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夫的榮耀 】< 57 > 跟蹤

【姐夫的榮耀 】< 57 > 跟蹤
  57,58兩章寫完又要停更了,想續寫的請隨便。

  另外回答一個小白的問題:楚蕙的母親既然如此有勢力,那楚蕙爲什麽還要
委身朱九同?其實文章寫得很清楚了。那是楚蕙性格倔強,不聽她母親的話,毅
然與羅畢交往,並與母親反目,而楚蕙的母親也不喜羅畢,自然也不去管羅畢的
事情,羅畢當然無法借助屠夢岚的勢力。而楚蕙愛夫心切,她違背了母親的意願,
當然也不會去求母親,所以才有楚蕙委身朱九同一幕。幸好,朱九同陽痿,楚蕙
沒有失身給朱九同,各位楚粉大可安心。

  今天心情好,我就找了這個衆多小白的疑問來回複。至於其他小白的問題,
真不好意思,我就不一一回答了,在這�,我懇請白白們多讀書,勤思考,好好
學習,天天向上。

  我要感謝那位指正我文章失誤的讀者,上一章�,有讀者指出唐玄宗才是楊
玉環的老公,而不是唐高宗,我馬上得以第一時間修改,要不然,等文章流傳出
去,會讓人笑掉大牙地。

  再次感謝那位指正的讀者,順祝所有《姐夫》粉,中秋愉快,合家團圓!

 *********************************

  作者:小手

  完稿時間: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二日亥時

              第五十七章 跟蹤

  「各位旅客請注意,從馬來西亞起飛的國航117航班即將降落……」

  機場站務廣播向我傳遞了一個信息:我們一家人終於可以團聚了。

  已經很長時間沒有見到了老爸了,心�頗多挂念,我偷偷看了兩眼精心打扮
的母親,發現她一臉平靜,我猜想,這或許是特工所具備的「泰山崩於前而面不
改色」的心理素質吧,反正我和小君都激動地盯著出入口,期待著父親偉岸的身
影進入我們的視線。

  可是攢動的人群逐漸稀少,這趟117航班的旅客幾乎都走光了,我還是沒
有見到父親。正焦急,一個身穿便衣的中年人隨著兩名機場警察出現在母親面前,
他尊敬地向我母親敬了一個標準的軍禮:「請問您是李嚴的家屬麽?」

  身穿鍺紅上衣,黑色修身長裙,腕挎黑色時尚手袋的母親疑惑地看了看中年
人:「你是?」

  「我是十六科的,是李嚴主任的下屬,李嚴主任讓我轉告您,他因公事連夜
轉機去了曼谷。」中年人雙腿站得筆直,細看之下就知道訓練有素。

  母親臉帶微笑:「知道了,回頭我跟總參聯系,謝謝你。」

  中年人挺了挺胸:「不用謝。」

  「再見。」

  「再見。」

  一次充滿期待的團聚就這樣無疾而終,我心�郁悶,小君扁著嘴,也很不開
心,可是母親卻輕輕地舒出了一口氣,有如釋重負的感覺,我感到莫名其妙。

  「小君,走,我們去吃麥當勞,晚上我弄紅燒魚給你吃好不好?」母親摟著
小君香肩眨眨眼。我注意到小君的香肩上五只漂亮的手指都塗了淡淡的指甲油。

  「我要吃麻辣雞翅。」小君晃了晃小腦袋,瞬間就轉憂爲喜,母親柔聲問:
「兩個夠不夠?」小君連想都不想,就伸出了四根嫩白的手指頭:「四個。」

  「咯咯……」母親逐顔嬌笑,飄逸的大波浪秀發輕輕掃到小君的粉臉上:
「你吃得了那麽多嗎?」

  小君抓了抓發癢的粉臉,用力點了點頭。

  麥當勞�人群如潮,我不明白爲什麽那麽多人喜歡吃這些幹鹹的雞肉和漢堡
包,與母親偉大的手藝相比,這種美國快餐簡直就是垃圾。我沒胃口,只要了一
杯果汁,母親也是一杯果汁。顯然麥當勞之旅純粹是滿足小君的饞嘴兒。

  「中翰,等會你先帶小君回公司,我去辦事,晚上下班了就一起回家吃飯。」

  母親神采奕奕,絲毫不受父親轉機的影響,她似乎按耐不住內心的期盼,期
盼什麽呢?我暗暗嘀咕,好奇心被嚴重勾起。

  「媽,你有事就先走吧。」我應允了已心不在焉的母親。

  「恩。」母親一愣,隨即平靜如初,跟小君交代了幾句後,她翩翩離去,袅
娜多姿的背影,儀態萬千的風韻引來無數的目光。我感歎淳樸的母親只需幾月的
時間就習慣了精美的高跟鞋,多彩的指甲和馥郁的香水。

  我心中一凜:莫非母親與別人約會?不不不,我不相信,母親與父親感情甚
笃,我從來沒有見過父母有過爭吵,母親怎麽會做出對不起父親的事情?但母親
的蛻變已顯而易見,俗話說,女爲悅己者容,精心打扮的母親難道只是顧影自憐,
獨覓芬芳?我不相信。

  解鈴還需系鈴人,要解開心中的迷團,跟蹤一下母親又何妨?

