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文的露出團體1-5

   高中篇(一)

                (1)

  小文是一個高中三年級的普通女生,長得不算是特別驚豔,但還是難掩青春
的魅力。父母常年在外工作,家裡只有她和她的弟弟小輝。沒有什麼拘束的生活
卻並沒有讓小文有什麼壞習慣,在別人眼中她就是一個普通的好學生。

  剛上高中的時候小文交了一個男友,第一次也給了那個男生。不過後來那個
男生轉學之後,這段戀愛就結束了,小文並沒有太過難過,反而對性有了新的理
解。

  學校的生活極其無趣,除了上不完的課,就是寫不完的作業。慢慢地小文也
開始尋找一些可以放鬆的東西,於是成人網站就成了她每晚固定的娛樂項目了。
但小文不太喜歡直接性交的作品,因為她對自己第一次的經歷沒有太好的回憶,
她開始喜歡上了一些露出與暴露的東西了。

                (2)

  小輝比姐姐小一個年級,常常與阿強、大黃兩個死黨混在一起。三人常常趁
姐姐小文不在時,聚在小輝家裡看看AV,很快他們便發現了小文也在瀏覽色情
網站,起初他們並不在意,直到他們愛上了露出羞恥類的作品。

  「你有沒有想過,」小強說道:「如果你姐姐是個露出狂,會是怎樣?」

  「也許她有一點喜好,但不至於是露出狂吧!」小輝無聊的翻著課本:「你
是不是有什麼想法啊?」

  小強說:「你想想,我們每天都只能幻想著露出的計劃,如果你姐姐願意的
話,我們的小夢想就能實現了啊!而且她不是也常常看這方面的東西嗎?」

  「我不想讓她陷入麻煩。」

  「我們可以仔細計劃避免出現問題,剩下的就是你姐姐願不願意了。」

  「那就讓我們試一試吧!」

                (3)

  三人開始籌備第一次計劃,他們想讓小文在人前露出一次,看看她的反應,
如果小文很享受的話,當然皆大歡喜,如果她不能接受,至少也不能讓她陷入麻
煩。

  首先是露出地點的選擇,靠近公寓和學校還有常去的各種場所都不在考慮範
圍內。然後不能在人太多的地方進行,場面太混亂的話,三個高中生完全無法控
制局勢,太過危險。

  另外,照相機或者手機也是個大問題,怎麼避免照片被傳到網絡上,他們也
都不太清楚,所以計劃進行得並不順利,不過他們找出了關鍵的幾點。

  離家遠,人不多,人們無法攜帶照相機或手機……思來想去,公共浴室或者
小型遊泳池就是不多的選擇了。

  由於小輝、阿強、大黃打算讓小文在不知情的狀況下露出,來試探她,浴室
的話就很難實施,完全想不到辦法把小文騙到男浴室中,於是三人把目標定在遊
泳池上,利用課餘時間開始到處查看。

  工夫不負有心人,終於被他們找到了一處不錯的地方——在城西的一個遊泳
池。這裡是個某單位修建的一個小型遊泳場,坐落在一個老小區裡。經過幾天的
觀察,他們發現這個小區裡住的大部份都是老年人,小區裡比較安靜。泳池是對
單位員工是免費開放的,對外只收取很少的費用,但是由於設備落後,來遊泳的
人並不多。

  遊泳場四週都有兩米左右的圍牆,泳池一共有兩個:一個一米深的淺水池和
一個一米八左右的深水池,淺水池有個滑梯。跑步的話,從任意一個泳池跑到更
衣室都不會超過三十秒。

  選好場地後,接下來就是怎麼露出了。大黃想要在遊泳的過程中直接脫掉小
文的泳衣,但是小輝強烈反對。

  阿強:「我弄到了一些水溶性的膠水,聽我說,我們準備一套泳衣,把泳衣
布料的連接處剪開一部份,然後用膠水粘起來。到時候在水裡,膠水溶化後,小
文就有可能成功露出了。」

  「如果有效果的話,就是全裸了啊!會不會太過份了?」

  「只要我們及時把小文帶回更衣室,暴露的時間不會太長,然後我們馬上離
開,應該就沒有問題了。」

  ……

  小文覺得今天是奇特的一天,弟弟送了一套泳衣給自己,還邀請她第二天一
起去遊泳。這讓她倍感意外,姐弟倆雖然關係不錯,但是很少一起出去玩,不過
弟弟的邀請還是讓她格外高興,馬上就答應了。

                (4)

  第二天下午,小文跟著弟弟一起來到了這個城西的遊泳場。她對於為什麼要
去這麼遠的地方有些疑問,弟弟解釋說因為人少和便宜,小文就沒有多想了。

  阿強和大黃早就在這等著了,四人到齊後,便各自去更衣室換衣了。

  「好吧,再說說你的計劃。」小輝問道。

  「到了這裡就很簡單了,今天泳池裡人不多,都在水裡,應該沒有人帶著手
機。剩下的就兩點:第一,膠水夠強力,不會再穿泳衣的時候就裂開了;第二,
膠水能被水溶化,泳衣能脫落。其它的事,我們都做不了了。」

  三人換好衣服,走出更衣室時,小文已經換好泳衣了。阿強和大黃看到了穿
著泳衣的小文,一時間說不出話來。

  小文穿著一套藍色的比基尼,修長的雙腿完美地展現出來。由於長期穿著校
服褲,腿部很少暴露在陽光下,肌膚格外白皙。纖細的腰身、發育良好的胸部、
甜美的笑容,性感中也不乏青春的氣息。



  小文對於自己的形象很是滿意,能夠展現自己性感美麗的一面,讓她的心裡
有一點小小的興奮。

  小文不太會遊泳,所以她更喜歡在淺水池裡泡一泡。整個遊泳場裡,除了小
輝等三人,就只有七、八個人,都在深水池裡,也就是說,現在小文一人獨享了
整個泳池。(今天下午來得真不錯啊!)

