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我又要

第一回

  「父是英雄子好漢」,但父是色狼子是甚麼呢?

  清末民初時,揚州斬了采花大盜王發,這個王發專劫富豪,很多時偷了錢還不止,還要將富豪的少妾、女兒姦汙。

  得罪了「有錢佬」,日子自然不好過,揚州十大富翁,各自出一千兩銀子,追擒王發。

  重獎之下,必有勇夫,於是王發在一個夜晚想劫李財主時中伏,手腳筋被挑斷,官府審了兩堂,就將王發斬首!

  王發死了,但他留下遺腹子,他曾和城中名妓玉香有路,令玉香大了肚。
  妓女大了肚,自然在妓院產子,王發的兒子是跟玉香姓的,叫蔡宗。

  蔡宗出生後,玉香的客人多了,照顧兒子的工作,就由妓院的鴇母、龜奴來做,轉瞬間,蔡宗已經十七歲。

  玉香二十歲時生下他,她今年雖然三十七歲,算是老妓,但嫖她的恩客,仍有不少。

  這晚初更。

  「哎……哎……哎……我不成啦……呀……你……你丟得這麼入……呀……」玉香婉轉的呻吟起來。

  「吱、吱」床板不斷搖動,吵醒了睡在隔籬房的蔡宗。

  他輕手輕腳的爬到母親房門前,從門縫往內偷看。

  「嚇!」蔡宗一看之下,就捨不得移開眼。

  玉香是—絲不掛的,兩只大奶子左右的垂下,她粉面泛紅,鼻尖上冒出汗珠,雙眼翻白,喉內像喘氣—樣,呼吸急速。

  在她身上,伏著一個精壯的大漢,他將玉香兩只小足,夾在自己腋下,雙手兜起她屁股,一根黑柴就在她的牝戶內出出入入。

  「哎……噢……你丟死人啦……呀……呀……」玉香的腰肢不斷往上挺來迎合。

  「騷貨……你十分多淫水……哈……哈……」大漢露出滿口黃牙,他的黑柴,正九淺一深的捅在她啡啡黑黑、陰毛蓬鬆的牝戶內。

  大漢的動作,看起來是老嫖客,他—點也不急,九淺一深的抽送,令得玉香「哎哎……呀呀」的叫。

  「來,換個姿勢!」大漢放下玉香雙足:「來,你扮狗乸!」

  他拍了拍她的屁股。

  「你呀……真是多花招!」玉香向他拋了個媚眼,她馬上將身子翻過來,屁股朝天。

  「張大點兩腿!」大漢拍了拍玉香的屁股。

  玉香白雪雪的屁股中間,有一條紅肉罅。

  她的牝戶滿是汁液,剛才大漢的抽送,令她的白帶也給掏了出來。

  加上她陰道流出來的淫水,混和了白帶後,弄得屁股罅濕滑滑的。

  蔡宗看到大漢的黑柴,大約有六寸長。他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的陰莖。
  「我的東西只有五寸,比他的小!」蔡宗的陽具已經勃起發硬,他忍不住握著自已的肉棒。

  大漢握著他的黑柴,朝玉香的牝戶又是—捅。

  「哎……哎……呀……呀……」玉香又是—陣呻吟。

  「啪、啪」大漢的抽送加快了,他的肚腩擊中她的屁股,發出清脆的響聲。
  「哎……哎……好勁……我……我的肉呀……」玉香像哭似地,不住的呻吟。
  「我就是要你反唇!」大漢扶著她的屁股,加快再加快抽送。

