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龍珠之撒旦的逆襲

我穿越成為了撒旦!

  撒旦!十分威風的名字!墮落天使!地獄君王!最古惡魔!真是拉風啊!

  可是我是七龍珠中的撒旦啊!

  那個在沙魯篇中出場的世界格斗冠軍,戰斗力弱到連沙魯甚至都懶得動手去

殺的家夥。既不會氣也不會飛,只是好運而撿到了悟空等人不要的打敗沙魯那份

功勞,因此成為了地球救世主的搞笑角色!

  戰斗力200不到,在人類中可以說是以一當百的高手。但是在一拳秒月亮,

一腳爆地球的賽亞人眼中,連屁都不是,對整個七龍珠唯一的貢獻就是替孫悟空

的兒子孫悟飯生了一個老婆!

  「我不要這麼悲劇的人生!這他媽不就是一個笑話麼?」撒旦憤怒了,卻無

可奈何。他感覺到了穿越之神滿滿的惡意。  在這七龍珠世界,一個純種地球人,無論如何再怎麼樣鍛煉都是不可能超過

那些外星人的。這哪怕向神龍許願也是一樣,就像你不能讓一家號稱可以無限透

支但總資產只有100億的銀行貸款一萬億讓你成為世界首富一樣。那條神龍連

自己都三番兩次的被宰掉,讓它賦予你無敵的力量只是個笑話。

  「還是先看看我能做些什麼吧!」撒旦整理了一下記憶。

  現在是沙魯篇剛剛結束的時候,撒旦運氣好也成為了地球救世主。收獲了無

數的榮譽,無數地球的財閥和國王爭相向他示好,撒旦可以說是現在地球上最有

權勢的人之一。

  「這個階段,隨便哪個配角的戰斗力都用萬來計算,哪怕是天津飯、小林之

流也能隨意一拳秒殺我!」撒旦列出了一張表,上面寫出了孫悟空、貝吉塔、孫

悟飯、特蘭克斯、小林、天津飯、龜仙人等一系列名字,「我唯一有的只有權勢

和……財富了……」

  撒旦心知,走武力路線是肯定行不通的,那麼就換種方式吧,可以讓他們成

為自己的部下。地球上的國王是領袖,但他戰斗力只有5,所以最有力量的人並

不一定是領袖,不是麼?

  「所有的人都有弱點,孫悟空是個武癡、貝吉塔為了變強可以不顧一切,孫

悟飯個性懦弱怕爹怕娘怕老婆、龜仙人是個有心無膽的大色狼……」撒旦看著列

表上的一個個名字,做著一個個邪惡的計劃,在一個名字上畫了圈,「那麼首先

就從你開始了!」

         【七龍珠之撒旦的逆襲】(第一章)

  「為什麼?」在一家公司,一個光頭的小個子憤怒的對著他的上司經理大吼,

「為什麼要開除我?」

  「看看報表,小林,這個季度你的業績最差了!而且還打傷了客戶,公司沒

有向你追繳賠償已經很不錯了,現在收拾東西馬上滾!」經理冷笑著把小林趕了

出去。

  小林兩眼通紅,論戰斗力,他吹口氣,面前這個人模狗樣的經理就成骨灰了。

  但是作為正義的同伴,拯救了地球的英雄,他不能這麼做。捏了捏拳頭,小

林頹然的走出了公司。

  回到家,小林剛想向躺在沙發上試新鞋子的妻子人造人18號解釋自己丟了

工作,新婚的18號已經先丟出了一疊的賬單,指著地板上像小山一樣高的衣服

說,「這些是我看中的,等下你去把錢付了!」

  「20萬!」小林看了一下差點昏過去,「我沒那麼多錢!」

  「要不我殺了那個服裝店老板吧,那樣就不用還錢了!」18號建議。

  「不行!不行!千萬不行!」小林連忙勸阻,正義的英雄怎麼能做壞事呢,

「要不把東西先退回……」

  「嗯?你說什麼?」18號聞言眉毛一皺,殺氣爆發。

  小林連忙改口,「我馬上去賺錢!」一溜煙跑了出去!

