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父相 (1-12+續13-23完) (3/8)

(九)

  「唉……」

  跟幼薇破禁,本已千不該萬不該,在家跟她胡天胡帝,更是搶劫銀行現場分贓.我兩項都做了,而且第一遭便給逮住……

  「唉……笨死了……」

  一邊咒罵自己一邊入眠,實在很有難度。好不容易睡去,卻連造夢也是幼梅冷冷地看著我沒入泥漿裡不施援手的情景;我嚇了一身大汗,再也不敢再睡。

  這時天才發亮,我草草換過衣服,躡手躡腳的便要出門回辦公室去,順道一瞥幼薇的房間,衹見被鋪整整齊齊的放著。

  我走到大門,她最愛的運動鞋也不見了,門上貼著字條:「爸:我去找青楠,幼薇」

  也對,我也想找個朋友一起喝兩杯,傾訴傾訴——不!說不得……

  霎時之間,感到眾叛親離.

  *********************************

  「TIM……」

  「啊∼!!」

  「呀∼∼∼!!!!」

  我從椅子上彈了起來大叫,秘書MANDY也給我嚇得尖叫起來。

  所有同事都衝進辦公室來,倒似發生了命案似的,我心臟狂跳,猶如魂不附體地張大眼睛四處張望,到發現MANDY嚇得哭起來,我才回復清醒,連忙去安慰她、打發看熱鬧的同事。

  各人都出去後,我關上門,馬上便蹲了下去。我衹覺精神、肉體都委頓不堪,但一個好好的家快要被我的色慾摧毀,這股壓力實在叫我透不過氣。今晚一定要跟幼梅解釋解釋!再這樣神不守捨下去,不被老板趕回家,也要給同事當作神經病,還得買束花送給MANDY……

  四周空無一人,我索性坐倒在地氈上,望著窗外的天空,心裡衹盤算著今晚如何跟幼梅說.但想來想去,即使撒了天下最完滿的謊,衹要幼梅問:「媽媽回來後,妳打算怎樣?」我必然會潰不成軍。的確,幼梅一定會問,我又可以怎樣答?總不能享這種「齊人之福」吧……雖然英淑還有幾星期才可以回國,但我總得想辦法全身而退。

  就在想得苦惱的當兒,口袋裡的電話震起來。我掏出一看,原來是青楠。

  「叔-叔-好!」青楠又是一貫的挑皮,倒讓我心裡一樂。

  「青楠小侄女很有禮貌啊。怎麼了?要叔叔買糖果麼?」

  青楠狡黠地笑了一下,然後用古裡古怪的語氣說:「唔……糖果小侄女已拿到手了,是在叔叔的家拿的人形糖果啊∼」

  真胡塗,給青楠逗樂一下便忘了幼薇到了她家去!

  「啊!對!幼薇在嗎?」

  「沒心肝的父親啊∼」我尷尬的笑了一下。青楠續道:「當然在,昨晚摸黑來到,哭哭啼啼的,我給她吃了一點安眠藥她才睡了。」

  我舒了口氣,也更覺得自己實在不象話。

  「叔叔?」

  「嗯,是,怎麼了?」

  「替妳帶小孩有獎勵嗎?」青楠又是笑嘻嘻的。她從來也懂得逗人開心,我也正煩悶得發慌,於是便約她一起吃午飯,衹是幼薇吃過藥睡得太死,叫不起來。

  *********************************

  說來慚愧,打從跟青楠約好時間地點,我便一直在想著那一次在車子裡……

  其實青楠和我現在的關係也是一塌胡塗,既有輩份之別,又有一夜情的味道了,我也不知道該如何處理。不過既然她大大方方,我可不能拘拘泥泥,就姑且大家都裝糊塗好了。

  在餐廳中坐下不久,青楠便來了。她在外國長大,也算是半個洋妞,性格爽朗直接,雖然愛打扮,但不會遲到。

  青楠才進餐廳已鎖住所有男食客的目光:隨著步伐彈跳的,除了一頭曲發,還有T─SHIRT下沒有乳罩承托的胸脯(我從來就察覺到她是在我和她兩家人、四個女孩中,身材最好的一個,深得母親遺傳;經過那一次跟她在車廂造愛後,我便更留意)。剪得僅能蓋住屁股的牛仔褲下,是一雙古銅色的修長美腿,踩著露趾涼鞋,給人清爽感覺之餘,也令人心裡發熱。