 *********************************

  「司機大哥,把這個小妹妹送到金融街KT公司。」摟著小君的香肩我有點
不想撒手,九十度垂直目測,我發覺小君的胸部又鼓漲了不少,真想在回公司的
路途上狠狠地摸個夠。

  「您放心,保證把美女安全送到金融街……」出租車司機是個又醜又黑的年
輕人,他盯小君玉腿猛瞧的樣子令人厭惡,像小君這樣如花似玉的小姑娘讓他搭
載真難以放心,我想換下一輛,又怕失去母親的蹤影,咬咬牙,我囑咐小君回到
公司後就立即給我打電話。

  小君不置可否,她啜了啜手指頭,在我耳邊小聲警告:「李中翰同學,你在
做一件危險的事情,你最好需要一個好幫手。」聽說我要跟蹤母親,小君比我還
興奮。

  「我昨天買了一條很漂亮的裙子,放在辦公桌的抽屜�,小君同學回公司後
把裙子穿起來,然後去找辛妮姐姐聊天,那小君同學就是哥哥的好幫手。」我幹
笑兩聲,擰了擰小君氣鼓鼓的粉臉,轉身向母親離開的方向大步追去。

  穿高跟鞋的母親走得並不快,她身穿鍺紅上衣,在熙攘的人群中,我一眼就
能看見。跟了一小段路,我心�就充滿了難言的興奮,第一次跟蹤人就跟蹤母親,
這是什麽概念?這等於跟蹤一個高級特工。幸好周圍火辣的目光令母親更專注走
路的儀態,她沒有發現有一雙飽含著愛慕與崇拜的目光正緊盯著她。

  感謝上帝,母親跨進地鐵時,我也幸運地沖了進去,時值正午,地鐵�人很
多,我需要磨肩接踵才擠到母親所在的車廂。

  紅影綽綽,母親在擁擠的人群中很容易辨認,平時她極少穿鮮豔的衣服,今
天是去接父親的班機,母親才穿喜慶一點。也正因爲她衣服顯眼,我才沒有把她
跟丟。

  飛馳的地鐵安靜如夜,涼爽的空調令我昏昏欲睡,這時候,我才想起小君,
不知道她所乘的出租車到哪了,從機場到公司的路程並不短,小君會幹嘛,麻辣
雞翅早吃完了吧?她會小睡片刻嗎?她的裙子那麽短,小睡的時候有沒有走光?

  哎,擔心死了,我一邊胡思亂想一邊後悔,母親做什麽事情,我管得了麽?

  管好自己和小君就行了,睿智強悍的母親又豈會讓我們擔心?

  忽然,我從冥想中清醒過來,我發現母親所處的位置被一個高大的背影遮擋,
幾乎全部擋住了母親。起初我並不在意,畢竟地鐵是公共場所,乘客愛站哪�就
站哪�。可是,我總覺得有點不對勁,母親前後左右挪移自己的身體,這個男人
亦步亦趨,母親挪到哪�,這個男人就跟到哪�,而且還向母親貼近。非禮?我
大怒,剛想撥開人群向母親靠攏,哪知我還沒有行動,人群就暴發一陣陣騷動,
騷動中,伴隨一聲慘叫,那個想貼近母親的男子,已仰身翻倒在車廂�。

  「各位旅客,中山站到了,請各位旅客拿好自己的行李……」悠揚甜美的廣
播中,母親向乘警出示一個淡藍色的物件就匆匆離開。我緊張地尾隨跟上,剛才
車廂�發生的一幕令我對母親更加崇敬,一般這種情況,女人爲了面子,都盡量
息事甯人,但母親哪管這些,該出手時就出手,一連串迅疾的擒拿搏擊,把變態
男的鼻子都打爛了,哎,碰到神勇無敵的林香君,變態男只能自認倒黴。

  我還在回味,鍺紅的身影卻在幾個拐彎處悄然消失,我大吃一驚,四周環視
一圈,我靈機一動,迅速向最近的地鐵出口跑去,在那�,我驚喜地發現了鍺紅
的身影。

  這次,母親沒有再顧及儀態,她迅速上了一輛出租車,我也趕緊截停了一輛
出租車尾隨緊跟。司機大哥是個五十歲的老頭,見我如此神秘,他興奮地問:
「是抓壞人?」

  我想了想幹脆點點頭。司機大哥頗爲得意:「我一眼就看出來。」

  我心想,自己儀表堂堂,一臉正氣,看起來神似警察,那司機也不算看走眼。

  見我不想搭話,司機大哥深谙人情世故,沒有再多嘴,而是全力以赴地跟隨
母親所乘的出租車,那驚險場面與電影上看到的沒什麽兩樣,同樣緊張刺激,手
心發汗。

  母親乘坐的出租車總算停了下來,我已準備好了車錢,但司機大哥堅決不收,
說是爲社會做貢獻,我感動得一塌糊塗,所有的出租車司機都這麽熱心腸,小君
又有什麽好擔心的?離開出租車時,我還是扔下一百元大鈔。

  記不清自己身處何地了,反正我的神經已繃緊,目標就是母親。母親似乎回
複了平靜,她的步子邁得優雅端莊,不緊不慢,宛如富足的貴婦在閑庭信步。我
也輕松多了,跟隨著母親袅娜的背影,看著那渾圓的臀部,我內心一陣陣躁熱,
那是世界上最性感的美臀。

  「水月軒酒樓?」我疑惑地看著母親走進了一家富麗堂皇的酒樓,看來,我
沒猜錯,母親一定與人有約,她總不會抛下我和小君,獨自一個人來這�吃飯消
遣吧?就不知道所約之人是男是女,如果是男的,唉,我只能同情可憐的老爸,
誰叫他總不在母親的身邊?

