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母,你的心在墮落 (1~18) (34/34)

(十七)(綠媽系列)
  
  「對,就是這樣。用點心舔,不要爬的這麽強硬。要像一隻發騷的母狗一樣
。對對,跟上,跟上。」

  在陳塵家的金碧輝煌的大客廳�,母親,陳露和陳塵三條母狗圍成一個三角
形。

  彼此舔着前面母狗的騷穴上抹着的蜂蜜水。

  就這樣相換轉着圈,爬到站在一旁的陳一的面前的時候,都會被陳一用毛筆
沾着蜂蜜水在自己的私處抹上一筆。

  我坐在一旁的,時不時的指導一下陳塵的動作,神态。

  還讓陳一重點照顧陳塵,毛筆頭都是稍微按進去一點的。

  也特别的吩咐了在她後面的陳露,那小舌頭也特别的賣力的伸進去舔。

  剛開始的時候,陳塵表現的很抵抗。

  非常不願意在自己兒子面前讓自己屬于性奴母狗的一面這麽直接的展示出來。

  隻是這種脆弱的防線在深愛兒子的母親身上,實在是太好突破了。

  隻要陳一還對陳露有着那種扭曲的愛情,這種死忠的奴仆來說,任何命令都
是沒有問題的,哪怕當着自己母親的面去割腕自殺。

  被吓壞的陳塵帶着對陳露和我的仇恨,終于認清自己兒子的偏執和瘋狂。

  更加在自己淫蕩本性漸漸被我調教出來後,從内心�承認了自己這個小家庭
的破碎和兒子陳一從此堕落的事實。

  唯一能夠爲自己兒子做的,可能就是盡可能的讓陳露對自己的傷害減少。

  盡可能的讓自己兒子能夠幸福的過完這一生。

  哪怕是在一個美夢。

  哪怕兒子親口說出隻要陳露那個狐狸精也不要媽的話來。

  在剛開始的不自然,不習慣和反抗到現在的一到自己兒子面前就主動的翹起
圓潤的翹臀,雙手掰開小穴讓自己兒子的的毛筆頭插入自己的騷穴�。

  「兒子主人,騷母狗媽媽的膝蓋好疼啊∼」

  母親對我撒嬌到。

  「好拉好啦,那你過來給我吃我的大雞吧。算是我對媽媽你的補償啦。你們
兩個..陳一你加入進去。你給陳露舔B,陳塵給陳一舔睾丸..哈哈∼有趣,
有趣。」

  我想了想,大笑的說到。

  母親握着我的大雞吧,輕輕的拍了拍,然後溫柔的說到「調皮,老是想些奇
怪的東西。」

  「哪�奇怪了,這叫給他們一家人培養感情,母子,婆媳,夫妻,啧啧,這
關系,好親密啊。媽,你說是不。」

  我摸着母親的臉蛋問到。

  「是呀,是呀,大雞吧兒子都是對的。騷狗媽媽的兒子是最棒的,說的都是
對的。」

  母親媚眼如絲的看了我一眼,然後低頭含着我的大雞吧開始吸允。

  那邊的陳一和陳塵都停了下來。

  陳一面露難色,陳露在一旁闆着臉說着什麽,陳一低頭聽着。

  而陳塵卻看向我說到「你别太過分了。你想要怎麽樣玩我都可以,但是别讓
陳一這樣。剛才那樣已經是很過分了。「那你還不是最後屁股越翹越高,叫的越
來越大聲?别裝了,你看我跟我媽一起,多快樂?媽,你喜歡舔兒子的大雞吧嗎
?」

  我不屑的回擊陳塵,然後問到母親。

  咕叽∼咕叽∼波∼聽到我的問話的母親,不舍的快速的吞吐了幾口然後将大
雞吧拔了出來說到「當然喜歡啦,媽媽最喜歡就是大雞吧兒子的大雞吧了。真好
吃,兒子主人,騷狗媽媽下面的嘴巴也想吃大雞吧...求求大雞主人了∼」

  母親機靈的借着東風。

  「嘿嘿,媽,你可真狡猾。不過我喜歡。」

  我讓母親背靠在我胸膛,雙腿站在我的大腿上分開。

  我的位置正好面對着陳塵三人。

  「哦∼哦∼好粗∼啊啊∼絲∼哦哦∼好厲害∼啊啊兒子∼啊啊兒子的大雞吧
∼啊啊哦哦∼母狗媽媽愛死了∼啊啊操∼啊啊操我∼啊啊操母狗媽媽的騷B∼哦
哦∼嗯嗯∼哦∼」

  母親的耳邊響起我的悄悄話來,配合的說着亂倫的淫話。

  陳塵沒有正面看着我和母親,但我知道她的注意力一定在我這邊。

  「嗯嗯∼哦∼大雞吧∼啊啊兒子的大雞吧∼啊啊∼太厲害了∼啊啊好粗啊∼
哦哦好大啊∼啊啊∼哦哦母狗媽媽下輩子也要做兒子的性奴母狗∼∼哦哦」

  母親開始真情流露了。

  母親的嫩穴在我的大雞吧的抽插下,帶動着淫水滴答滴答在滴落在地闆上。

  我對陳露使了個眼色,陳露心明的爬了過來。

  真的像狗一樣舔着地上的淫水,又擡頭舔着在母親騷穴�進進出出的大雞吧。

  圓潤的屁股翹了起來,回來擺動。

  「陳一,快不快過來給你的老婆舔B。」

  我又對陳一說到。

  早已麻木的陳一機械的聽着我的命令。

  但是爬在陳露屁股後面的時候又變得非常的溫柔,看着陳露的騷B就好像看
着陳露的臉一樣,異常的溫柔。

  陳塵看着兒子的舉動,知道兒子是默認了我的命令,對于亂倫這個道德的障
礙或許早已不存在了。

  是在房間�被迫給兒子口交的時候,也可能更早,在自己被吳磊父子輪奸的
時候。

  陳塵低下頭,思想在做着鬥争。

  内心好像被劃開一樣,一半冰,一半是火。

  能将兩種痛苦緩解,融合的也隻有兩腿之間濕漉漉的秘密花園了。

  「還在猶豫什麽,放棄那些所謂的亂倫觀念,女人的陰道給誰操不是操?肥
水不流外人田,給自己兒子操,給自己兒媳舔,有什麽不好?大雞吧是女人幸福
的根源。做我的性奴母狗。我帶你進入性愛的天堂,女人的天堂。」

  我給陳塵洗着鬧。

  「是啊,婆婆,快來主人的胯下。隻有主人才會給我們女人快樂。隻有主人
的大雞吧啊才是我們女人最終的歸宿。」

  陳露也幫腔到。

  「媽,你...你就..就答應了吧不然陳露不高興,我也不快樂的。也隻
有得到你的祝福,我和陳露才是最完美的幸福了。」

  陳一說着陳露教給他的話,雖然不情願,但對于母親失望麻木,對于陳露的
愛,說一說,似乎也沒有那麽難。

  特别是說過之後更加肯定。

  「你之前吃的兒子的大雞吧的時候,也沒見你這麽裝啊。趕快來享受你兒子
的大雞吧。你看那根大雞吧,直挺挺的,孤零零的在哪�,沒有女人去舔,好可
憐啊。」

  我繼續給陳塵洗腦。

  「陳一,你去幫一下你的媽媽,帶她到天堂來。如果你帶不來的話...」

  我沒說完的話,陳一是清楚的。

  沉默片刻後,陳一挺着大雞吧,直接走到癱坐在地闆上的陳塵的面前,在陳
塵剛擡起頭來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的時候一把抓住陳塵的頭發,另一隻手握着自
己的雞巴往陳塵的嘴�面塞去。

