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婦姐姐 (1-9)

 第一章、偷窺姐姐

  張明和秦萌萌是是從小玩的到大的玩伴,也就是我們常說的青梅竹馬。不管
是小學、中學乃至高中他們都是在一起讀書學習的。

  同時也因為他們自小住在一個小區的緣故,因此也常有彼此間的往來,偶爾
串串門什麼的是家產便飯的事。而對於張明的來講,能夠天天窩在秦萌萌家裡,
一步也不想離開,那是再幸福不過的事了,當然這絕不是僅僅因為他那個漂亮可
愛的青梅竹馬秦萌萌,而是因為秦萌萌的姐姐秦清。

  記得在張明還很小的時候,他總是被鄰居家的小孩欺負,不過秦清卻能出面
保護他,也只是因為這件事在還是小孩的張明心中有了非常深刻的印象,甚至說
有一種朦朧的依賴感。

  在很小時候張明就像跟屁蟲一樣和秦萌萌兩人跟在秦清後面玩,什麼扮家家
的也是常玩的,不過後來因為讀書的關係,張明與秦清見面的時間也就非常少了。

  張明依稀記得他剛上初中那會,秦清已經在上大學了,因為秦清上的是外省
的某重點大學,因此想見這個心目中的姐姐是非常困難的事情,因為她基本沒怎
麼回來。秦清兩年間只回來了兩次。

  張明清楚的記得在自己上初二那年的暑假,秦清回到家的時候,他差點不認
識秦清,不是因為別的什麼原因,而是秦清剛讀大二,在周圍人的影響下,在穿
著打扮上也會有改變,漸漸有了小女人姿態,這對張明來講是致命的。

  張明記得那天他得知秦清回來,特地去秦萌萌家串門的時候,一進門就看到
了一位一頭黑髮拉的筆直的美女與秦萌萌正嘻嘻哈哈地聊著有趣的事情。

  張明記得秦清的長發本來就直,又做了簡單劉海,鵝蛋臉,搭配上淺淺笑意,
那種直面而來溫馨,正是張明一直缺少的感覺。

  那時的秦晴本來和妹妹聊的開心,看見張明進來,就高興撲過來摸摸張明的
頭道:「小東西,一年沒見,人長高了不少嗎?」

  張明看著秦清的變化,他發現自己的姐姐已經真正的成熟的起來,他孩子氣
嗅嗅秦清的天然體香道:「清姐,你都不回來,我以為你不要我們了呢!」

  三人一年沒見,這次見到自然有說不完的話,當秦清帶著張明回到裡屋拿出
給張明買的衣服並為他穿上的時候,身體間便有肌膚接觸,張明接觸到秦清嫩滑
的肌膚,在伸手套衣服不經意的碰到秦清的乳房,下身的小傢夥,竟然沒有理由
的硬了。

  當秦清為張明穿好衣服,一臉滿意的看著張明的時候,卻發現張明下身搭起
了大大的帳篷。

  張明不知道那時的自己是怎麼度過那段尬尷的時光的,他只記得從那次以後
秦清就再也沒把他當做小屁孩看待,只當是小男孩了。

  當然這件尷尬的事情也深深留在了張明腦海裡,直到很長一段時間後,他才
能夠很自如站在秦清面前不會尷尬了。

  正因為有了喜悅有了羞愧,張明對秦清的感覺才有不一樣的感覺。

  會有這些原因主要還是因為張明在很小的時候父母就已經離異了,他自己是
跟他父親一起生活的,因此這個小男孩自小缺少母愛,也就有了大家常說的戀母
情節,而這戀母情節,最直觀的表現,就是張明在初二那會深深迷戀上了秦清,
或者是暗戀秦晴。

  時至今日,張明跟秦萌萌也到了考大學的最後衝擊階段,而秦清也已經大學
畢業兩年,並在大學後畢業後的頭一年裡,跟自己大學裡相戀的學長結婚了。

  這次因為張明與秦萌萌要做最後的高考衝刺,他們距離高考也就三個月的時
間了,因此他們決定搬出宿舍,回家住宿。

  這樣一來也就有了晚上學習的時間了,又因為他們住在同一處小區,因此張
明常常跑到秦萌萌這裡的學習。

  張明頂著考大學的旗號,到是好幾次光明正大的窩在秦萌萌的房間裡學習,
秦清開始的時候會有些小擔心,畢竟妹妹長大了,很多事都懂了,只是她每次出
現,兩人都很努力再學習,這樣一來幾次後,她也就把擔心放在心裡,鼓勵他們
好好學習了。

  只是事情真會像她想像的那樣嗎?

