弄盡絕色百美圖(鐵心蘭 四)

鐵心蘭(四.完)

這時我雙手隔衣放在她的雙峰上,同時運上明玉功第九層產生漩渦吸力,經此刺激下鐵心蘭的嬌軀一震,〝哦∼!〞的一聲,嬌軀便軟倒躺於床上。

我一邊繼續運功愛撫刺激鐵心蘭,另一邊開始熟練地脫去她的外衣,我的外衣,她的內衣,我的內衣,之前她只有穿衣並沒有纏回包胸的白布帶,現在她身上便只餘下那條小胯褲。

當我雙手毫無阻隔地愛撫鐵心蘭的雙峰,她已抵受不了那種間中冰寒的漩渦吸力,而全身輾轉扭動,呻吟之聲更大,她一雙乳蒂也變硬凸起,白色的小胯褲已滲出了淫水,中間的部份自然變得半透明,透出內裡黑色的陰毛。

鐵心蘭在雙乳被我刺激得忘形之際,連她的小胯褲在何時及如何被我脫掉也恐怕不知道。

只見鐵心蘭的芳草地帶呈梯型,不單面積廣闊更非常濃密且長,形成一個小森林般,恐怕她這處是唯一遺傳了父親鐵戰多毛的特點;而她這小森林內黑得發亮之中,卻沾了不少白濁又晶瑩亮麗的淫水,形成了強烈的對比更加添了強大的吸引力;她的陰唇比較深色且肥厚又凸出,凸出該超過半吋約有五分之多,當我用帶漩渦吸力的手去撫揉她這陰唇時,竟被我拉出了兩吋有多之長!我上下其手同時用漩渦吸力去刺激鐵心蘭,不一會,不知是她陰道內的淫水被我明玉功第九層的功力吸出,或是她自己竟可穿過處女膜上的小孔噴了出來?

我把鐵心蘭一雙修長的美腿張開一些,約有一百二十度,右手拿著自己半硬的那兒在她那凸出的陰唇不停磨擦,並笑問:「心蘭妹,你是否心甘情願將身心也交給我?」

在興奮中的鐵心蘭白了我一眼,〝嗯〞了一聲。

我右手運起漩渦吸力,那兒便由半硬變為全硬,對準鐵心蘭陰唇內的小穴後,再慢慢推進,肉棒頭端便進入了一些,直到遇上阻礙的薄膜為止,我雙手放在她一雙半碗型的乳房上搓揉,並運上加強了力度的漩渦吸力,在她高潮疊起之際,我下體再用力一頂!

隨著鐵心蘭嬌呼尖叫〝呀∼!〞的一聲,我看到百美圖又出現在床邊不遠之處,當中增加了正在輾轉扭動中的鐵心蘭之小圖像。

由於鐵心蘭的陰道內早已滿是淫水潤滑,當我衝破她的處女膜後,立即順利地滑進了盡頭,可是此時我卻感到背後一痛!

原來鐵心蘭在興奮中的痛苦之時,竟進入了瘋狂狀態,雙手在不知不覺間運起了〝瘋狂一百零八打〞,在我背上不停亂打!幸好我功力比她深厚數十倍以上,我是只痛不傷,看到鐵心蘭在瘋狂狀態下,我便利用移花接玉,將她擊在我背上的瘋狂一百零八打,轉化為我肉棒插在她下體之內的〝瘋狂一百零八插〞!同時鐵心蘭亦發出了瘋狂一百零八叫!

