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室�的悶絕(01-04)(完) (2/2)

 密室�的悶絕4(斷魂的黑絲襪)

  我醒了過來。我正躺在一張床上,十分舒服,臭味都消失了,身體也很乾淨,
四肢也沒有被捆綁……我在做夢嗎?不對阿……怎麽繩子都不見了?我竭力的回
想,可是想起的有限,在一輪踩踏足交之後,我跌倒在地……不,那時還沒有結
束,還差得遠呢!在模糊意識之中,我還繼續經曆了各種嘲笑丶放尿丶踢打丶踩
踏丶射精……(還有再射了出來嗎?我記不清了……)想著想著,一股倦意襲來,
我便倒頭大睡了。

  我又醒了過來。這密室的氣氛好像變了,我便起來,看見有兩女生在前面坐
著椅子,兩人中間放了茶幾,茶幾上有一壺茶和一壺水,兩隻茶杯……這兩女生
樣子我好像見過,她們也是在看著我,左邊的好像是同年級的,右邊的,不就是
比我大兩年的學生會會長盈盈嗎?盈盈素以樣貌美麗,如花似玉,成績名列前茅,
是老師眼中的高材生。我到了此刻,已經不會感到驚訝,發生了這麽多事以後,
還有甚好驚奇呢?我根本就是對自己朋輩我認識太少,其實這些或許不足爲奇。

  「醒來了吧,這�有水,你應該很口渴了吧。」左邊的女生開口道,並指向
茶幾上的水。

  左邊的女生身材高瘦,樣子也有幾分姿色,重點是一對長腿誘人。她腳上穿
著白棉襪和黑色帆布鞋,白棉襪是直間條的那一種,她草草穿上,留下多重的摺
痕。我看著這近乎完美的雙腿,心想巴不得像狗一樣爬過去被她踩踏……怎麽我
會變成這樣,現在主動想起要被女生踩踏啦?腳上穿著白襪,在帆布鞋之中,好
像汗蒸一樣,味道濃郁吧……不對,我猛烈搖頭,想要擺脫這種念頭,怎麽一見
到女生就有非分之想呢?

  「放心吧,這水是乾淨的蒸餾水。」左邊的女生見到沒有回應,便加以說明。

  盈盈看著我微笑著,不發一言,真不知她在想甚麽。盈盈身材比左邊的女生
更高,身高有大約170吧,這是之前聽說的。她擁有更長的美腿,現在穿著黑
色的絲襪,另外也有穿上白棉襪,也是直間條和草草的穿上,鞋子是紫色的帆布
鞋。這腳上的裝扮看起來也是十分的迷人,腳汗的味道應該不錯吧。我呆呆的看
著盈盈的腳,出了神,左邊的女生似乎又忍不住了。

  「我說你阿,你不口渴嗎?先別想淫亂的事情了。」左邊的女生歎氣道。

  我突然回過神來,才發現自己口乾得要命,這也難怪,之前都經曆了激烈的
運動,又多次射出。我走下床,帶著點畏懼走到盈盈前,把那壺水取來喝。

  「謝謝。」我在大量的喝水後道謝。

  其實這畫面很奇怪,我是赤裸裸的站在盈盈面前,可能之前太累的關系,小
弟弟是軟的,我也慶幸如此。盈盈轉眼看著我的小弟弟,伸出一隻手抓住,溫柔
的按摩,我那不聽話的小弟弟頓時又勃起了。盈盈見狀,優雅地輕笑一下,然後
繼續套弄。

