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欲樂園

(一)

  徐湘蓮乃是開封府知府趙志榮的後母,趙志榮家族本身就是開封府有名的巨
賈豪門,在其家族的龐大財力支持下,趙志榮如願的當上了開封府的知府,成爲
威霸一方的人物。而其家族也同時在他權利的庇護下,生意如日中天,成爲開封
府數一數二的豪門大戶。

  趙志榮父親死時,徐湘蓮隻有二十七歲,未曾生育,按照當朝皇家律令可以
再嫁,但是趙志榮身爲開封知府,而且家族乃是本地有名的豪門,絕對不能允許
徐湘蓮再嫁,以免辱沒了趙家豪門大戶的面子。

  爲了籠絡徐湘蓮,趙志榮在老家購買了一大塊土地以及大片的良田,建造華
屋,安置後母在此地享福。他這樣做,也因此得了孝子的美名。至少在趙志榮看
來,此個孝子的名稱,對于家族聲譽以及本身在官場上的名聲是至關重要的。

  然而徐湘蓮呢,本身就長相姣好,很有姿色,但生性卻出奇的淫蕩,她的老
色鬼丈夫當初正是因爲看上了她的出奇淫蕩這一點才娶她做了填房,也正是她的
出奇淫蕩才使老公這個老色鬼因縱欲過渡而早早歸天了。

  讓徐氏這種女人規規矩矩的守寡,簡直就是天方夜譚了。可是趙志榮讓她守
寡,她也無從選擇,畢竟趙家家族財大勢大,她也不敢輕易的得罪了趙家家族,
那也是她今生的庇護所在,不過她也找到了一個折衷的方式,名義上是守寡,暗
地�卻是偷人。

  事實上,她偷人的決非一般的寡婦那樣爲了找到比較穩定固定的情夫來慰籍
自己,而是單純隻爲了找男人來滿足自己那永遠都吃不飽的旺盛的欲望。

  對她來說,越是強壯的男人就越能滿足她的需要,特別是男人那種強壯的身
體,讓她總是那麽的迷戀,一看到強壯男人的壯實身軀,她就不禁渾身發熱,欲
火焚燒。所以她的床上從來不能缺少男人,而陪她在床上縱欲的男人換了一個又
一個,她自己都記不清楚了,卻很少有固定的情夫,對她來說,她要的隻是粗壯
的肉棍,能夠狠狠抽插陰戶的硬肉棍。

  她在府中的淫事豔聞,趙志榮也是多有耳聞,但他很懂得做人,對此事是睜
一隻眼閉一隻眼,總而言之,隻要徐氏不改嫁,他的家族聲譽就不會受損。所以
由于趙家的如此寬容,徐氏就開始有些膽大妄爲了,平時爲了性欲的需要,大膽
的勾搭男人上床,府中的傭人,佃戶,以及不知其身份的商賈平民也成了她的床
上之賓,甚至路經的路人,隻要徐氏看上了,也會千方百計的勾引上來,哪怕什
麽手段。

  而且爲了滿足淫欲,徐氏可是什麽花樣都耍盡了手段,需要的時候,男女不
拒,看上的女人同樣也會千方百計的勾來淫欲,所以江湖上的狂蜂浪蝶都時有前
來主動交好。

  隻是,畢竟也不敢太出格,盡管膽大妄爲,但她也知道該收斂的時候也必須
收斂的,勾上床的男人都必須是不會把這種事情傳出去的人,畢竟自己也是有身
份的人,不能太出格了,至少能保證別人不把這些風流韻事傳出去,所以平時大
多時候也是在苦苦等待合適的人選。

  徐湘蓮由于連續幾月餘都沒有喜愛的男人來床上歡淫了,家中的那些男傭人
以及那些佃戶強壯的都讓她玩遍了,周圍的平民百姓由于怕知道自己的身份,也
不敢太張揚的去引誘;而且她感覺都是些粗人,不識風情,隻會狠沖蠻幹,隻能
是無法滿足性欲的時候用來填補一下。

  當初剛守寡時,確實需要他們的粗壯的肉棍來滿足自己的陰戶之癢,那時候
的想法也是,隻要是粗壯的肉棍,就能讓自己得到無盡的肉欲歡愉。但幾年了,
逐漸地嘗過了其他男人的肉棍之味後,徐湘蓮也漸漸的覺得那些風流倜傥,英俊
潇灑的男子,特別是那些聞訊前來尋歡的江湖異人,更讓她銷魂萬分,次次滿足
異常。

