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鼎淫記之 小郡主篇

  話說沐劍屏給錢老闆偷天換日,裝於豬腹之中,偷偷運進了皇宮裡。那日韋小

寶乍見小郡主,只見張白生生的俏臉兒,明轉流亮的大眼睛,柳絮般的細眉;配上

端的恰到好處的堅挺鼻子與櫻桃紅唇;竟是個不折不扣的美人兒。

  

  小郡主給點了穴道,雖已過數個時辰,但錢老內勁深厚,除了啞穴已解,尚能

張口說話外,身子兒卻怎樣也動彈不得,不禁焦急萬分。眼見自己處於龍潭虎穴,

身旁又是這樣一個賊頭賊腦的小太監,笑吟吟的看著自己,心下害怕不已。不覺已

雙目含淚,秀眉緊蹙,粉嫩的臉頰脹得通紅,依然清秀絕倫,俏麗無匹。

  韋小寶自幼生長於揚州妓院,裡頭盡是些庸脂俗粉的風塵貨;各各濃妝豔抹,

俗不可耐。

  幾時看過這般漂亮的少女了?一時間只看的癡了,小眼睛往她身上不住遊移,

沐劍屏更是窘迫萬分,嬌吟道:「放我出去,求求你行行好,小公公!我…我心下

害怕的緊…」語音嬌嫩清脆,帶著幾分雲南鄉音,卻不住顫動著,水晶般的淚珠噗

簌簌順著臉頰滑落。

 

  韋小寶見她模樣可憐,更是這樣一個清新脫俗的可人兒,心底也不禁有些疼惜

。要是床上躺著的是個麻子臉蛋,癡肥蠢醜的妖女,只怕他已掏出匕首將之了帳,

順帶將她十八代祖宗罵個夠本。

  但他終究少年心性,向來喜好胡作非為,以整人為大樂。加上小郡主又是錢老

闆為了青木堂劫來,就這麼簡單放了她;未免太不劃算。當下躊躇一會,轉睛向她

面上望去,當即與小郡主秋水般的面目對著。只見她長長的睫毛不住顫動,都給淚

水糊的併黏,眼角順下道未乾的痕跡。

  

  韋小寶暗道:辣塊媽媽,今天當真撿到塊寶!這小娘皮生的好美,看的老子都

心癢難耐!不趁機討些豆腐吃吃,也太對不住你小白龍桂公公了!

  他出生妓院,於男歡女愛之事看的多了。甚至常偷窺房客與妓女們翻雲覆雨,

於倫常理法當然不放心上。當下賊忒忒走上前,對小郡主微微一笑,道:「別急,

我就幫妳解開穴道。」

 

  小郡主聽了,真是如獲大赦,眼睛向他貶了幾貶,嚶嚀道:「謝謝小公公…日

後有機會,我一定會報答……啊!!!」一句話沒說完,本想終於可以離開這裡,

正是滿心歡愉。

  沒料到韋小寶忽然一個虎爪,撲地便往自己胸部抓將下來,不禁面上飛紅,「

啊」的驚聲尖叫起來。

  

  這一下子更叫小寶心癢難耐。打從入了皇宮後,幾時有機會看著男女之事?身

旁又盡是些閹貨,悶都悶的緊了。只偶爾趁四下無人,幻想麗春院的情景意淫。眼

下一個如花似玉的美人兒涼在這裡,怎麼可能放過?

  但覺小郡主胸部柔軟無比,縱然隔著層浣花輕裳和內衣,觸起來仍像團棉花,

只輕一碰,手指便陷了下;當真是個好物。韋小寶的面上也赤紅起來,手指加勁,

在她胸脯上狂搓猛揉。

  小郡主萬金之體,在王府向來備受敬愛,幾時受過男人這等屈辱?更何況對方

還是個賊頭賊腦的太監。只覺滿腹委屈,哇的一聲,猛地哭了出來。

 

