渴望弟弟的姊姊

我是一位大學生,已經是一位28歲的上班族了,我有一個大我兩歲的姊姊,不過她的命運實在是有點坎坷,這要從小時候開始說起。

我姊姊小時候就很可愛,所以在她幼稚園的時候,那次我們在住家附近的公園玩丟球,結果我只不過是去撿球而已,回頭一看姊姊不見了。我開始大叫「姊姊~姊姊~」可是沒有人理我,正當我要跑回家告訴我媽這件事情之後,我從一旁的暗巷看到有一個大人和一個小孩,那不就是我姊嗎?沒錯,那個大人打算要把我姊姊帶走,因為我小的時候當時人口販賣集團泛濫,我姊變成他們的獵物。剛好那個壞人看到我之後怕事跡敗露,於是把我姊推到一旁開著車就閃了,只見我姊趴在地上哭泣。當時我也很小,但是不知道是否因為男性天生的本能,無論年紀大小只要身旁的女性受傷難過,就會特別有勇氣。我把姊姊牽起來拍拍她身上的灰塵帶著她回家,這是我第一次救了我姊姊。

之後我們在一起玩的時候,我肯定視線不會離開我姊姊,所以沒有人會想再抓我姊了。不過她的命運絕不會只有這樣,她到了國小之後,以當時的年紀來看我姊的長相肯定沒人比她好看,想當然男學生就會想要欺負她,當然姐姐就會常跑來找我跟我哭訴,然後我就會去她班上暴打那個欺負她的學生。因為我非常愛護我姊,所以我的打架能力很強,要叫一個普通的小學生去打比他高2歲的學長,那怎麼可能打的贏?可是我可以把他們打到我老是被老師叫去罰站請父母來約談的那種。沒辦法,我不保護姊姊她的學校生活肯定會不好過。

到了國中,我姊長得又更漂亮了,畢竟女孩子都比較早熟,身材已經開始再發育了,我姐從原本的女童平胸慢慢有了小山丘,在當時的年紀可以說是女神級的人物了。
但是國中的男學生跟小學生差別在於,小學生欺負我姊只是因為純粹喜歡我姊但是不會表達;但是國中生卻已經有想把我姊姊拖去廁所硬上的心態了,畢竟國中男生是對性充滿好奇的開始。那一年,我去一個偏遠的廁所小便,結果一進男廁之後我傻眼了,我看到姊姊被2個男國中生抓著,其中我姊的褲子早已被脫下剩一條內褲,而一位男學生則把我姊的大腿抬了起來打算硬上她。我看到姊姊用無助的眼神看著我,並虛弱的對我說「救我….」,我當場整個人瞬間暴走,衝過去就是一頓拳頭,1打2已經是浮雲了,當下我的理智早已被憤怒給吞沒,我心裡唯一的想法就只有一個:我要救我姊姊!
當然我打贏了,畢竟一打多是從國小培養出來的。看到那兩位被我打到落花流水的男學生狼狽的逃出男廁時,我看到姊姊蹲在地上啜泣,我心裡好難過。我抱著姊姊對著她說:「姊姊,無論你遇到什麼困難,我都會保護妳的。」
「嗯….謝謝妳….」我姊姊心情稍微平靜下來。

從國中、高中、甚至到大學這段過程中,我姊一直不斷被人騷擾甚至差點被性侵得逞,但是我都在第一時間救出她來,日積月累下來,我姊姊對我以外的男人幾乎無法獲得信任感,所以她根本不想交男朋友,甚至不用說要結婚了。但是我很擔心,因為我遲早也會結婚生子,等我有了家庭之後我姊要怎麼辦?