  可已經好久了,將近幾個月,都沒有遇到心儀的人物了,這天,心�不禁惆
怅萬分,百般寂寞,一個人在花園的小庭中納涼。

  這個花園是她平時一個人專用的地方,如果沒有什麽事情,其他的傭人不經
允許,是不敢擅自進來的,這�也是徐湘蓮平時床上歡愉之後休息之地。

  徐氏一人獨自在小庭的竹椅上靠著,此時微風徐來,吹來陣陣的涼風,但徐
氏還是覺得渾身的燥熱,她知道自己又再次情欲之門又打開了,盡管前幾天還與
男人在床上淫欲了一晚上,但是那種效果卻沒有讓自己徹底滿足的感覺;那些人
隻知道用力的抽插蠻幹,同時也是懼于她的身份,不敢放開的大幹,搞得徐氏覺
得情欲之火還是在熊熊的燃燒,無法熄滅。

  徐氏不禁脫下自己的披肩,隻剩下那件薄如蠶絲的真絲衣裙,裸露出大半個
雪白如凝脂的胸脯以及珠潤的雙肩,雙手不禁輕拂自己的雪白大腿,「唉……有
個心儀的男子來撫慰這�就好了……」

  這時,一個家中的小婢在花園門外輕輕地敲門,叫道:「夫人,門外有人求
見。」

  徐湘蓮懶洋洋的問道:「是什麽人呢,如果沒有什麽重要的事情,叫他們找
管家去。」

  小婢說:「是一男一女,說是專程來拜訪夫人您的,年紀不大,都是二十多
歲的樣子,看樣子好像是江湖中人,身上都帶劍。」

  徐湘蓮一想,江湖的朋友來找的話,一般都是風聞我的姿色喜好,來與我歡
淫了,但這次來的是男女一起,難不是男女一塊來與我尋樂?

  想到這�,徐湘蓮叫小婢請客人進來。徐湘蓮把披肩披上身上,無論如何第
一次見面,衣著打扮也不能太隨便了,畢竟在開封一州之地,自己還是有身份的
人。

  不一會,小婢引來兩位客人,隨後關上花園的門,輕輕的退了出去。

  隻見來的兩位客人一男一女,江湖中人的打扮,男的英俊潇灑,少年英俊,
身材高大威武;女的比男稍微年少一點,長得十分俊俏,美貌年輕,膚色雪白,
而且眉目之間又流露出一種妩媚,一種攝人心魂的風騷,看上去連徐湘蓮也不禁
心�暗中喜歡上來。

  男的朝徐湘蓮拱手行了一個禮,說道:「你好夫人,鄙人錢安,那位姑娘是
周媚,我們都是胡開知的朋友,是他介紹我們看拜訪夫人您的,說您很好客,總
是令客人滿意萬分,所以介紹此次我們前來與夫人交流一番。」說完眼睛意味深
長看了徐湘蓮一眼。

  徐湘蓮一聽到這個名字,臉上不禁一紅,胡開知是曾經來過這�與她共同纏
綿過的一名镖頭,曾經保镖路過此地,與徐湘蓮纏綿三天,那三天讓徐湘蓮記憶
猶新。

  那三天的翻雲覆雨簡直讓她難于忘懷,天天在床上歡淫,胡開知的性能力很
強,花樣繁多,讓徐湘蓮在床上死去活來,欲仙欲死的,每天除了睡覺,基本上
都在讓胡開知在淫弄,在床上,在地上,桌子上,凳子上,還有花園�,到處都
是胡開知與她淫樂的場地,那種刺激,那種銷魂的感受,從來沒有人給與過的。

  一想到這�,徐湘蓮渾身又再次燥熱起來,兩腿之間一熱,竟然有點濕潤了。

  徐湘蓮連忙說:「哦,原來都是朋友,兩位請坐!」

  三人一起在小庭間的石凳上坐了下來。周媚對徐湘蓮說:「小妹聽胡開知大
哥說,夫人你漂亮美貌,身材迷人,現在看來確實不假了。」

  錢安在旁邊接著說:「是啊,百聞不如一見,難怪胡大哥極力推薦我們過來
與夫人一敘了,如果夫人能看得起在下兩人的話,肯定能有一番愉快的交流了,
我們兩人一定竭盡全力,令夫人對我們滿意了!」說完看著徐湘蓮迷人美妙的身
體,然後與周媚對望了一下。

