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司的聖姑1-14 (3/3)

第十三章:最毒婦人心

    沒想到石美女的歌喉比之蔡琴毫不遜色,「最後一夜」在她的輕訴婉吟之下,將世間的無奈揮灑得淒美動人,男女間的依戀是如此的纏綿悱惻,輕依在我懷�的李若梅似乎也受到了感染,隨著弦律我感受到耳邊的芷蘭芬芳,在她輕啟朱唇陣陣溫熱的吹拂下,我胯下的陽具猛然挺立,在交換舞步時,她裸露在超短黑皮裙下的大腿輕觸廝磨著我早已撐起西褲峰頂的大龜頭。我想我這下子完蛋了!雖然心�想著「去她的石美女」!可是畢竟她實實在在的就在眼前,依稀還感覺到她的眼角不時瞟向與我輕擁慢舞的李若梅。

    而李若梅今天的情緒也是變化多端,下班時在公司洗手間�與我的激情,在她離去時似乎已成陌路像過眼雲煙。之後在西餐廳見面的刻意「親切靦腆」,而現在的輕擁慢舞卻像久違的情侶,由指尖輕碰似觸電到現在的耳鬢廝磨胸腹相貼,刺激得我心蕩神馳腦門充血!最要命的是…她小腹下那高聳賁起的陰阜陰隔著薄料的西褲頂著我膨脹欲裂的大陽具輕揉慢磨,像交媾似的挺動迎合,即便我心�再是去她的石美女,總不能就在她眼前掀起李若梅的皮短裙來個撥草尋穴靈蛇入洞吧?

    現在的李若梅兩頰暈紅似醉如癡,對坐在沙發上的石美人視若無睹,她那對勾魂懾魄的秋水明眸如夢似幻,火燙的臉頰緊貼著我的臉頰,石美人一曲終了時,她曲線玲瓏的柔軟嬌軀像舍不得與我分開似的如橡皮糖般與我黏一絲縫隙都沒有,胸前富有彈性的D級乳房密實的與我壯實的胸膛緊貼,我清晰的感覺得到她發硬的乳珠,如此軟玉溫香,直教我色授魂飛,不禁偷偷瞄了一眼石美女,謝天謝地,她這時正在打手機,我且先與懷中的尤物溫存片刻再說!

    哎啊呀∼秋水明眸的柔唇含住了我的耳垂,柔嫩的舌尖伸入我耳孔�去舔弄了!

    哎喲∼她擡起短裙下裸露的雪白美腿像藤蔓盤樹般的由後勾住了我的小腿,兩條玉臂伸到我身後,纖纖玉手緊抱住我的臀部,將我倆的胯間完全密合,就像站著交媾似的…她纖細的腰肢不停的擺動,挺著賁起如丘的陰阜頂磨著我褲襠�急速充血硬挺的大陽具,我死了我死了!這塊送到嘴邊的美肉卻因為石美女在場,使我不知從何下口…!

    咦?石美女不見了?她到那兒去了?上洗手間了嗎?還是她故意給我機會上她的好友?世間有這麼上路的女人嗎?

    嗯!其中必有詐!

    管他的詐不詐!已經到嘴邊的美肉不吃才是傻瓜!

    我的思維及不上我的動作,念頭才起手已經由後伸入了李若梅的裙擺內,撫在她未著絲襪如凝脂般的細嫩大腿,啊!她穿的是丁字褲,她的臀部只有股間一條細繩似的褲帶,忍不住一掌包在她豊美的俏臀上,呃∼她豐膩的股肌充滿了彈性,又如此的溫熱柔滑,我指尖微動,中食指已經挑開了她後股間的如繩褲帶,呃∼她的肛門像溫泉山穀,濕熱燙膩,在我食指的輕扣下本能的收縮著,而由後探到她胯下的中指卻已被叢林間突然泛濫的溪流洪水淹沒了,整根中指被濃稠的蜜汁浸淫著。

    在我中指尖輕撥柔弄她胯下那兩片濕滑的花瓣時,李若梅的胯間肌膚抽搐緊繃,本來抱在我臀部的纖纖玉手擡起勾住我的後頸,誘人的柔唇已經貼在我的嘴上,柔軟的嫩舌像靈蛇似的伸入我的口中絞動,我貪婪的吸吮著她膩滑的舌尖,騰出一手解開了我的西褲,火燙硬挺的粗壯陽具才跳出來就被我塞入了她的胯間,引導著大龜頭撥開她的細巧如繩的丁字褲,下班時的舊事重演,我的大龜頭已經鑽入她的褲縫在她已被蜜汁濕透的柔滑花瓣上頂磨了。

    人要記取前車之鑒的教訓,不能再蹈「遇關不入」的覆轍!

