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夫的榮耀】第四十七章 禍起蕭牆

【姐夫的榮耀】第四十七章 禍起蕭牆

  國慶大家過得很惬意吧?我就郁悶了,整個假期都在與電腦病毒作殊死的鬥
爭,差點把47章都給格式掉了,真的驚險。如果47被格掉,那《姐夫》必定
太監。總算那個笨蛋告訴我,原來D盤的東西被保存了下來。嗚呼,真是萬幸也。

  **回顧上一章,發現不少讀者說,特工不到必要時不會出手,我很同意。
但林香君(李的母親)之所以出手,主因她也看到了抽屜的內衣褲,這些內衣褲
�,當然也有“她”的一條,以林香君如此高傲的性格,怎麽會容忍別的男人碰
她的小內褲?當然,兒子碰是另外一回事。

  **對於母親的情節,有不少人認爲突兀,其實文章一開頭,文章就已經暗
示(李中翰特別喜歡成熟的女人)。文章�的美女除了小君外,基本上都是成熟
的女人,而林香君更是成熟的女人,所以李中翰情迷母親,也是很多男人都曾經
有過的戀母情結。至於會不會與母親發生點什麽,那就看文章的發展了。

(以上諸多細節讀者都沒看不出來,一天就想幹幹幹。*%*#¥[email protected]U*-* %……)

47章 禍起蕭牆
作者:小手

  人很奇怪,越神秘的事情就越想知道,母親的一切讓我産生了濃厚的興趣,
可惜母親虛晃一槍,該說的沒說,不該說的更是閉口不言。我理解母親的難言之
隱,出色的特工豈能隨便亂說話,對自己的丈夫如此,對自己的孩子亦如此。

  “小翰,你問了媽這麽多問題,該媽問你一些事情了。”母親的眼神有意無
意飄向我的辦公桌,我心�猛的打突突,其實我不停地問母親,還有一個重要的
原因,就是分散母親的注意力,讓她無暇記起那條淡紫色的蕾絲小內褲。

  “媽,是不是有重要的事?如果不是很重要,等我晚上回家再問,我還要處
理剛才的事情,畢竟讓一大隊的警察來到公司盤查影響很惡劣,如果我沒猜錯,
一定是公司內部出了差錯。”

  我想方設法不讓母親有說話的機會。

  “也……也不是很重要。”母親有點扭捏,盡管特工都有鐵一般的心理素質,
但在蕾絲小內褲的問題上,母親也很尴尬,我不知道她會如何教訓我,也不知道
她會不會開口向我索回小內褲,或者逼迫我把小內褲扔掉,到目前爲止,我與母
親都沒有說出這條小內褲的歸屬,彼此只是心照不宣,如果她硬把小內褲要回去,
那等於把這張遮羞的紙給桶破了。

  我窘迫極了:“既然不重要,那就晚上回家再問吧,媽,你在這�坐坐,我
讓辛妮過來陪你到處看看。”

  “小戴不在,秘書處的人說她去采購了。”母親的眼神始終不離我的辦公桌,
我心�不禁好氣,不就是一條內褲嗎?怎麽老是緊盯著不放,這個大香君也忒小
氣了些。

  母親想了想,出乎意料地說道:“不如叫剛才那位郭……郭什麽來。”

  我問:“郭泳娴?”

  母親點點頭:“對,就讓她來陪我。”

  “媽……”我很擔心,因爲郭泳娴對我的底細幾乎知道得一清二楚,萬一被
母親盤問出點什麽名堂來,那還了得?

  母親柳眉一挑,用不可置疑的口吻命令:“就叫郭泳娴來。”

  “是,是,媽你等等,我喊她來。”我無奈,只好服從命令。

  剛想走出辦公室,母親又把我叫住了:“你是總裁,不必親自去找人,打個
電話就可以。”

  “大家都忙,我還是親自去找她吧。”我這一驚不小,本想私下叮囑郭泳娴
要小心應對母親,別亂說話,但現在看來,我連這點串通的機會都沒有,母親難
道已經猜出我心�的小九九?