所以到了大學畢業之後我不斷地開導姊姊,要告訴她世界上愛著她的男人多的是,千萬不能提早放棄,她還年輕。想當然姊姊一開始肯定是很難接受我的說法,不過久而久之,經過我慢慢的開導過後我姊姊也變得比較開放了,會願意與男人接觸相處。到了我姊26歲那一年,他交了一位男朋友,那位男生家境很好,一開始對我姊很體貼,有我的樣子,我感到很開心,因為終於有看到一個肯願意保護姊姊的男生了。不過日子持續了兩年之後,我姊姊的愛情已經出現裂痕,因為她的男友已經另結新歡了,原來他對每一個女人都是一樣的,所以我姊知道她是那位男生的好幾任女友之後徹底崩潰,因為她好不容易找到一個肯願意陪伴她男人,可是最後還是選擇拋棄了她。從那刻開始姊姊不再想外出,甚至不想工作,每天待在房間裡躺在床上發著呆,臉上充滿著憔悴。

我覺得這已經不是辦法了,因為在這樣下去姊姊有可能會得憂鬱症。於是我敲著房門,房門反鎖著,很顯然的姊姊不想讓我進去,她只想一個人待著。可是我不會罷休,因為如果我不做點什麼,這樣下去姊姊的精神狀況一天只會比一天糟糕。

「姊,我知道妳很難過,但是我每天看妳這樣我也心情好不到哪去。」我隔著房門對著姊姊說。

「姊,妳不想相信任何人沒關係,妳想孤獨一輩子也沒關係。但是妳要記住,你還有我這個弟弟,只要在我有生之年我都會在身旁陪伴著妳,你千萬不要忘了我。」

「我會一直站在門外等妳幫我開門的那一刻,姊,我愛妳。」我對著房門說,因為從我大學之後,父母一場災難後雙雙去世剩我與姊姊,所以我們的感情非常好。這句我愛妳是出自於我對姊姊那充滿親情的愛所說出來的話,也是我第一次對姊姊說。

過沒幾秒,門打開了。我看到姊姊憔悴的看著我,她身材好漂亮有個清秀的臉蛋,眼睛不斷流出的兩行淚水從臉頰滑落。

「小哲~~~嗚嗚嗚…..」姊姊看到我站在她面前之後撲了過來抱著我大聲的哭,沒錯,她把那積藏在心裡的悲傷一瞬間釋放出來,我感到很高興,因為她走出了第一步。

不過,這也是我們命運再次大變動的開始。

我把姊姊走進房間裡坐在床上時,姊姊趴在了床上,而我則輕柔撫摸她的頭髮。突然她對著我說:「小哲,你撫摸我好不好?」姊姊趴在床上看著我。

「蛤?」我第一時間不懂姊姊說的那話是啥意思。

「撫摸我全身,把我佔有好不好?我想要你好好安慰我…..」姊姊繼續說。

「不….不行啦,我們是姐弟耶,叫我佔有妳的身體,我哪辦的到阿?!」我完全不能接受姊姊竟然對我說這種話。

「拜託你小哲,現在…..能幫我的只有你了…..」姊姊再次拜託著我,我只好默默答應了。沒錯,只要能改善姊姊目前的狀況可以再回到過去開心活潑的樣子,我做牛做馬都願意。我雙手撫摸著她的背,她的背非常光滑柔順好摸,摸到上半部時沒有摸到細肩帶,可見姊姊沒有穿內衣,那當然,平時她本來就沒再穿啦,雖然她長得很漂亮,可是我終究是她弟弟,對她肯定是沒感覺的。

這時姊姊把衣服拉了上來露出了美背,轉頭對著我說:「小哲,摸我的胸部。」
我有點震驚但是我又不知該怎麼辦,我心裡一直不懂姊姊為啥會變這樣,可是看她又很享受我也只好照做了。我雙手往前面伸,環抱著她,兩隻手掌貼著她那豐滿圓潤的胸部,大約是D罩杯。如果是一般的女性我早就亢奮了,但是今天對象是自己的姊姊,心裡充滿五味雜陳,有種尷尬又奇怪的感覺。但是我姊姊的胸部實在是太軟嫩了,所以摸起來非常的舒服。我背對著趴在床上的姊姊輕輕揉捏著她的胸部,而她的表情卻非常享受又舒服,很顯然她很喜歡我的舉動。

