瑛庭回憶錄—李教官篇

曉慧:運動神經差,稍嫌自卑,不像瑛庭般活潑開朗的天然呆,但擁有努力不邂
的拚勁!熱心助人的三次元撿垃圾女孩。邋遢女孩二號,是瑛庭最好朋友。因為
是兩個笨蛋…其實胸部比瑛庭大些…C cup  162cm   其實瑛庭才B+…

道妍:狐狸般的嬌艷,長腿女孩。有勾魂般的眼神。D cup 172cm

世靜:成熟氣質,鄰家女孩。笑起來很甜,個性成熟穩重。C cup  165cm

娜英:冰山美人,不苟言笑,卻常常一語道破。平時並不常笑的唇,微微勾起。
剎那風華,一笑傾城。同樣擁有一雙長腿。E cup  168cm

***********************************

高中的我,並不漂亮,皮膚被太陽曬得黝黑。頭髮綁著蝴蝶結髮帶。吊著馬尾走
路時候甩啊甩。

話說到高一那年,一次的軍訓護理課程,代課教官是一位李姓教官。在課堂上講
解女性生理構造與生理期時,不小心摔倒壓到後面做為示範模特兒的我。讓我和
李教官都紛紛受了傷。李教官說著傷到腰了,要女同學們自習;而我則是腳踝扭
傷。於是4位女同學就和力攙扶著我跟李教官進了保健室給護士阿姨擦藥。
女同學:曉慧、道妍、世靜、娜英

但其實,護士阿姨剛好不在,鄉下地方其實教師的人力都已經不足了,何況護士
呢。

『同學,謝謝妳們。接下來我們自己來就好。教官還是可以走路的……阿!』李
教官腰一個閃到。

『沒關係啦~老師和瑛庭都受傷了。我們可以幫忙阿。』曉慧熱心關切的眼神。

『嗯……李教官。曉慧說得沒錯。不然等等教官您又傷到腰怎辦?我們可以幫忙
就幫忙呀~』世靜勸說著。道妍與娜英紛紛附和。

『謝謝妳們∼』我敲感動的~>////<、

現在想想可能是因為帥哥教官吧。

『那妳們幫我們拿痠痛貼布和藥膏就好。瑛庭腳扭到了要推點藥。』開始分派指
令。

一陣翻箱倒櫃後,就是找不到酸痛貼布。

『找不到嗎?』教官詢問眼前四個小妞,身材各有魅力『現在小孩吃什麼長大的
?』暗自讚嘆著。『阿……不然,娜英,妳和曉慧兩個人出去買一下貼布。說李
教官說的就好,記得寫一下外出單。知道嗎?』……『那……世靜和道妍回去告
訴大家開始自習。世靜,記得管管秩序。』世靜是班長,於是她們兩只好悻悻然
回去自習了。

『瑛庭,妳哪裡扭到了?右腳還是左腳?』

『左腳。』李教官顧不得腰疼單膝跪了下去,拿了去瘀血的藥膏,褪下我的運動
鞋與襪子,幫我敷藥。

『這藥一邊敷藥一邊推,瘀血才會散開,妳看看妳。被我弄傷了,教官很對不起
妳啊。』教官一手捧著我的腳掌,一手揉著我的腳踝。讓我一直很敏感很害羞。

『沒有沒有啦。教官你不是故意的。教官您的腰還在痛,不要蹲著啦∼』我臉頰
瞬間發燙了,不知有沒有被看出來。

『沒事沒事。現在好點了,等等娜英她們拿貼布回來了貼一貼就好。』李教官一
邊揉著我的腳踝,一邊說著。

第一次被男性撫摸腳丫,真的很敏感,也害怕〝咖咖〞會有味道……。我越想越
手足無措了。怎辦∼>////<

李教官的一雙大手,沿著我的腳踝,慢慢往上推,推到小腿肚,長著硬繭般粗糙
的手掌溜上了我的大腿。『啊!啊啊…那個…』『啊?什麼事?』教官嚇到一雙
大手放開了我的大腿。