  果然,母親冷哼一聲:“我再說一遍,打電話叫她來,而且要辦公室的電話。”

  “好……好的。”拿去辦公桌上的電話,我心�真不是滋味,就如同跟高手
下棋,棋差一招就縛手縛腳,除了佩服母親的冰雪聰慧外,我最擔心郭泳娴在母
親面前不慎泄露我的荒唐事,特別是我與小君的戀情。

  與母親相比,郭泳娴雖然比母親年輕好幾年,但比母親更豐腴,臉蛋兒也稍
豐滿一些,也許生活欠缺美滿,郭泳娴一直很低調,衣服除了黑,灰外,鮮有其
他明亮的顔色,這更顯得她的穩重,端莊,她走進辦公室的那時一刻,我向她深
深地看了一眼,可郭泳娴並沒有看我,我知道,她在掩飾與我的關系,只可惜,
老媽早已看出了端倪。

  “總裁找我?”郭泳娴問我,眼光卻看向母親,隱約中,郭泳娴感覺到了什
麽。

  “哦,是的,我媽說想看看我們的公司,我又忙其他事,所以就麻煩你陪我
媽四處走走。”我幹笑兩聲。

  “恩,好呀。”郭泳娴微微一笑,走到我媽身邊,欠身拿起茶壺,柔聲道:
“大姐,請喝茶。”一邊說,一邊給母親的茶杯�添茶。

  “哎,小娴別客氣,別客氣。”母親的臉有些微紅,郭泳娴的謙恭反而讓母
親很不好意思,畢竟郭泳娴沒小母親幾歲,而郭泳娴畢竟是公關秘書出身,自然
知道如何應付母親,她的舉止顯得落落大方,溫雅含蓄,幾句話間就讓母親心�
很受用。

  “泳娴姐,我媽姓方。”我緊張地注視兩個女人,雖然母親在我生命中的地
位是無可替代,但郭泳娴也是我愛戀之人,我希望她們之間相安無事。

  郭泳娴盈盈一笑:“方姐好年輕。”

  “咯咯,小娴真會說話,我都快五十了,還談什麽年輕喲。”母親是女人,
女人的虛榮永遠是女人的特點,再堅強的女人也喜歡被人贊美,何況郭泳娴並沒
有誇大其詞。

  “好了,小翰,你忙你的吧。”母親顯然並沒有被郭泳娴的贊美蒙暈,我從
她聰慧的眼神�中看到了冷靜,唉!女人這般睿智真不知道是好事還是壞事,我
暗暗長歎。

  *** *** ***

  一家並不顯眼的辦公文具商店前,戴辛妮正指揮兩個公司的小姑娘搬運東西,
手中的一張購貨清單上寫滿了密密麻麻的字,她專心地用筆勾掉已經購買的貨物
名單,我來到她身後,她也渾然未覺,以前我聽說過認真的男人最有魅力,現在
品位認真的女人,也覺得魅力無窮。

  戴辛妮認真的模樣簡直可以迷死人,何況她還穿著黑色的長筒絲襪。自從知
曉我喜歡黑色以後,戴辛妮總會不經意間誘惑我。

  “看什麽,快搬呀,再磨蹭等會大家都不許下班。”發現兩個小姑娘在擠眉
弄眼,戴辛妮沒好氣地敲敲手中的鉛筆。

  “連總裁也加班的話,我們就無所謂噢。”其中一個小姑娘吃吃地笑了起來。

  “總裁?”戴辛妮一楞,倏然回頭,發現我笑眯眯地看著她,她那雙美麗的
大眼睛瞬間就流露出一道無限柔情的水波,只是那張可愛的小嘴兒還是很倔強:
“哼,總裁來了,也要加班。”

  我大笑:“加班就加班。”說完,摩拳擦掌,與兩個小姑娘一起,把各式各
樣的辦公文具搬上了一輛小貨車,其實那些文具都是輕便的東西,除了幾箱複印
紙和油墨重一點外,其他的東西都跟小姑娘拿包包一樣輕松,當然,對於這些嬌
滴滴的小姑娘來說,這些工作已是繁缛辛苦了,看見我把工作都搶完,她們笑得
比花還燦爛。

  “笑是吧?月底的工資表上少什麽可別怪我。”戴辛妮瞪著兩個小姑娘冷笑。

  “耶,辛妮姐,那是總裁搶著做,我們……我們也沒辦法。”一個小姑娘委
屈地撅起小嘴向戴辛妮撒嬌。

  戴辛妮大聲問:“那你們不會把他趕走嗎?”

  兩個小姑娘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把……把總裁趕走?”

  戴辛妮想笑,但她還是用力點點頭:“對,把他趕走。”

  兩個小姑娘倒也機靈,面面相觑後嬌聲抗議:“切,要趕還是等辛妮姐來趕
吧。”

  “好啦,你們跟車回公司吧,我和戴秘書有事情商量。”看三個可愛的女人
拌嘴其實蠻有情趣,不過,我此時卻很想跟戴辛妮好好聊聊。

  “好噢,我們走啦,總裁拜拜,辛妮姐拜拜。”兩個小姑娘如放飛的小鳥,
興高采烈地坐上了公司的貨運車,已近傍晚,但悶熱的天氣還是讓人受不了,這
些小姑娘自然喜歡回到公司,享受空調下的惬意。

