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長的十二釵1-17 (2/6)

6
新登場「院長實驗室」培育生物介紹:
      三大邪物之首:名稱「制」,原生生物變異體,延展性強,分裂繁殖,繁殖
周期4年,脫離營養液隻能存活半小時,遇人體細胞死亡,神經元豐富,死亡後
神經元更加敏感。

  具體使用方法:院長在培養時加入自己的精液蛋白質,以及植物味素後,將
成熟體植入女奴陰道內,成熟體會蔓延至整個陰道及子宮口,隨後死亡,將神經
元作爲女體的一部分。

  植入時爲其塑造三層膜:第一層爲隔離膜,位於陰道內4-5厘米,較厚,
有異物觸碰時陰道産生痙攣,緊緊夾住異物,讓其無法進入或取出,隻有培養時
男性精液蛋白質能讓其打開部分時間;第二層爲共振膜,位於陰道內7-8厘米
處,較薄,虛膜,被破壞後會周期性愈合,共振膜部分感觸會與子宮口共振,讓
女奴間接性達到被插入子宮的幻覺;第三層爲情欲膜,自然形成並完全吸附於子
宮壁及陰道內的,周期性産生麻癢空虛的欲望,需培育時加入的男子精液蛋白質
才能平複,如超過周期仍未平複女奴會難忍發瘋緻死。

  三層膜共用,同起到禁止女奴私自使用性器,卻又定期發情的效果。

  此外死亡的成熟體還起到調整月經周期,增多陰道內膜褶皺,增強性器敏感
度,子宮分泌液發出培育時植物氣味等效果。

  繁殖體有4個時,院長曾植入一個女體,剩下3個過了八年兩次繁殖周期,
到目前有12個「制」,逐步植入十二釵體內。

  六
      最近眼皮總跳,好像有什麼事發生,正想著呢,「we are   under
attack!」

  電話鈴就響了,是表妹打來的。

  「哥,我體檢沒過,檢查出了宮外孕。」

  「啊?不會吧?怎麼治?」

  「醫生說要手術,聽說老師給院長求情,院長答應幫我保留這個實習名額,
手術恢複後,就可以實習。」

  「別光想著實習,不差錢!最近疼麼?啥時候手術?」

  「體檢後發現有些疼,一陣一陣的,到現在都四天了。醫生說要早點做手術
,我也想早點康複,所以今天下午做。」

  「啊?這麼快,先養一養身體吧?你嫂子呢?」

  「早點做,早點康複好實習!嫂子她下午要改試卷,沒來。」

  這是王漪涵第一次在我面前稱姚婧婷爲嫂子。

  「這麼大事兒怎麼不來!你等著,我給她打電話。」

  「你別打了,她聽到這事兒比我還著急呢,我入院一天多,嫂子請假一直陪
著我,寸步不離,昨天我們聊了一些,她是真的很愛你,因爲愛你而包容我,希
望我們能生個可愛的寶寶,所以才這麼著急。」

  我知道錯怪了妻子,心�也挺難受的。

  「我馬上給你打錢去。」

  「不用了,嫂子給我錢夠了,你別說嫂子怎麼不來,你怎麼不來陪著我呢?
唉,嫂子也挺苦的,你不在家,又當姐姐,又當哥哥,領導的任務要完成,還要
照顧一幫煩人的學生,兩邊父母屋�屋外都是她一個人忙,昨晚上還守著我一夜
沒睡,今天走得時候可憔悴了。哥,我是個心直口快的人,嫂子卻不一樣,她做
事說話小心謹慎,許多話她放在心�說不出。你真的應該好好陪陪她了。」

  「嗯,唉……我……我會的。」

  被表妹教訓了一通,我也發現對妻子關心的不夠。

  「下午手術有文文陪我,你放心吧。」

  電話遞了個手,傳來了文文甜美發嗲的聲音,「敬晨哥,有我照顧涵涵呢,
放心吧……」

  說完就掛了。

  我想起了妻子,立刻給她打了個電話,卻是拒絕接聽。

  一會兒回了條短信,隻有一個字「忙」。

  馬上就要手術了,表妹趁自己還清醒,開起了玩笑。

  「哭啥呢,我還沒哭呢,我不怕疼!不就是陪我做個手術麼,穿這麼隆重幹
嗎?過節啊?」

  雪白的絹紡吊帶被文文傲視全院的巨乳給撐得高高聳起,小巧的吊帶上露香
肩,下露肚臍,中間還暴露著無肩帶胸罩的兩朵凸顯的花紋,大概是馬上要來醫
院實習,暴露太多會不好意思,文文又批了一件鏤空的雕花毛布披肩蓋住,才讓
上身不會耀眼的飛揚跋扈,前幾天買的橙色絲織筒裙緊緊箍在臀部,豐腴的翹臀
和渾圓的大腿輪廓清晰可見,箍得太緊好像一邁步裙子就會撕碎似得。

