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的成長紀錄

我跟妹妹剛剛好差一歲,說來就是媽媽生我之后就又立刻懷孕,就這樣我有
了妹妹。

  不過因爲爸爸是開貨櫃車的,賺單幫,全省哪里叫車就去哪里賺,媽媽就這
樣陪著爸爸在外面到處跑,只忙著賺錢,把我和妹妹丟給外婆並沒有多加關心,
甚至到了我和妹妹讀國小之后更把我和妹妹孤獨留在家里,兩天或三天才回家一
趟,不過就是回家了也只是睡覺而已……

  「鑰匙兒童」,「外賣兒童」,再加上屬於電動玩具的「電視兒童」,這「
三童」真的是我和妹妹從以前到現在的最真實生活寫照。

  早上吃早餐店,中午吃學校的營養午餐,晚上則是買路邊攤回家,卻也因爲
這樣妹妹和我的感情非常好,整天玩在一起,最后對我們來說其實已經不需要什
麽朋友,只要有一台電視遊樂器和彼此當玩伴就已足夠,根本不會想要再往外面
跑。

  就這樣,我和妹妹都會一起玩些可以雙打的遊戲排遣寂寞。像是瑪莉歐賽車,
魂斗羅,快打旋風或是音速小子。每個孤獨的晚上我都會跟妹妹一起坐在電視機
前一起鍛煉技術,努力破關,不時充滿笑聲,因此雖然爸媽不在,日子還是過的
很快樂。

  就這樣幾年過去,妹妹小五,我升到小六,爸媽他們辛苦工作好幾年賺的錢
也已存夠,就又買了兩輛貨櫃車請專人去開,自然變的更忙,連續一個月沒回家
都曾發生過,最后更變的只回家看看我們就離開,那個家就此真的變成我和妹妹
的家,沒有大人照看生活作息的我和妹妹,關系也慢慢變的不再單純……

  最初不是色情書刊,不是色情影片,更不記得是如何開始,我的性意識開始
啓蒙,開始想要多摸摸妹妹,想要多抱抱妹妹,想要多感受妹妹身體的所有柔軟,
或許這真的是雄性生物想要親近雌性的本能吧?

  不過因爲年紀小,我不知道該如何表達,只能藉故摸摸她的手,緊緊坐在她
身邊與她的手臂相依靠,以此獲得心中的滿足。

  慢慢的,一個禮拜過去,我們坐在客廳的電視機前面玩新一代的馬利歐賽車,
妹妹終於發現到我好像一直在親近她,就笑著問我:「哥,你干嘛啦?最近一直
靠到人家身邊,很熱耶。」

  妹妹這樣笑著問,我才直率的跟她說:「其實我也不知道爲什麽,這幾天一
直想要靠近你。」

  妹妹純真笑著說:「想靠近我?你好奇怪喔!」

  我也天真反問:「會嗎?」

  「會啊。」

  那一晚我們是只有這樣說說笑笑幾句而已,不過也因爲這樣,隔天晚上回到
家,寫完作業也吃完晚餐,回到客廳的電視機前坐下,我自然光明正大的靠向妹
妹,如同獲得解放般,不必再偷偷摸摸,而妹妹被我這樣親密靠著也沒有說什麽,
只是跟我一起戲膩笑著,專心玩著電視遊樂器。

  很快的兩個月過去,秋天過去,冬天來臨,天氣真的冷起來,尤其是新聞報
導一個很強的冷氣團來臨,冷到那個晚上只有五度,就算一個人睡也覺得好冷,
就那樣縮在棉被的我忽然想起妹妹的身體,那又溫暖又柔軟的身體……

  不知道哪來的勇氣,我想了一會立刻拿著枕頭快步走向妹妹房間,立刻轉開
房門跑進去再關上,將冷風留在外面。

  只有小夜燈開著的陰暗房間內妹妹正裹在棉被中熟睡著,還睡的很熟,我則
是直發抖。

  「喂喂喂!」我邊掀開妹妹的棉被邊喊她。

  她終於醒來,睡眼迷濛看著我:「什麽事?」

  我邊說邊躺到妹妹身邊蓋上棉被:「我覺得好冷,今天一起睡覺啦。」

  妹妹只是純真的回答:「喔……」然后就靠著我睡去。

  我則是終於躺到妹妹身邊,就伸手摟著她溫暖的身體,就那樣跟她一起睡著。

  說來,這真的是「兩小無猜」啊……

  那之后,因爲天氣還繼續冷了好幾晚,我和妹妹很自然的繼續同床共枕,分
享彼此的溫暖,也因爲那樣我們很快就習慣了一起睡覺,不是她的房間就是我的
房間,不再分房,更會在睡前搔癢對方,彼此嬉戲,更因此讓妹妹發現我在早上
都會勃起的事。

  那一天我們側睡,一起睡成「ㄍ」字行,我從妹妹背后緊摟著妹妹,她的屁
股就那樣被我頂著,直到頂醒。

  「哥,你怎麽了?小雞變的好硬。」

  我清醒的時候妹妹已經把我翻平在床上,坐在我身邊,還用右手摸著雙腿中
央睡褲明顯隆起的部位。

  雖然隔著睡褲和內褲,但妹妹的右手是真的摸在我的陰莖上,完全的天真無

                邪……

  對男女之事還不了解的我並沒有覺得很爽,也沒有覺得厭惡,只是被妹妹摸
著那里,睡意依然濃厚的我單純回答她:「我也不知道,這幾天開始我早上睡醒
都會這樣。」

  妹妹只是以新奇的態度笑著說:「好奇怪喔,」再好奇摸著幾秒就把手移開,
沒有再摸我的陰莖。

  當然,那之后的早上妹妹都會好奇的用手摸個幾次,不過也只是那樣而已,
什麽都不懂得我更沒有對妹妹作出什麽,妹妹就不再對我早上會勃起的事充滿好
奇。

  不過這段時間我最大的改變不是勃起,而是我「夢遺」了,醒來時發現內褲
糊成一團,已經具有生物繁殖的能力。只是當時什麽都不知道的我以爲是尿床,
所以是偷偷的處理,當然更不敢跟妹妹說,以免被她笑。

  就這樣,小六的我繼續跟妹妹一起生活,很快的元旦過去,農曆年過去,冬
天過去,春天來臨,然后夏天到來,半年以上的時間迅速過去,我卻依然每天早
上自然勃起,「尿床」

  兩次,糊里糊塗的一邊長大一邊從國小畢業,跟一般的國中生一樣剪個大平
頭,被妹妹笑了好幾天。

  這段時間,爸媽也變成一個月只固定回來看我們一次,順便留下足以維持一
個月的生活費給我們之后就離開,完全不知道我和妹妹睡在一起的事,也因此,
長久親密生活在一起、加上也同床一年的我和妹妹,終於出事……