  ……

  「唉!」小林垂頭喪氣的走在大街上,不知該怎麼辦好。

  一輛嶄新氣派的加長林肯忽然在他身邊緩緩停了下來,車門打開,探出一個

爆炸頭發型的中年人,「呦!這不是救世英雄小林先生麼!怎麼一個人在街上閑

逛!」

  看著豪車里的中年人,小林張大了嘴,大吃一驚,「撒……撒旦!」

  對這個在沙魯遊戲中,躲在一邊並搶走了所有的救世功勞的猥瑣男人。他其

實是相當看不起的。不過,現在人家客氣的打招呼,也不好直接惡言相對。隨口

敷衍了幾句,卻被撒旦熱情的拉上了車。

  上車后,撒旦客氣的打開一瓶名貴紅酒,「先喝一杯吧怎麼啦?小林先生!

  好像你有什麼苦惱的事情啊?盡管對我說,沒有你們就沒有我的今天,有什

麼需要幫忙的,請盡管開口啊!不要客氣,我們是自己人!「

  「那怎麼好意思!謝……謝謝啦……那我就不客氣了……」小林其實也是個

酒鬼,接不住盛情和馬屁,很快就杯到嘴干,滿臉紅光了。

  俗話都說男人的交情就在酒桌上起步的。

  小林幾杯酒下肚,加上撒旦刻意討好,已經將面前的男人引為生平知己了,

大吐苦水,「18號那個女人,又暴力又虛榮,花錢又大手大腳,我可是剛剛莫

名其妙的丟了工作啊,一句話也不安慰一下,就知道花錢……嗚嗚嗚……」

  撒旦心想:什麼莫名其妙的,是我打了個招呼而已,那個故意激怒你而被打

的客戶也是我安排的。不過,嘴上卻是十分客氣,吹捧之詞大肆放出,並且大包

大攬,「錢是小意思,回頭我會讓人幫你把賬結了的。工作丟了沒關系,到我公

司當保安好了,我每月給你10萬?不,20萬怎麼樣?」

  小林聞言感動的一塌糊塗,他一沒學歷,二沒經驗,被辭退后差點都要去街

頭賣藝賺錢了,幸好遇到了「大好人撒旦」。借著酒勁,小林滿口發誓一定為撒

旦先生好好工作。隨后一頭栽倒,呼呼大睡。

  撒旦冷冷的一笑,讓小林成為自己的下屬,等于有了一個幾萬戰斗力的保鏢,

在地球上就完全不用怕了。

  不過,這絕對不夠,小林只能保護他,卻不能全心全意的做他的打手,他要

的不是一個保鏢,而是一條不論任何指令都服從的走狗。

  ……

  「撒旦先生……這……這個月……」小林來撒旦的保安公司上班才兩個月,

卻已經預支了明年的薪水,這次又拿著一堆賬單來辦公室吞吞吐吐的找撒旦。

  「我知道了!我會讓秘書幫你結清賬單的!」撒旦臉色依舊溫和,接過賬單,

安撫了幾句。

  這讓小林更加愧疚,他以為有了好工作,更高的工資,就能滿足18號。誰

知女人是無底洞,錢越多,花起來越快。以前每月只花幾十萬,現在光一個月,

18號已經花了近300萬了,而且還在有上升趨勢。

  「謝謝你!我一定會努力工作盡快還清的……」小林不住的鞠躬道謝,讓撒

旦感到十分滿足。

  哼哼?努力工作?哪怕你戰斗力是我的幾百倍,不也只能欠我賬,乖乖聽話

麼!哼!什麼超級戰士!撒旦心中冷笑,卻仍然面帶微笑,「不過,你妻子這樣

花錢大手大腳,也不是個辦法啊!」

  「是啊!可是我又有什麼辦法呢!」小林嘆了口氣。

  「不如這樣,你讓她也出去找份工作。也許她認識到賺錢的辛苦,就不會亂

花錢了!」撒旦建議。

  「對啊!」小林對撒旦的智慧佩服不已,不過馬上又喪氣的說,「可是她什

麼都不會啊!只會戰斗!」

  「這可不行啊。現在是和平年代,怎麼能打打殺殺呢!」撒旦馬上接過話題,

「不如這樣吧!你讓她到另一家公司上班,就說是我介紹的,只要準點坐辦公室,

什麼事都不用做,每月就有和你一樣的工資,怎麼樣?」

  有這種好事?小林興奮的滿頭光亮,連忙答應,對撒旦更加感激了。暗暗發

誓一定要為撒旦好好「工作」,呃,「工作」。

