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侵霜(1-9+番外) (1/3)

  第04章 他是斷腸藥

  秦霜真的是累了,她很少承受這樣激烈的性愛,來不及回應他的話,就沈沈
睡去。

  陳恩喜歡她這個時候的睡姿,小女人臉埋在他頸窩裡,大半個身子都軟乎乎
的靠在懷中,修長筆直的腿也親呢地挨著他的腿。陳恩輕輕抓了她的手臂讓她環
在自己腰上,小東西還自覺的抱緊了他。

  男人滿足的輕吐一口氣,也牢牢抱住秦霜,她便是他心底缺失的那一塊,如
今抓到了手裡,就填補上了那份空虛,知足二字原來這般叫人喜歡。

  醒來,是因為餓意。早上只吃了點水果,就被男人按在床上百般的蹂躪,睡
了不過一小時,秦霜就睜開了眼。

  擡眼就是男人安靜的睡顏。

  看見了陳恩,她心裡小小驚了下,轉而想起了今早和昨晚的荒唐,小臉沒由
來的白了又紅,她大氣也不敢出,小心翼翼的看了看陳恩,見他還睡著,才悄悄
地打量。

  他已經三十二了,生得依舊那般好,秦霜看著他沈睡時無害而英俊的模樣,
腦海裡卻不自覺的想到了另一個人。一個想起來就讓她呼吸一窒,心裡隱隱作痛
的人,葉辰,她不願意想他,可是他們的記憶太多,那個身影在她腦中揮之不去。

  葉辰從來都是令人矚目的,世家出身的少年,仿佛武俠裡的名門公子,白衣
勝雪,翩若驚鴻,更難得的是他專一,誰不知葉公子心尖尖上的人,一直都是秦
霜。她是葉辰的寶,誰動了她,傷了她,葉辰一定會十倍百倍的還回去,絕不手
軟。

  往日的甜蜜變了質便成了今日傷口上的細鹽,一點點滲到骨子裡痛徹心扉。
秦霜將注意力轉移到陳恩身上,她難得有這麼一點時間好好思量,為什麼被葉辰
視為親哥的陳恩要這樣對她。

  陳恩生得不比葉辰差,只是他已經褪去了少年的輕狂,內斂而沈穩。秦霜到
了葉家,跟葉辰熟悉親近後,少年曾抱著她躺在床上,拿出相冊來玩遊戲。他摸
著她的長髮要她從一張張合影裡找出自己在哪裡,這個遊戲他從來都樂此不疲。
其中最大的一張,佔據了相冊的整整一頁,六七個男孩勾肩搭背地在坦克前拍合
影。這張照片翻開時,率先映入她眼簾的是坐在坦克履帶上穿著軍裝的少年,一
雙漂亮的鳳眸深深望過來,仿佛隔著時空看到了她心底。

  秦霜很快就找出了葉辰,也從他口中得知了那個軍裝少年的名字,陳恩。那
個時候,陳恩跟家裡鬧翻了,被陳老爺子強行退伍後送出國深造。之後秦霜也曾
趁葉辰不在時,偷偷翻出那張照片,按著撲通的心跳,跟那個少年對視。再後來,
她被葉辰迷住了,整顆心,整個人都給了葉辰,那個少年跟泛黃的舊照片一起被
遺忘了。

  秦霜這才將記憶和現實聯繫上,陳恩如今是個成功的商人,但是鮮少有人知
道他曾經在特種部隊服役一年,只是他的理想被長輩們扼殺了。

  這是她對陳恩僅有的瞭解,儘管她也在陳氏集團裡實習,可是根本沒有和陳
恩接觸的機會,從同事們口中聽到的消息基本都是公司決策或者一點花癡而已。
這些根本無法解開心頭的疑問。

  這一切沒有一個可信的答案,陳恩要什麼樣的女人沒有,但是身邊真的一個
女伴都沒有。難道他喜歡尋刺激迷奸女人泄欲?料定了自己不會說出去,所以現
在還敢肆無忌憚地反復姦淫麼。她從陳恩的眼裡看得到熟悉的欲望,也看到了另
一樣熟悉的感覺,她不想自作多情,可他看自己的眼神和從前的葉辰幾乎一模一
樣,情和欲少一樣,都不夠爽。

  又想起了那個人,秦霜無力的閉了閉了眼,心裡說服著自己,反正她也不是
處子,失身給了陳恩也不必耿耿於懷。若是沒有被內射倒也不虧,畢竟他身強力
壯花樣繁多,這樣酣暢淋漓的做愛已經好久沒有過了,只是那性愛的場面回想起
來實在淫穢不堪。就當是一夜情吧,秦霜嘲笑了下自己的墮落,有了這樣的解釋,
她也釋然了,盤算著等會起身吃點東西,然後回家好好休息,明天是週一還要上
班。