  自動扶梯把我帶上了三樓,我剛踏進酒樓,一位咨客小姐就迎面而來:「先
生,你幾位?」咨客小姐身材高佻,年輕貌美,說出的話又軟又嗲,就算不是饕
客也會多來幾次。

  「對不起,我找人。」我露出了招牌式的微笑。

  「喔,您請隨便。」漂亮的咨客落落大方,對於我這種貌似磊落,實則不懷
好意的目光,她似乎輕易就能甄別。我一看她嘴角的譏诮,就知道碰到了軟釘子。

  母親的身影又一次從我的視線中消失,酒樓生意興隆,穿紅衣服的食客也不
少,我窮極眼力也沒找到母親,但我鬼鬼祟祟的舉止卻引起了咨客小姐的注意,
她再次來到我身邊:「請問先生,你要找誰?我能幫你忙嗎?」

  一語驚醒夢中人,與其在這�鬼鬼祟祟地張望,不如問問漂亮的咨客小姐。

  我又露出了招牌式的微笑:「哦,是找一位穿紅衣服的中年女人,恩,很漂
亮,大波浪長發,呃……穿高跟鞋,黑長裙……」

  咨客小姐吃驚地看著我,因爲我的描述太詳細,她隱約猜出了我與中年女人
之間有某種特殊的關系,一時間,這漂亮的咨客小姐就露出了鄙夷的神情:「你
說的這位夫人我知道在哪,我帶你去?」

  我嚇了一跳,連連擺手:「不用,不用,你說她在哪,我自己找就行。」

  「她在D5包間。」咨客小姐順手一指,我再次露出招牌式的微笑:「哦,
謝謝你,你很漂亮。」

  「那位中年女士更漂亮。」咨客小姐鄙夷的神情越來越濃。

  「其實……」我打算告訴這位咨客小姐,那位美麗的中年女人其實是我的母
親,可就在我將要解釋的時候,D5包間的門打開了,從�面走出兩人,除了母
親外,還有一位婉約又略帶神秘的大美女,美女長發飄飄,挺胸收腹,走路好像
踮起腳尖,這種女人通常是藝專,藝院以及藝術學校畢業的學生,她們大多表面
高傲,內心卑微,只要能征服,她們往往是感情的奴隸,爲感情愚昧地獻出一生,
唐依琳就是一個典型。

  只是我想不到唐依琳居然跟母親在一起,她們之間是如此的親密。

  「其實什麽?」咨客小姐饒有興趣地看著我,我擔心被母親發現,趕緊背向
D5包間,用最溫柔的語氣企求:「小姐,幫我看看D5出來的兩個女人是走哪
個方向?」

  咨客小姐突然咯咯直笑:「她們應該是去洗手間,你爲什麽害怕?你是怕那
個中年夫人,還是怕那個年輕的女人?」

  我苦著臉:「都怕。」

  咨客小姐睜大了眼睛,上下左右打量我,然後小聲問:「你姓李?」

  「恩。」我點點頭,又帶著疑惑,雖然李姓是大姓,但一猜就中難度也不小。

  「叫李中翰?」咨客小姐的眼睛睜得更大了。

  「你會算命?」我很吃驚,眼前這個漂亮的咨客有狐仙的味道,我開始認真
打量她,她短發翹鼻,白白淨淨,一雙眼睛明亮有神,紫色的旗袍開叉幾乎到了
臀部,隱約看見修長的大腿,胸部雖然不是很高聳,但凹凸玲珑,線條優美。

  「咯咯……你真是李中翰呀?恩,不對,不對,有人把你吹噓成一個整天騎
著白馬到處瞎逛的王子,可我覺得,哎……」咨客小姐一邊歎氣一邊搖頭。

  我面紅耳赤,羞愧難當,不知道是誰贊我,這贊過了頭就等於損,我沒好氣
地問:「誰這麽有眼光?」

  「這是秘密。」咨客小姐難掩她的興奮,我卻心癢難耐:「這不公平,你不
告訴我秘密,我會寢食難安的。」

  咨客撲哧一聲笑,得意洋洋地向我眨眨眼:「恩,最好你日思夜想。哎呀,
我們經理來啦,不跟你說了,想知道秘密就等我下班。」她急匆匆地招呼別的顧
客去了,留給我的是優雅的背影和暧昧的眼神。

  很遺憾,我不能等她下班。

  趁著母親與唐依琳還沒有回來,我大膽地走近D5包間,順著小窗向�張望,
發現包間�空無一人,我推門而進,只見包間�寬敞明亮,裝飾豪華,牆上的液
晶電視正播放節目,透過寬大的落地玻璃窗還可以把繁華的都市街景盡收眼底。

  厚厚的地毯上擺放著一張足以容納十五人同時進餐的大桌,大桌上放著幾個
蒸籠和一些精致的小吃,靠近落地玻璃窗的兩個位置前,還擺放著一只茶壺,茶
壺旁邊是兩杯冒著熱氣的青瓷杯。

  跟蹤了母親半天,又與咨客小姐聊了一會,我早已口渴難耐,見桌上茶香四
溢,我心想喝一口茶解解渴總不至於被發現吧?