  陳塵本能的反抗。

  弄的陳一有些不耐煩,也或許有些不忍心。

  停頓了一下,卻在陳露的命令下再一次強迫陳塵給自己口交。

  「媽媽,有些事情攤開,透明的要好些。話說開了,也就沒有心結了。」

  非常意外的,陳塵說了句讓大家都愣住的話。

  「有什麽話你就說吧。」

  短暫的沉默之後,我開口說到。

  我讓母親坐到沙發上,我靠在母親的身上,枕着母親的雙乳。

  母親則出于對我的愛的本能而在爲我按摩着太陽穴。

  陳露在母親的命令下用雙乳給我按摩着大雞吧。

  陳一拉着陳塵坐在另一邊的沙發上,然後對着陳塵說到「媽,我知道你被那
些臭男人侮辱都是因爲我。我知道你是保護我。但你不得不承認你其實在後面就
漸漸喜歡上了這樣的生活。不然你也不會在我們逃離了那座城市之後你又以保護
我的名義去尋求那些達官貴人的庇佑,用你的身體交換。我們原本就可以安安靜
靜的過生活,雖然艱苦,但卻很幸福。我們隻是小人物,過着小人物的生活。以
前的那些沒有人回來找我們,是你淫蕩的本性讓你的心開始躁動,欺騙自己。」

  陳塵聽着陳一的話,剛開始還是很欣慰,隻是越聽臉色越難看,漸漸的變成
迷茫。

  緊握的雙手,垂喪的頭顱,表現着内心的掙紮。

  我沒有想到陳一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看來陳一雖然偏執,但是卻不傻,是真的單純。

  隻不過生活的環境讓單純但偏執的陳一扭曲了性格。

  「我愛陳露,第一次見我就愛上了,我..我的第一次之後就更加的離不開
陳露。如果你非逼着要我選擇,那我肯定是選陳露,哪怕她不愛我,我都可以爲
她去死。隻需要一句話。如果您真的愛我的話,請您祝福我們。」

  陳一也将陳露的問題攤開說了。

  「我..媽媽同意,又沒說不同意你們。」

  這個時候的陳塵似乎也沒有辦法,隻有妥協這一條路,不然連兒子都沒有了

  「媽,對不起,我爲我的出賣跟您道歉。但我也沒有辦法,爲了跟陳露在一
起,我隻有出賣您,但是他...主人,主人答應我不會傷害您,隻是,隻是讓
您做他的性奴母狗。」

  陳一說到這�,停頓了一下接着說到「其實,我開始是拒絕的。隻是爲了陳
露才答應,我的内心也很痛苦。但是後來漸漸想通了。你給那麽多男人玩弄,還
不如隻給一個人。陳露愛着主人,主人就一定有着過人的地方。我想,也許對您
來了說,是件好事。」

  我簡直想要大笑聲來。

  陳一這番話我覺得對陳塵一定是有很大影響的。

  而且這樣的話隻有特殊的場合環境,特殊的人才能達到這樣的效果。

  很明顯,今天這樣的氛圍,由陳一說出來,是再好不過的了。

  「陳露,你帶着陳一回房間�去,好好安慰安慰陳一。」

  再一次的沉默後,我命令陳露帶着陳一回房間�。

  兩人回到房間後。

  我帶着母親和淚眼朦胧的陳塵離開了陳塵家。

  在我的淫蕩王國的别墅�,在陳塵無比驚訝的表情�,小琴和小娟主動跪在
我的面前給我口交。

  這一老一少的搭配,乖巧,順從且主動,讓陳塵無法理解。

  加上母親還有陳露,陳塵都覺得自己可能小看我了。

  「好了,小琴,你先走吧。」

  我俯在朱老頭的耳邊說了幾句話,朱老頭就帶着小娟暫時的離開。

  「别那麽驚訝,還有幾條性奴母狗沒在這�呢。回頭我在介紹你們認識。我
知道你是迫于你兒子陳一才答應下來的。但心�還是不願意,但是不要緊。我不
喜歡勉強别人。被我收進來的性奴母狗,都是自願的。」