  玉香雙手抓著床單:「我不成啦……哎……」她一邊呻吟,一邊將屁股往後頓。

  蔡宗看到這�,他的褲襠已經隆起,他亦受個了,他急忙爬回房。

  蔡宗用手握著自己的肉棒,上上下下的挺動。

  他拉動了二十多下,覺得不夠味,於是改為用手指,輕輕揩擦自己的龜頭。
  「這頭好嫩呀……」蔡宗的手指,揩擦得幾下,突然有陣陣快感。

  「呀……呀……」他只感到一陣甜暢,身子打起冷顫來。

  「嗚……放……放炮了……」他用手握著陰莖,只見龜頭射出白漿來:「射……射了……」

  他射出來的白漿,噴得很高,直噴到上蚊帳的頂部,粘在那�。

  他打了幾次冷顫,後尾噴出來的白汁,已射不起,流在他的肚皮上。

  「好舒服!」蔡宗大字形躺在床上,他用手指揩了些白汁,放到鼻子前去嗅嗅。

  「有點腥味!」他見到精液弄汙了衣服,慌忙爬下床,想找塊布去抹。
  但在這時,隔壁他的母親玉香,卻叫得震天的響。

  「呀……呀……我不成啦……大爺去了吧……呀……呀……我反唇啦……哎……哎……」

  那大漢的獰笑聲:「做雞怕鳩大?我…我還可以多插五百下呢!」

  玉香似乎很「痛苦」,她不斷求饒:「哎…大爺……我……我下邊沒有水了……已……已經乾啦……再插……好痛……」

  大漢獰笑:「媽的,你又扮嘢!喂……喂……你……呀……呀……」

  這樣的對白,引得蔡宗連衣衫上的穢液也不抹了,他趕緊爬上房,到門罅去偷窺。

  蔡宗只見到那大漢已將陽具拔了出來,狠狠的塞入母親口�。

  而玉香呢,就張口用力「嘬著」,一臉肉緊。

  「呀……呀……」大漢雙手扯著玉香的秀發,他身子抖動起來:「沒……沒有了……」

  玉香的口角流出一道白涎。

  他在她噯曖的口腔內射精,這感覺比在她牝戶內發放來得強烈。

  玉香將他射在口內的精葉了出來。

  「媽……把這些東西吃進肚�……」蔡宗看得傻了眼。

  那大漢射了精,直挺挺的營在床上回味。

  玉香爬下床,一邊找褻衣褻褲穿,一邊找布抹口角。

  「舒服了?」她媚笑:「大爺你 睡一會,我去方便方便!」

  大漢淫笑:「玉香,你這一招果然利害,吸去我不少精!」

  「唷!大爺,你的肉棍子這麼粗長,頂到人家小肚子去,我……我要找藥油止痛呢!」

  玉香一邊說一邊披上衣衫,準備出房。

  蔡宗不敢逗留,趕緊爬回自己的小房去。

  玉香搓揉了幾下肚子:「正一莽漢,好彩老娘還識兩招,亂插亂頂,肉來架!」
  她一面輕聲的罵,一面走去茅廁……

  「他這麼利害,為甚麼我沒有弄上幾下,就射得一肚子是精?」蔡宗有點自傀不如。

  「妓院不是有幾個嫩貨嘛,我……我可以找她們玩玩!」蔡宗躺在床上,又亂想起來:「最近給人開了苞的小琴,就不錯嘛,和我差不多,如果找她……」
  蔡宗一面想,手很自然又摸往自己的肉棒子來:「我……我這寶貝,幾時才有人家的勁?」

  他摸得兩下,覺得陰莖又開始勃起來。

  隔籬房�,又傳出淫聲浪語來。

  「呀……呀……你……你吮我的奶……不要咬……哈……哈……你做我的兒子,要飲奶奶……」玉香小完便,冉回到房,那大漢已急不及待,把她按到床上要啜奶。

  「嗚……三兩銀子渡夜資,老子不吃白不吃!」大漢含糊的叫了兩聲,然後「嘖、嘖」的吮起玉香的奶子來。

  蔡宗對母親的奶子自然十分熟悉。

  他自小就捧著玉香的奶來吮,依稀還記得,那乳頭會流出甜甜的汁液來,他吮到五歲了,玉香才不給他餵奶。



  「媽的,人奶都給我喝光了,我母親無奶汁啦!」蔡宗想笑隔壁的大漢傻。
  但玉香這時又呻吟起來:「哎……不要咬……哎……你……你吮得夠勁……哎……我乳頭的皮部甩出來了……哎……」