  從門口到我們在餐廳最後排的桌子途中,青楠就像蜂後般,叫所有男性都想擠在她周圍。我竭力不看她的胴體,好不容易才支撐到她坐下,迫使我衹看她的臉——事實上她的臉也很好看。

  「喜歡嗎?」青楠笑盈盈的問。

  「甚麼?」我詐作不知所指。她撥一撥頭發,然後托著香腮,另一衹手輕輕拂掃我的手臂,問道:「先生,我穿得好看嗎?」

  我霎時間心頭一震,隱約覺得有點不對勁,不覺心裡發毛,唯有以笑解困,揮手道:「當然好看,當然好看!」

  青楠得意地笑了,我馬上天南地北的說話,不覺已吃完午飯。我倆吃得摸著肚子,看著對方像動也動不了的樣子,不禁發笑。

  嘻笑了一會,青楠清了一下喉嚨,正色道:「叔叔,妳跟幼薇……」

  青楠突然這樣一句,把我的笑容凝結住了。我吞了一口口水,答道:「怎麼樣?」就連聲音都變了。

  雖然雙手捉緊,但也感到身體隨著心頭震動。這時衹覺老二被戳了一下,青楠嚴肅的望著我,在桌面的手握著拳頭,然後拇指從食指中指之間鑽出來。

  其實剛才我也衹是明知故問罷了。這種醜事給人家知道了,心慌得不禁牙關打顫,那裡敢說話?但不敢回應就是最佳答案。青楠皺了皺眉,然後收回了那手勢。

  「先喝口水吧。」大概我的臉色太難看了,青楠怕我會腦溢血。我也須要定一定神,於是大口喝了幾口,雙手緊握水杯不放。

  「幼薇沒有說甚麼,」青楠平靜地說,也沒有再盯著我。「她昨晚喝了酒,半醉的亂說了些話兒,我衹是拼拼湊湊的猜度——還有,昨晚爸不在家。」

  青楠果然細心,還顧全了我的臉面。

  頓了一頓,她又說:「倒是看不出幼薇這麼大膽……叔叔也是……」說著又戳了我的老二一下。

  「這個是妳家的事情,我管不到,也不會亂說.但是……」青楠湊近我的身邊,輕聲笑問道:「是誰主動的?」

  我登時一怔,低垂著的頭也擡起來了,於是也從青楠的領口看得見她的乳溝、肚臍,還有撲鼻而來的一股香氣……

  「是幼薇、妳、還是它——」青楠又往我的老二一戳,這次卻戳著開始發硬的棒棒。她整個人馬上退後,也就發現我原來正在窺視她的胴體,於是紅著臉嗔道:「一椿麻煩事沒完,又想再弄一椿!」

  「對……對不起……」

  青楠把椅子拉到我的身旁,輕聲說:「哼∼我從來沒想過妳是這麼壞的……妳以前有偷看我嗎?」

  實在慚愧,以青楠的身材,有機會的話我那裡會有不偷看一眼之理?何況她整天價穿小背心,很難想象她爸如何抵受得了!

  雖然現在我的形象已蕩然無存,不過我還不能坦白到自己招認.我能做的,衹有收拾殘局……

  我鼓起勇氣,擡頭看著青楠道:「青楠,對不起……我……太荒唐了……」

  說著心裡想到家人,眼睛一熱,淚水已在眼眶內滾來滾去。

  其實男人的眼淚,才是最厲害的武器。青楠跟我對望才兩三秒,便小嘴一抿,便要哭出來了。她一把將我抱住,說:「It『s okay,really,不會有問題,大家都……」說到這裡也開始抽泣著;我心裡頓覺一寬,也輕輕摟住她,把頭枕在她的肩上,也流下幾滴淚珠。我衹希望幼梅也會寬恕我……

  相擁良久,我的眼淚漸幹,心情也寬了下來;青楠的呼吸也變得平靜.於是我保持著姿勢四處張望。餐廳的的食客已散去了八八九九,待應大概剛才看見一個女孩子和我抱著哭哭啼啼,也不好意思來打擾,就連餐具也不收一下。

  在心緒不再紊亂的時候,感官又回復正常。這時候我才感到青楠身上的的溫軟和香氣,也察覺到青楠的胸脯就貼在我的胸口上!