  在我和陳塵說話的時候,朱老頭牽着小娟來帶我們的面前。

  沒錯,就是牽着。

  年紀最大的小娟,本就保養的不錯,跟了我之後,嗯..應該是跟了朱老頭
之後,變得更加的年輕了。

  性愛的魅力絕不止于内在的快樂。

  一身灰色的連體絲襪,還是最新款的。

  是連手部也包裹了。

  私密處的絲襪包裹着沒有内褲保護的騷B。

  凹形的絲襪模印更加的誘人。

  白色的高跟鞋,小娟穿的還不太熟練。

  粉色的項圈鏈系在小娟的脖子上,正是剛才朱老頭牽着的。

  朱老頭另一隻手上拿着的是一套咖啡色的連體絲襪,同樣是最新款的。

  也配着白色的高跟鞋。

  隻是項圈鏈是綠色的。

  陳塵看着朱老頭手上的那一整套。

  就知道是爲自己準備的。

  隻是不明白爲什麽要讓另一個女人穿着類似的。

  等陳塵換好絲襪,我看着看着發覺還是缺點什麽。

  對了,還真是缺了。

  缺綁口珠。

  我又讓朱老頭去拿了2個大紅色的綁口珠過來。

  相對于陳塵的無奈,小娟倒是越來越乖巧聽話。

  走在昏暗路燈下的街道上,兩女的口水随着高跟鞋的滴答聲中,不斷的滴落
在各自偉岸的胸部上。

  打濕了胸前的絲襪,在不夠明亮的路燈下,看着更加的淫蕩,更加的勾人心
魄。

  我和朱老頭一人牽着一個。

  一路上遇到一些三三兩兩的小年輕,有些膽大的還用手,指指點點,小聲的
跟着同伴說着下流的話。

  陳塵臉色有些漲紅,看來在外面這樣淫亂的表現在人前,還是有些怯弱。

  相比之下,雖然這樣經曆次數也不多的小娟,卻相反的表現。

  看得出來,小娟隐隐之中,有些喜歡這樣的刺激。

  陳塵不知道這是要去哪�,但現在想問也問不出來。

  隻能是走一步算一步。

  空有手中那麽大的權利,現在卻被人玩弄的像街邊的野雞。

  被達官貴人玩弄也好過比在街頭做小姐要高貴的多。

  這或許也是給自己淫蕩本性的一個小借口了。

  「大姐,那件特制婚紗準備好了。」

  在技術學校�,胖子媽媽手上捧着一件之間就已經在趕制的一件特制的情趣
婚紗。

  「嗯,小瓊那�的頭紗呢?」

  母親問到。

  「馬上就好了。不過...用内褲上的蕾絲邊做的頭紗會不會不吉利?」

  胖子媽媽猶豫了下,還是忍不住問了出來。

  「三妹,不是我說你,跟了主人這麽久了,你怎麽還是這樣?主人的話有錯
?什麽吉不吉利,主人說的話就是吉利的。别說是新的内褲,那是怕穿過的也是
吉利的。明白嗎?」

  母親有些生氣的維護着我。

  「對,對不起,大姐。我無心的。我,我明白了。」

  雖然胖子媽媽比我母親要大一點,但是徹底打開淫欲之門的母親有着不一樣
的一面。

  「明白就好,再有下次,我就告訴主人,主人可能會懲罰你關小黑屋,幾個
月都不能有主人的滋潤,甚至主人都不會安排其他男人給你爽的。那才叫慘。」

  母親想了想,還是覺得說的嚴重點比較好。

  效果比母親想的還要好。

  胖子媽媽聽完後直接跪在地上向媽媽哀求,哭着說沒有兒子沒有丈夫,現在
隻有主人了。

  爲了主人什麽都抛棄了。

  母親受不了這樣的苦求,善良溫柔的一面又被喚了出來。

  不過經過這樣一個小插曲,倒是讓母親有些想法了。

  「大姐,頭紗做好了。」

  這個時候瓊姨也拿着制作好的頭紗過來了。

  「好了,都齊了。等下就要配合主人完成要今天的任務。現在就等主人過來
了。」

  母親看着婚紗,輕輕的說到。

  「這..這�是學校?來這�做什麽?」

  技校門口,被我牽着的陳塵,一臉疑惑的問着我。

  「嘿嘿,跟我一起參加婚禮啊。」

  我淫笑的說着。

  「婚禮?誰啊,哪有晚上舉行婚禮的。而且還是在學校。」

  陳塵感到非常的奇怪。

  而且還是傳承這樣來參加婚禮。

  想到這�陳塵感覺有些害怕。

  「放心好了,不會曝光你的。不會有外人知道你真實的面目的。」

  我說出了陳塵心�的顧慮。

  随後我和陳塵跟朱老頭和小娟分開。

  我帶着陳塵在學校�瞎轉悠。

  「這所學校,很特别。」

  我說出一句讓陳塵摸不着頭腦的話來。

  「後面你會慢慢知道的。不過現在嘛,先把這個插進去。」

  我從口袋�拿出從别墅�帶出來的一個新型的日本産的電動棒。

  這個電動棒的傳統棒棒換成了幾根細小軟體振動棒。

  就好像八爪魚一樣的觸手。

  每一根上面都布滿了細小的震動顆粒。

  軟體棒�還有内置的提高女性高潮前提高高潮的敏感度和淫水的量的藥水,
由無線的遙控器開關。

  電動棒的尾端跟傳統的不一樣,多了一個連珠,連珠的頂端有一個圓柱的物
體。

  插入肛門�會間隔一段時間自動震動發熱。

  特别是在打開陰道�觸手�的藥水開關時,會加大功率跟觸手前後夾擊。

  那種感覺,那種畫面,小琴在我面前試用之後,我就決定用在陳塵身上。

  撕開陳塵的裆部絲襪,塞進這個特别的新型電動棒。

  陳塵算是見識很多電動棒了,玩弄過她的那些老男人們,哪一個不是用電動
棒在陳塵的淫穴�玩弄。

  但是這樣特别的一個電動棒卻是從未見過。

  那些觸手型的電動棒,塞入之前還是覺得挺惡心的,但是塞入之後,就算沒
有打開開關,觸手在體内随着自己走動而相互摩擦所帶來的快感讓陳塵漸漸忽略
了外觀的不适。

  空曠安靜的大操場上,隻能聽見高跟鞋的聲音。

  隻不過聲音有些奇怪,不适正常行走的平穩的聲音,而是那種輕重相互交替
的聲音。

  嗡∼嗡∼熟悉的聲音響起,高跟鞋那踏出的奇怪的聲音被電動棒的聲音掩蓋

  但是陳塵的身子全是東倒西歪,似乎随時都要站不穩而摔倒。

  脖子上被項圈倒是幫了好幾次,不過勒紅的脖子,看起來有種SM異樣的性
感。

  「母狗,走快點啦。要趕不上婚禮了。」

  我抖動一下項圈鏈,對着後面的夾緊雙腿扭來扭去的陳塵說到。

  「怎。。。怎麽。。怎麽走快啊∼啊∼」

  陳塵有些不滿的說到。

  我不在理會陳塵,隻是受傷更加用力的扯着項圈鏈,強迫陳塵加快步伐。

  這樣也是爲了加快陰道和觸手電動棒的摩擦。

  分泌更多的淫水。

  好讓淫水打濕那咖啡色的絲襪,給陳塵一個更加淫蕩的心理暗示。

  「來了,來了。性奴主人,主人帶着那條母狗過來了。」

  在一間會議室�,區别于往日的嚴肅氛圍,到處都是紅色的裝飾,角落�都
充滿着喜慶的氣氛。

  會議廳�幾個女人都穿着各色各樣的參加婚宴的禮服。

  隻不過是在買回來的基礎上稍作修改。

  比如開衩的地方提高,抹胸的地方就改成透視薄紗等諸如此類的。

  特别是童教授,以前真是沒看出來。

  穿着一件紫色的禮服,豐滿的有一點點過度的肉肉的身材,在修改後,竟然
有種讓我眼前一亮的效果。

  「歡迎主人∼」

  我剛進門,陳塵就聽見房間�面異口同聲。

  瓊姨,胖子媽媽,童教授,小琴,陳露,黃敏,周老師,黃阿姨,秦老師幾
個女人站在母親背後。

  我微笑了看着幾個女人,内心的成就感使得我興奮異常。

  陳塵在背後看見,更加吃驚不已。

  終于想起來我曾對她說過還有幾條性奴母狗要介紹給她認識。

  「在這�我就給你詳細一點的介紹一下她們。這第一位,你知道了,就是我
的親身母親。等你心甘情願做了我的母狗後,就要叫她性奴主人或者大姐。除了
我之外,還要聽她的。」

  我指着母親說到,母親對着陳塵微笑了一下。

  「這一條母狗是我母親的閨蜜,瓊姨。三朵金花�的老二,同樣的,等你進
來後,你要叫二姐。」

  我指着瓊姨說到。

  瓊姨則對陳塵做出一個舔舌的動作。

  「這一條母狗是曾經好哥們的媽媽,現在我的母狗。就是你三姐了。」

  我又指着胖子媽媽說到。

  胖子媽媽沒有什麽反應,也隻是笑了笑。

  「這位就是童教授了,可是很年輕的化學博士哦。順便告訴你,我的淫藥都
是童教授研制出來的,比如給你用的給陰道縮緊的藥水就是童教授的傑作了。厲
害吧。」

  童教授兩眼放光的看着陳塵,倒是讓陳塵有些害怕。

  「這個小丫頭呢,就是你二姐,我親愛的瓊姨的親身女兒,小琴。非常乖巧
的一條小母狗哦。很讨我媽的歡心哦。本來這次去你家,我媽都要帶着她呢。」

  我對着正對着我吐舌頭的小琴說到。

  而陳塵在這�好像若有所思。

  「這一條呢,是個護士長哦。很爲照顧病人的。生活中的一些毛病,黃敏可
都是手到擒來的哦。你可别質疑她哦,雖然她是護士,但是她那個騷B不知道夾
過多少男醫生的大雞吧了。嘿嘿,可是教過她不少呢。」

  陳塵看了下黃敏,黃敏禮貌的對着陳塵問了聲好。

  陳塵越來越感覺我的性奴�面真是人才濟濟啊。

  「這位周老師和秦老師是這所學校�的老師,黃阿姨是周老師的母親哦。不
錯吧,又是一對哦。」

  陳塵感覺自己都快有些麻木了。

  從未見過有誰可以把這麽多各行各業的女人調教成這樣的性奴母狗。

  「當然了,還有你在别墅�見過的那個老女人,小娟,她是陳露的奶奶。陳
露是我在情趣店�發現的。不錯吧,這對組合更刺激吧啊,奶孫哦。」

  陳露的刺激遠要比其它女人來的更猛,畢竟是她兒子的老婆,自己的兒媳婦

  「你們先待在這�,我進去看看新娘。」

  我繼續牽着陳塵往臨時隔出來的隔間�去。

  隔間�面還有一塊大布簾隔開的,新郎在靠外面的一側,新郎在�面的一側

  「朱老頭,恭喜你啊。從此抱得美人歸。」

  我打趣着朱老頭。

  「謝謝老大了,要不是老大,俺現在可能還在那個破手機店�熬夜呢。哪有
這麽幸福。」

  朱老頭也是咧嘴一笑。

  「你先休息下,我看看新娘子。嘿嘿」

  我淫笑的牽着陳塵走到另一側。

  「哎喲,小娟,你今天可真是漂亮啊。啧啧,這婚紗改的不錯。看來我們學
校的服裝班還不錯啊。聽說是班上幾個女生改的初步,然後才是瓊姨和胖子媽媽
一起改的最終版?」

  我摸着小娟胸前露出來的奶子問到。

  「是的,主人。是服裝設計班上幾個被二姐調教的女學生改的初步。後來二
姐覺得改的不夠淫蕩,爲了這事還讓幾個女學生被二姐上了貞操鎖給強制禁欲1
個星期。弄的那幾個女學生最後受不了,不停的給二姐磕頭才被二姐打開了貞操
鎖,還給了幾個男奴操了一晚上。」

  小娟仔細的解釋到。

  「哦,還有新的男奴了。陳塵,看來你兒子不孤單了。」

  我回頭對着陳塵說到。

  「什麽。。。什麽男奴,一一怎麽成了男奴了。」

  陳塵莫名其妙又憤怒的問着我。

  「這可不能怪我,是他自願的。不過不是我的,是陳露的。男奴是屬于母狗
的。陳露收了陳一。我瓊姨收了幾個男學生做男奴了。你以後也可以啊。不過她
老公可不是,他老公是我的小弟。哈哈∼哈哈∼」

  我知道陳塵對于陳一的男奴身份很氣憤,但是越是這樣,放下的就越快。

  「真是淫蕩的婚紗啊。這奶子,真是性感了。你這個歲數還有這樣紅潤的臉
蛋,彈性的乳房和翹臀。多虧了我當初強奸你吧。」

  我一邊摸着小娟的奶子,一邊又伸入裙子下面。

  「是。。。是的,主人。都是主人帶我進入女人的天堂,讓我知道女人這輩
子最大的幸福是什麽。都是主人賜予我的第二春。啊∼哦∼主人∼∼啊别摸了∼
啊啊∼哦∼啊∼好癢∼哦哦∼好熱啊∼哦哦」

