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黃蓉與黃藥師

小黃蓉與黃藥師 作者:不詳
文字小黃蓉與黃藥師轉眼十幾年過去,黃蓉已是十三、四歲了,由於黃藥師的寵愛,在良好的營養和藥物的調理下,黃蓉長成一個成熟豐滿、身體健壯的姑娘,她皮膚雪白、頭發烏黑、胸部高聳、腰身窄細、臀部肥大、兩腿修長。她的容貌酷似阿蘅,卻又比阿蘅還要美麗,尤其是多了一副天真爛漫與機智狡颉的完美結合,更是世間難得一見的。黃藥師對黃蓉一直是親自照料,從小對她百依百順,教她習文學武,甚至給她穿衣洗澡。然而黃蓉身體的變化使黃藥師越來越感到心中湧起異樣的感覺。終於有一天,父女間發生了不該發生的事。由於自小沒娘,跟著父親長大,將黃藥師的本領學到不少,尤其對詩詞文章、琴棋書畫、五行八卦等更是下工夫,但對武藝則不甚熱心,也不願下苦功。黃藥師也心痛女兒,不忍過分逼她,只由她的性子學,故而雖是出自名門,但武藝只是一般。好在她天資過人,一學就會,懂得多,黃藥師的各種本領她都能領悟,以後自然會提高。看者女兒一天天長大,黃藥師心中高興,但也隱隱有一絲異樣的感覺,因爲黃蓉長得很像阿蘅,卻又比阿蘅還要美麗,尤其是多了一副天真爛漫與機智狡颉的完美結合,更是世間難得一見的。黃藥師這十幾年來,每天都在看者黃蓉的變化,尤其當給黃蓉洗澡時,更是看到女兒的身體的變化,當他的手撫摩黃蓉的身體時,心�總免不了陣陣沖動。他覺得女兒大了,自己不該再爲她洗澡,但又總是舍不得女兒那美麗的身體,放不下撫摩黃蓉的那陣陣異樣的沖動。而黃蓉則對父親的心理變化毫無所知,依然是天真爛漫地在父親面前撒嬌,但她也漸漸地感到,父親的手摸在自己身體上時的感覺與以前大不相同,她喜歡父親的撫摩,感覺那撫摩是那麽的舒適、快意,甚至是消魂,她不知是爲什麽,但她喜歡這一時刻,每天都盼望著洗澡的時間快點來到。又是一天的晚上,黃蓉拉著父親給自己洗澡,她在父親面前脫去衣服,露出雪白的身體,然後跳到木桶�,黃藥師站在桶邊,開始爲黃蓉擦洗身體。其實,黃蓉的身體是潔白的,根本沒有什麽要洗的,黃藥師只是用手在黃蓉的身體上輕輕的拂弄著,他摸著黃蓉那雪白的脖頸,然後下移,慢慢地摸上黃蓉那尚未成熟的乳房,在那有彈性的結實的肉上稍稍加了些力量,揉捏了幾下,黃蓉快樂的發出了幾聲呻吟。黃藥師趕緊將手移開,慢慢的向下,摸向黃蓉那平坦的肚皮,他用手指在黃蓉的肚臍眼上輕輕摳摸了幾下,黃蓉癢得咯咯地笑了起來。

黃藥師接著又將手伸向黃蓉的大腿根部,他的手指觸到了幾根淡淡稀疏的毛毛,黃藥師忍不住在上面摁了幾下,輕輕將短短的毛扯起來,他猶豫了片刻,終於沒有再向兩腿之間的神秘地帶伸進,而是將手滑向黃蓉結實的大腿。黃蓉的腿渾圓修長,皮膚光潔滑膩,黃藥師的手在這�終於得到了自由,他盡情的撫摩著黃蓉的大腿內側,讓自己的沖動得到最大的發泄。黃蓉被這狂放的拂弄刺激得渾身燥熱,不由得扭動起身體應和著,嘴�不時發出“哦、哦”的叫聲。