  徐湘蓮忙說:「這麽會看不起呢,兩位那麽優秀,你英俊潇灑,小妹子美妙
動人,能有你們前來,我是三生有幸了,我還生怕兩位看不上我這�了!」

  周媚一聽,紅唇輕啓:「夫人所說的這�,是指哪�呢?指夫人的府第還是
夫人你自己呢?」

  聽了周媚的話語,徐湘蓮臉上不禁一紅,知道周媚話�有話了,盡管她淫蕩
成性,閱人無數,但也大多是遮遮掩掩,不敢太出格。此時此刻當這旁人的面前
聽到這種帶著挑逗性的言語,還真的有點害羞了,低下頭看著自己的裙擺。

  看到徐湘蓮的表情動作,周媚更加得直露了,「聽胡大哥說,夫人的愛好還
挺廣的,不僅僅是錢大哥有福能享,小妹子可能也有福獲得夫人的青睐哦!」

  徐湘蓮知道,周媚肯定知道她也喜歡女色的了,胡開知肯定都跟她說了。錢
安順勢也說了:「不知道可否能讓我們倆同享此福呢?」

  徐湘蓮第一眼看到兩人時,對他們的印象就非常好,早已心儀,此刻還生怕
兩人不樂意了,剛才聽了那些話,心�已經春情蕩漾了;況且已經許久沒有人來
慰籍,下面肉洞已經空曠虛待好久了,這時候隻有擡起頭對他們媚笑著說:「兩
位看得上我的話,我還能拒絕兩位嗎?兩位就當這�是兩位私人屬地,你們都可
以不必客氣了。」

  這時,周媚和錢安知道徐湘蓮已經點頭默許了,心中不禁欣喜萬分。周媚在
徐湘蓮的旁邊,伸出手來牽拉上了徐湘蓮的玉手,看著徐湘蓮的身體說道:「夫
人的身體真的是迷人萬分啊,雪白粉嫩,凹凸有序,衣服下面的皮膚肯定是光滑
細膩的了,摸上你的手就知道了,可否能讓小妹更進一步的夫人親近呢?」

  周媚的手就像有魔力一樣,輕撫上了徐湘蓮的肩上,把徐湘蓮的披肩輕輕的
解了下來,露出粉嫩的肩膀,胸前一大片雪白的肌膚都裸露出來了;身上的衣服
由于天熱,同時又在家�,所以本身穿得就不是很多,除去披肩,身上隻剩下薄
如蟬翼的那身衣裙了,而那身衣裙又是半透明的形狀,使身體猶如裸露一般,此
時她身上已是春光無限了。

  錢安一看,眼睛一動都不動的欣賞起來,嘴�說:「夫人是否願意我們倆在
這�服侍你一下呢?」

  徐湘蓮在這種情形下,不知不覺一股熱流湧上身體,下面就濕潤了。身體軟
綿綿的,嘴�嬌滴滴的輕言:「兩位可否與我前往房間呢?這�我有點……」徐
湘蓮確實沒有這種思想準備,在這種環境中,光天化日之下,與一對男女雲雨相
歡,確實有點難爲情了。

  周媚急忙說:「夫人何必計較呢?你的花園就是你的房間,誰也不敢進來的
了,況且你可以得到一種從未有過的全新的感受了,小妹可以保證,一定讓你舒
舒服服的上天,況且我們倆一起服侍你,你會更加舒暢的!」說完輕輕抱過徐湘
蓮,雙手在徐湘蓮裸露的胸前撫摸起來,紅唇在徐湘蓮雪白的肩膀上吻了下去。