  國中生的我很快的從健教課本知道自己爲什麽每個早上都會勃起,更知道男
女之間性交的事,當時我滿滿的都是訝異。

  「我不是尿床是夢遺?!我早上是勃起?!勃起的陰莖可以插入女生的陰道?!」

  那之后好幾天我在家里不論是看到妹妹或是跟妹妹玩電動都會想著這件事,
尤其是晚上一起睡覺的時候,只是覺得驚訝又難以置信,甚至於就像狂野的開關
被徹底轉動,乾燥的草原落下微小火星,之后事情發展的迅速程度真是無法收拾。

  幾天過去,記得那是周五的晚上,由於隔天不用上學,加上一直想起健教課
本寫到自慰的事,所以洗澡時我試著自慰看看,結果小小的陰莖真的在我的雙手
玩弄下醒來,沖血變大變硬。

  當時泡在浴缸中的我、心髒撲通撲通的一直跳,非常的興奮,不過我不知道
怎樣做才是自慰,所以只是用手握住而已,足足握了一個小時以爲這就是自慰了,
因此出來之后回到客廳還被不知情的妹妹笑著說我今天洗澡好久,一定是大便時
便秘。

  當時我沒有回答妹妹的取笑,只是對於自己身體的情況既不安又好奇,甚至
一直看著妹妹想著這些事,好奇的一直想探索妹妹的身體,就那樣猶豫掙紮的直
想到隔天的周六晚上,我終於展開最初的行動……

  那是個已有涼意的十月晚上,雖然冷了但並不是很冷,我們都洗玩澡穿著睡
衣,坐在客廳玩電動。

  妹妹的頭發用緞帶綁著可愛的馬尾,我雖然跟以前那樣盤腿坐在妹妹身邊陪
她,但我的心卻完全不在電動,完全在她的女性身體。

  十一點到了,我終於下定決心,穩著以差點發抖的語氣:「喂?要不要回房
睡覺了?」

  她看著牆上的時鍾:「咦?才十一點,再玩一下嘛。」

  妹妹這樣說,我不敢操之過急,加上有點心虛,終究知道我想對妹妹做的事
不太好,只能應和她再陪她玩半個小時,才又對身旁的她說:「喂,睡覺了啦。」

  她又看看時鍾,不情願的說:「可是明天又不用上課。」

  妹妹再次拒絕,我又慌了幾分鍾,東想西想的,最后才定下心決定跟她實話
實說:「其實……」

  又專心玩電動的她有點不耐煩:「什麽啦?」

  「我是想要抱抱你啦。」

  妹妹天真的笑了:「有什麽好抱的?」

  把話說的這麽明,我不耐煩了,就像啓動的馬達無法再讓它停止,放下手中
的操控器看著身邊的妹妹:「好啦!走啦!回房間啦!」

  妹妹也轉頭看著我,充滿好奇的,不知道我爲什麽會一直催促她回房間?

  「哥哥,你覺得不舒服嗎?還是感冒了頭在痛?」

  「不是啦,我只是想要回房間抱抱你。」

  「好奇怪……」妹妹雖然這樣說,但還是聽我的話體貼放下手把,關掉遊樂
器,再拿起遙控器關掉電視。

  我緊張牽起妹妹溫暖的手,跟她一起走去把大門鎖上,關上客廳所有窗戶,
關上電燈,就牽著妹妹走進陰暗的走廊。

  妹妹一定是感覺到我心情的緊張,就問我:「哥哥?」

  我沒有回答她,只是牽著她從走廊走進我的房間,關上門,摸索著轉開小夜
燈,就牽著妹妹爬上我的床。

  她一直困惑的跟著我,被我牽上床,乖乖平躺在我的左邊,然后我立刻拉開
床尾的秋天用薄棉被和她平躺在床上蓋在一起。

  她平躺在我身邊,好奇又困惑的問了:「哥哥?」

  我沒有回答,只是緊張的轉身面向左邊的妹妹側躺,並且將手伸過去緊緊簍
著她。

  妹妹的身體真的好柔軟,也好溫暖……

  被我這樣摟著,加上我的態度也一直跟以前不一樣,她終於察覺我的不對勁
:「哥,你到底怎麽了?」

  我沒有回答,已經側躺摟住她的我只是擡起右腳,跨過妹妹的雙腳,將我的
陰莖貼到妹妹柔軟的大腿上。

  「哥?」

  「你的身體好溫暖……」

  聽我這樣說,她天真的回答:「你的身體也是啊。」

  然后我沒有再回答,只是一直將小雞緊貼在妹妹的大腿上,心髒跳到像要爆
炸。

  那晚雖然只有那樣,沒幾分鍾就離開妹妹的身體,但是從那之后我發現不過
就是這樣,妹妹沒有反抗,我就越玩越上火,對妹妹的身體越來越渴求,動作也

              越來越大膽……

  周六晚上,我只是那樣跨腿用小雞壓著妹妹。

  周日晚上,我已經沒有那麽緊張,小雞已經能勃起,硬硬頂著好奇問我的妹
妹:「又不是早上,爲什麽小雞會這麽硬?」不過我沒有回答她,只是緊張頂著
就是。

  周一晚上,我讓妹妹側躺,一起貼成ㄍ字型的將勃起的陰莖壓在她的屁股上。

  周二晚上,我們同樣ㄍ字型的貼在一起,不過我的手已經開始在妹妹身上亂
摸,甚至向下摸到妹妹尿尿的地方。被我的手伸進雙腿間,她驚訝的叫了一聲,
雖然不安但沒有反抗,只是乖乖的讓我緊張的隔著睡褲與內褲在她陰部亂摸,還
天真的問:「哥?你到底在跟我玩什麽遊戲?你這樣摸我尿尿的地方真的好奇怪,
能不能不要玩?」

  她依然天真的以爲我在跟她玩遊戲,所以隔天的周三晚上,當我們一起躺到
床上,她主動的面對牆壁側躺背對我準備跟我一起貼成ㄍ字型,我非常緊張的雙
手拉著妹妹腰上的睡褲向下脫,她還天真的不知道要反抗:「哥?」

