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兒

“嗯……是……皓晨……我已經到了斯赫爾省了……恩……好的……我會注意安全的……那麽拜……恩……注意別干得太晚……恩……恩……那麽再見了……”
   
    龍皓晨莫名其妙地挂掉電話,他感覺到了采兒隱隱約約在壓制著什麽,過了一會兒,他便把事情抛于腦后,努力地去干自己現在干的事情。
   
    他現在平時辦公完后休息的房間,不過此時此刻並不只有他一人在這里。他赤裸了全身躺在床上,任由一名女子在他身上挺動,若是一看不難發現發現,女子正是陳櫻兒。
   
    她如今白色的裙擺被挽到腰間,露出了白虎小穴,盡情地吞納著龍皓晨的雞巴,衣襟被拉下,露出兩個並不算很大的美乳。
   
    此時此刻,她長發濕透,緊緊貼在背脊和臉上,美乳跟著挺動而晃動,嘴里發出無比嬌羞的話語:“啊……團長……好棒……團長的……好大……好燙……恩……嗯……啊……櫻兒……櫻兒……要……要去了……啊……”
   
    話語剛落,陳櫻兒再也忍不住,高潮了,小水噴在龍皓晨的肚子上,他絲毫不在意,見陳櫻兒沒法自個動了,他便抽出雞巴,把陳櫻兒推在床上,抗住她那白嫩的大腿,一個勁地抽動,陳櫻兒早已暈厥過去,只能無聲地回應著他。
   
    過了一會兒,龍皓晨抽出雞巴,將它夾在了美乳上面,不斷地磨蹭,終于射了出來,一股精液噴到了小蘿莉美女的臉上。
   
    再看看之前自己的作品,他更是滿意得不得了,兩個穿著短裙的美女,擁在一起,分別是李馨和王原原,她們此刻也像陳櫻兒一樣,早已被龍皓晨操得暈厥過去,渾身都是龍皓晨的精液,哪怕是一頭漂亮的長發也是沾滿了精液。
   
    龍皓晨是光明之子的體質,只要有光元素的存在,他就能源源不斷地噴射精液,不知疲憊的他征戰了一晚上也有一點疲憊了,把陳櫻兒和兩女放在一起,看著她們俏臉熏紅,渾身精液的樣子,龍皓晨就一人抓住一只手,放在他的雞巴上輕輕磨蹭,過了半個時辰,少女們的手早已酸痛,龍皓晨也射了出來,大量的精液弄得她們渾身都是,一種別樣的美感出現在眼前,于是龍皓晨心滿意足地睡下了。
   
    在一間情趣酒店內,一名紫發女子給她的男人打電話,電話內容可謂是聽話的小媳婦,可若是搭配她現在的場景,不知算不算得上是可人的小嬌妻呢?
   
    一身黑色的長裙被拉至柳腰,一雙黑色的絲襪被隨意地撕爛,隨意地扔在地上,梳得整齊的長發此刻有些淩亂,微微熏紅的小臉似乎證實著什麽不得了的事情剛剛發生了。
   
    往下身一瞧,只見她將自己的腿擺成了m字形,同時有一名男子跪在她小穴那里舔動著。
   
    “哦……壞人……恩……你讓人家……好……好舒服哦……恩……”
   
    一邊說,她的雙手抱住逸塵的頭,似乎讓他吃掉自己的小穴一般。
   
    “恩……人家……人家快去了……恩……”
   
    “啊——”
   
    一聲尖叫下,采兒忍不住高潮了,小水兒噴得男人滿臉都是。
   
    見采兒咯咯偷笑,逸塵假裝很生氣的樣子。
   
    “舔了!”
   