  「怎麽這麽快就勃起呢?」盈盈擡頭問道。

  「這……因爲盈盈你太漂亮動人了。」我低著頭緊張道,腦海�竟然出現了
被盈盈調教的畫面。

  「真的嗎?我擔心你射了這麽多次,會壞掉了呢。」盈盈繼續輕柔道。

  「不會的……隻要是盈盈,就不會壞掉。」我開始不知羞恥,語無倫次。

  「哈哈哈∼∼」左邊的女生不禁笑了出來。

  「你是甚麽意思呢,被那麽多女生調教後,還不滿足嗎?還是說……你被那
些女生不斷加深你的渴求呢?」盈盈問道,並繼續套弄我的小弟弟。

  「是的,我是隻狗,甘心做盈盈的一條狗,求求盈盈主人調教狗奴。」我顧
不得這麽多,我跪了下來說道。

  「哈哈哈∼還真是墮落阿∼」左邊的女生再笑了出來。

  「婷婷,你就由得他吧。」盈盈柔聲說道。

  「要當我姐姐的狗奴,你差得遠呢∼這是你說要當就當得成麽?姐姐一年不
知有多少……」婷婷說道。

  「婷婷,你說得太誇張了吧,你就別欺負他了。」盈盈打斷道,婷婷於是不
服氣的住了口。

  「你這麽想被我調教麽?」盈盈問我道。

  「是!是的,我就是想被你調教。」我連忙回應。

  「那好吧,我先試一試你,看看你程度去到那�吧,先聞一聞我的鞋。」盈
盈說,聲音總是那麽溫柔。

  婷婷一臉的不屑看著我,盈盈則微笑著十分慈祥,和其他虐待我的女生截然
相反。我繼續跪著,雙手托起盈盈的一隻腳,如獲至寶,感覺好像是充滿汗水的
腳。她的腳比較大,我估計鞋子也有40碼。我把臉湊過去盈盈的帆布鞋,聞到
一股帆布鞋的味道,還有隱約的腳汗味。盈盈的腳汗味道似乎沒有先前女生的那
樣濃烈。爲了嘗到更多盈盈的腳汗,我猛烈地在盈盈的帆布鞋上呼吸,又把嘴貼
在帆布鞋上,親吻盈盈的鞋子。

  「真是墮落到底了呢……變化很大阿。」婷婷說道,盈盈沒有回應,隻是加
深了臉上的笑容。

  我繼續聞著盈盈的鞋子,然後伸出手慢慢把帆布鞋的鞋帶解下,盈盈並沒有
阻止,於是我加大膽量,把鞋子脫下來。一陣陣腳汗的味道傳出,這是濃烈的帆
布和腳汗味,然而味道中不像其他女生的刺鼻,少了一分的酸氣,是深沈的臭味,
反而越聞越是會上瘾,很重的味道,也是十分的特別。

  「你不覺得鞋子臭嗎?還這麽使勁的聞?」盈盈問道。

  「是臭,不過狗奴喜歡。」我無恥的回應。

  「哈哈∼那繼續聞吧,沒有我的命令不許停止。」盈盈笑道,溫柔的語氣中
帶有一點強硬。

  「是的,盈盈主人。」

  盈盈的帆布鞋味道很重很濃,卻又是前所未有吸引力的味道,讓我變成吸毒
者一樣上了瘾,也證明我真是徹底的墮落,這實在拜小蘭小冬她們所賜。過了一
會我轉攻盈盈的美腳,盈盈的個子高,身材適中,並不肥伴,腳形更是一流的好。
盈盈穿了黑絲襪和白色棉襪,兩種襪子都是吸收腳汗的材料,豐富埋藏盈盈的腳
汗和腳臭。我朝著盈盈的腳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正是這種臭味令我不能自拔。盈
盈表面上很關心我,也很體貼,不過我的心早已爲她而傾倒,一心隻想得到她的
調教。我把盈盈的腳底放在我臉上,大號的腳底把我的臉覆蓋了一半,那棉質的
白襪子十分的柔軟,腳底的毛粒給予我最舒服的磨擦。我如獲至寶一樣,不停的
深呼吸著,深盼把盈盈的腳臭味都吸進去我的身體。然後盈盈在不知覺間把另一
隻帆布鞋脫去,並把兩隻腳都踩在我臉上,完全的覆蓋,我整塊臉都已經是盈盈
的味道,使我更加貪婪的呼吸著。