  韋小寶揉的正起勁,聽她哭聲,頓時一愣,整個人給拉了回來。但他手仍是停

觸在小郡主的胸脯,故作驚異道:「我這是最高深,最上等的解穴手法。管它奶奶

什麼惑股穴、風浮穴……」

  小郡主哭聲未止,忽帶濃厚鼻音插口道:「是合谷穴,風府穴……」

  韋小寶面上一紅,自己肚子裡沒幾分墨水,倒是有自知之明的。只強辯道:「

臭娘皮,妳懂什麼!我流的認穴方法高深莫測,啟是江湖上那些下九流的招數能比

?當然名稱也大大的不一樣。這些都是我們開山祖師爺專研許久的驚世妙招,哪是

妳們這些不入流的功夫能比的上的?」

  

  小郡主平日也受過武術指導,身上也帶有功夫。一套沐家拳使出來,倒也煞有

其事。師傅平日也對她述說過武林各門各派之事,於這什麼上等的解穴手法,卻是

半點也沒聽過。不禁半信半疑,強忍住淚水,奇道:「真的有這種功夫?」

 

  韋小寶心底暗暗好笑:這娘皮果真是塊大木頭,傻傻愣愣的,瞧妳老子三言兩

語將妳唬住。故意沈下面皮,沈吟道:「想不到連我這驚世妙手都無法將妳解穴,

看來封妳穴道之人,武功必定其高。事到如今,也只有使出最後一步,但妳定要好

好的配合我。否則到時經脈逆轉,那人、毒兩脈盡廢,就是大羅金仙也救不了妳了

。」

  

  小郡主本想插口糾正「任、督」二脈,但想既然他這是最上等的武功妙招,或

許名稱不一,索性閉口。但是自己多少也學過點穴之法,當然懂得如何解穴。當下

質疑道:「我想只要在……在肋下那用力一點,穴道便能解開,應當沒你說的那麼

嚴重吧?」她本來想說胸部那頭,卻不好意思說出口,當即改成肋下。

  韋小寶搖頭怒罵:「妳懂什麼?我功夫高妳那麼多,一看就知道,點你穴的人

也是個箇中高手,高手中的高手,是高高手。這點穴手法當然也不是尋常能比。只

可惜碰上了我,我又是高高手中的高高手,是高高高高手了。高高手點了的穴,高

高高高手足足大他兩輩,當然真知灼見,什麼事逃的過我法眼了?」

  小郡主瞧他不斷饒舌,全無邏輯可言,不禁好笑,撲的一聲嬌笑出來。這一下

當真是豔麗絕倫,好似清泉流水,淡淡撫過了小寶的心頭。小寶只覺下腹一挺,竟

已勃起。

  其實小郡主自幼嬌貴,平日在府中,更是沒有半人會對她撒謊。加上她個性天

真燦爛,別人說什麼就信什麼,是個十足的傻姑娘。被韋小寶這樣一講,不由得全

信了。只道:「那你快幫我把穴道解了,我會很感激你的。」

  韋小寶淫笑著,心頭暗道:果然是個笨小娘,老子今日可要大開淫戒,不把妳

操的死去活來才怪。

  小寶年紀尚幼,也才不過十四五歲,這幾句話當然也是從嫖客那裡聽來的。其

時沐劍屏也與他年紀相仿,只是一個天真無邪,盡信他人。一個精靈狡獪,騙盡他

人。這其中差別又是差了個十萬八千里,小郡主哪可能是他對手?

 

  韋小寶正色道:「好,那我要開始了。先說好,等會兒不管發生什麼事,妳都

要配合我,口裡不準有半點抱怨,不準有半點反抗,不然我就不救妳,讓妳在這自

生自滅,死後變成無主冤魂,不得離開這裡半步,還要給其他惡鬼淩辱。」

  小郡主可嚇的呆了,急叫道:「不,不!我會配合你,你不要丟下我不管,我

好怕……嗚……」這一驚之下,眼淚又明晃的飆了出來。

  韋小寶忽然覺得有些過意不去,但這道德感也只是倏忽即逝,畢竟他的腦袋瓜

子,此時也給肉慾給塞的團團轉了。

 

  韋小寶裝模作樣的運了口氣,凝重道:「那我要開始了。」停觸在小郡主胸脯

上的手指,又開始遊移起來。先是輕搔她的腋下,再又往她的肚臍眼兒順勢撫摸。

  手指上摸去的雖是綢衣的輕薄滑嫩,但小郡主柔軟的身體觸感仍清晰可辯,只

嗆的他一股慾火直衝腦門。加上小郡主不時羞的輕聲嬌呼,哪裡還忍耐的住?

