決,可面對兒子以生命作威脅時,她沒有了方向,她愛兒子比過愛自己,沒有了兒子,她的生命也沒有意義,可亂倫這樣的事情實在是讓她難以接受,如果死可以換來兒子的幸福,她肯定會毫不猶豫,可面對兒子的生命和沈重的道德,她又應該如何抉擇……廖雅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強大的壓力讓她沒有了力氣。

阿輝跪在了廖雅的面前,他似乎看出了廖雅猶豫的心態,說:「媽咪,我向你保證,我對你的愛不僅僅的肉體上的,更是精神上的……」

廖雅在聽,也在想,難道肉體就這麼重要嗎?當初嫁給阿輝爸爸時本以為自己得到了幸福,可卻的被他得到肉體,好年容易熬到了現在,可兒子卻又對她的肉體要生要死,如果犧牲了這身肉體是不是就可以萬事無憂……「媽咪,爸爸這樣對你,我覺得不公平,他在外面花天酒地,可你卻在這裡受苦,媽咪,我要代替爸爸,他不能給你的,我給,他不愛你,我愛……」阿輝仍然滔滔不絕的說著。

是啊,這麼多年了,到底圖個什麼?道德能給我快樂嗎?有美麗,有錢,卻有個不忠的老公和個不孝的兒子,這到底是為什麼?我的命運難道就這麼難,這麼苦嗎?經過了一系列的打擊,廖雅的心理已經達到了崩潰的邊緣,並開始瘋狂起來,於是她做了個瘋狂的決定。

「媽咪,你也不要想不通,我們之間的愛只要我們明白就可以了,其他的……」

「不用說了。」廖雅突然打斷了阿輝的話,一手又奪過阿輝的剪刀,仍到了一邊。

這時,又換到阿輝吃驚了,他眼睜睜的看著媽媽,不知道怎麼了?

廖雅堅強的站了起來,瀟灑的躺到了床上,說:「阿輝,你不是要媽咪嗎?」

阿輝還沒反映過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他簡直不感相信眼前的一切那麼快的到來,他猶豫了一下,也跳到了床上。

「媽咪,你真的願意了?」阿輝傻傻的問道。

「你少唧唧歪歪了,你是不是不想要啊。」

阿輝真不敢相信這句話是從平時溫柔似水,美麗端莊的母親嘴裡說出來的,他疑惑的看著廖雅,不知道這還是不是自己的媽媽,他有點膽怯的爬到了床上,猶豫的玩弄起的廖雅的大奶子。

突然,廖雅一個翻身,把阿輝壓在了身下,像餓狼一般在阿輝的臉上狂吻。

阿輝被這突如其來的情景嚇住了,他根本沒有任何反映,也不知道要做些什麼,眼前的一切和他的計劃根本不能相提並論。

廖雅扭動著柔軟的身體,一對大奶子在兒子的身上蹭來蹭去,一條雪白嫩滑的大腿在摩擦著阿輝的大肉棒,她的腦子裡只有一個問題快樂是什麼?是這樣嗎?

阿輝帶著疑問的抱住了廖雅,心裡還不明白母親怎麼了?怎麼會這樣?

「阿輝,抓媽咪的屁股。」

「媽咪,你怎麼了?」阿輝看著不一樣的媽媽,忍不住問道。

「怎麼,你不喜歡嗎?」廖雅反問道。

「不是,我只是……決得……啊……」廖雅在阿輝的大腿上狠狠的捏了一下,「怎麼,你反悔了……沒那麼容易。」

換成平時,廖雅從不會這樣說話,更不會這樣做,可現在她有了一種新的體會,一種對主動權的體會,原來命運掌握在自己的手裡是多麼的舒坦,多麼的爽快。

「你不是要看媽咪下面嗎?」說著,廖雅一屁股坐到了阿輝的頭上,把小穴對準阿輝的嘴巴,一陣亂磨,阿輝沒來得及準備,被廖雅的淫水塗得一臉都是,可他還的迅速的找到了位置,對著廖雅的小穴一陣狂吮。

廖雅扭動著屁股,一陣陣前所未有的快感湧向她的大腦,原來淩駕在別人的頭上是這麼的爽。剛才她還在為了自己的清白苦苦的掙扎,現在她卻可以盡情的享受著快樂,這的一種轉變,一種瘋狂的轉變。

可憐的是阿輝,他雖然享受著亂倫的快樂,可他到現在還是不明白這是怎麼了?

