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過小龍女之絕情谷底

話說,自從小龍女和楊過在絕情谷身種情花之毒后,絕情谷主公孫止看上了小龍女之美色,將其困入谷中,欲強娶小龍女為妻,小龍女無奈,深知此毒無外人可解,為救楊過只得忍辱屈身嫁與此等惡魔,只望公孫止能給其解藥,好救愛郎楊過。

  可想,大婚之日突生異變,被困多年的夫人裘千尺,卻被其女兒公孫綠萼與楊過拯救而出,人算不如天算啊,想娶小龍女這等美事,自然被深困多年以棗為生,對公孫止恨之入骨的裘千尺所破壞,而情毒解藥也是在眾人群戰之時被毀,小龍女得知生而無望不能與楊過白頭偕老,心灰意冷之下獨留“十六年后,在此相會,夫妻情深,勿失信約。”幾字,跳入深不見底的斷腸崖。

  這是一處寒潭,潭上有著些許花草。終年不見天日,陰暗、潮濕,是這里的獨特色彩。

  “嗯”,一道輕聲的嚶呤在渺無人跡的寒潭上想起,小龍女迷迷糊糊的轉醒過來,頓時,一個妙曼的身姿映入眼簾,因小龍女跳入懸崖掉入水潭,而被寒水衝入泥潭上,此時小龍女臉色異常蒼白,一些發絲貼在臉上,別有韻味,再看身上,白衣素裙已全部濕透,被包裹的完美嬌軀若隱若現,身前雪白的邱峰傲然而立,如此豐滿,可想少不了楊過的功勞,而在衣服的打濕下胸前粉紅的兩點草莓而是凸顯而出,順過沒有一絲累贅的平坦小腹再往下去就是神秘花園,此時花園里能夠清晰可見的看見幾根漏出來的調皮芳草。

  “我還沒死?”小龍女緩緩睜開眼來,頓時,渾身打了個冷顫,胸前兩只玉兔在主人的顫抖下也是漸漸抖動,感覺到自己跳崖未亡落入此境,一滴清苦的眼淚順著眼角在美麗的臉蛋上滑落而下。

  “過兒,我該怎麼辦?”如今求死不能,想著又得忍受情毒之苦還有深處此地的孤獨、清冷,小龍女嘴角含苦。

  “這地方好冷,”小龍女又渾身打了個冷顫,坐起深來玉手交叉緊緊抱著胸部,“咦?好像身體內情毒發作速度延緩了,”突然發現身體這種情況讓深處陌境、心灰意冷的小龍女立馬振作起來。再環顧四周的潭冰寒水,心中明了,“原來是這里的環境原因,那麼,我日后趟入寒冰之上日漸修煉,情毒定可化解,如此,就能活下來等過兒了。”

  想到在此能夠解除情毒之苦,小龍女心生雀躍,可是低頭一看渾身濕濕的,立馬羞得俏臉上升起兩抹紅暈。再度打量,發現此處還是別無他物,于是,小龍女站起身子,玉手小心翼翼的輕解腰帶,然后緩緩褪去素衣羅裙,頓時,一個完美無瑕、全身赤裸的嬌軀爆露空氣之中;濕漉漉的三千發絲披撒于雪白的玉背之上,發尖緊緊的貼在滑潤、豐滿的圓臀之上,往下,一雙修長的雪白美腿靠攏在一起,好像在遮擋著什麼,盈盈一握的柳腰不著一絲于肉,飽滿挺拔的兩對雪峰勾勒出一道天然山溝,兩點嫣紅異常奪目,雪白的大腿間便見一處三角草地,小草非常茂盛,草上還沾著幾滴露珠,如此秀色,可惜無人能賞,當真便宜了這處寒潭冷水了… …