  「你不要動。」我很緊張的這樣說,口乾舌噪的差點對妹妹大吼,一直把妹
妹的睡褲脫到小腿上。

  「哥……?」

  我沒有理她,只是摸著她的內褲,更緊張的向下脫,心髒跳到快要爆炸。

  內褲被我忽然脫到大腿,妹妹終於驚訝叫著伸手拉住內褲:「哥?」

  這絕對是我第一次很凶的對妹妹大喊:「不要拉!」

  從小跟我一起親密長大的妹妹被我忽然喊的大吃一驚,不敢動也不敢再開口,
動都不動。

  「放手啦!」

  她終於害怕的慢慢把手放開。

  我全身像是要燃燒般的繼續把她的內褲向下脫,直拉到膝蓋,然后我脫下自
己的睡褲,拉下內褲,一手握著有如異形高聳腦袋的陰莖,一手摸著妹妹的臀部
移去。

  龜頭先是碰到妹妹的屁股,我使勁頂了幾下,她依然動也不敢動。

  接著我摸著側躺的妹妹壓在上面的右大腿擡起,正式將陰莖塞進妹妹的雙腿
中間,然后再將她的大腿放下。

  就像熱狗,我的陰莖夾在妹妹的陰部與雙腿之間,更絕對緊貼著妹妹的陰唇

                ……

  背對我的妹妹動都不敢動,心中也不知道在想什麽只是一直面對牆壁,不過
我不在乎,我只是沈迷於這樣的感覺,想要體驗更多。

  沈默中,時間一秒秒的過去,我原本只是計畫今晚像這樣夾著,但又想到既
然都真的做到這里,不如就跟妹妹性交看看,不知道陰莖插進女生陰道里面是什
麽感覺?

  於是我立刻挪動身體,什麽后果都不想的開始試著大膽頂妹妹尿尿的地方。

  我向前頂了一下,妹妹沒有反應,我也覺得龜頭好像頂到骨頭,於是又向后
拉稍微拉出陰莖,再向前頂出去。

  第二次又沒有頂到,於是我又稍微拉出陰莖再頂。

  第三次還是沒有頂到,於是我又再拉出陰莖頂個第四次……

  這時的我其實是很緊張的,畢竟什麽都不懂,完全被年輕沖動的性欲控制,
加上知道自己對妹妹做的絕對不是好事,於是就在第四次頂入時,忽然間我的神
經無預警超載,感覺就像膀胱鎖不住,尿液開始慢慢流出那樣,我的精液開始流
出來,不是射出來……

  我大吃一驚,趕緊從妹妹的陰部抽出正在流出精液的陰莖,並且掀開棉被坐
到床上,但精液還是在我眼中一直從高聳的陰莖口慢慢流出來,流到床上。

  不,陰暗的小夜燈下不是只有我在看,依然側躺的妹妹也稍微擡起身體回頭
看著,當然是滿臉困惑不安的……

               (待續)

  哥哥的成長紀錄02:親愛的妹妹,讓我們一起長大 2009- 8- 29

              07:26PM

  精液原來是黏的,跟鼻涕有點像,意外流精之后我才知道這件事。

  周二晚上發生的事,真是讓我的心髒猛跳個不停,尤其是陰暗燈光下的妹妹
還親眼看著我流精。

  不過幾秒鍾,流精結束之后,我真是不知道該怎麽辦才好,只是慌張的拉起
大腿上的褲子重新穿上,跑去廁所拿衛生紙回來把床鋪沾到精液的地方擦乾淨。

  「哥……?」

  她猶豫又困惑的小心喊我,怕我又對她凶,不過當然我一眼都不敢看妹妹,
更沒有回答她,只是擦乾淨床面之后,把她大腿上沾到精液的部份留給她自己去
處理,之后我就迅速離開,躲到妹妹的房間去,縮在她的棉被里一頭混亂,整晚
都沒睡,不知道到底該怎麽辦,甚至隔天早上六點我就一個人跑到學校上學,沒
有再見妹妹一眼。

  不過就算到了學校我也無心上課,一直想著昨晚對妹妹做的所有事,精液緩
緩流出來的事,更不知道放學后該怎麽面對妹妹,所以一下課就以最快的速度沖
回家,把自己關在房間里鎖上門,然后因爲整晚都沒睡的關系,意外的躺到床上

            一下子就睡死過去……

  那幾天我一直避著妹妹,一回家就躲在房間里,而她也明顯的都沒有來找我,
一定是周二晚上的事也嚇到她了,甚至她已經討厭我。

  就這樣直到周五,我真正發現「這樣不行,我不可能永遠躲著她,還是老實
的去見她吧,」於是當天我就下定這樣的決心,給自己做好心理準備,走在回家
的路上。

  回到家時我意外發現妹妹已經在家了,正坐在客廳沙發組的桌旁吃充當晚餐
的鱿魚羹麵,只是擡頭看著我,雙眼一直盯著我看,很清楚不敢主動對我開口,
於是我鼓起勇氣先開口:「你回來了?」

  她雙眼一直看著我,邊嚼著麵條邊小聲回應:「嗯。」

  雖然只有這樣短短的一句交談,但是就這樣觀察起來,妹妹並沒有不高興或
討厭我,於是我也放下一顆緊張的心,走回房間放下書包與換上輕松的居家服,
就走回客廳坐到妹妹身邊。

  「其實我一直想跟你說對不起。」

  她聽我這樣說,也終於開口:「那一天哥真的好凶……」

  「對不起。」

  「哥到底怎麽了?」

  她這樣問,我完全不知道該怎麽回答。

  「那幾天晚上,哥爲什麽一直抱著我,對我做那麽奇怪的事?」

  「你是真的不知道嗎?」

  「知道什麽?」

  「你跟你的學校同學都沒有談過嗎?」

  妹妹只是單純搖頭,雙眼充滿單純的信賴看著我,但又有點小心的,一定是
怕我又忽然生氣吼她。

  我是不知道妹妹的學校生活到底怎樣,不過就我所知應該沒有什麽朋友,就
跟我一樣,畢竟我們兄妹除了上學一定會分開之外就都是聚在一起,不論平日或
是假日。

  我看著妹妹這所有反應與眼神,知道妹妹是真的很純潔,對男女的事一點都
不懂,反而我充滿著欲念的不潔,於是我更無法對妹妹說出口:「沒有什麽啦,
不要問了。」

  她關心的問我:「哥,真的沒什麽嗎?」

  「對啦。」

  「你是不是生病了?」

  「沒有。」

  「那你的尿尿爲什麽黏黏的又味道很重?」

  「不要問了啦。」

  「哥……」

  妹妹一直對我追問這麽敏感的問題,終於我再次以憤怒逃避:「你煩不煩啊?!