既然都已經坐到這個地步了,那我身為弟弟當然就一次做到底了。我親了姊姊臉頰一下,一隻手從胸部裡伸了出來撫摸的她的翹臀,姊姊的臀部雖然隔著一條內褲與休閒褲,但是觸感依舊是非常的嫩完全不被布料所影響。我用手捏著姊姊單邊的屁股肉再捏另外一邊,然後不時的用中指戳一下姊姊的後庭。姊姊舒服的嗔叫著,而我除了心裡感到非常奇怪之外依然沒有任何感覺,我只是為了我姊的需求做事情而已。

接著姊姊把休閒褲與內褲脫下之後露出兩辦白皙透亮的屁股。
「小哲,趴在我身上。」我姊對著我說,我也跟著照做了。
我趴在姊姊的身上,從觸感上就像是趴在軟綿綿地人型抱枕一樣,很舒服。不過我的下體剛好貼在姊姊的翹臀上面,不知為什麼不安份的勃起了,而這一勃起之後我的老二隔著褲子剛好頂在姊姊的屁股溝中間。可是我根本千百個不願意,因為我最怕這種事情發生。

「對…對不起姊姊….」我趕緊想把身體撐起來對姊姊說。

「嘻嘻,小哲的好硬我很舒服喔。」姊姊笑笑的轉頭對我說。

她背對著我打算用手把我的褲子脫下來,我連忙制止。「不行啦姊姊,我們….不能做那種事情。」我一想到跟姐姐發生關係就感到異常奇怪完全不能想像。

「小哲…..我想要,放進姊姊身體裡面好不好?」姊姊不斷隔著褲子摸著我硬挺的老二,我無奈的嘆著氣,看來這下子不插進去不行了。

我把褲子脫的精光,露出長滿毛又硬挺的老二在姊姊面前微微晃著,姊姊用渴望的眼神看著它。我當下心想只要能滿足我姊姊就可以馬上讓這件事情告一段落了,我二話不說提著老二趴在姐姐身上,用手掰開她的屁股,再用另一隻手用食指摳著姊姊的陰戶。姊姊淫叫了幾下之後就流出了一點點淫水出來,之後我用食指與中指夾著我的龜頭頂著姊姊的嫩穴緩緩插入,因為我姊姊沒有性經驗所以特別緊,我插進去之後我的老二整根被包的緊緊,不知為何感覺特別舒服。這跟我當初料想的不一樣,我根本沒有想射精的打算;可是真正插進去之後各種想射精的念頭一一浮上來,甚至不想拔出來。

我從後面壓在姊姊身上環抱著姊姊,下體不斷往內頂著姊姊的子宮,姐姐的嬌喘聲一直在我耳邊徘徊,而我卻越來越興奮,我竟然會對姊姊充滿興奮?!

「小哲…我愛你喔….妳會永遠陪著我嗎?」姊姊在我耳邊一邊喘氣一邊問我。

「嗯,妳永遠都是我的姊姊,我會一直陪著妳的。」我一邊抽插一邊回答她。

我不斷撞擊姊姊的子宮,而姐姐不斷地高潮著,被緊緊包住的老二不斷漲大,而每次抽出都會夾帶她的淫水出來。而姐姐也隨著我抽插的節奏扭動著屁股,加上陰道壁不斷地收縮,那感覺越來越舒服,甚至已經高潮達到顛峰了。姊弟亂倫什麼的,先射了再說。

「姊姊…..我想噴了。」我趴在姊姊身上一邊扭動一邊對她說。

「快射吧小哲,不要忍喔,射進來吧。」姐姐親了我的臉頰之後屁股又翹得更高了。

「要噴了要噴了…..唔唔唔啊啊啊~~…」

我的老二在最後的衝刺之後停了下來遲遲沒有拔出來。沒錯,我一波又一波的白漿噴射而出,全射在姊姊的子宮裡面,而姊姊渾身一個顫抖之後癱軟在床上,而我也無力地趴在她身上好幾分鐘。

「小哲,我好舒服……有妳在我心情變得更好了。」姊姊滿足又愉悅的對我說,我好久沒看到姊姊再度露出那甜美地笑容了。我起身之後把她擦拭乾淨,之後穿上了衣服,而那是我第一次跟姊姊發生了關係,但是也從那天之後我姊不再如此憂鬱了。不過也從那天開始,我姊的個性卻大大轉變。



