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書人妻淩辱曰記(加薪的代價) (1-8) (2/2)

   第七章

  到達機場後,我看一看機場�顯示屏所顯示的日期,原來我在日本已逗留了
差不多三個星期,亦即是說我足足被人淩虐了三個星期,真不知道爲甚麽我可以
忍受得到。

  正當我盤算如何向丈夫解釋連續三個星期毫無音訊,在入境大堂我看見一張
熟識的面孔,是Eunice ,她那高挑的身裁,在人群中很容易便能認出來
。她看見我即向我揮手,示意我走到她身邊。當我走到她身邊時,我立即擁著她
哭起上來。

  她不斷安慰我並說:「無事了,無事了,辛苦曬。」還遞上紙巾讓我抹眼淚
. 哭了一會後,心情回複平靜,她便對我說:「我們先返office,因楊
生想見一見你。」

  由於我擔心丈夫和女兒會挂念著我,便對她說我想先緻電回家報平安。Eu
nice對我說:「Don『t worry,你系日本的期間,我已幫你向他
們報平安了,我騙說你的 mobile phone 壞了以及公事煩忙,所
以沒有緻電回家,也對他們說你今晚會返屋企。」我聽了之後,總算令我便放下
心頭大石。

  回到公司,Eunice 便帶了我入楊生的辦公室,楊生一見到我便對我
說:「哈哈!Ivy,welcome you back! 工作順利嗎?好
像瘦了。」我強忍著眼淚,默不作聲。楊生露出猥瑣的笑容說:「那份合約簽了
沒有?」

  我回答他說:「簽了!」

  他續問:「簽了在那�?」然後我留意到他的目光向我的私處望過來。我當
然明白他的意思。我輕咬一嚇下唇,然後就在楊生和Eunice的目光下脫去
我的半截裙和內褲。Eunice 被眼前的東西嚇得呆了,相反地,楊生則非
常欣賞我陰戶上的紋身,不斷地說:「哈哈!真靓!Fantastic!Be
autiful!」還伸出手在我的紋身上撫摸。那一刻我感到無比的屈辱,眼
淚不斷地從眼窩流出來。

  楊生更拿出相機,說要拍下照片作存檔之用。他要求我擺出各式各樣淫蕩的
姿勢讓他拍照,他每影一張,我就好像被刀割一樣痛。拍完照片後,我以爲終於
可以回家見我的女兒、見我的丈夫。當我準備穿回我的衣服,楊生突然叫我躺在
他的辦公桌上,張開雙腿;因我實在太疲倦了,隻想一切盡快結束,我隻好乖乖
地爬上他的辦公桌,將雙腿分開並屈曲成「M」字型,直至整個陰戶都展露在楊
生和Eunice 面前。楊生急不及待地將他硬如鐵棒的陽具插入我的陰道內
瘋狂地抽插,直至射精。

  楊生將他的陽具抽出,示意Eunice 走去他的身邊,Eunice 
乖乖地跪低,然後將楊生的陽具含在嘴�,爲它清潔。接著他更叫 Eunic

  用口吸啜正從我陰道�流出來的精液;我感到很嘔心,而且心�很難受,好
像連累了她。滿足完楊生的獸慾後,他終於肯放我回家。

  Eunice 陪我乘的士回家,在車上我對她說:「對唔住,連累了你。

  她擰擰頭並說:「怎會呢?應該是我向你說對不起,如果不是有你,今次去
日本的一定是我。」

  回到家�,女兒已經睡著了。看見她睡得甜甜的樣子,那一刻,之前遇到的
苦難都一掃而空。突然有人從身後緊緊地抱著我,是我深愛的丈夫!他吻向我的
頸項,手不斷地猜揉我的乳房。我當然知道他想做甚麽啦!但是……我害怕他會
見到我私處上的紋身,而且我剛被楊生在我的陰道內射精,雖然被Eunice
啜去了大部份,�面還滿是濕淋淋的,我仍感覺到有部份從陰道�流出來。我溫
柔地推開他並說:「老公,我覺得好倦,想先沖個熱水浴先。」

  但丈夫好像聽不到我說甚麽似的,雙手繼續在我的身上不斷撫摸。正當我想
再次推開他的時候,他突然將我的雙手拉到身後,然後不知從那�拿出一條皮帶
,將我的雙手反縛在身後,他將皮帶索得很緊,令我覺得很痛。因怕吵醒女兒,
我不斷輕聲地說:「唔好!唔好!」

