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與善的戀情

我端坐在巨大的硬木寫字台後的那張真皮轉椅上,仔細地觀察著這間辦公室
°°典型的洛可可風格的室內裝潢,顯得如此的高貴與典雅,壁爐中燃燒著的大
塊的紅松木散發出的淡淡的清香,讓人頗有沈沈欲睡的感覺,這一切真讓我覺得
身處虛幻之中。

��在過去的歲月中,與我相伴的似乎永遠是坦克座艙狹小的空間、刺鼻的機油
味和嗆人的硝煙。自從一九三四年我畢業於斯圖加特的黨衛軍軍官學校之後,我
就一直是第三帝國°°不,應該是歐洲大陸最優秀的一線坦克分隊指揮官。從華
沙到巴黎再到莫斯科城下,我爲第三帝國和偉大的元首建立的卓越的功勳。

��直到一九四二年的夏天,我在庫爾斯克突出部的大會戰中創造了戰史上的奇
迹,但也結束了我的坦克兵生涯°°在偉大的德國軍隊不得已轉入戰略退卻時,
身爲黨衛軍“阿道夫.希特勒”師直屬突擊戰車營少校指揮官的我受命率領十五
輛V(黑豹)型坦克負責屏衛主力部隊的右翼。

��在退卻行動展開的第二天,我就遭遇了試圖對我軍右翼實施分割的蘇聯第九
近衛坦克集團軍的主力部隊,接下來的兩天中,我指揮的十五輛V型坦克擊退了
蘇軍一百二十四輛T-34坦克的輪番進攻,當霍特將軍指揮的第二坦克集群趕
到對我進行支援時,我的陣地前殘留著七十六具T-34的殘骸。我爲此獲得了
第三枚帶橡樹葉的鐵十字勳章,並成爲東線唯一一名或得三枚這種勳章的軍人。

��但是,巨大的榮譽也讓我付出了同樣巨大代價°°我的後背被嚴重灼傷,左
腿腓骨、胫骨粉碎性骨折,更由於我的右眼被一塊坦克內壁的崩落物擊中,使這
只眼睛的視力降到零點四以下,這就意味著我無法再從坦克潛望鏡中迅速的發現
並獵殺目標,換而言之,我不能再當坦克兵了。

��當然,帝國和元首是不會讓戰斗中的英雄投閑置散的。當我在意大利南部宜
人的地中海氣候下修養了五個月後,伯林方面希望我能前往東線總參謀部擔任作
戰處助理主任的職務,但陸軍中那些具有傳統“條頓騎士”精神的將軍們出於對
“黑衫暴徒”(從三一年以來,正統的國防軍軍官一直這樣稱呼元首的近衛部隊
°°不管我們在戰場上有多出色。)莫名其妙的厭惡,極力抵制這一任命°°他
們一再強調我的身體狀況,尤其是視力狀況絕對無法勝任繁重的圖上作業,總參
謀長約德爾上將顯然同意這一觀點,於是我的任命被否決了。

��這一切讓黨委軍的高層十分惱火,於是我們的領袖海德里希.希姆萊親自簽
發命令,將我由黨衛軍作戰部隊轉入保衛部隊,即令人談之色變的髑髅部隊,並
晉升我爲黨衛軍少將,擔任被占領的波蘭科拉克夫地區的保安司令。很顯然,這
種不合常規的提升是黨衛隊領袖的一種報複和示威。但我很懷疑它的效果,實際
上,國防軍的官員們不會爲這樣的晉升感到哪怕一絲的沮喪。

��現在,在我正式就任的第一個冬日的上午,我坐在我奢華的辦公室里,品味
著純正的巴西咖啡,欣賞著窗外的景色。我的司令部兼官邸是一座龐大的“E”
字型三層建築,主樓和右翼是司令部,左翼是我的私人官邸。這是十六世紀當地
領主的豪宅,而在第三帝國接管之前,它的主人是當地最成功的猶太企業家,我
現在所坐的,正是他的書房。

��或許因爲這個原因,我突然有一種奇怪的想法∶如果沒有戰爭,那位成功的
猶太富豪會在這樣一個冬日的早晨做些什麽呢?是和與孩子們圍坐在壁爐前嬉戲
還是在書桌後閱讀文件?這可真是無法回答的問題啊!