  我不想說了啦!」

  又被我這樣吼,妹妹再次嚇的全身抖一下,也終於只是看著我不敢再追問。

  就這樣,我像是要逃避妹妹一樣的離開客廳沙發跑到外面買自己的晚餐,一
心只想遠離依然純潔且追問不停的妹妹,不過雖然我離開了,心里卻一直在后悔,

           我爲什麽會對妹妹這麽凶……

  當我拿著排骨便當回家,妹妹正在房間寫作業,於是我走進去再次跟她道歉,
並且老實的跟她說:「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要對你這麽凶。」

  天真純潔的妹妹一直看著我:「嗯。」

  「我只是長大了。」

  「長大?」

  「你長大以后就會懂了。」

  妹妹只是眨眨美麗的雙眼看著我。

  「就因爲我已經長大了,所以我才會一直想要抱抱你,但又覺得你不會願意,
那幾天才會對你那樣。」

  我本來想把話題就此結束,沒想到她開口問我:「當時哥是真的想抱我嗎?」

  「所以我才會對你那樣……」

  「我是不知道哥爲什麽會這樣啦,不過如果哥真的想抱我,只要跟我說,我
願意讓哥哥抱啊。」

  妹妹真是以純潔的心說出惡魔的誘惑話語,我立刻告訴她:「不用了啦。」

  然后丟下她,一個人走到客廳吃便當。

  如果哥真的想抱我,我可以讓哥哥抱啊。

  如果哥真的想抱我,我可以讓哥哥抱啊。

  如果哥真的想抱我,我可以讓哥哥抱啊。

  一整晚,我一直在想天真純潔的妹妹不經意說出口的這句話。

  寫作業時在想,洗澡握著陰莖時也在想,坐在妹妹身邊陪她玩電動也在想。

  對於妹妹的這句話,還是國中生的我根本無法抵擋。

  抱她吧。

  抱她吧。

  抱她吧。

  反正她都主動這樣說了。

  不論對她做什麽,她也絕對純真的什麽都不知道。

  所以抱她吧。

  抱她吧。

  否則還要等到什麽時候?

  就這樣,我慢慢的壞掉,理性逐漸崩潰,隔天晚上就完全淪陷了……

  當時才十一點半,我們像以前那樣一起玩馬力歐賽車,爲妹妹這句話掙紮一
整天的我,我終於再也忍不住的問她:「喂。」

  「什麽?」

  我根本不敢看妹妹,只是緊張的看著電視:「剛才你說的,只要我跟你說,
你真的願意讓我抱嗎?」

  她看著我:「對啊。」

  「真的願意嗎?」

  她再次回答:「對啊。」

  我緊張的吞了口水:「如果我要你脫掉褲子和內褲,你也願意嗎?」

  妹妹困惑了:「爲什麽要脫褲子?」

  我沒有回答,只是緊張的一直盯著電視,心不在焉的裝做還在玩賽車。

  妹妹看著我好幾秒,等我的回答,但她發現我不會回答,才又困惑的說:「
我覺得好奇怪……」

  「你不要嗎?」

  「不是啦,只是我真的不懂,也覺得真的好奇怪。」

  「所以你願意?」

  「如果哥是真的想要人家這樣做……」

  就這樣,因著妹妹對我的信賴與數年來最親密的兄妹愛,關掉客廳所有東西,
我再次牽著純真的妹妹進到我的房間。

  關上房門,讓困惑的妹妹側躺在床上,我躺在她背后立刻把她的褲子和內褲
脫到膝蓋。

  妹妹一直躺著沒有動,偶而不安的回頭看我。我知道她的不安除了我莫名其
妙的行爲,也一定來自女性想保護自己貞操的本能。

  接著我緊張的拉下自己的睡褲與內褲,稍微擡起妹妹的大腿,就把陰莖塞進
去夾著。

  妹妹一直沒有動,讓我的陰莖貼在她尿尿的地方。

  我則是緊緊貼著她,還用雙手摟著她的身體。

                啊……

             她真的沒有反抗……

             我真的做到了……

  「哥喜歡這樣?」

  我只是緊張回答:「嗯。」

  「爲什麽?真的好奇怪。」

  我沒有再回答,只是像周二晚上那樣把手抓著妹妹的腰,陰莖開始抽出與插
入,一直頂著妹妹的陰部,並且意外的開始感受到酸酸麻麻又極度激亢火熱的感
覺,就像在全身到處流竄。

  什麽?

  什麽?

  這是什麽感覺?

  這是什麽感覺?

  爲什麽會這樣?

  這就是快感嗎?

  這樣的感覺就是快感嗎?

  當時的我還傻傻的一直這樣問自己,直到終於在高潮中射出精液,我才知道
什麽叫做「在高潮中射精」。

  精液一發一發的噴到妹妹的陰部與雙腿中間,更噴到前面的床單與牆壁上,
就像我的神魂也要跟著離體……妹妹則是直到精液的味道飄散開來,才發現我又
「尿尿」了。

  「哥?」

  我沒有回答,只是心跳激烈的貼著妹妹溫暖的身體小喘氣。

  射精了嗎?

  真的射精了嗎?

  還是頂在妹妹的下面射精嗎?

  妹妹再次困惑的喊我:「哥?」

  我依然沒有回答,只是心里想著:「現在我對妹妹做的事如果可以說是遊戲,
這樣的遊戲真是比電動還要好玩一百萬倍以上……」

  在我面前,就這樣開啓了一扇全新的遊戲大門,肉體遊戲的大門,新奇又刺

                激……

  當然事后我把陰莖抽離妹妹的雙腿間,跑去廁所拿衛生紙回來擦拭床鋪並讓
她擦自己的陰部。

  那之后,每一晚我都會要求抱她,也特別期待這一刻的來臨,感受與妹妹如
此親密的肌膚之親,她也很快的習慣了我的行爲與高潮中噴出來的精液,都只是
乖乖的側躺在床上讓我從后面頂她陰部直到射精。

  就這樣,純真的妹妹都沒有反抗,不知道我對她做的是非常不好的事,加上
家里也沒有大人制止我們的行爲,一個禮拜之后我再次玩的大膽,終於想要「真
的跟妹妹做愛」,也就是不論怎樣都要「干進去」,不想要再亂頂她的陰部直到
射精。

  對正處於的青春期的男孩,相信誰都會同意這是非常自然的念頭。但是雖然
我有了這樣的念頭,爲了這件事我還是猶豫掙紮了好幾天。

  不好吧?

  再麽說她都是妹妹,不好吧?

  如果真的跟妹妹做愛,肯定是亂倫,不好吧?

  就算真的成功跟妹妹做愛了,她要是跟人說怎麽辦?

  再說妹妹會不會懷孕啊?