  這一天張明像往常一樣收拾一些學習資料,背著挎包,暗響了門鈴。

  「事業是做不完的,你這個單子做好了就回家一趟,我在家等你。」開門的
正是張明朝思暮想的秦清。

  只見秦清一手拿著一個手機講著電話,語氣平淡,一邊開門,她看到是張明,
用手指指秦萌萌的房間,示意張明秦萌萌已經在裡面等他一起學習了,然後她繼
續跟電話裡的人說話。

  張明看到居家的秦清穿著一條很普通的白色短褲,露出一雙潔白修長的大腿,
腳上踩著一雙露腳趾的拖鞋,那白裡透紅的玉足,無時無刻不在透露著成熟女人
的韻味,她的上身穿著一件寬鬆的短袖。

  就在秦清轉身的一剎那,張明透過秦清寬鬆的袖口看見了裡面粉色的胸罩,
瞬間他的臉就燙了起來。

  不過他不敢一直盯著看,只好低頭換鞋,不過眼睛卻不捨得離開秦清的身影,
因為他怕秦晴發現他的心思,他只好把眼睛看向客廳裡角落處那隻正躺著地板上
的秦清養的貓,那隻小貓正伸出舌頭舔自己的爪子,似乎嘲笑張明的膽小。

  雖然張明不敢盯著秦清看,但是耳朵卻一直聽著秦清的聊天。

  張明知道秦清電話那頭正是她的老公叫什麼李浩來著,現在還在是個小老闆,
聽說是繼承他父母的產業,比秦晴大兩歲。

  說起李浩他還是通過跟秦萌萌瞎聊有意的套出了秦清與李浩的一些事情,他
知道那個叫李浩的原本是秦清的學長,在學校的時候是學生會的主席,而秦清那
時正是學校文藝部同時也是校花一枝,經過李浩四年的軟磨硬泡,在秦清大四那
年,他們終於在一起了。

  聽秦萌萌講,他們在一起沒多久後,她姐就跟李浩搬出去住了。

  原本張明還是抱了一絲希望,但是一聽到秦清跟李浩搬出去住的消息,他就
猶如驚聞噩耗一樣,心碎一地。

  這還不算完,最讓他難受的是,在李浩家庭事業一落千丈,沒錢沒勢的時候,
秦清竟然會義無反顧的嫁給了李浩,那時候的秦清也才二十三歲,剛參加工作一
年。

  張明還知道李浩的父母原本是做皮鞋加工廠,因為資金周轉問題,鞋廠差點
倒閉了,而就在那時,趕上了他們原本計劃好的婚禮,只是因為李浩的單方面原
因而擱淺了,最後他們也只好請了一些親朋好友,簡單吃了個飯,也就算是婚宴
了。

  而秦清的父母,原本是跟秦清住一起的,後來看到李浩結婚連婚房都沒有,
就把他們住了幾十年的套房,重新裝修,當做他們的婚房,而他們自己則是搬到
老家去住了。

  由此可見,秦清的父母對她是多麼的寵愛了,那時的秦清知道這件事,那是
萬般不同意的。

  而秦清的父母卻說單位有住房,沒什麼關係的,重要的是,他們相信自己女
兒的眼光,說以後李浩生意繼續好起來,再買套好的房子給他們住就可以了。

  到最後秦清雖然萬般不同意,但是卻是扭不過二老,只好遂了他們的心願,
只是他們的房子重新裝修的那些錢,卻要讓李浩家裡出點錢意思下,不然這件事
傳出去,總歸是不好的。

  其實在秦清看來別的什麼都不重要,只要兩人在一起開心快樂就好了,因此
當李浩提出至少也要拍個婚紗照的時候,秦清卻笑著拒絕了,她說:「等下次正
式結婚的時候,再拍也不遲吧!」

  也因為這個事情,李浩一直覺得虧欠秦清很多,因次在婚後的一年多的時間
裡,他都在努力經營他的事業,試圖給秦清一個美好的明天,至於剛才秦清聊天
的內容,無非就是希望李浩能早點回來,多陪陪她,事業是做不完的,不必急於
一時,

