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的秘密】【扶她(陰陽人)1-7 (2/2)

第五章

  昨晚入睡前,林希希覺得水月雖然有些神秘,但她的善良和友好使林希希心
生感激。但現在又經曆了一場夢,林希希感到無比的沮喪。夢中她對水月的渴望
不是自欺欺人的否認就能回避掉的。但爲什麽自己會對水月産生這麽奇怪的感情?
顯然夢中,自己渴望水月成爲男人,然後和自己相愛。而且這個與現實背道而馳
的荒唐願望是那麽強烈的折磨著林希希,卻沒有實現的可能性。

  她從早晨到下午一直在宿舍呆著沒有出門,茶飯不思坐立不安。無法從對水
月的情愫中自拔。如果有可能,兩個女人可以相愛嗎?水月爲什麽對我這麽好?
是喜歡我嗎?」唔……」她疲倦的將頭埋在枕頭�面。性交是那麽美妙的事情嗎?
不知道與其他人做是不是也這種感覺。如果水月愛自己,就和她搞同性戀吧。現
在同性戀不是很多的嗎?她的胯下沒有長著那樣的東西,不過,可以找假的替代。
就算沒有夢�面舒服,對象是水月的話,基本上可以彌補缺憾了……林希希一邊
胡思亂想,一邊爲不要臉的想法羞愧的直砸床單。想著想著,她的手不自覺的伸
到內褲�面揉搓起來。

  抽出粘糊糊的手指,林希希咬牙決定馬上要見到水月!

  不過她沒有打電話,而是決定利用上次打電話剩下的錢直接搭公交去她家。
幸好宿舍沒人,讓她可以做一番精心的準備。雖然幾乎沒什麽化妝品,但她小心
翼翼的讓自己的臉和頭發恢複到昨天的樣子。衣服卻不能穿那麽惹眼了,她從水
月給她買的衣服�找出一件齊膝碎花裙,上身在卡通T 恤外面罩了件黑色圓領開
襟短袖小外套。但低領口的T 恤還是將她高聳的半片酥胸,還有深深的乳溝暴露
在外。當她到達水月的公寓時,正是落日時分。但夢境中的月亮和寶石般的星星
並沒出現,擡頭隻有灰蒙蒙的天空。

  伸手掀動水月的門鈴時,林希希感覺心要跳出嗓子眼了。

  「誰啊?」對講機�傳出水月的聲音。

  「嗯……林希希。」

  「哦,寶貝,快進來。」

  大門啪的打開,林希希進入大樓邁進電梯。她甚至覺得自己緊張的要尿尿。
自己來幹什麽呢?實在是太冒失了。

  門開處,水月站在那�微笑著迎接她。她的頭發打散了發卷和發髻,隨意的
披在肩上。穿著松垮的款領棉汗衫,下身黑色彈性緊身短裙,黑色絲襪包裹的兩
腿,更顯得柔順光滑曲線完美。