��正當我在胡思亂想之時,副官哈爾斯中尉低沈的聲音從應答機里傳了出來∶
“司令官閣下,勞工營主管漢森小姐應到了。”我收起我的思緒,回答道∶“請
她進來。”

��在我來克拉科夫之前,我就知道這兒有一位三十六歲的女主管。說實話,在
黨衛軍或是帝國保安總局供職的女性行政人員,大多是我們這些前線官兵的玩笑
中無可救藥的老處女,古板而永不動情。但當沈重的橡木大門被打開之後,出現
在我面前的竟是如此一位的妙人兒°°優雅而苗條的體態,純雅利安人的碧眼配
合著白晰的肌膚和盤在腦後的金發,略略上翹的嘴角顯出她的自信,真是叫人著
迷。

��“司令官閣下,英格利.漢森向您報告。”

��“好了,主管小姐,你可以叫我卡爾,我想你也不介意我叫你英格利吧?”

��迷人的女主管露出了甜蜜的笑∶“當然,卡爾。”

��“那麽。英格利,你能告訴我勞工營的狀況嗎?我們這兒可是重要軍需品生
産基地啊!”開門見山是坦克兵的特點,我們永遠不會拐彎抹角。

��“是,卡爾。”女主管說道∶“我們的勞工營爲整個東線的部隊提供被服,
可能在一般人看來羽絨睡袋和棉大衣對戰爭的影響遠不如坦克和轟炸機,但您一
定會明白那實際上有多麽重要°°尤其是在俄國的冬天。”

��“當然。”我的神情變的憂郁起來∶“我永遠不會忘記一九四一年莫斯克城
下夢魇般的冬日的,您的工作  實重要!您能介紹一下勞工營的大概狀況嗎?”

��“我們有三個被服廠和一個小規模的搪瓷器廠,鑒於工作的需要,勞工中以
女性爲主,共有三千四百三十二人,男工四百十六人,絕大多數爲猶太人,還有
部分俄國戰俘。”她隨口就報出了那些數字,真是個精明的女人,我這樣想。

��“謝謝,我想過幾天去勞工營看一看。”我說。

��“這可是我們的榮幸,”她臉上的笑容更甜了∶“我會準備的。您今天還要
會見很多的當地官員,我想我就告辭了。”她邊說邊站起身來。

��“那好,我們下次再見。”

��我也站了起來,看著她走向門口。突然我想起了一件事,又忙說道∶“請等
一下。”

��“怎麽?”她從門邊扭回身,看著我問道。

��“我想請問您,我們是否負責對猶太人的‘最終解決’?”

��“不,我們不。”她立刻回答道∶“我們的任務是爲前線部隊解決供給,我
們珍惜我們的勞力。當然我們會懲罰甚至處決犯錯誤的囚犯,但我們不大規模解
決他們,那是更東邊的奧斯維辛或豪森的任務。我們沒有‘浴室’!”接著她又
有些暧昧的補了一句∶“再說‘齊格隆B不是我的風格。”我沒有理解她的這句
話,也沒有追問,只是開了句玩笑∶“看來我的工作就是保衛一些手工作坊了,
這似乎有點無趣啊。”

��“不會的,您會在這兒找到新的樂趣和挑戰的。”她的聲音邊的有點神秘莫
測∶“相信我,司令官閣下°°不,卡爾。”
��在接下來的三、四個星期里,我幾乎被繁重的行政工作吞噬了,我現在才明
白,所謂保安司令要對付的並非只是遊擊隊和地下抵抗力量,我得把我百分之六
十的精力放在繁瑣的公文往來和協調各個職能部門之間的關系上──這或許能讓
來自柏林的政客有如魚得水之感,但對於剛剛離開俄羅斯前線的坦克兵來說幾乎
是永無休止的苦刑。