  但他好像一隻野獸般,毫不理會我說甚麽,將我推向牆,脫去我的內褲,從
我身後把他粗大的陽具插入我的陰道�. 他不斷抽插,還在我耳邊說:「還說
唔好,你�面全都濕了。」

  那一刻我哭了,老公,你知道嗎?那些是別人的精液呀!他站在我身後不斷
地抽插,雙手就不停地搓揉我的乳房,我不單毫無快感,更覺得自己好像正被人
強奸。他射精後,我說很痛,要他立刻爲我松縛. 當他解開縛著我雙手的皮帶
後,因害怕她見到我陰戶上的紋身,我飛快地跑往洗手間. 當我沖完涼出來,
他已倒頭大睡了。望著熟睡中的丈夫及挂在牆上的結婚照,眼淚又不繼地從眼窩
中流出來。

         第八章 中東瘋狂之旅(Part1)

  第二天,一切又回複平靜,像甚麽也沒有發生過似的,我如常地回到楊生的
公司,做著那些毫不重要的工作。日子一天複一天,楊生可能已玩厭了我,已很
少要求我爲他「服務」。而幸運地,我重新長出的陰毛也把我陰戶上的紋身掩蓋
了。

  當我以爲一齊苦難已舍我已去;一天,楊生突然叫我入他的辦公室。

  他對我說:「我想你替公司參加一個拍賣會。」

  我還以爲是幫公司競投甚麽東西回來,估不到……這是我要替楊生完成的最
後一項工作。

  在一個天氣晴朗的早上,我吻別我的女兒和丈夫,便獨自上路前往機場,今
次的目的地是中東一個最近掘起,非常富庶的國家。

  落了機後,在入境大堂便見有人舉著一個寫了我公司名的紙牌,我拉著行李
走向那人並對他說:「I『m the one you』re waitin
gfor。」

  他上下打量了我一眼後,便帶領我上了一架旅遊巴,嚇了我一跳,旅遊巴上
有來自不同國籍的女性,而且頸上都戴了頸圈,頸圈上還有一個號碼牌。

  我上了車後亦被人套上了一個頸圈,那人對我說:「Your numbe
ris 5959!」



  這組數字令我聯想到「母狗、母狗」又或「唔夠、唔夠」,心�面不禁發出
一陣冷笑。

  其實到這刻我也不知道會有甚麽事發生在我的身上,但經過上次在日本的經
曆後,不論發生甚麽事,我也不再害怕了,但萬萬想不到世間上會有如斯瘋狂和
變態的事,並發生在我身上!

  過了一個多小時的車程後,我和其他約二十多名女性被帶到沙漠中一座金碧
輝煌的建築物,尤如一座沙漠中的皇宮.

  我們各自被帶到一間房間,每人都獲安排兩位女侍從打點一切,突然覺得自
己就像一位公主般。

  入房後,那兩位女侍從將我身上所有的衣服都脫下來,並把我的行李及證件
收藏起來。在房內有一個很大的浴池,她們爲我放水及調教水溫,又在水�灑上
花瓣,還點上香薰; 一切一切就好像夢幻之中。

  沐浴完畢後,她倆爲我全身塗抹一種類似潤膚油的東西,那種油的香味令我
有一種飄飄然的感覺,同時令我的皮膚很緊緻,看上去很有光澤。

  她們爲我重新戴上頸圈,並遞上一盤美味的食物,估不到在這�也可以吃到
如斯美味的中國菜。

  由於經過一輪的舟車勞動,再加上相信是香薰的影響,吃過晚飯後很快便睡
著了。當晚發了一個很奇怪的夢,夢見自己不斷和不同的人做愛,甚至自己主動
地替男人口交,要他們狠狠地插我,不能忍受陰道內空空的,要無時無刻有東西
插著才感到舒服。

  第二天醒來,覺得周身酸軟,還感到下體有點兒疼痛,正當我努力地回想昨
晚是夢還是真的時侯,那兩位女侍便入來替我梳洗。梳洗完畢後,她們又爲我全
身搽上潤膚油,但今次的和昨晚的香味有點不同,同時,搽了之後,乳頭及下體
都有種灼熱的感覺.