  小娟雙手抱着我,嘴巴�卻說着拒絕話。

  「嘿嘿,小娟,越來越會玩了。看來朱老頭都要被你吸幹了吧。你可以對他
要B下留情啊。」

  我将小娟抱在桌子上,掀起裙子,露出�面白色的絲襪,還有那開檔的部位

  「都濕透了,怎麽,忍不住自己扣了?」

  我調戲着小娟。

  「是。。是的,主人。我知道主人要來爲我和老朱主持婚禮。所以爲了報答
主人,所以我自己用手扣着,弄出些淫水,好人主人的大雞吧再次進入母狗的騷
B�。希望主人憐愛。」

  小娟的淫話說的都讓陳塵不敢相信。

  這樣一個年紀的人竟然說出這樣下流無恥的話來。

  還是那麽主動那麽自然。

  不像自己,雖然也說過侮辱自己的淫話,但是都是被逼的。

  那隻是性愛遊戲的一部分。

  而從進入别墅開始,一直到現在,發現我的性奴母狗都是自願,主動,貼心
的。

  小娟的皮膚雖然不是潤滑,但也算得上是白皙。

  沒有彈性十足,但也算是手感舒适。

  肉體和愛情的雙豐收,使得小娟由内而外的煥發出女人的魅力。

  小娟的雙手盡力掰着雙腿,盡力打開最大。

  甚至在我的龜頭在小娟的騷B外面摩擦的時候,主動的往上迎合,想要大雞
吧的渴望看來是非常強烈。

  大腿上的絲襪不一會就被自己的淫水打濕。

  撲哧撲哧的響聲和小娟的呻吟混合着進入陳塵的耳中。

  「人家老公還在隔壁呢,雖然是你的性奴,但也不好這樣吧。你..你也太
無恥了。」

  陳塵小聲的在我後面說到。

  「朱老頭,你過來啊。有人幫你出頭呢。」

  我沒有跟陳塵解釋,而是叫來了隔壁的朱老頭。

  「老大,我都聽到了,俺的老婆,老大你想操就操。随時都可以咯。先是老
大的性奴母狗,然後才是俺的老婆啊。」

  朱老頭這次倒是說的很是那回事啊。

  「你...你真是對得起你老婆。」

  陳塵氣得半天才說出這樣一句話來。

  但是小娟的話卻讓陳塵更加氣結「老朱說的對,我先是主人的性奴母狗,然
後才是人妻。主人什麽時候像操母狗,母狗都洗幹淨騷B等着主人操。」

  「真是..真是沒救了,被洗腦了嗎?」

  陳塵也不知道是生氣還是莫名的感覺,反正就是覺得自己有很大的怒氣,但
是卻在心�有種另外的感覺。

  「來,老婆,我幫你。」

  朱老頭也不理會陳塵,直接走到小娟的後面,幫着小娟壓着分開的雙腿。

  騰出手來的小娟,去撫摸着自己的陰蒂。

  臀下的桌子吱吱作響,陳塵沒由來的一陣煩躁。

  小娟的黑森林被我的大雞吧進進出出的畫面,淫水流向大腿,混合絲襪的味
道彌漫房間。

  視覺味覺的沖擊,挑逗着陳塵躁動的内心和肉欲的本能欲望。

  「啊∼哦哦∼主人∼啊∼哦哦∼要來了∼啊啊∼哦∼」

  在陳塵還在壓制自己欲火的時候,小娟的高潮就要來了。

  撲哧∼撲哧∼撲哧∼我加快速度,今天是小娟的大日子,我盡力的配合她∼

  「啊∼啊啊要來了∼哦哦∼厲害∼啊啊大雞吧∼啊啊主人∼啊啊用力∼啊啊
要來了∼哦哦∼啊∼啊啊∼∼∼∼∼」

  臉上一陣潮紅,然後身體整個都軟了下來,小娟閉着眼睛,喘着粗氣。

  「主∼主人∼真厲害∼太∼太舒服了∼」

  小娟喘着氣說到。

  「嘿嘿,我的精液就不要挖出來了,當做我給你的禮金吧。要是懷上了,也
算是你對我的回報了。」

  我的話将陳塵拉回現實中來。

  「什麽?你還要讓别人的老婆給你生孩子,你瘋了,再說了,她年紀應該很
大了,就算保養的好,但是子宮肯定是不行了。」

  陳塵不可思議的問到。

  「不許你說我主人瘋了。你懂什麽,主人的精液你以爲是誰都可以想留在�
面就留的嗎?這是主人對我這個新娘子的一個獎賞和祝福。我這個年紀怎麽可能
懷上?再說了,就算懷上了,有什麽關系?我願意爲主人奉獻一切。哪怕是高齡
産婦。」

  小娟紅着眼睛,瞪着陳塵說到。

  「你真是瘋子,全都是瘋子。那隻是性愛遊戲,全都當真了。」

  陳塵顯然還不能接受這樣的現實。

  啪∼一個響亮的耳光。

  小娟原本因高潮虛弱的身體,因爲陳塵指着我,再一次罵我是瘋子而激動的
打了陳塵一耳光。

  陳塵捂着臉,不可置信的看着小娟這個老女人。

  真的是沒有想到竟然會維護到這個地步。

  「不要那麽吃驚,你以後也會這樣維護我的。也會事事以爲我主的。」

  我敲擊着陳塵的内心。

  「别做夢了,我承認我很淫蕩。我也承認我是一個需要男人的淫婦。但是别
想在思想上控制我。你不要忘了,我是什麽身份?就算現在一時被你玩弄,你以
爲你能把我還能如何?我手中的權利,不是你可以抵抗的。」