  「啪」的一聲,已將她身上衣服連領到裙擺,一口氣的撕破開來,露出給內衣

緊縛住的光滑肌膚。時間已近黃昏,夕陽的餘暉照將近來,襯在她比緞子更要光滑

緊實的身體上頭,好似發了光的冰晶玉柱,小寶乍見之下,竟也癡了。

  忽遭逢此變故,小郡主「啊」的張口,又要驚叫。但想到小寶方才說的話,卻

不敢叫出聲,只得硬生生收了回去,仍無法止住眼中的淚水。

  韋小寶吞了口口水,只見小郡主身著淺紅的鑲花肚兜,襯拖出她白如凝脂的肌

膚與曼妙的身體曲線,尤其那發育未全,半隆起的胸脯更叫人慾火焚身,無法自己

  小寶再也克制不住,大叫道:「老子我要開始發功了,妳撐住!」當即埋首在

她雙乳之中。只聞到一陣淡淡的女子幽香,煞是美妙。

  小郡主羞的臉更紅了,這一生中,別說給人摸胸脯了,哪裡有人對她這樣過?

不禁啜泣,卻不敢發出聲,生怕韋小寶真不理她了。

  韋小寶張口在她肚兜上吸來吸去,雙唇始觸她的胸脯,忽覺一粒隆起。只覺小

郡主身體一陣顫抖,口裡忽然發出「啊啊」的嬌吟。

  韋小寶知道,這是女人身體最敏感的三點之一。當下也不囉唆,用嘴唇輕輕將

肚兜撐開,半顆乳房滾了出來,小巧玲瓏,渾圓飽滿,尚是一隻手能掌握的大小。

上頭鑲著嫣紅一點,便似嶺上梅花,叫人想輕輕摘下來細心呵護。

  至此小郡主再也克制不住了,眼淚如潰堤的江水,飲泣道:「小公公,求你放

過我吧……快住手……」

  

  韋小寶此時此刻已完全失去理性,哪裡還去理她?張口便往她的乳頭舔去。

  小郡主只覺得全身一陣電擊般酥癢的快感,從一點擴散開,直達腦髓,「啊」

的叫出聲來,語音嬌嫩,夾雜著啜泣聲音,更是叫人無法自拔。

  他用舌尖在小郡主的左乳頭上輕轉幾圈,兩隻手也不閑著,右手伸入肚兜裡搓

揉她柔軟光滑的右乳房,左手則上下撫摸她緞子般光滑緊實的大腿。三招齊下,只

逼的小郡主舒服的不住嬌喘,心中又浮現道德衝突與被欺侮的感傷。享受也不是,

不享受也不是,只卡在中間進退兩難,甚是扭捏。

  

  韋小寶見她神色忸怩,到舒服處,啊的想要出聲,卻又急忙吞回口裡。也不多

管,雙齒輕咬她的乳頭,往上一拉,又輕輕的彈了下去。左手也已撥開包住下陰處

的布料,露出甚為稀疏的恥毛與緊緊閉合,含苞待放的可愛陰唇。手指當即順勢摸

了下去,中指不偏不倚的卡在細縫之中,上下來回搓弄。

  至此小郡主再也不想忍耐,嬌吟著求饒道:「你……你摸我其他地方沒關係,

但求求你不要碰人家……人家的那個地方,那好髒的……」

  