  但是對於一個就連結婚都出不起房子反而還要女方倒貼的男人而言,事業才
是最重要,何況還是李浩那種非常要面子的男人了。

  因此不管秦清怎麼催促,李浩總是以事業為重的原因,在外面奔波,努力掙
錢,不過顯然秦清要的不是這個。

  當張明知道這些事後,很為秦清感到不值,最後他給自己的理由是,或許秦
清真的很愛李浩吧。

  記得那段時間張明是會用手指算時間,有時會不可理喻且無不心疼的想到:
「清姐竟然跟那個男人結婚了,媽的,真是便宜了那個傢夥,就這樣白白操了清
姐兩年多了啊!」

  張明想到的這裡的時候,總是不由自主想起一些事情,秦清溫柔的笑顏,大
姐姐無微不至的關懷,當然還有秦清標誌性的長腿以及挺翹的屁股。

  每每張明想到這個暗戀已久的清姐翹著屁股讓另外一個男人幹的時候,就總
是覺得心如刀割。

  不過張明好歹也是滿十八歲的成年人,雖然算不上大男人,至少也是大男孩
了,因此即便知道了這件事,他除了接受,就是接受,只是這件事給他帶來的刺
激,就是他的想法多了起來,很多以前不敢想,不敢做的事情,一直在他腦海裡
迴旋著。

  比如說以前他不敢偷窺秦清洗澡的,現在卻是非常期待了,他知道秦清有個
習慣就是早晚各洗一次澡。早上那次因為他沒能住這邊的緣故,一直沒機會偷窺,
但是晚上那次他卻是有機會。

  也因為這個原因,他總是在秦萌萌的房間裡學習到十一點多。

  因為在十一點多的時候,秦清就會睡覺了,她有很好的作息習慣。

  也因為張明發現了這件事,在晚上十點後的那段時間,他總是心不在焉,因
為這沒少被秦萌萌說,張明每次說自己學習太多,記不住等原因搪塞過去。

  又比如說以前他是不敢做任何褻瀆秦清的事情,但是經過島國小電影的熏陶
後,現在卻是十分熱衷偷竊秦清的衣物,特別是內褲、絲襪一類的東西回去YY,
只是這一項事情,在張明和秦萌萌學習的兩個星期內卻一直不敢做。

  一他怕秦清發現,畢竟想像到實踐的過程是有很大的鴻溝的,別說這項,就
連偷窺洗澡的事情,他到現在還是沒看成。

  可能是李浩給他的刺激太大了,他一次次給自己打氣,別人能操她逼,我就
是看看,沒什麼大不了。

  張明也在這個想法刺激下,積蓄著自己的色心。

  張明敲了敲秦萌萌的房間,得到同意後進去了。

  秦萌萌穿著一套運動裝伏在書桌上寫作業,她頭也不擡到:「我怎麼感覺你
最近有點精神不好啊,別忘了我們的約定啊,一起考XX大學的!」

  張明正在從書包裡拿出資料,聽到秦萌萌的話,他遲疑一下道:「可能是一
摸要到了,有點緊張吧,沒事的,學習吧!」

  秦萌萌擡頭看著一眼張明,氣憤地咬了一下嘴唇,呼口氣,繼續學習了。

  其實秦萌萌也是一個小美人胚子,在學校的時候,也是被人冠以校花的稱號,
並且常有其他的班的男生,找藉口來他們班級偷看這個美女,至於情書,秦萌萌
不知道收了多少封了,又仍了多少封。

  只是這個小妮子一心想要學習,同時又有張明這個狗皮膏藥一直跟著,別的
男生倒是沒怎麼有機會下手的。

  只是在別人看做是寶貝的秦萌萌,在張明這裡似乎沒有了什麼作用。

  可能從小一起長大的緣故,也可能是張明戀母情節的原因,比較喜歡御姐,
心裡念叨著是她姐姐,在這個原因上,他往往忽略了自己身邊還有一個非常好的
女孩。

  這或許是人生的玩笑,但願不要變成一個悲劇才好,因為在秦萌萌心裡,她
對張明有著一種淡淡想要依靠的情緒,只是張明一直沒有主動開口,因此作為女
生的她,當然不會主動說出來,從而選擇把一切藏在了心裡。