從那天開始,姊姊已經不再把我當弟弟看待了,而是把我當她的老公一樣。以往洗澡的時候我姊姊雖然不會鎖門,卻也不會把門整個打開;而現在她會把門整個打開讓我看她洗澡,為了把自己的身體完美呈現在我面前。

正要我把門關起來的時候,姊姊突然走了過來抱著我,她全身的肥皂泡以及清水全部貼到我身上。

「幹嘛啦姊,快去洗澡啦….」我打算把姊姊推開。

「跟我洗啦~人家洗不到背。」姊姊抱著我撒嬌著,她的胸部整個貼著我讓我下面又勃起了。

我姊已經徹底變成了「弟控」,但是看她現在過得很快樂我也只好接受現在的處境。我一邊幫她洗澡一邊搓揉著她的身體,而姊姊也把我濕透的衣服都脫光,用手握著我的好二來回抽動。這感覺很舒服但是一想到她是我姊還是感到奇怪。隨著我姊姊的手不斷加速我的老二早已直線挺著,甚至隨時會爆發。我用手摳著姊姊的嫩穴,而姊姊有點招架不住雙腿往內彎曲,使她的小花瓣又更緊了。姊姊也彎著腰舔著我的龜頭,我又很想阻止她但是我身體卻一點也不老實,完全被她的舌頭征服了。

最後我受不了我姊不斷地吸吮,體內的白熱精液從龜頭前端噴射而出,射進了我姊的嘴巴裡面,有些還從嘴角流了出來。

「抱歉….我忍不住了。」我有點不好意思的對姊姊說。

「沒關係,小哲射很多我很高興喔!還要嗎?」我姊很滿足得把精液都吞了下去,之後背對著我把屁股翹高,試圖在挑逗著我未燃燒完的性慾。

我的老二還在流著剛才未噴完的精液,卻又再度雄起了。我早已把亂倫這件事拋諸腦後了,提著老二又往她的屁股戳了進去直衝蜜穴。

「啊啊….」姊姊被我一個突刺淫叫了起來,我從背後環抱著她循序漸進的抽插,在陰道裡的老二不斷往內衝擊,姊姊的淫水也不斷分泌出來。

「姊姊舒服嗎?」我臉貼著姊姊的臉頰問著她,並親了一下她的臉頰。

「舒服喔小哲……我還要……」姊姊迷茫又享受的轉過來看著我親吻了我的嘴唇,這是我第一次親我姊姊的嘴唇。我受不了我姊姊的各種挑逗後又抽插了起來。

我姊也左右扭動著屁股,插在她體內的老二隨著她屁股的擺動不斷暴漲,沒多久就射了,不過我只射出一些,因為我還要再做一次衝刺。

「討厭耶姊姊,妳身材真好,屁股又這麼會扭,害我又不小心噴了一點點。」我故意淫語挑逗她。

「喜歡嗎小哲?」

「嗯,姊姊。」

「那再來吧,這次要射多一點喔~」

「我會的。」姊姊對我勉勵完之後我又開始衝刺了,這次我身體微微往後仰,下盤往前挺,雙手抓著姊姊的腰部並用老二不斷撞擊姊姊的小穴深處,而她也快招架不住我的攻勢而把雙腿往內彎曲,使她的小穴夾得更緊,陰道裡的老二不斷緊緊磨擦,還夾雜姊姊的淫水以及我剛才射在裡面的精液。

眼看想射精的感覺越來越強烈了,我把腳張得更開,雙手抓著她的腰部抓得更緊,隨時要做最後的突進。

「姊我要噴了喔…..」我閉著眼一邊最後衝刺一邊對她說。

「好…盡情的射吧。」姊姊把屁股翹高好讓我更順利的衝刺,而夾在嫩穴裡的整個老二也被提了起來,想當然我就感覺更舒服了。我猛然一個出力,下盤用力一挺,貼緊著姊姊的屁股之後,大量的溫熱白漿又再度噴發出來,灌進了姊姊的子宮深處。我維持這個姿勢停留了幾分鐘後拔了出來,姊姊癱軟無力的蹲了下來,而我用手從屁股後面,用中指深入她的小穴,把射在深處的精液挖了一些出來抹在她的屁股上面。