  韋小寶嘴裡仍包含住她小巧乳頭,哪有時間回她?但覺根處越來越緊,已脹痛

到難以忍耐的地步,當即擡起身來,口裡還牽了條絲在小郡主的奶子上頭。

  韋小寶喘氣道:「呼……我現在要使出進階功力,妳的內力太淺,雖藉由我外

力仍是難以將穴道解開。我現在就將我的內力送入妳體內,助妳打通人鬼二脈,如

此便可破除妳的穴道。」

  小郡主還是忍不住插口了:「是任督……」

  話說間,只見韋小寶迅速的褪去褲帶,一把拉下褲頭,一根黝黑粗獷的蟒蛇已

甩了出來,足有八寸來長,龜頭大如蘑菇,莖身硬如粗木,馬眼處還滲出一點透明

液體。

  小郡主只嚇的花容失色,驚叫道:「那…那…那…那是什麼!!??你不是太

監嗎??」

  韋小寶也不給他回答,雙唇一貼,就往她唇上香了下去。沐劍屏嘴唇甚軟,透

著些許溫熱,小寶只貪婪的用力緊吻,一面伸出舌頭往她的口中伸去。

  小郡主嗯嗯嗚嗚的,卻說不出話來。情急之下,想往他舌頭咬將下去,又怕他

盛怒之下,會對自己做出更可怕的事情,只好忍淚腹中。

  親了好一會兒,小寶將頭退了開來,拉出一條長長的水絲,牽連二人雙唇。韋

小寶拉起小郡主無法動彈的細嫩小手,成圈狀套住了自己陽物。

  小郡主只覺得掌心間一陣溫熱溼滑,嚇的驚叫:「不…不可以,我不要摸,好

髒的!」

  韋小寶啐道:「髒什麼,臭娘皮,妳的好乾淨麼?」

  小郡主臉上飛紅,支唔道:「我…我的也好髒的……」

  韋小寶笑道:「哪裡髒了?等會我來幫妳瞧瞧。你先把老子服伺的舒服點吧!