  「那就這樣吧!這是地址,你讓18號明天去上班吧!」撒旦給了小林一張

紙條——『富麗集團總部副秘書處,』然后站起身來,「現在你跟我出去吧!有

工作上的客人要見!」

  小林接過紙條,隨后聽到撒旦口中的「工作」,不僅臉色有些紅潤,這些日

子,他所謂的工作就是到處陪撒旦去夜總會酒店里陪客人吃喝玩樂。

  想起酒桌上各種鶯鶯燕燕的美女環繞,血氣方剛又怕老婆的小林渾身血脈噴

張,他十分勉強的才守住了貞操。而撒旦的介紹「小林是地球上不下于自己的頂

尖武術家,他最好的朋友」,從哪些客人和陪酒美女崇拜的眼中,他感到十分的

滿足,並沈醉其中。

  看著小林有些向往又有些畏縮的表情,撒旦內心十分的不屑:哼!馬上就開

始了!

  18號!

  ……

  沒錯,從一開始,撒旦的目標就不是小林,而是「人造人18號」。

  選擇18號,撒旦是經過深思熟慮的,其他的人和孫悟空一家聯系太直接了,

而且大多具有正義感和自己的是非價值觀,輕易難以拉攏。小林即使再欠撒旦的

錢,他也不會成為走狗。

  但18號不同,她是個人造人,剛被制造出來,心智還沒完全成熟,容易哄

騙,而且生性虛榮愛打扮漂亮。弱點十分明顯,錢卻剛好是撒旦的強項。

  更重要的是,光頭小林是個懼內的貨色,只要搞定了18號,小林也就被搞

定了,但如果只搞定小林,18號一句話,小林就會背叛。

  ……

  18號很是苦惱,她壓根就不想工作。但是在小林苦苦哀求下,還是來到了

那家叫富麗集團。

  這個富麗集團總部名副其實的富麗堂皇,300層的大樓,占地10里,晶

壁輝煌,在其中的人非富即貴,就連廁所掃地的都得是哈佛大學博士學位。

  18號的資歷如果不是走后門,連掃廁所都沒資格。但唯有那個叫副秘書處

卻是個奇葩部門,里面的人都是各種花瓶,什麼財政部部長的二奶,軍隊司令的

小蜜,國王的情人等等,簡單的說,這是個大人物金屋藏嬌的額外部門。

  里面的女人個個美艷風騷,卻又無所事事,而他們的情夫都是權勢極大的,

幾乎無限制的滿足她們。所以整天這群貴婦整天就是逛街血拼、然后互相炫耀新

衣服首飾。可想而知,18號來到這麼個地方,會是怎樣的狀況。

  「這位鄉下小姐,你身上的地攤貨哪里撿的啊?我讓我的傭人也去撿幾件!」

  「下等人,連條50克拉的鑽石項鏈都沒,你怎麼敢坐在這里?」

  「聽說你是走路過來的?你是原始動物麼?人就是要坐車這種交通工具才能

叫人啊!」

  ……幸好小林再家里一直勸說引導18號的正義感,她幾乎是咬著牙才沒有

一發氣功把整幢大樓打飛,不過,隨后她也開始了不示弱的瘋狂購物。于是小林

的債務瞬間以十倍的速度增長。

  不過以小林的資產和工資水平,和一群世界富豪比身價,也只是自取其辱。

  看著同事們身上穿的用的,隨便一件都抵過18號全部家當了。

  她十分的不服氣:「你們怎麼可能這麼有錢?你們的工資和我一樣!怎麼可

能買的起這麼貴的衣服?」18號壓抑著怒氣,質問著辦公室的同事,惹來了一

陣陣放肆的大笑。

  「靠工資享樂?哈哈,這是本世紀最大的笑話了!誰來教教這個小女孩,女

人該怎麼賺錢!」

  「你沒有聽過紅燈區麼?你到了那里,躺幾個晚上,兩三倍工資也許也能賺

回來哦!」

  「哈哈,有哪個大人物會來包養她呢?凶巴巴的野女人……」

  「對了!你是因為工資來這里的麼?每天你把我的鞋子舔干淨,我給你五倍

的工資!」

  ……

  就在18號的怒火將要炸毀半個地球的時候,一記響亮的耳光打在那些嘲諷

她的女人臉上,撒旦適時的出現了,並狠狠的羞辱了這些女人,「消失在我眼前!