  哦,對了,還要買盒事後藥。

  陳恩醒來時,便瞧見小女人還是原來那姿勢靠在自己懷裡,只是已經醒了,
大眼睛垂著,睫毛忽閃忽閃地似乎在想事情。看著她臉色變幻著最終歸於平靜,
整個人也放鬆下來。忽然心裡生出了一絲不悅,她這個樣子,似乎是要和自己生
分了,他還沒打算放她離開呢。

  秦霜安排好了後面的事,便放鬆下來,想著陳恩應該也是不喜歡女人糾纏的,
那就好說好散吧。她還在想著等會哪裡有藥店買藥,忽然便感覺到有東西靠了過
來,嘴被含住了,靈活有力的舌頭伸進來搗亂。

  兩人此刻的姿勢讓陳恩輕易地就將她困在了身下,幾乎整個人都壓在秦霜身
上,吻得格外重,也格外深。

  秦霜只覺得肺裡的空氣被他連壓帶吸的全部都抽光了,這種窒息的感覺帶了
死的恐懼,她再不做些什麼,真的要被這個男人親暈過去了。

  陳恩感覺到那根不配合還躲躲閃閃的滑嫩舌頭終於乖了,迎上來勾住了自己
的舌頭,還會吸允幾口,他被秦霜這麼主動的吸允了舌頭只覺得身子都麻了半邊,
分身已經硬邦邦的翹起來了,他不得不撐起身子換個姿勢,讓二弟舒服一些。

  秦霜自救成功,終於得以大口的呼吸新鮮空氣,但很快,男人又覆了上來,
濕噠噠的吻一口口親在她臉上,額頭上,脖子上,男人喘著粗氣聲音卻帶著笑:
「寶貝真會吸,我們再來。」

  男人從來霸道,不由分說就喂了舌頭進來,秦霜一句話都來不及說,只能被
迫地滿足他的要求。她不得不承認,這樣霸道無理的行為,陳恩做起來卻有說不
出得性感,葉辰待她多是溫柔體貼,從不勉強。這樣粗魯的親吻卻讓秦霜莫名有
了興奮,她心裡鄙視自己竟然喜歡受虐,卻因為分了神惹來男人的大掌揉弄起兩
團嬌乳。

  頂在小腹上的粗硬容不得她忽視,秦霜真有點怕了他旺盛的欲望,主動伸手
捧了他的臉,小聲喘息道:「陳總,我,我餓了。」

  說著,肚子真應景的咕了一聲。秦霜一時兩頰飛紅,轉開了眼睛,男人低頭
親了親她的臉頰,含了她的耳朵說:「嗯,我也餓了。我讓他們把飯菜送上來。」

  男人伸手把秦霜的小臉扳正:「看著我。」

  秦霜望著他看進了他的眼睛裡,現在的陳恩心情很好,眼角眉梢都帶著淡淡
的笑意,目光溫柔。他也看了她一會,低下來親了親她的額,在沿著鼻樑,親下
來。他似乎很喜歡和秦霜親嘴,在一個個濕漉漉地發出羞人水漬聲的纏吻間隙裡
問她:「想吃什麼?」

  秦霜被他吻得暈頭轉向,任何一個女人都無法抵抗他這樣溫柔又纏綿的吻,
只是朦朧著雙眼說:「隨便,都可以的。」

  男人低笑著,又親了一口說:「菜沒這麼快上來,先喂你吃根好東西。」

  秦霜困惑地看著他,下一刻便蹙了眉嬌吟出了聲,她不知不覺已經被分開了
雙腿,陳恩話音剛落就挺著那粗長脹硬的大肉棒插了進來,遺留在裡面的精液成
了最好的幫兇,讓他毫不費力地捅到了最裡面。

  「好好夾著,先吸會兒解解饞。」男人神色溫柔滿是愛憐,說出的卻是這樣
下流無恥的話。

  秦霜皺了眉小口吸著氣來緩解肚子裡的酸脹,心裡惱恨自己方才還覺得這個
人不壞,他那張臉也不知禍害過多少人了。

  「陳總,先出去,要戴套子。」秦霜心知自己不是陳恩的對手,也沒想要逃
了,躲不過這場媾和,起碼也讓他先帶上套子再說。



  男人依言緩緩將肉棒往外一點點的抽,他的那兒又粗又長,龜頭也格外大,
一寸寸碾著她嬌嫩敏感的內壁,讓秦霜非得咬住下唇才能忍住因為摩擦而蔓延全
身的快感。男人抽出了大半的陽具,只留一個碩大的頭部卡在她小小的花穴口,
低頭問她:「為什麼要戴套?」