」說著拖住小郡主幼細的手腕,不停前後搓動。小郡主柔蔥般的手指與柔嫩的掌心

便被動的替韋小寶手淫起來。

  好一會兒,韋小寶只舒服的不停呻吟,喘氣道:「好…太美了!這感覺比自己

…比自己來還美的太多了!我不行了!」放開沐劍屏的小手,一手握住自己的巨棒

,將龜頭頂在她的面門,距離鼻頭不過兩三公分。

  小郡主只聞道一陣刺鼻的腥味撲鼻而來,煞是難聞。更不想看那藏私,急忙閉

起眼來。

  只聽到小寶嗯嗯啊啊的自我陶醉,忽然臉上一熱,整個額頭、鼻樑、嘴唇上都

已沾滿了他的陽精。只覺得一陣酥癢,已順著臉頰滑落到耳朵裡。

  小郡主當然不明白這是什麼,張眼一看,還道這是韋小寶的尿液,羞的又哭了

出來:「你這人怎麼這麼…這麼壞心,在……在我臉上放尿……嗚嗚……」

  小寶見她一張清新嬌嫩的臉孔上,除了滿佈淚痕外,更多的是自己的精液。現

下慾火暫消,歉意與愧疚感斗然升起,一時也不知如何是好,呆在那頭。看著沐劍

屏飲泣好一會兒,才回過神來,拉起床單替她擦拭臉上的汙痕。

  韋小寶道:「妳……妳現在體內餘勁以消去大半,但仍未解。還需要我再次發

功,妳暫時忍著些。」

  本來他想這事還是別做的太過,收手為好。但是看著沐劍屏楚楚可憐的俏臉和

玲瓏有緻的曼妙身體,慾火再生,才方洩精的陽物也漲大起來。

  小郡主搖了搖頭,哭喊道:「我不要了,我不要了!拜託你放我回家,這解穴

的事情,我爹爹媽媽會幫我想辦法的,你放過我吧!」

  韋小寶嘆了口氣,道:「當今世上除了我之外,恐怕沒第二人救得了妳。」

  沐劍屏哭道:「那我寧願死去,也…也好過在這裡給你汙辱。」

  韋小寶冷冷道:「既然如此,那我就不管妳了。放妳在這裡自生自滅,死了可

別怨我。」說著說著,半隻腳已跨下床來,起身欲走。

  小郡主征了征,忽又哭道:「你不要走,我一個人好害怕,求求你……」聲音

越說越小,到了後頭,幾已細不可聞。



  韋小寶看著她的變化,甚為逗趣,真覺得當今世上,恐怕再找不到這麼可愛的

女孩子了。憐惜之心大起,當即環手撫住她的玉頸,輕輕在她臉頰香了一香,柔聲

道:「我不會走,我怎麼捨得丟下妳這樣一個好妹子呢?以後妳就叫我好哥哥,好

不?我叫韋……小桂子。妳呢?」他本想就說出自己的真名,但身處皇宮,心想慢

些再說也是不遲。

  沐劍屏臉上一紅,道:「我……我叫沐劍屏。以後我叫你韋大哥,好嗎?要我

叫……叫好…那三個字,我是絕計喊不出的…」

  韋小寶大喜,暗道:等會就把妳操的叫我好哥哥、好冤家。口中卻笑道:「如

此甚好。我這太監是假的,哥哥兩字可假不了。」

  沐劍屏想到方才情景,臉上又是一紅。一瞥眼,又見到小寶堅硬挺拔的巨物,

當即移開視線。

  

  韋小寶又往她臉上香了香,輕聲說著:「好哥哥現在幫妳破穴,妳可要好好配

合,不要再像方才那樣了。需得縱情放開胸懷,配合自己的感覺才是。否則的話,

不但不能收效,恐怕還會身受重傷。不只如此,連幫妳療傷的我也會被反震,嚴重

還會身亡。」心裡暗笑道:老子說要幫妳破穴,只是此穴非彼穴,這他媽也不算說

謊了。

  沐劍屏嬌羞的遲疑一會,咬緊雙唇,輕輕的扎了扎眼。

  韋小寶見她同意,心下更是大快,總算也是她同意的,這下子連道德上也不用

遭受良心譴責。也不囉唆,及時行樂,先將肚兜整個褪去,至此,沐劍屏完美嬌嫩

的身軀總算整個曝露在他眼前。

  韋小寶心急的將她修長的雙腿擡起,腳跟子靠在自己雙肩,整個陰唇便正對他

面門。

  沐劍屏嬌羞著道:「韋哥哥,不要看那裡啦…人家好羞!」

  韋小寶笑道:「妳這兒可美的緊啊!」一邊說著,一邊將左手舉至齊肩,輕輕

搓揉著沐劍屏白嫩的腳掌。

  沐劍屏全身幾乎呈現完美比例,連一雙腳掌都生的十分漂亮。柔荑般的指頭兒

圓潤淨白,掌底肌肉更是嫩的像雪,好似一摸就要融化一般。另一隻手則盡肆撮弄

著沐劍屏可愛的乳房。

  沐劍屏自幼嬌生慣養,身體甚是敏感,此時只覺腳底、胸部都傳來陣難忍的舒

暢感,初時還有些忸怩,到得一會兒後,已能縱情的放出聲來,嗯嗯啊啊的呻吟著

  韋小寶道:「好妹子,好哥哥用的妳可舒服嗎?」

  沐劍屏嬌喘著回答:「嗯…韋哥哥,好癢…嘻嘻,好舒服喔……」

  