  徐湘蓮在她這樣動作之下,身體不禁軟了下來,依偎在周媚的胸前,眯上眼
睛,嘴了輕吟:「小妹,哦……不要……」

  錢安此時不失時機地向前,對徐湘蓮說:「夫人,你就慢慢享受吧……來,
讓我把你的衣裙脫下來好嗎,難道那樣不更讓你爽嗎?」

  說完,錢安擡起徐湘蓮的雙腿,周媚抱著她的腋下,兩人一起把徐湘蓮抱上
了小庭中間的石桌上。

  周媚拉開徐湘蓮身上的裙帶,一拉起來,徐湘蓮的前面的身體全都露了出來
了,錢安攔腰把徐湘蓮抱起擡高一點,讓她的身體離開石桌面上,周媚手法娴熟
地在徐湘蓮的背脊上一拉一扯,徐湘蓮背後的胸兜的帶子就解開了;錢安把她放
下來,仰面朝上,背躺在石桌上。

  周媚手不停頓的在徐湘蓮的胸前一掀,手一揚,徐湘蓮的胸兜就離開她的身
體了,這時候隻看到,徐湘蓮的胸前的豐乳猶如兩隻大白兔一樣的蹦出來,雪白
粉嫩,傲人挺立,雪白的雙峰上兩顆紅櫻桃一樣的乳頭十分可愛,雙峰隨著嬌軀
的移動而不停的顫抖著。

  錢安站到徐湘蓮的雙腿前面,蹲下身子,雙手抓住她的雙腿,在她雪白的大
腿上撫摸起來;周媚看著這雪白迷人的嬌軀,忍不住雙手撫摸上徐湘蓮的豐滿的
雙乳上,揉捏一下後,用手指輕捏著徐湘蓮的兩個乳頭。

  「哦∼∼啊∼∼∼」這時徐湘蓮不禁呻吟起來,在周媚的雙手揉捏自己的雙
乳的時候,身軀不禁一陣陣的顫抖,一股奇妙爽快地感覺流遍全身,任由周媚用
雙手搓玩那對柔軟充滿了彈性的乳房。



  周媚的手指揉捏的乳頭就像電流一樣,讓徐湘蓮不住的呻吟,雙乳經過搓揉
撫弄後,乳頭開始變硬了,顔色也逐漸地變的暗紅起來。由于周媚同樣光滑細膩
的雙手不住地撫弄著自己的雙乳,徐湘蓮心中一陣陣的酥麻,輕輕的嬌喘起來,
幾滴汗珠細小晶瑩,浮上了她的鼻尖。

  另一邊的錢安用手在徐湘蓮雪白結實的雙臀上搓揉起來,把她的雙腿用雙手
往兩邊一分,露出了雙腿之間的黑草原以及肥厚嬌嫩的陰戶,手指在洞口一抹,
一條淫水隨著他的手指挑了上來。

  錢安把手指往徐湘蓮的眼前一晃,說:「夫人,看來你的水很多了,差不多
泛濫成災了,呵呵……」

  徐湘蓮此時已經羞得閉上了眼睛,臉上熱得發燙,身體同樣也熱得發燙了,
嘴�嬌喘道:「啊……你們太好了……我想要了……」

  錢安聽到這句話,呵呵一笑,「還沒到時候了,夫人繼續享受吧。」然後手
指再次伸進陰戶�面輕輕的挖摳起來。

  手指一放進去,徐湘蓮不禁渾身顫抖起來,隨著錢安手指的撥動陰戶,她不
斷的呻吟起來了:「哦……哦……兄弟,好人……我太舒服了……小妹,別再舔
了……我受不了了!」

  周媚微微一笑,「夫人覺得雙乳舒服嗎?小妹玩弄的舒不舒服呢?」

  徐湘蓮喘著氣,「太舒服了……小妹……你要玩死我了!」

  看到徐湘蓮的這種媚態,周媚也喘氣起來,渾身發熱了,她再也忍不住了,
說:「夫人,你也讓我享受你的身體吧,我也忍不住了。」說完動手解脫自己的
衣裙,錢安在旁邊也動手跟著幫她解除自己的衣帶。

  才一下子,周媚就脫了一絲不挂的站在徐湘蓮的旁邊,腳下淩亂的堆放著一
叢衣裙,與徐湘蓮的胸兜堆放在一起了。

  周媚不但年輕貌美,身體也更是嬌小豐滿,健美的身材,性感十足,一雙不
遜色于徐湘蓮的雙乳也隨著身體在抖動著。她站到徐湘蓮的腳前面,拉開錢安,
對錢安說:「你也快點把你的本錢露出來給夫人驗驗貨了。」伸手在錢安的褲頭
上一拉,把錢安的褲帶拉開,然後把褲子往下一拉。

