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樂(01-07) (3/3)

 (07)  

  我慢慢的睜開眼睛,看著陌生的天花板,有些迷。

  咦?我這是在哪?發生了什麼?我是怎麼暈過去的?

  於是,我慢慢的回想起了昨天的事,臉一下子就紅了。昨天,去孟理家玩變
態遊戲,回到家,摔倒撞暈了。

  等等。我掀起被子,看到了我一絲不掛的身體。

  啊!!有人,幫我善後了……是誰啊?我一定被看光了,而且事情也暴露了。
想到這兒,我就好臉紅。

  回想起來,應該是姐姐吧。我,一定被姐姐當成變態了吧?穿著裙子,還帶
著成人玩具。想想就好糟糕。

  「喲,醒了啊。」姐姐進來,看我醒了,狡猾的笑著說。

  「嗯,醒了……」不敢看姐姐的眼睛,我低著頭,像個犯錯的小孩一樣,小
心翼翼的說。

  「有什麼不舒服的地方麼?」姐姐問道,用一種她仿佛看透了一切的表情看
著我。

  「呃,挺,挺好的。」我說道。

  「是麼。你有自己的愛好,自己偷偷玩玩沒什麼,但要注意安全啊。」姐姐
一副我都懂的表情說道。

  我聽了姐姐的話,臉一下子就紅了。「這個,不是你想的那樣……」我說道。

  「好啦。不用解釋的。我已經幫你打理好了。」姐姐說道。

  「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樣,姐姐!」我有些著急的說。

  「好啦。再說也沒有用了。你還要接著睡麼?雖然時間還早。」姐姐問道。

  「不,不了,我馬上就起床。」我說道。

  「好,那就隨你啦。我今天有事,就先走了。」姐姐說道。

  這時 ,我發現,姐姐原來已經收拾好了,衣服也穿戴整齊了。姐姐穿的是
接近正裝的衣服。一個馬尾辮,精神的樣子,很不錯呢。

  「這麼早嗎?吃過早飯了麼?」我趕忙問道。

  「嗯,是比較重要的事情。早飯我已經吃過了。雖然只是一點麵包牛奶。」
姐姐無奈的笑笑說道。

  「嗯。那祝你成功啦。」我給了姐姐一個很堅定的眼神說道。

  「當然。有我可愛的弟弟的祝福,我當然會成功啦。好啦,我先走了。拜拜!」
姐姐說完,就轉身離開了。

  「再見!」

  看著姐姐的身影離開後,我又躺在了床上,看著天花板,長出了口氣。

  還好,姐姐是這樣的。回想起來,昨天明明是想找孟理商量對策的,結果只
商量了一會兒,就被他帶入坑了。又想起伯暗娜,心裡就有點著急。我想,告訴
她,我是多麼喜歡她。就算她現在不喜歡我了,我還會去追求她的。

  下定了決心,我就不想在睡下去了。

  我下床,開始穿衣服。

  「啊!好痛!!」穿內褲的時候,勒到了我的jj,一陣痛楚穿來。

  啊,真是。這明顯是我縱欲過度的後遺症啊……昨晚射了三次,感覺身體都
被掏空了。

  所以我穿衣服的時候,都是小心翼翼的。事實上,我感覺我的身體用不上力
氣,真的是有點虛啊。

  穿好衣服,我就去洗涮了。看到衛生間晾著的我昨天穿的那羞恥的衣服,我
就覺得又臉紅又感到。我竟然昨天真的穿著這樣的衣服回家了,而且姐姐竟然還
給我把衣服洗完了。她照料我的情景,啊,想想就羞愧。

  洗漱後吃過早飯,整理好一切,我就離開家去學校了。

  今天,雖然是很平凡的一天,但是,對我來說,是值得紀念的。我,一定要
去找伯暗娜了。

  上學路上,我遇到了一個女孩。一個,很奇怪的女孩。

  怎麼說呢,給人的感覺就是,她很冷,冷冰冰的。她看到我的時候,用一種
又像是絕望又像是麻木的眼神瞟了我一眼,看得我渾身發冷。不過,她穿的是我
們學校的校服。

  在我從她身邊走過的時候,她自言自語的說:「伯暗娜,她竟然背叛了……」

  我想了想,我沒聽錯,她說了伯暗娜吧?