  「呵呵,這麽乖阿,把主人腳上的味道都吸光吧。」盈盈笑道。

  「婷婷……這�沒有甚麽事了,你就退下吧。」盈盈平和的道,這使婷婷繼
續一臉的不服氣,但也隻好聽姐姐的話,離開了密室。

  「好了,既然婷婷走了,我們進一步來點刺激的吧,伸出你的舌頭來,把我
白襪都舔乾淨。」待婷婷離開了,盈盈說道,並笑得更深了。

  我求之不得的聽命而行,把舌頭伸出來,一下一下的舔盈盈的白襪底。盈盈
腳大就是有這樣的好處,舔腳的時候會有更多的部份要舔,變相舔的時間就更長
了。盈盈的白襪沒有太多的味道,隻有一點點鹹鹹的腳味。我像狗一樣伸出舌頭
舔盈盈的腳,她總是對我微臭笑著,而我的奴性更越演越烈。我花了一段時間,
都把盈盈的白襪舔濕了,小弟弟在這時候已經勃起到不行,對盈盈的腳起了強大
的反應。盈盈彷似看透了一切,她把腳上的白棉襪脫去,一隻放在我口中含著,
一隻套在我的小弟弟上,我的小弟弟一直的勃起,使整隻白襪直立著,十分精神。
然後,盈盈使出雙腳,夾著我的小弟弟開始足交。

  「來,都把你的精液奉獻給主人,主人要你把精液都射進入我的白襪子�,
作爲你獻身給我的祭物吧。」盈盈說道,並開始了技巧豐富的套弄。

  「阿…阿…」我隻有發出舒服的呻吟,也說不出其他的說話了。

  盈盈雙腳左右夾著我的小弟弟上下套弄,技巧十分純熟,可能曾經多做進行
足交吧,加上我小弟弟穿上白襪,小弟弟和柔軟的白襪磨擦,這樣的足交實在太
舒服了。盈盈的黑絲襪是比較厚的那一種,基本上都看不見絲襪�面的腳,不過
這樣絲襪又可以蘊藏更多盈盈的腳汗。看著這樣子的足交,除了有陣陣快感以外,
視覺上也是目不暇給。接下來,盈盈改變陣式,用左腳的拇指和食指夾著小弟弟
前後套弄,另一隻腳踩著睾丸,施與重壓。這種的足交方式帶來更強烈的體感刺
激,小弟弟直接被兩隻腳趾用力的夾著,再以後套弄足交,即使在被白襪包裹下
的小弟弟也受到了強烈的刺激,使我漸漸進入高潮。

  「快射出了嗎?可以阿,都射出來吧,我允許你了,呵呵∼」

  我口�塞有白襪不能言語,隻感到十分快樂,被腳汗腳臭包圍的足交,已經
是最好的事。再過了一會,在持續的高潮下我射了出來,把一發一發的精液都射
在白襪�面,這感覺極爲舒服。盈盈察覺到我射精後感到滿意,把小弟弟上的白
襪脫下來觀察。

  「嗯,不錯,射了不少。」盈盈笑說道,並把白襪扔到一旁。

  「你應該知道,在調教�面射出一次是很基本的吧?在我完全滿意之前,你
可是要繼續射出來喔∼」盈盈繼續說道,開始散發一點女王的威嚴。

  在一衆女生的調教後,我小弟弟也得到了充分的訓練,射出一次絕不成問題,
現在我的小弟弟仍然勃起,等待盈盈進一步的調教。

  「你知道爲甚麽我既要穿絲襪,又要穿上白棉襪呢?」盈盈問道,並取去我
口中的白襪。

  「是要黑絲襪的味道更濃烈吧?」我猜說道。

  「是的,不錯阿,的確有做狗奴的素質,不過要做我認可的狗奴,是要經過
培訓呢∼哈哈∼」盈盈笑道。

  「狗奴甘願接受盈盈女主培訓。」我馬上回應道。

  「那好,你就聽好了,第一要注意的,就是你的身份,你是個狗奴才,都要
聽我的命令。」盈盈溫柔地說,使人加更無法抗拒,如此溫柔的人如何同時又是
女王呢?

