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來的最甜

有人說,當今最吃香的哥哥是偉哥,最暢銷的書是女秘書,最年輕的奶奶是包二奶,最熱鬧的走廊是髮廊,而最難設防的盜竊那就是偷情了。
偷情給人帶來刺激,給人帶來歡樂。故事的主人翁是良和萍,他們同在一個單位工作,相愛已有多年,下面這是他們的一次幽會過程: 良是個重感情的人,遇上了癡情女子萍,真是情投意合。
萍的丈夫在外工作,很少回家,這給萍和情夫良的幽會創造了一良好的機會。很長時間沒有幽會了兩人彼此都很思念。星期二是萍電腦學習日,上午8點萍收到良發給她的資訊,要萍馬上回家,良要去萍的家。萍收突然到這一資訊心�顯得很激動,馬上回家,等待著良的到來。良發出資訊後,立即乘車前往。
在車上,良的心情有些緊張,但表面上卻顯得很開心。因為汽車�有同事就顯得有此不自然,一路上良想著和萍性交的情景,顯得有此激動,只覺得汽車開得太慢了。
到了城�,良撒了一個謊便下車,叫了一輛三輪車,直達新村。良三步並作二步登上五樓,只見萍已將房門半開著,便走了進去。還沒等良換好拖鞋,萍就撲上去抱住了良,兩人緊緊擁抱。一陣狂熱的擁抱後,萍把房門關上,兩人走進了臥房。
脫去了身上衣服,萍只穿一條三角褲。萍仰躺在床上,良便俯臥壓在了萍的身上,嘴對嘴的吻了起來,萍不時的把舌頭送入良的嘴�,良吸吮著萍的津液,手摸捏著萍的乳房,彼此深吻了很長時間。此時萍激動了,呼吸也急促了。良這時把手滑向了萍的三角褲內最神秘的地方,毛絨絨的陰毛手感很好,手放在高高隆起的恥骨上正好一個手心大。
萍經過和良的深吻和扶摸,陰部感到熱烘烘,陰道�面象有小蟲在蠕動,很難受。良此時中指拔弄著陰蒂,陰道口已流出了許多的愛液。良還是用他�熟的手法在激發著萍的騷勁,萍的兩腿不時的在搖擺,屁股也在上下的運動。良感覺著萍的性頭在不斷的上升,就用中指慢慢的從陰道口進入陰道內,整個手指都進去了,手指碰到了宮頸,並在宮頸口來回的劃動抽插,萍的陰部也隨之上下配合運動。萍的手也早已捏在了良又粗硬的陰莖上,並不時的在運動,陰莖頭上也出現了粘乎乎的愛液,這更增添了萍的騷勁。
良感到了萍的難受,只覺得萍抓住陰莖拉向自己的陰道口。良便對萍說:“稍等一會,待到你實在受不了時再放進去。”這時萍不出聲,還是肥陰莖拉向陰道口並往�送。良這時知道萍已經受不了便對萍說:“我放進來了。”萍說“嗯”。良便調整位置,陰莖翹得很足,顯示出了陽性的魅力。萍手握著陰莖,對準了自己的陰道口慢慢的往�送。
良也漸漸的挺入進去,同時兩人各自體會著感覺。偷情的確不比夫妻,既剌激又開心。在陰莖漸漸插入的同時,萍的屁股也向上挺,當陰莖全部插入後,良只感覺到陰莖頭頂到了子宮頸上,有一種說不出的舒服感,加上萍屁股上下運動,子宮頸也在龜頭上劃來劃去,太舒服了。此時萍屏住呼吸,雙手按拄了良的屁股,自己在運動。萍有一個習慣,在屏的時候最希望上面的男人不要動,讓自己運動,這樣才能容易達到高潮。良知道了萍這一習慣動作後便伏在了萍的身上,把陰莖翹得很足,有足夠的硬度使萍達到高潮。
良這個男人不僅在性格脾氣上和別的男人不同,還一個最大的不同是別的男人都自私,只想自己開心,不管女人是否快樂,只是按自己的方式進行性交。正因為良太在乎女人的高潮,所以在性交時首先上萍先達到高潮,然後自己再達到高潮。良雖然和萍偷情有多年,性交過數百次,享受過無盡的歡樂。
