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公公暴菊的蕩婦

今天是個美好的日子。麗英終於把昨天的事告訴了丈夫金生。原以爲他會暴跳如雷,出乎意料的是,金生也把和瓊琳、淑倩交媾的事全盤托出。

  不能平靜的反而是麗英,她在去車站的一路上,不停的反覆思量,她希望的是丈夫的諒解卻得到相互間的扯平,雖然夫妻都同樣踏進淫亂的不倫地獄,女人奇妙的占有欲卻讓她對丈夫出軌感到怒,如果她閉口不提金生是否也會讓這秘密隱藏下去?

  心中起伏的情緒讓她難以平息。另外這麽一來,千惠和琦玉這次回家,隱隱地讓她感到不安。

  長女千惠是個完全繼承自己泄色體的美人胚子,無論樣貌、身段向來都是麗英引以爲傲的,而次女琦玉跟她父親根本是同個模子刻出來的。

  萬一被這兩個女兒發現父母不倫的情事,做母親的真不知如何以對。不,這些並不是麗英最憂心的……

  這個家,從自己的肉體被別的男人占有之后,完全變個樣了。麗英悄悄地看著望向窗外的丈夫,心立刻糾結在一起。

  “如……如果,金生連自己的女兒都……”

  她無法將丈夫跟女兒性交的畫面組合,以母親的身份女兒乾淨的身體絕不能交給丈夫,但她亦不願看到丈夫抱著其他的女人,這樣矛盾的心理讓麗英難以呼吸。

  “麗英,喂,到站了。”

  “呃……喔……”

  “瞧你魂不守舍的,趕快下車女兒一定等很久了。”

  “喔……對對……”

  星期天的車站人山人海,麗英摻著金生扭著渾圓的臀部穿梭在人群里。

  “啊!看到了,在那里!”

  “在……在哪呀?”她倒希望兩個女兒乾脆留在學校。

  “爸、媽。”千惠和琦玉滿臉笑容,熱切的撲向雙親。

  “好想你們喔!”

  “早說不用來接了嘛!”

  麗英勉強的堆起笑臉,眼睛直直地盯著千惠勾著丈夫脖子的手,和緊貼著丈夫的胸部。1秒……2秒……3秒……她並住呼吸等待著。

  “好了好了,別像小孩子一樣撒嬌,太陽很大趕快回家去了。”母親出乎意料的冷淡,千惠和琦玉兩人互望一眼。

  “呵呵……好吧!回到家再說。”金生轉而搭著千惠的肩膀完全沒發覺似的。

  在家里的爺爺和奶奶,爲了好不容易回來的孫女,今天也難得的起了個大早,但房間里的瓊琳卻正和兒子打得火熱。

  “媽,你不要這樣嘛!我還想睡哩!”嘴邊沾滿了淫液的瓊琳自小剛跨間擡起頭。

  “看你還賴不賴床。”說完繼續把頭埋進股間,猛然地含弄兒子粗大的肉棒。

  瓊琳的櫻唇貼著肉棒如同交媾般滑動,海綿體逐漸充血蘇醒。

  “喔……媽……好……好啦……我起來了……”小剛耐不住母親的含弄,迫不得已掀開棉被彎起身。

  “這才乖,趕快去刷牙洗臉,媽得去廚房張羅去了,要不然待會兒千惠兩姊妹回到家可得餓肚子了!”瓊琳對待兒子像丈夫一般投以嬌媚的笑靥,隨即轉身離開床沿。

  “對呀!今天這麽重要的日子,我怎麽忘了!”小剛千盼萬盼的這一天終於到來,他很快地下床。身體剛硬的部位讓他費力的才穿起褲子。

  “那麽久不見,現在一定更美更成熟了。”他心里想著千惠和琦玉妩媚動人的軀體,下體更加粗大的撐起褲子。

  “真……真糟糕……”男人早晨習慣性的挺舉,讓小剛狼狽不堪,不斷的膨脹讓陰莖感到壓抑的疼痛。

  “啊……痛起來了!”他艱難的走出房間,露華端著剛洗好的衣物向這邊走來。他知道怎麽解決自己的尴尬處境。

  “小剛,現在才起床啊!”病急亂投醫,他不發一語地像只餓狼撲向露華。

  “小……小剛,你在做……做什麽!”衣物像雪花散落一地。露華顯得不明就已,小剛色急起來,猛然撩起二伯母的裙底,下體緊密地貼著露華隆起豐滿的陰阜。

  “二伯母……我想要你……”

  “傻……傻瓜,這里是走廊啊!萬一被別人看到怎麽得了……別這樣……快住手!”