��但我幸運的獲得了來自英格利的無私幫助,她爲我選擇了最能干的秘書,告
訴我如何周旋代表各種不同勢力的五花八門的官員之間──從帝國保安總局的代
理人到駐波蘭行政長官的心腹,她甚至從她的勞工營里爲我挑選了兩名女仆──
蘇珊和瑪麗,在戰前都是受過專業訓練的女仆──身穿黑色長裙並系著白色圍裙
的侍女使我所舉辦的私人宴會增色不少,自然,她們不用佩代標志她們身份的黃
色大衛星。

��來自女主管的真誠的援助使我對她的友誼不斷加深,並開始出現了微妙的變
化,直到某一天,我確實的意識到我真的迷上了這位優秀的女士。從這一刻起,
我居然感到了從未有過的自卑──爲我那曾引以爲榮的傷殘的軀體∶比右腿短了
兩公分的左腿、弱視的右眼和背上那一大片可怖的灼傷的疤痕。

��我有資格追求一位美麗、高貴的婦人嗎?我不斷告誡自己∶她是一位成熟而
富有決斷力的職業女性而非把英雄當作白馬王子的女中學生,所以,爲了坦克兵
可憐的自尊心,別讓她察覺你的心思。

��正當我竭力把我的仰慕之情埋入心底的時候,事情朝我意想不到的方向發展
開去了。

��那是四四年一個春天的晚上,我出席了城里的一個社交晚宴,那是由當地行
政長官舉辦的普通宴會,千篇一律的過程簡直是在催我入睡。於是我推托身體不
適,早早告辭了。

��當我走出宴會廳時,我看見英特利站在我那輛裝甲大本茨的邊上,她穿著一
件鮮紅的晚裝禮服,是那樣的豔光照人。

��“嗨,好心的先生,可以搭車嗎?”她開著玩笑。

��“當然,”我的心跳的快了起來∶“這是我的榮幸。”我走到車旁,拉開車
門,她優雅的坐在副駕駛的位子上。

��我一邊駕著車(我始終保持著自己駕車的習慣,讓一個坦克車長坐在汽車後
座看著別人把方向盤,絕對會叫他心煩意亂的),一邊對這次邂逅心神不安,我
不知道她何以會進城。

��英格利的住處和我的相距大概近一公里,是一座精致的小別墅,她很少來城
里,我覺得她和我一樣不喜歡社交。

��“我來買一張唱片,瓦格納的《查拉圖士特拉如是說》,我那張磨損了。”
她彷佛知道我在想什麽。

��“你喜歡歌劇?”我問道。

��“是的,你呢?”

��“我對此一無所知,我是個只喜歡機械轟鳴的粗暴坦克兵。”我開著玩笑。

��“或許我能見識一下你有多粗暴。”

��“希望不要,那會嚇著你的。”

��“或許我會嚇著你呢!”

��就這樣,我們一路上談笑風生,很快就可以看見我那座豪華的司令部了。我
正打算在下一個叉路左轉,先把英格利送回她的住處,再返回來。

��女主管忽然說∶“怎麽,司令官閣下不邀請我到您那豪華的小客廳里享受一
下真正的伏特加嗎?”

��我轉過頭看望著她∶“我有那樣的榮幸嗎?”

��小客廳布置的極爲精巧,淺米色的家俱上罩著一層淡淡的燈光,顯出一點暧
昧的氣氛。我們差不多喝了半瓶伏特加了,我向她敘說著我在戰場上的經曆,她
側著頭聽著,不時的發出格格的笑聲。

��突然,牆角的自鳴鍾發出沈悶的報時聲,打斷了我們的閑談,房里頓時變得
悄無聲息,她帶著笑容望著我,目光彷佛開始燃燒了。我感到一陣陣燥熱,就隨
手拉松了領帶,還解開了襯衫領口的扣子,但我立刻感到這樣很無禮,於是又想
扣上它,可這時候英格利的手阻止了我,她開始爲我解開軍服的扣子,然後是襯
衫。