突然有種失落感…就像國三暑假那年一樣。該不會教官也想跟我玩〝那個〞遊戲
吧?可是哥說不行耶?☉////☉

『教官∼你的傷呢?還好嗎?我看看?教官你趕快坐下。』驚慌失措的我便從一
張病床跳跳跳著坐在李教官的病床身旁。

『教官∼我幫你看看∼你衣服掀起來一下。』臉上的潮紅還沒退去。

『這…好吧。妳幫我看看。』……教官起身趴上了病床。

因為坐著不好轉身,於是我和教官說『教官∼我跨坐在您後腿上好嗎?這樣比較
好幫你按摩。』教官愣了一下『好啊。那小心妳的腳踝喔。別碰疼了。』『好的
∼』我小心翼翼的撩起裙襬,因為當天是穿制服,因此有裙子。只隔著內褲和教
官的褲子就這樣跨坐在成熟男性的兩條大腿兩旁。然後將教官衣服掀起,沒看到
哪裡扭傷,也許扭傷腰本來就沒什麼外傷了,於是雙手就在教官的腰部揉揉。慢
慢的,揉得興起就開始按摩其他地方。

『啊。啊。謝謝妳。舒服多了。』……李教官舒服地說著。

過了一會兒。

『瑛庭,妳很會按摩啊。手勁兒很有力呢!我都快被妳按到睡著了,看來不用貼
貼布了。有學過嗎?』

『沒有呀。就常常在家也是這樣幫我老爸按摩。我老爸是辦桌的,中餐廚師。常
常會腰痠肩膀疼的,都要我幫他這樣子按。所以力道就慢慢練出來囉!』我已忘
記剛剛的害羞,開心地機哩呱拉講了一堆。

『好了∼好了。差不多了。啊∼離下課還有一段時間,瑛庭,妳教我怎麼按摩好
嗎?』

『真的嗎?我其實不太會按摩。半路出家啦∼』>////<

『哪會。很棒了好嗎!!我轉正面,妳一樣幫我按看看,正面我才看得到。』

『喔∼好啊。那我就試看看囉?』就這樣……被哄得一楞一楞的答應了。

我微微擡起臀部,讓李教官方便翻身轉成正面。教官的身材真的很壯碩,雖然已
然40歲,但感覺像我爸一樣強壯。可能……我有點戀父情結吧!還好我的力氣其
實是很大的,我給我爸按摩時都還是會叫痛呢。看來我使出渾身解數才能使李教
官哀哀叫了!我都已經忘了自己的腳扭傷了。

『阿∼舒服。再用力點。胸部這裡好久沒被按到了。瑛庭呀∼妳真厲害。以後哪
個男人娶到瑛庭那可幸福了呢∼』

果不其然,沒過多久,教官開始呻吟,我也被李教官吹捧到開心不已。雖然身體
壓在教官身上,只隔著兩條內褲和一條卡基褲子摩擦來摩擦去的。但早期對性觀
念不是很成熟的我,卻也不是怎麼地在意。畢竟……

『哪有呀∼討厭!』『啪!』『啊!痛!』其實我不是多漂亮的女孩兒,所以一
時被誇的欣喜不已。但在當時鄉下地方,漂亮女生也不多見,就剛剛那四個好朋
友而已。我也就算是比較瘦高的女生了,雖然也才160公分左右。嗯…我的身高從
國小後就再也沒有增高了。我重重拍了李教官的胸口一下。

『很痛耶∼瑛庭!妳都不知道自己力道多大?』教官吃痛的說。

『啊!?對不起啦…我不速故意的。』因為打痛了教官…覺得自己很不應該,我
本來就是個〝寬以待人,嚴以待己〞為目標的人,至於什麼時候開始這種想法?
我也不知道。這樣會很做作嗎?

『不管,妳講話還漏風?哈哈,我要懲罰妳。』可惡李教官一邊笑我講話漏風一
邊哈我癢!

『過分!李教官你怎麼可以…啊啊!不要!呵呵呵呵哈哈哈∼∼笑……阿∼不要
了……笑我辣!』李教官雙手齊下拼命的在我腰間與腋下呵癢。

『噓……不要太大聲。等等吵到別人上課。』右手舉起在我笑開懷的嘴上按著。

『嗚……口速教官尼……不……要再……弄……我怕……癢癢癢……嗚嗯∼』突
然走廊上有學校同學經過。見狀,我趕緊摀住嘴巴。但教官的手還是不停的在我
上半身與腰間不停的呵癢!

『噓……小聲些。瑛庭妳太皮了……應該要接受些處罰才行。』語畢。教官左手
持續對我腰間搔癢,弄得我『嗚嗚嗯嗯』不知該怎麼辦才好。另一隻手伸進我的
夏季制服裡,在我的32C(B+而已)乳房邊緣撫摸著!