狂獅鐵戰所創的瘋狂一百零八打,不但招式瘋狂,習之更會影響練者的性格及情緒,鐵心蘭本該是個溫順嬌柔的女子,可是自幼練了父親瘋狂的武功,加上父親的遺傳,其實已隱藏了瘋狂的本性,平時當然可以壓下,但當遇上某些事件如與敵死戰,或是現在般於痛苦中又興奮之時,便會控制不了自己而陷進瘋狂狀態。

當鐵心蘭打完一百零八下,同時亦被我借力打力地狂鋤了一百零八下,而且下下勁力不少,她終於從瘋狂中慢慢清醒過來,我下體在深入中亦暫時停止再動,因為清醒過來的鐵心蘭只覺下體剛破處的陰道內劇痛無比,而且更因插傷了正在流血,她合上雙眼沒有叫喊出聲只是無法強忍眼淚長流;事實上連續如此勁插一百零下,連我那兒也有點吃不消,若非她陰道內充滿淫水潤滑,恐怕初次被破瓜的她已被插至痛暈。

我立即從肉棒處發出明玉功第九層的寒冰勁,這寒冰勁最強可以連憐星般的高手也殺死,但只要運用適宜,除了可作性愛時的刺激及暫緩欲射之感以延長抽插的時間外,還可作為止血止痛療傷之用,最適合被瘋狂一百零八插而插傷的鐵心蘭。

我輕撫鐵心蘭的秀髮及面頰,溫柔地道:「很痛嗎?」

鐵心蘭仍是合上雙眼,立即點頭,之後又道:「現在好了一點。」

我再問:「不如讓為夫教心蘭妹用口,我則用手指為心蘭妹療傷止痛,好嗎?」

事實上鐵心蘭那裡還很痛,暫時當然不想我的肉棒留在內撐著,換是短細得多的手指為她療傷當然好得多,於是便立即點頭。

我把肉棒從鐵心蘭處拔出,飛快地用井水清洗那兒的淫水與她絲絲的處女之血,之後回來把左手中指,運上寒冰勁慢慢插進她的陰道內;另一方面,我又教導鐵心蘭如何用口。

我與鐵心蘭來個〝69式〞,在我簡單的教導指點下,鐵心蘭用她那薄薄的嘴唇,先是輕吻我的肉棒,特別是頂端部位,之後又伸出她的丁香小舌舔掃肉棒,然後用舌尖打圈,之後用嘴巴含著前端,同時用嘴唇磨擦肉棒頸部的隙位,而嘴巴內除了用舌頭舔掃,還用力地吸吮;一會後她再嘗試整根盡吞,然後吐出改用手搓揉,嘴巴則吻吮陰囊,……。



在她用嘴巴及手服侍我時,我除了在她的陰道內運寒冰勁上血止痛療傷,亦同時為她擴張一下,間中又刺激她陰核等敏感部位。

過了一會,鐵心蘭下體雖仍有少許痛,但她也被我用漩渦吸力刺激下體弄至輾轉擺扭,她已沒法全心為我口交,該也是再插的時候。

這次我讓鐵心蘭在上面主動,這樣她便可控制不會弄痛自己,她上下擺動的動r作由慢至快,明顯她已適應了陰道的痛,我又教她間中前後擺扭及打圈搖滾,看到她一對不太大也不太細的半碗型乳房,不時上下猛烈搖擺,實是非常觸目又悅目,我忍不住用雙手楂捏。

我雙手一棒三處,又同時使出明玉功第九層的漩渦吸力,間中更加上寒冰勁刺激,很快鐵心蘭已達至高潮極樂,我立即用雙手捉住她雙手,免得她又使出瘋狂一百零八打;今次她保持了一點清明但又如瘋似狂,而且雙手被抓緊沒法打拳,竟使出了〝瘋狂一百零八坐〞!

鐵心蘭這招連續一百零八次的瘋狂起落刺激,配合她陰道內連續產生一百零八次的瘋狂抽搐,比之剛才我使用的瘋狂一百零八插,給我的刺激快感不知強上了多倍?最初我只覺極度興奮,運起寒冰勁仍可消退高熱之火,可是在連續數十下之後,使我好像翔飛天上,即使有寒冰勁壓抑高溫熱潮的我,最終也抵受不了,在未到百下時我腦中已一片空白,到達忘記一切之境,連我自己射出陽精了也不知道,如非親身體會她這招瘋狂一百零八坐,是不會瞭解當中的滋味,因為實在超出文字所能形容的範疇。