    李若梅被我吻得如癡如醉之時,不自覺的已被我攔腰抱起放在長沙發上,解開了她的黑色低胸絲質襯衫,只有在我將她的短皮裙掀到腰際的時候,發出了一聲無力抗拒的輕哼,而在我褪下她的丁字褲時,卻已轉為無力的呻吟。我擡起她一腿放在沙發椅背上,另一腿則斜掛在沙發下,在我拉扯下白皙無瑕的34D乳房彈跳出來,這時最忌的就是冷場,萬一她亢奮迷醉的靈智突然清醒,就有可能前功盡棄。因此我的嘴才離開她的柔唇就含住了她如春筍怒拔的乳尖,她像櫻桃般的乳珠在我舌尖的鼓繞下開始發硬,在暗淡的光影中她甩動的秀發閃動著波浪似的光流,而她大開門戶的胯間,濃密的芳草上閃動著蜜汁的晶瑩,這時我知道不能再遲疑,萬一石美女回來就前功盡棄了。

    為免夜長夢多,立即扶著我已經要爆裂的粗壯陽具尋向她的密門幽徑,碩大的龜頭撥開了她細嫩濕滑的粉紅色花瓣,腰杆用力一挺,只聞她大叫一聲,我粗壯的陽具在大龜頭為前鋒衝刺下突破了她濕滑陰道壁間的薄肉膜,整根進入她的玉門關中。

    「啊∼不要…好痛…呃啊…你出來……呃……痛……」

    她遲來的拒絕為時已晚,她的陰道壁因為劇痛而急速的收縮,溫暖細嫩的肉壁緊密的包箍住我的陽具,舒爽得我頭皮發麻,由於過於的激奮,一顆心都要跳出口腔了。

    哈!本來以為嫵媚動人的秋水明眸早就嘗過禁果,沒想到還是未經人事的處女,嗬嗬嗬∼太棒了,我又把一個處女開苞了!



    這時初被開苞的李若梅又有了變化,這是怎麼回事?才被開苞的她本來推拒我的手轉而繞上了我的腰際,大開的美腿纏住了我的下身,在我沒開始衝刺前她已經主動的挺起陰阜頂撞著我的恥骨,柔滑的陰道壁隨著挺動有節奏吸吮著我的粗壯的大陽具,這種動作絕不是才開苞的處女做得出來的,難道她不是處女?管她的!似她這等人間尤物在國小時期就被人開了也不算稀奇,先享用這塊美肉再說!

    心�還記掛著石美女隨時會回來,必須盡快結束與李若梅這場肉搏戰,我鼓起大陽具隨著她的迎合挺動強猛的在她緊窄的美穴中像活塞般的進出。

    「呃∼癢…我好難受…呃啊……唔唔唔……」

    開玩笑!在我十八公分雞蛋粗的壯碩陽具幹弄下的小美穴還叫著難受,我的面子可沒處放了!不教妳欲仙欲死我就不是李望星!

    我張口吸住了她的柔唇,一手伸到下面掌握住她豐美的俏臀,於是我倆上面口唇相交,口內舌戰,下體生殖器狂野的交合猛幹,只見她現在那雙美腿像鐵箍似的勒緊了我的腰部,挺動的陰阜像吃不飽的小嘴貪婪的吞噬著我粗長的陽具,子宮腔緊束著我大龜頭肉冠的棱溝,一股股溫熱的蜜汁淫液隨著陽具在她美穴中的進出流下了她的股間。

    「哎呃…快點…再快點…舒服…嗯∼用力……呃……」

    只見李若梅被我幹得媚眼如絲,似醉半醒,下體因為兩人亢奮的強烈頂撞發出「啪!啪!啪!」的肉體碰撞聲,而我倆激情交合的生殖器也像啟動的活塞般「噗哧∼噗哧∼噗哧∼」並出美妙的樂章。人性的潛在意識中都有隱性的亂倫基因,李若梅與我同姓李,現在我壓在她身上幹她又緊又小的濕滑美穴,在心理意識中好像在幹我的親姊妹一樣,因此幹起來特別有勁!