『啊!?教官…你怎麼可以伸進去……嗯不…啊∼哈!不要∼癢啦……你手好冰
…哈哈哈啊∼等等等……一下……腋下不行∼∼癢!停一下∼求你……好癢……
不要了……嗚嗚嗚嗚……嗯……』我小小聲地求饒,但卻阻止不了左手也跟著進
來呵我的癢…

『不行唷!現在雖然倡導不能體罰!不過~搔癢不算體罰吧?堅持五分鐘~』教官
用訓兵的口吻說道。但另一方面卻開始左右開弓,右手早已撫摸道我的乳房,時
不時地劃過我粉色乳頭。

過一會兒,『嗚啊!教官你的手!在幹嘛!?』隨即一把抓下我左邊的小小運動
胸罩。教官粗糙的手掌就這樣直接貼在我的嫩乳上,五指成爪,將我的小奶子揉
捏著變形,『啊…好癢…可以不…要了嗎?』『什麼?還要嗎?』而後兩指一捏
,因快感而勃起的乳頭,就這樣被夾在李教官食指和拇指兩指之中!

鄉下地方的女孩,很晚才開始穿有鋼圈的胸罩。

『啊啊啊啊∼!不可以捏那裡!不要……會敏感辣!』這一夾一捏!從敏感的乳
頭傳來的快感!瞬間讓我將整個胸口夾緊,好似有一道電流從背脊迅速地傳到尾
椎!再從尾椎直搗下身經氾濫的蜜穴!

『嗯……癢∼好癢…身體感覺好…奇怪…不要了∼啊∼不要……不要……不要…
李教∼官∼嗯……啊……啊……嗯嗯嗯……要……要…停停停!要尿出來了!快
停啦∼∼啊!』教官好似完全沒聽到般,一直玩捏著我敏感的乳頭。

『噗滋……』噴水聲……這是我第一次漏尿。

〝呵呵呵呵呵……〞隨著乳頭傳來的刺激,我人生第一次朝吹了。滿臉潮紅地氣
喘籲籲。

『啊…尿…尿尿出來了!怎辦?』國三暑假那次就算一樣的舒服,也沒曾漏過尿
呀?當下隨即感到一陣的丟臉。

『嗚……』顧不了別的,只有委屈地一直哭了。

『啊!對不起…瑛庭。教官玩得太超過了。』教官擡著脖子,眼睛直勾勾地盯著
我溼答答的跨下發楞。一邊道歉。

『捏個乳頭就可以潮吹?這小妮子比想像中敏感!』教官心想。

『啊?教官…你的褲子被我弄髒了!怎麼辦?』我的尿水流上了教官的褲子,一
時間覺得是自己的錯了。一抽一噎的說著。

『噢!?這個?沒關係啦!倒是瑛庭妳這樣不行!』說話中,李教官雙手一撐,
坐起在病床上;再伸出手往我的制服裙下擺前進。

『教官你幹嘛?』我伸出雙手試圖阻擋李教官的進攻。

『喔。妳內褲濕啦∼我幫妳脫下來洗。穿著濕內褲對小妹妹不好喔!』語畢。仍
然強硬著不顧我的阻擋伸了進去。

『啊∼等等…那個髒掉了。不要脫…好嘛?』我哀求著。可還是拉著我的腰間小
內褲的褲頭,拉了下去。

『屁股擡起來,要幫妳脫了。』沒辦法。只好這樣,我兩手死命壓著制服裙襬,
不想讓李教官看到我溼答答的私密處。

『啊…來∼一隻腳伸起來。』於是我右腿擡起,脫了一條腿後,換了另一條腿。
雖然高中時的我皮膚曬成咖啡色,但裙子下的腿卻依然白皙。只有臉蛋稍黑而已

『嗯,好,乖。接下來我幫妳擦擦,都濕成這樣了!呵呵∼』李教官不懷好的笑
,而我卻傻傻的沒多想什麼。教官將內褲塞進被單下,然後伸手往病床旁櫃子上
的衛生紙抽了幾張。

『啊?不要再說了∼我偷尿尿的事情,教官不可以說出去喔!?知道嗎?』當下
只急著要滅口。噢不是,是求教官幫我隱瞞偷尿尿的事情。卻沒想要擋下再次伸
過來的雙手。反正無論怎麼擋,也擋不住吧。當下就是這樣想的。不過我還是害
羞的壓著裙擺,不想讓教官看到我的小妹妹。