  不然我就讓你們從這里永遠消失!「

  看著驚慌失措的貴婦們,18號很是驚奇,要知道就算她放出殺氣想殺了這

些女人,她們也沒這麼害怕過,難道世上還有比死更可怕的麼?

  她不明白的是,讓這些習慣榮華富貴的女人從這里滾出去,失去一切,比殺

了她們更可怕。而撒旦無疑是有這個能力的人。

  不過,18號卻知道了幾個名詞,「紅燈區是什麼?可以賺三倍的工資麼?」

  她向撒旦問道。

  在過去的一段時間內,經過小林的引薦,撒旦也和18號相識了,不過對這

個人造人說,不論怎樣的示好都是沒意義的,她根本看不起撒旦這個螻蟻,而如

果直接送錢送禮物,她反而會因此更加看不起撒旦這個戰斗力不到200的渣。

  「那不是什麼好地方!」撒旦裝出很為難的樣子欲言又止,但這樣子反而更

容易引起18號的好奇。

  在強烈的要求下,撒旦帶她「參觀」了一趟紅燈區,看了一下各種性交易場

所。

  「這不就是我和小林在床上做的運動麼?能賺錢?」有些奇怪的18號沈思

道,「小林不是說不可以和別人做麼?」

  「不是不能做!只是如果被人知道你和別人做了,會被社會和道德譴責!」

  撒旦開始惡意的曲解。

  「社會和道德譴責?誰敢譴責就把他殺掉不就可以了!」18號對此很是不

屑,但她本能的對賣淫這種行為感到有些厭惡。「這些女人能賺多少?」

  「她們和不認識的陌生人做,每月的收入大概最多是你的五分之一!」撒旦

巧妙的用陌生人這個詞來回答。

  「辦公室那群女人敢騙我!她們說會有相當于我好幾倍的工資!」18號冷



笑。

  「那倒是實話,如果這里的女人被熟人包養的話,而那熟人又有錢的話,每

月能拿到比這多的多!」撒旦繼續用文字誘導。「事實上,辦公室里的那些女人

大多也是被熟人單獨包養的,那樣最高!」

  「原來如此!」18號恍然大悟,然后主動問道,「那包養有多少錢呢?」

  「第一,看你和包養你的人有多熟,第二,看包養你的人有多少錢!」撒旦

嘴角放出邪惡的冷笑。「比如,你看,你和小林也做那種床上運動,你和他又最

熟,所以如果是小林包養你,你大概可以最多拿到每個月20萬的錢。」

  18號皺了下眉頭,大概是覺得太少了。隨便想了一下認識的人,悟空那群

人都是窮鬼,靠吃老婆飯的,其他認識的熟人也就只有眼前這個撒旦了,「那如

果是你呢?」

  上鉤了!撒旦忍住心中的激動,耐心的說,「我們兩的話,也算熟人,而我

是地球上最有錢的人之一。大概每個月你能拿到1億……」

  18號眉毛立刻一挑,顯然對這個數字有些心動。

  「……到10億之間吧!」撒旦看誘惑不夠,立刻又加了價碼。

  「那你包養我吧!」想到辦公室那群女人虛榮攀比的可惡嘴臉,18號下了

決心,隨后像是想到了什麼似得,又惡狠狠的加了一個補充,「如果你敢讓別人

知道的話,我就殺了你和所有知道的人!」

  撒旦笑了,難道還說不麼?

  「對了。1億到10億嗎,為什麼會差這麼多麼?10倍?」18號有些不

解。

  「這要看運動量,運動少的話,錢自然就少了。每個月床上運動多的話,工

資也就多了!」撒旦邪惡的解釋道。

  ……

  「小林,今天你幫我招呼一下沙比國的軍事后勤部長,一定要好好招呼,不

醉不歸,知道了麼!今天我就不過去了,我要吃飯。」

  撒旦坐在富麗集團其中一層的套房里,看著正在浴室里洗澡的18號,壓抑

著無比激動的心情給小林下了足夠他忙一天的任務,務必要讓他「忙」到暈頭轉

向。

  因為,今天這里有一頓他烹煮了很久終于可以吃了的「飯」。

  從安排小林在眼皮下,刻意激化18號的虛榮攀比心,然后又引入曲解的包

養賺錢的價值觀。撒旦為此可謂費盡苦心,而在今天,終于可以一償所願了。

  包養了18號。這是無數龍珠迷夢寐以求的激動啊!