使出瘋狂一百零八坐後鐵心蘭,全身乏力地倒在我胸前,而我在短時間已射了三次的那兒,很快便軟倒並隨陽精滑了出洞外,其中又帶血絲,發覺她本該好了的傷口又再爆了,我立即再插入帶寒冰勁的手指為她止血止痛療傷。

鐵心蘭在一面享受著陰道內傳出清涼的舒暢感,另一面在我懷中被我熱烈的抱擁,便在又舒服又疲憊中沈睡了;而我雖有深厚內力,在梅開三度後體力是無問題,可是精神上卻很疲倦,現在最想之事,便是抱著懷中赤裸動人的鐵心蘭甜睡。

當我睡了不知多久,便感到從破窗中傳來刺眼的陽光,該是上午了,即使合上眼皮也可看到光;我感到懷中赤裸的鐵心蘭在微征地動,她該比我還要早醒。

我張眼一看,此時在東方晨曦照耀下,只要鐵心蘭俏麗的面容上更覺輪廓分明,在清秀的眉毛下眼睛大大,昨晚朦朧的感覺沒有了,閃出比小仙女雙目更明亮像朝陽的光輝,正情深款款地望著我,雪白的嬌肌透出紅霞,昨晚由少女變為少婦的她,少了含蓄害羞的矜持,多了一種難以形容的少婦風情,初領略性愛滋味的她,忘不了那痛快的瘋狂感覺,出現了一種誘人的渴望之色,像會勾人魂魄一般,本來文靜秀氣的她現在加添了幾分媚態,比之昨晚更美艷動人。

我忍不住攬著她深吻一口,我們經過半晚的休息,已回復了精神體力;鐵心蘭便是勝在自幼艱苦練武,而且她所習更是剛猛的一路,身子比沒有習武的女子不知強上多倍?而且更得我的神功療傷止痛,當然已復完了;換了是普通沒有武功底子之少女昨晚如此被破瓜,現在肯定還在半死之中。

有了第一次甜蜜的關係,第二次便變得非常自然之事,我不需使出漩渦吸力或寒冰勁,單是用普通挑情手法刺激鐵心蘭的耳珠、嘴唇、乳尖、陰核等敏感點,已使她全身顫抖及下體出水。

經過半晚休息又在早晨之時,我那兒不需刺激已慢慢擡起頭來,彷彿想看看被我弄至面紅耳赤的鐵心蘭是多麼的動人?

我與鐵心蘭分隔了半晚的下體,不知不覺間便又合在一起,原因非常簡單便是大家需要對方,我在抽插了一會,便使出移花宮的基本功-極快及反撥,以比瘋狂一百零八插更快但輕得多的極速抽插,我胯下的鐵心蘭喉嚨內也不斷發出的〝咿咿呀呀〞的急速呻吟叫聲。

在我感到鐵心蘭快將又陷入瘋狂前,已抱著她轉身改為她在上我在下,當我肉棒用極速猛頂,並運用漩渦吸力間中加上寒冰刺激,鐵心蘭又達至高潮極樂,而我早已捉住她雙手,讓她再次使出那招〝瘋狂一百零八坐〞!雖有昨晚的經驗,但今次她陰道內產生的一百零八次抽搐比昨晚更瘋狂強勁,彷彿要將內裡的肉棒夾碎一般,我仍是連自己在何時及如何出精也不知,腦海中只有轟然的白色一片,樂極忘形也不足形容這種陷於瘋狂而產生的連續快感,一百零八個本應是一浪接一浪的高潮快感,連在一起化為一百零八尺高的巨浪時,是多麼的震撼人心?一切事物包括任何感受也被掩蓋!

在我回復了意識之後,我親吻了懷中軟倒的鐵心蘭一口,然後下床拾起百美圖,只見內裡增加鐵心蘭的即時畫像,畫像中人正取出一張假燕南天藏寶圖在苦笑,我現在想立即再幹也是有心無力,鐵心蘭在床上實在太瘋狂了,只好想想下次該弄上那位絕色美女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