  「快請進。」

  林希希跨進房間,門一關上,水月伸開雙臂給了她一個擁抱。林希希心中一
蕩,忍不住往她胸口緊挨了一下,鼻子還偷偷在她脖子嗅了一下,真好聞。

  不過擁抱隻是歡迎禮節,兩人隨即分開。林希希掃視了一下水月的家,燈光
調的有些暗,幹淨柔和的音樂在房間漂浮。

  「我應該提前打電話的,給你添麻煩了吧?」

  「矮油?你是在跟我客套嗎?」水月假裝嗔怒,一邊示意林希希坐沙發上。
「再來點葡萄酒吧?」雖是詢問語氣,可不等林希希回答,人已經走到酒櫃旁邊。

  林希希將謝謝送到嘴邊又吞了回去。「放松……放松,水月這麽喜歡我,有
什麽緊張拘束呢?」林希希在心�不住的打氣。

  水月回來緊挨著坐到林希希旁邊,將兩杯酒放到面前的茶幾上。

  「呃……才隔了一天,就想來看我了?」水月將一杯酒遞給林希希,然後懶
散的翹起二郎腿,斜倚著身子扭臉看著她。

  林希希接過酒抿了一口。「我……嗯,不喜歡呆在學校,就想幹脆再過來找
你好了。」

  水月輕笑了一聲,將腮邊一縷頭發用手梳理到耳後。然後用胳膊肘支著沙發,
上身又往前探的離林希希更近些。「真開心聽你這麽說,我也覺得和宿舍比你更
喜歡這�。」

  林希希點頭同意,手�漫不經心撚著高腳杯的細脖子,盯著杯子�紫紅色的
液體若有所思。「……你昨天說的今天有約會,進行的怎麽樣啊?」

  「這些業務上的會晤接連不斷,挺膩歪人的。今天對方的簽約條款有些含糊,
我委托我的律師和他們澄清後再簽合同。」

  林希希表示了然,擡眼正對上這位年長的美麗女人的眼睛。她們彼此凝望了
一會,林希希再次發現她漆黑的眼球其實是團濃稠的紫色,這寶石光澤般的目光,
可以瞬間看透她內心所有的隱私、動機和欲望。林希希覺得先前的沮喪消失了,
她十分確定水月已經洞悉了自己想要什麽,而且她還相信水月會接受她,就想歡
迎她進家門一樣自然。林希希目光下移到水月嘴唇上掃了一圈,然後轉回與她繼
續對視。水月嘴角浮起一抹頑皮的微笑,欠身放下酒杯,然後將手放到林希希的
大腿上。林希希有些微微的戰栗,也放下了自己的杯子,然後閉眼撲進水月懷�。

  水月伸臂接住,可沒防備林希希竟那麽用力,一下子被撲的仰倒在沙發上。
幾乎在同一時間兩人的嘴唇緊緊的吻在一起。水月呼出一聲輕笑,然後將舌頭強
勢地送到對方滑膩濕潤的口腔。林希希意外的輕呼一聲,想要招架,可是唇齒間
被攪的酥癢無力,上氣不接下氣。她不甘示弱的擡手向水月無防備的乳房抓去,
當然不忍心太用力,手掌�立即傳來熟悉的溫軟的觸感。林希希隔著衣服摩挲著
水月的胸部,感受著兩隻乳房可愛渾圓的形狀,然後順勢而下,抓揉了一會屁股
上的嫩肉,然後遊移到了絲襪包裹的大腿上。

  林希希蓦地一驚,掙脫水月的熱吻擡起上身——她摸到一根燙手的肥嘟嘟的
東西,被絲襪裹著貼在水月左邊大腿內側!林希希嚇得趕緊松手,不知所措。水
月目光�閃爍著妩媚,好像沒發現林希希吃驚的樣子,兩手繼續揉捏著林希希的
兩片豐腴的屁股蛋。

  「那……那是什麽?」林希希結結巴巴地低聲問。其實她已經嘗過那東西帶
來的快感,想起夢�的情景,忍不住重新用手去摸,彷佛一股灼熱從手掌傳來,
觸電一樣蔓延到全身。

  「看來我的這個小隱私瞞不過你了。」水月低聲妩媚的說。

  林希希腦袋有些發懵,眼前發生的事無論如何很難讓人相信。她現在清楚夢
�水月到底是怎麽肏自己了,可是爲什麽夢�她會知道水月長了這麽大根……東
西?她用手來回摩挲著這條熱乎乎的肉棒,肉棒似乎從睡眠中蘇醒,慢慢的蠕動
膨脹,變得更長了。林希希身體滲出一層細密的汗珠,褲裆�濕的更厲害,夢境
中的事要變成現實了……林希希向上撩起水月的裙子,水月沒有穿內褲,那根不
可思議的肉棍被困在絲襪下,不得不順著大腿向下伸展,幾乎差4 指的長度,肉
棍的頭部就要達到膝蓋!不時抖動著試圖向上撅起,但苦于無法掙脫。「啊……」
林希希心跳的幾乎無法喘氣,手不自覺地順著肉棒上下摩挲,俯下頭又和水月的
唇舌纏繞在一起。

  水月的手從後背伸到林希希上衣,一邊接吻,一邊松開了胸罩的搭扣,胯下
的東西幾乎堅硬如鐵。手中的肉棒每一點細微的變化,都讓意亂情迷的林希希心
�的淫欲增加一分,唾液沾的水月嘴唇周圍和下巴上亮晶晶的。推起身上的林希
希,水月扯住林希希的上衣一股腦從頭上拉下,扔到地闆上。林希希雪白碩大的
乳房晃動著展現在水月臉前,奶頭已硬的像一顆花生米。水月伸手握住,松軟又
有彈性的手感使她感覺雞巴一陣搏動,幾乎控制不住射精。絲襪被撅起了一個包,
看起來隨時有被漲破的可能!