  可就在我將要拿起杯子的時候,耳朵聽到了哒哒響的腳步聲,我肝膽俱裂,
哪還管得上解渴,慌忙環顧包間,見一張寬大的柚木屏風立於牆邊,我迅速躲入
其中,然後雙手合什,嘴�念念有詞,希望佛祖菩薩賜予我一件隱身袈裟,保佑
我不被母親發現,阿米托佛!改天我一定多吃素,多燒香,多交女人,恩?我佛
似乎忌色,那我就少色一點,二十個足以,阿米托佛!二十個足以……

  「那天如果我不早早離開,天亮後一定走不了,以後再見到幹媽的時,幹媽
一定認不出我這個村婦。」包間的門剛被推開,我就聽到唐依琳甜美的聲音,屏
風的縫隙足以讓我窺視整個包間的全貌,我清楚地看見唐伊琳的兩條粉嫩玉腿從
一款新潮的燈籠裙�裸露出來。

  「咯咯……哪有這般誇張,你不願嫁,村�的人難道還能強逼你?」母親回
到包間後並不急於落座,而是站在包間的裝飾鏡子前左顧又盼,一會按按胸部,
一會摸摸美臀,風情萬種還略帶風騷,我頓時口幹舌燥,血運百骸。

  唐依琳可憐兮兮地挨著母親:「真有那麽誇張,那些婆婆嬸嬸一個接一個地
來說親,還把我堵在新郎新娘的家門口,把我嚇死了,連家都不敢回,就住在新
郎新娘家,淩晨五點,我和表妹绮绮才偷偷地跑走。」

  母親略有所悟:「你說的绮绮,就是剛才那位領班咨客?

  唐依琳點點頭:「那些鄉下人也打算把绮绮搶走,绮绮發誓以後再也不回鄉
下了。」

  母親忍俊不禁,大聲嬌笑不止。我心�也豁然明白,剛才那位咨客小姐原來
就是唐依琳的表妹,怪不得咨客小姐知道我的姓名,一定是唐依琳與绮绮交流閨
中隱秘時談及了我。奇怪的是,绮绮如何對我的名字記憶如此深刻?難道經過唐
依琳的吹噓後,绮绮也心慕我?我有點沾沾自喜。

  唐依琳撒嬌:「幹媽還笑我。」

  母親對著鏡子挺了挺豐胸:「不笑啦,你幫幹媽買衣服,幹媽謝你還來不及,
怎會笑你?只是……只是讓穿這種東西挺別扭的,連呼吸都不順暢。」

  唐依琳撲哧一聲笑:「幹媽,這是瘦身衣,不是睡衣,你覺得不舒服是正常
的,可你穿上後體形更好看了噢,只要堅持一個月,就馬上有效果。」

  「一個月就能瘦身?我不相信。」母親撇撇嘴。

  「其實幹媽又漂亮又精神,身材都很勻稱,沒必要減肥呀。」唐依琳羨慕地
看盯著母親的胸部。

  「你懂什麽?到了幹媽這個年紀,每年都會自動增加兩斤,幸好以前的衣服
都不好看,全扔了也不可惜。但以後就不能再胖了,我現在買的衣服,便宜的都
三、四千,貴的兩、三萬,如果都穿不了,豈不是可惜?雖然中翰經常給錢我買
衣服,但也不能太浪費了。」

  唐依琳眼現柔情:「以後我有錢了也要好好孝順幹媽。」

  唐依琳這番話母親聽了很感動,她抓住唐依琳的手猛拍:「你已經很孝順啦,
一天陪我聊天,逛街,還幫幹媽買衣服,哪天你真嫁了,幹媽就寂寞喽。」

  唐依琳臉色突變,她幽幽地歎了歎:「我不嫁。」

  母親愕然,她盯著唐依琳看了半天,問:「你不會還惦記著中翰吧?當初你
可是答應我只做幹女兒,不再與中翰有瓜葛來往。」

  唐依琳搖搖頭:「我沒惦記他。」

  聽到這�,我不禁對母親的僭越感到生氣,也對唐依琳的一番苦心感到難過,
她爲了能和我保持接觸,表面上答應母親與我一刀兩斷,但實際上卻暗中討好母
親,等待時機,這種忍辱負重不是常人所能,我的眼淚都快流出來了。

  母親呆呆地看著唐依琳,以她的智慧當然能看出唐依琳言不由衷,她深深地
歎息:「別騙我了,小琳,你這是何苦呢?中翰與戴辛妮都要登記了,等他爸爸
一回來,她們就結婚,到時候你怎麽辦?」

  唐依琳很堅強,眼圈略紅,但還是臉帶笑容:「我能怎辦?反正也不只我一
個人這樣。」

  母親又一愣:「哦?還有誰?」

  唐依琳撅了撅小嘴:「多了。」

  母親白了一眼:「你倒說呀。」

  唐依琳看了看母親,把心一橫:「莊美琪。幹媽你肯定知道。」

  母親對莊美琪感覺不錯,所以她能看出莊美琪對我有感情:「莊美琪,我
……我是知道,還有誰?」

  「樊約。」唐依琳又暴一個。我暗暗擔心,這個唐依琳不會一時昏頭,把小
君也說出來吧?

  「恩,還有嗎?」母親對樊約印象也不錯。

  「我聽說……我聽說郭泳娴勾引了中翰,真不要臉,都一把年紀了,要想找
男人就找年紀差不多的嘛,也不知道她給中翰吃了什麽迷魂藥,中翰居然讓她當
了CEO,哎,我真失敗,連郭泳娴都比不了,又怎能跟戴辛妮爭?」

  「還有嗎?」這次,母親的臉很難看,她不喜歡唐依琳罵郭泳娴,於公於私
郭泳娴都是對我有極大幫助之人,所以我寵愛她,只是流言蜚語又讓嚴謹的母親
很惱火。



  「還有的就是那家FIRST內衣店的老板,叫楚蕙,就是公司羅總經理的
老婆。」唐依琳豁出去了,很明顯這是女人的嫉妒,她與楚蕙的怨恨恐怕不是一
句兩句能說清楚的。

  母親發火了,她把怒火灑到我身上:「這個李中翰真是扯蛋,風流都有個限
度,別人的老婆怎麽能亂來?我跟楚蕙的媽媽還是老同事,這段時間,她媽媽就
一直想找我談楚蕙與中翰的婚事,小琳你說,這可能麽?讓中翰抛棄戴辛妮?這
絕對不可能,我這個媽做不出來,何況楚蕙也結婚了。」