  她似乎探手去摸他的陽具,但他大漢剛泄了精,似乎還未恢復。

  「嘻……你還是硬不起來,哎……」上香淫笑:「不過,我的乳頭給你吮到硬啦!」

  「嘖……嘖……嘖……」大漢仍是瘋狂的啜奶,他沒有回答。

  蔡宗聽了那麼久,只覺渾身起了雞皮,他掩著耳朵:「每晚都聽這些,悶死了!」

  他迷迷糊糊睡了。

  玉香呢,給客人撲了二鏤,差不多二更才入睡。

  她沒有過來看看兒子,以往蔡宗年幼時,她每晚都跑過來看看他,替他蓋被子的。

  但蔡宗十六歲後,她就很少每晚看他了。

  「我……我明天就去找小琴玩玩!」蔡宗在夢中,也是這樣對自己說。
  在妓院中,男女的關係很隨便,加上蔡宗又成長了,生得樣子不俗,有些妓女還想開他的苞呢!

  不過,玉香不許兒子和老妓有關系,但兒子和妓院的「雞花」(買回來養,大了就安排客人劏雞的雛妓)玩,她就沒有管得那麼嚴。

  這晚渾渾沌沌的過去了。

  第二天早晨,蔡宗仍未忘記母親的淫聲浪語和自己的早洩。

  妓院早晨,是特別靜的,通常妓女和嫖客要睡到中午才一一送別。

  所以蔡宗早起,就有得「食」。

  因為,他看到穿素服的小琴。

  (妓女被客開苞後,妓院會將客人的姓名,寫到神主牌上燒掉,這樣表示雛妓的第一個男人已「不再」,她變成「未亡人」,以後就可以接客,這些妓院的老例,清末民初時,仍然十分流行。)