  錢安配合的擡起雙腳,周媚就直接把錢安的褲子全都脫了下來,露出粗大黑
乎乎的陽具,他那粗大的陽具早已勃起,一柱朝天了,青筋暴露。周媚把他推到
徐湘蓮的面前,錢安挺著巨大的陽具站在徐湘蓮的面前;徐湘蓮第一次看到這麽
巨大的陽具,不知不覺地,下面的淫水潺潺的流出來了。

  錢安隊徐湘蓮說:「夫人,喜歡我的大陽具嗎?」那根巨大的陽具剛好在徐
湘蓮的臉前,還不住的抖動。

  徐湘蓮情不自禁的伸出手來,撫上錢安的大陽具上,用手套弄起來,錢安舒
服得不得了,那陽具隨著徐湘蓮玉手的刺激,越發堅硬起來,粗大得最後連徐湘
蓮都一隻手握不過來了。徐湘蓮愛不釋手的,把嘴往前一湊,把陽具全部吞進了
嘴�舔吸起來。

  周媚此時一絲不挂的站立在徐湘蓮的雙腿前面,愛不釋手的撫弄著徐湘蓮雪
白的大腿,繼而雙手撫上徐湘蓮結實圓滾滾的兩片肥臀上不斷的搓揉。

  錢安被徐湘蓮舔著巨大的陽具,舒服透了,自己也不禁的口幹舌燥、渾身發
熱,三下兩下的脫下自己的上衣,露出結實粗壯的上身,肌肉發達,看得徐湘蓮
媚眼發直,雙手撫上了錢安的胸膛撫摸著他性感的肌肉。錢安也不甘落後的雙手
各抓住徐湘蓮的兩隻豐滿的大乳房搓揉起來,特別是手指還不斷的捏弄她的雙乳
頭。

  周媚雙手分開了徐湘蓮的雙腿,把她的陰戶全露了出來,性感迷人的兩片肉
片粉紅,中間的洞口潺潺的流水,那些淫水晶瑩透亮,看得周媚身體發熱,不僅
低下頭,紅唇吻了上去,伸出舌頭舔了上去,把徐湘蓮那肥美的淫唇含在嘴�吸
舔,舌頭伸進洞�面添了起來。

  徐湘蓮此時媚眼如絲,不斷的呻吟:「嗚……嗚……」

  聽到這些銷魂的聲音,周媚擡起頭,把身體趴向了徐湘蓮的雪白胴體上,嘴
巴雨點一般的吻向徐湘蓮的臉龐、脖子上,把自己的陰戶緊緊地貼上了徐湘蓮的
的肥美陰戶上,兩隻同樣潺潺流水的陰戶貼在一起摩擦起來。

  「啊……妹妹……太美了……妹妹……你讓我……爽死了……」徐湘蓮現在
已經聽不到他們再說什麽話了,耳際咻咻的氣息噴在耳垂上,使她敏感的渾身酸
麻。周媚的一對豐滿的乳房貼在徐湘蓮的豐乳上,不斷的摩擦著,陰戶也在磨擦
著;乳房上的刺激、淫穴上的刺激,使一對玉人都不禁同時的大聲呻吟起來了。

  周媚吻上了徐湘蓮的櫻桃小嘴上,兩雙紅唇緊緊的吻在了一起,雙方的舌尖
微吐,在彼此的紅唇上滑動吸舔。

  一陣相吻擁舔後,周媚再也忍不住了,站起身來,側身架起徐湘蓮的一隻雪
白的玉腿,把自己的一條同樣雪白耀眼的玉腿架在石桌上,與徐湘蓮的雙腿形成
了交叉,將兩人的淫穴洞口緊貼花唇相吻,用力的相互摩擦起來,兩人的淫水相
互交流,已經分不清彼此了。

  周媚大聲叫了起來:「夫人……我也舒服透了……你的淫穴真的太滑了……

  爽極了!「

  石桌上的徐湘蓮也是呻吟聲動:「妹妹……我也爽死了……妹妹……」

  徐湘蓮雙手緊緊地抓住周媚的雙乳,用力的搓揉著,刺激著她的乳頭,周媚
連續不停的將兩人彼此的大腿交叉,使彼此的陰戶緊緊地摩擦,不斷的快感讓她
不斷的呻吟,雙手用力的搓揉著徐湘蓮的大腿和雙臀。

