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妻子一次戀愛 01-22 (13/34)

  第二十一章

  老公因心髒病突發而住進醫院,醫生說,病人可能是受到刺激或情緒過於焦
慮壓抑,引起身體發病。我知道,我就是誘因,有時我真的想過跟老公離婚算了。
但畢竟還是舍不得,還有兒子的因素,我很快打消了離婚的念頭。

  老公在醫院住了一星期左右,醫生讓回家靜養。回到家�,我對他說:「現
在你不要想什麼離婚的事,你需要人照顧,不然你死了都沒人知道。」

  老公好像不服氣地說:「你走了我不會請個保姆啊。沒了張屠夫,還沒豬肉
吃了不成。」

  我沒好氣地說:「想想你的兒子,別老想著離婚。你有我這樣一個現成的保
姆,又不要花錢,你還折騰個啥呀。」

  這幾天老公倒是沒提離婚的事了,但對我的態度仍是不冷不熱,尤其是對我
的身子有些忌諱。有一天我光著身子上床想去勾引一下老公,沒想到老公好像花
粉過敏似的對我的裸體回避三舍,他抱著枕頭到沙發上去睡了。後來發現,我若
穿著衣服,他就在床上睡,我若裸體,他就去睡沙發。這是什麼鬼呀,問他他又
不說,後來我分析了一下,可能是下麵三個原因所致:

  一是他不想碰我,但看見我裸體會引起衝動,所以見我的裸體就躲。可他的
身體並沒有那麼容易衝動啊,這個原因排除了。

  二是他嫌我身子髒了,怕碰到我,但我以前跟康勇做愛他都是知道的,也沒
見他嫌我髒呀,這個原因也排除了。

  三是他看見我裸體,就會聯想到視頻�我的裸體在跟康勇的纏綿中,那婉轉
承歡的模樣,他受不了,所以才去睡沙發。這個原因才是最有可能的。

  周末的上午,我準備去買菜的時候去找一下康勇,把我跟他的事情處理一下,
讓他把視頻刪了,另外也把他送我的戒指項鏈送還給他,再回去跟老公彙報,讓
他把心安定下來,免得搞出神經分裂幻想症來。