  陳塵此時高傲的說到。

  「唉∼算了。現在不糾結這個了。來吧,準備開始爲他們舉行婚禮。」

  我牽着陳塵出去。

  然後讓朱老頭和小娟準備準備就出來。

  「主人,可以開始了嗎?」

  母親問我。

  「嗯,開始吧。看看我最心愛的三朵金花爲新人準備了怎樣的婚禮哦。」

  我坐在了正中間的一個沙發上。

  其她人都去圍着一個臨死搭建起來的圓台。

  然後朱老頭很小娟一起從�面走了出來。

  走到了圓台的中間。

  小娟的婚紗被小琴在後面拖着,但是卻隻用了一隻手。

  小琴挨着小娟很近,仔細看才發現原來小琴的另一隻手在小娟的裙下摸索着

  看來是在爲小娟摳着小穴。

  果然,不過一會,小琴就從小娟的騷B�摳出了一些白色的精液。

  然後對着我笑了笑,在我點頭後,輕輕的伸入自己的嘴巴�吸了進去。

  「好吃嗎?」

  我問到。

  「當然好吃啦,主人的精液太好吃了。母狗隻喜歡主人的精液,母狗好羨慕
小娟奶奶。」

  小琴笑着說到。

  純真模樣的笑容,如果不是穿的那麽淫蕩的禮服,做着那麽淫蕩的事情,誰
會想到這樣一個女生會是一個天生的淫娃呢?接着就是一系列比較淫蕩的婚禮流
程了。

  小娟要從在場的除了陳塵以外的所有女人,用按在嘴巴上的一個假陽具給她
們操十下。

  以表示就算結婚也不會離開大家庭,也一樣跟從前一樣跟大家一起有福同享
了。

  然後接着就是鑽母親的胯下。

  這樣表示母親的地位是不會應該小娟結婚而就可以不聽從。

  或者說是老公和母親的話,肯定要先聽母親的。

  畢竟母親代表的是我。

  接着衆女将婚紗的下裙擺給下了下來。

  露出�面性感淫蕩的塑身綁帶内衣和�面的全身褲襪。

  朱老頭配合的拿了一壺香槟過來,然後從小娟的胸部的一個特别設計的渠道
倒下,香槟酒就從小娟的胸部向下流,從綁衣�面流向騷穴處。

  衆女輪流在小娟的騷穴處舔着留下來的香槟酒喝。

  這代表着同甘共苦。

  最後就是一個陳塵萬萬沒有想到的節目了。



  在圓台上的中心,一個雙手被吊起的女人,高跟鞋的鞋尖隻能剛剛墊在地面

  口�的綁口珠也擋不住漸漸溢出來的口水。

  陰道和肛門�那根奇怪的電動棒正在嗡嗡作響。

  陳塵就這樣被逼着成爲最後一個婚禮上的節目。

  幾個女人圍在她的前後左右,用舌頭在陳塵的各個敏感的部位舔着。

  電動棒的震動打開最大。

  在這樣的攻勢下,陳塵的肉體顫抖不已。

  全身的絲襪被口水給打濕,女人的口水和淫水,混合散發出一種讓女人都癡
迷的味道。

  男人就更不用說了,朱老頭的衣服早已被幾個女人脫光,直挺挺的烏黑的帶
着皺皮的大雞吧,正對着陳塵手淫。

  我在欣賞的時候,陳露和陳一也來到這�。

  他們當然不知道我在這�,也自然是我通知的。

  「先給我舔。」

  我對着陳露說到。

  陳一臉色雖然不像以前那樣不好,但也不會那麽好看。

  陳露卻根本不顧及陳一的感受,而是面帶微笑的跪在我的兩腿之間,掏出我
的大雞吧,有滋有味的吸允起來。

  「怎麽,剛才陳一都沒有喂飽你嗎?」

  我調戲着陳露。

  「當然啦,他怎麽能夠比主人的大雞吧好吃?隻有主人才是母狗的最愛。母
狗的騷B和嘴巴都是屬于主人的。最渴望的也是主人的大雞吧。」

  陳露的話不斷的刺痛陳一,哪怕這是日常中經常出現的話。

  「陳一,今天我給朱老頭和小娟舉行婚禮了。如果你想取陳露,現在我就給
你這個機會,看你願不願意把握。「想。」

  越來越覺得陳一變得比以前還要冷漠,不對,是酷∼。

  「跟我一起調教你媽,讓你媽變成一個合格的性奴母狗。也順便教教你,讓
你以後可以讓陳露更加快樂。」

  我幫陳露跟陳塵捆綁在一起,這樣陳一是不會拒絕的。

  果然,隻要涉及到陳露的事情,陳一就不會拒絕。

  「好。」

  陳一還是一個字的回答。

  「嘿嘿,那好,老朱,去将那條母狗帶過來。」

  我命令朱老頭去将圓台上面被舔的已經快要崩潰的陳塵帶了過來。

  癱軟的爬在地上。

  陰道�的新型電動棒還在震動。

  眼皮子搭聳着,看來剛才墊着腳尖的姿勢很是費力。

  特别是體内還有着專吸女人精神的機器。

  「嘿嘿,母狗,俺來了。」

  朱老頭得到我的指示,興奮的解開綁口珠,連帶着大量的口水被拉了出來。

  然後握着大雞吧就往陳塵的嘴�塞去。

  陳塵吃力的撇了一眼,有些失望。

  原本以爲會是我的大雞吧,沒有想到是一個又黑又醜的糟老頭的皺褶皮的老
雞巴。

  「唔∼唔∼嗯∼唔唔∼」

  不過還是任由朱老頭的大雞吧在自己的嘴�亂來。

  肉體的渴望驅使着陳塵的舌頭去接受一個糟老頭的雞巴。

  熟練的用舌尖在龜頭的上纏繞,吸允。

  陳一愣在旁邊,不知道該做什麽。

  雖然答應了我的要求。

  「傻愣着幹什麽,陳露,教一下你的未來老公怎麽用電動棒來讓女人舒服。

  我不滿的說到。

  「是的,主人。母狗現在就教陳一用電動棒...玩弄母狗未來的母狗婆婆
。」

  陳露善解人意的說到。

  「來,慢慢的頂進去,然後快速的抽回來,隻到這�部位就可以。然後..
....」

  陳露手把手的叫着陳一,用電動棒在自己媽媽的陰道�各種進進出出。

  「唔唔∼∼唔∼唔∼呼∼别∼别這∼唔唔∼」

  陳塵感覺陰道要被兒子給粗暴的玩壞了,連忙吐出朱老頭的雞巴,可剛還沒
說完就被朱老頭粗暴将大雞吧再一次強行塞入嘴巴�給打斷了。

  朱老頭弓着背,雙手在高潮的時候就緊緊的抱着陳塵的頭,把陳塵的嘴巴當
做陳塵的騷B來操。

  不過陳塵也不是第一次玩深喉了,那些老男人們似乎都喜歡這樣抱着她的頭
,像朱老頭現在這樣,将一股不太濃厚的精液射入陳塵的嘴巴�。

  老男人的精液的味道不太好聞,眉頭擰到一起的陳塵想吐出來,可惜在我的
示意下,被小琴用嘴巴堵住,小巧的舌頭在陳塵的嘴巴�攪動。

  用舌頭将精液給頂着回去。

  要是論舌頭的功夫,可能都沒有小琴厲害了。

  小琴在日本的時候,那可是日日夜夜被人調教。

  日本的舌頭功夫還是世界一流的。

  所以小琴沒有花費多久功夫,陳塵的舌頭就抵抗不住,皺着眉頭将朱老頭的
精液給吞了下去。

  不過小琴似乎進入狀态,有些不舍的繼續在陳塵的嘴巴�纏綿。

  我揮手阻止了瓊姨準備打斷的舉動。

  因爲陳塵也閉上了眼睛。

  我知道小琴的舌頭很舒服,沒事在别墅的時候就喜歡讓小琴吹喇叭把我叫醒

  不過我也沒有想到,小琴的舌頭竟然連女人,連一個長期身浸淫欲�的女人
都能夠降服。

  兩女忘情的濕吻着,小琴的身體漸漸壓在陳塵的身上。

  陳塵也順勢慢慢的躺下。

  從親吻開始,慢慢的到撫摸。

  兩人漸漸纏綿在一起。

  倒是讓我們這些旁觀者顯得有些尴尬。

  「啊∼哦哦∼絲∼哦啊啊∼啊∼舒服∼啊啊∼」

  我看得有些耐不住了。

  提槍直接趴在小琴的身上操了起來。

  小琴被突然性福顯得很興奮。

  跟陳塵的嘴巴分開的時候,還帶着絲絲白色的液體絲線。

  那是朱老頭殘留在陳塵口腔�的精液。

  小琴張開嘴巴呻吟,白色的精液垂落着拉着絲線。

  瓊姨體貼的用舌頭将自己女兒嘴巴�的殘留精液給清理的幹幹淨淨,然後渴
望的看着我。

  「嘿嘿,别這樣看着我。好啦好啦,那你給我來個毒龍鑽吧。其她人..嘿
嘿,今天是朱老頭的大婚之日,你們都去吸他的精血好了。一定讓他滿意。瓊姨
小娟小琴還有這個未來的第四位金花都交給我了。」

  我看了眼朱老頭又說到「老朱,我可是連我母親今天都賜給你了。我對你不
錯了吧。」

  「嗯嗯,老大最好了。」

  朱老頭一聽這話,心�都真是開心死了。

  雖然小娟願意嫁給他,但是心�,我知道,最愛的還是我的母親。

  「那你可要好好讓我母親爽一爽哦。嘿嘿,哦,差點忘了,還有你們2個.
..陳露,你帶着陳一去我母親那邊吧。朱老頭一個人可享受不了那麽多母狗。
你要陳一分擔一下老朱的擔子。還可以讓他快速學會一些技巧,也是對你有好處
啊。」