  18號洗完澡赤裸著身子就大方的走了出來,絲毫不感覺尷尬。

  人造人是按照完美人類身體制造出來,18號的身體健美勻稱,一對大小適

中的鴿乳挺拔俏立,下身潔白光滑,一條粉紅的肉縫緊閉,竟沒有一根雜毛。

  撒旦激動的鼻血差點噴出來,不過卻十分小心,他知道越是接近成功的時刻,

越要小心應付,萬一18號臨陣反悔,給他一拳,他可就完蛋了。

  18號此時內心有些迷茫,不過她在浴室中沐浴時就聞到了一些奇異的香味,

讓她十分的放松,並且更加動情,連潔白細膩的皮膚都散發出了嫣紅可愛的色彩。

  在香味的引導下,一股本能自身體深處散發出來,星星點點的欲火燃燒著,

她原本有些抗拒的意志慢慢的渙散了……

  撒旦看到18號略帶迷茫的神色,輕輕走了過去,順手摟住她的細膩的香肩,

「第一次的你是如此的美麗,不如這一次就作為特別獎金,給你1億,然后我親

自帶你去富麗大廈的貴賓區購物,你說好麼?」

  在大量金錢和神秘熏香的雙重誘惑下,18號放松了下來,任由撒旦將她推

倒在了大床上,然后直勾勾的看著他。

  18號雖然跟小林結婚了,但是做愛次數卻是相當的少,小林又是那種只會

看黃書的初哥又能教得了她多少性愛知識。

  撒旦卻是權勢滔天,浴血奮戰過各種女人,性經驗豐富無比。此時,一看1

8號瞪著大眼一副不知怎麼辦卻雙腿緊繃樣子,就明白過來,心下暗笑:「就當

多開了一次苞!讓我撒旦大人來教教你什麼叫做愛!」

  撒旦脫去睡袍赤裸的跪坐到了床上,用一條白毛巾包住了18號的雙眼。對

女性來說,看不見作為一種自欺欺人的手段,可以減少她背叛小林的罪惡感。同

時也可以讓身體的觸覺更加敏感。

  被蒙上了雙眼后,18號放松了不少,在催情香味的誘導下,肌肉也不那麼

緊繃了。

  撒旦粗糙的雙手開始在18號健美的身體上遊走,從手指腳趾發梢開始,一

路溫柔的撫摸,從邊緣到要害,從輕到重,輕輕拂過每一寸的柔美肌膚,一邊看

著18號的反應。

  像鵝毛一樣輕柔的掃過一遍后,撒旦已經掌握了18號的身體敏感帶,隨后

附下身去,親上了18號的如天鵝般美麗的脖頸,雙手分別摸到了18號兩側的

腋下輕輕按摩,一番調情手法之后,18號的身體漸漸的發紅,開始騷動不安。

  看準時機,撒旦粗長的舌頭向上含住了晶瑩剔透的耳輪,雙手也不失機的同

時從敏感的腋下撫上了挺拔的乳房。

  「嗯哼……」18號的兩處要害遭襲,加上催情香的刺激,頓時忍不住發出

了第一聲嬌吟,隨后像是立刻反應過來,咬著嘴唇忍住了。

  「哼!你忍不了的!」撒旦雙手同時瞄準了乳房的尖端那兩顆粉紅的蓓蕾,

不住的揉捏拉扯,大嘴也整個的含住了18號小巧的耳朵放肆的舔吸,發出茲茲

的響聲。

  18號的身軀扭動的更加厲害了,雙手緊緊握著,其中蘊含的力量隨時可以

一拳轟殺撒旦,但她只能無助的像條上岸的魚一般扭動著。

  撒旦張開了嘴向下移動,一口含住了18號的整個右乳,嬌小的乳房如一道

美妙佳肴被他肆意的吞吃品嘗著,大嘴慢慢吐出乳房最后一口叼住了乳頭慢慢的

拉長吞吐,將18號美麗的乳房拉長的如一根尖筍一般。左手則像揉面團一樣輕

揉動著18號的右乳,將她美麗的乳房變幻出各種奇特的形狀,並用拇指和食指

同節奏的拉動著乳頭,配合嘴舌,一起將18號的情欲之火熊熊點燃。

  「嚶嚀……」18號美妙的呻吟再次傳入撒旦的耳中,同時少女的身軀也開

始不住的顫抖扭動,嫣紅的色彩遍布全身,欲火已經開始燒毀她的理智了。只跟

小林做愛過的她哪里能受的了撒旦千錘百煉的調情手法。

  撒旦雙手和嘴舌依舊不停的挑動著18號的春情,放肆的褻玩著少女的上半

身,隨后分開毛絨絨的大腿慢慢跨上了少女的身軀,慢慢讓少女與自己有了一些

身體上的摩擦接觸,讓她適應自己的身體接觸。

  毛絨絨的體毛掃過光滑的身軀,陌生的肉棒膨脹著掃過自己的肥嫩的陰阜,

那是與小林截然不同的身體觸感,18號仿佛知道了自己的命運,不安的摩擦著

自己的雙腿,一股濕意從下體蔓延了開來。

  撒旦從見狀知道時機已經成熟,左手和大嘴不停,依舊強勢進攻18號的豐

挺的雙乳,右手順乳根而下,在光潔的小腹上繞了兩圈后,直接探入了漸漸濕潤

的嬌嫩陰部。

  撒旦粗大的手指以不可思議的靈活揉動掃按著粉嫩的神秘之處,讓那道依舊

緊閉的門戶漸漸的放松戒備,然后兩指一分,探入兩側肥厚的陰唇中,從上方找

出了一顆神秘的陰蒂,輕輕一按!