  看著沐劍屏羞紅的臉頰,上頭掛著頑皮的微笑,輕吐舌頭。與方才極力反抗,

哭喊亂叫的模樣是大不相同,小寶心中又是一樂,暗道:老子也真厲害,這樣美的

一個小妞,兩三下就給我搞到手了。

  說著說著,韋小寶又將沐劍屏腳掌擡到自己面前,從指尖開始舔了起來,順著

腳縫舔到掌心,再移到後腳跟。整隻腳掌上都沾滿了貪婪的口水。沐劍屏不停顫動

著,吱吱笑道:「不要再舔了啦,韋哥哥,好癢喔!」

  韋小寶笑道:「不只舔,我還要吃。」又將半隻腳掌都塞進了口裡,一邊用舌

頭在五指縫間不停遊移,一邊用牙齒輕叩著。舔了好一會兒才依依不捨的放開。

  沐劍屏紅著臉道:「整隻腳都是你的口水,髒也髒死了。」

  韋小寶賊兮兮的笑答:「那妳這裡的水兒挺乾淨囉?」

  沐劍屏一愣,道:「這裡是哪裡?」

  韋小寶笑道:「就是這裡!」順著話鋒,將整隻大腿往上一拉,沐劍屏整個人

便給她拖了上前,腰部登時騰空。如此一來,陰部與菊花兒都清清楚楚的呈現在小

寶眼前。

  沐劍屏大羞,迷忙道:「不要這樣看啦!那裡都好髒,怎麼會乾淨的?」

  韋小寶道:「別人的我說不準,妳的就一定是乾淨的,而且挺香。」

  韋小寶伸出舌頭,舌尖輕觸沐劍屏的屁眼,當即傳來一聲嬌呼。忽覺一股臭味

傳來,小寶不覺愕然,失笑道:「他媽的,原來美女的屁眼也這般的臭。」馬上轉

移念頭,將舌尖移到她嬌羞的花瓣兒上,沿著四周繞了起來。

  舔了幾圈後,又來個「中宮直近」,對準門戶便如靈蛇般伸了進去。舌燦蓮花

般在沐劍屏私處不停捲動,沐劍屏紅著臉要將他推開,差點兒忘了,自己身體還動

不了。只得順性酥癢的叫出聲來。

  小寶忽然靈機一動,將沐劍屏下身放下,呈平躺狀,然後整個人倒趴在她的身

上,將陽物對準她面門,正是現在俗稱的「六九式」。

  沐劍屏忽見一龐然大物落在眼前,又是一呆,嬌呼道:「韋哥哥,你這是……

?」

  韋小寶笑道:「哥哥我有個好提議,就是我幫妳舔,妳幫我舔,咱兄妹倆比賽

誰先洩精,先的就輸掉了。」

  沐劍屏佯嗔道:「你又出這種題目為難我,我不比。」

  韋小寶當即拉下臉來,正色道:「好妹子,妳方才不是說,什麼都要配合我的

嗎,怎麼現下又反悔了?」

  沐劍屏見他正經,不敢再反抗,只支唔著:「可是…這裡好臭,好髒的。」

  韋小寶笑道:「一會兒就不臭了,快舔。」說完便埋首在她雙腿之間,盡情逗

弄著她兩片肉瓣兒,只舒服的她渾身一抖,又是一陣嬌喘。

  眼見韋小寶為了自己能否解穴如此賣命,如不幫忙他,配合他,豈不是太說不

過了?雖然心中仍是千百個不願意,也只好紅著臉,停住呼吸,將小寶的巨物放入

口中。

  韋小寶頓覺陽物一陣溫熱,知道她已「正法」,更是暢快,嘴裡也舔的更賣力

了。只覺龜頭處給沐劍屏溫暖的小嘴環環套住,滑嫩的舌頭不停在莖與頭的溝縫間

遊移,間或點綴一下馬眼,感覺真是說不出的舒服。

  心裡仍道:這小妞表面雖然矜持,口交起來也他媽有模有樣,當真爽死老子。

不行,我也不能在這裡輸給她了。

  手指撐開沐劍屏的陰唇,露出裡頭粉紅色的肉壺與一小顆模樣可愛的粉紅色肉

球。

  韋小寶雖常偷窺房中春事,卻也都躲在樑柱或門外,床底偷看;對女人的構造

當然也不十分了解。也不明白那是什麼,只是好奇心起,便用雙唇輕輕夾住那顆肉

球,以舌尖挑逗起來。

  忽然沐劍屏顫了一個大斗,整個身體彈了一下,張口便是一呼,頓時龜頭便從

口中滑了出來。

  同時間,韋小寶覺得下巴溼溼滑滑的,一看過去,真是驚奇無比。原來沐劍屏

的肉穴已滲出大量的淫水,綴著粉紅色的肉瓣兒,真是晶瑩剔透,有如江畔露珠。

  韋小寶恍然大悟:「原來這兒是女人最敏感的地方!好,看老子怎麼爽死妳!