  秦霜心裡罵他明知故問,卻還是軟軟地說:「不然會懷孕的。」話才說出口,
她就有了不好的預感,她想起了男人今早的話,不,他只是嚇唬她的吧。

  可惜秦霜是在自欺欺人,她話音剛落,男人就一個挺身重新重重地插了回去,
甚至還抽插了幾個回合,把秦霜操得直哼哼。

  他低頭看著少女因為情欲而脹得鼓鼓的奶子,俯身去舔那硬挺的小乳頭,哧
溜哧溜地吸允著帶了笑意道:「我就是搞大你的肚子,怎麼能戴套呢?」

  男人擡頭眼睛直直看到秦霜心底去,補上了一句:「我看了你手機上的日曆,
這幾天正好是排卵期,我多喂你些,也好早點懷上,嗯?」

  秦霜小臉一白,他看了自己的手機?那他應該也看到那條短信了。

  「秦霜妹妹,你不要怪小辰,是我不讓他戴套的。但我有榮榮就夠了,這個
孩子我會去醫院拿掉的,你放心吧。」

  一想到葉辰背著自己跟別的女人上過床,甚至讓她懷了孕,秦霜便又恨又痛。
而這個女人偏偏是甘露,是在她走進葉辰生活之前,院裡少年們心裡的女神。甘
露的事秦霜只聽葉辰的好友們偶爾說過幾句,只知道她似乎出國嫁人了,怎麼如
今又回來了,有了兒子的已婚女人居然還能勾引到葉辰。

  她約了甘露出來,見到那個纖弱又美麗的女子,她有一雙微紅欲泣的美眸,
一臉地小心翼翼,可是她流著淚,咽嗚著,小聲說出的每一句話都如一把利刃割
著她的心。秦霜被氣的發抖,順手拿了整杯的熱茶潑了她一頭一臉,難得高聲罵
她:「你怎麼能這麼不要臉!」

  她的醜態全被趕來的葉辰看見了,而甘露捂著被燙紅的臉,頭髮上,衣服上
都是散落的茶葉,沒有反抗沒有發怒,只是捂著臉輕聲抽泣。她看著葉辰緊張的
拿餐巾紙給甘露擦著臉,聽她搖著頭說自己沒事,給他和自己道歉。葉辰皺著眉
看向秦霜:「秦霜,這事是我的錯,不管甘露的事。你要打要罵對我來,你知不
知道那杯茶有多燙!」

  秦霜只覺得好像有盆冰水從頭澆到了心底,渾身止不住的顫抖,她聽不到外
面的聲音,只看著眼前兩人的嘴張張合合,唯一的聲音是心破碎的小小的一聲。
她抓了包就跑出了咖啡廳,葉辰沒有追出來,她在街頭行屍走肉一般走著,卻沒
有流一滴淚。等她緩過神來才發現自己竟然走到了十幾公里外的酒吧街,天也已
經黑了,於是找了家最近的酒吧推門進去了。

  陳恩看著她蒼白的臉,眼底無法掩飾的痛楚,以及下意識想要蜷縮的動作,
心疼了,欲望也收斂起來,輕輕退了她的身體。他捧著秦霜的臉輕輕地吻著,將
她整個人都抱進懷裡,用自己的身體去溫暖她。

  這個動作給了秦霜極大的安慰,她正需要溫暖,於是也伸手抱住了陳恩的腰,
因為身體的靠近,那根依舊硬挺的肉棒貼在了她的小腹上。原本應是帶著恥辱的
熱源,如今卻像是她冰冷身體的救命稻草。

  就放縱一次吧,秦霜被心裡的恨沖昏了頭腦。

  她主動擡頭去問了陳恩的嘴,將小舌探進他嘴裡,男人低頭同她舌吻著,眼
底卻壓抑著欲望。他將秦霜重新按回床上,捏著她的下巴說:「我不會碰一個心
裡想著別人的女人,我能幫你忘掉他,但是要把你的心給我。」