  我趕忙轉過身去,疑惑的看著她。她卻沒有理我,如圖行屍走肉般走著。

  我鼓起勇氣,向她問道:「同學,你認識伯暗娜麼?」

  走近她,才發現了她的異常。她的身體顫抖著,脖子上,還有紅色的繩子的
印記。而且她的衣服,竟然有些破損。那一看就是經過打鬥而產生的。不止這樣,
她的身上還散發著淡淡的腥味,裙子下面,竟然還在滴著液體……我不情願的聯
想到,該不會,是精液吧……懷抱著一肚子的精液來上學,這人,有點怪啊。

  「……」她沒有回答我,只是那麼像行屍走肉般的走著。

  被無視的我有些尷尬。算了,人家不理我,我就不去麻煩人家了。

  早上,我滿心期待的登著伯暗娜的到來,然而,她沒有。一直到了上課,她
還是沒有來。

  我坐在我的座位上,有些失落。她為什麼沒來上課呢?難道是討厭我了麼?

  在課件,同學們會時不時的和我聊聊,我也很開心的回應著。

  「喂,你發現了麼,周越好像越來越好看了。」

  「嗯嗯,看上去,竟然有種女孩子的柔弱。好像親親她啊。」

  我假裝沒聽見女同學們的對話。唉,你們不要這樣說其他人啊,我都聽到了
……

  伯暗娜依然沒有來上課。無聊的課,我也只能聽進去一點。為什麼伯暗娜沒
有來呢?在上課的時候我這樣想到。

  等等,紫璃一定知道吧?她還把伯暗娜綁起來。話說昨天去伯暗娜家,她也
不在。看樣子,一定是在紫璃家。難道, 紫璃把伯暗娜囚禁起來了?太可怕了,
我們才只是高中生啊!!

  明確了要幹什麼,就不迷茫了。我要直接找紫璃麼?那肯定不行啊。萬一她
就是壞人,她肯定會狡辯的。那就這樣吧,我偷偷的跟著她,然後潛入紫璃家把
伯暗娜救出來。嘿嘿,伯暗娜一定會高興壞了,然後真的愛上我的。想到這裡,
我就鬥志滿滿啊。如果是那樣,就要向林伊人請假了,今天的排練,我可能去不
了了。

  在放學前的自習課中,我偷偷的溜出了教室。

  我看了看表,還有不到10分鐘下課。嗯,就去紫璃她們班偵查下吧。

  悄悄的走到了她們班,透過窗戶,我想找到紫璃。

  然而,在看向她們班的同時,我真的有些不敢相信。

  這,是在……輪奸?

  我一眼就看到了紫璃,在教室的中間。

  紫璃只穿著兩條黑色的絲襪,其他的衣服都沒有穿。在教室的中間,幾張桌
子被擺成了床一般,紫璃躺在中間,被好多男生圍著。

  有兩個男生,一前一後的操弄著紫璃。紫璃看上去已經很疲憊了,像個玩偶
一般,手臂不自主的耷拉著。眼神渙散,像一條乾涸了的魚一般喘息著。

  這,紫璃明顯已經到極限了啊?怎麼這些人還在幹她?而且,她們班的其他
人都在幹什麼?怎麼都視而不見的在寫作業?

  這什麼情況??

  我的腦子裡全是問號。

  沒過多久,在前面操著紫璃小穴的男生射精了。然後,他下來後換了另一個
男生繼續。整個過程銜接的很好,沒有一個人說話,有的只是肉體撞擊的聲音。

  他們,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不過,我明顯的看到,紫璃的肚子,異常的凸
起。那該不會,是精液吧??這是被幹了多少次?