  康勇對我的到來當然會十分意外,當我說明來意,要他刪除視頻,並把戒指
項鏈還給他時,他顯得有些失望和緊張。

  「為什麼呢?難道出什麼問題了嗎?」

  我神情嚴肅地說:「我隻是很擔心,日夜都在擔心,雖然我知道你做事很穩
重可靠,但它留在這世上一天,我就一天當驚受怕,過不好日子。你把它刪了,
讓我安心下來好嗎?」

  見我這樣說,康勇就答應了下來,但是我還是不太放心,我要他發咒,康勇
說:「我要是今天不刪掉我跟蘭雪的視頻,出門就遭車禍。」

  我對他說:「我平時是不會讓你發這樣的咒的,我隻是想讓你知道,這個事
情對我來說多麼嚴重,我不希望你遇到車禍。」

  康勇點頭說:「你跟我來。」他把我拉到臥室,我以為他要跟我那個,忙說
不行。來之前,我就知道他會有這方麵的要求,早給自己打了預防針,就是要堅
決地拒絕他。

  康勇說:「你看著我刪掉這些視頻。」他打開電腦,當著我的麵把視頻全部
刪除,「這下你總該安心了吧。」

  我又拿出他送我的項鏈和戒指盒,交給他說:「這個,還是還你。」

  康勇背著手不肯接:「你這是什麼意思?」

  我說:「我不是你的新婚妻子,不能亂收這樣的禮物。」

  康勇不高興了,說:「哪有送出去的禮物還還回來的,你這不是打我的臉嗎?
這禮物你高興,就留下,不高興,你扔了就是了。」

  見康勇這樣說,我也不好繼續打他的臉。「好吧,這禮物我拿去送人吧。」
說著,我無奈地把這兩個盒子收進我的包�。

  「那我先走了。」我起身要走,這時康勇一把抱住了我,熱切地說:「蘭雪,
別急著走,再呆一會好吧?」

  我堅定地掰開了他的手說:「我得去買菜了,老公在家等我做飯。」說著,
我逃避似的跑出了臥室。

  康勇追了出來,又一次抱住了我說:「時間還早呢,陪我說說話吧,我們隻
是說說話。」

  哎,我這人就是心軟,心一軟就不忍去拒絕別人。結果這一心軟,後麵的事
就超出了我的掌控,又做了一回對不住老公的事情。

  我看了看腕上的手表,說:「我就再呆十分鍾,你放開我,我們坐到沙發上
去。」

  康勇沒有放手,他從背後擁抱著我,臉貼著我的耳朵說:「我就想這樣抱著
你說。」

  「那你想說什麼?」我天真地以為他說完就該放手了吧,就由他抱著沒再掙
紮。

  他在我耳邊呼著熱氣說:「蘭雪,我愛的,真的好愛你。」

  女人對於喜歡的男人所表達的愛慕,向來缺乏免疫力,聽了康勇的話,我的
心又柔軟起來,我柔柔地說:「我知道你愛我,可我是有老公的人,我們不能一
錯再錯下去,這會害了我們大家的。康勇,放了我,好嗎?」

  康勇說:「你給我親一下,我就放了你。」康勇開始溫柔地親著我的耳朵、
臉頰、頸脖,竟讓我的身心都輕盈起來,這一片刻我感到十分寧靜,寧靜得我想
沈睡。我幾乎忘記了對他的防範,一身酥軟的隻想靠著他身體有力地支撐上。在
我有些意亂心迷的時候,他親了我的嘴,而我竟偏過頭來主動地吻住他的嘴唇,
把濕潤的舌頭伸入他的嘴�,欲求著與他的舌頭相舔。他的手攀上我的胸脯,輕
柔地揉著我的乳房,我潛意識想要拒絕他的撫摸,但是這種舒服的感覺叫我再等
一等,再等一等……

  我不知他何時解開了我的衣裳,他推開我的乳罩捏住我的乳房時,我驀然清
醒了,意識到不能再繼續下去,再繼續下去我將無法控製自己。我抓住他的魔手
阻止他說:「康勇,不能再摸了,十分鍾已經到了,我得去買菜了,你放開我。」

  康勇不僅沒有放開我,反而抱得更緊了。他吹著我的耳朵說:「雪,我覺得
你應該給我一些補償。」我倒覺得奇怪了,問他為什麼要給他補償,康勇說:「
你知道嗎,你離開我的這些天,我都是一直看著你我的錄像來回憶你,就好像你
仍然在我的身邊,現在你讓我把視頻刪了,我的你沒有了,真正地離開我了,你
難道不應該補償一下我的損失嗎?」

  我誠懇地說:「康勇,我知道你的補償是什麼,但是我們真的不能這樣的了,
原諒我不能再給你什麼了。你放開我吧。」

  康勇說:「那你再讓我看看你的身子,我想把你的身子永遠地記在腦海。」
聽到康勇這樣癡情的理由,我還能怎樣呢?我最終還是妥協了,我決定再讓他看
一次我的身體。

  「我的身體你都看過好多回了,還沒看夠呀。」我說了一句廢話,這句沒用
的廢話聽上去怎麼像是在挑逗?

  康勇仍貼著我的耳朵說:「我親愛的蘭雪的身體,我一輩子都看不夠,我多
想能看一輩子呀,可惜我們無緣……」

  康勇太會煽情了,說得我鼻子都有些發酸。我對他說:「如果你隻是想看一
下,不會再有別的想法,我就讓你再看一下。」

  康勇說:「我保證不會有別的想法。」

  「那你現在放開我。」康勇聽從地放開了我,我當著他的麵,自己解開了襯
衫上的第一顆扣子。當我脫掉最後一件遮羞的內褲,我忽然有些害羞起來,用手
遮住陰毛,康勇無聲地笑了起來:「你還害羞呀?」