  盈盈取出一條狗帶,把它套在我頸項上,狗帶上清楚寫著「盈盈的狗」,令
我馬上奴性大增。

  「第二要注意的呢,就是要記住主人腳上的味道。」盈盈說。

  盈盈把穿著黑絲襪的雙腳踩在我臉上,然後用力拉扯手上的狗帶,使我逼不
得已的向盈盈傾倒,卻同時又面臨盈盈雙腳的踩踏,這使我的臉深深埋首在盈盈
的雙腳之下。我聞到了強烈的尼龍絲襪的味道,味道很臭很重,想必是穿了很長
的時間,甚至絲襪還是濕漉漉的,證明腳汗分量之多,已到了揮發不去的地步。
在這樣的壓迫之下,我隻有不停的吸入盈盈腳汗味道。盈盈顯然爲此感到十分高
興,因爲她的笑聲好像銀鈴一樣不斷的發出,這是既純潔,又是邪惡的笑聲。盈
盈黑絲襪的腳完全覆蓋我的臉,我沒有作出反抗,反而感到十分的享受,甚至要
我離開盈盈的腳,是難以接受的。我努力的呼吸,不斷的聞著盈盈的腳臭味。

  過了一段很長的時間,我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盈盈把右腳改以向我的小弟弟
進攻,左腳強行塞入去我口中。本來我的口就不能塞入女生的整隻的腳,更何況
是盈盈的大腳?盈盈的腳大概有三分之二塞入了我口中,那腳趾在我口中不停的
扭動挑逗,這味道鹹鹹的,說實話味道真不錯。我很努力舔盈盈的腳,希望能藉
此令她滿意,另一方面,盈盈的右腳踩著我的小弟弟,開始了足交,在絲襪的柔
滑之下,小弟弟感受到一波一波足交磨擦的浪潮,十分的舒服。

  「挺主動的阿,已懂得去舔主人的腳了,想必這幾天被小蘭和小冬她們,調
教得很快樂了吧。」盈盈樂道。

  「唔∼∼唔∼」



  「狗奴才阿,小冬說她幫你改了另一個名稱,看來也改了不錯,你就是一頭
射精狗,給我好好的舔我的腳,我要令你再度射出來!」盈盈命令道。

  我舔食的津津有味,行爲與狗像極了,也是因爲這樣把盈盈逗得十分高興。
我一邊的舔食著,一邊讓盈盈給我足交,到我漸漸進入高潮,身體快要射出第二
次的時候,盈盈卻以右腳一下踢至我的睾丸。

  「唔!!!唔!!」我含著盈盈的左腳呼叫道。

  「哈哈哈∼第三注意事項,就是隻有女王能夠決定你甚麽時候射精∼∼我可
是不會讓你射得那麽快的,小心不要壞掉了呢,因爲我發現的開始喜歡你了∼哈
哈」盈盈笑道。

  「站起來。」盈盈命令道。

  我不知道盈盈接下來要玩甚麽,不過她是主人,我是狗,我就隻能夠乘乘聽
命於她。我站起身來,盈盈也站起來在我面前,還捉住狗帶。

  「第四,要乖乖承受主人的踢腿。」盈盈笑道。

  盈盈突如其來踢腿,「啪」的一聲十分響亮的踢中我的睾丸,那感覺真的十
分疼痛,可是當想到這是盈盈喜歡的,心�卻又沒有那麽痛了,或許這就是犯賤
吧。盈盈毫不留情,接下來連續踼出,每一次都正中目標,發出響亮的聲音,而
我一次一次承受痛楚,唯有注意看著盈盈的黑絲襪,分散注意力。盈盈又踢了數
腿,我開始站立不穩,然後她又改變目標,改踢我的小弟弟。小弟弟被絲襪腳強
力踢中,被踢得左右搖擺,每次被踢得要趺倒時,盈盈一拉狗帶,又把我拉回來,
使我根本逃不出她的手掌心。