  “先恢復功力再說吧。”脫下衣物之后小龍女蓮步輕移,忍著冰寒刺骨,走向一塊較大的冰塊之上,然后嬌軀往上一躺,心中默練玉女心經口訣,修煉了起來。

  是人就會肚子餓的,小龍女也不例外。恢復功力后小龍女便是發現了這個生存的最大問題,“可是,這里就是泥潭、寒水… …”小龍女輕聲呢喃道。

  “有水,下面說不定有魚,”這一發現讓小龍女心下稍安,若是沒有食物,怎麼生存呢?赤裸著全身,玉足點地,在胸前兩對豐滿玉峰驚呼下小龍女躍下水潭。

  經過一段時間練功,內力已經恢復,潭水雖冷,但從小就一直在古墓寒冰床上修行的小龍女並不畏懼,赤裸的小龍女在水中像條美艷的美人魚一樣遊動著,潭水極清,內可視物,往水下遊了一會兒便發現大堆魚群慌亂而逃,小龍女急忙追趕而上,可是一小群魚類並沒逃走而是貼上小龍女嬌軀,更有兩只黑魚遊至小龍女挺拔胸前,對其嬌乳上的兩粒嫣紅張嘴就咬。

  “啊,”對此,小龍女立馬驚呆了,嬌軀連忙躍上岸來,而其雙手上,也多了兩條黝黑不知其名的小魚。

  “你們這群好色的家夥,”小龍女望著手上的兩條黑魚,真是又羞又氣,氣的胸前兩對嬌乳也是彼此晃動著。

  問題又來了,現在有魚了,可是卻沒有火烤熟,然而,要小龍女生吃魚肉,這點她可做不到;“怎麼辦呢?”小龍女抓著魚踱了兩步,接著,便見小龍女把魚放至一塊寒冰上,然后雙掌貼上兩魚;不一會兒,只見兩魚身上漸漸的的冒著熱氣;原來,小龍女是在用自身內力蒸魚,不得不佩服其聰明機智。

  “勉強還可以吃吧,”望著兩條魚小龍女自言語言的道;接著,便是撕下一塊魚肉放入櫻桃小嘴,大概是餓了吧,不一會兒便是把兩條魚都吃光了,小龍女滿足的打了個飽嗝,然后乳波臀蕩的裸奔至一處雜草處,接著,蹲下雙腿,一道金黃色的液體自兩腿之間淋撒而出,淅淅瀝瀝的擊打在地上,美女,也是要尿尿的。

  小龍女取下衣衫上掛著的一個小瓶子,接著莞爾一笑,道:“不知道還能否招來玉蜂,”輕輕扒開瓶蓋,一股香味飄灑而來,略等片刻,便見潭中水波微蕩,在小龍女關切的注視下一大群玉峰便是“嗡嗡”的飛躍而來;“成了,”看見一大群玉蜂從寒潭奔來,小龍女也是興奮異常,在這孤寂之所中,也總算是有個朋友了吧,雖然是另類。

  “嗯……嗯……啊……”雖然在此處低溫的環境下情毒有所緩解,但也只是緩解而已,此刻突然發作,小龍女頓時疼不欲生,赤身裸體躺在寒玉冰塊上,雙手緊抓發絲,俏臉微白,貝齒咬著下唇,一聲聲疼苦的呻吟從翹鼻內哼出,嬌乳急速搖曳,腰肢若水蛇般遊動,雪白玉足也是顫顫巍巍的抖動著;可見情毒之苦,是多麼難受。

  “啊!… …”一聲聲痛苦的呻吟聲,響徹寒潭;“玉峰,”直到某一刻,小龍女終于忍受不了了,招來玉峰助陣,玉蜂對其嬌軀雪乳、圓臀、下身蜜穴就是一頓叮咬。

  “啊……喲…啊…啊……”接著又是一聲聲痛苦而又帶著歡快的呻吟聲響起,只見一群蜜蜂對著小龍女雪白嬌軀一陣叮咬,而小龍女也是媚眼含絲,粉嫩香舌也是伸張而出,在唇邊緩緩轉動,真是美不勝收。

  小龍女配合玉蜂一手捏乳,一手撫慰下身簾洞,突然一聲大叫傳遍整個寒潭,小龍女在情毒發作、玉蜂助陣的情況下泄了,密密麻麻的層層香汗也從其身上滑落而下,玉蜂不一會兒也是全部嗡嗡飛走;小龍女還是微微痙攣著,不知道是疼的、還是剛達到高潮… …