  “我管不了這麽多了!”小剛把露華內褲的三角部位扯向一旁,接著拉下拉煉挺起粗脹的惡魔在花蕊上摩擦著。露華花容失色,雖然有過性交,但萬萬想不到小剛竟打算在走廊強奸自己。

  “小……小剛……你睡昏頭啦……會被人看到呀……”

  “二伯母……你那里讓我用一下,借我消消火,一會兒就好……”對準洞口,粗硬的陰莖瞬間沖進穴內。

  “啊……真……真要命……”光天化日下遭受奸淫,一方面官能深處不斷湧起趐麻感,卻無法放心享受的拘謹,陰道里激烈抽動的摩擦,讓露華難以言喻的感到刺激。

  “喔……喔……”小剛也了解到分秒必爭,使力地將陽具在二伯母肉洞里來回遊動。

  他擔心露華失神浪叫出來,一手遮蓋她的嘴,兩人光著下體像狗般交媾,露華雪白的大腿在陽光的照射下,顯得更加白皙,小剛臀部肌肉因每次的碰撞不斷彈跳。她緊緊地抱住小剛,衣服內的乳峰隨著抽插有韻律的抖動。

  “啊……啊……二伯母我要射……射了……”

  “唔……唔……”一夜囤積的陽精,濃烈的注射進子宮。

  來不及享受腹腔內灼熱的溫暖,露華迅速的推開小剛。“死小鬼頭,一大早就強奸二伯母,自己舒服完就好了。”露華隨手拿起一件衣服擦拭肉縫流出的精液,一邊沒好氣的嘀咕。

  “二伯母別生氣嘛!改天我一定好好地報答你啦!”

  “好啦別說了,快把褲子穿好,待會兒被別人看到就不好了。”

  “還是二伯母最好。”小剛回以一個熱吻,弄得露華啼笑皆非。

  “都被你那個了,還那麽貧嘴,這事讓你二伯知道看他不剝你皮才怪!”

  “那我讓媽媽跟他一次不就扯平了。”

  “好哇!小鬼不安好心,你怎知大嫂肯不肯?”

  “媽媽已經是我的女人了,只要我說她一定肯的。”露華看小剛一臉認真,倒擔心起來。

  “你……你說真的?”

  “當然羅!”

  “唉唉!別亂打主意呀!”

  “二伯母放心啦!到時一定算你一份的。”小剛一臉淘氣的笑,說著轉身就走開。最后那一句讓露華隱隱地擔心起來。

  “這小鬼到底在想什麽馊主意?”

  其實,小剛就像個隱性的定時炸彈,自從跟家里的大人有了突破性的關系,正值血性方剛的年齡,溫存於不同女人的淫浪天國里,是不同於大人有自持的能力。

  相反地,他深信性交才是征服女人的方法。從他眼見母親跟爺爺的奸情開始,父母至上的尊嚴逐漸崩潰,更使他迷惑於大人之間複雜情欲的糾纏,各人心懷鬼胎,對於仍稚嫩的小剛來說,顛覆家族里所有人的表面關系,使他滿足於叛逆情緒的發泄,亂倫也許是他唯一表達不滿的途徑。

  千惠和琦玉充滿年輕朝氣的曲線,的確吸引了衆人的目光。

  小剛更像著了魔般,直直地盯住千惠承繼自三伯母的豐胸柳腰,雖自小一同長大,但闊別多日之后,現已出落如芙蓉般亭亭玉立,白皙的皮膚更襯托出嬌嫩欲滴的妩媚。

  當然,琦玉均勻修長的雙腿同時也成爲他注意的目標,宛如上帝的杰作,優美的線條自足踝延伸到大腿,不知大腿根處是否也一樣引人入勝。

  午餐之后,所有人聚集在客廳,圍坐在沙發椅上。大家熱絡的尋長問短,千惠和琦玉變成所有人的焦點,不時笑聲起落。在這天倫溫馨的畫面背后,有一雙眼睛卻透露著嫉妒的目光。是淑倩……自從千惠和琦玉踏進家門,她如同失寵的妾妃,所有的男人都忽略了她,即使平常寵愛自己的父親——火旺……

  此刻的父親只是個單純的雄性動物,不懷好意的眼神在千惠及琦玉身上掃瞄著,時而停駐在胸部時而是裸露在外的雙腿,一遍又一遍。女人獨特的占有欲在身體里燃燒起來。淑倩咬著下唇,盤算著如何轉移男人的注意力。

  “哈哈……真是有趣!”

  “就是啊!”

  “呵呵……學校里還有這麽好玩的事呀!”

