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王姐的一次性愛經歷

 我有一種癖好,這也是我長大後發覺到的,那就是我喜歡年紀比我大的女人,我喜歡那種成熟且有風韻的女人,模樣過得去就行,恰好公司的王姐就是我喜歡的類型。與她認識快十年了,從最初的陌生到現在大致的瞭解,雖然她這個人品行不是很好,但我對她的肉體所產生的幻想不是一天兩天了。
  王姐個子不高,身材也不算苗條,但是渾身上下散發著成熟女性的氣質,一對兒堅挺的乳房是公司其他女性所不及的。王姐性子急躁,她想要做成的事兒不惜付出任何代價。而我們之間也只是普通同事的關係,最多只是平時逗逗笑罷了。
  幾乎每天下班,當其他科室的門關上後,走廊�黑漆漆的,唯獨她辦公室的門依然敞開,意在告訴左鄰右舍“我在加班”,“我很勤奮”。而我也有好幾次衝動想要進去看個究竟,但那也只是想想而已。
  昨晚下班後,王姐辦公室的門依然敞開著,而我最近一段時間,精蟲上腦,整天都在胡思亂想那些男女之間的風花雪月,不知哪兒來的一股動力驅使我走進了她的辦公室。
  王姐伏案工作,見我進來,微微一笑,“還沒走啊?”
  “啊,這不馬上也撤了嘛,王姐你加班啊?”我寒暄著。
  “恩,活還沒幹完,還要養家糊口。”
  其實論到工資方面,王姐在公司算是賺的相當多的了,所以我也沒把她的話當回事兒。
  王姐看了看電腦,又低著頭在紙上寫著,我下意識的出於本能看了她的胸脯一眼,因為低頭,王姐的乳溝隱隱約約的露了出來,我的小心髒不由得微微一顫。
  “晚飯誰做啊?”我沒話找話。
  “你姐夫下班早,他做飯,我回家直接吃現成的了。”王姐低著頭回答。
  “真幸福啊!”我邊寒暄著邊走到王姐身後,突然一下子從後面摟住她,雙手順勢抓住了她那對乳房。
  “王姐,我好喜歡你。”我在她耳邊用一種戀人的口吻說著。
  王姐被我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嚇了一跳,她“媽呀”了一聲,本能的從我的懷�掙脫出去。
  “你有病吧,你這是耍流氓!”王姐咆哮著。
  “我真的好喜歡你,王姐我們共事相處這麼多年了,從開始到現在,我對你……”我面紅耳赤的辯解著。
  “小李,咱們在單位這麼多年了,我以為你是個好孩子,沒想到你竟然做出這種事情!”王姐面紅耳赤的說。
  見她如此這般,我索性解開了褲子,直挺挺的雞巴翹得老高,龜頭上已經滿是黏黏的愛液。
  “啊!”王姐一下子捂住了臉,此時她已經退到了牆角的檔案櫃旁。我順勢沖到她跟前,將她的手硬是拉了下來,放在我的雞巴上,她瞬間又將手抽了回去,如此反復幾次後,她居然不再掙紮了,就那麼呆呆的握著硬硬的雞巴,而另一只手也從臉上挪開了,雙眼望著我的下體,半晌,屋子�的空氣仿佛凝固住了。
  見王姐沒有抗拒的意思,我的腰開始抽動,雞巴也在她的手中來回遊走,從尿道口滲出的粘液也沾滿了王姐的手,王姐的臉紅紅的,手卻開始用力握緊了我的雞巴。
  我見狀,將她的身子往下按,她聽話的蹲了下去,臉不住的摩擦著我的雞巴,猛地一下將雞巴含在嘴�,我頓時感到她口腔的溫度,好熱好熱,我感覺到她的舌頭在我的雞巴周圍翻滾著,而出於本能,我在她嘴�抽送著。