  「幹媽,其實楚蕙跟羅畢沒有在國內結婚,他們只是在美國穿婚紗,進教堂,
連牧師都沒有請來祝福,所以他們不算真正意義上的結婚,可能楚蕙的媽媽察覺
到這點,所以才無所顧忌。」唐依琳雖然是落井下石,但她心思之慎密可見一斑。

  母親恍然領悟:「啊?這層我倒沒想到,想不到這個屠夢岚那麽狡猾,萬一
我拿楚蕙結過婚爲由拒絕她的提親,那我豈不是中了她的奸計?」

  「是啊,是啊。」唐依琳猛點頭。

  「恩,這要多謝小琳你提醒,來來來,吃點東西。」母親不明白唐依琳與楚
蕙之間的恩怨,自然對唐依琳的提醒大爲贊賞,我卻百感交集,女人之間的關系
不處理好,問題就大了。

  「謝謝幹媽。」唐依琳眉角輕挑,臉有得色。

  「謝什麽啊,你看你,不但瘦了,還很憔悴,你這個樣子,幹媽看了難受。

  我告訴你一個秘密,中翰不喜歡瘦的女人,他喜歡豐滿的,所以你……」真
是意外之極,我又驚又喜,母親說這些話無異默認了我與唐依琳的關系,更意外
的是,母親居然清楚我的口味,這一直是我的隱私,母親是如何知道的?

  唐依琳也感到意外:「幹媽,你是怎麽知道中翰喜歡豐滿型女人?」

  母親臉一紅,吞吞吐吐了半天:「我……我……我是他媽,他什麽事情我不
知道?」

  唐依琳拿起茶杯輕茗,眼睛卻望向窗外:「我真瘦了麽?怪不得半月都沒見
著他。」

  見唐依琳神情落寞,母親於心不忍:「我真不明白,李中翰有什麽地方值得
你這個傻丫頭癡情?」

  唐依琳沒有解釋,只是吃吃地嬌笑:「說了怕幹媽你笑話。」

  母親嗔怪了一句:「幹媽保證不笑你。」

  「恩。幹媽,我想問問你……」唐伊琳放下青瓷茶杯,舔了甜紅唇,幹脆踢
掉晶瑩的高跟涼鞋,盤起粉嫩的玉腿,像只貓一樣卷縮在母親的懷�,一時間,
兩個大美人日月爭輝,相映成趣。

  母親柔聲道:「問吧。」

  唐伊琳想了想,似乎羞於啓齒:「幹媽你知道中翰的那東西有多大麽?」

  「什麽東西?」母親疑惑不解,就連我一下子也沒反應過來。

  「就是男人那東西。」唐依琳這番解釋我算是明白了,母親也明白了,她的
臉一下子就紅了起來,我嚇得心髒都快跳出來了,這唐依琳也太八卦了吧。

  「你……你怎麽問這個問題,我哪知道?」母親尴尬之極,哪知唐依琳又繼
續追問:「幹媽,你不是說,中翰什麽事情你都知道嗎?」

  「這……」母親哭笑不得。

  「既然幹媽說了中翰的秘密,那我也透露一些中翰的秘密。」唐伊琳神秘一
笑,把兩根尖尖的食指豎在空中,兩根食指之間大概有二十五公分的距離:「中
翰的東西足足有那麽長……」母親瞪大了眼睛,唐伊琳又把左手臂曲起,右手的
食指和拇指把左手腕包圍起來,形成一個圓圈,然後告訴母親:「有那麽粗。」

  母親啐了一口:「胡說八道。」

  唐依琳躲在母親的懷�吃吃嬌笑:「幹媽,我騙你是小狗。」

  母親將信將疑:「中翰十三歲那年,我帶他去體檢,他那東西我見過,沒你
說的那麽誇張。」

  唐依琳大笑:「幹媽,十三歲的男人基本沒發育。」

  母親還是不信:「那也……也不至於……」

  唐依琳神秘地笑笑:「我還說保守了,他那東西最硬的時候,應該更粗更長。」

  「哼。」母親發出一聲不易察覺的低哼,唐依琳口沫橫飛,越說越興奮:
「他還特別有勁,也不知道他從哪�學來的招式,每次都把人家弄得要死要活。

  幹媽,你說我這輩子還能離開中翰嗎?」

  雙頰绯紅的母親略有所思:「你……你就因爲這個才愛中翰?」

  唐依琳搖搖頭又點點頭:「幹媽你是過來人,按理說你更懂得性愛的樂趣。

  性愛,性愛,沒有性哪有愛?中翰那東西一放進我身體,我就希望他一輩子
都不要拔出來……」

  母親臉更紅了:「呸,你一個斯斯文文的女孩子,怎麽能說出這種露骨的話
來,你羞不羞?」

  「有什麽好羞的?我早早就沒媽,幹媽就等於我親媽一樣,這些話我不跟幹
媽說又跟誰說去?」以前只有小君敢與母親擡杠,如今唐依琳也這樣,足見母親
與唐依琳的關系已很融洽,我不得不對唐依琳刮目相看。