但良這個人把每次性交都視為是一次肉與靈的交融,是技巧和藝術的表現與享受。所以把萍的高潮比自己的高潮更重要。此時萍發出“噯哇—,噯哇—,”的叫喊聲,這次叫喊不比以往,叫得響,而且叫得極其的難受,便得上面的男人用出全部的吃奶力氣和招數來滿足她。幸好良在這方面還有些功夫,要是換上別的男人就難於抵擋了。
因為不僅僅是萍的叫床聲摧人興奮,而且萍陰道內的功力也相當的了得,她挺起陰部子宮莖上下左右劃得龜頭發麻。功底稍差一點的男人就抵擋不了,沒等萍的高潮過去便將精液射在了陰道中痿軟了,這種男人對女人來說是最糟糕的了。良聽到萍的叫床聲和這樣上下左右劇烈的運動,龜頭覺得有些發麻,感到再這樣下去會抵擋不住的,便進行了深呼吸,以緩和中樞神經的高度緊張感來控制射精的時間。
良看到萍非常興奮心�十分開心。良和萍性交的目的不是單純的為了自己開心,更重要的是帶給所愛的人以享受快樂,這才是良的真正的快樂。這話說出來也許不相信,這就是良和別人的又一個不同之處。良問萍:“舒服嗎?”萍答:“舒服,你的亂在哪裡?我怎麼感覺不到?”良說“在�面,很硬”萍好象有些懷疑,便伸手捏了一下陰莖的確很硬才放心,萍的第一次高潮過去了。萍開始說話了,傾吐壓抑多時的心�話,說著就流下了淚。良也理解萍的心情,女人和男人都一樣,都需要性愛,沒有性愛的人不是真正的人。況且萍的丈夫又不在家,正直這樣的年齡怎麼能耐寂寞呢。俗話說三十狼四十虎,此時不歡更何待。
第一次持續了二十分鐘左右。良仍然在不停的上下左右的抽插著,等待著萍第二次興奮。良俯下頭,用嘴吸吮著萍的乳頭,陰莖在陰道內上挑下剌左拔右弄,時急時緩快慢交替,並用九淺一深的古人秘技來剌激萍。不多時萍的性欲又被激起,這次性頭雖然又起但不比前一次,萍體力好象跟不上了,想要屏出來但心有餘而力不足,這時良用言語來刺激著萍“�面好緊好開心好舒服哦”。萍把全部的吃奶力氣都有用上了,又一次高潮。這次高潮過後萍顯得十分的疲勞,下面恥骨也有點痛了。良知道萍的心�狀態,便對萍說:“我來了,你把屁股擡高點”。就施展著�熟的技巧。
經過數十下的抽插、挑刺、拔弄、粘磨、吮奶良終於再也忍不住了,只覺得全身緊張、頭腦發熱、陰莖發癢、龜頭發麻,一股激流從體內傳送到陰莖根部,再經陰道用力收縮、壓迫,使這股熱流從陰莖的根部推到了龜頭,此時是男人最爽快猶如進入了仙景忘我所以。良對萍說:“小屄要進來了,啊 –嘶,啊–嘶。”一股熱流噴射而出,射向深處,接著是二股三股,還在不斷的抽插。良有叫喊的習慣,特別是在射精時,叫得越響,說明越是開心。
萍知道良要射了,心�很開心,因為這是萍帶給良的幸福和快樂,同時覺得有股熱流沖入自己的體內,也就高潮再起,和良一同進入那夢幻般的世界。
經過一個多小時的靈與肉的交融,雖然兩個人的體力感到疲憊,但精神和肉體得到了全部放鬆,兩個人的愛又一次的得到了充分的顯露。其實,良和萍的這種愛不是偷情,而是一種沒有儀式的夫妻之愛,願良和萍的這種愛繼續下去,一直到老,到說不動我愛你這三個字為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