  「唷∼還站立得住,不錯阿,我可是好喜歡踢小命根呢∼哈哈∼∼看看你還
能站立多久。」盈盈輕柔道,但感覺十分邪惡。

  不知盈盈踢了多少次,我估計至少數十次吧,她才停下休息一會,誰知其實
還沒有結束。

  「狗奴給我扒下來,狗奴要有狗的樣子。」盈盈下令道。

  我聽命像狗一樣四肢著地,盈盈走到我後方,原來要繼續踢腿,她從我屁股
後方一腳一腳的和我睾丸踢過來。這樣踢腿沒有站立時那麽疼痛,帶來另不種快
感,因我是背向著盈盈,不知她何時起腳踢過來,是一種未知而刺激的快感。盈
盈每一腳踢過來,除了有疼痛之外,也是十分痛快,使小弟弟的前列腺都被踢出
來,而我的呻吟聲音像狗一樣的嚎叫,令盈盈很感興趣。

  「叫成這個樣子,還真是像狗一樣呢∼∼是不是踢得你很爽阿?哈哈∼真是
個狗奴,變∼態∼」

  盈盈抓住狗帶,一腳一腳的踢過來,十分爽快。再過了一會,她踢膩了,便
坐下來,改換姿勢,兩隻腳彷如摩打一樣,不斷起腳踢腿,兩隻腳輪流不停的踢
我的小弟弟,這好像散彈一樣密集式的攻勢,每一腳的力度相對地減弱,但踢打
的次數增加,帶來嶄新的快感。小弟弟密集受到踢腿,有一種很爽的感覺。

  「哈哈哈∼哈哈∼哈哈∼這樣不錯吧∼就算死在我腳下都願意吧?」

  「真是犯賤哪∼竟然那麽喜歡讓我調教,現在已經不能後悔了哦∼」

  然後,在迅雷之間,盈盈猛烈的一腳踢來,使我疼痛非常,也令我維持不了
原有姿勢,跌倒了。

  「阿!!阿!!!」我痛苦的叫道。

  「痛苦吧?我要讓你欲罷不能∼」盈盈邪惡的說道,並踢我我身體,使我翻
過身來,臉上朝天。

  盈盈往我的臉一腳踩了下來,突如其來的黑絲襪腳汗臭味,就在我大口喘氣
之時猛烈傳來,使我幾乎透不過氣來。盈盈甚至把她的腳猛力往我嘴�塞,我那
敢反抗?隻能張開嘴讓她的腳順勢滑入來。盈盈的腳不斷往我嘴�塞,感覺上快
要塞到喉嚨了。我雙手抓著盈盈的美腳,樣子可憐的看著她,她反而樂在其中,
笑咪咪的觀察我。

  「我妹妹婷婷喜歡上你了,這我可是一早觀察到,不過我也很喜歡你當我的
狗奴,一個奴不能分成兩份,這也使我很爲難阿……不過你既然向我宣誓了,我
就更不能讓給妹妹了∼」

  盈盈把黑絲襪脫下來,這黑絲襪是連襪褲,脫下來後盈盈白滑的美腿盡現眼
前,能近距離飽覽如此美腳,令我目瞪口呆。盈盈滿意地看著我,並把那黑絲襪
都塞進我的嘴�,濃郁的腳味在我的口腔�散發,直達我的鼻腔。身體如此被腳
臭味包圍,實在是人生一大幸福。這黑絲襪有點厚,可是盈盈勉強把它塞入我的
口,使我口腔都撐到最大,完全不能說話,口中的唾液都被厚厚絲襪吸收了。

  「呵呵∼∼好吃嗎?這是我最喜愛的黑絲襪,穿在腳上很舒服的,你現在就
嘗嘗它的味道吧,它可是吸收了我腳汗的精華呢∼∼哈哈!很想射精了吧?剛才
踢檔的時候,你的小弟弟必定開始儲起更多的精液吧∼好吧,就讓我現在幫你洩
出來!」