突然黃蓉抓住黃藥師的手,將那大手拽向自己的兩條大腿根部的結合部,然後用兩條腿緊緊夾住它,然後拼命的扭動著讓自己的陰部在上邊摩擦著。黃藥師不知所措,他感到黃蓉的陰部流出了許多東西,雖是在水�很快就被沖淡了,但他還是感覺得到。他想抽出手,但又不知爲什麽,手不聽使喚,在那�動也不動。黃蓉在父親的手上摩擦著,她不時發出快樂的歡叫:“爹爹,蓉兒好舒服,爽……爽的很,我好熱,我要爆了,噢……噢……噢……噢……噢……”黃蓉在一陣叫聲中

全身一挺,渾身的肉繃得緊緊的,並不住地顫抖,在父親的大手上到了她一生的第一次高潮。自從這天起,父女兩人連著幾天沒去洗澡,黃蓉躲在自己的房內不出來,黃藥師幾次想進去,都沒能進入。
他煩躁的回到臥室,打開暗室的門,來到阿蘅身邊,他摸著阿蘅那雪白的肌膚,不由得落下淚來:“阿蘅,蓉兒長大了,我不該再像過去一樣待她了,我做了對不起你的事情,我該怎麽辦?”他趴在阿蘅的胸前,不知過了多久,突然,一只溫柔的小手摸上他的臉,他擡頭望去,只見阿蘅穿著一身薄紗,哀怨的站在自己面前,他一把將她摟到了懷�,激動的喊到:“阿蘅,是你嗎?你好了?”阿蘅卻不答話,在黃藥師的懷�依偎著。黃藥師眼前一片朦胧,他如同在雲霧之中,他不顧一切地將阿蘅壓在身下,剝去衣服,便摟抱在一起。他盡情地親吻著阿蘅的嘴,阿蘅發出“嗚、嗚”的回應,他吻阿蘅的脖子,又吻向她那雪白的酥胸,將乳頭含在嘴�輕咬,因爲他知道,阿蘅最喜歡這樣了,果然,阿蘅發出快樂的叫聲。他又去吻阿蘅那美麗的小腹,特別是小腹下面那片神秘的草叢,他覺得那兒的草似乎少了許多,但他來不及細想,因爲他太快樂了。他的嘴移向阿蘅的兩腿之間,那腿自動分開,露出了粉嫩的穴穴,黃藥師伸出舌頭,用舌尖分開兩片陰唇,在那�歡快的舔舐。隨著舌尖的遊走,阿蘅發出了呻吟聲,屄內湧出滾燙的淫水。

黃藥師將舌尖探到阿蘅的穴口,伸長舌頭向�探索,淫水包住他的舌頭,他吸吮著。他再也忍不住了,提起身,將陰莖伸到穴口便向�插,阿蘅的身體顫抖了一下,接著便平靜下來。陰莖在滑膩的淫水中順利的慢慢向深處挺進,但很快便遇到了阻力,黃藥師稍用了一些力,正要突破那阻力,忽然阿蘅叫道:“爹爹,痛。”黃藥師全身一震,陰莖停止了聳動,他驚叫一聲:“容兒,怎麽是你?”原來,黃藥師從不讓黃蓉走進暗室,故而黃蓉從小就不曾見過阿蘅的樣子,只知母親病了不能見任何人,所以黃藥師做夢也想不到黃蓉會在這�出現,在朦胧中將黃蓉當成了阿蘅,險些作下亂倫之事。黃蓉道:“我本來找爹,見這門開著,爹爹在�面,就進來了。這便是我娘嗎?”黃藥師看著眼前阿蘅與黃蓉都是一絲不挂的躺在自己面前,自己則是赤身裸體的站在她母女面前,不由得有些羞愧。他知道女兒自幼在自己面前裸體慣了不會有異樣的感覺,但自己卻從不在女兒面前裸體,今天這樣子實在是難堪。可巨大的陽具在女兒陰道中那種又熱潮的感覺,使黃藥師忍不住把陰莖重重地插入了女兒早已流滿淫水的陰穴之中。