「姊,妳會不會懷孕啊?這樣可不好阿,要是讓別人知道妳懷了弟弟的種那成何體統?」我有點擔心的問她,畢竟我們都沒做防護措施。

「不會拉小哲,現在我還沒有進入排卵期喔~」姊姊蹲在地上滿足看著我。

「是嗎…」我有點鬆了口氣。我把姊姊牽起來之後抱了一下她之後我倆就迅速把身體沖洗乾淨了。

有天我下班回家了,可是我回到家之後我姊竟然不在,因為照裡說她下班時間都比我早,可是她又沒留字條也沒傳訊息給我,我想可能她等下就會回來了。果然,她回到家了,她看到我在客廳之後開心的往我撲了過來。

「小~~~哲~~~」

「怎麼啦姊姊….」我突然有點嚇到。

「小哲我跟妳說喔,我剛去裝了避孕環了,這樣就不用擔心會懷孕了喔~」姊姊開心得跟我說。沒錯,她竟然為了弟弟裝避孕環,大概全台灣會有她那種想法的肯定不會有第二個。

「姊,妳的意思是,我可以盡情內射卻不用擔心會有任何後果嗎?」

「嗯!」

「那我倒是想要試試看了!」於是我馬上把姊姊的衣服脫了下來,當然我根本還沒洗澡,反正做完再洗澡就好了。我一邊親吻著姊姊的身體一邊撫摸著她,姊姊也脫下我的褲子玩起我的老二,肯定是又勃起了。我一邊撫摸她一邊往一旁的沙發上移動,我把姊姊推倒在沙發上之後我跨坐在她身上脫去她所有的衣服,她也把我的上衣脫下來,然後我倆赤裸的身體擁抱著對方不斷親吻。我與姊姊的慾火不斷高漲,身體越來越熱,我的老二也越來越漲。姊姊不斷用手玩弄著我的老二而我也一直摳著她的小穴,很快地姊姊的淫水也弄濕了我的手。

「姊姊妳濕了耶….」

「嗯啊,小哲我想要。」我聽完姊姊的要求之後起身往前傾,把老二對準了姊姊的嘴巴,然後下身往下壓,整根老二沒入了姊姊的嘴巴裡面。姊姊的嘴巴吸吮著還用舌頭舔我的龜頭,感覺真是舒服。然後她開始前後滑動,老二一次又一次直達她的喉嚨深處,我忍不住高潮了。我一個控制不住,噴了一波的精液進了姊姊的嘴巴裡面,她也沒打算拔出來打算等我全部射完。

「好舒服喔姊姊….」我一臉滿足的從姊姊嘴巴裡抽出來,老二上都是姊姊的口水。

「呵呵~小哲我下面也要喔~」姊姊把精液吞下之後,張開她的雙腿用手撫弄著自己的小嫩穴挑逗我。

「沒問題!」我提著槍對準她的小穴邁進。姊姊一個禁臠,夾緊我老二的陰道壁不斷顫抖收縮,感覺超爽的,我一前一後抽插著,姊姊又開始不斷分泌淫水出來濕潤我的老二。姊姊不斷晃動著身體,一頭秀髮在那對豪乳上晃動著,我用手剝開了她的頭髮用雙手搓揉著她的雙峰。

「小哲….好….舒服….」姊姊閉上眼睛享受著我的雙手撫摸與下身抽動,雙唇不斷發出輕微得喘氣聲,我吻上了她讓她的喘氣聲在我嘴巴裡迴盪。我雙手抓著她的雙臂,硬挺的老二開始加速,姊姊也配合得把雙腿張得更開好讓我輕鬆抽動。我就這樣保持與姊姊接吻的型態直到我精液一洩如注的那一刻,然後我緊緊抱著姊姊離開她的嘴唇,此時我倆的口水還牽再一起。