  此時小輝、阿強和大黃則沒那麼安逸了,他們時刻關注著小文的情況,還要
假裝遊遊泳。

  「這都過了多久了啊,快一個小時了吧!你那膠水能不能行啊?一點反應都
沒有。」

  「我就說別弄那些大家都不明白的東西,直接脫不就行了?」

  「那以後還怎麼見面啊?我們又不是那種人。」

  阿強覺得應該是少了點什麼,一點衝擊,一點摩擦。

  「對了,那邊有個滑梯啊,雖然是給小孩子用的,但是有點摩擦的話,說不
定就能行。阿輝,讓你姐姐去滑滑梯吧!」

  「姐,那邊有個滑梯,你不去玩一下嗎?」小輝坐在深水池旁向小文喊道。

  「嗯,好的,你們不來玩嗎?」

  「不了,那是小孩子的,你身材苗條,我們玩不了的。」

  小文剛才也開始覺得無聊,正好弟弟提到了滑梯,她也覺得不錯。此時她所
想的只是一個愉快的下午。

  阿強突然發現一群男生正在進入遊泳場,這是什麼情況,他完全不知道這些
人是哪來的。看年紀,這群人和他差不多的樣子,高中生?遊泳課?完全沒有頭
緒,不過阿強開始意識到有什麼不對了。

  小文遊上岸後,正在向滑梯走去。小輝也發現了走進來的那群男生,他本可
以及時阻止一切的,但他選擇了讓計劃繼續,並希望那群該死的男生去更衣室換
衣。結果不如人意,男生們在一個中年人的帶領下,就在場邊做起了熱身運動,
泳衣都不換,做什麼熱身啊!

  小文此時已經爬上了滑梯,準備滑下來了。

  整個過程很短暫,但在小文滑下來的時候時間似乎靜止了一瞬間。接著一聲
大叫打破了沈默:「快看,她的泳衣掉了!」

  小文的泳衣果然在滑落的過程中脫落了,現在的她就這麼全裸的站在淺水池
裡。對於一米六五的小文來說,淺水池的水只能淹到腰部,也就是說小文的一對
乳房就這麼的暴露在了那群男生面前。她能清晰的聽到男生們的笑聲與驚呼,卻
完全忘了自己要做什麼。

  男生們都被眼前的景像吸引住了,而小輝等三人現在唯一的想法就是:出事
了!

                (5)

  「快跑!」小輝喊出了現在他唯一能想到的辦法,小文聽到後沒有想太多,
立刻開始向岸邊移動。爬上岸後,小文就全裸的站在一大群陌生人的面前了。

  沒有太多時間想其它的了,小文恢復了一些理智,她看到兩個男生正向女更
衣室走去。(他們想堵住更衣室的門?不行,我要快點跑進去。)

  小文立刻開始快步向女更衣室跑去,跑動中搖動著的胸部讓男生看得過癮。
而意外出現了,小文在快要到達更衣室的地方摔倒了。

  腳下一打滑,小文身體向前倒去,膝蓋先著地,雙手也重重的摔在地上。疼
痛的感覺讓小文暫時停止了下來,像一個動物似的趴在地上,整個屁股完全凸顯
了出來。

  男生們沒有想到居然還有福利,看完了胸部,還給看下體。

  「整個小穴都看到了啊!」

  「粉紅色的哦!」
  
  「和A片看到的不一樣啊!」

  「A片裡都是做過很多次的吧,這個小穴就是粉嫩的哦!」

  男生們評論自己下體話語讓小文倍感羞恥,而思想再一次陷入混亂,更衣室
的門被他們擋住了,小文完全迷茫了。

  一個男生走向小文,伸手在小文的屁股上摸了一把,等了一下,發現小文沒
有反應,他又把手伸向小文的私處。

  一觸摸到小文的小穴,男生立刻發現了他手上的濕潤。這也是個淫蕩的女孩
吧!有了這樣的想法,他把中指伸入小文的陰道,慢慢地進入、抽出。小文則被
突如其來的刺激弄得開始嬌哼,場面開始向不可收拾的方向發展。

  小輝看到了姐姐的樣子,他明白必須阻止這一切。

  「做點什麼啊?」

  「教練,對,那個中年人是教練吧!他不會袖手旁觀吧?」

                (6)

  最後在那位中年人的制止下,一切才得以結束。原來那群男生是附近附屬中
學的學生,他們是過來上遊泳課的,而那個中年人就是他們的老師。

  小輝帶著姐姐回到家裡,阿強和大黃也跟著來了。一路上小文都沒有說話,
小文雖然幻想過暴露,但是在完全沒有準備的情況下,她確實被嚇得不輕。

  小文回想著下午發生的一切,她居然有興奮的感覺。她在想著如何面對眼前
的三個人。

  「這是你們的計劃吧?泳衣你們動了手腳了,是不是?」小文問道。

  「對不起,姐姐。真的,我們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小輝趕緊道歉:「你
沒事吧?我們以後再也不敢了。」

  滿滿的愧疚,三人都不知道該如何面對。他們的計劃失敗了嗎?再也沒有機
會實現他們的更多想法了嗎?

  「你們以後再有這樣的想法,先告訴我一下,好嗎?」小文說完這句話就跑
進自己的房間,關上了門。

  門外的三人先是楞了一下,然後都露出了笑容。一切似乎都還是有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