    采兒笑嘻嘻地抱著逸塵的頭,伸出滑嫩的小舌,把他臉上的水給吃干淨。
   
    “采兒,我想看你穿制服的樣子。”他一臉興奮地道,他是一個制服控,已經操過不少遍各種各樣制服的采兒了,如今想想,雞巴已經硬得可怕了。
   
    采兒給他穿過的衣服不多,但是最讓他印象深刻的莫過于三次了。
   
    第一次,她穿著一件ol的制服,打扮得一個秘書的樣子。白嫩的小臉戴著無框眼鏡,白襯衫被爆滿的酥乳撐得可怕,窄裙更好地體現了她身材的美好身段,下身穿的是一條短裙,他把采兒給顔射了,至今采兒的模樣,他還記得,紫色的長發沾滿了精液,小臉也完全被精液蓋住了。
   
    是的,他的射精量很大,很多。
   
    第二次,采兒穿了一件護士服,情趣的那種,她坐在床上顯露出自己的長腿,輕輕說道:“讓人家來幫你檢查。”之后,她便把他的雞巴含在嘴里,專心致志的,還幫她做了一次平日不會做的毒龍。結果那天晚上,她被他猛干了十九回合,第二天連床都下不了。
   
    第三次就是采兒完全臣服于他的肉棒的時候。她穿著一件神聖的婚紗,在情趣酒店和他拍婚紗照,然后任由他操弄,那件婚紗也因爲這樣,被撕爛了,有點可惜。
   
    “討厭,就喜歡這麽挑弄人家。”采兒白了他一眼,不過下一刻,她便從儲物戒指里拿出一套學生服,朝他發了一個媚眼。
   
    看著男人熾熱的眼光,采兒忍不住又濕了,她夾緊雙腿,咯咯地笑出聲來。于是采兒把身體給站端正了,沒有躲進洗手間來換衣服了,早知道這是連龍皓晨也沒享受過的體現。
   
    因爲站起來了,長裙就落了下來,采兒拉著裙擺,緩慢地往上拉,纖細修長的大腿出現在逸塵的眼前,緊接著是神秘的森林,男人樂呵了一下,這可是他交代過的,不要穿內衣。
   
    平坦的小腹出現在眼前,肚臍眼宛如一顆珍珠一樣,鑲在了肚子上面。再上面劃過,奶子因爲解開了衣服晃了晃,采兒把衣服扔在地上,站直,雙手自然的放在大腿上,讓男人看了又看摸了又摸。
   
    “穿給我看。”逸塵沖著她的耳垂吐氣,低聲道。
   
    經過他的開發,采兒的耳垂正是她的敏感點,她嗔了一句討厭,臉紅心跳的換起衣服來。
   
    穿上短袖西服,扣上紐扣后,就帶上了紅色的蝴蝶結,穿上短裙,采兒便把衣服給穿好了。
   
    當她看到逸塵從身后拿出面具之后,媚眼如絲,嗔道,“討厭,又把人家發到網上。”
   
    網,其實就是新型通訊靈石將全部信息集中到一點,然后就再通過手里的通訊靈石來知道其他地方的訊息。
   
    當然這里也慢慢變質了,有不少淫穢的網站出現,其中逸塵就是一位元老性質的人物。上一次采兒同樣也在一個論壇上發了她的照片,不過沒露臉。
   
    她依稀記得標題是“老公短小無力,新婚嬌妻投懷送抱。”,評價同樣也不錯,而且她也看了好多遍,依稀記得當時是她穿著婚紗去和男人搞起來。
    那是一段短小的視頻,簡簡單單也只有三十分鍾左右,首先是采兒戴著面罩,蓋著頭紗,然后一個特寫。再然后就描寫了采兒如何穿著婚紗自慰,和被人爆操,簡單粗暴得很。
   
    想完,看到逸塵那熾熱的眼光,小穴也不禁濕了。
   
    “好吧……”
   
    采兒此時戴著紫色面具,微微擡頭的看著那個攝影石,站直身子讓他影了個全身后,就再做了兩個充滿誘惑的姿勢。
   
    一個是解開三個紐扣,身子微微向前傾,這樣可以看見她的內衣和精致的鎖骨,然后她又換了一動作,臀部對向鏡頭,跪著,白色的內褲完全透露出來,依稀可以看見臀部的雛形。
   
    接下來,采兒躺在床上,衣擺抽出來,解開紐扣露出漂亮的肚臍和敞開衣服,把內衣給推上去,露出粉色的奶頭和白晃晃的奶子。紅唇微張,又說不出的誘惑。
   
    爲了更好的體現出臨場感,采兒也逐漸放開,輕聲笑道:“要不,咱們就來視頻吧,好不好?怎麽玩都由你來。”
   