    這時我與她的器官交戰已經進入白熱化,我清晰的感覺到我倆赤裸的胯間沾滿了黏膩的汁液。突然間她纏在我腰際的兩條美腿伸得比直,起了強烈的抽搐,窄小的陰道急劇的收縮,柔嫩的肉壁像一張小嘴似的不斷的蠕動吸吮著我粗挺的陽具,子宮腔一道肉箍吸住了我深入在內的大龜頭,一股熱燙的陰精澆在我大龜頭的肉冠上,她的高潮來了,在熱汁的浸泡中我將龜頭的馬眼緊抵在她的子宮深處凸起的花心肉球上,這時我的全身酥麻,精關一放,濃稠滾熱的陽精由馬眼中噴出,點滴不露的灌入她的花心。

    高潮過後,李若梅由激情亢奮中漸漸醒來,緊窄濕滑的陰道還在間歇性的蠕動抽搐,斷續收縮包夾著我尚未萎縮的陽具,使我才泄完陽精,處於敏感階段的大龜頭又是一陣酥麻,感覺之美,只能用羽化登仙來形容。

    我還陶醉在感官刺激的餘韻之時,發現她的秋水明眸默默的盯著我。

    「若梅!妳真的…太棒了!」

    我激動的說出心底話時,沒想到她的淚水流下了臉頰。

    「怎麼了?」

    她只是搖頭,伸手抹去了臉上的淚水。

    「別說了,讓我起來……」

    「哦是…對不起!」

    我撐起上身,將我尚未完全萎頓的粗長陽具由她緊窄的陰道中抽出來。

    「你慢點…痛!」

    我看到她滿臉羞紅,低頭看向我倆的胯間,只見她兩片粉紅花瓣間流出了紅白相間的稠汁,賁起的陰阜四周原本雪白的肌膚現在一片殷紅,而我的大龜頭上也沾滿了濕黏的血水,她是處女?

    「哦!李若梅!妳…妳還是處女……?」

    她明媚的眼神這時羞澀中透著黴暗。

    「現在已經不是了!」

    她忍著胯間的疼痛尋找著她的丁字褲,我由椅縫中找到丁字褲交給她,她心神不定的將丁字褲穿上。

    「對不起!我真的不知道妳還沒有過…剛才妳的反應很強,我以為……」

    「不要說了,求求你不要說了,我也不知道我怎麼會這樣……」

    就在李若梅垂淚開口的同時,室門被人撞開,當門處那人帽上晶亮的警徽才閃現腦際之時,數道閃光燈不停的閃動,將尚未穿妥西褲的我及丁字褲還沒套上的李若梅狼狽的拍入相機�。

    我上當了!這是我被警察用手拷拷上的時候,腦海�閃過的第一個念頭!

    現在我蹲在警局的看守所�,被抓的罪名是「下葯迷奸婦女」,因為警方檢驗KTV房間�的飲料,驗出李若梅那杯橙汁�被下了不少專淫婦女的強力催情劑。

    李若梅在警察問她的時候她只是不停的哭泣,什麼話都不說,更落實了我迷奸婦女的罪名。

    石美女呢?自始至終為什麼都不見石美女,是她玩弄的陰謀?她為什麼要這麼做?

    啊!唐小姐今天莫名其妙的升石美女為副理,石美女被她收買了來坑我,可能嗎?石美女是我的第一炮友耶∼我沒對她拔吊無情,她會為了前途而對我始亂終棄嗎?

    女人!最毒婦人心!

======================================
第十四章:大鳥鷹入獄

    大鳥鷹因為強奸李若梅案經一審判決十年有期徒刑,上訴後經二審判定十三年有期徒刑現發監執行中。

    石文靜因無法再享受大鳥鷹帶給她的高潮,另結交一黑人,現移民美國。

    周曉琳被大鳥鷹破了處女之身後與姐姐一起搬到鄉下,周璐與大鳥鷹的一夜情緣竟懷了大鳥鷹的骨肉,現在酒店上班獨立撫養大鳥鷹的骨肉。

    唐小姐接掌公司經營不善宣布破產,現被某大企業老板包養,大公司的聖姑到此告一段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