黃蓉正被父親擺布得感到暢美難言的滋味時,猛然間陰穴被一根粗大的棒子直戳到底,一股撕裂感立時從下體傳了上來,陰道中仿佛被插入一個巨大的杯子,眼淚和慘叫聲同時發出。“啊!!好痛!爹爹,快住手,真的好痛!” 黃藥師不管黃蓉如何哀嚎,一股腦地用陽具不斷地在黃蓉的嫩穴中搗弄抽插,感覺少女的肉壁緊夾縮著的炙熱感覺。“十年了,整整十年沒碰女人了。”黃藥師的眼淚直在眼眶中打轉。“嗚……爹爹……快停啊……我受不了了……不要了……嗚……”黃蓉突遭劇變,反應就如一般不會武功的少女一樣,痛苦的眼水布滿了稚嫩的臉上。黃藥師見此,心中一陣憐惜,動作便放慢輕柔。漸漸地,小黃蓉從不斷哭喊哀求而開始慢慢隨著父親進入她身體的動作深深地歎息喘氣。“嗯……啊……啊……爹爹……嗯……好舒服…… 深深插入在下體的巨大膨脹感每次的抽插,都帶來了不可言喻的快感,黃蓉似是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幾乎無法呼吸的痛苦和強烈的快感混在一起,黃蓉被帶到過去從沒有經驗過的性欲高峰, “啊……啊……嗯……啊……啊……”黃藥師見女兒痛苦的黃蓉初開的花蕊,雖然經不起粗大肉棒強行擠入而劇痛難挨,但也感覺得到父親不敢強入的體恤柔情,感激的愛意油然而生,但卻也不知如何是好。

半 晌,黃蓉覺得穴�一陣陣搔癢,陰道內更有一股暖流不自主的湧出。只覺得此刻需要有個東西,伸入陰道內摳搔陰道內壁的難受,她輕輕搖擺下身,讓蜜穴磨著肉棒。隨著下體的磨蹭也讓黃蓉一陣舒爽,從喉嚨間發出迷人、銷魂的呻吟聲。 半天不動的黃藥師覺得女兒的蜜穴轉動起來了,龜頭又彷佛有一股溫熱在侵襲著,一陣舒暢的感覺令他也慢慢挺腰,肉棒就一分一分的滑入女兒的蜜穴�,緊箍的感覺越來越明顯,陰道壁的皺摺正藉著輕微的蠕動,在搔括著龜頭,舒服得連黃藥師也不禁『哼!哼!』地呻吟著。當他覺得肉棒已經抵到陰道的盡頭了,立即很快速的提腰,“唰!”讓龜頭快速的退到陰道口,然後再慢慢的插入,深頂盡頭。黃藥師就重複著這樣的抽插動作,挑逗著女兒的情欲。當黃蓉覺得陰道慢慢被填滿,充實的舒暢感讓她『嗯……嗯……』的呻吟著;黃藥師覺得女兒的陰道�越來越滑溜、順暢,便加快抽插的速度。黃蓉也像要迎敵抗師般,把腰身盡力往上頂,讓自己的身體反拱著,而陰戶便是在圓弧線的最高點黃蓉只覺得陰道�一種充滿的快感,“嘤!”地輕呼一聲,呼聲�卻也充滿著無限的愉悅。蜜穴�的肉棒在進出之間正好搔著癢處,就算佳肴醇釀也不及此美味。黃藥師的精神越來越高亢,肉棒抽插的速度也越來越快,最後在一陣酸軟、酥爽的刺激下,終於“嗤!嗤!嗤!”將一股濃液射入女兒的陰道深處。精液以銳不可當之勢射出之後,彷佛自己的精力也一起跟著流失,全身脫力般的癱軟在女兒身上。 黃容的陰道內可以感到,精液激射的力道不輕,精液帶著一股股的熱流,彷佛射到心髒,又立即擴散全身,一種渙散的舒暢隨之布滿四肢,覺得自己的身軀似乎被撕裂成無數的碎片四處飛散…… 。