  直到最後幾個男生也在紫璃身上發洩過後,他們好像才打算放過紫璃。不過,
他們拿出了一個大號的假陽具,硬是塞在了紫璃的陰道。同樣,還有一個肛塞,
塞在了紫璃的菊花。

  接著,他們就開始給紫璃穿衣服。紫璃癱軟在桌子組成的床上,任他們擺佈。
不過,我也驚訝於他們的默契,沒有一點交流,每個人要幹什麼,分工明確。

  很快,他們就穿好了紫璃的衣服,並把桌子恢復了原位。

  「叮……叮……」就在這時,下課鈴響了。我趕忙躲在旁邊。這時,同學們
都已經走出了教室,準備回家了。

  紫璃也很快的走出了教室,不過,她的走路姿勢很明顯不太正常。雖然衣服
很寬鬆,但我仔細看,還是能看到,她的肚子鼓鼓的。

  不過,紫璃沒走幾步,就有其他班的幾個男生來了。同樣沒有人說話,像是
約好了一般,幾個男生圍著紫璃,拿出了一個用來灌腸的大針管,裡面全都是白
濁的液體。

  我驚訝的想,那該不會是精液吧……

  男生左右扶著紫璃,拿針管的那個男生,把針管連到了紫璃的陰道的那個假
陽具上,然後把精液注入到了紫璃的身體裡。

  就在這時,我才聽到了他們有人發出了一點點聲音。

  「啊~」是紫璃,她皺著眉頭,彎下了腰。可是,男生好像並沒有在意紫璃
痛苦的呻吟,依舊那麼死板的執行著什麼。

  直到最後,所以的精液都注入後,男生們才放開紫璃,像什麼事都沒有發生
般離開了。一放開紫璃,紫璃又被另一夥男生抱住了,同樣是一大針管的精液。

  「別……求你了,我受不了了……」紫璃好像哭了,向某個人求饒到。不過,
那些男生並沒有停止。我有些不可思議,這些男生被控制了麼?怎麼跟一群機器
一般?

  最後,紫璃的肚子如同一顆足球那麼大。男生們幹完該幹的事情,就走了。
完全無視紫璃蜷縮在地上,流著眼淚抽泣著。

  我看著這一幕,不知為何覺得紫璃很可憐。我想去扶她起來,但卻總也邁不
出去。她大概也不想自己這樣被看到吧?

  過了一會兒,紫璃慢慢的,扶著牆站起來了。然後,慢慢的,開始離開學校。

  而我,就懷著複雜的心情,一直跟著她。

  紫璃就那麼踉踉蹌蹌的走。等她出了教學樓,學校已經空空也了。在教學樓
下,有人在等她。那個人,我從來沒有見過。那個人,是個女生,一個看上去很
冷的女生。

  她看到紫璃走路都難受,卻並沒有去扶紫璃,反而冷冷的「哼」了一聲。紫
璃這時一個沒站穩,要摔倒在那個女生的身上了。那個女生竟然故意撤開了身體,
讓紫璃一下子摔倒在了地上。