  文文腳上穿著10厘米高的黑色高跟綁帶涼鞋,雪白的腳背和塗著粉色指甲
油的晶瑩腳趾全露出來。

  表妹這個玩笑開得真不錯,文文今天打扮得如此精緻,真像過節一般。

  不過那頸環依然散發著銀色的光澤,前端那個小環看多了也習慣了。

  文文上午還好好的,下午快接近表妹手術時卻一直痛哭,表妹隻好這麼打趣
的問她。

  「想慶祝我做手術?傻乎乎的,就知道笑。」

  「是不是交男朋友啦,穿這麼漂亮?」

  「你不會是想和我搞蕾絲邊吧?」

  「難道你想和我嫂子搞蕾絲邊?」

  表妹的幾句話說的文文破涕爲笑。

  安靜的手術室在醫院頂樓,文文跟著護士和醫生推著表妹進了上了頂樓,文
文拉著表妹的手,一路上不停的哭,臉色比死了親娘還難看,表妹倒是奇怪,笑
著安慰閨蜜「文文,沒事兒的,醫生說這種手術死亡率比中彩票還低。」

  文文看見她笑,哭的更傷心了。

  將表妹推進手術室後,護士打了麻藥就出來了,文文見護士出來,立刻恭敬
的跪下,低著頭。

  「釵姐,2號女奴李賢文任您使用。」

  「快起來,快起來。你幹得漂亮。主人很滿意。」

  護士摘了口罩,連忙去服跪下的文文。

  「好了,我們的大功臣,別叫我釵姐了,我們都是好姐妹。」

  「雪梅姐,我想進去看一看。」

  文文焦急的說,她跪在地上仍舊不起來。

  「文文,你可知道�面是在做大事情,容不得半點閃失。」

  「可是那是我閨蜜啊,又是我帶來的,我想看一看。」

  她見雪梅仍在猶豫,就抱著雪梅的大腿搖晃,一對大眼充滿期盼的望著雪梅

  雪梅經受不住這對可愛乖萌的大眼求情,無奈的點點頭「�頭的事情可非同
小可,搞砸了就是把你賣了也賠不起。」

  文文感激的站起身。

  手術室內的婦科檢查的椅子上,表妹被剝得一絲不掛,無影燈把她雪白的肌
膚照得仿佛剝了皮的雞蛋,纖細的雙腿大大分開被兩條皮帶扣捆在椅子扶手上,
雙手被兩隻皮帶拷在背後,額頭、下巴、頸部、耳垂後、乳房上緣、肚臍、私處
、大腿內側等等部位都貼著感應片。

  一個高大的男人在表妹身上捏來捏去,而一個書生模樣的男人帶個眼鏡在旁
邊的儀器上做著記錄,兩人聽見關門聲,看了文文一眼,文文就嚇得底下頭。

  「好了,起來吧。進來了就幫幫忙。」

  高大的男人帶著口罩說。

  「是,主人。」

  文文先去旁邊的小房�消消毒,帶著手套和帽子出來,站在高大的男人身邊
,幫著男人遞手術剪子、紗布等等。

  表妹安詳的躺在椅子上,她不知道自己的身體正在改變,這將是她人生的轉
折點。

  文文爲院長擦了擦汗,她看了看旁邊的儀器盤,記載著表妹身體的繁瑣數據
,身高163,體重42,三圍97(74C+)、50、87,性感帶陰道、乳房、大
腿、耳垂,彈性韌性優,乳頭顔色勃起長度1.5,陰唇顔色淡粉色,陰道長度
13等等。