  跟著她們爲我穿上一件由皮帶做成的繩衣,款式和那次Michael在澳
門爲我穿上的類似,但手工較仔細,穿上身更加性感誘人,一對乳房顯得特別飽
滿、腰枝顯得更纖幼、雙腿顯得更修長; 而且是連上了一條很粗壯的假陽具,
當我穿上這件繩衣後,那條陽具便深深地插入我的陰道�並開始緩緩地轉動。當
她們爲我插入那條假陽具時,由於實在太粗了,我不自覺地發出「呀……」的一
聲。

  她們更爲我 set 頭及化了一個豔麗的妝容。望著鏡中的自己,不單沒
有感到恥辱,反而覺得自己野豔動人。再加上我體內那條轉動中的假陽具,令我
保持著亢奮的狀態,乳頭堅挺,肌膚白�透紅,更令我成爲男人眼中的性感尤物

  她們爲我安排了一對5寸高長茼貼身靴,穿上去就顯得整個人更加修長. 
她們爲我戴上眼罩後,就帶領我離開我的房間,而我的惡夢亦隨之而開始……

  行了一會兒後,感覺自己好像踏上了一個小舞台便停了下來,雖然路程很短
,但對我而言,就好像經曆了十萬�長征!

  接著,我感到有人將我的雙手提起並用一些東西扣著,然後是雙腳被分開,
分別被縛在兩側,我相信當時自己就像一個「x」字地被縛著。他們縛我的時候
,我並沒有反抗,因我已作了最壞的打算——任人魚肉!

  當他們將我的眼罩除開時,因強光的關系,一時間看不清周圍的環境。當我
能看清周圍時,發現一個玻璃罩正從上而下的將我罩著。而我則身處一間很大及
金碧輝煌的宴會廳�,之前和我一齊坐車到來的女性也和我一樣被罩在玻璃罩內
,四肢被扣在一個「X」字形的架上,她們有些像我一樣處之泰然,有些則表現
得非常惶恐,有些甚至不斷在抽泣。在每個玻璃罩前都有一個名牌,上面隱約看
見寫上一些我們這批「展品」的資料如國籍、膚色、三圍數字等。而在名牌旁邊
則有一個顯示屏,正播放著一些性愛片段,莫非我昨晚的並不是夢?

  當我正思考這個問題時,宴會廳的門突然打開,一班爲數百多名的男性便緩
緩進入宴會廳�,他們有不同的國藉,但全都戴上面具。

  當全部人都進入宴會廳後,燈光突然熄滅,然後一道光射向舞台上一名穿著
整齊禮服的男子。由於我在玻璃罩內,聽不清楚那像司儀的男子在說甚麽,跟著
宴會廳的燈光從新亮起,隻見到衆人在歡呼拍掌! 然後像參觀美術館般欣賞在
玻璃罩內被縛著的美女,當然也包括了我。

  一會兒後,燈光再次暗起來。今次的一道光則射向其中一個玻璃罩,司儀又
再次出現,隱約聽見他說甚麽 Auction start,接著就見到那些
參觀者輪流地舉牌,相信是經過一輪競投後,那個玻璃罩昇起,而罩內的女人就
被那班「買家」帶走。我們這班女人就這樣一個一個地被拍賣,然後被帶走。

  很快便輪到那道光束射向我,令我看不清周圍環境,隻隱約見到不斷有牌舉
起,競投像很激烈似的,不知何故,有一種很自滿的感覺.

  接著光束熄滅,原先罩著我的玻璃罩緩緩升起,工作人員將我從架上放了下
來,然後便見到一群人向我瘋湧而來,相信他們就是競投我獲勝的人士,但爲何
會是一班呢?

  當我正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其中一人拿出一條繩子,正確點來說應該是一
條狗帶! 扣在我的頸圈上,要我扒在地上。突然感到從缸門傳來一陣刺痛,我
擰轉頭一看,發現他們將一條像狗尾巴的東西插在我的缸門�! 我就像一條母
狗一樣被拖離宴會廳並帶進另一間房間,他們沿途不斷拍掌歡呼。

  入到房間,他們立刻脫掉身上的衣服,瘋狂地將他們的陽具插入我身上所有
的孔穴�. 當衆人發洩完畢後,他們就將我拖進一個狗籠�,那個狗籠很小,
隻能剛好容納我的身體. 他們將我條狗帶索短並縛在籠的頂部,雙手和雙腳則
分縛在籠的兩邊,令我一直保持著像一頭狗的姿勢。

  然後他們就在旁邊的一張大餐枱用膳,他們有說有笑,但聽不出是甚麽語言
,但從他們的外形看,再加上他們那粗壯的陽具,應該似是歐洲人仕。

  在他們進食途中,當他們慶之所緻,就會走過來將陽具隔著籠插進我的嘴或
陰道�. 有時他們又會將一些像腸仔、香蕉甚至酒樽來取代他們的陽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