  “還有社團活動也很精彩呦!”千惠正滔滔不絕的敘述學校生活,男人們樂於附聲搭腔。

  (這個狐鞉精……明目張膽的勾引男人)淑倩無法將這口氣順遂的咽下,坐在對面的火旺並未察覺女兒表情的變化。

  (說到勾引男人我才不會輸她們……)她大膽地略張雙膝,使兩腿之間露出縫隙,狹窄的角度只有火旺得以一覽無遺。

  “真的嗎?真有意思……”

  “哈哈……然后呢?”

  “然后我就走啦!”

  “呵呵……他一定……”顯然父親注意到自己綻現的春光。

  火旺眼神不自主地飄蕩在女兒雙膝間的光景,忽而檢視淑倩的表情,發覺女兒一雙秀目正看著自己。他迅即收回貪婪的視線,極力掩飾自己刹那的失態。

  “對呀!那老師是有名的老色鬼呢!”

  “老色鬼”的字眼,頓時讓火旺心虛。

  不禁偷偷的瞄向女兒,淑倩正一臉迷朦暧、眼光閃爍,秀眉微蹙的模樣,足以牽動任何一個男人思淫的原始欲望。火旺再度別開交集的視線,心里卻複雜的忐忑不安。

  (難……難道……淑倩她是故意的?)(不可能的,我可是她爸爸呀!)

  (但是……)(我不會看錯的……)淑倩的攻勢奏效,火旺內心反覆的矛盾起來,這是一場理智與欲望的戰爭。女兒裙底幽暗的春色,像是磁鐵一般讓他越是掙扎越是想看。

  他不露痕迹的悄悄移動眼球,淑倩的兩腿像是恩惠般的加大距離,少女芬芳美妙的隆起部位隱藏在大腿盡頭,火旺突然察覺下體的變化,羞愧的感到罪惡。

  (啊……我真差勁……)(真不像話……那里都硬起來了……)這番情景淑倩看在眼里覺得甚是有趣,爸爸終於把自己當成女人看待了。於是她變本加厲,悄悄地將左手伸進排扣間的縫隙,大膽的撫弄起乳房。

  隨著手部的律動,右乳的衣衫變形扭曲,淑倩忘形的舔濕雙唇。在客廳雜吵的空間里,彷佛只有父女間暧昧灼熱的眼神,火旺原始的欲望逐漸侵噬全身,腦袋里充滿女兒勾魂的媚態。

  還有一個人,亦察覺了父女間的互動……

  是瓊琳……可以說一開始她就是忠實的觀衆。

  原本覺得有趣,淑倩逼真的演出卻使她胯間的體溫也慢慢的升高,直到眼前迷蒙起來,她才猛然發覺右乳有一只手緊握著!

  瓊琳差點失聲驚叫,這只表面皮膚老皺的魔掌竟是爺爺的。原來,這場妙戲自己並不是唯一的觀衆。

  (啊……是爸爸……)爺爺左手巧妙的透過右手掖下偷襲,胸前豐滿碩大的乳房牢實的落入瘦如骨的手心里。瓊琳直覺性看看四周……

  (幸好……沒有人看到……)接著她驚訝自己迂了一口氣。

  (這老色鬼……)她報複似的伸手探向爺爺鼓脹的下體。

  (啊……這……好……好硬……)對六旬老翁來說,這剛硬的的程度讓她的手如遭一股熱流電擊。

  爺爺皺起雙眼,似笑非笑的顫動嘴角,就像戰勝的士兵感到優越般,同時加強了手部的力道。

  (喔……這糟老頭……他打算在這里上我嗎?)心里雖疑惑,瓊琳的手卻舍不得放開繼續澎漲中的命根子,甘心投降似輕輕的搓揉起來。

  火旺偷窺的次數越加頻繁,幾次甚而故意前傾上身,他不禁有些心急想更清楚的看見少女微濕的陰部,女兒大方的恩惠,讓男人矗立的部位顯得不易隱藏,這樣一來他也只好保持這種姿勢。

  (媽的……再開一點就好了……)(啊……看到黑黑的地方了……)淑倩見到爸爸笨拙的掩飾,不禁竊喜,不僅回饋雙膝間更大的距離,更拉起裙擺露出一截雪白的大腿,淡黃色的內褲清晰可見,女人私處有蜜汁沾濕的痕迹。

  (爸爸快看吧!女兒那里都爲你濕了……喔……)