  我也喜歡涼爽的惬意,何況搬運了那麽多東西後,我的襯衣早已濕透,坐在
一家冷氣充足的情趣咖啡屋�,我惬意地喝了一大口冰凍檸檬茶。

  “來,我幫你擦擦汗。”戴辛妮拿出一張紙巾,溫柔地擦拭我臉上和額頭的
汗水,她靠得我很近,胸前鼓起的地方不停地觸碰我的手臂。

  “辛妮,你的襯衣是不是有點窄?”我從戴辛妮襯衣的紐扣之間看到了雪白
的肌膚,就那點縫隙就讓我心猿意馬,蠢蠢欲動。

  戴辛妮的臉紅了一紅,挺了挺鼓囊囊的胸部,可憐兮兮地說道:“現在物價
飛漲,能省則省,以前的衣服就將就著穿呗,哪管什麽窄呀小的?”

  “那你至少把紐扣釘多幾顆,別讓人家一眼就看到肉肉。”我歎息著把兩根
手指從戴辛妮襯衣的紐扣之間插入,摸到了冰涼的肌膚,女人就是怪,就是大熱
天,她們也很少出汗,戴辛妮不但沒有出汗,身上柔滑冰涼的肌膚摸起特別舒服。

  戴辛妮咬了咬紅唇:“如果我釘多幾顆紐扣,那你每次想亂摸豈不是很麻煩?”

  我搖搖頭:“你釘多幾顆紐扣,我就沒有亂摸的念頭了。”

  戴辛妮冷笑著抓住我的手往外扯:“我以後一顆扣子都不釘,也不許你亂摸。”

  我吃驚地問:“一顆扣子都不釘,豈不是全裸?”

  戴辛妮向我眨了眨眼:“恩。”

  我歎道:“那就不僅我會亂摸了,所有的男人都會亂摸,就像現在這樣。”

  我挑開了兩顆紐扣,示範著用手包住戴辛妮的大奶子,順時針,逆時針地揉
搓,夾著粉嫩的乳頭,我用指甲刮了刮乳暈。

  戴辛妮的眼睛快滴出水來:“我是冰晶玉潔的女人,絕對不許別人亂摸,不
過,碰兩下我……我也不會生氣。”

  “什麽?”我眼珠子快掉出來了,雖然知道這是戴辛妮開的玩笑,但我聽起
來,全身簡直快要爆炸了,不知道爲什麽,我的大肉棒瞬間就硬到頂點,手上的
指力突然加大,狠狠地搓了戴辛妮的奶子十幾圈。

  “啊……讓別人碰兩下你就生氣呀?”戴辛妮吃吃地嬌笑。

  “問題是,碰了兩下後就會有很多事情發生。”我黑著臉。

  “哦?那會發生什麽事情呢?”戴辛妮羞羞地把臉靠在我肩膀上,我感覺得
到,她的臉熱得發燙,不過她這樣問我,我當然要好好解釋一下。

  “男人都會得寸進尺,碰了你的奶子,就會摸你的大腿……”我的手順勢而
下,搭在了戴辛妮柔滑的絲襪大腿上。

  戴辛妮喘息著問:“然後呢?”

  “然後就是摸你的小妹妹。”從大腿一直摸到溫暖的三角地帶,我的呼吸又
粗又急。

  戴辛妮就像一個品學兼優的好學生,好學生當然會不恥下問:“然後呢?”

  “然……然後就會欺負你的小妹妹。”我的血脈在噴張,雖然戴辛妮的身體
並不像小君那麽輕靈,但我還是不費多大的力氣就把她抱坐在懷�,手指戳進了
柔滑的絲襪中,只聽見一聲裂帛的聲音,我的手指穿過絲襪,戳進了濕淋淋的絨
毛之中。

  戴辛妮貼著我的耳朵問:“那……那麽小的東西也想欺負小妹妹?”

  “馬上就換大點的。”我顫抖著拉下了拉鏈,剛掏出腫脹異常的大家夥,龜
頭就被濕滑的凹陷夾住,輕輕地吱一聲,溫暖的肉道吞沒整根大肉棒,難言的舒
爽讓我差點大叫。

  戴辛妮卻很生氣,她狠狠地咬著我的耳朵:“真討厭,這雙襪子是新的,我
今天才穿。”

  我大笑:“恩,下次穿質量差點的,撕一個口子別那麽費勁。”

  戴辛妮輕哼:“下次我穿五雙襪子,看你撕。”

  我苦著臉:“穿棉褲好不好?”