休息了一會黃藥師一把將將女兒摁倒在床上。輕輕地問;蓉兒你累不累,再讓爸爸玩一次好嗎,黃蓉搖頭說:不累爹爹你想幹就來幹吧,黃藥師只覺得身下的女兒,全身柔若無骨,雖、可以感到肌膚的柔嫩與熱度,尤其是緊頂靠胸前的兩團豐肉,彷佛俱有無限的彈力。他以舌頭撬開女兒的牙門,把舌頭伸到女兒的嘴�攪拌著,互相吞對方的唾液,而發出『啧!滋!啧!滋!』聲,好像品美味一般熱情的擁吻,黃蓉不覺有點意亂情迷、如癡如醉,朦胧中覺得有一個硬物,頂在自己跨間的陰戶上,那硬物彷佛識途老馬一般,就對準著陰戶上的洞口、陰蒂磨蹭著。陰道�竟然産生一股熱潮,從子宮�慢慢往外流,沿途溫暖著陰道內壁,真是舒服。黃藥師的嘴離開女兒的櫻唇,卻往臉頰、耳根、粉頸……到處磨動著。黃蓉粉白的胸部,兩顆豐乳便像彈出般的高聳著,頂上粉紅色的蒂頭也堅硬的挺著。感到父親用手指甲,在自己的豐乳的根部輕柔的劃著,轉著乳峰慢慢登上峰頂。父親的唇落在自己光裸平滑的小腹上,一邊輕輕緩緩地噓著熱氣,一邊用臉頰與豐唇輾轉摩挲;而手掌也占據了叢林要塞,把手長平貼著沾染露珠的絨毛,輕輕的壓揉著。不覺“啊…啊…”地顫抖輕叫、喘息,只覺得如置身烈火熔爐�一般,熱度幾乎要融化全身;又覺得如置身冰天雪地�,直發寒顫。父親的手指輕輕撫摩微聳的恥丘、隱隱泛著光澤的纖柔绻曲毛發、濡染濕滑鴻溝中凸硬的蒂蕾、黃蓉氣喘籲籲地扭動著,不自主的張開雙腿、撐起腰,讓手掌與陰戶貼得更緊、更密。黃藥師見狀,突然地把臉埋向那已隱隱可見的桃花津渡、生之泉源,盡情用唇舌品賞沾露欲滴的幽蘭。黃蓉極度愉悅的身心,覺得身體彷佛讓滾燙的血液,充脹得像要炸開來似 的,隨著父親舌尖的輕



感覺已被快感所取代,陽具便又瘋狂地在蜜穴�放肆抽插起來。“啊啊啊……啊……啊……不行了……啊啊……不要了……嗯……”黃蓉再度緊抱著父親哀叫著。初次嘗到性交滋味的小黃蓉,細致的身體幾乎無法承受住征戰過無數女子的父親所帶給她如排山倒海般不能遏止的高潮,體內的快感和處女膜破裂的痛苦混合而爲一,再也分不清楚。高潮一波又一波地強襲而來,不斷在全身上下並裂炸開,終於在最強烈的一次沖擊過後……“啊!!來了!……”黃蓉感到四肢百骸如斷了線般散了開來,身體一陣痙攣,蜜穴一股勁地夾緊肉棒,腦中只感到一陣昏眩,人便向後仰。黃藥師見女兒達到了高潮,便更加速了抽插的動作,接著被肉壁緊箍住的下體一陣抽慉,急忙間將陽具拔了出來,一股帶著腥味的濃洌精液噴灑在空中,紛紛落在黃蓉的臉上、發上和裸露的上半身,黏淍的精液在黃蓉乳間緩緩向下滑落。同時黃蓉的胯間也噴出了大量帶著微微血絲的白濁陰精,幾乎沾濕了整個床單。休息了一會,黃蓉見黃藥師不答,她是冰雪聰明的姑娘,知道父親還在對剛才的事自責,便對黃藥師說:“爹爹,容兒知道爹爹愛我母親很深,這麽多年一直在爲母親和蓉兒付出心血,連男人的生活都沒過過。今天,蓉兒代母親爲你做任何事,請父親將蓉兒視做母親,接著剛才的事做吧,我不會怪你的!”黃藥師不知聽到沒有,只是呆呆地站著。