  張明和秦萌萌兩人學習成績在班上都算是優秀,張明在秦萌萌這邊學習的時
候,更多的時候是用大量的習題來沖刷自己那些大膽而又瘋狂的想法,也因為這
他們的時間也過的比較快,整個的學習過程也是很安靜的。

  一轉眼又到了十點了,每當這個時候張明就再也學習不進去了,他腦子一直
想著:「一直要看清姐洗澡,一定要!」

  期間,張明走出房間喝了幾次水,上了幾次廁所,總想多看一眼秦清,不過
後者卻已經躲進自己的房裡裡不知道幹什麼去了。

  張明除了失望,就是更加期待時間來的快點,今晚他一定要偷看。

  果然,沒過多久,秦清就來敲門進來說道:「差不多時間了,你們再看會書,
明天再學習吧!」

  張明心裡興奮的要命,不過嘴上卻說:「清姐,一模考試就要考了呢,不努
力不行啊!」

  「行了吧,學習重要,但是休息也重要,要注意勞逸結合,我那會考大學到
沒有你們這麼用功呢,你看看,我還是照樣過來了!」秦清道。

  秦萌萌出聲道:「姐,你就別在這裡吹牛了,你快去洗澡睡覺吧!我們知道
了,等會就結束!」

  張明想要多留在秦清身邊多一秒鐘,秦萌萌何嘗不是希望自己多留在張明身
邊多一秒鐘呢?

  秦清笑了笑,也沒說什麼,拿上換洗衣服,去洗澡了。

  當秦清把門關上,進入浴室洗澡的時候,張明的心就開始不自覺的跳了起來,
他算了算時間,秦清應該已經進入洗了十多了分鐘了,按照秦清洗澡的習慣,她
最少要洗四十分鐘左右。

  他覺得自己可以行動了。

  「我去上個廁所!」張明道。

  秦萌萌道:「以前沒見你膀胱這麼廢啊,現在怎麼一個小時跑兩次廁所啊!
快去吧!」

  張明擺了鄙視的姿勢道:「多上廁所有益健康,你知道什麼啊,小屁孩!」

  秦萌萌搖頭,冷哼道:「快去吧!那裡來這麼多話!」

  以秦萌萌單純的思想來看,她絕不會想到張明哪是上廁所啊,分明是去偷窺
她姐洗澡啊。

  張明出了房門,把門關好。

  然後平順下自己的呼吸,脫掉拖鞋,踮起腳尖,躡手躡腳做賊一樣的走出秦
清洗澡的那個浴室。

  一般的套房都是有兩個浴室,一個在主臥裡面的,一個在外面,只是主臥裡
面那個是沒有浴缸的。而秦清喜歡泡澡自然是在外面的那個浴室,當然張明說上
廁所那就是主臥裡面那個浴室了。

  張明小心翼翼的一步步邁近浴室,心臟的頻率無形的快了起來,等到他快要
到浴室門口的時候,他聽到了秦清在浴室裡用手機放在輕音樂的聲音,在秦清看
來,洗澡聽音樂是有助於放鬆身心的,能更好的保證洗澡質量的。

  秦清自然不會想到,她為了使自己更加輕鬆而放的音樂,對張明而言,無疑
是多了一層保護音一樣。

  因為即使張明再小心,用腳踩木地板上總會有細微的聲音的,如果太安靜了,
張明還是一點都不敢動的。

  因為這樣的事如果敗露,後果他是不敢想的,初二那件醜事,已經讓他苦惱
了很久了,他自然不能讓事件重演了。

  張明終於來到了浴室門外,他瞪大眼睛,想要看清玻璃門裡面的女神,但是
讓他失望,這浴室的玻璃門,是磨砂玻璃,如果有人緊貼在玻璃門上的時候,是
可以清清楚楚看的仔細的。

  但是只要有人遠離這道門,那就看不見了,同時張明自然不敢緊貼玻璃門去
看,因為這樣一來,裡面的秦清就會發現了。

  「我怎麼這麼笨,之前為什麼沒想到這個玻璃門會有這種效果,我只是想看
看清姐的樣子,只要有模糊的輪廓也好啊!」張明之前看過這個玻璃,他沒怎麼
研究,那時想來,即使不能清楚的看見裡面的人,但是一道模糊輪廓應該會有的,
但是現在哪裡有什麼人影啊。