    他點頭,“那就按以往的來吧。”
   
    采兒笑得更燦爛了,低下頭道:“是,我的主人。”
   
    她蹲了下來,用嘴解開逸塵的褲頭,褲子脫下來,逸塵的內褲充滿了腥臭味讓采兒無比著迷。她的臉貼在內褲上,輕輕磨蹭,一股特殊的味道讓她淫水直流。
   
    實在是受不了了,采兒才伸出舌頭來舔了幾下內褲。
   
    “好香呐……”采兒喃喃道,小嘴再次把內褲給叼下,碩大的雞巴完全拍在她臉上,分泌液也因爲雞巴一甩,弄得滿臉都是,采兒把粘液舔淨后,便纖手握住雞巴撸動起來
   
    低下頭,把雞巴塞入口中,雙眼向上一翻,媚眼如絲般看著男人,那濤濤的春水將要溢出來一樣。嬌嫩的小舌頭不斷地刺激著龜頭,讓逸塵不禁發出一聲呻吟,他伸出一只手,用手抓住采兒那一頭漂亮的紫色長發。采兒會意,頭更低了。
   
    深喉!
   
    緊湊的喉肉帶來了不同往常的爽快感,一路刺激著逸塵,他堅持了好一會兒,就忍不住地射了出去,抽出雞巴,上面滿是精液,而采兒被射得滿嘴都是,在抽出來的同時,也有不少精液流到衣服上面去。
   
    她把精液通通喝掉,然后就開始用小舌幫男人清理肉棒,隨后便是含住睾丸,細細把玩著,她一只手忍不住地在小穴揉動,發出嗚嗚的聲音。
   
    過了好一會兒,她雙手舉起男人的腳,嬌媚地含了一下酸臭的腳趾頭,隨后就一手握住雞巴撸動,另一邊則是把頭深深埋在逸塵的屁股里面,認真地做起毒龍來。
   
    “嗚……嗚……主人的……屁眼……好香……嗚……嗚……”
   