  再看小龍女身體,后者躺在寒冰上,渾身不時顫抖幾下,此時臉色紅暈密布,像是要滴出水一樣,紅暈漫布一直至耳垂、脖頸處,如此美態,讓人欲罷不能;再觀其上身,雙乳依舊傲立,只是比先前漲大幾圈,雪白乳峰上全是紅點,兩粒粉嫩乳頭腫大異常,猶如兩粒紅棗,讓人忍不住向前咬上兩口一品芳香,可想,豐胸之舉全拜玉蜂之功;再往兩腿間看,此刻小龍女雙腿呈大開狀,芳草之下,陰戶通紅,張開著粉嫩的蜜穴,穴內正有些淫液流淌而出,落入雪白大腿之上,兩邊紅粉的陰唇紅腫的如饅頭大小,粘著穴內陰液發出明亮的光澤。

  “呼!”過了許久,小龍女呼出一口氣來道:“情毒是暫時解了,可放法… …”想起先前情景、自己媚態,小龍女面色就立馬紅潤,微羞的看著滿身狼藉搖了搖頭,輕一動身,便覺渾身疼痛難當如萬蟻噬咬,顯然是玉蜂叮咬所至。

  “咕嚕、咕嚕,”靜修了片刻,小龍女肚子又是不爭氣的叫了起來,再看看身體,紅腫之處已經漸漸消散了一點點,“現在身體還是疼痛,只得再忍忍了,”說著小龍女又是雙眼一閉修煉了起來。

  不知道過了多久,突然一陣香味飄散而來,對于忍著肚子餓了許久的小龍女來說,不亞于干柴烈火;于是小龍女迅速睜開雙眸,秀鼻微動,便發現香味是從潭壁傳來;“原來是玉蜂,”小龍女尋到來源,接著又道:“這麼快就建巢了,那以后便有蜂蜜吃了。”

  能夠不用經常就吃那一種沒味的干魚,對于深處此境的小龍女來說不易是件為數不多的美事;再打坐片刻,見身體稍微好轉后,小龍女瞥了眼一直丟在地上未穿的衣衫,輕聲道:“反正無人,衣衫還是等著以后出去再穿,”隨后小龍女對著潭壁,美足輕點,便是飛快的飛躍而去。

  三千青絲在小龍女腦后隨風飄撒,赤裸的完美嬌軀頓時乳波臀蕩,盈盈不堪一握的纖細腰肢在空中輕輕一擺,而后便至潭壁處;蜂巢不是很高,剛好夠人觸碰;此時,一群玉蜂正在產蜜,看著此境,小龍女會心一笑,接著,便見小龍女玉手一招,一大群玉蜂就此飛離巢穴而出;蓮步輕移,小龍女靠近蜂巢,然后伸出玉手蔥指,對著蜂巢里一探,接著抽出,便見小龍女手指上粘滿了黃色粘稠物質,那是蜂蜜。

  望著手指上的蜂蜜小龍女也是高興異常,此玉蜂所產之蜜,並不需要提煉就可直接食用,不僅可以飽腹,還可以有潤膚、養顏的功效;小龍女把手指蜂蜜往小嘴里一伸,然后香舌輕舔,“好甜呀,”在寒潭之地,能吃到蜂蜜這等如此不可方遇之物,小龍女也是非常高興。

  潭中無日月,小龍女從落入此處到現在已不知道多少時日,唯一知道的便是泥潭上花開花落,蜂來蜂往,而小龍女依舊是赤身裸體的生活著,過著吃蜂蜜和潭魚的日子,情毒經過寒冰和玉蜂的多次功效已被逐漸壓制,想要徹底解除,只需一些時日便可。

  今日,小龍女又是赤身裸體的來至潭水邊,不過,卻是未像以前那樣跳入水中;此刻,只見小龍女蹲下完美嬌軀,然后,對著水潭稍一彎身,胸前兩只那比之以前不知道大了多少的雪白豪乳,就此落入清澈的水中,不一會兒,小龍女俏鼻微哼一聲,面色潮紅,接著,令人大感驚訝的事情發生了,只見小龍女直起赤裸嬌軀,往岸后一退,而身前落入水中的兩只豪乳之上兩粒粉紅竟是被兩只全身黝黑的黑魚張嘴咬住。

  小龍女竟然用自己乳頭做誘餌,釣那黝黑好色之魚;握住兩只魚身,小龍女將欲抓起,不料這兩只黑魚緊緊咬住自己乳尖,而陣陣快感也是從乳尖之上傳遍其身,瞧得黑魚此舉,小龍女輕哼道:“哼,不信治不了你。”