『嘖!手拿開!這樣我沒辦法幫妳擦!』突然嚴肅的話語,讓我愣住,雙手也乖
乖舉起。

『跟妳說。妳這是潮吹。不是尿尿喔!?不用害羞!是正常反應。知道嗎?潮吹
就是女生高潮的時候,會有的反應。剛好,現在幫妳上上健康教育。』一邊講,
左手將我的制服裙拉起,右手伸了進去。

『屁股擡起來一些。』『嗯…』我乖乖擡起了屁屁。

『啊嗯∼!嗯∼』李教官右手一伸,隔著衛生紙,碰上了我的私密處了。我也相
應著呻吟聲回應。

『嗯…是嗎?教官?這…感覺…好怪。可是…我有過類…嗯…似的…嗯嗯港覺…
教官…你是在擦我…的那個?還…是在…亂摸…呀啊……』我開始語無倫次。李
教官前前後後一直地來回擦著我早已氾濫成災的小穴。

『喔?噢∼是啊!是在插…擦…瑛庭妳剛剛說?類似的?』李教官覺得事情不單
純。可教官的手也更不單純了,左手也偷偷地伸進了我的裙下,但不是摸我,而
是將我往後推些。『唰…』一個拉鍊的聲音。又將我的腰向前拉。

『那個…嗯啊∼就是我堂…哥…嗯啊…教官!要不要讓我把話說完啦?』李教官
右手一直來來回回摩娑著我的外陰道,刺激著小豆豆。敏感的陰蒂害我說話斷斷
續續的。

『就是國三暑假呀!我堂哥來我們家玩,爸媽都去餐廳工作了。哥無聊說想玩遊
戲,輸了脫一件。然後哥就拿出疊疊樂啦。抽積木那個。我實在對那個沒轍,玩
了一陣子就被堂哥脫光了。

只是,都是家人,而且夏天又熱死人了!這樣剛好涼快囉。

後來堂弟也出現了,三個人輪流抽。但我們三人都幾乎脫光光了,堂哥(阿緯)
脫的只剩一條內褲,堂弟(小健)則是甩著小雞雞蹦蹦跳跳。所以堂哥說要接下
來輸的要被摸身體。原本很抗拒一直說不要的呀!媽媽說不可以給別人摸身體的
。可是堂哥說,如果給摸了,就買我想要的娃娃給我。於是我就答應啦。然後被
摸了,覺得很舒服。就像剛剛教官你摸我這樣。也覺得很舒服。結束!』
相關劇情→http://spring4u.info/viewthread. … light=%2B%B7%A8%AEx

其實我隱瞞了些,因為太害羞了。

『蛤?沒了?那是不是後來這樣?』我專注於講話,一直沒發現教官在我的裙下
做了些什麼,只覺得癢癢的麻麻的。

『啊∼耶?那是什麼?硬硬的東西?』我伸出右手往自己裙下找那個呀在我外陰
唇縫穴口摩擦的東西!

『啊!?是那個?教官你也想玩遊戲?』我狐疑的歪了頭。

別問了。那年的鄉下,健康教育都拿來拚別的科目了。就算有教到身體構造的私
密話題也常常草草帶過。於是我真的不知道。

看第一章就知道了,我甚至以為男生的雞雞平常會縮進肚子裡咧!要用時再跑出
來!

『嗯。是啊?教官也想玩〝那個〞遊戲呢!』原來李教官早已拉下自己的卡基色
拉鍊,掏出了硬挺挺好久的肉棒。趁著我專注說話的同時,一直慢慢地來回摩擦
我沒有內褲包覆的外陰唇。

『真的嗎?可是…哥說不能讓別人對我這樣耶!?只有他可以。』我身體漸漸熱
了起來,肉棒毫無保留地貼在敏感處,這種感覺好美!好舒服。但卻還是有點怕
怕的。



『不會啦!那是哥想獨佔囉∼妳想,他給妳買東西才可以摸妳吧?如果別人沒給
妳東西,就摸妳不就虧大了?』『那教官也給妳買?好不?』說著,李教官仍然
微微晃動著臀部,用他堅硬又炙熱的肉棒,摩娑著我又開始溼答答的陰道與敏感
的陰蒂。

『嗯…真的?可…以嗎…嗯…哼∼∼好舒…服…教官∼∼你好厲害……嗯……別
……太敏感了……啊∼∼不要搖∼∼嗚∼噢噢噢……』利誘的可口,敏感的刺激
。李教官在我裙下的一雙大手,分別抓住我的骨盆,開始快速地前後搖晃!