  此時浴室裡的秦清正高興的跟著輕音樂哼著歌,可能是李浩給了她時間,什
麼時候能回來了,或者是說有什麼高興的事了。她躺在浴缸裡,用泡沫清潔著自
己光潔的肌膚,她永遠也不會想到門外有個人正想方設法的想要偷窺她。

  「怎麼辦?難道今晚又要放棄嗎?」張明不甘心的想著。

  不過在他耳邊一直不斷傳來著自己心目中女神的歌聲,想起自己的女神,竟
然被的男人先上了,一想到這裡,他的荷爾蒙則是快速分泌一般,他做出一個大
膽舉動。

  張明貼著牆慢慢走到門的另一邊,小心翼翼的伸出手,輕輕用手推著門把手,
內心祈禱著:「千萬不要上鎖啊!」

  可能是張明的祈禱有了作用,又或者是家裡沒有什麼可以防範的人,這浴室
的門,竟然真的沒有鎖起來。

  在門輕微的動了一下那一刻,張明整個心都已經卡在喉嚨裡了。

  「再一點,再一點就可以了!」在這一刻,張明拿出平時參加奧數已經參加
各類比賽的良好心態,他努力讓自己做到冷靜點,等到浴室的門推到一釐米左右
的距離後,他這才停下手來。

  張明小心翼翼的想把眼睛貼在門縫上,但是又不敢整個頭伸出去。

  這時他想到用手機,他拿出手機,弄出了攝影模式,將手機的探頭對著那道
門縫。

  他激動的看著自己的手機屏幕,但是卻只是看到一條白布圍住了浴缸。

  看到這裡他大失所望,不過也讓他更大膽起來。

  本來門縫只有一釐米左右的,但是有了這層白布後,他膽子也有大起來了,
色心也就膨脹了起來,他把門縫擴大了三釐米左右,這樣他就完全清楚的看清了
整個浴室裡的情況。

整個浴室裡煙霧瀰漫,不過卻有一陣清香在飄蕩,還有一段段悅耳的輕音樂,
但是張明的眼睛卻是盯著白布看,他看到白布上面呈現出這樣的身影。

  秦清的頭上戴了個頭戴,脖子以上的地方與浴缸持平,這樣一來,張明就連
秦清胸部都看不到了。

  但是由於秦清幾乎整個人泡在水裡,她那雙長腿卻是留在了外面。

  張明看到了秦清的一雙雪白長腿,那小腿以下的部分露在了白布外面,小腿
上沒有一絲贅肉,一雙小腿形成了一道優美的弧線,看道張明血脈噴張,他看到
那小腿上還有泡沫留在上面,真有沖上去幫她舔乾淨的衝動。

  當張明腦海中出現這個想法的時候,他自己也嚇了一跳,但是另外一反面,
卻是大感刺激。

  張明看到秦清那雙玉足,目測大概只有三十四碼的樣子。一雙玉足有種肉肉
的感覺,但絕不是肥肉的感覺。此時正調皮的左腳來回挫右腳,就這樣一個動作,
讓張明有了沖上去把這雙腳抱在懷裡的衝動,因為就在這樣的動作間,張明看到
了那腳踝與腳趾頭間形成的優美弧度,真的是美的不可理喻。

  同時秦清的皮膚本來就白,這一雙白花花的玉足,由於膚色健康,白裡透著
紅,真是很完美。

  張明使勁咬了咬牙根,吞下了口中的津液,他突然間有點不敢看下去了,因
為他發現自己再看下去,難保不敢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了。