  語畢,只見小龍女玉手抓住兩魚,催動體內真氣,一聲嬌呼,便拉起兩魚脫離嬌乳,隨著魚吻脫離,小龍女兩粒可愛草莓便是暴露在空氣之中,此時小龍女紅粉乳頭腫大,微微晃動著,上面還沾著些許水澤,泛著鮮艷的光澤… …

  碧水潭波徹骨涼,

  寒冰床,

  情難忘。

  幽思潺潺,

  何日逢楊朗。

  楊郎何時慰我哀殤,

  再盼入君臂膛;

  寂寞處,怎解寂寥,唯有玉蜂伴旁。

  望眼欲穿,獨留清淚兩行行。

  仰天望,輕道楊郎,楊郎!

  傷心處,苦斷柔腸!

  小龍女孤獨在此,不知度過了多少時光;體內情毒已被寒潭、玉蜂給盡數清除,脫離了情毒之苦,再也不用忍受著痛不欲生的滋味,小龍女也是倍感欣慰,只希望楊過還活者,會來崖底找她。

  如此冬去春來、寒暑交易、花開花謝、過了十六年。直到某刻,一位兩鬢已有些許花白發絲的男子破水而出;時間,仿佛此刻在碧水寒潭內靜止了。十六年來的朝思暮想、望眼欲穿、十六年的黯然銷魂……十六年來的苦苦相思、無盡等待、十六年的無邊寂寞……終于,在此時釋放!

  “姑姑”男子一聲大叫,聲音顫抖,然后急忙飛奔至小龍女身邊,接著,張開單臂立馬把小龍女緊緊抱住,“過兒”,小龍女躺在這思戀常久的愛人溫暖胸懷,望著常近在咫尺的愛人,似水眼眸含著無限深情,而后,一滴滴晶瑩的淚水滴落而下,“姑姑”瞧著小龍女如此惹人憐愛,楊過又是叫了一聲,手臂抱的越來越緊了;“嗯… …”一聲嬌哼從小龍女精致的翹鼻傳來,“姑姑,怎麼了”楊過頓時大急,往小龍女臉上一看,只見小龍女面色潮紅,明眸緊閉,睫毛輕眨,玉手牢牢抓著楊過后背;瞧得小龍女此等媚態,楊過頓時心猿意馬起來,自己有多久未能品得美人芳香了啊… …

  “過兒,我… …”小龍女支支吾吾的輕聲道。楊過望著小龍女絕美俏臉,百思不得其解,隨后,感覺胸前有兩團大大的挺翹軟物,往下一看,頓時明了,小龍女孤身一人一直在此處,衣物早已不知多久未穿。

  “姑姑,你的身體比原來越來越豐滿、成熟了,”楊過目不轉睛的盯著小龍女的完美裸體,喉嚨微微鼓動道。聽得愛郎此話,盡管經過這麼多年,小龍女面頰還是略帶微羞,隨后,突然感覺楊過抱著自己時不太對勁,玉手一抓楊過左臂,果不其然,此處空空如也,只是一個衣袖,小龍女大驚:“過兒,你的手呢,”接著小龍女撫過楊過臉龐,摸著鬢間白發,看著愛郎充滿柔情卻又帶滄桑的眼眸,幾行清淚又是流淌而下,:過兒這些年… …“楊過伸出手指立馬堵住小龍女小嘴,接著道:”姑姑,過兒殘活于世,如今能再與你相見,此生已是無悔。“經過蜂蜜和寒潭的滋潤,小龍女十六年來也是未顯蒼老,身體只是越加飽滿成熟,只待君采摘,而楊過則是略顯蒼老,又是斷臂,可這,又有誰在乎呢… …

  ”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如今能再會愛郎,還有何怨可說呢,小龍女再度投入楊過懷里,接著朱唇點在楊過臉上,分離了這麼久,一直忍受著相思之困的楊過此時如何忍受得了,而小龍女一直赤身裸體,身上秘密之地也早已一眼飽覽,楊過立馬采取攻勢,單臂摟住小龍女細腰,將其身體壓入地上,接著三下五除的把身上衣衫盡數脫去,望著愛郎也是赤裸身體,那渾身彪悍精肉,胯下昂首挺立怒龍,小龍女雙眼漸漸迷離,”過兒,好好疼我,“忍受著十六年空虛寂寞,小龍女也不再矜持,楊過俯下身子胯下怒龍並未就此直入,雙手對著小龍女乳峰一陣愛不釋手的揉捏,啊啊…嗯…啊…小龍女慢慢呻吟出聲;”姑姑,這里比以前豐滿了好多,“楊過對其乳尖又咬又啃,突然又是親了一口小龍女紅暈滿布的脖頸,道;聞言,小龍女迷離的雙眼立馬呈現羞意,想起以前每次情毒發作,然后便是玉蜂解毒… …沒想到現在不僅解了毒,反而還幫自己豐胸,讓愛郎越來越喜愛了。