  戴辛妮“撲哧”一聲笑出來,笑得渾身顫抖,我的大肉棒在抖動中迎來了觸
電般的快感。

  “老婆,別顧著笑啊,你再不動,我就要哭了。”

  “不想動了,哎喲……今天好象,好象特別粗,中翰,怎麽搞的,你的東西
好像越來越粗。”

  “呵呵,是不是一天想我的東西太多了?再說了,難道粗點你不喜歡?”

  “喜歡個屁,討厭死了……啊……”說是討厭,但戴辛妮還是緩緩地聳動她
的身體,咖啡屋的藤椅並不牢固,戴辛妮只稍微加快聳動的速度,椅子就發出
“吱吱”亂響,加上消魂的呻吟,哪怕咖啡屋服務員是笨蛋也能察覺出來我們在
幹什麽。

  “老婆,這�是公……公共場合,小聲點。”

  “幫……幫看著,有人來,我們就……就停。”

  “有啊,有十個人正在看你發騷。”

  “不許你這樣說,我可是冰晶玉潔,哪�騷,啊……”一眼看去,戴辛妮不
但端莊,正直,而且高傲嚴肅,很難與“騷”字劃上等號,不過她現在這樣子,
簡直就是一個大騷包,我驚歎女人的多面性,更驚歎戴辛妮的頑固,明明她已是
浪女一條,還死不承認,說一句自己很需要難道會死麽?

  “啊……啊……下次可不許在這些地方胡……胡來。”戴辛妮意識到發出的
聲音過大,她改變了聳動的方式,不是高舉高下,而且左右碾磨,緊貼我大肉棒
的根部,她也順時針,逆時針地打圈圈,全根盡沒的大肉棒似乎也頂到了柔軟的
花心,可是我沒有讓龜頭在花心停留的時間超過一秒,每次都是一觸即逝,若既
若離,把高傲到極點的戴辛妮撩撥成了風騷到極點的蕩婦。

  我假裝很擔心的樣子,托住了戴辛妮下沈的雙臀:“別下次了,現在就停下
來好不?”

  戴辛妮聽我這麽一說,她惱怒地加快了碾磨,也不管什麽矜持,碾磨的速度
越越來越快,我的肉棒根部都隱約感到了疼痛,幸好戴辛妮已開始呻吟:“馬上
……馬上就好……啊……”

  ***  ***  ***

  從我身上下來,戴辛妮又恢複了端莊,交叉的雙臂遮住高聳的胸部,如果不
是臉上那一抹還沒消退的紅暈,她看上去就像一只高傲的天鵝,從某些地方看,
她與唐依琳有很多相像的地方,只是我采摘了唐依琳菊花,戴辛妮的菊花卻遙遙
無期。

  “看什麽看,有什麽急事和我說?”戴辛妮瞪了我一眼。

  “我找你一定有急事?我想老婆不行麽?”我笑著喝下了一大口檸檬茶。

  “別想瞞我,我感覺出來,你心不在焉。”戴辛妮又瞪了我一眼,她眼睛那
麽清澈明亮,就是最不溫柔的時候也很迷人。

  我歎道:“都說女人的第六感很強。”

  “哼,是不是想告訴我你打算取別的女人做老婆?是的話,就直說,我無所
謂。”戴辛妮冷哼一聲,她高傲的眼神�閃過了一絲慌亂,說無所謂,眼圈卻在
刹那間變紅。

  “看來你第六感出錯了。”我搖頭苦笑。

  “快說。”很奇妙,戴辛妮微紅的眼圈又瞬間恢複了平常。

  “辛妮,你很缺錢?”我柔聲問。

  “錢誰都不嫌多,說不缺也不缺,說缺也缺。”戴辛妮淡淡地說道,雖然聽
起來有些別扭,但話中也透露著禅機。

  我點點頭:“說的也是,可是你未來的老公能養你一輩子,而且養得白白胖
胖,舒舒服服,所以你不必擔心。”

  “撲哧。”戴辛妮忍不住嬌笑:“我才不要老公養,我要自立,什麽白白胖
胖的?你以爲養豬呀?”

  “自立是不錯,但也不能太盲目了,兩百萬對你來說,一定不是小數目,一
下子就打了水漂那也令人心疼。”我不想笑,雖然我說話的語氣盡量保持平和,
但內心卻是無比沈重。

  “什麽……什麽兩百萬?”戴辛妮不笑了,她臉上的笑容從收斂到凝固只有
短短的兩秒種,我還看出,她眼神�充滿了恐慌,哎,我心疼不已,不是心疼她
的兩百萬,而是心疼她受到了傷害。

  我歎道:“兩百萬可以買很多很多漂亮的衣服,可惜,你投資環保瀝青的期
貨已經崩盤,不僅不能拿回兩百萬,你還必須補齊交易稅,風險稅,和客戶手續
費。”