  不好吧?。

               但是……

               做愛……

               做愛……

              和女生做愛……

          把我的陰莖插入女生的陰道……

  雖然有這許多顧慮,終究我的年紀輕,被荷爾蒙燃燒中,加上家里也沒有大
人制止我,又早已沈迷於妹妹的身體帶給我的快感而無法自拔,欲望很快就戰勝
理性,促使我真的對完全信賴我的妹妹採取行動……

  那一天同樣是周五晚上,想到明天和后天都不用上學,我終於今天就要決定
行動。

  我們照樣坐在客廳一起玩電動,直玩到晚上十一點,我終於忍著發抖的激亢
與恐懼對妹妹開口,一點都不敢看她:「去睡覺吧,哥哥想抱你。」

  她依然天真的回答我,一定只是以爲我要像前幾天那樣單純從后面插她屁股,
不知道自己就要遇到不一樣的事:「還早嘛。」



  我略微急促又緊張的:「今天不一樣啦。」

  她好奇問我:「爲什麽不一樣?」

  我很緊張的回答她:「反正就是不一樣啦。」

  她眨著完全不懂的天真雙眼看著我,當然多少夾雜了困惑與懷疑。

  看她這樣,我更緊張了,尤其是充滿心虛與罪惡感,只能試圖以柔性態度說
服她以免打草驚蛇:「你已經不願意再讓哥哥抱嗎?」

  她天真的回答我:「我只是想再玩一下電動。」

  「我現在就想抱你。所以乖乖的跟我回房間讓我抱。」

  她困惑的看我幾秒,也因爲感覺到我的緊張:「哥……你真的好奇怪……到
底怎麽了?」

  「不要再問了,乖乖聽話照做就是,否則以后我不會想再跟你玩,不想再跟
你好了。」

  被我這樣稍微恐嚇,妹妹終於放下控制器,也因此跟我一起踏上了兄妹關系

           絕不應該走上的不歸路……

  事情發生的很快,一起收拾好客廳並且鎖上所有門窗之后關上燈,我緊張牽
著妹妹溫暖的手把她帶回房間,心髒跳到快要爆炸。

              要做愛了……

              要做愛了……

            真的要跟女生做愛了……

            真的要跟妹妹做愛了……

  一路上妹妹都沒有說什麽,只是天真的相信我,乖乖的被我牽著走,被我帶
進只有小夜燈亮著的房間,關上門,然后主動爬上我的床,側躺面對陰暗的牆壁
等著我。

  陰暗的燈光下,國一生的我也爬上床,極度緊張的。

  如果是前幾天,我會直接拉下褲子側躺著貼到她背后,不過今天……

  我緊張又有點害怕的伸手搭著妹妹的肩膀,把她翻平。

  她有點訝異我爲什麽要讓她躺平,畢竟以前從沒有這樣:「欸?」

  接著我迅速蹲到她的腳邊雙手開始脫她的睡褲與內褲,陰暗燈光下很快就看
到她的恥裂前端。

  她覺得很難爲情,立刻夾緊雙腿並且伸手遮著:「哥?」

  我則是完全脫下她的褲子之后,就雙手向上擡起她的小腿,然后向左右推開
成M字型,自己也移到她的雙腿中間跪坐著。

  妹妹訝異的擡起頭看著,更喊了一聲:「啊!哥?」

  「手放開。」

  對於我把她的雙腿推開成這樣,她很明顯充滿困惑與不安:「哥……?」

  「你不放開手,我以后都不跟你好了。」

  「可是那是人家尿尿的地方……」

  「我知道,所以手放開啦,自己扶著自己的腳不要合起來,聽到沒?」

  就這樣,妹妹又跟我僵持幾秒,才終於移開雙手,自己搭著張成M字型的雙
腿,將陰部整個曝露在我面前。

  跪坐著的我彎下腰,低下頭,專注看著妹妹的陰部,差點喘不過氣。

  還沒有長毛,光滑的,明顯可以看到分裂成兩邊的恥丘,前頭一顆小珍珠與
里面的兩個小洞。

  我伸出差點開始顫抖的雙手,非常緊張的向左右撥開陰裂,以小夜燈的光芒
仔細觀察,以健教課本的插畫很快就認出妹妹的陰道口。

  有點開開的,小小的,約只有零點一公分,好像還有點濕潤,是健康的粉紅

                色……

 一直擡頭看著並觀察我所有動作的妹妹、依然不知道自己的下體有個地方叫

  做「陰道」,所以當我試著用手指觸摸她的陰道口,她依然以爲我摸的是她
的肛門或尿道,並且困惑又緊張的說:「哥……你在做什麽?爲什麽要摸我尿尿
還是大便的地方?」

  我沒有回答,只是緊張的一直輕摸妹妹的陰道口,但還不敢將手指插進去,
因爲當時我還不知道可以用手指「插著玩」,笨笨的以爲只有陰莖可以插進去…

  …是啊,就是插進妹妹的陰道,處女的陰道,用我勃起的陰莖。

  就這樣仔細觀察一會,我擡起頭,很緊張的與同樣擡頭看過來的妹妹互望:
「喂。」

  妹妹不安的只是雙眼直看著我。

  我緊張到口乾舌燥的告訴她:「我要抱你了喔。」

  她天真困惑的問我:「這樣嗎?」

  「等等不管我做什麽,你都不要動也不要反抗喔。」

  聽到反抗,妹妹警覺的問:「爲什麽?」

  「不要問也不要反抗,兩腳保持這樣乖乖躺著就好,否則以后我不會再跟你
玩了,知道嗎?」

  「哥……?」

  我沒有再理她,只是緊張的在床上站起來,迅速脫下自己的褲子與睡褲丟到
床邊,在妹妹面前直接露出早已發硬勃起的老二,然后再次跪坐下來。

  不知道爲什麽我要這樣,但知道就要有什麽事發生的妹妹,一直緊張不安的
看著我,看著我雙腿間直聳的陰莖。

  跪坐的我左手搭著妹妹的陰部試圖掰開陰道口,右手握著陰莖,一直向前調
整姿勢,直到圓圓的龜頭頂上妹妹的陰道口……

  不過平躺的妹妹臀部太低,我得壓低陰莖才能頂上,不用想也知道根本不可

               能進入……

  我弄了一會都不行,忽然情急生智的伸手取來一顆枕頭,墊在妹妹的屁股下,

              高度剛剛好……

  我沒有再看妹妹,只是聳動屁股與雙腿,龜頭開始向妹妹的陰道口頂。

  進去!

  進去!

  進去!

  插進去!

  我非常緊張的頂了一次一次又一次,但就是頂不進去。

  「哥……?」

  我知道女生的陰道一定可以讓男生的陰莖插進去,健教課本的解剖插圖畫的
很清楚,就是粗大的陰莖完全插在陰道里面的解剖插圖,因此我繼續心急的嘗試。

  「哥,你在作什麽?」

  我繼續一手握著陰莖一手掰開妹妹的陰裂向陰道口頂,又十幾秒過去,我都
開始流汗了,這時忽然想到:「是不是她的陰道口開的還不夠?畢竟剛才觀察的
時候小小一個洞……」

  於是我稍微停下動作,將龜頭緊緊頂著妹妹的陰道口固定后,就放開握著陰
莖的右手,雙手一起向左右掰開妹妹的陰裂。

  「哥?」

  這樣頂是有點吃力,因爲陰莖沒有握住,位置一直像要移開,但我還是繼續
聳動屁股頂,卻頂了十來秒還是沒有進去……

  「哥?你到底在做什麽?」

  妹妹這樣一直看著我,還動不動就哥、哥、哥、哥、的喊個不停,加上又一
直頂不進去,我心焦到極點,終於決定豁出去的更加大力量,當然是自暴自棄的,

            結果就這樣猛力一頂……

  妹妹忽然大叫一聲:「啊!」

  我被她嚇了一跳,但也在同一時候感覺到龜頭有被緊緊夾住的感覺……

  陰暗的燈光下,龜頭陷進去了!