  「啊……」18號這次的反應更為激烈,幾乎有整個人受驚彈跳起來的感覺。

  撒旦毫不放松,將整個身體壓了上去,壓住了18號,同時趁勝追擊,兩指

捏住陰蒂,細膩和堅決的擠壓揉捏著,並加大了對雙乳的按摩。

  從沒有在小林身上感受過如此恐怖的手法,18號的身軀完全變成了玫瑰色,

渾身冒汗,激動的顫抖著,張嘴向天,大口的呼吸著,同時發出一陣陣如泣如訴

又有如仙樂的呻吟聲。

  撒旦「吧」的一聲松開18號挺拔的雙乳,變得猶如葡萄般大小的乳頭顫顫

巍巍的抖動著、忍住著可口的美食,撒旦探臉向下,左手接過職責強硬的揉動陰

蒂,右手食指緩緩附魔著小陰唇壁,然后在18號連綿的呻吟聲中緩慢的侵入了

她的幽深潮濕的蜜穴。

  「啊……不……不要……」迷迷糊糊的18號的蜜穴第一次迎來小林以外的

客人,雖然只是一根手指,卻讓她感到有些不妥。

  但隨后,撒旦勾起手指,迅速的在蜜穴內壁一個神秘的凸點處連續的輕按了

一下,便瓦解了18號所有的理智。

  一種更高層次的快感從天而降,仿佛洪水猛獸無可抗拒,18號夾緊雙腿緊

繃著身子,發出一聲高亢尖銳的呻吟,一股潮水從蜜穴深處噴湧而出,隨后仿佛

痙攣一般的連續的抖動著。隨著撒旦在蜜穴中的雙手高速揉動,她也仿佛被操控

的木偶般高速的痙攣著,強烈的快感將她的高潮一波接一波的推動起來,她的腦

海中一片空白,那是她不曾體會過的極度高潮。

  小林是個懼內的男人,在床上同樣懼內,戰戰兢兢唯恐做錯,自然從不可能

帶給她這樣極致的快感。第一次潮吹的18號失神的在撒旦手中追逐著高潮快感,

瀉出一片晶瑩美味的液體。

  「可以吃了啊!」在18號放松的剎那,撒旦右手分開她的雙腿,左手扶正

自己早已怒挺的肉棒,對準那泥濘不堪的肉洞用力一刺,深深的挺進了除小林外

從無人進入過的絕美蜜穴。

  「終于干到你了!」借助潮吹的濕潤的放松,撒旦整條巨大的陰莖徹底的扎

入了18號的陰道,甚至抵達了小林那短小的肉棒從未抵達的深處子宮口。

  18號超人身體內那份堪稱恐怖的緊致和濕滑,帶給了撒旦無比的快感和至

高的暢快。他再也無所顧忌,18號已經失身了,她再也不可能回頭了,只有淪

為自己玩物的下場。

  「叫你看不起我!現在還不是乖乖的被我干!」撒旦獰笑著將18號修長的

雙腿抗在肩上,全身重重壓了上去,將她的雙腿壓得幾乎對折著碰到雙乳,隨后

抱起18號的翹臀,用盡全力瘋狂的抽插,次次半根而出,全棍盡入,凶狠粗暴

的蹂躪著18號嬌嫩的陰道。如一台打樁機凶猛的抽打著18號健美的身軀,每

次狂抽猛插,都帶出一片晶瑩的水花和啪啪聲。

  還未從潮吹的頂點落下,18號就立刻遭到了撒旦的猛烈鞭打,快感立刻從

還未散去的陰道向全身蔓延,刺激感直充腦部。在身上那不屬于丈夫的男人狂野

而有力的衝擊下,18號被迅速的帶上了新一輪的高潮。