  「啊!!!」紫璃倒在地上,捂著肚子痛苦的叫出了聲。

  「呵,紫璃,你昨天不是很厲害麼,怎麼今天就成這樣了?」那個女生冷冷
的說。

  紫璃沒有回應,緩了緩後,顫抖的說:「韓憑石,你能扶我一下麼?」

  「呵,不能。保護你,可不包括扶你起來啊。」原來她叫韓憑石。

  「我和伯暗娜都已經被你給俘獲了,你竟然還想著侵犯更多人。呵呵,已經
沒有能夠強大到和你對抗的魔法少女了吧?」韓憑石冷冷的說。

  紫璃沒有回答她,顫抖的站了起來後,開始慢慢的走了。

  「最後一個核心,已經無法對你構成威脅了啊。你怎麼還畏畏縮縮呢?開始
大肆繁殖吧!」韓憑石說。

  紫璃慢慢的走,顫抖的說:「永生之石,至今都沒有出現啊。雖然它可能永
遠不會出現。但我不敢說,它出現我一定會贏。如果她真的也來了……」



  「是麼?那我可得好好的期待期待。」韓憑石說。

  於是,兩個人就再也沒有說過話。

  我跟在不遠的後面,她們的對話,倒是聽了一些。看來,伯暗娜真的被紫璃
控制了啊。紫璃在進行著什麼很嚴重的爭鬥麼?話說,我好像曾經也是所謂的核
心啊。

  就這樣,我跟著她倆,順利的找到了紫璃的家。

  我想想,現在如果直接闖到紫璃家,估計八成會失敗的話。伯暗娜應該在這
裡吧?那麼,我就只好悄悄的潛入了!

  我圍著紫璃家看了看,唯一能進入的,也只有二樓的那個陽臺了。嗯,但要
怎麼進呢?

  紫璃回到了自己的臥室,然後,鎖上了門。紫璃跳到床上,把頭蒙在了枕頭
裡,偷偷的抹眼淚。

  「我,我也不想啊,韓憑石,你為什麼那麼冷漠?我明明在奪取核心的時候,
沒有傷害到你啊。」紫璃已經不知道,她在這裡哭過多少次了。她明明也是受害
者,可她說這樣的話,又有誰信呢?雖然一開始是她的錯,但她醒悟之後,已經
來不及了。殺死過人,手上沾過血後,就再也洗不掉了。如果是一開始,一開始
沒有聽信花王的蠱惑,在第一次作戰,就將將花王消滅,該多好啊。

  紫璃坐起來後,看了看四周,是那麼冷。她已經失去了她的父母了啊。就算
她再怎麼哭,父母也不會摸著她的頭說沒關係了。

  「咚!!!」

  「啊!!!好痛!!!」陽臺上傳來的什麼聲音,還有什麼人的慘叫。

  紫璃被嚇了一跳,愣愣的看著陽臺。有什麼人入侵了?

  紫璃看著陽臺上的那個人慢慢站起來,揉了揉他的腰,推開門,進來了。

  「周,周越?你,你怎麼會出現在我家陽臺?」紫璃奇怪的問道。、

  「啊!!紫,紫璃,你在啊!!」

  我雖然想到了可能會有人,但是,我沒想到是紫璃。我怎麼就誤打誤撞的進
了她的房間啊。真是太倒楣了。看來,剛來到紫璃的家,就要面對大boss了。

  「紫璃!!」我故意讓自己的聲音充滿力量的說道。

  「嗯,怎麼了?」紫璃一臉疑惑的說。

  「我,我是不會怕你的,我,我要打敗你!」我故作強勢的說道。

  「嗯,啊!我,我被打敗了。」紫璃說著,然後倒了下去,一動不動。

  我,這,什麼情況?等等,她這是逗我玩呢!