  龜頭陷進去了!

  龜頭陷進去了!

  就像龜頭被妹妹的陰部吞沒,只有陰莖還露在外面。

  我知道龜頭真的已經頂進妹妹的陰道口,更把陰道口兩旁的陰肉一同向內帶
進去。

  妹妹開始露出有點疼痛的驚訝表情:「哥!你做什麽?!痛!尿尿那里會痛!」

  我沒有理她,也沒有多想,只是心中說完:「真的插進去了!」之后,趕緊
聳動屁股繼續把陰莖塞進去。

  陰莖迅速插入妹妹的陰道內部,進入她的體內,不再感受到什麽阻礙,只是
感覺非常緊繃,就像陰莖被緊緊握著,龜頭也感覺到有點濕濕熱熱的。

  一直擡頭看著的妹妹,親眼看著我的陰莖塞進她下體,持續沒入,肯定很想
阻止我甚至合起雙腳踢我離開,但又怕我不再跟她好,於是只能驚恐的邊喊我邊
叫痛:「哥!哥!會痛!會痛!……」不過我沒有理會她。

  沒幾秒,終於我的小腹和妹妹的屁股貼在一起,我的陰莖盡根插入妹妹的陰
道,一切就像健教課本的解剖插圖。

  還在讀國一的我真的抱了妹妹!

  我真的跟妹妹作了夫妻的事!

  我真的破了妹妹的處女!

  我真的插進妹妹的陰道!

  我真的上了她!

  我真的干了她!

  就這樣,陰暗的燈光下,思緒混亂又震撼的我看著妹妹的屁股和我的小腹貼
在一起,感受陰莖被陰道濕熱緊夾的感覺,終於擡頭看著妹妹,她也一直以驚恐
表情看著我,完全不懂我到底對她做了什麽?

  極度激亢混亂的我只是與她互望,正想著接下來該怎麽辦,非常忽然的,一
點預兆都沒有,一點高潮的感覺都沒有,就像第一次的流精那樣,感覺到精液好
像開始流出來,直流進妹妹的體內,妹妹的肚子,妹妹的陰道深處……

  這就是我和妹妹的初夜,我們同有的第一次。

               =待續=

  哥哥的成長紀錄03:第一次操穴,妹妹的小穴 2009- 9- 212:

               46AM

  我不知道現在爸爸媽媽在哪里,不過我知道一件事,那就是他們絕對想不到
留在家里的我們竟然相奸了,由對性開始好奇的我主動出手,對我充滿信賴的妹

          妹就那樣糊里糊塗的被插入……

  我動也沒有動,只是雙眼一直看著妹妹,默默的讓精液流進妹妹的陰道深處,
體會這樣的感覺,心中開始有種奇妙的滿足感,淡淡的滿足,然后原本掰開她陰
部的雙手慢慢放開,輕輕搭在她張成M字型的雙腿上扶著。

  妹妹一直忍痛叫我:「哥……」

  陰暗的燈光下我沒有任何回答,只是跪坐著,雙手搭著她,思緒混亂看著她,
與她保持身體緊貼的交合姿態。

  妹妹一直以疼痛的表情皺眉擡頭看我,曲著雙腿保持敞開,不知道我的雄性
精液正在緩緩流入她體內。

  至於我,雖然知道自己正在妹妹的陰道里流精,對親兄妹來說是充滿禁忌的
一件事,但我的陰莖還是堅硬挺直,一點都沒有軟掉,被她的陰道緊緊夾著。

  「哥,尿尿的地方真的會痛。」

  我完全沒有理會她,只是默默感受在妹妹體內流精的這一刻:「…………」

  「哥……」

  「…………」

  又過了幾秒,她再次忍著痛叫我,並且大聲了點:「哥!」

  終於,我感覺到好像已經不再流出精液,稍稍恢複冷靜:「……會痛嗎?」

  妹妹看著我,豪不猶豫的立刻點頭,表示她是真的會痛。

  不過這時我想到的卻不是該怎麽辦才好,而是對自己的行爲略爲驚訝又感歎
:「我真的把妹妹的處女膜弄破,還在陰道里面流出精液……」

  妹妹看我這樣心不在焉,再次喊我:「哥!」

  心神混亂的我只能回答:「什麽?」

  「你是不是把小雞塞到我的屁股里?」

  畢竟她一直擡頭看著,加上屁股那里的感覺,會得出這樣的結論也是很自然
的事。

  不知道該怎麽回答的我,也只能混亂的承認:「嗯。」

  「你爲什麽要這樣?人家屁股會痛耶。」

  我不知道該怎麽回答,只能沈默:「…………」

  「哥,人家不要這樣了啦!」

  「…………」

  妹妹看著我,以哀求的口氣:「哥,不要了啦!」

  被妹妹這樣哀求,當時思緒混亂的我只是想著:「既然精液都流進去了……」

  然后開始抽出陰莖,雙手也不再搭著她的小腿,自然小腹不再碰到妹妹的屁
股,她也因爲陰莖抽出的動作扯動陰部而小聲叫痛:「哎喲……」

  抽出陰莖之后,依然跪坐在床尾的我低頭看著抽出的陰莖,妹妹也在我抽出
后趕緊放開雙腳坐到床上,豪無顧慮的直接面對我張著大腿檢查自己的陰部。

  我的陰莖油亮亮的,就像抹了水,妹妹則是用手摸著陰部保護、檢查、然后
緊張又害怕的問我:「哥!這是什麽?爲什麽一直從人家尿尿的地方流出來?是
哥的尿尿嗎?這是什麽?」

  我順著妹妹的叫喊看過去,只見她的手上已經沾了幾沱白濁的液體,散發著
濃厚的味道,全是從她的陰道流出來的精液,更已經流到床上沾著。

  他沒有聽到我的回答,就擡頭逼問我:「哥?!是你的尿尿嗎?」

  我只能點頭。

  「你爲什麽在人家屁股里尿尿?好髒喔!我會不會怎樣?」

  她會不會怎樣?我知道妹妹問的是會不會生病之類的,但我更擔心的反而是
妹妹會不會懷孕的事?因此我也有點緊張了起來,否認般的趕緊回答:「不會啦!