  王姐擡頭看著我,“你好壞!學會欺負姐姐了。”邊說邊津津有味的吃著我的雞巴,“好硬好硬。”王姐曖昧的說著,剛才那一副貞潔的表情蕩然無存,在我眼前的就是一個淫蕩的中年婦女。
  “王姐,好舒服,王姐,我喜歡你!”我喘息著對她說,被有經驗的女人口交,那種感覺太棒了。
  我將王姐扶了起來,順勢撩起她的上衣,那是一件粉色的T恤衫,衣服撩到一半,便露出了碩大的乳房,王姐今天穿了一件黑色的胸罩,那對奶子幾乎被胸罩勒得幾乎爆開了。當衣服撩到臉的時候,我故意停了下來,看著王姐兩側沒有刮的腋毛,著實的性感,不由的用嘴去舔。王姐的臉蒙著,當然不知我會有此舉動,她呻吟了一聲打算往後退,可身後已是檔案櫃。當時的情景還令我記憶猶新,她靠著檔案櫃,雙手舉過頭頂,衣服撩到嘴以上,被我瘋狂的舔著腋窩,她抽搐著、呻吟著。
  待兩側的腋窩都被我添得濕濕的,我也將王姐的上衣徹底脫了下來,夏天無論是誰都無法避免出汗,剛才那麼一舔,著實將王姐出的汗入口不少,鹹鹹的,王姐十分尷尬,這次她主動的吻了我,我感到王姐的嘴�還帶著我下體粘液的一絲腥味。她的舌頭糾纏著我的舌頭,而我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她的胸罩上,我摸索著胸罩後面的扣,麻利的解開。沒等王姐主動脫掉胸罩,我已將雙手死死的抓住那對好似脹滿了奶水的雙乳。
  我掙脫開王姐的熱唇,將嘴壓在了右側的乳頭上吸吮,王姐雖然已經四十多歲,可胸部的堅挺不亞於年輕姑娘,只是乳頭和乳暈的顏色著實的深了些,只一下下,王姐的乳頭就堅挺起來,乳暈也皺皺的起了反應。
  王姐仰著頭閉著眼呻吟著,我見此情景,解開了她褲子上的紐扣,然後順勢脫下,露出了肉色的內褲,我把手伸進王姐的內褲�,硬硬的陰毛下那兩片陰唇早已熱得發浪,穴洞附近的內褲�面沾滿了黏黏的液體,我的手在王姐的胯下撫摸著,急待尋找女性那最神秘的陰蒂,可是茂密的陰毛和淫蕩的水水將它淹沒,我有些懊惱,乾脆把王姐的褲子整個脫了下來,將她放在旁邊的沙發上,分開她的雙腿,仔細的觀察著王姐的下體。
  “別看!”王姐此刻已是相當羞澀,她用手捂住了下體,但這已經不在話下,我將她的手拿開(其實她並沒有刻意捂著),濃密的陰毛呈三角形,從上之下綿延到肛門,兩片濕噠噠的陰唇已經被歲月退去鮮豔的顏色,用手扒開後小穴內側是鮮紅的陰道,而那小小的陰蒂甚是惹人喜歡,我用舌頭舔了舔,小傢夥居然稍微挺了起來,王姐的體液有一種腥臊味,如廁後用紙擦擦難免留下味道,這也是情理之中。
  因為味道,我沒有再舔下去,而是將雞巴搭在陰道上,用龜頭使勁的摩擦著王姐的外陰,陰毛很硬,摩擦間有種說不出的快感,我又特意的用手扶著雞巴將龜頭頂在王姐的陰蒂上摩擦,王姐呻吟著,她不敢大聲,怕驚擾了單位的保安。
  “小壞蛋,快點插進來。”王姐的右手抓著我的雞巴就要往陰道�塞。我豈能讓她得逞,因為塗滿了愛液,我將雞巴從她手中抽出。
  “我要,我要,快給我。”王姐嬌滴滴的說著,剛才那一副正八經的態度蕩然無存。
  龜頭漲的我好難受,我也按捺不住了,扶著雞巴先將龜頭插進了她的陰道。
  “啊~~”王姐呻吟了一聲,然後居然主動的抱住我的臀部向自己身體拉,直到整個陰莖全部插入。
  “啊~~~~”王姐叫的更加淫蕩,我感到雞巴被陰道含住,熱熱的,滑滑的,濕濕嗒嗒的。我開始在她體內抽送,啪啪啪的作響,王姐呻吟著象一只發情的母狗,嘴�時不時的喊著:“好爽、好爽,用力、用力!”