『好好好……我答…應…就是…了……啦∼啊∼∼停∼』我快受不了了…趕緊求
饒。

『那,我要進去囉?』那時還不知道什麼是做愛,甚至以為親吻就會有了孩子。
因此一直拒絕親吻。←這是真的。卻早已嘗遍了性愛的美好。

李教官挪了挪屁股『瑛庭,屁股再擡起來一會兒。』『噢…好∼嗯哼…』我慢慢
享受著高潮的餘韻,微微顫抖擡起我的屁屁。

『噗滋……』李教官那根長18公分的肉棒,好似一條巨蟒,慢慢地朝密穴洞口
插入。我感受我的小陰唇先將教官的龜頭緩緩地吞沒,然後是整條炙熱的陰莖,
毫無保留的,被我的敏感肉穴吞了進去,直沒入底。

『嗯啊∼∼啊啊啊啊∼∼好脹!太…長了!太長了…嗯∼好…難受∼』感受那長
度跟硬度似乎與我堂哥不相上下,甚至可以說更粗,頭頭更大!

〝叩叩…〞〝喂∼瑛庭∼∼我們回來囉!〞門外傳來敲門聲!是曉慧那個笨蛋朋
友和娜英!她們買貼布回來了。

雖然,我不懂性事。但至少知道這樣很害羞!

『叫叫叫…教官!怎麼辦!她們回來了』我嚇得蚊子聲般地問教官,不知該怎辦
,愣在當場。

『糟糕!』教官也嚇壞了,畢竟如果被發現了,就準備失業或是入監服刑。

〝咯吱…〞保健室的門隨即被打開了!現在只剩下一簾布簾擋著教官與我。

『不要動!拿被子來蓋著。假裝幫我按摩腰部!』李教官權宜之計。可也是捨不
得肉棒抽出我的密穴包覆吧。

『嗯。知道了。教官也別亂動喔!』我也正在剛被插入的高潮中不能自己。馬上
拿了身旁的被子來圍住,遮住我與教官身體連接的私密處。

『喔∼妳們回來啦?怎麼這麼久?嗯∼還是有點不舒服。』李教官躺在病床上假
意呻吟著。

娜英與曉慧掀開布簾走上前,來到李教官病床左手邊。

『那個呀?我們去吃…嗚嗚嗚嗯…』『我們回去教室拿腳踏車鑰匙啦?騎腳踏車
比較快。』娜英及時摀住了笨蛋慧的嘴巴。後來才知道她們其實是偷溜去吃冰了
,才拖得這麼晚。

『那教官還好嗎?你們在幹嘛呀?』娜英問著。

『看也知道是教官腰閃到,瑛庭在幫他按摩呀!』曉慧自以為是的替我們解答。

『啊∼對啊!我看教官好像真的不太舒服。所以在幫他按摩!我手法很不錯的!
』我一抹紅霞般的臉一邊說著謊。

『啊∼一定很累,庭庭妳都流汗了!啊?妳臉好燙?頭也好燙!手也是!?有沒
有事啊?生病了?發燒了?』曉慧抽了抽剛剛旁邊的衛生紙替我擦汗。卻發現了
香汗淋漓的我,伴隨著滿臉的潮紅,和滾燙的身軀。

『喔∼這…沒事啦!就是妳說得那樣囉∼按摩到流汗而已!』我陰道緊縮了一下
,因為緊張。『噢!』李教官舒服地叫了一聲!

『怎麼了?』她倆異口同聲。

『快貼貼布呀∼教官你不是還在痛嗎?曉慧,妳幫他貼。』娜英指使著。

糟糕糟糕!不行拉被子。

『啊!那個…被子不要掀開∼』
『啊!被子不要拉∼』我跟李教官慌張地異口同聲。

說時遲那時快!
笨蛋慧根本來不及反應到大腦。
一個箭步,右手突進,一把抓住薄薄的被子〝嘩〞,給掀了起來!