    采兒一邊做著毒龍,一邊說。小舌頭一點也不嫌髒,一直深入到了屁眼里邊,而不時把頭深深埋在屁股里,貪婪地嗅著逸塵的味道。
   
    這還是那神聖的輪回聖女嗎?逸塵一定會回答,不是的,她只是一個下賤的女奴,母狗而已。
   
    “夠了……”逸塵說道,采兒才戀戀不舍的離開了男人的屁眼,在逸塵的示意下,她站直,再次給她一個特寫。
   
    特別淫魅的特寫,制服已經被汗水和精液弄死,隱隱約約透出其他還沒透露出來的肌膚,幾次高潮的潮水早已將裙子給打濕了,緊緊的貼在大腿上面,勾勒出修長的大腿。
   
    采兒進了廁所,把嘴巴漱干淨,又洗了個澡,出來時不再是穿著學生制服了,而是穿著一件天藍色的女仆服。
   
    她微微提起裙擺,讓逸塵看到那早已濕透的小肉穴,細長的指頭輕輕撫摸那重血的陰唇,不時發出滋滋的聲響。
   
    “主人……人家已經忍不住了……”她將自己的角色帶入了,然后逸塵忍不住上去吻住采兒的雙唇。
   
    采兒松開自己的束縛,任由逸塵玩弄自己的小舌,津液交換,甜甜的,讓她有點呼吸困難。纖手抓住逸塵的大手,放在自己的胸上。
   
    “嗚……”逸塵用力地捏捏那富有彈性的酥乳,采兒禁不住發出聲音來,可是逸塵不願松開她的嬌唇,只好發出嗚嗚的聲音。
   
    過了好久,兩人的雙唇才分開,采兒喘著氣,舌頭意猶未盡的舔了一下唇瓣,看得逸塵雞巴又硬起來了。
    這蕩婦,不把她操死,真對不起天地良心!
    于是他將采兒推到在床上,卷起她的裙子,將早已硬得不行的雞巴捅入了濕潤的小穴里頭。
    “啊……進來了……好棒……啊……啊……雞巴……好大……好硬……人家快被操死了……”
    采兒扭動著柳腰,小嘴忍不住發出了嬌吟,雙手努力地揉著自己的奶子,一臉嬌媚地看著眼前的男人。
    “好緊……怎麽會這麽緊呢……”逸塵抽動著肉棒,白沫被他一下又一下的抽插帶到外面來,他摸索著采兒那光滑的大腿,叫道:“叫我老公。”
    甜膩的嬌吟聲從采兒嘴里吐出,長腿纏住逸塵的粗腰,“啊……好老公……好……主人……肉棒……好棒……好厲害……好深……主人……親親人家……嗯……啊……啊……的……奶子……嗯……啊……”
    紫發飛揚,采兒晃著腦袋,使勁地喊著,雙臂抱住逸塵的頭,然后用柔潤的酥乳夾住他的腦袋。
    “主人……啊……好癢啊……別……恩……別舔……人家的……乳溝啦……嗯……人家……啊……啊……啊……怕癢……雞巴……好大……漲死了……主人爲什麽你的雞巴這麽……啊……大……”
    “去了……人家……去了……啊——”
    一股潮水忍不住地噴向逸塵的龜頭,讓其憤然舒暢,繼續奮力地抽動。
    采兒剛剛經曆了高潮,身體自然無比地敏感,經曆一次又一次的抽插,讓她十分瘋狂,她的那一雙小手不斷地摩挲著逸塵粗糙的皮膚,她不斷發浪,屁股也不停扭動。
    “啊……好厲害……人家剛剛高潮啊……別……別這麽慢啊……人家要快一點啦……”
    逸塵突然抽出雞巴,拍了拍采兒的屁股,采兒示意,嘟囔了幾聲,便把女仆服脫掉,露出白嫩的嬌軀。
    背向著逸塵,陰唇微微分開,露出了透明的汁液。
    逸塵笑了笑,用手抹了一下采兒裆下的汁液,遞到她的嘴邊,采兒伸出舌頭微微一舔,一股香甜的騷味從口中蔓延。
    她輕笑,“真騷呐……”
    然后扭著白屁股,說著,“主人,快來嘛……來……操死……小騷貨吧……”
    逸塵見狀,再也沒有憐惜之心,雞巴完全塞入采兒的小穴,碩大的雞巴一次又一次頂入了龍皓晨從未到達過的領土。
    “好棒……主人的……大雞巴……捅到……人家的花心了……還要……騷貨……要更多主人的雞巴……給我……”
    屁股不斷晃動,配合著逸塵的抽插,她的欲望不斷放大,低頭一聞,表示自己那騷浪的淫氣,讓她莫名失神。
    杏眼一翻,香舌微微吐出,一種病態的淫蕩由骨子里散發出來……
    “主人的……雞巴……好棒……好厲害……快……繼續……啊……恩……好……好厲害……好深……捅到……啊……捅到花心了……”
    “去了……人家……忍不住去了……啊……”
    再一次的高潮,讓逸塵不知所措,滾燙的精液就這樣射入了采兒的子宮里頭。
    “精液……來了……好多……好濃的……精液……啊……啊……把人家的……恩……花心給燙壞了……”
    說罷,采兒無力地躺在了床上,任由逸塵給她拍了一身全身的特寫。
    逸塵把還尚堅硬的雞巴塞入采兒嘴里,任由她無力地吸吮。
   
    一個視頻的點擊量完全過萬了,尤其是里面那個紫發女子最后瓣開小穴,任由精液流淌下來,說著:“老公,人家出軌了哦……”
    更是讓人想找到這少婦和她大戰三百回合。
    龍皓晨舒暢地看完這個視頻,然后忍不住再一次和李馨和王原原兩人操玩起來。
    與此同時,龍皓晨的家,一名紫發女子被人吊起來,一副被人開始sm的奴隸樣。
    她的奶子寫著兩個大字。
    賤奴。
    她嬌唇一開,便是散不了的淫蕩,“快來……操死采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