  張明小心翼翼的關門浴室的門,走到客廳的時候,他摸摸的臉蛋卻是燙的好
命,心跳不知在何時他已經覺得沒有那麼快。

  拿起手中手機,他發現手機一直在錄,看到這裡,他這才稍微滿足的走向主
臥的房間裡廁所,暫時躲一躲了。

  沒辦法,下面的帳篷搭的太辛苦了。

  張明等到自己身體恢復正常了,這才回到秦萌萌的房間。

  「怎麼去了那麼久?掉茅坑裡了?」秦萌萌看了一下時間大概有十分鐘的樣
子。

  其實張明偷窺的時間很短暫,只是恢復的時間長了點。

  「差點就掉進去了!晚上就學到這裡吧,我先學習了!」張明想早點回去了,
因為他還想再回味一遍剛才的情景。

  告別了秦萌萌,回到家裡的第一件事就是關好房門,接著酒鎖好門窗,掏出
手機,擺好紙巾,脫下褲子。

  一邊看著手機的拍攝下來的視頻,一邊踏踏實實的做了一回擼管男。

  當一股股白色噴灑出來後,張明又後悔地想到:「麻痺的,我到底在幹什麼
啊。」

  只是到了後半夜,張明睡不著,因為只要一閉上眼就是秦清白花花的長腿,
他只好拿出手機看著裡面的視頻又擼了一回。

  只是這次,他卻是沒有什麼後悔的想法了,他想的更多的是,下次一定要辦
法摸到她,僅僅只是偷窺,已經不能滿足他的色心了。

  不過有了那晚偷窺後,張明有幾天不敢去秦萌萌家裡了,畢竟心裡有鬼嘛。

  直到有一天,張明出現了,還是因為秦清在小區樓下偶遇到他的緣故。

  「小東西,這幾天怎麼沒有過來學習呀?是不是在偷懶呀!」秦清在一家上
市公司的工作,不過她在公司是這家總公司的區域分公司,她在公司的職務是財
務會計。

  剛下班的秦清正穿著工作裝,還沒來得及換呢。

  張明看到秦清穿著深色的女士西裝套裙,裙下那雙令他魂牽夢繞的美腿正套
著一雙黑色絲襪,腳上穿的是一雙黑色的高跟鞋。

  腰間背著一個黑色小包,正扭著小屁股款款向他走來。

  「清姐,你現在輕鬆了,不像我們啊,市一模下週五就要開始考試了,我正
緊張著呢!」張明找了一個理由道。

  「小東西,跟你說過了要勞逸結合的嘛,這樣吧,你姐我,明後天正好休息。
那就帶你們兩個小鬼去以前那裡經常玩的基地去釣釣魚散散心,怎麼樣?」秦清
在張明面前一直扮演著一個大姐姐的形象,這是從小形成的印象,她從沒改變過。

  其實初二那件給張明帶來的更多的是尷尬,而對於秦清來講卻是這樣想的:
「以前跟在屁股後面的小傢夥,終於開始長大了呢!」

  有了這個想法了,她會注意些自己作為姐姐的形象,不會再像小時候那樣沒
大沒小的瞎玩。只是小時候的稱呼到現在一直沒變,小的時候張明不高,那像現
在一米八左右的身高,因此秦清總是叫他小東西。

  只是秦清的想法很簡單,但是到了當時張明那個年紀卻不是這樣想的。

  可能這也應了那句話,誤會就是這樣無形中產生的吧。

  其實秦清想要去基地除了想要帶兩個散心外,還是想回去看看自己的父母的,
因為她們兩姐妹也有幾個月沒有見到她們二老了。

  張明聽到秦清要帶他們去釣魚,心裡非常高興,他想起小時候,秦清帶著他
們去釣魚,那個時候秦清十幾歲了,卻是個釣魚能手,但是他們兩個只是十歲左
右的小孩子,那懂這個,只會在一旁搗亂,說到釣魚,這也是張明與秦家姐妹倆
的美好回憶之一呢。

  「清姐,那個水庫現在還在嗎?」張明疑惑道。張明看看時間明天正是星期
六,他是放假的。

  「當然在的呀,前一段時間當你們還在學校的時候,我還跟你浩哥哥去釣過
呢!怎麼樣。書吊子,想不想去呀?」秦清說道那個水庫的時候,臉上閃過一絲
羞紅道。

  秦清自然不會知道李浩這兩個字是張明的痛,張明聽到秦清竟然還帶那個男
人去他們小時候的「基地」,心裡感到非常不舒服的,同時以張明現在的「性」
經驗而言,他當然不會從秦清臉上閃過一絲羞紅,想到別的什麼地方去。