  “怎……怎麽會這樣?”戴辛妮臉上蒼白,她連說話的聲音都在顫抖。



  “那家石油公司受不了石油價格的劇烈下跌,已經宣布破産。”我抓住了戴
辛妮冰涼的小手。

  戴辛妮愣了很久,才沮喪地歎道:“我本來想賺點嫁妝,誰知道全賠了,唉,
算了,算了,反正要嫁人了,有了長期飯票,我也心滿意足了,我沒事,只要老
公愛我,那些錢虧就虧了。”戴辛妮一邊說沒事,一邊欲哭的樣子。

  我心疼地摟著戴辛妮溫柔安慰:“別難過,別難過,老公幫你買了一輛車,
下個月就到,你猜猜是什麽車。”

  戴辛妮有氣無力地嘟哝:“我又不會開車,買給我做什麽?”

  我笑道:“不會可以學呀。”

  也許心�難受,戴辛妮無精打采地搖搖頭:“不學,不學。”

  我大聲歎道:“那可是一輛價值四百萬的車子噢,本來是我送給你的定情禮
物,既然你不要,我想想送給誰好了,恩,對了,送給唐依琳吧,她怎麽說也是
我媽的幹女人。”

  戴辛妮觸電似的從我懷�彈起,大聲嬌罵:“你放屁,李中翰,快告訴我是
什麽車?”

  ******   ***

  一九八一年的波爾蒂略是紅酒的極品,也是卡邦餐廳的招牌紅酒,可是我只
喝了一小口,就沒了心情,不是不喜歡波爾蒂略,而是我滿口的苦水,如果我不
想盡快想辦法,不但KT要破産,就連戴辛妮也會锒铛入獄,從財務監察部那�,
我得知戴辛妮簽署了一份兩億港幣的長期期貨擔保契約,而不是什麽兩百萬,我
不用細想,就意識到這�面一定有陰謀,因爲戴辛妮沒有這個權利,也沒有這個
膽量簽署那麽巨額的期貨交易單,但期貨交易單上面確實有戴辛妮簽名和印章,
所以我必須要向戴辛妮了解情況,可是,戴辛妮卻渾然未覺,還以爲自己買了一
份兩百萬的期貨合同,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期貨合同被人做了手腳。

  是誰做了手腳呢?公司�能做這樣事情的人不出三個,但不管如何,這下麻
煩大了,因爲KT虧損了兩億。

  兩億可以買世界上最漂亮的房子,最豪華的遊輪,最美味的佳肴,甚至最美
麗的女人,心愛的女人不可以買,但美麗的女人一定可以買,只要有錢,絕對可
以。

  眼前就有一個身穿白色連衣裙的美女,她站在厚厚的波斯地毯上,金黃色的
高跟鞋�鑲嵌著兩只一塵不染的玉足,我領略過小君式的玉足,以及葛玲玲式的
玉足,她們的玉足都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由慵懶換來的,一雙經常走路的腳再
怎麽呵護,都無法成就美麗的玉足,小君和葛玲玲都不需要工作,所以她們的玉
足看起來就像兩節嫩藕,咬一口,我都怕全吞了肚子。但我驚訝眼前這個絕頂美
人也有一雙無與倫比的玉足,她的玉足也讓我有咬一口的沖動。

  “你是喝酒呢?還是看我腳?”美人矗立在我目前,左腿直立,右腿微曲,
腳尖踮地,輕搖細腰,一副袅娜纖纖,風吹揚柳的誘人姿態。

  “當然是看腳。”我呆呆地點點頭。

  “我可要喝酒。”美人也不管我是不是同意,就落坐在我身邊的椅子上,雙
腿一伸,把一雙可愛的玉足放在了我的雙腿,她自己卻拿起我的酒杯,毫無顧忌
地品嘗起來。

  “半杯酒換兩只腳,這筆生意賺大了。”我盯著膝蓋邊上兩只玉足左看右看,
口水差點就滴到晶瑩剔透的腳趾頭上。

  “漂亮嗎?”美人問。

  “漂亮極了。”我發出贊歎。

  “是人漂亮還是腳漂亮?”美人又問。

  我只好如實回答:“以前一直以爲人漂亮,但現在我發現人和腳都一樣美。”

  美人在笑,笑得很冷:“哼,很會說話嘛,在你李中翰的眼�,我再漂亮也
不上李香君的一根腳趾頭。”我腦袋開始大了:“小琳,話別這樣說嘛。”順著
唐依琳的玉足,我從她筆直修長的玉腿上看到了一層誘人的光輝,光看這麽漂亮
的腿,我就開始硬了,硬得厲害。