  有點惱羞的母親心軟了:「好好好,幹媽聽就是了,幹媽那年代都是組織安
排對象,既沒有感情基礎,也沒有你所說的性愛。」

  「哦……原來這樣,別看幹媽越來越新潮了,其實內心還是很老土的噢。」

  「你們這些孩子,個個都說我老土,氣死我了,我的意思是,男人跟女人做
那事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還是要有感情……」

  「幹媽,有個著名的作家說過,陰道是通往感情之路。」

  「胡說八道。」

  唐依琳目光迷離:「當然,李中翰不只會做愛,他還風趣,英俊,體貼。」

  母親撇撇嘴:「他還很有錢,對不對?幹媽聽說前段時間他送了一輛車給你。」

  唐依琳淡淡一笑:「幹媽,你真不了解我,如果我想要車子,只要我開口,
再豪華的車也有男人送給我。但我不想要其他男人的禮物,我就想要中翰,我跟
他在一起很開心,很舒服,生活只要能過得去,我並不強求更多的金錢物質。」

  母親輕歎:「唉,幹媽老了,跟不上你們這些年輕人的思想。」

  唐依琳豁然從母親懷�坐起來:「幹媽不老,看起來頂多像三十出頭的女人,
剛才在洗手間換瘦身衣,我就覺得幹媽的胸部很挺,真神奇也,幹媽的奶子那麽
大,又生過孩子,竟然一點都不下垂,能不能給我摸摸看,我懷疑……」

  母親氣鼓鼓的樣子像極李香君:「你是不是懷疑幹媽做過隆胸?哼,就讓你
這鬼丫頭摸摸又怎樣?氣死我了,你先把窗簾拉下來。」

  唐依琳興奮地跳起來:「我就去拉窗簾。」

  母親走到牆角,那�有一張淡綠色的軟皮長沙發,這位置剛好是外人無法窺
視的死角,等唐依琳拉下了窗簾,母親已坐在沙發上一邊脫上衣一邊叮囑:「注
意看著門口。」

  「幹媽你放心,我早在門外挂上了有客人的牌牌,不會有人進來的,有點暗,
我去開開燈。」唐依琳把包間�的燈全擰亮。

  透過屏風的縫隙,我清晰地看到母親身穿瘦身衣的風采,噢,天啊!我發誓
以後不再喊母親做老媽了,我要喊母親做林香君,雖然大不敬,但母親確實豔光
四射,喊老媽會亵渎她的美麗。

  唐依琳的眼光很值得推崇,檸檬黃的瘦身衣略顯素雅,但與母親雪白的肌膚
搭配相得宜彰,這件性感的小馬甲精準地勾勒出了母親上身的每一寸曲線,在斑
斓的蕾絲襯托下,母親宛如穿上了貼身的內衣,無肩帶,無乳罩,美得眩目,美
得無與倫比。飽滿碩大的兩只乳房孤傲地矗立在瘦身衣之外,從我的角度看去高
聳挺拔,圓潤雪白,果然沒有一絲下垂的迹像。

  母親輕輕搔首,大波浪的秀發飄蕩在她香肩,但由於香肩太過光滑,秀發又
徐徐滑到雪白的胸脯上,在燈光照射下,她的身體閃耀著誘人的光澤。

  我憑住呼吸,暗暗向唐依琳高呼萬歲,是她讓我見識了這震撼人心的畫面,
我興奮得全身發抖,與上一次在浴室�窺視到的裸體相比,眼前的母親又何止美
豔了千百倍?

  「幹媽,你好美噢,我要摸了。」唐依琳眼神大放異彩,她崇拜地盯著母親,
小心翼翼地用手托住了母親沈甸甸的乳房,但遲遲沒有動一下。意氣風發的母親
得意地飄了唐依琳一眼:「快點摸,羅羅嗦嗦幹什麽。」這說話的瞬間,母親的
兩個大奶子晃蕩了兩下,褐紅的乳頭猶如兩粒熟透的小葡萄嬌豔欲滴。

  我緊張又嫉妒地看著唐依琳的小手在緩緩移動,她沿著逆時針方向揉搓,觸
碰了一下深邃的乳溝後,唐依琳迅速張開蘭花般的手指,繼而托起母親的奶子,
沿著順時針用力揉搓。救命啊,我真想對唐依琳大聲咆哮:你那麽用力幹什麽?

  可是唐依琳依然很用力,她不停地揉,不停地搓,沒有經過母親的同意,就
擅自捏了一下兩粒嬌豔欲滴的小葡萄,母親禁不住打了一個冷顫,軟綿綿地仰靠
在沙發上,在耀眼的燈光照射下,呼吸漸重的母親妩媚萬千,不勝嬌娆,任憑唐
依琳的手掌恣意妄爲,胡亂檢查。

  仔細檢查半天的唐依琳居然發現了端倪,她驚訝地用尖尖的指甲撩撥母親右
乳的乳暈:「幹媽,這�怎麽有個牙印子?是不是中翰的爸爸使壞?」我距離有
點遠,從屏風的縫隙無法看清母親的右乳有何怪異之處。

  母親一邊輕顫,一邊搖頭苦笑:「不是中翰的爸爸使壞,是中翰使壞。」

  「啊?」不單唐依琳大吃一驚,我也大吃一驚,印象中,我並沒有對母親做
過這種惡劣的行徑。

  母親撥開唐依琳挑逗的手指,淡淡一笑:「那是中翰四歲那年,有一天他突
然纏著我一定要吃奶,我就告訴他媽沒有奶了,他死活不相信,非要吃吃,我拗
不過他,就讓他吸,結果他吸了半天沒吸出奶來,就生氣地咬了一口,還咬出血
來,這不,留下了這個牙印子,當時我氣得真想揍他。」