  我忽然覺得有點對不起橙子啊。

  。

  。

  「是的,主人,我一定将陳一訓練好。也一定讓他配合好老朱,讓性奴主人
和其它母狗都爽到家。」

  陳露信心滿滿的說到。

  安排好了一切,我繼續騎在小琴身上操着騷B。

  陳塵滿眼都是羨慕。

  眼中也沒有之前的倔強和不屑。

  「别急,你的好戲在後面。」

  我對着陳塵笑了笑說到。

  陳塵連忙閉上眼睛,繼續享受小琴的舌頭。

  小琴的騷穴還是那麽的緊,日本鬼子不愧是天生淫賤種。

  對于女人陰道的保養真是沒話說。

  我努力的操着小琴的騷穴,小琴則努力的用舌頭入侵陳塵的内心。

  瓊姨最可憐了,隻能舔着我的屁眼,玩着毒龍鑽。

  整間會議室的呻吟聲此起彼伏,淫水的味道,精液的味道,女人的體香還有
男人的汗臭混合在一起,充滿了各個角落。

  小琴不算飽滿的小穴,關不住我大量的一波精液。

  「換個方向,将你的騷B給陳塵舔。」

  我從小琴滿是自己精液的陰道�抽出大雞吧,然後命令小琴用69的方式重
新趴在陳塵的身上。

  陳塵剛開始還不願意去清理充滿我精液的小穴。

  可我直接将陳塵的頭擡起,壓在小琴的騷B上面。

  不能呼吸的她隻好按照我的命令去做。

  我要強化陳塵意識中對于我的命令的服從性。

  「走吧,我們出去玩玩。你将我母親的衣服穿上,小娟,你将婚紗重新穿上
。瓊姨去開車。」

  我開始了第二階段的調教。

  在一家便利店�。

  三個穿着淫蕩暴露的禮服的女人和一個上了年紀卻穿着暴露的婚紗的老女人
,奇怪的出現在了一個大型的便利店�。

  便利店�的人不多,特别時間又比較晚了。

  我們從頭逛到尾,一直都有目光在我的幾條母狗身上看來看去。

  特别是有些小男生,更是不堪,直勾勾的頂着小娟那婚紗胸前露出來,被絲
襪包裹的胸部。

  轉了一圈準備出去的時候,被一個男店員指着小娟給叫着「不好意思,她還
沒有結賬呢。」

  「結什麽賬,她都沒有買東西。」

  我對着男店員說到。

  「那個,呵呵,我們這是有監控的。」

  男店員雖然态度還是很客氣,但是說的話卻是不好聽。

  「你什麽意思,說她偷東西了?那你可以搜她身。甚至都搜一下都可以」

  我剛說完,幾個女人,除了陳塵,都好似回應我的話一樣,都想着男店員靠
近了一點,還挺了挺大胸。

  這個男店員應該是個處男,面對波濤洶湧的幾個女人,有些招架不住。

  「栾喜,快去叫店長來一下。」

  男店員叫了下收銀台�的一個皮膚有一點黑的小姑娘去叫店長來。

  「怎麽,怕她們吃了你啊?處男?」

  我直接嘲笑男店員。

  「等。。等店..店長來跟..跟你們說。」

  男店員臉紅了起來。

  說話也結結巴巴的。

  「什麽事啊。不知道我很忙嗎?」

  沒過多久,一個大腹便便,地中海的男人走了過來。

  一臉的不爽。

  不過在看到幾個女人後,馬上就變的有精神了。

  「怎麽了?」

  店長問男店員。

  「她。。她有東西沒結賬就要走。」

  男店員原本想說這個女人偷東西的。

  隻是有些不好意思說出口。

  「我說了,你可以搜身啊。」

  我馬上回答到。

  「啊,這樣啊。搜身太難聽了。不過...我們這有監控,大家何必鬧得不
開心呢。是不是不小心忘了吧。」

  店長其實倒是很想搜一搜身,雖然看上去就是個老女人,但是保養的不錯,
還穿着好...好性感啊的婚紗,但是爲了不想表現的太明顯所以玩起了欲擒故
縱。

  「那你就是不相信我了?還是搜身吧,來來,來搜吧。不搜我們就走了。」

  我看穿了店長的意圖,但卻配合着。

  「不,不,不是不相信。不過...如果你堅持的話,那我也隻好冒犯了。
「請..請跟我來。」

  店長盡力表現的很溫和禮貌。

  「你跟我一起去,其她人繼續看看有什麽需要買的。」

  我帶着扯出和小娟兩人跟着店長來到他的辦公室�。

  「那個..冒犯了啊。」

  店長辦公室�,店子一雙粗手有些顫抖的從小娟的身體兩側,輕輕的摸索着

  順着往下滑,當摸到大腿部位的時候,才發現裆部的正面位置竟然是虛掩的
,隻是一層薄紗而已。

  一種熟悉的味道飄進店長的鼻子�。

  「這。。這個初步的檢查了下,是沒有。隻是..你等下,我去叫一個女店
員過來,這樣方便點。」

  店長還沒那麽大的擔子當着我和陳塵的面揩油。

  「不用了,你親自檢查吧。她是不會介意的。認真點。」

  我淫笑的說到。

  店長猶豫了下,似乎是在思考我說的話的意思。

  不過沒過一會,這店長還是打算硬着頭皮,将雙手按在小娟的乳房上,隔着
絲襪一陣摸索。

  保養的還很有彈性的乳房,摸上去的手感不輸給年輕的女孩子。

  更何況還有一層絲襪的誘惑在那�放着。

  所以店長的手,是半天都沒有挪開。

  要不是無意中看到小娟在看着他,自己有心虛。

  可能還要更久吧。

  不過摸索到神秘地帶的時候,卻被�面的東西給呆住了,對,就是呆了。

  面前這個老女人竟然将好一根便利店的最大号的金裝火腿腸剝了外包裝,然
後将那露出來的一半給塞到陰道�面了。

  「那個。。呵呵,這個..一根金裝的根火腿腸,一共40元。」

  店長欣賞了一下小娟的騷B,差點下意識的伸手去摸。

  就一「你說是就是嗎?你有什麽證據說這根火腿腸是你店�的?」

  我故意挑釁到。

  「嘿嘿,上面的碼子一掃就出來了。而且這種火腿腸本市供貨的沒幾家。兄
弟,40塊錢不至于吧。」

  店長原本挺溫和的态度有些變冷了。

  其實40塊也不多,想着應該是忘了帶錢。

  看在連摸帶看的欣賞了一個老淫婦。

  也算值了,錢可以商量,下次給或者就算了。

  但是我的态度卻讓店長不爽。

  「不是錢的問題,是你有什麽證據直接證明?掃碼我不懂,萬一你耍手段怎
麽辦?」

  我胡亂扯着借口。

  「那你就是擺明了耍賴是吧?」

  店長有些發怒了,發亮的腦門出了很多汗。

  「哎喲,叔叔,别生氣了。生氣傷身體。我給你擦擦汗吧。「小琴說完也不
嫌髒,踮起腳尖,直接用手在還沒回過神來的店長腦門上擦了擦汗。「啊...
啊∼不∼不用了,啊·謝謝你了啊」