  她有著一頭烏黑的秀發,白嫩嫩的頸,纖幼的腰肢,修長的玉腿,小琴這一切,都收藏在素服內。

  「早!」蔡宗見到小琴在花圃摘花,他鼓起勇氣去招呼。

  小琴有點怕羞。

  她知道他是玉香姨的兒子,妓院中人對蔡宗——妓女的兒子都不看好。
  「他長大還不是做龜公!」

  蔡宗色迷迷的望著小琴。

  「不要老跟著我嘛!」小琴白了他一眼。

  「小琴,我……我很喜歡你!」蔡宗鼓起勇氣。

  他突然沖上前去,一手摟著她的纖腰,在她白嫩的臉上就狂吻。

  「喂……你……不要……」小琴被一個老鹽商開了苞,對男女的事已懂,她知道他要什麼。

  老實說,姐兒愛俏,蔡宗又是青年,在妓院�,撲一次又不是大不了的事,小琴被蔡宗摟住,很快他的厚唇就吻在她的朱唇上。

  「哇!」她張口輕叫,但蔡宗本能的,就將舌頭塞進她的口內,去攪她的舌頭。

  「嗚……喔……」小琴只感到,他大口大口的吸吮著她的口涎,她變得渾身沒有氣力,給他推到牆邊,靠在牆上。

  他不停啜她的櫻唇,一只手就掀高她的裙子,去摸她的三角地帶。

  「不……不……」小琴掙扎,她一手推他,一手拉住褻褲的褲頭帶。

  蔡宗的手雖然隔著一層薄薄的布,但他的手指已觸到她灼熱隆起的陰戶。
  小琴雖然給人開了苞,但兩片陰唇仍未翻過來,在牝戶中間,仍是一條小小合著的肉罅。

  「不……不要……」小琴發出蚊般的叫聲。

  「我……我要你……」蔡宗的手指,上上下下的摸在她的肉罅上幾次,他感到一種黏黏的滑液滲了出來,浸過那層薄薄的布,弄濕了他的手指。

  蔡宗更加亢奮了。

  他的手指,不再限於上上下下的撫摸,而是伸長手指,篤在她的肉罅上。
  「喔!」小琴渾身發抖,整個人軟了下來,她兩手不再抵抗,而是伸到蔡宗的背後,緊緊地摟住他。

  原來蔡宗剛才陰差陽錯,他的手指上上下下的亂篤,剛巧篤中的陰核。
  小琴的陰核是十分敏感的,被他的手指篤中,她自然全身發軟。

  她伏在他肩膊上,兩眼眯成—條白綫,口�呼吸緊促… …「不……不要……」
  她口�雖是這麼說,但蔡宗已握著她的褻褲褲帶,用力一拉。

  她的褲子褪了下來。

  他的手伸進去,握住她灼熱的陰戶,生怕她會飛定似的。

  「鴇母罵我的……」小琴像是發夢—般,不住的低叫。

  「不要怕!」他將她抱起,飛快的走回自己的小房內。

  妓院的人睡未醒,這對俊男美少女才有機會偷歡。

  蔡宗學那大漢的功夫,先將小琴的衣服剝了個清光,他自己亦脫得赤條條的。
  他將被子拉過來,弄成一團,塞在小琴的屁股下。

  她兩只乳房是圓圓的,小小的。

  他一只手就可以握住一個。

  她閉上眼,一任他施為。

  「好美……好美啊……」蔡宗淌下口水來,淌到她的肚皮上。

  她牝戶上的陰毛是疏疏落落的,而她兩粒乳頭,就尖尖的凸起。

  兩粒乳頭像兩粒小黃豆一樣,是鮮嫩的粉紅色。

  蔡宗像那大漢,俯頭就啜她的奶子。

  「呀……呀……不……啊……噢……」小琴呻吟起來。

  她的呻吟聲,帶來更多的刺激。

  蔡宗的陽具已經勃起發硬。

  他將龜頭頂住她的肉罅,上上下下的亂挺了多下,但就是不得其門而入。
  「我找不到入口!」他心�一急,就剛手指去亂搔。

  這樣,小琴兩腿自然張大了。

  他終於摸到,那風流洞穴,是在牝戶最下方。

  他握著自己的肉棒,用力一頂。

  那龜頭頂開陰戶的嫩肉,一直往內�鑽了進去。

  「噢……呀……」小琴已急不及待,亂挺屁股來迎。

  「爽……爽……」蔡宗只感到,肉棍被嫩肉緊緊的裹著,他一寸又一寸的,將五寸的陽具,全插了進去。

  留下的,只有他那個脹鼓鼓的陰囊。

  「好緊……好澀……」蔡宗挺了三、四下,就感到一陣甜暢。

  「你……你……」小琴叫了起來。

  她感到插在自己牝戶內的陽具,不斷抖動,而他全身就發抖。

  一陣暖暖的精液,噴了出來,起先的,射得十分勁,直擊中她小巧的子宮。
  「我……我太快了……」蔡宗叫起來。

  他想起犬漢狂抽母親時,是一招又—招花式的更頂,但自己呢,插了進去,抖了幾抖,就射精了。

  他伏到她的玉床上,氣喘喘的。

  小琴張大眼,一面茫然。

  「你……你太快了!」她有點幽怨。

  「我……我很快就可以再來!」蔡宗的陽具,迅速在她陰戶內變軟、變小,然後滑了出來。

  他想將肉棍插在她牝戶內,直到第二次發硬的,不過,陽具就是不爭氣。
  他不能將軟縮的陽具再塞入她的陰道。

  他伏在她的乳房上,不斷地喘氣。

  「我要走了!」小琴輕輕地推他:「不然鴇母找不到我,那就麻煩了!」
  「不怕!」蔡宗還想她多留—會。

  但就在這時候,外面傅來人聲:「小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