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蕩的女人

在每一個記載男女姦情的故事裡,形容女人「那種表現」的,都可以用來描述此刻在這旅館的小房間裡,楊小青輾轉於床上時,所表現的風貌,風韻,和風騷了。

而這種描述,在各個作家筆下,雖然有形式、風格的不同,但卻都一致顯示出,在床上愈是放浪、淫蕩的女人,也愈會討男人的歡心,而最後也最能在情慾上、感官上享到最大的樂趣了。

從男人的陽具進入她的陰道之後,小青的反應就激情而奔放了,她連連地聳挺著陰戶,主動爭取更多的磨擦和刺激,同時嬌浪地喚叫著︰「寶貝!……寶貝!你好好喔!……我……愛死你的……大……傢夥了!……我等它等得早就……心焦如焚……到了極點,現在才……終於等到了!……喔!心肝寶貝!……你……今天……一定要弄我……弄好久好久的那種……哦!……寶貝!?」男人一面插,一面笑著說︰「當然啦!張太太,……今天咱們的時間多些,可以多玩玩,只要你充分發揮你的熱情,表現得夠騷、夠浪,我這根雞巴,也就會夠厲害地……一直弄、一直弄,弄到你……欲仙欲死的……好嗎?」楊小青一聽就裂了嘴,笑靨頓開地應道︰「喔!寶貝!……太棒了!……我就是要這樣子的,……給像你這樣厲害的男人弄了,……我才能……感到滿足、安慰,才甘願冒著……背叛丈夫的罪名,來跟你……開房間……上床的嘛!」接著,她又兩眼媚蕩兮兮的瞟著男的喚道︰「喔!……寶貝!……你好好喔!……插得我……好滿!好充實喔!!……」同時,小青在男人底下的身軀也就更劇烈地蠕著、扭著、騰動著;而她緊緊裹著大陽具的陰道裡,泛出更豐沛的淫液,潤濕了整個陰膣的肉腔、肉壁,令她更加騷浪難耐,而將屁股也拱抬著,款款旋搖起來了。

這樣一來,男的乾脆就抓起了小青兩腿,大大劈分開來,往她胸前推著,直到她整個身子都折捲起來,大腿分夾著她胸部兩側,兩腳朝天指著,屁股高高地懸離了床面。

然後,他又以雙肩抵住了小青的腿,將她那條捲裹在腰際的窄裙扯著,一直翻拉到她的肚臍上方,使她整個雪白的肚子,都毫無掩蓋地露了出來,呈現著她肥腴、飽滿、突出的陰阜,在黝黑、濃密的,一大叢茸茸的陰毛對照之下,顯得格外鮮明、美艷。

在這樣的姿勢下,小青的陰戶每被戳一下,她的小肚子都會禁不住地隨著痙攣一下,彷彿男人的陽具將她肚子頂得都會拱起來了。

這樣的搞法,男人插了不到二、三十下,就把楊小青插得神魂顛倒,全身抖顫不止,兩腿指著天空亂動亂踢,引長了頸子,張圓了嘴兒,瘋狂地呼號了起來,連連叫著︰「天哪!……我的老天,我的寶貝!……你好大……好大啊!……插得我都要……滿死……撐死了!……啊!」小青的啼喚,表現了她在男人的插弄下,心中的激動和身子裡的快感,而她的「情人」心知肚明,就一面努力持續著抽插,一面對她鼓勵著︰「張太太!……叫吧!……大聲叫吧!……我就愛聽……像你這種高雅、有氣質的貴夫人,在外遇的床上,叫給情夫聽的淫聲浪語了!」而小青在男人的持續抽插下,她陰道裡,淫液不停氾濫著,被他巨大的肉棒連連掏了出來,聚滿了她被撐開來、朝天凹陷的陰戶,到了再也盛不了時,就溢出了肉坑,沿著凹槽朝她屁股那兒淌流了下去……被流下的淫液刺激著屁股,小青更亢奮了,叫聲也更響亮了︰「啊!……我的天哪!!……寶貝!……你的……肉棒棒……好大!……好大喔!!……又那麼硬!……搞得我……簡直是……瘋它瘋死了!……啊,寶貝啊!……你!……你真是……太會,太會玩……女人了!……而我……也好愛被你插!……好愛你的……大肉棒……插我喔!……啊呀!天哪!……我……我的屁股都……濕掉了啊!」男人追問著︰「是嗎?……張太太!那這種感覺,和你跟你丈夫弄的時候……大大的不同吧!?」小青失了魂似的,兩手在自己胸前亂揉、亂拉,把奶罩都扯脫了,露出了乳房,和那兩粒挺立突出的奶頭。

她一面抓捏著兩乳,一面同時張大了嘴,放聲高啼著︰「啊!……是嘛!是嘛!……不一樣!……當然不一樣嘛!……啊喔啊!……寶貝!!……你太棒了!太會弄了!……我先生……他怎能跟你比嘛?……他是不可能……令我……滿足、令我有……任何快感的嘛!……喔!……寶貝!……我只有在被你,……像你這樣厲害……的大男人搞了……我才會……有這種感覺,才會變得……這樣瘋狂啊!……啊!……喔∼喔……喔∼!!……天哪!……我的……水……我流出來的……水都淌到……屁股下面……都要滴……到裙子上了啊!!」這時,男人才暫停下來,仍然挺著大肉棍子在小青的陰道裡,維持著不動,然後一面撫著她的小奶頭,一面調侃地笑道︰「喔?……那豈不更好嗎?張太太!你回家時,窄裙上除了縐巴巴以外,還加了有水漬,不就更說明了你今晚的享受,是何等消魂蝕骨嗎?……當你脫下它時,不就更會對咱們這次……幽會……銘心難忘了嗎?」楊小青被男人調侃,又羞得滿面通紅了。