  那不是尿尿!」

  「不是尿尿那是什麽?!」

  「反正你不會怎樣啦!」

  「真的不會嗎?!」

  「對啦!」

  至此,看著精液一直從妹妹的下體流出來,我的大腦才又再次恢複正常運作,
光著屁股趕緊跑向廁所拿衛生紙,然后回來跟妹妹一起善后,陰莖這才慢慢萎縮
成原狀。

  妹妹一直很擔心,尤其是從她尿尿的地方繼續流出來的精液,一小團一小團
的,她親手擦了好幾次才終於不再流出,尤其可知精液的流出量絕對不少。

  就此把一切處理好,我親手把所有衛生紙丟到馬桶里沖掉,才回到房間跟妹
妹一起把睡褲重新穿上,開始哄驚慌的妹妹,告訴她絕對不會有事,哥哥不是要
故意傷害她,並且避不回答爲什麽我要這樣做與精液的事,就這樣一直東說西說
的,好不容易才把慌張的妹妹哄住……

  妹妹側躺著跟我面對面:「哥,人家真的不會怎樣吧?」

  「不會啦。」

  「可是人家尿尿的地方還是覺得會痛……」

  「很快就不會痛了啦。」

  「可是……」

  「好了啦,剛剛我不是跟你說了好幾次不要緊?相信我,不要再擔心的一直
問不停,不然我要生氣了。」

  妹妹終於只是眨著雙眼,困惑又猶豫的看著我,乖乖選擇相信我:「………

  …」

  看妹妹這樣相信我,我也不忍心了起來,自責的伸手將她摟進我懷里。

  畢竟也是因爲這樣的信賴,她才會乖乖的忍痛被我插入陰道破處又流精在里
面。

  而她被我摟進懷里之后,也變的一句話不說,只是乖乖靠著我,將手貼在我
的胸膛,就像只有我才是世界上唯一能讓她放心依靠的男人。

  這一刻,我也說不出來爲什麽,從小一起長大的親妹妹好像變的不再只是妹
妹,我開始對她産生一股更深的責任感,完全的責任感……

  我就這樣摟著懷中完全信賴我的妹妹,與她一起在沈默中東想西想的直到慢
慢睡去。

                ※※※

  隔天周六,妹妹看起來一直很正常,吃飯、寫作業、看電視、找我玩電動順
便聊天,沒有躲我或怎樣的不同行爲,只是偶爾以困惑不安的表情跟我說屁股還
會覺得痛痛的,因此比起妹妹她的反應,反而是我不太一樣,一直無法正視她的
臉,更不敢去想妹妹會不會懷孕的事。

  畢竟作爲哥哥的我,竟然把只差一歲的小六妹妹給上了,還讓精液流進去…

                 …

  絕對不是強奸,卻絕對是誘奸,誘騙還不懂男女之事的清純妹妹與我發生性
關系。

  當然除了內心深處的不安與罪惡感,這天我也一直回想昨晚發生的一切,雖
然從妹妹上床之后到我流精在她的陰道里的整個過程不到十分鍾,但是絕對發生
了,迅速又充滿真實感。

  妹妹的陰道好緊,緊到比我原先猜想的還要緊,陰莖一直被緊緊夾著,陰道
里面更讓我感覺到濕濕熱熱的……因此我困惑的一直想:「這就是做愛的感覺嗎?」

  也稱不上是爽或不爽,至少絕對沒有像之前陰莖夾在妹妹陰部摩擦時所感覺
到的快感,所以我才會這麽困惑。

  當然,那是因爲昨晚我太興奮,才會沒有感覺到任何快感就自動流精,不過
至少這時的我的確對做愛這件事充滿疑問,只能自我安慰:「或許做愛真的就是
這樣吧?至少精液有進去了……」

  周六這天我就這樣東想西想的,時間迅速過去了,晚上再次來臨,我又猶豫
的想著:「要不要抱她啊?」

  就算知道跟妹妹發生性行爲是錯誤的事,是亂倫的事,但我還是無法抗拒想
要碰觸女性肉體的最原始欲望。

  再說,就算做愛沒有快感,至少還是能讓精液進到妹妹的陰道,有一種奇妙

               的滿足……

  想到這里,我終於:「喂。」

  盤腿面對電視機打電動的我才剛開口喊,身旁依然看著電視的妹妹就接著說
:「哥哥又要抱我嗎?」

  「對。」

  「像昨晚那樣?」

  「嗯!」

  妹妹忽然沒有說什麽:「…………」

  「你不要嗎?」

  她擔心又明顯猶豫的說:「我不太想要讓哥哥抱了……」

  聽她這樣說,開始拒絕,我有點訝異:「爲什麽?」

  「哥從開始抱我之后,每次抱我都越來越奇怪,昨晚還把小雞塞進人家大便
的地方,屁股一直覺得會痛……」她一定是今天想了一整天之后,認爲我的小雞
能塞進去的地方是她的屁眼。

  依然看著電視的我立刻脫口而出:「不是大便的地方啦。」

  她終於轉頭看向我:「那是哪里?」

  我也轉頭看著她:「反正不是大便的地方啦。」

  「…………」

  「走啦,我真的想抱你。」

  「可是……會痛也覺得好奇怪……」

  「今天應該不會了啦。」

  妹妹沈默下來:「…………」

  「你真的不想要讓我抱嗎?」

  「…………」

  「之前你不是說只要我想抱,你就會讓我抱嗎?」

  「…………」

  「我真的想抱你啦。」

  「…………」

  「好啦!」

  「…………」

  「每次我抱你又沒有很久,不是都才幾分鍾而已嗎?」

  「…………」

  「像昨天晚上,有很久嗎?」

  「…………」

  我就這樣一直哄她,哄了快一分鍾,不過妹妹一直沒有回答,我終於越說越
急:「你真的不讓我抱的話,我們就絕交!我也不再像這樣陪你玩了!」

  我發出絕交聲明,她嚇了一跳:「哥……」

  「我是說真的喔!因爲是你先答應我要抱你的話只要跟你說就可以,現在你
卻反悔騙人!」

  妹妹被我這樣恐嚇,終於放下手中的操縱器:「好啦,我答應就是了。」

  五分鍾之后,收拾好一切我迅速牽著妹妹的手進到她的房間,不是進到我的
房間。就因爲看妹妹有點不情願的樣子,所以我才會帶她進到她的房間,想要讓
她開心一點。

  進入房間之后,妹妹就主動爬到床單和棉被都是小花圖案的床上側躺,然后
我跟著爬上床再次把妹妹翻平。

  小夜燈的照耀下,妹妹一直默默看著我。她的表情是沒有生氣啦,不過也沒
有高興,完全是對於這整件事的不安與困惑。

  我先是脫下自己的睡褲與內褲,然后聳著已經勃起的陰莖跪坐,再用枕頭墊
高妹妹的臀部,曲起她的雙腿,迅速脫去妹妹的下著,再把她的雙腿像左右張開

                ……

  這時她忽然開口:「哥,真的不會痛吧?」

  我草率的回答:「不會啦!」就讓她自己用雙手扶著雙腿,我再握著陰莖讓
龜頭頂上她的陰道口靠著,雙手再伸去掰開妹妹的陰部,然后……我用力頂上去!