  「紫璃!」我無奈的說。

  「哈哈哈,看我多麼配合!」紫璃笑著坐起來,說道。

  看她開心的笑著,真的是很可愛。確實,紫璃像個小公主一樣,以及她柔中
帶剛的性格,很是吸引人。

  「你,你以為我在開玩笑麼!」我義正言辭的說道。

  「難道不是在開玩笑?你,你真的要推,推倒我?」紫璃咽了咽口水說道。

  「那當然。不是,不是推倒!」我有些著急的說道。

  「哈哈,開個玩笑啦。」紫璃調皮的說,「所以說,你為什麼會出現在我家
呢?」

  「我,我來找伯暗娜。她在你這裡吧?」我也收起笑容,嚴肅的說道。

  「是,她在我這裡。你找她有什麼事?」紫璃也嚴肅的說道。

  「我想,帶她走。」我說。

  「我不是都說過了麼,她並不喜歡你啊,她只是因為一些原因,你也知道的
原因。」紫璃點到為止的說。

  「可是,可是,我,我是喜歡她的啊!」我說道。

  「這樣啊,真是,真是。」紫璃聽到我的話,有些落寞,但並沒有表現出來。

  「如果她很討厭你呢?」紫璃低下頭,又有些不甘心的問道。

  「那也無所謂。畢竟我做了那麼下流的事。」我說道。

  「那就沒辦法了啊。你都這樣說了。」紫璃苦笑了一下,但卻沒有讓我看到。

  「周越,你過來。」紫璃說。

  「幹,幹嘛?」我有些不安的說道。

  「我又不會害你。」紫璃無奈的說。

  「好,好吧。」我慢慢的走過去,看著紫璃。

  「閉上眼睛.」紫璃說。

  在我閉上眼睛後,我感覺到,紫璃慢慢的站起來,然後,然後,有一個溫暖
的唇,貼上了我的唇。

  「!!!!」這,這是什麼情況?我又被強吻了?

  紫璃的唇,是那樣的溫柔,如同一點點的試探,輕輕的表達著自己的愛意。
那樣的羞澀,卻又不肯放棄。紫璃一直抱著這樣的心情面對著周越,害羞,卻又
不肯放棄。

  漸漸的濕潤,紫璃將我撲倒在床上,像是她的任性。這時,紫璃慢慢的,小
心翼翼的伸出了她的香舌,試探著我。

  我,我又暈了。啊,怎麼回事?我怎麼一接吻,就頭暈呢?

  被紫璃壓在身下,輕輕的吻著。她的舌頭,帶著些許甘甜,來與我交換津液。

  我也迷迷糊糊的伸出了我的舌頭,任她品常。

  而此刻,紫璃內心卻是慢慢的傷心。如果,如果自己當初能勇敢點,勇敢點
就好了啊。

  紫璃慢慢的伸出了自己的毒牙,在周越的舌頭上輕輕的咬了下去,將一種毒
液,注入了我的身體。

  ?怎麼回事?我的舌頭,有一點點痛,不過,馬上就消失了。

  直到我被吻得有些迷茫,紫璃才慢慢的抬起頭。

  「這樣,就足夠了。」紫璃如同自言自語般說道。

  紫璃離開,說道:「伯暗娜現在應該還在作戰中吧。你就回去她家等她吧。」

  好,好吧。我也沒多想,就起來了。

  「那,那我就走了。」說完,我就暈暈乎乎的離開了。

  當然,這次我走的是正門。

  韓憑石看到我離開,有些奇怪,哎?這人從哪來的?不過,也就只是看了看,
沒有多過問。

  一個小時後,伯暗娜回到了紫璃家。

  「這次,最後的那兩個魔法少女,已經逃跑了。她們已經無法再對你造成危
害了。」伯暗娜毫無表情的說道。

  「呐,伯暗娜,你喜歡周越麼?」紫璃看著窗外說道。

  「怎麼了?怎麼問起這個?」伯暗娜說道。

  「其實啊,你比我大膽多了。但是,像你這樣的人,反而會得到人們的喜歡
啊。現實不是動漫,這裡,容不下一點點傲嬌啊。」紫璃說。

  伯暗娜有些愣,不過,馬上理解了她的意思。

  「我還是放了你吧。已經無所謂了。」紫璃說。

  伯暗娜以為她聽錯了,她竟然要放過自己。自己作為這麼強力的一個,竟然
要放過自己。

  「這裡,有韓憑石和剩下的人就夠了吧。」紫璃說道。

  紫璃走進伯暗娜,再次與她接吻,吸走了所有的魔力與毒液。

  「關於契約,我也一併銷毀了吧。這樣,你也與這場爭鬥無關了。」紫璃說。

  「為什麼?」伯暗娜問道、

  「因為有個人,他想這樣。」紫璃說。

  「是麼?」伯暗娜想道這裡,低下頭,暗暗的笑了出來。

  「那麼,我就離開了。」伯暗娜說完就走了,沒有一絲留戀的離開了。

  伯暗娜回到自己家,在家門口看到了倒在地上的周越。

  「周越!!你怎麼了?」伯暗娜趕忙跑過去,把我扶起來。

  「啊,你,你回來啦。」我勉強的睜開眼睛說道。

  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從紫璃家出來後,身體就開始發熱,開始變得渾身無
力。走在伯暗娜家,我就實在受不了,倒了下去。

  「你,你怎麼會變成這樣?不太正常啊。」伯暗娜把我抱在懷裡,感覺到很
奇怪。伯暗娜聞到了我身上散發著一種強烈的氣息,以及我熱得發燙的身體。發
燒了麼?