  「咯咯……」唐依琳捧腹大笑:「四歲?四歲都已經是個帥小子了,他怎麽
好意思?幹媽,你以前是不是特寵中翰?」

  母親也撲哧一聲笑,點點頭:「我是很寵他,不過吃奶這件事情鬧大了,中
翰的爸爸發現了牙印就大發雷霆,我百般解釋都沒用,他硬說我做了對不起他的
事情,我們夫妻的感情從此貌合神離,哎!」

  母親歎氣時並無多少傷感,是堅強還是那段感情真的淡薄了,但無論如何,
我要痛責自己,是我破壞了父母的感情,我罪不可恕。

  「那幹媽爲什麽不讓中翰去解釋?」唐依琳難過地看著母親。我暗暗苦笑,
我應該如何向老爸解釋呢?二十多年前我懵懂無知,如今翻出來向父親承認錯誤?

  恐怕越描越黑,連鬼都不相信。

  「我想過,但沒用。那時候中翰特別粘我,我們母子感情很好,他爸爸就認
爲我們母子早就串通好,愣是不相信。這二十多年�,中翰的爸爸很少碰過我,
加之工作關系聚少離多,我們夫妻的感情日漸淡薄,表面上和和睦睦,在孩子面
前裝恩愛。其實,只要他們兄妹倆不在家,我們有時候連一句話都說不上,唉!

  剛才你問幹媽關於性愛的問題,幹媽真不知道如何回答。」

  唐依琳很震驚:「啊,幹媽,這件事情中翰知道嗎?」

  「應該不知道,從那時候開始,我對他就嚴厲了起來,特別是生下小君後,
我把所有的愛都傾注在小君的身上。說來也奇怪,中翰自從有了妹妹就不粘我了,
整天抱著小君,小君稍大以後,中翰就帶著小君到處玩,倆人幾乎形影不離,我
們大人不在家,中翰不上學也要照顧小君,但也沒照顧好,整天闖禍,唉,那時
候他們兄妹倆真令我頭疼。」

  我心�充滿了甜蜜,母親的話讓我回憶起與小君相處的日子,那時候的小君
又黑又瘦,一點都不好看,但我仍然很疼愛她。

  「怪不得他們的關系那麽親密……」唐依琳恍然大悟,如果以前她無法理解
我與小君發生關系的事實,那麽從母親的話�,她應該明白了我與小君之間有無
法割舍的感情。

  「本來覺得孩子大了,我能省心了,哪知更讓我牽挂了,以前擔心中翰難找
女朋友,現在我反而擔心他如何處理一大堆女人的關系,我是沒轍了。」

  「幹媽,我們又不是小孩子,我們的事情我們能處理。幹媽只管把自己打扮
得漂漂亮亮的就行,說不定中翰的爸爸與幹媽的關系會好起來的。」

  母親有點冷漠:「破鏡不能重圓,我也不費這個心了,等過兩年小君出嫁了,
我們就分手。小琳,你說幹媽還吸引人麽?」

  唐依琳吃驚地看著母親:「暈,幹媽是明知故問,剛才上洗手間時,有多少
男人看您呀,我都快妒忌死了。」

  母親燦爛一笑,美不勝收:「咯咯……是看你小琳的吧。」

  唐依琳酸酸地歎了口氣:「男人的眼光我能感覺出來的,絕對是看幹媽,我
發覺有好幾個男人都盯著幹媽的屁股……嘻嘻……」

  母親大羞:「你……亂說,幹媽的屁股肯定沒你的好看。」

  唐依琳笑嘻嘻地盯著母親的髋部:「那幹媽就不明白男人的心了,男人就喜
歡屁股大的女人。」

  母親臉又一紅:「幹媽的屁股大?」

  唐依琳掩嘴失笑:「恩,又大又圓,也不松弛塌陷,翹翹的,是不是抽過脂
肪呀?」

  母親的臉黑了下來,她大聲怒嗔:「你這個小女孩……你這個小女孩怎麽老
懷疑人呀?什麽抽脂肪,拉皮的事幹媽統統沒有做過,我身上每一塊肉都是真材
實料,不信是吧?好,今天幹媽就給你檢查個夠,也讓你心服口服。」

  母親的脾氣我知道,她那麽強勢,豈肯讓唐依琳有一絲的懷疑?話剛說完,
她就提臀解扣,把黑色的長裙脫了下來,一刹那,我情不自禁跪了下來,是雙腳
已酸麻了?還是膜拜心中另一個女神?

  突然,唐依琳盯著母親的下體小聲驚呼:「啊……幹媽你……」

  母親愕然,順著唐依琳的目光低頭看去,眨眼間,母親就羞得無地自容,只
見她身下那件粉藍色絲質內褲上有一大片水迹,烏黑濃密的陰毛把水迹襯托得異
常顯眼,怪不得母親一脫掉裙子,唐依琳就發現了水迹。