  “不這樣說還能怎麽說,昨天去你家吃飯,你一見到我就像老鼠見到貓似的
跑開,哼,我是不是很可怕呀?這段時間,你連個人影都沒有,電話也不打一個,
看來我不但不能跟小君比,就是跟醜八怪比,也差得十萬八千�。”唐依琳說完,
仰起脖子,一口喝完杯子�的紅酒。

  “天地良心,我昨晚真的有急事,半夜才回到家。”“是麽?那爲什麽小君
只吃了幾口飯也找個借口跑出去?莫非你跟小君在外面約會?”唐依琳懶洋洋地
用兩根嫩嫩的手指彈了彈酒杯,我趕緊往她酒杯�又斟上了半杯紅酒。女人埋怨
的時候,男人最好能殷勤點。

  “小琳,你知道我很多秘密,所以我沒必要騙你,更不是躲你,你也不想想,
我會躲一個我愛得要命的大美人麽?”我微笑著撫摸膝蓋上的玉足,如果不是在
餐廳,我一定會把眼前十個可愛的腳趾頭含進嘴�,小君的腳趾柔嫩芳香,就不
知唐依琳的腳趾味道如何了。

  唐依琳幽幽地看著我:“我嫉妒小君。”我笑了笑:“你不說我也知道。”

  唐依琳咬了咬紅唇:“她真漂亮。”我有點奇怪,唐依琳如此驕傲,讓她從
嘴�說出一個令她佩服的女人,絕對是一件很難很難的事情。

  唐依琳的紅唇越咬越深:“她不但漂亮,還有一雙很漂亮的腳,而你,偏偏
又很喜歡她的腳。”我無奈地點點頭。

  唐依琳的嘴唇快要咬出血了:“所以我也把腳美容了一下,想不到你果然夠
色,一眼就注意到了我的腳,好了,今天我就把腳放在你身上,讓你看個夠。”

  我沒有笑,心�湧上了無名的感動,以前還真看不出唐依琳會遷就我,也許
真應了那句“女爲悅己容”的話。望著唐依琳幽怨深情的眼眸,我無法自制,也
不在乎餐廳的侍應就在附近,低下頭,向唐依琳的腳面上吻了下去。

  “幫我把鞋脫了。”唐依琳細如蚊吟的聲音飄進了我耳朵,我一愣,心中驚
喜不已,在如此高級的餐廳�把腿放在男人身上,還讓男人把鞋子脫下來,如果
不是我親眼所見,決不敢相信是唐依琳這種絕頂氣質美女所爲。

  “漂亮嗎?”剛把一只高根鞋脫下,唐依琳就小聲問。

  “漂亮,真的好漂亮。”我驚訝唐依琳的小腳的秀氣,小君的腳丫一片雪白,
而唐依琳的小腳卻是白�透紅,柔嫩異常,掐一下也許都會破,這大概是美容出
來的效果。

  “當然了,又是泡藥水,又是磨皮,還必須每天有二十個小時不能讓雙腳沾
地,我已經好多天沒吃頓好飯了。”唐依琳不停咒怨,臉上似乎露出饑色。

  我心疼道:“其實不必這樣受苦了,你以前的腳也很美呀,唉!要是昨晚知
道有這麽一雙寶貝在,我哪都不去,就陪著你。”唐依琳將信將疑:“真的?”

  我大笑:“當然是真的。”

  唐依琳悄悄問:“那你會不會像吸小君的腳一樣,也……也……”

  我狂吞唾沫:“當然會。”

  唐依琳眼珠子一轉,突然哀聲歎氣:“唉!你看我對你多好,爲了討你開心,
我忍饑挨餓,花了不少錢,這段時間又沒上班,也沒收入,加上吃飯需要錢,交
水電費需要錢……”

  我笑問:“說那麽多,是不是要我先交錢才可以親你的腳兒?”

  哪知唐依琳搖搖頭:“你早關心我,我也不用去炒期貨,爲了生活,我……

  我……“

  我大吃一驚:“什麽?你炒期貨?”

  唐依琳低著頭,小聲道:“還把房子抵押了。”

  我突然打了個冷戰,忙問:“是不是炒石油期貨?”

  唐依琳猛點頭:“對對對,羅畢說這個東西可以炒,我就,就……可是……

  可是,我沒想不到會這樣慘,房子一下子就沒了,還欠了好多好多的債,嗚
……

  中翰,你要救救我呀。“

  我問:“虧了多少?”

  唐依琳傷心不已:“還不清楚,到下周一才知道,我已經被強行平倉了,什
麽都沒有了,房子也沒了。”

  我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怒火,猛拍了一下飯桌:“我明白了,羅畢呢?”