  怪我無能,和渴望已久的女人做愛,沒幾下雞巴便感覺有種即將爆發的感覺,抽了幾下後我迅速的將雞巴拔了出來。
  “要射了?別射在�面。”王姐也察覺到了。
  “姐姐,那我射在哪里?”我看著她紅撲撲的臉說道。
  “射在……”王姐的話說了一半,她迅速的坐起來,再次用嘴含住我的雞巴,用力的口交,我的手也沒閑著,在她乳房胡亂的摸著,接著又伸向她的下體,用手指把玩著她的陰蒂,她發出嗚嗚的聲音,而此時我覺得腦海中如驚濤駭浪一般,又如火山噴發一樣,一股精液迸發出來。
  王姐的嘴張的不大,一部分精液射在了她的嘴�,還有一些就胡亂的掛在了她的臉上和眼鏡上。她含著精液不知該如何是好,我迅速將雞巴再次插入她的口中抽動了幾下,好爽,真的好爽!嘴�那些除了塗在我雞巴上,其餘都被這幾下抽動導入了她的肚子�。
  “小壞蛋,射了這麼多。”王姐起身走到桌子邊拿紙巾,而我的雞巴依舊堅挺,看著她敦實的屁股我再度想入非非。
  “姐,我還想要。”我說道。
  “不可以了,小心待會有人來。”王姐邊擦著眼鏡上和臉上的精液邊說。
  “再插一下下,我的好姐姐,我好喜歡好喜歡你。”我象個孩子似的撒嬌道。
  “你下麵已經有精液了,不可以再插了,否則我可能會懷孕的。”王姐果然象個姐姐的口吻說。
  “還有個地方。”我眼神已經盯在了她的屁股上。
  “還有什麼地方?”王姐很是驚訝。
  “我要插姐的屁屁。”我壞壞的說道。
  “那個怎麼能插?多髒啊!”王姐滿臉疑惑。
  “試試唄。”還沒等王姐反應過來,我將她的腰抱住,順勢按倒在沙發上,王姐的屁股對著我,緊縮的菊花周圍那細細的陰毛再度勾起我的獸欲。
  我本以為借著雞巴上的精液可以順利插入,沒想到精液在這麼一會兒中已經幹了大半,就連半個龜頭都沒插進去。而王姐咿咿呀呀的感到很是不爽,不過她沒有過多的反抗,因為下麵的洞穴�又流出了些許的淫水。我用龜頭沾了沾淫水,又在她菊花周圍吐了幾口唾沫,最後用手指將其塗勻。如果大便完不洗的話,菊花還是會有些許的臭味,而這個我夢寐以求的女人此刻在我眼中卻是完美無比的,即便稍帶一絲臭味我也毫不在乎,我艱難的將龜頭完全插入了王姐的屁眼,她疼的左右亂擺,嘴�一個勁的嚷著疼,但我已經什麼都聽不見了,一心只想征服她身上所有的洞穴。
  當雞巴插入一半的時候,我感到前方阻力越來越強,且隱約感到屁眼�直腸稍帶的糞便,我猶豫著該不該抽動時,王姐哭了似的說:“好弟弟,別插了,姐好疼啊。”果然王姐的眼睛�噙著淚水。我只好將雞巴拔了出來,果然還是帶了些許的糞便。王姐捂著屁眼走到辦公桌前,遞給我幾張紙巾,我擦了擦雞巴,紙巾上沾染了些許的深黃色。
  趁著沒人,我倆分別進入衛生巾清洗,我們抱在一起又熱吻了一番,我摸著她的胸又在她熱熱的褲襠�挑逗了幾下,王姐逐漸的恢復了本來的她。
  “這事可千萬別讓人知道。”王姐一本正經的說。
  “我知道了,王姐,剛才你好棒!”我一臉壞笑。
  “走吧,我還有活要忙。”王姐坐在辦公桌前。
  “那我先走了。”我轉身離開,可下麵依舊火辣辣的難受。
  “路上注意安全。”王姐頭也不擡的說。
  我心�有些沮喪,剛剛還那麼淫蕩的王姐這下象換了個認識的,“知道了,你也早點回家吧。”我望了一眼王姐,便走出了單位。
  沒走多久,手機響了,是王姐發來的一條短信:“弟弟,我知道這樣不好,不過剛才真的好爽,看完趕緊把短信刪掉。”我微微一笑,順手將短信刪除。回家的路上,心想著剛才與王姐翻雲覆雨的情景,下麵不禁微微漲了起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