」念頭轉過,口裡便不停玩弄著她的陰核。

  只聽沐劍屏高聲浪叫,身體不住亂抖,討饒道:「好……好哥哥!放過屏兒吧

!我…我受不了了!好奇怪的感覺……嗚……好羞,討厭……人家要尿出來了∼∼

啊啊啊∼∼∼∼!!」

  但見她身體一陣痙攣,陰道一陣收縮,嘩地噴出一道水柱,盡數都灑在韋小寶

面上,給他來的一個措手不及!「啊」的也跟著叫出聲來。

  噴完一波後,沐劍屏眼睛緊閉,整身都是汗珠,又自抽蓄幾下,跟著二、三波

精水又噴射出來。

  這次韋小寶有防備,只射在他的胸腹上頭。韋小寶笑道:「剛才妳說我尿尿在

妳臉上,現在妳也尿尿在我臉上,咱們算扯平了……」

  卻見沐劍屏便躺在床上,口裡連呻吟也沒有,胸部仍不停起伏,逕自昏了。

  這下子可讓韋小寶焦急不已。從小在麗春院偷窺那麼多年,也不見有此事發生

。原來這種現象便叫「潮吹」。會嘲吹的體質百人難得一見,是一種上等的性愛體

質。麗春院裡盡是些乾貨,頂多都配合客人亂叫而已,哪裡會有潮吹這種現象發生

  韋小寶初嚐性愛,便遇潮吹,運氣可謂甚好。此後她的七個老婆之中,會嘲吹

的就有雙兒、曾柔、阿珂,加上一個沐劍屏,佔去四人之多。此種艷福,怕是千秋

萬世也難得一求,竟都給韋小寶碰上了。

  小寶疼惜的輕拍她臉頰,柔聲道:「好妹子,妳沒事吧?」

  沒多久時間,沐劍屏便悠悠轉醒,睜大眼睛看著小寶,吐舌笑道:「對不起,

我出了那麼大的糗……」心底卻芬心大悅,暗自喜道:剛才的感覺真是無比舒服…

…早知道會這樣爽快,我一開始也不會這般反抗了,還害的韋哥哥生氣。

  念及此處,心下忽然有些許愧疚,柔聲道:「韋哥哥,你將臉靠近來好嗎?」

 

  韋小寶不明所以,仍笑著將臉湊近她的面前。但見她羞花閉月的面容暈起一道

淺淺的柔紅,鼻尖上滲滿了點點汗珠,模樣甚是迷人。忽然嘴唇一軟,沐劍屏的唇

已貼了上來。

  小寶只覺又驚又喜,環臂將她抱住,也熱情的擁吻起來。兩人便這樣吻了許久

,到得放開時,面上均是一紅。尤其是沐劍屏,還透出了和藹溫馨的微笑,此時的

她已與之前大不相同,整顆心早已許給眼前這『小太監』了。

 

  韋小寶忽然好聲慚愧,低下頭來,半晌說不出話,陽物也跟著垂軟下來。這還

是他有生第一次為了說謊如此難受。看著沐劍屏清新脫如,有若荷花出塵的笑臉,

忽然胸口一熱,跪拜道:「對不起!解穴的事情,是假的!」

  

  沐劍屏一愣:「假的?」

 

  韋小寶雖對她十分歉疚,但若不裝的難過一點,只怕難過此關,到手的熟鴨更

要飛了。當下嚎啕大哭起來。裝哭原本就是他的本領,實已練就眼淚說掉就掉的地

步,比之武學境界,是更要厲害數倍。

  沐劍屏初聞是假,本有些徬徨無措,但看到小寶哭的傷心,加上才芳心暗許,

整顆心也軟了下來,柔聲笑道:「韋哥哥,假的也不打緊了。」

 