  店長有些感動。

  也有些不好意思。

  「手都給你弄髒了。我。。我給你拿紙巾去。」

  「不用了,叔叔,您要是真的想謝謝我,那就讓我的奶奶走吧,她不是故意
的。」

  小琴演戲的天分還是挺足的。

  看來在日本也是經常被玩角色扮演了。

  「那。。那個,其實吧,也不是非要...」

  店長不敢正眼看穿着暴露禮服的小琴,娃娃臉,單純可愛的模樣。

  強烈的反差對比,讓店長都感覺到小弟在慢慢的翹起。

  「叔叔,我留下給你按摩按摩,就當是抵了那根火腿腸。我們出門忘帶錢了
。我哥哥要面子。哥哥,你們先去外面在挑點東西吧。我都餓了。」

  小琴前面的話讓店長還有些暗爽,可是後面的話卻讓店長有些納悶。

  不過也沒有等店長反應過來。

  我們其他人就已經離開辦公室,還順手帶上了房門。

  「呃...你..你剛才說。。。」

  店長剛想明白,不過面對較小可愛,溫柔善良的小姑娘,店長還是耐着性子
确定一下。

  「叔叔,我會付賬的。來,叔叔坐,我先給你按摩。」

  小琴含糊的帶了過去。

  然後拉着店長坐到辦公椅上。

  店長也是被這樣暧昧的氛圍給弄混了頭腦。

  此刻也隻想舒舒服服的享受一下小蘿莉的服侍。

  「舒服嗎,叔叔。」

  小琴一雙巧手在店長厚肥的後背上用力的敲打,揉捏。

  「舒服,舒服,叔叔好舒服啊,小姑娘真厲害。小姑娘叫什麽名字啊。」

  店長其實沒有感覺多舒服,自己太肥了,小姑娘的手沒勁。

  不過柔嫩的小手在自己後背摸來摸去的,還是挺爽的。

  「叔叔,你就叫我小琴吧。叔叔,你還是單身吧。」

  小琴毫無邏輯的問話讓店長一愣,接着有些不好意思的承認了。

  「小琴,你是怎麽知道叔叔還是單身啊。」

  店長有些不好意思的繼續追問到。

  「很簡單啊,叔叔你看我奶奶的眼神都是色色的。我奶奶的想胸你都摸了半
天,我奶奶沒穿内褲你也看了半天。對不對啊。叔叔。」

  店長聽見這話,腦門又開始流汗了。

  心想着小丫頭怎麽說得出這樣的話來啊。

  但是說得這麽直接又顯得特别的單純。

  店長有些覺得看不懂這個女孩了。

  「叔叔,你怎麽又出汗了啊。我在幫你擦擦吧。」

  甜甜的聲音,混合着少女的香味擦幹了店長腦門的汗水。

  「真是不好意思啊。隻是..隻是你剛才的話..太那個了。。。」

  店長不好說的太露骨。

  「太淫蕩了是吧?叔叔,對不起,把你吓到了。」

  小琴帶着哭腔。

  「那...那..那你别..唉。。怪我,都怪我。是叔叔不會說話。」

  店長聽着不對勁,連忙回頭去看。

  看到小琴快要哭出來的樣子,連忙安慰着小琴。

  但是心�卻對小琴說出淫蕩二字,深深的感覺這個女孩有些奇怪。

  「叔叔,不怪你。是小琴不好。吓到叔叔了。小琴拍一拍。」

  小琴壓在店長的後面,店長明顯感覺到小琴那不算太大但是很堅挺又彈性的
乳房在自己的後面上摩擦。

  小琴的雙手繞道前面,在店長的胸口胡亂的撫摸着,還一邊道着歉。

  店長的心在撲通撲通的跳,柔嫩的小手在自己的胸口撫摸着,不知是有意還
是無意,兩支小手總會時不時的在自己的乳頭上摩擦。

  「叔叔,你的心跳得好快啊。剛才真的是吓到你了。真是對不起啊。」

  小琴用甜甜的聲音伴着可憐。

  「沒,沒有的事。叔,叔叔不是因爲你,叔叔是...叔叔是因爲...」

  店長想了半天,也沒想出個好的借口來掩蓋自己的心虛和安慰小琴的話來。

  「叔叔,我幫你倒杯水喝吧。喝口水會舒服點的。」

  小琴體貼的說到。

  「那,那謝謝你了啊。」

  店長看着拿起辦公桌上的茶杯在飲水機上接水的小琴,心�不禁泛起一種幸
福的感覺。

  心想要是能有個這樣體貼又美麗的女孩子做女朋友該多好啊。

  不過一想到自己的年紀和肥胖身材及秃頂,心�頓時涼了一截。

  「叔叔,喝水。」

  店長剛準備接過小琴遞過來的水杯。

  也不知是小琴不小心,還是店長失了神,還差了那麽幾厘米的距離,水杯正
好掉在了辦公桌的邊角,然後水杯和AV劇情�的一樣,不偏不倚的一杯涼水潑
在了店長的裆部。

  「啊,對不起,對不起,叔叔,我幫你擦幹。」

  表現的驚慌失措的小琴邊道歉,邊抽着桌上的紙巾在店長的側面幫着擦拭店
長的裆部。

  「啊,那個,沒,沒事。我,我自己來吧。」

  店長也跟着驚慌失措,隻是被小琴的舉動吓到了。

  一隻小手在自己的裆部摩來摩去,連忙用手攔了下來啊,繼續讓小琴擦下去
,褲裆�的小弟弟可能就要昂起頭來了。

  免了避免尴尬,店長想站起來,但是因爲慌張,店長剛起來,身子還沒站穩
,一個隻腳的膝蓋給撞到了櫃子上,還沒有完全起來的肥胖的身子,馬上就跌回
座位上了。

  「啊,叔叔,沒事吧。我幫你揉揉。」

  小琴連忙想去伸手幫忙去揉膝蓋。

  可是店長的身軀實在是太肥了,加上位置不夠大,小琴很難觸摸到膝蓋。

  小琴看了看,突然鑽到桌子底下去了。

  店長一看,腦中馬上就想到一些淫蕩的畫面。

  果然,小琴,是從桌子底下鑽過來,直接趴在店長的裆部,然後一隻手揉着
膝蓋,一隻手,就那麽光溜溜的用手在裆部擦拭着水漬。

  「叔叔,舒服了些嗎?」

  小琴,擡着頭,小臉紅紅的問到。

  「啊,啊,舒服,舒服。」

  店長又尴尬,又興奮的回答到。

  店長隻能看見小琴擡起來臉,但是老二卻能感覺慢慢的在發漲,特别是小琴
以這個姿勢來爲自己擦拭水漬。

  「叔叔,你這�怎麽變得好硬啊。」

  小琴故意的在店長的老二那�用力的按着擦拭。

  「啊,那,那個是....」

  店長不知道該怎麽回答「诶?你...你...别,别。」

  還在想着怎麽回答的店長,突然感覺拉鏈被拉開,然後�面的短褲也被拔了
下來,最�面那根憤怒的大肉棒被一隻柔軟的小手握在手中。

  熟練的技巧,讓店長的大雞吧,一下就暴露出來。

  「叔叔,好黑,好粗哦。叔叔,你這�一定漲的很難受吧。」

  小琴的話和臉上的表情形成着反差。

  弄的店長有些弄不清眼前這個小妹妹到底是真的單純還是裝的。

  不過小美人在自己面前握着自己的大屌,激動的心情也沒有太多的能力去思
考。

  「小..小琴啊,那個..叔叔自己..自己來吧。不...不用你擦了。

  店長感覺自己如果還不跟小琴拉開距離,會怕自己把持不住啊。

  「叔叔,你讨厭小琴了嗎?叔叔,都是小琴不好,把水弄髒了衣服,還讓叔
叔的腿了撞了。現在又讓叔叔這�這麽難受。小琴又沒有錢陪給叔叔,要不,叔
叔,小琴給你吹喇叭好嗎,這樣叔叔的這�會舒服的。」