  我的心砰砰亂跳,不禁想到:「青楠的胸脯正壓著我的胸膛,大概也感覺都我的心跳啊……但她沒有推開……」手指頭蠢蠢慾動,褲襠亦一點點脹大。

  我把頭緩緩轉向,改為面向青楠的粉頸.其實這個姿勢極不自然,也不舒服,而且看起來衹會令人覺得我在吻她——事實上我也把嘴唇貼在她的頸上。半刻鐘前還在自責,現在卻又胡來,實在十分矛盾,不過自從為幼薇越軌之後,我的色慾彷佛不受控制……

  青楠還是沒有異動,衹是在我背上的手有點挪動,呼吸稍稍變重,這更教我放肆起來,嘴唇微張,舌頭便在兩個嘴角中間飛快地掃過,也在青楠的頸上留下一道濕痕。

  「啊∼」嬌聲一叫,青楠身體一震,忙把我推開,衹見她面頰泛紅,胸口不斷起伏。她沒有說話,衹是望著我。

  上一次借醉乘機和青楠幹了一次,現在再犯,不單對不起老婆、老陳,還有幼薇、幼梅,更連作為長輩的尊嚴都統統押上去了,但破禁……太刺激了……

  我緩緩伸出手,指頭在青楠的大腿上輕輕撫弄;青楠盯住我鼓起的褲襠半晌,然後索性閉起眼睛,雙手抓緊椅邊,緊張得很。我看見她沒有反抗,於是手指一點一點的上移,挑動、入侵牛仔褲的邊緣、探進內褲、衹覺濕潤一片……

  青楠咬著下唇,呼吸聲愈來愈重,突然她向我一靠,在我耳邊說:「Ladies!」然後便快步向洗手間走去。



  看著青楠的背影,我馬上就要跟上去,但又想起自己剛才還在懺悔,現在卻怎麼有顏面在侄女面前拉下褲子?衹是老二已經要自己把拉鏈給頂開了,我看著剛才沾濕了的手,忍不住放到鼻尖嗅嗅。

  那股混著羶味的清香,把我從椅子拉起來……

  *********************************

  女廁的門半開著,青楠在門後向我照手,我看看四下無人便閃身進去。門未關上,青楠已拉著我的手進廁格。

  「叔叔,妳實在非常的壞!」廁格擠迫,青楠與我就衹有幾寸的距離.她把我拉進去後,也沒有其它動作,雙手負在身後,臉蛋紅紅的望了我一眼便低下頭去。

  今次她沒有喝酒,沒有上一次在車廂裡大膽,但畢竟已把我拉到廁所裡了,留一點矜持也是常情;我進了這個廁格,也不能再裝甚麼蒜了。

  我一手抱住青楠的小蠻腰,低頭就向她的嘴吻去;未幾她便主動吐出舌頭來。

  我一邊吸吮,一邊抱起她,把她的牛仔褲脫下,扔到馬桶的水箱上,然後把她也抱到水箱上坐著,分開腿胯過馬桶,整個身體就壓向她,使勁地吻,雙手也肆意地搓她的胸脯。

  我沒有交過多少個女朋友,也沒有尋花問柳的習慣,青楠的胸脯可是我搓過最豐滿的,握在手上時重甸甸的、就像要從手心溢出來,教我像沒有經驗的小子一樣衝動,衹顧搓著搓著,就連青楠把我的褲子褪下了也不察覺.青楠把我的老二全速套弄,直到感覺脹痛,我才不得不捨下她的雙乳,抓住她的手。這時我才有機會看清楚,喘著氣的青楠,胸脯上下跳動,健美得不能再好看的腰肢,掛著一件小小的T-BACK——又是T-BACK.我一把將她的小褲褲拉下,發覺原來青楠也把毛毛刮光了,小妹敏感的嫩肉,都充血得從隙縫中突出,濕漉漉的泛著光。我不由得呆住,青楠笑說:「像幼薇般不好嗎?」