  肛交史寫著無,而白虎寫著非。



  文文又看了看表妹那光滑無毛的小穴,穴口粉嫩白潤得仿佛剛出生的嬰兒,
兩邊還沾著點點露珠。

  表妹醒來至少會發現自己稀疏的陰毛被剃了,而且被男人用藥後,再也不會
長了。

  「小王,我們再測一次。」

  高大的男人拿起手術鉗,分別夾在表妹的兩片陰唇上,�面粉嫩的肉壁清晰
可見,他用帶著手套的中指緩緩插進穴內,從各個角度向洞內摳弄,經驗豐富的
他很快找到了表妹的G點,在周圍來回的翻弄。

  安詳睡眠的表妹呼吸變得急促,雙腿無意識的掙紮,不一會兒纖細的雙腿抽
筋般向內縮著,白嫩的臀部緊張的顫抖,兩瓣粉色的陰唇極力的想回縮,卻被手
術鉗殘酷的拒絕了,粉嫩的陰蒂氣憤的勃起著。

  男人不緊不慢的拿出一個試管,放在穴口前端,過了幾秒穴口噴出一灘清泉
,男人小心的閃開了,將試管中裝滿的表妹淫水倒在了旁邊台子上一個燒杯�。

  1L的燒杯�清澈的液體幾乎快裝滿,散發著濃郁的女人私處的幽香,難道
整個燒杯都是表妹的淫液?一片白色的超薄紙巾在燒杯�飄來飄去,仿佛十分悠
閑。

  「忍耐力太差了,比普通女孩高潮還要快。這種程度完全無法伺候您。唉…
…不合格了。」

  被稱作小王的人搖著頭歎氣說。

  「哎∼這樣才能滿足那些普通人啊!而且現在下結論爲時過早。」

  院長搖搖頭否定了小王的結論,從檢查椅旁拎起一個橡膠管,管頭形狀類似
男人的陰莖十分堅硬,而管身柔軟並有刻度。

  他等待表妹呼吸慢慢變得平靜,他一邊將橡膠管插入表妹身體,一邊揉捏勃
起的陰蒂,橡膠管的靈活性和操縱性當然不及手指,可在經曆了幾次高潮後十分
敏感的女體上也倒還有作用,過了近十五分鍾,表妹又出現了痙攣反應。

  男人叫文文拿了些冰塊,敷在表妹小腹上,痙攣反應算是被冰冷刺激下了,
穴口依然緊緊的咬住膠管,男人手一用力,橡膠管又插入了幾公分。

  「六面埋伏?」

  小王驚奇的喊道,他看了看刻度,此時已經達到18厘米了。

  男人笑著點點頭,笑容�帶著欣慰和淫邪。

  「什麼六面埋伏?」

  文文膽怯的望著手術室的四周,屋內安靜得能清晰聽見表妹的沈重呼吸。

  「和乳奴你的饅頭飛龍穴一樣,是名器的一種,所謂六面埋伏,指的是玉門
適當,而且還具「有事即應」

  的性能,能隨著男性的尺寸大小,自由自在地伸縮,構造相當精巧。

  越過大門,進入大廳,這其間並沒有太大的變化,花心的位置也不會太深,
除非是男根太粗太短,一般說來,都能很簡單地找到花心。

  經過一般禮尚往來之後,女人的花心口會突然大開,將男人的龍頭緊緊銜住
,並縮緊開口,從玉門到四壁到花心前後左右上下夾擊男根;另一方面,玉門也
會如牡蠣的硬殼一開一合,並且在�面表演超級妙計,因此又稱爲‘蛤蚌’」