  林希希注意到肉棒的雄姿,忍不住倒吸了口氣。「啊……好厲害,真讓人不
敢相信!」

  「親愛的,這……不是夢。」水月雖然平時一副高貴大方的做派,現在也已
喘息的聲音發抖。林希希光著膀子直起身來,穿著下身的碎花裙和被粘打濕的內
褲跪在水月身前,趴到她的胯間,希望把夢中將她肏的欲死欲仙的東西看個清楚。
水月在沙發上坐直身子,配合著林希希叉開兩腿,目光貪婪地俯視著林希希雪白
的肥奶。快速清除掉上身的衣物,隻剩下腰畔圍著的短裙,絲襪已經被林希希褪
到腿彎。

  盯著眼前聳立著的巨物,水月害怕的有些哆嗦。將近半米長的肉棒隻能被包
皮裹住一半,包皮根部的顔色和身上還算一緻,到了頂端,已經被拉伸成薄薄的
一層粉紅色的膜。上半截沒有皮膚覆蓋的棒身,則是通紅的肉色,密密麻麻腹滿
了紅色和紫色的筋絡,巨蛋般的龜頭相對顯得光滑一些,大到林希希一隻手掌幾
乎無法握住。整根東西相貌猙獰,和水月的美貌形成鮮明的對比。「天啊……太
大了!」

  「確實大了點,寶貝,別怕……」

  林希希一手扶著肉棒,一手扯去水月的褲襪將兩條腿向兩邊分開,低頭見肉
棒的底端臥著兩個肥大的粉紅色陰囊,兩顆圓滾滾的蛋形從褶皺的皮膚�凸顯出
來。蛋的末端皮膚與粉色紅嫩屄的陰唇連結在一起,整個器官光滑無毛。從生長
的位置來看,可以將這個龐然大物看做是水月女性器官的陰蒂。去掉這麽一個東
西,水月的嫩屄其實和身體的其它部分一樣優雅精緻。空氣中清晰的彌漫起一股
醉人的花香,這個味道林希希一點都不陌生,現在才知道竟是從這�發源的。

  林希希兩手握著肉棒,來回搖動著喃喃地說:「好熱……好硬,握著她,我
能感受到你的心跳。」

  水月點了點頭,用牙咬住下唇承受著林希希的撫弄帶來的快感。「親愛的,
寶貝,從今以後它也是你的。」

  「嗯……好想要。」她低語著,握住肉棒的手順著棒身上下套弄,從龜頭直
至小腹,兩隻手一上一下輪番交替,弄得水月不斷叫出聲來。一大滴粘稠的液體,
從龜頭頂端的眼�湧出,空氣中的花香更濃了。林希希用指尖沾著泛白的液體玩
弄了一會,將龜頭送到唇邊,伸出舌尖舔進了嘴�。

  好熟悉的口感,就想曾經吃過一樣!但林希希並不記得夢�有過這樣的經曆。
一經咽入腹中,她的體內再次感覺到那種難言的舒暢,心跳的更快了,屄�的淫
水泛濫的一發不可收拾。散發著香味的粘液像催情劑在她體內生效,讓她瞬間沈
溺在淫欲的深淵。

  「好好吃……水月,好吃……」林希希呓語著張口將龜頭塞了進去,嘬住泉
眼往外抽吸,手配合著上下套弄,舌頭不斷的將溢出的粘液掃入口腔深處咽下。
無師自通的學會了怎麽享受水月的東西。

  突然加劇的強烈刺激讓水月喘不過氣來,心�卻忍不住竊笑:「現在,她完
完全全離不開我了,今後,她將依賴我的精液才能存活下去。」向上欠起屁股,
一聳一聳配合林希希的抽動和舔吸。

  當越來越多的粘液從龜頭溢出,林希希發出幸福滿足的呻吟聲。現在已經不
再是成滴的滲出,而變成了汩汩的外溢。她拿開了嘴巴,繼續用手套弄,微笑看
著水月,眼神�充滿了淫蕩。溢出的愛液從龜頭滑落到棒身,林希希見狀攏起兩
手,叉住棒身上下撸動,將舌頭松松的抵在泉眼上,不時的咽下一些,剩下的任
其滑落,被上下翻飛的兩手均勻塗抹在肉棒上,弄的肉棒閃閃發光。