『嗯?怎麼了?』笨蛋慧擡頭詢問。

『啊……沒事。』李教官頭愣愣地看著我們的下身處。原來還有我的制服裙子蓋
著。所以什麼也沒看見。

『啊∼瑛庭∼妳還不起來幹嘛?我要幫教官擦藥了。妳這樣臭腳擋住,我怎麼擦
?』靠!笨蛋慧推著我的腿說著!

『嗯啊!』我緊張得又夾緊了腿,與收縮陰道內壁。
『唔…』裡教官也強忍著肉棒被夾緊的舒爽。

這時娜英說話了『笨蛋慧!不要亂推,就是要邊按摩邊貼貼布才有效果。妳懂什
麼?』真的有這道理?我也不知道。可是在曉慧耳中,嗯。不疑有他。

『我…我還是起來好了。沒關係。』我想說,努力遮著,有裙子應該不會被發現
吧!?

『不行!』這次居然是李教官跟娜英異口同聲。
轉念想!也對!我一起身,李教官的肉棒就從我的陰道跑出來見人了!
他們面面相覷,只是一個看起來很舒服,一個緊張的表情。

『曉慧,妳就貼妳的。瑛庭妳就繼續按摩吧!弄完我跟曉慧先回去!』娜英這樣
說著。

『為什麼?幹嘛不一起回去?』笨蛋慧又發作了。

『怎麼這麼多為什麼,快貼!還有一節課。』娜英很少發威的。

『噢…好…』曉慧悻悻然回答。

我將身體向前趴,雙手壓著李教官胸口,慢慢地按摩著。

『唔嗯…不要動。』我小聲地對教官說。

教官卻偷偷開始上下挺動陰莖,進進出出我的肉穴。

『蛤?叫我不動?』耳力很好嘛…今天才知道。可惡的曉慧。Q~Q、

『喔∼不是妳!是教官亂動我沒辦法好好按摩辣!嗯啊∼啊∼∼』教官突然重重
地往上頂,害我叫了一聲,在制服裙下卻看不太出來。

『沒辦法呀!會痛嘛∼還不是瑛庭妳害的!』李教官狡獪地說。

『妳看∼教官都說了!妳還怪教官?=口=+』曉慧不以為然地說。

『曉慧妳…啊∼嗯∼婀∼∼∼不…不要動…婀婀婀ㄜ…婀婀婀婀婀婀…』教官又
故意亂動了!

劇烈的抽插下,使我的屁股一下小小的騰空,落下時重重地壓在李教官毛毛的大
腿上,下體間連接著一根18公分長的肉棒。夾緊的陰道壁,懷疑的目光裡,好友
的視姦,使我瞬間達到高潮,卻只能硬撐著發出〝ㄜ…〞的氣音。眼神瞇瞇著,
感受著高潮後的餘韻。

『啊∼好痛啊∼輕點∼瑛庭∼』教官把病床弄得〝嘎唧嘎唧…〞作響。還裝作疼
痛。

『好了好了。曉慧。我們先回去吧。』不知為何,娜英滿臉通紅地說著。

『嗯?好吧!那你們好好休息。瑛庭∼妳咖咖也扭到了∼等等自己貼喔∼我可不
想幫妳∼妳腳臭∼』曉慧白目地捏著鼻子說。

『什麼!?哪有…腳…嗯嗯嗯…臭…』下體的舒嘛,只能勉勉強強擠出幾個字。

〝啪〞『啊!痛!幹嘛啦!?』娜英狠狠拍了她的頭。

『走啦!那教官,我們回去上課了喔?』娜英臉色緋紅地。

『嗯…妳們要走啦?好∼我已經要世靜她們回去要同學自習了。』教官稍稍停下
腰部的動作說道。

『嗯∼教官掰。瑛庭掰。』娜英揮手往外走去。
『教官掰。瑛庭掰。瑛庭不要裝病啦∼啊啊啊∼痛啦∼娜娜∼拉我頭髮幹嘛∼』
笨蛋慧又…耍白目。被娜英拖出去了。

『她們出去了耶?我們繼續?』李教官嘴角上揚,偷笑我剛才的羞恥行為。

『我不要了!給我起來∼』我生氣到眼角含淚!擡起屁屁想要脫離肉棒的緊箍,
下來病床。

『ㄟ嘿!』李教官仗著力量優勢,雙手咻地向前抓住我的骨盆,不讓我起身,再
度往下壓!