  我伸長脖子,也窺視得一清二楚,就連母親性感的大腿根部也似乎有水的痕
迹,下意識地,我把手伸到了褲裆,那�已堅硬如鐵。

  母親有些慌亂,也顧不上羞恥,急忙大喊:「我……我都沒感覺到,小琳,
快拿寫紙巾來。」

  唐依琳趕緊找紙巾,幸好女人都常備,她抽出了幾張遞過去:「幹媽,你是
不是很敏感?」

  母親尴尬萬分:「我……我哪知道。」

  唐依琳嬌笑不已:「嘻嘻……流出那麽多,幹媽也不知道?」

  母親猶如純情少女般害羞:「別笑了,幹媽羞死了,一定是你剛才亂摸。」

  唐依琳狡黠地眨眨眼:「我又不是男人,噢,還有很多流出來也,要是男人
來摸不知會怎樣?」

  母親大窘:「等會我撕爛你的臭嘴,再拿多幾張紙來,唉,我是怎麽了?」

  唐依琳其實也臉色潮紅,她把紙巾遞過去時,也悄悄摸了一自己的陰部,這
隱蔽的動作只有我看見。而母親張開雙腿,把濕透的內褲撥到一邊,露出了一只
白�透紅的蚌蛤,蚌蛤吐蜜露,幾張紙巾剛覆蓋上去,就立即濕透,母親嗔怒地
瞪了唐依琳一眼:「有什麽好看的,出去,出去,別讓人進來。」

  唐依琳趕緊站起,一甩長長的秀發,笑嘻嘻地向門外跑去。

  此時的母親越發慌張,她越擦越急,越急越用力,稍不小心,就觸碰到更加
敏感的蚌珠,只聽嘤咛一聲,母親癱軟在沙發上,我赫然發現母親的食指與中指
沒入了蚌蛤般的蜜穴,一陣輕揉,母親仰起了高貴的頭,微閉的紅唇發出了難以
察覺的呻吟:「恩……中翰,你別生氣,媽以後不打你了……恩……」

  我內心狂挑,耳朵轟鳴,身體如遭重擊,真不敢相信我的耳朵,母親到底說
了什麽?我沒聽錯吧?拜托,拜托媽媽再說一遍。

  「啊……不要摸,中翰你不要摸,我是你媽……你怎麽能摸媽的屁股……恩
……」

  啊?我驚呆了,上次非禮之舉母親還是察覺出來了,現在看來,當時母親的
警告只不過是色厲內茬,見母親一邊自慰一邊呼喚我的名字,我更堅信母親與小
君一樣,對我有一種超越母子的愛戀,而我何嘗不是也愛戀著美豔的母親?

  包間�似乎蘊涵著蓬勃的情欲,就連燈光也變得妖異。

  眼前性感的瘦身衣,充滿誘惑的蕾絲,飽滿的乳房,雪白的肉體,豐腴的大
腿,令人血脈贲張的蜜穴都令我窒息。蜜穴還在吐蜜露,蜜露粘稠,在母親雙指
的攪拌下發出「滋滋」異響,更散發出淡淡的腥味,這種腥味就像一道催情劑,
把我的情欲引到極點,爆發已隨時隨地,可偏偏此時,母親歡愉的呻吟給了我致
命的一擊:「恩……中翰你好粗……插進來,插深點……噢……媽來了,媽來了。」

  我一陣哆嗦,滾燙的精液噴射而出,射在了我的內褲�,這次不僅我濕了,
母親也濕得一塌糊塗。

  「幹媽,幹媽,绮绮剛才說看見了中翰。」唐依琳一邊大叫一邊急匆匆地跑
進來,她目睹了母親的手指從濕透的蜜穴中抽出來,這驚人的一幕,把唐依琳嚇
得目瞪口呆。

  「幹媽,對不起,我……」唐依琳臉色大變,但眼神閃耀著詭異。

  母親撥了撥大波浪似的秀發,微微喘息著:「別說了,今天的事情你要是泄
露出去,我就沒有你這個幹女兒。」

  唐依琳跪在沙發上指天發誓:「幹媽,我唐依琳對天發誓,絕對不會把今天
的事說出去,如有違背誓言,天打雷劈……」

  「好啦,好啦,幫我拿上衣過來,真是的,進來也不敲敲門。」母親瞪了唐
依琳一眼,忽然母親癡癡地看著唐依琳問:「你剛才進來時說什麽?」

  「绮绮剛才說看見了中翰。」唐依琳也很驚訝的樣子,母親更是難以置信:
「這怎麽可能?他跟小君回公司了,不可能來這�。再說,绮绮認識中翰麽?」

  「绮绮已經證實是中翰了,中翰好像偷偷跟蹤了幹媽,幹媽如不信,就打個
電話給中翰,問問他在哪�。」

  「對。」母親動作利落,馬上從手袋�掏出手機,我大吃一驚,想關掉電話
已然來不及,那悠揚的電話鈴聲從我的褲袋�傳出,瞬間就充斥了整個包間,我
深深地歎了一口氣:這次,我真的死翹翹了。

  「李中翰,你給我滾出來。」一聲嚴厲的呵斥把我嚇得屁滾尿流,我剛把身
體探出屏風,唐依琳就大聲尖叫:「中翰……」

  「對不起,我路過,我先走了……」我躬著腰向門口移動,可母親已經擋住
了我的去路,她杏目圓睜,一副要吃人的摸樣,我渾身哆嗦,連看都不敢再看,
而是低著頭,等待未知的懲罰。

  突然,我的電話再次響起,我暗暗高興,期望這是公司的業務電話,我能籍
此找借口脫身。

  「哥,他們說要一百萬,他們還說如果不給就先奸後殺,殺了又奸。」電話
那頭是小君的嗲嗲的聲音,但這個電話把我嚇得魂飛魄散。

  「……小君你別慌,你跟他們講,有話好好說,哥給他們一千萬。」我盡量
掩飾我顫抖的聲音。

  「滴……」電話挂掉了,我與唐依琳面面相觑,耳邊卻是母親冷得不能再冷
的聲音:「李中翰,小君要是受到傷害,我扒了你的皮……」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