  如果經驗老道的人,聽到秦清這樣說,同時又有這樣的表情一定會想到:
「不會在那裡來了一場野戰了吧?」

  好在張明沒有看出來,不然以他小心眼估計會更加的難受,不過不管怎樣張
明還是很開心說道:「好啊,好啊!那你明天記得叫我!」

  「當然啦,小東西,對了,你這麼完不在家吃飯出去幹嘛?」秦清道。

  「我奶奶生病了,我爸過去看她了,晚上要我自己出去吃外賣!」張明委屈
道。

  「奶奶生病了嗎?嚴重嗎?」秦清關切道。

  張明搖頭道:「我爸說人老了難免會有問題,只是血壓高了,沒事!」

  「那你晚上就到我那裡去吃吧!走吧!」秦清聽到張明奶奶的沒事,也就安
了心,她知道張明自小父母離異,從小就缺少別人的關愛,也因為這個原因,她
對張明的愛護會多一些。不然以秦清看似溫柔,其實骨子裡那股高傲的性子,她
不會對別人那麼好呢,不過這種人朋友會不多,至少在公司,秦清雖然會受上級
賞識,但是卻不得公司女同事的歡迎,而那些男同事卻又不怎麼敢接近,自然秦
清美麗的外表是一個原因,另外她不怎麼會迎合別人的話,也是有很大緣故在裡
面的。

  不過這種性格有壞,自然也有好的,比如說如果是她認定的朋友,那麼她就
會對他很好,無疑,張明就是一個幸運的傢夥。

  秦清帶著張明進入了自己住的那棟房子,到了電梯門口張明看著門口那麼多
人等電梯便道:「清姐,這個電梯最近一段時間老是出問題,我們還是不要坐電
梯了吧!」

  秦清這棟樓的這個電梯前段時間壞了,一直沒人來修,時不時的會突然定在
那裡,同時電梯裡的攝像頭不知何時已經壞了,因此張明才有此一說。

  「小哥哥呀,我們住的是17樓啊,你難道要我走上去啊!」秦清雙手叉腰,
假裝生氣地瞪了一眼張明,玩笑道。

  秦清這棟樓有25層高,這個時段由於是下班高峰期,因此乘坐電梯的人是
比較多的。張明提說不想坐電梯,電梯故障是一個原因,還有一個原因是他看到
一個傢夥。

  那是一個身高一米八五,年紀在二十五六間的男人,他染著一頭黃毛,整個
人看上去有種痞子氣。

  此時他正摟著一個身材火爆的女人,時不時跟那個女人說著笑話,惹著那個
女的哈哈大笑。

  張明所在這座小區,只能算是普通小區,因此會有些雜七雜八的人出現,在
他看來那種男人很危險,他出於保護心理,自然不想他心愛的姐姐跟這個傢夥坐
同一座電梯了。

  不過好像張明發現的擔憂是多餘的,他發現那個男的住的頂樓,在坐電梯過
程中,他自顧著哄那個女人開心,好像沒有看到秦晴。

  不過當秦清與張明走出電梯的時候,那個黃毛還是擡起頭看了一眼,不過也
是隨意的看了一下。

  「你看看我說過沒事吧!」秦清一邊從包裡掏出鑰匙一邊得意道。

  很多時候一個美麗女人在外人看來或許會很高傲,給人不好親近的感覺,但
是只要是跟她關係非常好或者是熟悉的人,還是會露出很自然很純真的一面的,
秦晴現在跟張明就是這樣的情況。

  秦清開門進去,張明特地落後半個身子,這麼做只為了等下秦清在門口換鞋
的時候,他可以第一時間再次近距離的看著秦清的那雙絲襪小腳。

  果然,秦清的換鞋的時候不像男人隨意的甩開,她先是從鞋架上拿出她經常
穿的那雙拖鞋,只是她的拖鞋放在最下面,因此她要有稍微彎腰的動作。

  這樣一來原本秦清就是穿著套裙,一彎身子,她的屁股由於緊身的原因就是
勾勒出一道很好的輪廓。

  張明老早的就留意到了這裡,當他看到秦清彎身子的時候,那翹起來的屁股,
他真的很想學習島國電影裡面的鏡頭,直接裙子一扯,摟著腰就干了。當然,這
些他只能想想,所以在這種情況下,他只能從套裙底部看進去,希望能夠看見裡
面的秘密花園,不過這個過程只是幾秒鐘的樣子,沒等到有什麼動作,秦清已經
把換的拖鞋換在地上了。