  那會不好?雖然青楠的小妹沒有幼薇的嬌嫩可愛,但同樣充滿著青春的氣息,我的老二也深表贊同,像沸騰般跳動著。

  我被偷歡的衝動弄得胡裡胡塗,把青楠的大腿擱在臂彎,便一下子插到盡頭.青楠「啊」地一聲,整個人一扎,我還沒有停下之意,衹想插到老二忍不住為止。

  眼前的青楠一臉媚態,伸出舌頭在我的頸上舐,我衹覺渾身毛管直豎,馬上更用力再插幾十下。

  「啊……叔叔……YES……HARDER……」

  在餐廳的女廁幹,加上狹窄場所的回聲,比在家裡更刺激,而且青楠的小洞似乎比幼薇更濕、更熱,就像……

  「不好!」我慘叫一聲,這才想起自己沒有戴避孕袋!正要抽出老二,青楠一把將我拉住,說:「不,我戴了,快……」衹見青楠的屁股回兀自在擺動,將老二套得舒服,心裡一寬,又使勁猛插一陣。

  「卡!」

  我和青楠登時對望一眼,都知道是有人進來了。但我已許久沒有幹得這麼刺激,腰間根本不願停下,也不顧人家聽到大腿拍擊著青楠的屁股,發出「啪啪啪」的節奏。青楠不能把我按住,衹好勉力咬住下唇,忍著不發一聲,但神態卻更加興奮.進來的那一聽了半晌,便問道:「小姐,妳……沒事吧?」聽聲線是一個大嬸,還有塑料桶的著地聲音,該是這裡的清潔工吧。

  青楠定了定神,瞪了我一眼,強裝平靜答道:「對不起……拉肚子,坐得……腿也麻了……唔……」

  那大嬸笑道:「不要緊,我先打掃外面。工具我先放在這邊,妳要小心啊。」

  我趁青楠說話時更加拼命抽送,青楠興奮得雙眼反白,衹是強忍不叫出來,千辛萬苦的擠出一個「好」字,然後雙手用力抓著我的手臂,嘴吧大大的張著,已接近高潮了。我再加一點狠勁,她馬上全身劇震,胸部也不住顛簸跳動;看著她兩個乳頭瘋狂的彈跳,我也忍不住就在青楠的小洞中射了。

  我倆緊緊的摟住一陣子,還是青楠先把我推開,然後自顧自的取衛生紙擦擦小妹,又在水箱、廁板、馬桶上拭去她的淫水。我也趕緊自己收拾,然後蠻有默契地先後回到桌子和結賬,其間就連一句話也沒有說,一秒也沒有對望。大概我們都感到有點尷尬吧。

  出了店門,青楠終於開口,說:「幼薇今晚一定會回來,TRUST ME!」

  然後向我甜甜一笑,我也不禁寬懷。

  *********************************

  下班回家的一段路,心裡忐忑不安,因為下午又胡來了,覺得更加虛怯。

  打開家門,隱約聽到幼梅的笑聲,既然不在客廳,應該是在房內逗小麗玩耍了。

  「幼梅……」我走到她門外,但她沒有理會,繼續背向我,坐在床邊逗著小麗,衹是再沒有笑聲——衹有小麗才敢在這時候笑。

  等了近一分鐘,幼梅還沒有作聲,我大著膽子把手放在她的肩上,心裡已準備好被她甩開,但她沒有衝動,呼吸也很平靜.幼梅嘆了口氣,說:「妳說吧……」

  她不願問,我更不知道從可說起,心裡衹有一句話便說出來:「對不起……」

  「對不起誰了?」幼梅愈平靜,我便愈難過,我衹想她不要把鬱結藏在心裡.「我和幼薇是……我們……不是一時衝動……」本來想說「我和幼薇是是認真的」,但這句怎能用在父女之間?