  「王醫生,你真見多識廣。」

  文文知道表妹和自己一樣是萬�挑一的優質女,替表妹感到自豪,可她卻沒
意識到,表妹的命運也將和自己相同了。

  「不過我也隻是聽說,跟了師傅這麼多年,從來沒見過真正的此種名器,今
天見到果然非同凡響,不但內部精緻能夠伸縮,沒想到她的外觀也如蚌肉般細嫩
。」

  王醫生說。

  高大的男人也感到欣慰,他擦了擦臉上的汗,如法炮制,這次橡膠管竟然插
入了26厘米。

  雖然表妹此時的表情有些痛苦,但已經確定了她天生名器的事實,依男人的
估計,再深5厘米才是表妹的極限。

  他拿出橡膠管,和王醫生探討起來。

  「小王,你覺得她怎麼樣?」

  「肌膚色澤不錯,就是太瘦了,這身體一般人玩玩還行,可經不起師父你來
玩,從這點上看,比乳奴差遠了。」

  王醫生看看旁邊體態豐腴,面容乖巧的文文。

  「嗯,對,繼續說。」

  「身體敏感度不穩定,高潮時間太短,恐在‘服刑’和‘侍寢’上都難完成
。」

  「乳房型號勉強可以,臀部過于消瘦,經不住高強度的動作。」

  「身體柔韌度方面有較強潛力,可以送緻‘蝴蝶’姐那,好好培養。」

  「說的沒錯,不過這女孩比較機靈,以後可以留在醫院跟你和雪梅相互照應
。我決定還是收下了。」

  「啊?師父,這女孩雖是名器,可是其他身體條件挺一般的啊,怎麼還是收
下呢。」

  「有潛力提高的麼,改造調教後就能用了,怎麼?想打賭?」

  「不敢,師父你想怎麼改?」

  男人在表妹碗口大的乳房上畫著圈,「乳房外形輪廓不錯,又圓又挺,有個
C罩杯,尺寸算挺大的了,不過算我貼身女奴還是小了點,再改大點,才21歲
,還能發育,給用點藥。」

  表妹近又摸了摸白嫩的臀部,「屁股太瘦了,一定要增肥點。」

  「才這麼幾下就氣喘籲籲,增加些體能。」

  「乳頭呢?」

  王醫生看看文文,又看看男人。

  「敏感度還不錯,就先這麼改!」

  男人拿鑷子捏了捏表妹粉嫩的乳頭,半昏迷中的表妹痛苦的皺著眉頭。

  「好的。」

  王醫生在旁邊記錄好男人的要求,拿了幾個手術鉗遞給男人。

  他接過手術鉗,在已經被兩隻手術鉗撐開的粉嫩如蚌肉鮮美的穴口又添了四
個,六隻手術鉗牢牢的將表妹的大陰唇完全打開並固定住,他又接過一頭尖一頭
圓的細長鐵質物品,學名叫「鴨嘴窺陰器」

  不過特質的這個可調節範圍比市面上銷售的要大不少。

  男人將窺陰器尖頭塞入表妹陰道,慢慢轉動外層鋼圈的尺寸,隨著陰唇被撐
開的尺寸越來越大,表妹兩條纖細的雙腿用力的掙紮,拷在身後的雙手也不停的
扭動,看得出窺陰器給她帶來了極度的痛苦,不是打了麻醉劑麼?「她沒被麻醉
?」

  文文有些擔心,如果清醒中的女人被這樣蹂躪,是難以忍受的。

  「我們打的麻藥既會讓她喪失意識昏迷,卻不會剝奪她的觸感和四肢活動能
力,所以才要將她的身體固定住。」

  王醫生解釋到。

  「這麼說,她現在感覺得到?」

  這似乎是文文最不想知道的答案。

  「放心,就痛苦這麼一下,以後都會很快樂的。」

  王醫生回答。

  窺陰器調整到了男人滿意的尺寸,他一邊緩慢的上緊螺絲,一邊用鑷子挑逗
表妹勃起的陰蒂,表妹的眉頭才算舒展了一些。

  他猛得捏動窺陰器圓頭的機關,表妹陰道深處的尖頭自然會張開一個更大的
角度。

  「啊!」

  表妹發出一聲淒慘的尖叫,竟然醒了過來。

  「你們,你們在幹嗎?」

  她的尖叫讓文文又驚又怕,閨蜜親眼看著自己被出賣,這讓文文以後怎麼面
對表妹?男人倒是不著急,用一隻大手蒙住表妹的眼睛,鑷子繼續用力擠壓陰蒂
,等他松開手時,表妹的眼睛又閉上了。

  如新鮮蚌肉般白嫩的陰唇就這麼被殘忍的撐出一個四根手指粗細的大洞,飽
受摧殘的粉嫩肉壁痛苦的向外流著淚水。

  男人拿起鑷子,撈出了燒杯中悠閑飄著的白色紙巾,紙巾被撈出後更加透明
,仿佛油膜一般薄軟,既像固體有形狀,又像液體般緩慢流動。

  男人夾著紙巾小心的朝打開的洞放去。

  這是?制!文文突然想起自己的私處也有這樣一個讓人又愛又恨的東西,難
道漪涵也會被塞入這個決定著女人命運的東西?不!她不知何來的勇氣,奮不顧
身的向男人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