  韋小寶大驚,萬萬想不到沐劍屏這樣就原諒他了,尖聲道:「妳是說真的?」

  沐劍屏微微一笑:「嗯,反正…反正…」忽然臉上飛紅,嬌羞道:「我以後也

已經是你的人了,你可不能賴賬。」

  韋小寶這下只高興的飛入九霄雲外,連忙抱起沐劍萍,又是幾吻。韋小寶大笑

道:「當然,絕不賴帳,要是我不認妳,我他媽天打雷劈,死後陽具餵狗,萬世淪

人為妖太監。」心情一放鬆下,垂軟的陽物又再度硬了起來。

  小寶笑道:「既然如此,那我可以繼續剛才的好事嗎?」

  沐劍屏噗嗤的笑了出來,伸手指彈了彈他的額頭,笑道:「你啊,滿腦子都想

著這些事情。」忽然驚覺,自己的穴道已經解開了。

  兩人均大喜,小寶笑道:「既然如此,那是再好不過。來,妳坐直來。」

  沐劍屏依言坐直了身,與韋小寶面對面,看著韋小寶赤身裸體,臉上又是一紅

  韋小寶道:「我現在要將我這根插入妳的穴兒裡。」

  沐劍屏看了小寶的巨物一眼,不禁咋舌:「韋哥哥,這麼大一個玩意兒,不用

壞我才怪……我怕!」

  小寶笑道:「不會壞的。來,我們這就來試試看。」

  話說間,已攔住沐劍屏柔軟纖細的腰身,讓她坐落在自己的大腿上頭。沐劍屏

雙手則環住小寶的頸,顯是有些緊張。

  韋小寶一手調整好陽物位置,一面說道:「要進去了,好妹子!」

  雖然韋小寶常偷看嫖客行房,但自己畢竟是生手,初學乍練,試了幾次,竟都

不得其門而入,不覺有些氣餒。不是一下子就滑了出來,就是在陰唇上磨了一磨,

總是放不進去。

  沐劍屏忽道:「讓我來吧,韋哥哥。」

  韋小寶苦笑道:「他媽的,還真苦煞老子了。」

  

  沐劍屏紅著臉握住小寶陽物,找對位置,噗嗤一聲放了進去,濺出幾粒水珠。

跟著便「啊」的一聲輕呼。

  韋小寶柔聲道:「疼麼?」

  沐劍屏嬌羞著苦笑道:「有些許疼,不過還忍的住。」

  韋小寶笑道:「那就好。接下來我會一股作氣插入,妳可要忍著點。」

  沐劍屏緊咬下唇,堅定的點了點頭。小寶大喜,雙手支住她的腰身,噗的放了

進去,整根至底,硬生生頂到了子宮,只疼的沐劍屏放聲大叫,眼淚都噴了出來。

  沐劍屏哭道:「好疼,好疼!!韋哥哥,疼死我了!」

  韋小寶心疼的吻了她一下,雙手搓揉著她的乳頭,試圖分散她的焦點。果然沒

一會兒,沐劍屏哭聲漸止,也不再喊痛了,取而代之的是輕聲的細喘呻吟。

  韋小寶見時機成熟,便笑道:「好妹子,妳自己動看看。」

  沐劍屏點了點頭,腰身開始規律的擺動起來,不住扭轉。肉壁緊緊的包住小寶

的陽物,竟無半分空隙。

  韋小寶樂的大叫:「好妹子,爽死好哥哥了!妳這肉貝兒真緊的很!」

  沐劍屏也不住發出悶哼,隨著腰身越扭越快,轉為粗喘呻吟,再而變成了淫聲

浪語。只見她緊緊的抱住小寶,雙乳軟軟的貼在小寶胸膛,四點碰觸,更覺快感。

  隨著抽轉的速度越來越快,沐劍屏放聲大喊道:「快……快活極了……好美…

…好美……妹子我不行了∼!好哥哥,我要……我要丟了!!!啊啊啊∼∼∼∼∼

」隨著激喘的浪叫聲,大量的陰精從肉棒與肉穴僅存的細縫激濺而出,大部分都噴

在小寶的龜頭上。

  小寶也從喉部發出陣陣低吼,大叫道:「好妹子,好哥哥也要去了!呃啊∼∼

!!」噗嗤聲響,一股濃厚的陽精也從小寶陽物噴了出來,直射進沐劍屏子宮。

  眼見沐劍屏兀自不停抽蓄,小寶輕輕將陽物抽出,剎時間,陰精又大量的洩了

出來,還混雜些許殷紅與精液。

  沐劍屏倒在床上,再也無力爬起,只是不停嬌喘。韋小寶跟著躺了下去,也不

管這張滿佈汗水、淫水、精液、血水的床,環抱著旁側的美人兒,沈沈睡去。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