  有了粘液的潤滑,撸動起來更順暢了。她用一隻手繼續照顧水月的雞巴,另
一隻手忍不住伸到了胯下,隔著內褲揉搓饑渴到冒煙的水淋淋的騷屄。

  「哦……」水月身體後弓,雙手用力的抓住沙發罩。「乖寶貝……好厲害!
我要……啊……哈!射了!」肉棒抖動著將乳白粘稠的液體噴了林希希一臉。林
希希興奮的叫出聲來,任精液從臉上滑下,順著胸脯滴到裙子上。她將碩大的龜
頭再次塞進嘴�,隨時準備吞下接踵而來的精液。另隻手伸到內褲中,兩根手指
夾住陰蒂來回揉捏,裙下傳來叽咕叽咕的淫靡之音。

  「好吃嗎?你一定,很喜歡!」

  林希希立即點頭同意,精緻的小手不顧酸麻,賣力的同時取悅著兩個人。

  「我還有……更多……使勁!」水月聲音有些嘶啞,兩眼失神的靠在沙發上
「我會給你……更多……」

  林希希無力的應了一聲,上下套弄的手仍在盡力的加快速度。手中水月的雞
巴如燒熱的鐵棍,內褲�面的手也將騷屄揉弄的將到頂點,她渾身酥軟的堅持不
住,一屁股蹲坐在木地闆上,兩手依然舍不得休息。看到JIESSCIA沈醉在淫欲中
的癡態,水月覺得雞巴漲得幾乎要爆掉。她忽然站起身來,一隻腳站在地上,叉
開腿另一隻蹬在沙發上,從林希希手中奪過雞巴,讓龜頭仍停留在林希希口中,
渾身僵直的撸動拼命撸動了幾下,幾股白色的精液激射而出,瞬間灌滿了林希希
的小嘴,後續一波接著一波湧入的精液讓林希希吞咽不及,順著下巴流淌下來。
林希希不願意浪費,一邊大口的吞咽,一邊慌張地用手遮擋。兩隻乳房幾乎整個
都被嘴角洩露出的粘稠精液蓋住,腹部和裙子上,也成片成片的到處都是。

  林希希好像飽餐了一頓,從嘴�拉出了水月的雞巴,噴發過後的火山陷入了
暫時的寂靜,但在林希希手中並沒有疲軟,血脈依然在強有力的搏動,不時的向
上猛的一撅,吐出一些清亮的粘液。林希希將龜頭拉向自己的胸部,將流著粘液
的小嘴對著自己的乳頭和乳暈來回擠壓摩擦。片刻間劇烈的高潮同時從乳房和內
褲包裹的騷屄�爆發出來,林希希不由的發出一聲歇斯底�的尖叫。

  水月捕捉到林希希高潮即將爆發的瞬間,俯身跪在林希希身邊,扶著她的身
子平躺在地闆上。撅起被短裙遮住大半個的渾圓屁股,趴伏下上身,分開林希希
的兩腿,把濕透的內褲褲裆拉開偏向一側,在最關鍵的時刻將兩根手指插入林希
希的屄�。處女膜被貫穿的瞬間,快感的巨浪同時襲來,異物侵入的刺激加劇了
陰道的興奮度和收縮力度,撕裂的痛楚似乎也轉化爲強烈的快感……等待林希希
的性器從痙攣中平複下來,水月用手指輕輕來回抽送著安撫,手指被淫水包裹住,
抽送起來一點都不費力。林希希的小屄很快放松下來,慢慢適應著接納異物。洞
口內側仿佛有些擦破皮般的刺痛,但比起剛才狂風驟雨,實在有些微不足道。

  水月拔出手指,上面覆蓋著一層殷紅的粘液,那是林希希處女的血和體液的
混合物,看上去就像番茄醬。她的雞巴依然直愣愣的鬥志昂揚,但流出的液體少
了。往前爬到林希希的唇邊,低頭吻向她殘留著精液的嘴巴。林希希伸手抓住水
月的大肉棒,貼著濕哒哒騷屄夾在兩腿間,蠕動著身體來回摩擦。

  激情暫時消退,兩人枕著對方的胳膊躺在地闆上休息。身體上一片狼藉,地
闆和沙發上也濺上了水月的精液。林希希大口的喘息,仍然握著半硬的雞巴愛不
釋手。幽幽地說:「這,真的……不是做夢吧?」

  「你覺得呢,寶貝?」

  林希希一時想不起來再該說些什麽:「嗯……我的第一次……給你了,好開
心。以後都要和你在一起,行嗎?我……我愛你,水月。」

  水月側身用另隻手輕拍了下林希希的頭,「我知道,親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