  盈盈說畢,就一個屁股往我的臉坐下來。大屁股重壓著我的臉,加上我口�
塞著整條黑絲襪,幾乎不能呼吸,隻能透過細小狹窄的空間吸入謹馀的空氣。我
進入了一片黑間之中,除了感受到口中黑絲襪的臭味外,就隻有盈盈屁股的座壓
了。我的小弟弟突然有了感覺,相信是盈盈的雙足已經向我小弟弟進攻。盈盈的
腳套弄著我的小弟弟實在十分舒服,那赤足的皮膚十分嫩滑,一點都不像是比我
大的學者,腳上的皮膚反而令人覺得是比我小的妹妹。在盈盈40號大腳的侵攻
下,我很快進入了高潮,她的足交技巧高超,用左腳腳趾托起我的小弟弟,使其
直立,再用右腳的腳趾磨擦龜頭,實在舒服極了,甚麽我還可以感受到盈盈腳上
的臭汗味。

  「這樣弄你很舒服吧?不過你已經不能說話了,就讓我的雙腳令你小弟弟暴
瀉吧∼」盈盈興奮地道。

  我越來越呼吸不到,身體感到快要窒息,空氣也開始不夠,而盈盈沒有停來
下的意思,反而加快小弟弟的套弄。後來,盈盈改以腳趾集中攻擊我的龜頭,她
用雙腳腳趾夾著我小弟弟的龜頭,用十隻嬌嫩的腳趾來包裹我的小弟弟,進行不
停的磨擦。小弟弟龜頭受到全方面的腳趾刺激,早就流出不少前列腺液,這些黏
黏的液體又成了潤滑劑加強了盈盈腳趾和龜頭的磨擦。我的臉完全被盈盈的屁股
坐著,不能發出半點的聲音,隻有默默的承受這份高潮。我意識開始模糊起來,
盈盈似乎沒有發現,隻有繼續興奮地玩弄我的小弟弟。就在極之高潮的一刹那,
我積存已久的精液,好像山洪暴發一般噴射出來,一發一發的彷如洪水一樣洩在
盈盈的腳上,把她的腳都沾上了濃白精液。

  盈盈感到十分高興,她起來察看我大量射出的成果,然後看見我意識模糊,
漸漸失去意識。

  ……

  「阿!!!」我在疼痛之中驚醒過來,然而口�仍然塞著盈盈的黑絲襪,以
緻聲音效果沒有我慘叫出來的強烈。

  我張開雙眼,眼看四方要察看到底發生甚麽事,隻見婷婷怒氣沖沖的站在我
面前。小弟弟感到灼熱的疼痛,想必是婷婷剛才全力往我小弟弟踢了一腳吧。

  「你阿……明明知道我喜歡你,爲甚麽還要拜倒在我姐姐的腳下?難道……
難道你就這麽討厭我嗎?」婷婷罵道。

  我完全不知道婷婷對我有意思,更沒有討厭她,可是我口�塞著黑絲襪,我
根本發不了造,隻有「唔∼唔∼」的響聲。

  「哼,事到如今你解釋也沒有用了,你可以已經惹怒了我,我告訴你,惹怒
我可是沒有好結果的。」婷婷高高在上的道。

  我察看到婷婷腳上換上了黑絲襪和黑色的帆布鞋,這黑絲襪應該是學效她姐
姐而穿的吧。婷婷似乎十分生氣,她提起左腳,一腳重重地踩在我頸項上。帆布
鞋的膠鞋底大力地踩壓我的喉嚨,帶來重重一擊,使我更加發不了聲音,也感到
十分的恥辱。婷婷的腳和盈盈一樣十分修長,如此踩踏我頸項對她而言不成問題。
我雙手抓著婷婷左腳,卻奈何不夠力挪開她的腳。

  「不過不打緊吧……既然你留在姐姐身邊,我自然有很多機會去親自調教你
……你這變態的東西,你想要的腳汗丶腳臭丶絲襪丶帆布鞋等等,我都可以給你,
讓你也記住我的腳味吧!」