書上不是這樣說的啊?而且媽咪也不應該是這樣的啊?

「啊……阿輝……舒服嗎?」「嗚……嗚……」阿輝的嘴被廖雅的小穴壓著,根本回答不了。

廖雅回頭看了看阿輝那支挺拔著的大肉棒,心中問道:可以嗎,這會不會太過份了?這可不的放縱這麼簡單,這可的亂倫,這麼做我能得到什麼,只是快樂嗎?

可是快樂不正是我需要的嗎?既然要放縱為何不放縱到底?不管了,試試……廖雅扶著阿輝的大肉棒,一屁股坐了上去,小穴裡的刺痛和快感一起奔向她的神經中樞,阿輝只感到一陣溫暖包容,他沈醉了,沈醉在母親的溫柔與狂熱裡,他理不了那麼多,只想一幹到底。

廖雅騎在兒子的身上,上下扭動著屁股,久違了的快感衝擊著她那混亂的道德。

「媽咪,這是……為什麼?」

廖雅看著阿輝,卻一臉嚴肅的回答說:「不要問。」

其實廖雅也說不上為什麼?

她不為老公,不為兒子,只為了自己,為了多年來的沈默,為了多少次的打擊,她只想找回一個快樂的自我……阿輝沒敢再問,這時他才前所未有的領會到母親的尊嚴。

「阿輝……抓媽咪的……奶子……」

「哦。」阿輝早就想對那對搖晃著的大奶子動手了,可不知為什麼,就是不敢,現在反倒讓廖雅提醒他。

「用力點。」

「哦。」看來阿輝還是怕。

不一會廖雅也累了,她躺到一邊,瀟灑的說:「好兒子……該你了……」

阿輝馬上木頭一樣趴到了她的身上,還是廖雅把他的肉棒引到了濕淋淋的小穴裡。

阿輝機械化的挺動著屁股,大肉棒在廖雅的小穴裡來回穿梭。

「哦……啊……」廖雅情不自禁的呻吟著,快樂的感覺在她的血液裡奔騰,她忘掉了道德的沈重,忘掉了現實的廉恥,這一刻,她只想享受,享受性愛的快樂,享受亂倫的刺激,顯然,她成功的找到了自我。

「哦……阿輝……快點……用力……」慢慢的,阿輝也忘記了剛才的種種,沈迷在母親的肉體中,他揮舞著大肉棒來滿足母親,也滿足自己亂倫的渴望。

「媽咪,舒服嗎?」

「少囉嗦……啊……」

「是,媽咪。」阿輝拼了命的衝刺著廖雅的身體,母子兩在亂倫的快樂的雙雙墮落,不管誰是主動,誰是被動,一切只有慾望的發洩,沒有道德,沒有煩惱……母子兩瘋狂的交合著,廖雅撫媚的看著阿輝,隨著節奏扭動著性感的身體,一對大奶子來回擺動,阿輝也幸福的看著廖雅,心中有道不盡的快樂……不一會,廖雅在激情的快感中得到了高潮,阿輝也在母親的體內得到了滿足。

廖雅躺在床上細細的回味著那多少年沒有過的快感,相信這不是最後的一次,更不會是唯一的一次,因為她已經覺得改頭換臉,主動的去追求自己的生命……阿輝如願以嘗的得到了母親的身體,雖然有點莫名其妙,可他還是沈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