  ”過兒… …啊… …過兒… …我要,快給我,“小龍女身體在楊過的愛撫下快感陣陣,兩腿間又是愛液橫流,實在無法忍受。”姑姑,我來了,“楊過驅使堅挺已久的怒龍俯身一插,進入小龍女春水流淌的蜜穴;”啊“一經合體,小龍女與楊過同時發出一聲歡暢的呻吟,十六年的寂寞苦楚盡數在此發泄而出,怒龍在小龍女洞穴里橫衝直撞噗哧、噗哧的聲音不絕入耳,楊過壓在小龍女赤裸的玉體上賣力的聳動著,雙手揉著小龍女鼓脹的美乳,時而捏著尖尖紅艷的乳頭,小龍女被楊過逗得欲念賁張,一邊呻吟一邊扭動著腰肢配合著愛郎的聳動;楊過抽插得銷魂無比,逐漸沈醉在小龍女成熟美麗的肉體之中,小龍女也是恣意的享受著愛郎的疼愛,十六年的寂寞全部驅散,不論身體還是靈魂皆是舒爽無比。

  唔……哼……唔……喔……一陣劇烈的急速抽插,楊過渾身顫了顫,一股滾燙的濃液在小龍女體內噴灑而出,持續的噴灑了很久… …

  小龍女雙臂緊抓楊過肩膀,在楊過身下嬌軀也是一抖一抖的,顯然也是進入高潮。楊過怒龍還停留在小龍女體內不肯離去,接著,楊過軟下身來躺在小龍女玉體之上,經過剛才的劇烈戰斗兩人都是大汗淋漓、渾身酥軟,接著便閉上雙眼進入夢鄉。

  不知道過了多久,小龍女緩緩醒來,急忙往身邊一看,楊過還在,小龍女玉手拍拍豐滿的雪峰,顯然嚇了一跳,只怕先前只是一場美夢,看見愛郎還在身邊,小龍女也是展顏一笑,接著又是親了一親楊過臉頰;剛想轉身起來,突然小龍女又是微哼一聲,原來,楊過的怒龍長槍還在其蜜穴之內,此時一動立馬驚醒了它,怒龍一醒來便是昂然挺拔,小龍女俏臉微羞的輕輕推開楊過,隨著小龍女的推開長槍也是從她蜜洞里帶起一絲絲漣漪而出,小龍女剛想站起,不料,身子又是被楊過拉入懷里,”過兒,你醒啦,“小龍女躺在楊過溫暖的懷里,滿臉深情的望著他;”姑姑,我還要“看著懷里絕色人兒,楊過剛熄不久的原始欲望又被點燃… …

  聽著愛郎的話,小龍女在楊過懷里扭了扭身子,略微沈吟道:”過兒想要,姑姑那會拒絕,只是… …剛才你太粗暴了,下身還有點疼“聽了小龍女的話楊過順著小龍女身下一看,果不其然,此時,小龍女蜜穴還是有點紅紅腫腫,楊過頓覺懊悔:”姑姑,過兒粗魯了,你先做休息吧。“聽得愛郎憐惜之言,小龍女嘴角微笑,撫著楊過俊臉道:”憋著可對身體不好哦。“看著小龍女如此嬌俏可人,楊過怎麼忍受得了,怒龍立馬又是壯大一分,可是一想小龍女下身腫痛,便欲開口,便聽見小龍女的聲音響起:”過兒不用太過擔心,小妹妹不行,那就走后庭菊穴吧… …“

  聽得小龍女此話,楊過更是欲火高漲,剛欲有所行動,便是被小龍女又給拉住了,只見小龍女說:”后庭干旱,如此進去肯定疼痛難當,你去取些蜂蜜來,做潤滑之用。“楊過壓下欲火對著蜂巢就是狂奔而去。