  是不該感到害羞吧,我身上什麼地方他沒看到呀,此時還害羞真的顯得很假。
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大方地拿開了雙手,插在自己的腰間,並且像模特似的左
右扭了扭,「行了吧?」我問著,忽然看見康勇的褲襠�高高地頂了起來,我知
道那根曾近進入我身體無數次的粗大的陰莖,此刻因為我的挑逗(我真沒想挑逗
他呀)而硬了,我的陰道�也忽然流出了熱熱的蜜汁……

  我扯了兩張抽紙去擦拭我的陰戶,紙上濕了一片。我看見康勇的嘴上露出了
狡黠的笑意,向我走近,我察覺了他的企圖,立刻阻止他說:「你別過來,你說
過不會有別的想法的。」

  康勇站住說:「你轉過身,我看看你的後背。」我轉過身,把屁股衝向他。
「彎一下腰。」我彎了彎腰,把屁眼和他最鍾愛的陰戶向他展示著。我真的不知
道他什麼時候拿出了陰莖,他忽然抱著我的屁股就用他那根陰莖戳我。我驚醒過
來,做著反抗斥責著他,「你幹什麼?怎麼說話不算話呢?」但康勇執意要插入
進來,他用力地摁住我的屁股,終於把他堅硬的龜頭插進了我的屄�。這一刻我
忽然憤怒了,也不知哪來的力氣,奮力脫離了他,揚手就給了他一記重重的耳光!

  「啪!」聲音很響,把他打懵了,也把我自己打懵了。看著他捂著臉一臉的
驚訝,我忽然心痛起來,我真是瘋了,怎麼能這樣打一個深愛著我的男人!忽然
間,我的憤怒沒有了,代之以深深的歉意和無限的柔情。我愛憐地摸著他的臉,
「我打疼你了嗎?對不起,我真不是有意的。我看看,打疼了嗎?」

  驚愕之後的康勇慘笑了一下,說不疼,要不再打一下?「對不起。」我撲到
康勇的懷�,主動地跟他索吻,我想用我熱烈的親吻去撫慰它,補償他。

  康勇也以熱吻回應著我,他的手劃過我的乳房,一直落到我的陰毛之下,我
感到他的兩根手指探索了幾下,便將其中的一根插入了我的�麵。而我此刻已經
迷失了自己,禁不住也用手握住他那已經軟了的陰莖,撫慰著他,要讓他再硬起
來。

  這幾乎讓康勇認為,我願意跟他做愛了。他一把把我抱起,抱到了他的床上。

  我知道跟著會發生什麼,我的理智告訴我不能,然而我的情感,我的肉欲,
卻渴望著。當康勇脫光衣服伏在我的身上,龜頭抵近我的引道時,我仍然用我無
力的眼神看著他,輕輕地搖著頭說:「不要進來,勇,不要……」

  而當他插進來時,我沒有表現出一點的反抗。我一邊嬌嗔著他:「壞人,誰
讓你進來了?」還一邊熱吻著他,又好像是在鼓勵他。我下麵用力夾著他的陰莖,
他出去的時候,我感到強烈的空虛,而這種空虛又很快被他的插入填滿。陰道�
的漲、麻、癢,在一次次的抽插中,形成一波一波的快感,從快感的中心向周身
擴散。

  「老婆。」

  「嗯。」

  「叫我老公。」

  我搖了搖頭,這時我才想起老公來。我心�哀歎地說道:老公啊,對不起,
我真的不想這樣的,可是跟康勇在一起,我真的控製不住自己……

  康勇還在究根問底:「為什麼不肯叫老公了?」

  我說:「我對不起老公,不能讓他連這個稱呼也被你搶了去。」

  「真不肯叫?」

  「不叫。」

  康勇便猛烈地突擊起來。猛烈的抽插,令我的快感積累得更快更強,我幾乎
喘不過氣來。我一身癱軟著,像是砧板上的肉任康勇肆意折騰蹂躪,我忘形地叫
著,喊著,高潮在我的叫喊聲中就要來臨!