「好舒服喔姊姊,無套安全射精的感覺真棒。」我與姊姊四目相交對著她說。

「喜歡嗎?還要不要?」姊姊雙手勾著我的脖子問我。

「那當然。」我停留在姊姊體內的肉棒沒有拔出來又開始抽插起來,此時肉棒又開始暴漲了。沙發上已經是我倆的汗水,卻沒有澆熄我們的慾火,我大幅度的身體抽送,姊姊的叫聲又更加強烈,看來姊姊也很樂在其中、很喜歡與我性愛的感覺。我把姊姊的身體往側邊翻轉,讓她側邊面對我,然後我又再度趴在她身上用手撫摸著她的雙峰,而姊姊又把嘴唇貼了過來與我的舌頭纏綿,當然我的老二也在與她的小穴纏綿著。

沒多久我又想射精了,姊姊身材實在是太好了加上現在我已經把姊弟關係拋倒一邊,所以我已經完全享受著與她性愛的快感。我離開了她的雙唇之後用手壓著她側邊的屁股猛烈衝刺,打算再次怒射一波。

「姊姊,我要再一次內射進去了…..」

「好….小哲加油….啊啊啊….」

「要噴了要噴了要噴了….」我再次出力衝刺之後停了下來,因為又一波的精液從我的龜頭噴發出來,但是我這次故意把老二抽出來一點點,所以射進姊姊小穴的精液沒多久就流了出來,看到綿綿不絕的白液從小穴裡流出來我就覺得好爽。

「嘻嘻,小哲你每次都射好多喔~」姊姊看著自己的嫩穴說道。

「嗯呀,姊姊妳喜歡嗎?」

「嗯,還要嗎?」

「妳還想阿?妳身體受的了嗎?」

「沒問題拉小哲,你想要就再插進來啊~」

「真是的,姊姊妳真淫蕩。」我說完又插了進去,這次我讓姊姊趴在沙發上,用我最喜歡的背後騎乘來收尾。

此時姊姊的嫩穴裡完全是濕濕黏黏的,因為裡面都是我的精液。不過依舊不影響我的攻勢,反而更令我興奮。

「姊姊,你屁股翹高夾緊一點。」我用手拍了姊姊那Q彈的小屁屁一下。

「嗯!」姊姊照著我的話做,我的老二也被她給跟著抬了起來。我的下盤不斷往她的屁股壓下去,被擠壓的小屁屁又再度回彈給我,非常舒服。姊姊一直嗔叫著享受我老二的調教,雖然感覺出她開始疲憊了,但是我也不辜負姊姊的渴望開始積極的進攻,夾帶許多精液的陰道壁裡面又分泌出了淫水,看來姊姊的淫水也是非常多。

「姊姊….我可不可以再射一波進去….」我喘著氣在姊姊耳邊問她,看來做太多次有點累了。

「嗯….小哲….射….射進來吧….」姊姊也虛弱的趴在沙發上有點無力的對我說。

「姊…姊姊…我有點累了….你屁股….再翹高一點….我會…比較好…射…射出來….」

「嗯…」姊姊用最後的力氣把屁股頂了上來,但是我感覺她快撐不住了,所以我也使盡吃奶的力氣做最後一次的衝刺。俗話說的好,湯底肯定是精華,我用盡力氣往前一挺,一波溫熱的白漿再度噴射而出,直衝姊姊的身體裡面。而我與姊姊早已癱軟無力,我趴在姊姊身上一動也不動,我只感覺我的老二還在射,而姊姊的下半身不斷地顫抖,好像在迎接我肉棒的熱情一樣。

「舒服嗎小哲…」

「嗯….」

「還要嗎…」

「不了…姊姊….讓我趴在妳身上休息一下好不好….我現在…連拔出來的力氣都沒有…」

「嗯…你想趴多久都可以喔…」說完姊姊把雙腿夾緊,好讓我的老二可以好好的插在姊姊的嫩穴裡休息,很快的因為我太過勞累所以就睡著了。

現在,我們一直過著如姊弟又如戀人的生活,我很喜歡現在的日子,因為姊姊不再憂鬱了,而我們也相愛著彼此。如果我可以許一個願望,我希望,她不是我的姊姊,而是一個可以與我結婚生子的女人。
[p=30, 2, lef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