『嗯啊∼!不要∼!』我兩隻手分別抓住教官的大手,想制止下體繼續抽插的動
作,卻檔不住教官的力氣,與快感的侵蝕。

『喝喝喝喝喝…好緊…妳的陰道夾得我快受不了了!喔∼喝喝喝喝喝……舒服嗎
?庭庭?』李教官發狂似的用肉棒撞擊我的陰唇,上下抽插著。

『噢噢噢噢噢…噢…不要……停…啦…嗯嗯嗯啊啊啊啊……好脹啊∼教…官你雞
雞更…大…更硬了…嗯…好舒…服……』我放開聲音歇斯底里地呻吟著。

『嗯…啊啊啊啊∼∼啊∼∼我想尿尿了……停…停停下來…嗯啊!噢…』蜜壺裡
似乎有大量的淫水,即將噴發出來。

『喝喝喝喝喝…把裙子拉起來∼我要看看庭庭妳尿尿的樣子!』教官殺紅眼的說
著。

『嗯…好…噢…嗯啊嗯∼嗯嗯嗯……』我聽話的勉強控制自己因快感而顫抖不已
的雙手,慢慢將制服裙撩起。現下我整個下體,連同稀稀疏疏的陰毛,插著肉棒
的陰唇,通通映入李教官的眼裡。

『噢?庭庭?妳還沒有長毛嗎?淫水流的好多呀∼』教官邊抽插著我的肉穴邊問
我。

『啊嗯…啊……有…有啊…嗯啊嗯嗯嗯嗯嗯……一點…點…而已…』快感一波波
襲來,我漸漸地失去了意識,胡亂答應著。

『嗚喔喔喔喔喔……啊∼教官你幹嘛?』教官騰出一隻手,開始解我的制服鈕扣
,探了進去,開始揉捏我的胸部。乳球上感受著教官粗糙的大手,如同剛剛被教
官搔癢時趁機偷捏的感受一樣。舒麻感頓時流竄全身,直至腳趾。

『啊唔∼不要捏∼太…麻…了…嗯哼…啊∼停下……拜託……』麻癢的感覺越來
越大,腳趾也緊緊內縮。淫蕩的呻吟,伴隨著兩條肉體間的拍打〝啪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我與教官完全沈浸在官能的慾望中擺動身軀。

『等等…嗯…那裡不可以!唔∼別捏…頭頭…嗯…太刺…激了…嗯啊∼不行了!
要尿…真的……這次是…真…的要尿出來辣啊啊∼唔嗯嗯嗯嗯啊啊啊啊啊∼∼』
我馬上擡起臀部,雙手向後撐著病床。蜜穴離開了教官的肉棒,卻迎向了教官的
臉。〝噗滋滋滋滋……噗∼噗噗…滋…………〞我又再度漏尿了還噴了教官滿臉
。兩條蜜大腿不停地抖動,私密處的舒麻讓我全身無力。

『嗯嗯………』我虛脫無力的趴上了教官的胸口。微微呻吟。

『哇!庭庭妳噴的我滿身滿臉!』李教官驚訝的說。

『嗚哇∼∼我又尿尿了!嗚嗚嗚……』那時還不知道這只是潮吹。跟尿不同,只
是覺得很丟臉。馬上就羞愧地哭了出來。

『啊!不是啦∼這不是尿喔!教官沒有怪妳。放心。』教官挺起寬闊的身體坐起
,雙手將我抱進懷裡,拍拍我的背安慰著,並抽了張衛生紙給我。

『真的嗎?不要騙我喔!』我輕輕推開教官,接過衛生紙,擦了擦眼淚。

『真的∼這是舒服才有的表現而已!這是護理常識喔∼!不信,我在幫妳弄一次
?』語剛說完。『什麼啊?啊∼』〝噗滋…〞教官趁我擦眼淚的同時,往我的陰
唇插入了兩根手指。中指跟無名指。接著劇烈且快速地抽插,在我的陰道裡翻攪
著!