  徐湘蓮已經是嬌呼喘喘了,這時,周媚站了起來,心滿意足的對徐湘蓮說:
「哦∼∼夫人你真的棒極了,你的身體讓我百玩不膩了!」說完在徐湘蓮的豐乳
上又揉了一下,捏著徐湘蓮的乳頭說:「夫人的身體那麽性感,我可是玩不夠的
哦,夫人今晚上我還要你繼續陪我爽了,可以嗎夫人?」

  徐湘蓮喘著氣說:「是,妹妹隻要想的時候,大姐絕不敢拒絕阻攔,隻要妹
妹願意,我的身體就是妹妹的,隨便妹妹要了,我的身體就是妹妹嘴上的肉,隨
便妹妹何時何地的玩弄了。」

  聽到這話,周媚滿意的笑了,在徐湘蓮的紅唇上一吻,深吻了下去,然後擡
起頭,意猶未盡的說:「姐姐,我一定要玩你玩個夠,但現在輪到讓錢安服侍你
了,呵呵,也要讓他舒服一下了,他一定會讓你更爽的!」

  這時,錢安看到時機成熟了,走到周媚的身邊,「夫人,要我的肉棒嗎?你
剛才已經見識過了,那麽硬那麽粗長的東西,你不喜歡嗎?」

  徐湘蓮剛才一見到那根大肉棒,早已被堅硬的肉棍深深地吸引住了,剛才又
親又舔的,早就想那根大肉棒插進來的滋味肯定無比的銷魂了,隻是由于周媚的
同性性愛也讓她同樣的銷魂,暫時沒有時間去想那根肉棍了;現在經過周媚的撫
弄和慰籍,欲望之火已經到達了頂點,本以爲和周媚一起到達銷魂的頂峰,可周
媚卻停下來了,下面那種需求的欲望又再次一陣陣的燃燒著。

  這時看到錢安過來了再也忍受不住了,忙連聲說:「快來快來,大姐實在是
頂不住了,快讓你的大肉棒來給姐姐止癢了!」

  周媚在錢安的肉棒上用一隻纖纖玉手在套弄起來,嘻嘻的笑道:「姐姐,你
看,這麽好的肉棒,絕對的讓你爽上天了!」

  經過周媚的套弄,錢安的大肉棒根更加的堅硬無比了,周媚的白玉般的手搓
拉、抓揉、挑撥,時重時輕,套弄得錢安舒服無比。

  周媚說:「姐姐,看到了嗎?以後你就這樣愛撫它,它就會讓你舒服上天,
知道怎麽做了嗎?」

  徐湘蓮蓮忙點頭,「姐姐知道了,姐姐愛它,姐姐想要它。」伸手在自己的
雪白雙腿之間淫水泛濫的銷魂洞上愛撫著,嬌滴滴的說道:「我這�又很癢了,
我想弟弟的大肉棒插進來了,我頂不住了!」

  錢安看著媚眼如絲地徐湘蓮,看著她玲珑有緻的雪白胴體,胸前的兩顆豐乳
隨著急促的呼吸高低起伏,那白玉般的雙腿修長而光滑,雪白的肌膚充滿了彈性
和誘惑,看著她被欲火燃燒的姣美臉蛋,感覺她是那麽的妩媚、俏麗,不禁雙眼
冒火了。

  錢安手握著那根大肉棒,靠近徐湘蓮的下身,松開握著肉棒的手,用雙手把
徐湘蓮的雙腿分開,把龜頭抵住蜜汁泛濫的穴口,緩緩得挺入。

  身下的徐湘蓮的俏臉被欲火燒得通紅,隨著他的粗大肉棒的進入,感覺到如
同一梗粗大的燒紅的鐵棒一樣進入了自己的身體,櫻桃小嘴口�發出了放浪的呼
聲:「啊……啊……」

  錢安興奮的擠入徐湘蓮的蜜穴當中,�面的肌膚濕潤滑膩,暖暖的,自己的
大龜頭一進去就被小穴兩邊的嫩肉緊緊地吸住,看著身下的美婦雙腿之間的那誘
人的花瓣被自己的大肉棒強行的擠開,深入到了那風騷美婦人的銷魂騷穴中去,
錢安感到很是刺激。