  伯暗娜將我扶起來,說:「我把你扶回去,你好好的休息一下,你好像突然
發燒了。」

  我看著伯暗娜的臉,心裡好開心。我,有話要對你說啊。

  「伯,伯暗娜,我,我喜歡你,真的喜歡你·」我迷迷糊糊的說道。

  伯暗娜一遍把我扶了回去,一遍溫柔的說:「我知道,我知道啊。」

  回到伯暗娜家,伯暗娜將我放在床上,說:「來,把衣服脫了。你出了一身
汗啊。我給你擦擦身體。」

  我其實沒怎麼意識到,伯暗娜就把我脫光了。

  「好強烈的氣息,周越這是發情了?」伯暗娜聞著滿屋子的暗香,有些驚訝
的說道。

  伯暗娜一遍給我擦拭著身體,一遍聞著這強烈的暗香,無奈的說道:「紫璃
是故意的吧?明明周越已經沒有魔力了。還給他注射毒液。不過還好毒液只是一
點點。」

  伯暗娜看著我,內心也在動搖。雖然只有兩天多,但是,現在自己已經可以
和周越好好的在一起了啊。

  在擦拭完我的身體後,伯暗娜也慢慢的脫去衣服,看著我,歎了口氣,又忍
不住笑了笑,說:「你還真是個幸運的傢夥啊。」

  「但是,我也不會就這樣饒了你。你當初竟然信了紫璃的鬼話,敢質疑我對
你的愛,看我不好好的收拾你!」伯暗娜俏皮的說。

  我仰躺著,身上一絲不掛。伯暗娜坐上來,把她早已濕潤的蜜穴,對準我的
肉棒,然後慢慢的坐了下去。

  「啊!!!」不由自主的發出了呻吟。

  怎麼回事?從下體傳來了強烈的快感,像棍子般狠狠的擊打著我的大腦。

  伯暗娜看我叫出了聲,才想到,說:「嘿嘿,讓你也嘗嘗毒液的滋味。快感
提升十幾倍的感覺,真的要爽死了。」

  伯暗娜操縱著我的快感。對於我來說,就像被人操縱著一般。強烈的快感,
讓感到害怕,害怕自己會壞掉。

  「啊!!不,不要。」我下意識的說。

  伯暗娜當然不會放過我,左右手分別按住我的手,讓我動彈不得。

  「不會放過你的!」伯暗娜就開始慢慢的起伏,也發出著呻吟。

  伯暗娜看著我崩壞般的表情,抖S的性格完全發揮了出來。

  「就讓你更絕望一些吧。」然後,開始加快運動,帶給我更強烈的快感。

  我已經有些不知所以了。作為一個男生,我從體會過這樣的快感,強烈到剝
奪你思考的餘地。就這樣被迫的承受著快感,沒過多久,我就已經有要射精的感
覺了。

  「要,要射了!」我下意識說道。

  伯暗娜聽了後,笑了笑,說:「好快啊,雖然我當初比這還快。就讓你舒舒
服服的射出來吧!」

  感覺到小穴裡的一陣陣抽動,是射精的前兆。

  「啊!!!」射精的快感被提升了十幾倍,僅僅是一次就讓我渾身顫抖。快
感強烈得讓我直接暈了過去。

  「好爽!」這就是我在昏厥前唯一的一個想法了。

  看著昏過去的我,伯暗娜也笑了笑,然後,躺在我的身邊,靜靜的看著我。

  雖然還沒到晚上,但伯暗娜卻不想下床。像這樣感受著戀人的體溫,聆聽著
戀人無聲的愛意,是伯暗娜多久前,就夢寐以求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