  「我已經沒有心了。」秦霜喃呢著,流下了淚來。陳恩知道她被葉辰傷得很
深,低頭舔著她的淚,歎息道:「那就把你的肚子給我。他跟甘露去生孩子,我
們兩個自己生,嗯?」

  「為什麼是我?陳恩,為什麼是我?」秦霜偏過頭貼著陳恩的臉輕聲問他。

  男人蹭了蹭她的臉,沒說話,而是拿了手機撥了電話,讓人送吃的上來。他
點了幾個菜,都是秦霜愛吃的。

  他摸著秦霜的臉,溫暖的指腹一點點畫著她的眉毛眼睛和鼻子。其實他猜得
到,那是甘露的把戲,葉辰就算睡了她也不過是一夜情罷了,他有多愛秦霜,有
眼睛的都看的清楚。只可惜葉辰還太年輕,女人的手段他還不知道,小看了她們
才糊塗的著了道。

  他要是想,也可以三言兩句讓這對小鴛鴦和好。可惜他不是個好人,喜歡將
計就計,喜歡落井下石,這個小東西落到了他手裡就別指望再拱手相讓。

  他有他的驕傲,他不會冒失地問她自己有哪裡不如葉辰,也不會自負地說葉
辰能給的他也可以。她需要時間去遺忘,他就陪著,但是不能讓她脫離掌控,她
會慢慢知道有一個人可以比葉辰更適合她。

  秦霜看著陳恩側臥在一旁摩挲著她的臉,男人看她的眼神十分溫柔而愛憐,
他低頭吻了吻她的額頭,把她往懷裡抱了抱。秦霜望著這個男人,他像惡魔又像
神祗,反正已經她什麼都沒了,那就任性的賭一把,這個男人不比葉辰差。葉辰
選了一個離婚還帶著小孩的女人,她選了陳恩卻是不知要好多少倍。秦霜知道自
己不夠理智,沒有好好考慮過後果,可是被背叛的痛苦,需要醫治,葉辰是她的
穿腸毒藥,那陳恩就是她的還魂丹。

  陳恩看著秦霜黯淡的眸子恢復了溫潤的光,她望著他,伸手去勾他的脖子,
仰起頭去吻他。男人緊閉著唇,似乎不高興她故技重施。小小軟軟的舌頭一遍遍
舔著男人飽滿的唇,笨拙地試圖伸進去,柔軟飽滿的雙乳貼在他胸口蹭著,細細
的手臂攀住了他的肩。

  陳恩無法抗拒秦霜對他的吸引,翻身躺下,讓她趴在自己身上,他松了口讓
泥鰍似的小舌溜進來串門,輕輕允著秦霜的舌頭,他又重複了一遍:「在我的床
上不許想別的男人。」

  秦霜歪著頭看他,點了點頭,也不知怎麼頭腦一熱,說了句:「好,我給你
生寶寶。」

  男人的眼亮了起來,馬上奪回了主動權,一個翻身將她按到了身下,迫不及
待地把肉棒插回那濕濡溫熱的小穴裡,好好疼愛起秦霜。

  當午餐送來時,他都不願離開秦霜的小穴,就這麼一邊插著那小肉穴,一邊
抱著她到了客廳裡。秦霜分著腿,背靠在陳恩懷裡,小穴裡還堵著射精後半軟的
肉棒,被擠出來的白濁精液和淫水沾濕了她修剪整齊的細毛。男人輪流抓著兩團
奶兒揉捏,她卻要夾了菜給自己吃也喂他吃,一頓飯吃的膩歪得緊。

  吃完了,男人總是放過她了一回,抱去浴缸裡讓她泡個熱水澡。他在淋浴池
裡沖洗了後就先出去了。

  陳恩在客廳裡拿著秦霜已經沒電的手機,給它重新接上了電源,亮起來的屏
幕開機後顯示了幾十通電話和短信,全部是葉辰的。他沒興趣看,打開通訊錄找
到了一個熟悉的名字,撥過去。

  掛了電話,咩姐低頭看著手機,剛才的通話記錄顯示是「秦霜助理」,可是
剛才跟她說話的那個人明明是……宋巍從後面抱住她,看了眼老婆的手機,奇怪
的問:「怎麼跟你助理打電話跟和老總彙報一樣。她就算是葉少安排進來的,也
不能這麼擺譜吧?」

  咩姐張了張嘴,沒打算跟老公講實話,宋巍是陳總的特助,要是有動靜應該
是第一個知道的。如今陳總越過了老公直接來跟她說,便是不想讓宋巍知道,她
也只能裝聾作啞了。

  「沒,是葉少,說她生病了請幾天假。」

  宋巍點了頭,手卻不老實地伸進她的睡衣裡,說著:「兒子今天在我媽那裡
不回來,我們可好久沒親熱了,嗯?」

  咩姐嬌嗔了他一眼,半推半就地躺到了床上,說了句:「這幾日可別出什麼
大事,不然有的忙了。」

  豈料,一語成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