  「哦……好啊……弟弟你的肉棒太大了……」徐湘蓮不禁呻吟出來:「舒服
啊……弟弟……再用力一點了……」

  錢安用力抽動起來,雙手還把徐湘蓮雪白的雙腿舉高,一次一次的深入到她
的騷穴�面。徐湘蓮的纖腰一挺,豐滿白嫩的身體也隨著錢安的抽動以上以下的
起伏起來。

  錢安沒想到身下的美婦人如此的敏感,雙手捏著夫人的酥胸上那兩顆豐滿結
實的乳峰,大肉棒快速用力的抽動。徐湘蓮嬌聲連連呻吟,承受著那小穴的嫩肉
被大陽具龜頭刮擦帶來的無盡快感中。錢安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和力度,大肉棒在
蜜縫中一進一出,蜜穴口愛液四濺,淫糜之極。

  當錢安經過半個多時辰的抽插,徐湘蓮已是興奮得快要昏過去了,「嗚……

  嗚……啊……死了……死了……「已經興奮得說不成話了。

  看著身下的美婦人的媚態,錢安也是抑制不住興奮,用力一挺,大肉棒深深
的插入了蜜穴的深處,噴射出一股濃濃的熱水,燙的徐湘蓮不禁再次嬌呼出來:
「哦∼∼好人……哦……我要你的水……燙死我了!」

  錢安拔出肉棒,盡管已經射出來了,但是還是硬邦邦的,顔色變的通紅,龜
頭由于剛射過,顯得更加的碩大無比。

  坐在旁邊石凳上一直在休息並觀賞這片銷魂的春光的周媚,一絲不挂的從地
上拿起一件自己剛才脫下來的抹胸,溫柔的幫錢安拭抹沾滿了淫水的肉棒,並仰
起頭,和錢安深深地吻起來;錢安的雙手也在周媚的堅挺雙峰上愛撫著。

  徐湘蓮渾身軟綿綿的躺在石桌上,兩腿垂在地下,一滴滴的液體在雙腿之間
的縫中向大腿內側緩緩得流下來,周媚微微一笑,用手中的那件抹胸也輕輕的,
溫柔的幫徐湘蓮拭抹幹淨;然後低下身子,用自己一絲不挂的身體輕輕的抱住同
樣一絲不挂仍在嬌喘地徐湘蓮,對著她的紅唇吻了下去,舌頭在徐湘蓮的紅唇上
溫柔的吸舔,一雙手在慢慢的愛撫著徐湘蓮的兩座酥胸。

  徐湘蓮隻感到一陣陣的欲後快感徐來,舒服極了,自己的雙手也慢慢的伸到
周媚的身後,也是慢慢的愛撫著周媚的兩片雪臀,說:「妹妹,姐姐太舒服了,
你們就別走了,留在這�陪姐姐吧,姐姐真的需要你們了。」

  錢安聞言,站在周媚的身後,雙手透過周媚的腋下,雙手在周媚胸前的雙峰
上揉捏著,說道:「姐姐,你放心好了,我們不會走那麽快了,至少周媚還沒有
盡情了,她不會舍得走的了,呵呵,姐姐你就等著爽吧!」

  周媚羞答答的說:「姐姐你說可以嗎,我真得很喜歡你的身體了,能不能讓
我多玩一點時間呢?」

  徐湘蓮長出了一口氣,「哦……好極了,你們都留下來,姐姐好好的招待你
們,一定讓你們滿意,妹妹,姐姐什麽都聽你的。」

  周媚不禁又再次低頭親了徐湘蓮的雙乳一下,然後用手拿捏著乳頭說:「那
就先謝謝姐姐了,你這�我可以沒愛夠哦……還有姐姐的小騷穴了,你的小穴就
等著我們的無盡撫慰吧。」邊說邊用手在剛拭抹幹淨的蜜穴上愛撫起來。

  徐湘蓮滿足的閉上了眼睛,準備接受任由他們倆又一次的狂風暴雨般的沖擊
了。

  三人一絲不挂的相擁著一起回到了徐湘蓮的房間,留下一路的春光無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