  「啊……啊……嗯啊……」她無意識的發出浪叫,就像完全失去理智一般,

只知道被動的承受被男人的抽插,她那緊致逼人的陰道卻如本能般開始蠕動吞吸,

配合著撒旦的抽插做出讓兩人更加舒適的變化。

  撒旦狂暴的一輪猛插將18號再度送上高潮巔峰,隨后微微退后,保持高速

的抽插不停,雙手同時用力握上了18號的傲然挺立的雙乳,俯下身,親上了1

8號的紅唇。

  親吻,是戀人間最親密的方式之一,一開始撒旦怕嘴里的味道刺激到18號,

一直沒有親她,但現在,已經被自己插到失神的18號即使是親一條狗也無所謂

的。而對女人來說,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

  高潮中的18號根本沒有反抗,放肆的與他唇舌交纏,任由撒旦品嘗的自己

的嘴中的甘甜,並無意識吞咽下撒旦那帶著男人腥味的口水,就像一對熱戀中的

情侶一般瘋狂的吻著。

  柔嫩的下體被無情的抽插,嬌美的雙乳被撒旦放肆的揉捏著,連美嘴也被撒

旦霸道的品嘗著。18號此時哪里還有一點地球最強女戰士的威風,已經完全淪

為一只沈醉欲望的母獸。

  在撒旦高潮的抽插技巧下,18號再一次痙攣著的瀉出了陰精。還未等到喘

口氣。撒旦雙手抓住她的香肩用力一扳,將她面朝下翻了過來,然后大手抓住她

的纖腰拉了起來,擺成四腳著地的狗趴姿勢,一挺腰,肉棒又深深的刺入了18

號的蜜穴里,擠出了一注白色的液體。

  后背式對男人來說有一種征服感,向狗一樣的操著女人,那不是插,而是真

正的操的感覺。女人背對著看不見男人,毫無安全感,只能無助的被操著,被蹂

躪。

  撒旦雙手緊抓著18號的腰部,像個勝利的騎士般威武的擺動著胯部,重重

的撞擊著18號的翹臀,發出『啪啪啪』的聲響,從背后看著18號美麗光滑的

脊背和小巧形狀的美臀,撒旦的肉棒猛的又膨脹了一圈,狠狠的用力插入,深深

地撞擊到18號的花心,再抽出來,帶出一圈白色的細沫,將整個猙獰的肉棒潤

滑的油光發亮,而18號被殘忍蹂躪的可憐小穴只能無助的發出一陣陣噗嗤噗嗤

的聲音以做抗議……

  這一夜,撒旦變幻著花樣將18號像洋娃娃一樣翻來覆去的狂干,正式,坐

式,背入式……將18號操的死去活來,最后在她高潮子宮口大開之時,用力的

抵住陰部將精液射入了她的子宮內。

  休息過后,繼續下一輪。

  「一億元啊!你的逼是鑽石做的啊?18號!」撒旦一邊騎干著少女,一般

用力拍打著她的屁股。「非干死你不可!」

  「啊……啊……什麼?再來……我還要……用力干死我……」初次嘗到性愛

至高美味的18號仍未從高潮中退出,迷迷糊糊的狂亂的呼喊著。

  而另一邊,光頭小林正在一群舞女和客戶中大聲呼喊著喝酒喝酒,絲毫不知

道他的妻子此刻正在他最敬愛的大哥身下狂亂的挨插呻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