��我費力的吞下一口唾沫,想說點什麽,但她似乎早就預了到了,她把她修長
的手指放在我的唇上,在我耳邊低聲道∶“什麽都別說,聽我的指揮,現在我是
司令官。”

��她的話像魔咒一般支配著我,我就那樣呆呆的坐在沙發上,任她爲我寬衣解
帶。很快,她除下了我所有的衣物,我就那樣赤裸裸的呈現在她面前。

��這時,她開始吻我,她濕熱的紅唇在我面上流連,並停在我的雙唇上。她把
她的舌頭伸進我的口中,我也回應著伸出我的舌頭,兩條靈活的物體在一起糾纏
了差不多三分鍾,她開始向下移動,我可以感覺到她的口舌滑過我的胸口,並轉
向我的後背。我猛的想起我背上的疤痕,身體抽搐了一下。

��但這時候,她已經開始用舌頭愛撫我那些斑駁的傷疤,並喃喃的說道∶“可
憐的孩子。”我感到一種被愛的幸福,那種感覺讓我徹底放松下來,接受她的愛
撫。

��英格利繼續著在我身上的行動,她逐漸移向核心的部分。她用她的手握住我
那已經變硬的陽具,輕柔的吻著,並從龜頭頂端處一直舔到陰囊,然後她把它含
進嘴里,用牙齒輕刮著冠狀溝,這時候我所有的感覺都集中到了我的下體,那種
潮濕和溫暖的感受從陰莖上傳送到全身每一個神經末梢,讓我有一種想要被熔化
的渴望。

��正當這種感覺一次次地沖擊著我的神經中樞時,英格利離開了我的下身,站
了起來,像以往一樣優雅的轉過身,把她那件晚裝的拉鏈對著我,說道∶“解開
它。”

��我急切的拉下拉鏈,她放松身體,讓長裙像瀑布一樣地從她的身上一卸到底
──她沒有用胸罩,只有一條窄小的內褲包裹著她那渾圓的臀部,她把正面轉向
我,展示著她美到極至的胴體。她的體態苗條,乳房和臀部並不豐滿,但形態完
美。

��我輕輕托起她那對富有彈性的雙乳,輪流吮吸著玫瑰色的乳頭,感受著那可
人的小東西在我口中變得如此的硬挺。這時我分明可以感覺到她呼吸越發急促,
從她溫軟的胸口傳出“噗、噗”的心跳聲。

��我沿著她的乳溝向下移動,讓我的舌尖越過那平滑的小腹,用牙齒銜著她內
褲的蕾絲,然後繼續向下,當薄薄的織物從她身上剝離時,我的鼻尖從她恥丘上
稀疏的金色毛發中穿過,一陣乳酪般的女性氣息讓我深感陶醉。

��我一直把那件小小的絲綢拉到她的腳下,然後仰起頭去看她的方寸之地。粉
色的花瓣藏身在圓潤的大腿之間,並未完全閉合的洞口閃動著水光──她已經濕
潤了。

��我把英格利拉倒在厚厚的地毯上,將自己的頭埋入她的雙腿之間,時而用口
舌遊走於那花朵之上,時而用牙齒輕輕摩擦充血的寶珠,女主管開始發出低低的
呻吟,她的腰肢來回扭動,向我發出了進一步的要求我用肘部支撐起身體,讓我
的男根對準了她的私處,然後就是輕柔的進入,進入到一個美好的溫柔世界,我
幾乎舍不得開始抽動,我想就這樣停著,享受那小小的濕熱之地帶來的甜蜜感。

��但我身下的人兒卻顯然不能同意,英格利用她的肢體動作催促著我,我開始
全力的動作起來,她也有節奏的擺動腰臀,配合我的行動。

��在一陣陣奮力的沖刺後,我和她同時登上了愉悅的巅峰;接下來又是溫柔的
愛撫,然後再沖刺┅┅反覆如是,直到累的動彈不得,我倆才相擁而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