但同時,充塞在她陰道裡的,男人的巨棒,卻一鼓一脹地刺激著那兒的肉壁,令她忍不住尖聲呻吟起來,好不容易才掙出一句︰「啊!脫了……我這縐巴巴的……窄裙吧!……寶貝!……我受不了你這種……挑逗!……這種羞死人的……玩法了!……寶貝!……把我裙子……脫掉吧!……別教我擔心……弄濕了它,……就讓我……好好在你……大棒子底下……瘋狂、解脫吧!……寶貝!求求你,把我脫光了,用你的……大肉棒搗進我裡面去,……讓我永遠忘不了,……也永遠記住……每次跟你……幽會的……一切一切所作的……所有的事吧!」男的將小青兩手抓著,提起了她,對她說︰「啊!……用不著那麼麻煩啊!張太太,你只要翻身趴跪下,把屁股朝天翹起來,我由你後面插,窄裙就不用怕被沾濕了嘛!」他輕鬆地把小青的屁股一推,就將她身子翻轉為臉朝下,背朝上,俯趴在床的姿勢。

然後他令她聳高了臀,朝天拱翹起來,自己移身到小青身後,兩手翻捲推起她的窄裙,一直裹上她的腰背,使她雪白如梨狀的屁股,完全毫無掩地呈露了出來。

這景象,在旅館房間裡顯得更加綺麗香艷了,不僅僅是對男的而言,就是對楊小青本人來說,這種姿勢也是她特別會感到「性感」的。

尤其是,自從她第一次和第一任「情人」用這樣的姿勢以來,每回她跪趴著承受男人由後面插入時,都會發現自己叫得特別大聲,而且也會覺得那根搗進體內的陽具,總是特別硬大而深入,會令自己抑制不了地放聲大叫了。

一點也不錯,當男的挺著大肉棍,從她後面插進的剎那,小青就忍不住高聲呼號著︰「啊!……啊∼!……啊哦∼啊!……寶貝!……我的……天哪!」但是楊小青此時的叫喚,都正是她這一生累積的「性飢渴」,在只有和「外遇」的男人上了床,才能釋放出來的表現;也只有當她臉朝著床、屁股朝著男人翹起的時候,才會暫時忘掉羞恥般地、不要臉地高喚著︰「啊!……插……吧!……我的……寶貝!……你這樣子……從後面戳我……會使我更覺得你……真的好大!……好大喔!……我真的是……愛死你的這根……大……棒子了!」這時,男的才以問詢的口氣道︰「好大……什麼好大呀?……張太太……怎麼到現在,你又想不起該怎麼叫啦?……」小青知道男的要自己叫出那種話來,覺得既羞怯又難違,只好回首向後瞟著他歎道︰「寶貝!……人家……還是……還是好羞嘛!可你……你真的……好大!……你的……雞巴……真的好大嘛!……」這樣的解釋引得男人笑了,對她調侃著︰「張太太!……我又不是問你誰大誰小,你嫌你先生的尺寸太小,也不下數十次,我們早已明白了。

我要你叫的,也不過是你早告訴過我,在你心裡面盼望、呼喚過千百遍的,這兩個字嘛!」小青的臉漲紅了,羞得低下頭,側偏在枕上,但仍然還是翹高了白臀,在男人的眼下,像撒嬌似地左右甩扭著,同時既羞慚卻又極其媚蕩地囈道︰「哎喲!……寶貝!你……你幹嘛這樣促狹人嘛?……人家……不已經都……叫出來了嗎?……寶貝!喔……寶貝!……我要你的……大……雞巴嘛!……我……盼望、呼喚在心裡……早已不止叫過千百遍了!……可是,寶貝!……在你面前叫,我還是……好……好會羞的嘛!……」男人聽她說羞,就大笑起來,用力將陽具朝小青的陰道深處一挺,插了到底,引得她尖聲啼叫著︰「啊∼!……天哪!!」他才大聲令著︰「羞?……你還羞!你羞也得叫!……叫啊!叫出來給你自己聽啊!」小青激動了起來,嗚咽著,愈來愈大聲呼喊著︰「好嘛!……好嘛!寶貝……我叫,我叫就是了嘛!……我要……大雞巴!……我要……大……雞巴嘛!!……啊!!……啊!!……寶貝!……我!……我!……大肉棒……大雞巴……我嘛!!」男人的巨棒在小青陰道裡,開始強而有力、長驅直入的抽插,每一挺都直搗進了她肉道深處,將那大龜頭重重地撞到她子宮頸上,令她不得不尖啼著高昂的呼聲,而又在陽具抽出時,急得大喊道︰「啊!……我!……大雞巴……我啊!」同時她陰道裡的淫液,源源不斷地狂洩著,被陽具掏了出來,淌到陰戶外面,滴落到床單上,還有的,則順著大腿內側往她跪著的膝彎裡流了下去……如此消魂的享受,難怪楊小青要嘗到滋味就樂不思蜀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