  不一會兒,楊過便是歸來,手掌上一大把蜂蜜;看著楊過返回,小龍女微羞的爬下玉體,紅暈遍布至后耳根,顯然以往從未做過此等羞事;小龍女豐滿圓翹的雪臀高高峭立,雪白臀肉緊緊包裹著,只留下一道縫隙,隨著下趴的姿勢,胸前豐乳在空氣中也是一晃一晃的;”過兒,你慢點… …“聽得小龍女此話,楊過早就迫不及待,忍著胯前硬硬挺立的怒龍,粘滿蜂蜜的右手撫上小龍女翹臀,一股柔軟的觸感湧上心間,接著,抓住滑膩臀肉往旁邊一拉,頓時,小龍女屁股縫中的那淡紅色菊花小洞充斥眼球,粉嫩菊門此時緊閉,楊過右手顫抖的把掌中蜂蜜對著菊花美穴輕輕抹平、潤滑。此時不知是小龍女太過緊張還是何因,皺褶的菊花狀微微動蠕著,當真是美倫美奐。

  經過蜂蜜的滋潤,小龍女的菊花小穴晶瑩剔透,看準備已好,楊過激動的對著小龍女道:”姑姑,我,我要進來了;“”嗯“小龍女巧鼻輕發出一聲,得到小龍女首肯,楊過便挺起粗大的怒龍,緩緩抵至小龍女菊穴處,接著,龍頭往前一挺,小龍女玉肛菊穴立馬像盛開的花蕾一樣菊紋擴散而開,肛穴內淺紅淺紅的嫩肉也是被怒龍擠壓而出,楊過只覺得怒龍進入一個異常緊窄的溫暖窄道,被小龍女從未開發過的處子玉肛嫩肉緊緊包裹著,只爽得靈魂都升上天了;”啊,輕點,疼。“小龍女往常只出未進排便的玉肛突然被粗大的異物插入而進,立馬疼得黛眉緊皺,晶瑩的香汗也是滑落而下。

  ”姑姑,你忍一忍,“聽見小龍女大呼其疼,楊過頓時心生憐意,怒龍慢慢抽出,隨著異物的抽出小龍女菊穴玉肛”噗“的發出一聲悅耳的聲響;只見此時小龍女的玉肛洞口微張,晶瑩粉紅的嫩肉也是暴露出來,正一縮一縮的;接著楊過挺槍再次插入,玉肛立馬把怒龍緊緊束縛,”啊“小龍女又是發出一聲呻吟,為讓的愛郎滿意,只得咬牙忍受著屁股撕裂般的疼痛。

  ”哦,姑姑的屁股眼兒夾得真緊“楊過下體往前一聳一聳的,粗大的怒龍在小龍女臀縫內粗暴地擠著小龍女玉肛內嫩肉;”啊…痛…啊… …“小龍女秀發擺動,銀牙緊咬,感覺到自己緊皺的玉肛在楊過抽插脹開般的刺痛中緊張地收縮著,渾身傳來一種異樣的快感,那種滋味真是不可言喻。

  隨著楊過越來越快的抽插,小龍女胸前兩對爆滿乳峰也是劇烈搖擺,只得玉臉脹得通紅任隨愛郎欺淩。

  ”啊,“楊過一聲大嘯,接著渾身顫栗,怒龍長槍在小龍女玉肛內一陣抖動,精門大開,一發一發的濃精不斷射入小龍女菊穴內,楊過喘息著軟倒在地;小龍女玉肛隨著異物的離開,如花蕾般的菊花穴眼兒微微張開,從其穴內深處往外流淌出一股股乳白的濃液,一些從穴眼處流出的精液還粘在小龍女雪白的翹臀之上,此時小龍女胯下神秘之處已是濕漉漉黏糊糊的一片,微張的粉嫩玉肛穴眼處還流著滾滾濃液,小龍女緩緩躺之地上,潮紅的臉色帶著后庭之樂的快感和異物離去的愉悅。

  ”姑姑“、”過兒“高潮過后,楊過、小龍女兩眼一對相視而笑,接著兩人緊緊相擁摟在一起… …而后慢慢沈睡… …離別的十六年里,在此刻,睡的從來沒有過的甜蜜、安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