  婷婷說罷便收回左腳,但接下來是一腳一腳的往我臉上踢,我必須是緊閉雙
眼才能保護自己免受傷害。那穿著帆布鞋的腿一腳一腳踢下來,也是很疼痛的,
但更令人感到羞恥,被這樣的一個女同學踢得毫無反抗之力,而且小弟弟還是已
經勃起了。過了一會,經過一陣子的踩踢後,婷婷似乎終於消了氣。她把一張椅
子搬來,放在我頭頂之後,並將我雙手捆綁在兩邊的椅腳。婷婷又掏出她一隻她
剛穿過的白棉襪,給我的小弟弟穿上。這白襪十分殘舊,都起了毛粒,看來是穿
了很長的時間。然後婷婷把一個龜頭震動按摩器鎖住我的小弟弟和龜頭,再打開
開關。

  強烈而持續的震動從按摩器發出,給小弟弟和白棉襪産生大量和高頻率的磨
擦,令小弟弟漸漸進入高潮。婷婷在椅子上坐了下來,高高在上俯視著我高潮的
樣子,感到很滿足。然後,她把雙腳的黑色帆布鞋各脫去一點,把腳跟伸出來一
點,並放在我臉上,讓我聞到陣陣的腳臭味。婷婷故事把帆布鞋口和腳跟的部分
對著我的臉,使她的腳汗味道源源不絕的從鞋子和絲襪�傳出,味道還是潮濕和
溫熱的。這股濃烈的臭味十分刺激,既有酸臭的腳汗味,又有帆有的臭鞋味,使
我小弟弟很快進入高潮。

  「怎麽樣?我這招腳汗臭味令你快受不了吧?很想射出來是吧?盡情的射出
來吧,我的臭白襪都準備好接住你的臭精液了。」

  「真是太好了呢,看見你這樣子被我弄至高潮,是否都已經奴性強烈了?要
作我的腳奴嗎?哈哈∼∼」

  「我的腳臭比起姐姐的如何呢?是否聞著我的腳汗味道更想射出來阿?看阿,
我的技巧可不比姐姐差的。」

  「總而言之,我現在要你射個夠,讓你知道我是不能小看的!」

  按摩器的震動實在強烈,在婷婷淫語的催化下,我射出了精液,都落在白襪
�面。婷婷一切看在眼中,可是她並沒有因此而滿足停止,她反而把按摩器的頻
率調高一級,這樣使我所受到的刺激更加強烈。穿在小弟弟上的白襪慢慢吸收了
我的精液,一片的濕淋淋。

  「呵呵∼∼繼續阿∼你在我姐姐面前不是也射了兩次嗎?你現在不許停下來
唷∼」

  「我要使你射出的次數比我姐姐弄的還要多,所以你趕快再射出來吧!」

  我開始感覺到累了,隻是按摩器沒有停止,小弟弟繼續受到強而有力的震動,
而且我還要聞著婷婷的腳汗味道。因於按摩器的刺激太強了,我的小弟弟很快又
射出了一次,這次射出的分量比剛才的少了,再度射進白襪子�去。然後婷婷把
按摩器的震動調到最高,在一陣劇烈的刺激,淫語和臭味的催化下,我又射了一
次,把婷婷的白襪射至幾乎濕透。此時此刻的我已經十分不清醒,過度的高潮讓
我意識模糊,於是我又慢慢昏倒了。

  ……

  在一個陰暗的會議室中,坐著好幾位的女生。在主席座上的,是學生會會長
盈盈,席上還有小蘭丶小熙丶小蕊丶小冬丶小樂,以及幾位女生。

  「會長,我把實驗報告都寫好了,結果說明了實驗體的性能力良好,而且特
別對女生的腳臭味敏感。」小蘭說道,並遞上一份材料。

  「辛苦你了,你們都得很好。」盈盈回應,並接過報告。

  「會長,現在實驗體好像已經完全墮落了,還需要我們去調教嗎?」小冬問
道。

  「哼,也好,雖然是墮落了,但還是僅慎的好,你們再去調教調教他。爲了
完成計劃,我們一定要萬無一失。」盈盈回應道。

  「是。」衆女生回應道。

  在幽暗的環境中,衆女生都敬畏地看著盈盈,而盈盈則展露出邪惡而淫穢的
笑容……

             ∼密室�的悶絕∼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