  「我們知道這樣不對,不會被接受,我……」

  幼梅搖著頭,肩膊也不住聳動。

  「我不會冀望妳諒解,衹想妳原諒我們……我對不起妳媽,對不起妳和芳芳……」這當兒眼淚已徑自流出來,語音也變了。「我知道妳很辛苦,我知道我傷害了妳……」

  幼梅轉身過來,已哭得像個小孩一樣。我坐下來、握著她的手,說:「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我和……幼薇是……唔……我會解決問題的,相信我,這個家不會變……」

  我不等幼梅再問甚麼難堪的問題,便把她擁入懷內。

  「嗯……不要變……我以後也要在這裡……」

  我聽到這裡不由得問道:「甚麼?」哽咽中聲音難聽之極.「我……」幼梅隔了半晌,嗚咽道:「我決定離婚了……我衹要和妳們在一塊兒……就這樣好了……」

  我不懂再說甚麼,衹是輕輕掃著幼梅的背脊,心中安慰之餘,也為幼梅的溫和態度暗叫走運.

  *********************************

  我和幼梅「正常地」一起燒飯,感覺真的正常得很,我也撥了電話給幼薇,告訴她姊姊會原諒她。飯沒吃完,幼薇回家了。門才打開,她已哭成淚人,撲到姐姐懷裡.門外的青楠向我笑了一笑,我感激地向她點頭,然後用力抱著兩個女兒。到底青楠有沒有替我關門?有沒有進過來?我們都沒有理會,衹是感受著對方的溫暖,心裡想:「這樣就好。」

  *********************************

  過去廿四小時天翻地覆,我衹想好好睡一覺;為了不刺激幼梅,我也著幼薇在自己的房間睡,雖然不是軟玉在懷,但起碼心安理得。

  幾個晚上以來,首次心無牽掛,上床便呼呼大睡;睡得正酣,衹覺老二又熱又暖,好舒服……

  我感到自己給壓著,滾身發燙,還不住搖晃;棒棒也給緊緊套住。腰間的刺激愈來愈烈,我不覺轉醒,覺得臉上貼著一片滑溜的臉蛋,身上是幼嫩的肌膚.我伸手摸了摸在老二上不住擺動的屁股,把幼薇嚇了一跳,整個人僵住了。

  「傻瓜,我不是叫妳今晚不要過來嗎?」我輕聲道。「要靜,知道嗎?」

  「嗯……」說著更再搖著屁股。

  其實她這個姿勢衹能用腰肢前後的動著,並容不易發力,於是我便要坐起來,想換我來主動,但幼薇馬上說:「不要-」然後把我緊緊抱住,再一口含住我的耳珠,我衹覺渾身毛管拔地而起。

  好吧,不換位置也未嘗不可,我曲起雙腿,把她胯在我身上的腿往我的身體靠,讓她的屁股升起,然後使勁的插。幼薇「喔」的一聲,呼吸不再是勞累的沈重,而是穿插在呻吟中、承受我的撞擊而發出的「唔……唔……」的聲音。

  幼薇的屁股也配合著我,有節奏地前後搖擺,褪出時她不會把老二甩掉,挺進時她也坐下來,加上耳畔傳來陣陣醉人的呻吟,實在令我爽弊了。我忍不住伸手環抱幼薇,在她的背上、頸上撫弄——咦,頭發……

  我突然僵住!

  抱住我的手臂突然收緊,耳邊響起尖銳的「啊呀……呀……」的叫聲,她稍為坐起,屁股拚命的狂擺一陣,我衹覺肉洞之內一陣收縮,她也再倒在我的胸前用力緊抱我,屁股屹自再動幾下才停下來。我好想忍住腿間的快感,但終於還是不自主地挺動了兩下,射出精來。

  我閉上眼,將開雙臂喘息,感覺著老二自小洞脫出,濕漉漉的擱在身上。我的臉上給親了一下,然後床褥搖動幾下。

  我微微張眼一瞥,一個嬌俏婀娜的身影走向門外,沒有長發披肩。我沈重地再次闔眼,聽著門被輕輕帶上的聲音,就如大鎚打在我的胸口上。

  那……不是幼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