黃蓉等了一會,見父親沒有動,便走過去抱住父親,將雪白的身體在黃藥師的身體上摩擦,用一雙白嫩的小手摸著黃藥師的身體。漸漸的她的手滑向黃藥師的陰莖,她握住它,輕輕的揉搓套弄,陰莖又粗大起來。黃蓉蹲下身子,張開小嘴,含住陰莖,輕輕的吞吐著用舌尖舔著龜頭和粗壯的莖體黃蓉並不是天生就會,只是她見父親剛才將自己當做自己的母親時,用舌頭舔自己的屄,自己舒服得如同上天,便覺得父親也會要自己的舔弄。在黃蓉的舔弄下,黃藥師不由得也喘息起來,不由自主的在黃蓉的嘴�抽動起自己的陰莖,好幾次,他的陰莖幾乎插到黃蓉的喉嚨�。過了不知多長時間,黃藥師終於忍不住了,大叫一聲,積蓄了十幾年的精液直射黃蓉的嘴�,黃蓉的小嘴�被射得滿滿的都是白色的精液,順著嘴角還在向下流。黃蓉不知所措,用手拭去嘴角的精液,含著一嘴的精液不知怎麽辦,又不能張嘴問父親。

過了一會,她終於試著咽了一點,覺得沒有什麽不好,就一口吞下了父親的精液。黃蓉站起身,將黃藥師的陰莖抓住,又套弄幾下,陰莖重新粗大,黃蓉將一條腿擡起,讓父親來插自己的屄。此時黃藥師再也忍不住,把女兒肥嫩雪白的腿擡在肩上,用手巡視著女兒的全身,從粉頸、胸口、雙乳、小腹……最後停駐在一片烏亮的絨毛上。黃蓉含羞帶怯的掩著臉,忍不住肌膚被拂過的快感,竟也輕聲的呻吟了!矜持的少女情懷令自己不敢亂動,卻又忍不住受搔癢而扭動的身體。黃藥師靈巧的手指撥弄著女兒的穴口,竟然發現女兒的穴口流水了,他更藉愛液的滑順,曲指向穴內慢慢的探入。此時的蓉兒竟然因如此的刺激而微微挺著腰,不由自主配合著父親手指的動作。此時的黃藥師已經像是一頭瘋狂的野獸了,色欲彌漫了全身,一陣風似的挺著硬梆梆的肉棒,壓在女兒的下身上,尋到穴口的位置,一挺腰就將肉棒插入半截。黃蓉正處於迷茫中,父親肉棒侵襲時尚無知覺,但肉棒擠入蜜穴時的刺痛,剛破身的她由不得她哀叫一聲:『啊!痛!』。黃蓉激烈的扭動著身體,試圖躲避肉棒無情的進攻。黃藥師的肉棒雖然只插入一個龜頭深,卻也覺得一陣箍束的快感,而女兒淒慘的叫聲令他一怔,欲逞獸欲的激動清醒許多,只是現在黃藥師已經是騎虎難下、欲罷不能了。他雙臂用力緊緊摟抱著女兒嬌小的身體,雖讓女兒無法躲避,自己卻也不敢亂動,不敢讓肉棒再度更深入。感覺已被快感所取代,陽具便又瘋狂地在蜜穴�放肆抽插起來。“啊啊啊……啊……啊……不行了……啊啊……不要了……嗯……”黃蓉再度緊抱著父親哀叫著。初次嘗到性交滋味的小黃蓉,細致的身體幾乎無法承受住征戰過無數女子的父親所帶給她如排山倒海般不能遏止的高潮,體內的快感和處女膜破裂的痛苦混合而爲一,再也分不清楚。高潮一波又一波地強襲而來,不斷在全身上下並裂炸開,終於在最強烈的一次沖擊過後……“啊!!來了!……”黃蓉感到四肢百骸如斷了線般散了開來,身體一陣痙攣,蜜穴一股勁地夾緊肉棒,腦中只感到一陣昏眩,人便向後仰。黃藥師見女兒達到了高潮,便更加速了抽插的動作,接著被肉壁緊箍住的下體一陣抽慉,急忙間將陽具拔了出來,一股帶著腥味的濃洌精液噴灑在空中,紛紛落在黃蓉的臉上、發上和裸露的上半身,黏淍的精液在黃蓉乳間緩緩向下滑落。同時黃蓉的胯間也噴出了大量帶著微微血絲的白濁陰精,幾乎沾濕了整個床單。