  我用力頂上去,第一次沒有插進去。

  第二次再用力頂,還是沒有插進去。

  第三次用力頂,感覺到龜頭再次被緊緊夾著,妹妹也忽然皺起眉頭叫痛:「
哎喲!」

  我沒有理她,只是知道龜頭已經插進狹窄的陰道后就用力向內推,直到陰莖
全根沒入爲止。

  我忍不住心中想著:「啊……又插進妹妹體內了……」

  她則是一直跟我喊痛:「哥!會痛啦!還是會痛!」

  這時已經完全插入妹妹陰道的我只是說:「忍耐一下啦。」

  「哥……」

  我沒有回答,只是跪坐在床上維持著與妹妹下體的結合和她互望,看著她一
直皺眉頭忍痛的可憐模樣,時間就這樣在沈默中一秒一秒的過去。

  我一直等著,等待精液流出來,但是一分鍾都過去了精液還是沒有自己流出
來,跟昨天才剛插入就流精的情況完全不同……

  妹妹一直忍痛看著我,極度困惑的,不知道我到底在做什麽,爲什麽都沒有
動作只是一直看著她:「哥……?」

  我依然沒有回答,只是插著陰莖等待,不過第二分鍾過去了還是什麽都沒有
發生,一直只有感覺陰莖被妹妹的陰道緊緊夾著,又濕又熱……

  她再次問我:「哥,還要多久啦?」

  我困惑又含糊的開口:「奇怪?」

  她皺著眉頭天真問我:「奇怪什麽?」

  我沒有回答,只是看看妹妹忍痛的臉,再低頭看看我們交合的地方,最后再
看看妹妹的臉。

  妹妹是真的不高興了:「哥!」

  「好啦……好啦……」我困惑的決定抽出陰莖,讓老二再次摩擦在妹妹的陰
道里,妹妹痛的又唉了一聲,我也同樣發出一聲「啊」,不過我的情況跟妹妹完
全不同,不是感覺痛,是像線路忽然通了,一股電流由龜頭發起,開始沿著脊椎
在身體內部亂竄,我立刻認出這樣的感覺,然后停下動作:「快感!這是快感!

  就像前幾天只把陰莖夾在妹妹的雙腿間摩擦那樣!」

  妹妹一直皺眉看著我,不懂我爲什麽小雞拔到一半就停下動作還叫了一聲。

  我再次低頭看著下體,陰莖已經抽出一半,心理想著:「可能嗎?那真的是
做愛的快感嗎?」

  「哥?」

  我沒有說什麽,只是訝異的思考,然后決定把陰莖再插進去妹妹的陰道試看
看。

  隨著陰莖再次完全插入妹妹的體內,妹妹又「哎喲」的皺眉叫了一聲,我也
再次感受到快感在體內的激烈流竄。

  我不知道爲什麽剛才插入妹妹陰道的時候什麽都感受不到,但我知道這瞬間
什麽都不懂的我忽然就學會了「活塞運動」,我相信這真的是生命傳承的本能,
只是我「開通」的慢了點。

  因爲再次被我弄痛,妹妹有點生氣的問我:「哥?你在做什麽啦?」

  我沒有理她,只是頭腦慢慢的變的一片空白,心髒激烈跳個不停,然后再次
拔出陰莖,再次迅速插入……

  「啊!哥!」

  我沒有再理會妹妹了,只是開始感受這樣的快感,持續推動屁股讓陰莖插抽
在妹妹的陰道,一次又一次的接連不斷,心跳越來越快。

  之前的我只能算是「插入妹妹陰道」,現在則是真的在「操穴」。

  昏暗的房間內,妹妹的身體因爲我的動作而持續輕微晃動,一直「啊!啊!

  啊!」的小聲喊痛,時而痛苦皺眉看著我,時而眼睛整著瞇起來:「哥……!
哥……!痛!真的會痛!啊!啊!啊!」

  我一直看著妹妹的臉,知道她是真的覺得會痛,但我已經顧不得她,只是深
深的被快感所補捉,覺得自己難以脫離。而說來「做愛」這件事,對還沒開始發

         育的妹妹來說明顯是太激烈了點……

  約過半分鍾吧,妹妹也不再出聲了,可能是發現不論再怎麽叫喊都沒有用,
正在操她的我不可能停下來,就緊閉雙眼一直皺著眉頭,牙齒緊咬下唇只是忍耐。

  她是可以雙腳把我踢開,畢竟以她雙腳向身體折起的姿勢要踢我的身體絕對
沒問題,但她卻沒有任何反抗,一定是因爲擔心會傷害到我的關系。

  國一的我就這樣默默操她,操著自己妹妹的小穴,一前一后的操著,一出一
入的操著,看著她忍痛的表情,直到最后一秒的來臨……

  其實沒有多久,不過是繼續操她半分鍾,我終於把陰莖深深的插入妹妹的陰
道,動也不動的在高潮中開始噴出精液,完全不管她是我的妹妹與會不會懷孕的
問題,只是盡情享受精液一發發射入妹妹體內的滿足感,更舒爽的忍不住看著妹
妹忍痛閉眼的臉歎了口氣:「唉……」

  妹妹則是發現我都沒有插抽的動作,加上我又歎氣出聲,終於再次張開雙眼
看著我,痛苦的與我四眼相接。

  我們就這樣彼此互望約十秒,我的精液依然一發發的持續灌進妹妹體內,直
到噴射完畢,妹妹也像是在無言中知道已經結束了,就看著我慢慢濕了雙眼,當

  我的面直接哭了起來:「哥……會痛……真的會痛……你到底在做什麽……人家

  真的會痛……好奇怪……你真的變的好奇怪……人家不要了啦……不要了啦
……」

  就因爲這樣,我與妹妹的第一次操穴就變成空前絕后的最后一次操穴,不論
我說什麽或怎麽恐嚇她都一樣,她就是不再願意讓我抱,直到我在高中交到女朋
友,才終於再次有女人可以操。

  至於妹妹,她也在一年后升上國中,終於發現我對她做了什麽,威脅我如果
再碰她就要告訴爸爸媽媽,因此我們親密的兄妹關系忽然間就迅速瓦解,幾乎沒
有再說到幾句話,更沒有在一起打過電動。

          這就是我與妹妹可以說的故事……

                (完)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