  突然,康勇停止了做愛,他把龜頭留在我的陰道口處,不再插進來。這一下
令我感覺極度的空虛難受,我睜開眼睛看著康勇:「怎麼了?」

  康勇凶狠地說:「叫我老公?」

  「不叫。」

  「那你走吧。」康勇欠起身子想把陰莖無情地拔出,我這時正要飄到雲端,
死康勇居然用這招要挾我,太可惡了。我用夾在他腰間的雙腿緊緊箍住他的屁股,
用力壓向自己,把他那根使壞的臭雞巴生生地壓回到我的屄�。

  我捧著他的臉,含情脈脈地問他:「你就那麼想做我的老公?」

  康勇說:「能做你一天老公,我就像做了一天的神仙,你說我想不想做你的
老公?」

  我親了親他,鬆開看對他的緊箍:「那你努力一點,把我操到高潮時,我就
叫你老公。」

  「我會讓你叫我的,我會讓你叫個不停。」康勇自信地答道,努力地表現起
來。短暫的停止,在康勇更為賣力的撞擊中,斷溝很快被填補上來。我的身體不
停地拱動著,乳房在胸前有力地蕩來蕩去,天哦,被康勇操得太舒服了,高潮又
要來了!

  「老公,老公……用力操我,老公操我……」最後的時刻,我毫無顧忌地頻
頻叫著老公,在我欲死欲活的叫聲中,忽然一道電流,酥麻地擊中我的脊椎,令
我一身僵硬地緊繃,我就像尿了似的,泄在我美妙的高潮之中。

  康勇也不失時機地奮力一射,令我的高潮更加完美。我緊緊地摟抱住康勇,
與帶給我快樂的男人共享著高潮的餘韻。

  我擦著康勇臉上的汗珠,帶著爽過之後的放鬆和感激,問著康勇:「老公,
累不累呀?」

  康勇喘息著說:「為了滿足老婆,再累也得累呀。」

  我陰道使勁夾了夾還插在�麵的陰莖:「我就沒滿足你嗎?」

  康勇嘿嘿說道:「和親愛的蘭雪老婆操屄,我每次都非常的滿足。」

  我親親拍著康勇的背說:「這還差不多,算你還有點良心。好了,我的檢察
長老公,該從我身上下來了,時間不早啦。」……

  原準備無論如何要拒絕康勇的,沒想到又情不自禁地做了一回他的妻子。這
要是讓老公知道,豈不氣得吐血呀!走在回家的路上,我還是覺得不要把這個事
情向老公交待了,為了不再刺激他的神經。老公對不起哦!

  回去以後,我還沒想好怎麼跟老公彙報今天找康勇的事,主要是沒想好怎麼
處理康勇送我的項鏈和戒指,實在是想不出好的辦法,最後還是決定交給老公,
讓他來做處理。

  晚上吃過晚飯,老公又進了他的書房。我拿著康勇送我的「結婚」禮物,把
我今天去找康勇,讓他把視頻刪除以及歸還戒指的事情都跟老公說了——當然隱
瞞了跟康勇做愛的事情——我十分無奈地說:「他堅決不肯收回這個項鏈和戒指,
說我送還給他是在打他的臉,我也沒有更好的處理辦法了,現在我把這個交給你,
由你怎麼處置吧。」

  老公卻不陰不陽地說:「他送你的東西,你就收好,好歹也是人家的一份情
意。再說,我也沒有權力處理他送你的東西。」

  老公這不陰不陽的話,真的聽來好刺耳,氣得我都想罵老公一聲混蛋。我氣
呼呼地拉開房間的窗戶,跟老公說:「你看到。」我拿起那兩個裝著項鏈戒指的
盒子,奮力地扔了出去。「這盒子明早就會被人撿走,現在好了,我跟他沒一點
糾纏了,你就不要再胡思亂想,無端猜疑了。你再跟我提離婚,你就不是男人。」
說完,我氣哼哼地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