『嗯…嗯…啊…不……不要……不可以……用手……快拔出來……噢∼∼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我又要尿尿了…我要尿尿…停…停停停停停下來…嗯
啊!噢…』位於陰道口上面一點點的地方,我感受著李教官粗糙的兩根手指在我
的陰道裡,一直一直往我的小腹方向摳著。這種感受又比捏頭頭和剛剛肉棒的抽
插噴出的快感又有一點點不同。因為手指抽插的頻率是肉棒抽插的兩三倍速度,
摳的地方又是敏感的G點(長大後才知道),我知道我又要漏尿了…。

『嗚啊∼∼』〝噗滋……噗噗噗噗…滋…噗噗噗噗噗…〞噴濺淫水聲與陰道收縮
發出的空氣聲,讓整個保健室裡充滿著淫糜的氣味。自然…病床上與教官身上也
都溼答答的了。我漸漸地失去了意識,衣衫不整的制服,裸露在外的乳房,又貼
在教官的身上。

『瑛庭?庭庭?沒力了?還好嗎?那,我插入囉?我還沒出來呢?』教官挪了挪
我纖細的身軀,扶著肉棒,在我的小妹妹上先摩呀∼摩擦著。然後插入。

『嗯…什麼?』頭很暈。『唔…還要玩?嗯嗯嗯……』感受著肉棒摩擦小豆豆的
舒麻。『嗯嗯嗯啊…又進…來…了…好脹…噢∼好脹……唔嗯嗯嗯嗯嗯啊啊啊啊
』教官的肉棒仍然堅挺著插入了我的陰唇,賣力的前後擺動粗腰,我與教官互相
擁抱著,感受彼此的溫度,繼續玩著禁忌的遊戲。

『教官…停…啊啊啊啊……真的不…行了…停下…拜託…拜託…受不了了!快壞
了……』我激烈哀求著,教官也愈發激烈的操著我的肉穴。

『庭…我…也要射了…妳說…妳堂哥射哪?喝喝喝喝…』李教官快到臨界點。

『嗯嗯嗯…裡…裡面…哥…就直接在…嗯嗯嗯……裡面尿尿……』

〝啪啪啪啪啪啪…〞之聲不絕於耳。

『喝…真的!?那我也在裡面!喝喝喝喝…啊!』李教官激烈的抽插下,高潮前
的最後衝刺,白濁的精液直接灌進了我的陰道內!

『嗚嗚嗚嗚嗚……嗚啊∼∼啊啊啊∼∼∼』迎來的第四度高潮,加上精液的噴濺
,使我全身痙攣,昏了過去。

〝答答答答答…〞泛黃的尿水止不住地滴落在地板上…一部分白稠精液混雜尿水
則沿著我的大腿滑下。

***********************************

『瑛庭…瑛庭…喂∼起來囉∼大家都要回家了。』『唔…?什麼?』耳邊傳來曉
慧關心的叫喚。但我很疲憊,剛剛跟李教官玩了和堂哥一樣的遊戲。實在起不來
,眼皮很重。

『咦!?等等…我會不會被看光光了?啊!?怎麼辦?完蛋了…』我兩眼瞪大。
一想到剛剛發生的事,神智頓時清醒不少。

『吼∼叫妳好久都不理我。妳在不走我們就先回去囉?』曉慧正在抱怨著,我的
頭還有點暈。伸手摸了摸腦袋晃呀晃。

『妳還好吧?怎麼感覺好像很累?是不是生病了?』世靜滿臉寫滿了擔心的說。

『瑛庭,快起來吧∼我們要回家了∼』道妍催促著。

『這…我發生什麼事了嗎?教官呢?』這時我才看清楚,我身上的衣著都穿得好
好的,身上蓋著被子。

『教官剛剛回來說妳好像感冒不舒服了。所以放妳一個人在保健室休息。要我們
下課後再來叫醒妳,帶妳回家。知道嗎?』娜英如同以往,不苟言笑的朋友。

『黑啊!快起來吧!要回家了。難道頭還痛著?』曉慧伸手摸著我的額頭。

『難道剛剛發生的事,都是我在作夢?』我思索著。

『嗯。好啦∼我起來了。曉慧∼我∼沒∼事∼走吧∼回家!』我爬起身體,準備
下床。

『嗯!?奇怪?下體怎麼涼颼颼的!?內褲呢!?』我嚇了一跳,我內褲就這樣
不見了!?

『這不是夢?被李教官帶走了?啊啊啊∼怎辦?』原來剛剛發生的事情並不是夢
,而是真實存在。

『妳怎麼了?』世靜看著發楞的我問著。

『喔∼沒事∼我們走吧?謝謝妳們來叫我∼』回家的路上,我只好努力壓著制服
校裙,不讓光溜溜的下體走光見客。

※※※※※※※※※※※※※※※※※※※※※※※※※※※※※※※※※※※
李教官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