  唐依琳怯生生地說道:“他不敢見你,讓我先跟你說說。”

  我心�冷笑,他羅畢總不至於連老婆都不要吧?最好他現在就跑到爪哇國去,
留下楚大美人,想起楚蕙蜜糖似的肌膚,我心中就有一團欲火。

  “總要面對的,無論是對我還是公司,羅畢都必須要有個交代,怪不得今天
來了幾十個經濟調查科的警察,差點就把公司給掀了。唉,人人都能炒期貨,那
大家都做皇帝算了。”我知道發怒起不到任何作用,搞不好把唐依琳給嚇壞了,
所以還是和言細語。

  “現在該怎麽辦?”唐依琳臉色蒼白。

  我沒好氣問:“房子還能住麽?”唐依琳難過地搖搖頭:“我的衣服和行李
都全搬了出來,寄放在我一個朋友家�。”

  我歎息:“那你還是暫時先住酒店吧,本來想讓你住我家�,但又怕我媽會
問你的,讓她擔心就不好了。”心想,就憑我媽的盤問功夫,說不準給問出亂七
八糟的事情來,現在與母親正尴尬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唐依琳連連點頭,傷心的眼淚都快掉出來了。

  我心中不忍,笑著安慰唐依琳:“就住伯頓酒店的1018號房好不好,過
幾天我幫你找房子。”聽我說起1018號房,唐依琳臉上飄過了一片紅雲,那
地方我終生難忘,唐依琳應該也對1018號房記憶深刻。

  “那你晚上要陪我。”唐依琳用腳掌輕輕地摩擦我的褲裆。

  “不行。”我搖搖頭。

  唐依琳很意外,她瞪大了眼睛問:“爲什麽?”

  我咬牙切齒:“我要找羅畢這個混蛋。”

  “饒了他吧。”唐依琳撅起了小嘴。

  “爲什麽要饒了他?他要毀了這個公司我還要饒了他?你爲什麽維護他?是
不是……”想起唐依琳以前與羅畢曾經有過瓜葛,這次又如此幫他說話,我心�
嫉妒死了。

  唐依琳一看我陰沈的臉色,馬上就猜出我的心思,她咯咯嬌笑,從椅子上站
起來,一屁股坐在我身上,摟著我的脖子撒嬌:“知道我爲什麽要維護他嗎?”

  “不知。”我沒有笑,但也生氣不起來,唐依琳可是很是少笑的女人,這樣
一個香噴噴的女人在我懷�撒嬌,我又怎麽能生氣?

  唐依琳說道:“其實羅畢是無奈,他必須要籌到一大筆錢。”

  我心�冷笑,他羅畢籌錢關我什麽事?不過,嘴上還是問:“爲什麽要籌錢?”

  唐依琳突然繃起了臉:“他要籌錢給趙紅玉。”

  我大吃一驚,心�有無數個念頭,判斷唐依琳一定不清楚我與趙紅玉之間發
生的事情,所以假裝思索一下,問:“趙紅玉與羅總有什麽關系?”

  唐依琳冷哼一聲:“你就不懂了吧,他以前可是羅畢的秘密小情人,後來杜
大衛告訴羅畢,何鐵軍也看上趙紅玉,羅畢只好拱手相送。那個趙紅玉我就不想
提她了,她不但跟何書記有關系,還跟杜大衛,財務總監侯天傑,策劃部的朗謙,
人事部的甯紅軍都有一腿,簡直就是人見人上的公車。”

  我臉上發熱,想想自己也與這個趙紅玉也有過肌膚之親,心中多少有些慚愧,
說實話,趙紅玉身上的浪勁絕對是男人的最愛。

  “我與趙紅玉不一樣,我以前跟羅畢只是想找一個依靠,後來被何鐵軍要挾,
我一個弱女子無力反抗,只有逆來順受,我……我恨死了這個何鐵軍。”唐依琳
說著說著,眼睛就失去了光彩,淚水有掉出來的迹象。

  我趕緊安慰:“過去的事就不要提了,我們展望將來,對了,你是怎麽知道
羅畢要籌一大筆錢給趙紅玉?”

  “就是羅畢告訴我的,他告訴我趙紅玉急需一大筆錢去出國,羅畢這個人雖
然花天酒地,但很夠義氣,他就答應趙紅玉想辦法,後來,後來,羅畢想到可以
在期貨市場上博一把。”

  “於是,他就拉你下水。”我冷笑道。

  唐依琳又出乎我意料:“不,我是自願的。”

  我心酸溜溜的:“自願的?”