  只見她很優雅先把一隻腳從高跟鞋拿出來,穿上拖鞋,另外一隻腳則是輕輕
抖一抖也脫了高跟鞋,只是一下子,秦清就換好鞋子。

  就在此時從客廳的角落突然跑出那個小黑貓,秦清很自然的接住了親暱道:
「小寶貝,是不是想媽咪了,等下就給你弄好吃的哦!」

  秦清很喜歡小動物,特別是貓,在大學的時候,她還養過兔子,後來,她還
是選擇養貓,因為在她看來貓很具有靈性,也很溫順,同時貓的眼睛有種特別的
美,似乎有著一種無窮魅力在裡面。

  秦清抱著小黑貓轉身對張明道:「萌萌應該在房間裡,你找她玩吧,我先換
身衣服,等下就做飯。好吧?」

  張明乖巧的應了幾句,然後快速的換好的鞋子,向秦萌萌的房間走去。

  秦清抱著那隻小黑貓,進了屋便用腳勾了一下門,準備換衣服,只是好像腳
的力道不夠,門竟然沒有關緊。

  張明本來準備推開秦萌萌的房間的,但是看到秦清的房間沒鎖好,他的心思
有活動開了。因為秦清的主臥與秦萌萌的房間只有一門之隔,只有的機會,張明
不會放過的。

  有了上次的經歷,張明已經不是太緊張了,不過還是很激動的。

  他習慣的拿出手機調成攝像模式,接著便踮起腳尖,探著腦袋往裡看。

  開始的時候,張明只看到那個黑貓蜷著身子,躺在床上,那雙寶藍色的眼睛
看著張明,讓後者一陣心慌。

  張明雖然沒有看到他心中女神的身影,不過衣櫃開啟以及衣櫃碰撞間的聲音
他聽到了。

  這次不同於上次有布隔著,他敢多推開點距離,不過這次留下的縫隙也有三
四釐米,張明不僅感慨,這門鎖設計的真好,輕輕一反彈,不多不少,正好三四
釐米。

  接著便看到秦清把一套居家的休閒裝放在床上,再接著張明看到了讓他激動
的一幕。

  只見秦清先是脫掉自己西裝外套,露出了裡面白色襯衫,裡面白皙的肌膚若
隱若現,她小心翼翼的先把西裝用衣架架起來,接著才是開始套下身的套裙。

  秦清的套裙是拉鏈時,拉鏈就在腰間,張明只是聽到「茲茲」拉鏈的聲音,
那原本緊緊裹在秦晴身上的套裙,刷的一下便落在地上。

  映入張明眼簾的是秦清裹著絲襪,幻想已久的圓潤臀部:「她穿的是連褲襪!」

  張明拿著手機的手有點顫抖,不過卻是瞪大眼睛再看。

  接下來他看到秦清雙手各伸出一根拇指,扣住了褲口的兩邊,很輕巧往下推,
等她推到大腿根部的時候,卻是坐在了床上。

  就是這個動作沒把張明嚇死,因為原來的秦清是背著他換衣服,但是當她做
到床上的時候,則是斜對著,只要一轉頭,兩人就要四目相對,到時張明就玩完
了。

  雖然張明很想看下去不過還是把頭縮了回去,如是這樣大約過了幾秒鐘的樣
子後。

  那雙黑色的絲襪竟然已經被秦清脫了下來,只是當張明再回頭的時候,卻是
看到秦清在脫那件白襯衣,依然是坐在床上的姿勢,張明不敢一直在那裡盯著,
只能瞄一下,就收回來。

  上一刻秦清還在解鈕子的,下一刻,秦清的身上便剩下的一套內衣。

  上身是一件粉白色的胸罩,不是什麼性感的款式,感覺很乾淨的樣子,下身
也是粉白色內褲,張明只是瞥了一眼,他以為接下來秦清就要脫內衣了,他在心
裡大聲呼喊。

  不過秦清卻是隨手拿起了早就放在床邊的休閒裝,先是套上了外衣,接著麻
利的穿上了褲子。

  看到這裡張明知道自己該閃了,雖然心裡感到很失望,沒有看到最神秘的東
西,不過他已經非常滿足了。

  當他輕輕推開旁邊門的時候,卻發現秦萌萌正蓋著小被子在睡覺。

  如果是她學校的任何一個男生看到這樣情境,估計早就撲上去了,而張明卻
是傻乎乎的坐在書桌上隨手拿了一本書。

  沒多久,秦晴就出現了,她敲門進來道:「兩個小傢夥,你們沒餓壞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