  小琴無辜的表情,說着讓店長再次震驚的話來。

  但是小琴的舉動才是讓店長受不了的。

  小琴張開小嘴,短而粗的雞巴在小琴的嘴巴�被舌頭包圍。

  龜頭感受着舌尖的攪動。

  咕叽咕叽的吸允聲在辦公室�響起。

  完全沒有反應來的店長已經開始在呻吟。

  小琴的舌頭技巧在他所玩過的妓女身上沒有一個能比的。

  「哦∼絲絲∼啊∼呼∼啊啊∼絲∼小∼喔∼絲∼小琴,你∼哦哦∼真舒服∼
絲∼喔∼絲∼」

  「叔叔,舒服就好,小琴害怕叔叔不喜歡呢。」

  小琴說完就重新給店長口交。

  店長雖然看不見小琴爲自己口交的畫面,但是身體的感受也是很直接的。

  特别是這樣沒多少錢的胖男人隻能從爲數不多的工資�抽出很少的一部分去
找一些質量也很差的妓女。

  所以在小琴高超的舌頭技巧下,很快就繳械投降。

  小琴内心還是有些很失望的,沒想到這麽快就射了。

  嘴巴�的滿滿的精液從嘴角流出。

  帶着精液的小琴從桌子底下爬了出來,然後爬到了桌子上。

  店長看着小琴的模樣,覺得此刻的小琴實在是說不出的淫蕩。

  小小的嘴巴�含着自己濃濃的精液。

  嘴角流出來的樣子,勾的店長欲火好像又要燃燒起來。

  「真是一個勾死人的小淫娃啊。」

  店長心�暗暗的想。

  「叔..叔叔,小琴的下面好癢啊。叔叔能不能幫小琴舔舔。」

  張開嘴巴,任由精液全部流到自己胸前的小琴,對着店長請求到。

  接着就掀開自己下身的禮服,張開彎曲的雙腿「小..小琴,你..你說真
的嗎?」

  因爲太過激動而漲紅臉的店長,難以置信的确認到。

  小琴沒有用語言回答,而是将身子躺下,雙手将自己的小穴掰開這樣的行動
來告訴店長。

  「啊∼啊∼舒服∼啊啊舒服∼叔叔∼啊哦哦∼啊∼再往�面點。」

  店長也用行動來告訴小琴。

  埋頭在小琴的兩腿之間�,厚肥的舌頭在刮幹淨陰毛的小穴處賣力的舔。

  而在小琴享受着店長的服務的是時候,在一個偏遠的縣城�。

  小琴的母親的曾經的主人,正在某個中學�的教室�。

  一個老師模樣的女人,上身穿着職業轉,下身卻隻穿着一條黑色的連體褲襪
,黑色的高跟鞋。

  手上拿着一根教鞭,正在黑白上畫着一根男人的生殖器。

  而下方,兩個女學生,穿着類似日本的情趣校服,下身同樣隻是穿着連體褲
襪,隻不過是白色的,還有白色的高跟鞋。

  兩個女學生都坐在最前排的課桌上,一隻手撐在課桌上,一隻手拿着一根假
陽具在自己的小肉芽上摩擦。

  而在最後一排,有兩個中年婦女模樣的女人正被雙手捆住吊了起來,雙腿隻
能墊着腳尖撐着地面。

  兩個中年婦女全身赤裸,小穴�插着電動棒,此時正發着嗡嗡的聲音,淫水
順着電動棒流落地面。

  嘴巴�塞着綁口珠,因爲刺激而發出嗯嗯的呻吟聲。

  眼神耷聳無神,看來是被折磨許久。

  「主人,你真厲害,母狗太佩服了。沒想到這麽難搞定的兩個出了名了貞潔
寡婦都被主人調教成了性奴母狗。」

  這個隻有上身穿着職業裝的女人就是這所中學的校長,陳豔。

  「嘿嘿,這算什麽。農村婦女看似很忠誠。那隻是以爲她們以前的死鬼丈夫
無能。不能給她們真正的快樂。不過,我倒真是沒有想到這麽普通的兩個農村婦
女生了這麽水靈的兩個女娃。嘿嘿,真是不錯啊。」

  校長也是全身赤裸,看着兩個女生,時不時的指點着姿勢。

  「主人,真的也要将這兩個女娃給送過去嗎?母狗真是爲主人不甘心啊。主
人這麽辛苦調教出來的卻要送給别人。」

  張豔氣憤的說到。

  「嘿嘿,别說這兩個女娃了,就算是把你這整個學校的女娃都送過去,能辦
成事,也是值得的。明白嗎?」

  校長說到這�,手都不自覺的捏起拳頭。

  「是的,母狗明白。主人一定會重新奪回屬于主人的一切的。不過,主人,
我姐都還沒有調教好,就這樣被母狗的媽媽還有陳春花一起帶過去送給那個人,
真的沒問題嗎?雖然伊麗已經被調教的很好了。但母狗還是很擔心會壞了主人的
大事。」

  張豔擔憂的說到。

  「嘿嘿,真不愧是我的好母狗,不枉我特别的将你留在我的身邊伺候我。嘿
嘿,這麽體貼,來,主人給你大雞吧吃。」

  校長哈哈一笑,非常得意的說到。

  或許這就是我跟校長的不同了。

  張豔喜出望外的連忙跪在校長的面前,握着粗壯的大雞吧,咕叽咕叽的就開
始吸允起來。

  兩個小女生看見此景,也是忍不住的咽了咽口水。

  而最後面的兩個女生的媽媽,也開始躁動起來。

  大雞吧的吸引力,就好像毒品和吸毒者一樣了。

  「别TM發春了,趕快練習,不然以後都沒有大雞吧吃的。」

  校長一邊享受着張豔的口交,一邊呵斥着兩個看的忘形的女生。

  「是,主人。母狗錯了。」

  兩個女生異口同聲的回答到。

  「哦∼絲∼哦哦∼草∼真是舒服∼哦哦∼技術越來越好了∼啊∼絲∼哦哦∼
絲∼啊啊∼你這是要吸死老子啊∼啊啊喔∼絲∼啊啊喔∼哦哦∼」

  「唔唔∼唔唔∼唔∼唔唔唔∼」

  張豔聽到校長的話,開心的發出唔唔的聲音來回答校長。

  在一個非常先進,非常大的城市�,某個别墅�,一個頭發稀疏花白,身高
隻有1.4左右,枯瘦但是眼睛非常銳利有神的老人,正看着面前的四個女人。

  最特别是,這個老人竟然穿着紅色的肚兜,看起來非常的怪異。

  這四個女人也都穿着肚兜,下身隻穿着開檔的絲襪和高跟鞋。

  脖子上還系着黃金做成的狗鏈。

  「嘿嘿,不錯。那小子還不錯。祖孫三代,還有一個閨蜜,這樣的關系還真
是誘人啊。」

  肚兜老人自言自語到。

  「公公,那你想怎麽玩呢?」

  肚兜老人身後的一個女人竟然是這個老人的兒媳婦,也穿着肚兜。

  「晶晶,你說呢?」

  肚兜老人反問到。

  「人家怎麽會知道嘛,不過,公公,你可是有些日子沒有操晶晶的騷B了。
好癢哦。」

  名叫晶晶的女孩撒嬌到。

  「嘿嘿,怎麽,沒有出去偷野男人嗎?」

  肚兜老人淫笑的問到。

  「當然沒有啦,晶晶的心�隻想着公公哦。公公,你看,你快看。晶晶的騷
穴�好多水,好癢啊,好像公公的大雞吧。」

  晶晶走到肚兜老人的面前,然後趴在地上,撅起屁股,雙手扒開騷穴,還一
邊說着淫話。

  「嘿嘿,還真是很騷啊。唉,也可憐你了,怪,隻怪我那個短命的兒子啊。
沒有福氣。這麽好的騷B都沒有命享受。跟着我這個糟老頭,還不知道明天會怎
麽樣。對了,鄒愛群那丫頭了。」

  肚兜老人原來姓鄒。

  「公公,晶晶不苦,能有公公的大雞吧溫暖我,晶晶就很幸福了。」

  晶晶滿臉幸福的樣子「愛群跟她姑媽愛麗一起去XX夜總會去了。「嘿,又
去找鴨子去了。真是的,沒說陪陪我這個老人家。」

  肚兜老人看似生氣,臉上去在淫笑。

  「等她們回來,晶晶一定好好說說她們。真是的,公公的大雞吧不吃,還非
要去外面找。太不像話了。」

  晶晶生氣的說到。

  「算了,算了,随她們吧。不過晶晶這丫頭也快要找個男朋友了。我們這個
家,不能隻有我這一個男人啊。何況我年事已高,拖不了幾年了。所以你也要在
這件事上面多操操心。」

  肚兜老人嚴肅的說到。

  「是的,公公。我已經在幫愛群物色男友了。要找到能過我們這樣生活的人
,能理解公公的思想的人,好難找啊。不過公公也不要心急了。公公你身體還很
硬朗呢。看公公這跟大雞吧就知道了。」

  晶晶說着說着就慢慢的爬到肚兜老人的面前,摸着老人的大雞吧說到。

  「嘿嘿,小騷貨,舔吧舔吧。真拿你沒辦法。」

  「那個,你叫伊麗對吧」

  肚兜老人問着伊麗。

  「是的主人,母狗叫伊麗。」

  原來這四個女人就是校長送給所謂最後能幫他翻身的人。

  「嗯,不錯。你們兩個去做點粥,你們兩個,先給我的寶貝兒媳婦舔乳房。
等下粥好了就要喂我和我的兒媳婦吃,這個有教過你嗎?」

  肚兜老人命令到。

  「是的,主人,母狗知道怎麽做的。」

  四個人異口同聲。

  然後夏盈月和陳春花去了廚房熬粥,張美和伊麗給晶晶舔着乳房。

  「啊∼啊∼,公公∼啊啊∼好∼好爽∼啊啊乳房啊哦哦∼啊啊∼哦∼乳房好
爽啊∼不∼不錯啊啊哦哦∼技術真好∼哦哦唔∼啊啊嗚∼啊啊」

  晶晶感受到自己的乳房被舔的興奮的不得了。

  「嘿嘿,喜歡就多舔一會。不過現在你就用你的小穴來吃我的大雞吧了。」

  老人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晶晶乖巧的趴在地上,撅起屁股,雙手再一次扒開
小穴,恭迎着肚兜老人的大雞吧插了進去。

  而我還不知道,一隻黑手,漸漸開始向我伸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