  唐依琳幽幽地歎了歎:“哎,以前羅畢對我不錯,但他不是我喜歡那種男人,
這次他求我了,還說這輩子只求我這麽一次。”

  聽唐依琳的話,多少感覺出她對羅畢還有一些暧昧的感情,我心�滿不味道,
滿腔的熱情也冷了許多:“我明白了,羅畢夠狡猾,他雖然搏殺期貨,但他還是
給自己留了一條後路,之所以拉你參與進來,就怕萬一炒期貨失敗了,有你們幾
個女人墊背,我也會投鼠忌器。”

  “我知道。”唐依琳苦笑的樣子一點都不好看。

  “知道了你還幫他?”我很震驚。

  “就算我還他一個情吧。”唐依琳淡淡地看著我,眼神很堅定,我在想,這
是不是她對過去的一個了斷呢?

  我心軟了:“傻姑娘,有這樣還人情的麽?你知道你冒多大的風險?你這是
在犯罪。”

  唐依琳狡猾地看著我:“所以我求你救我喽,我是你的女人,你又喜歡我,
所以你一定會救我的。”

  “唉!”我長歎了一口氣:“不管怎麽說,你也要告訴我羅畢在哪�。”

  “我,我來了。”我的話剛說完,一個人搖搖晃晃地從我身後走了出來,這
人赫然就是羅畢,他滿臉通紅,一身酒氣,手�還提著一支洋酒。

  唐依琳從我懷�站了起來,淡淡地說道:“好了,你們男人的事你們談,中
翰,幫我點些吃的東西送到1018號房,我可不想讓腳沾地太久。”

  “好。”我點點頭,目送唐依琳離去,我注意到她手�拿著兩只高根鞋,天
啊,她難道要赤腳走路?

  “她真美。”羅畢望著唐依琳的背影大噴酒氣,還打了一個酒嗝。

  “我們還是討論別的吧。”我冷冷地說到。

  “小蕙也很美。”羅畢毫無理會我,他舉起酒瓶,又喝了一口酒,濃烈的酒
氣彌漫了我的四周,可是聽到羅畢提起楚蕙,我惱怒之氣瞬間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在這點上,我不管怎麽補償,都覺得愧疚羅畢。

  羅畢突然盯著我問:“中翰,你老實告訴我,自從上次在總統套間後,你與
小蕙有沒有再發生關系?”

  我讪讪一笑:“羅總你是不是醉了?”

  羅畢道:“我沒醉,你要告訴我。”

  我語氣並不堅定地回答:“沒有。”

  羅畢大聲道:“我……我不相信……”

  我有點心虛:“既然你不相信,爲什麽還要來問我?”

  “我要看看你是不是說實話,嗝,你肯定沒說實話,你一定找過小蕙,嗝,
中翰老弟啊,我真不知道怎麽說你好,你身邊美女如雲,現在又多了個天仙似的
唐依琳,你怎麽還不知足啊?別一天盯著我的老婆不放,嗝,想你沒來KT的時
候,我身邊的幾個女人對我多好,小蕙,小琳,紅玉,玲玲……嗝,特別是玲玲,
我讓她陪我吃飯就陪我吃飯,我讓她陪我睡覺就陪我睡覺……可是,現在她們一
個個都不理我,唉,中翰老弟,我苦啊!”

  “葛玲玲是杜大衛的老婆,你不也盯著人家的老婆不放嗎?”我幹笑兩聲,
對於羅畢的指控,我不承認也不否認。不過,我這樣問,卻間接地承認了自己與
楚蕙有過了魚水之歡。

  羅畢也許是醉糊塗了,他沒有聽出我話中的含義,依舊向我訴苦:“那,那
是以前的事了,女人真奇怪,說不理你就不理你,真揪心呐。”

  我冷冷問道:“那你說說以前是如何把葛玲玲弄到手的。”

  羅畢斜著醉眼看我:“你想聽。”

  我木然點頭:“想。”

  羅畢又問:“真的想?”

  我耐著性子回答:“真想。”

  羅畢哈哈大笑:“那你在叫服務生拿多一瓶馬嗲利。”

  葛玲玲豔事當然不能讓外人聽了,我示意不遠的侍應,侍應也夠機靈,轉身
離開,我敷衍羅畢:“服務生去拿酒去了,你說吧。”

  “其實,那麽多女人我最喜歡的就是葛玲玲,她真的很夠味。”說起葛玲玲,
羅畢的醉臉洋溢起了自豪和滿足,似乎那是一段令他無限回味的日子,而我卻被
氣炸了,嫉妒之火滾滾而來,真想狠揍羅畢一頓,但心�又想聽聽羅畢究竟用什
麽卑鄙無恥的手段得到天下第一大美人。

  “我記得那天……嗝……”羅畢又打了一個酒嗝。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