休息了一會,黃蓉見黃藥師不答,她是冰雪聰明的姑娘,知道父親還在對剛才的事自責,便對黃藥師說:“爹爹,容兒知道爹爹愛我母親很深,這麽多年一直在爲母親和蓉兒付出心血,連男人的生活都沒過過。今天,蓉兒代母親爲你做任何事,請父親將蓉兒視做母親,接著剛才的事做吧,我不會怪你的!”黃藥師不知聽到沒有,只是呆呆地站著。黃蓉等了一會,見父親沒有動,便走過去抱住父親,將雪白的身體在黃藥師的身體上摩擦,用一雙白嫩的小手摸著黃藥師的身體。漸漸的她的手滑向黃藥師的陰莖,她握住它,輕輕的揉搓套弄,陰莖又粗大起來。黃蓉蹲下身子,張開小嘴,含住陰莖,輕輕的吞吐著用舌尖舔著龜頭和粗壯的莖體黃蓉並不是天生就會,只是她見父親剛才將自己當做自己的母親時,用舌頭舔自己的屄,自己舒服得如同上天,便覺得父親也會要自己的舔弄。在黃蓉的舔弄下,黃藥師不由得也喘息起來,不由自主的在黃蓉的嘴�抽動起自己的陰莖,好幾次,他的陰莖幾乎插到黃蓉的喉嚨�。過了不知多長時間,黃藥師終於忍不住了,大叫一聲,積蓄了十幾年的精液直射黃蓉的嘴�,黃蓉的小嘴�被射得滿滿的都是白色的精液,順著嘴角還在向下流。黃蓉不知所措,用手拭去嘴角的精液,含著一嘴的精液不知怎麽辦,又不能張嘴問父親。過了一會,她終於試著咽了一點,覺得沒有什麽不好,就一口吞下了父親的精液。黃蓉站起身,將黃藥師的陰莖抓住,又套弄幾下,陰莖重新粗大,黃蓉將一條腿擡起,讓父親來插自己的屄。此時黃藥師再也忍不住,把女兒肥嫩雪白的腿擡在肩上,用手巡視著女兒的全身,從粉頸、胸口、雙乳、小腹……最後停駐在一片烏亮的絨毛上。黃蓉含羞帶怯的掩著臉,忍不住肌膚被拂過的快感,竟也輕聲的呻吟了!矜持的少女情懷令自己不敢亂動,卻又忍不住受搔癢而扭動的身體。黃藥師靈巧的手指撥弄著女兒的穴口,竟然發現女兒的穴口流水了,他更藉愛液的滑順,曲指向穴內慢慢的探入。此時的蓉兒竟然因如此的刺激而微微挺著腰,不由自主配合著父親手指的動作。此時的黃藥師已經像是一頭瘋狂的野獸了,色欲彌漫了全身,一陣風似的挺著硬梆梆的肉棒,壓在女兒的下身上,尋到穴口的位置,一挺腰就將肉棒插入半截。黃蓉正處於迷茫中,父親肉棒侵襲時尚無知覺,但肉棒擠入蜜穴時的刺痛,剛破身的她由不得她哀叫一聲:『啊!痛!』。黃蓉激烈的扭動著身體,試圖躲避肉棒無情的進攻。黃藥師的肉棒雖然只插入一個龜頭深,卻也覺得一陣箍束的快感,而女兒淒慘的叫聲令他一怔,欲逞獸欲的激動清醒許多,只是現在黃藥師已經是騎虎難下、欲罷不能了。他雙臂用力緊緊摟抱著女兒嬌小的身體,雖讓女兒無法躲避,自己卻也不敢亂動,不敢讓肉棒再度更深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