  (太……太好了……淑倩的那個地方全看見了……)大概是火旺過於專注,良久他才發現剛剛吵雜的聲音已經靜止。

  (被發現了嗎?)心頭一驚,擡起頭看著四周,所有人的表情顯得有些錯愕,每個人皆瞪大著眼,但這些攝人的視線並非看自己,他轉動脖子找尋目光的源頭……

  (啊……這……這……)火旺不敢相信的看著眼前令人震撼的畫面。正當自己墜入女兒裙底的春色中,大嫂在衆目睽睽之下俯在爸爸大腿上含弄著他的陽具,而爸爸的手竟也攀在大嫂的乳峰上……客廳一片鴉雀無聲……所有人都遭受這景像巨大的沖擊,沒有人發出反應,時間停止在瓊琳吸吮爺爺生殖器的表情上……

  “喔……喔……太……太舒服了……”

  “啊……喔……”

  “瓊琳……老家夥……你們……你們在做什麽!”奶奶根本不像用說的發出聲音。

  “大嫂……這……這羞死人了……”

  “真……真不敢相信……”

  “大伯母她……爺爺……”其他人漸漸的回過神。

  “瓊琳!你這下賤的女人,快給我住手!”奶奶滿臉怒容的看著丈夫跟媳婦,使勁的扯開兩人。

  “啊……喔……喔……”

  “媽,你多久沒跟爸爸好過了?你看,爸爸多喜歡我這麽做。”

  “呸!我一直以爲你多孝順,原……原來你們兩個……下流!”

  “不只是我,其實家里其他人都一樣。”

  “你……你說什麽?”奶奶回頭看著其他人,似乎要證明什麽。

  “淑倩,你不是想要你爸爸的那根大雞巴嗎?過去給他舔一舔吧!”奶奶不敢置信地望著淑倩走近火旺身旁。

  “爸爸,讓女兒給你消消火吧!”淑倩拉開爸爸的褲裆,掏出一根硬直發亮的陰莖,隨即張口吃了起來。

  “淑……淑倩……你……你在做什麽……啊……”肉棒感受到女兒嘴唇柔軟的包圍,火旺登時仰頸高呼。

  露華見女兒毫不羞恥幫丈夫口交,淫亂的沖擊使包覆在底褲里的陰唇刺癢難忍,右手不禁探進胯間撫摸。

  “淑倩!你……你怎麽可以……火旺是你爸爸呀!”

  “火旺……啊……露華……怎麽你也……?誰……誰快阻止他們!”奶奶幾乎要昏倒。

  這時瓊琳口里塞滿爺爺的雞巴,手撩起裙子,猥亵的張開大腿露出私處,一旁呆若木雞的金生礙於千惠和琦玉在場,充血的陽具即將撐破褲裆,金生窘迫著進退兩難。

  他回頭看看老婆,不知何時小剛已站在麗英背后,掀起她的上衣握著雙乳,又掐又揉著,麗英輕啓雙眸,虛弱的任憑外甥吃盡豆腐。

  “媽!你們……小剛把你的髒手拿開!”

  “小剛你好大的膽子,竟敢欺負我媽!”千惠和琦玉簡直氣瘋了,眼看小剛在母親雙峰上搓捏不禁脹紅了臉。

  母親柔軟碩大的乳房,在小剛的搓揉緊握下扭曲變形,白皙的奶子很快透紅了起來。兩人渾身發抖,心跳加快……

  金生見老婆遭受玩弄恨得牙癢癢的,索性扯開褲頭直往瓊琳的溫柔鄉撲近。

  “女兒……原諒媽媽,我是個淫蕩的女人……”

  “這……這到底是怎麽回事?”

  “千惠姐,三伯母已經是我的女人了,你們何不一起加入?”

  “呸!無恥!你……是你脅迫媽媽。”

  “姐姐你看……”琦玉哭喊著,千惠猛然一瞥,沒想到爸爸早已把粗硬的肉棒刺進大嫂的淫穴里。

  “啊啊……好金生……一下就頂到底……喔……”

  “唔……唔……好媳婦你吸得我好爽呀……”

  爺爺、金生、瓊琳自成一個小團體,金生狂暴的在大嫂兩股間穿梭,瓊琳也奮力的吸吮爺爺充血的硬棒,一邊的淑倩將父親往沙發上推倒,紫紅泛光的肉棒直直的朝天聳立,女兒胯過腰間,四眼火熱交望絲毫不敢怠慢,淑倩將父親醜惡的命根子迅速的吞入蓬亂的毛堆中。

  “喔喔……爸爸……女兒的小穴……好……好滿啊……”

  “太好了……爸爸在里面說不出有多舒服……喔……”



  頓時,客聽浪聲四起,男男女女衣衫不整,混亂的交集、享受著彼此的身體。

  “反了!反了!我們家怎麽會變這個樣子……”

  奶奶無奈地癱在一旁,眼看夫妻多年的丈夫裸著下半身,媳婦活像個妓女含弄那支曾讓自己欲仙欲死的肉棒,心中雖懊腦卻被丈夫依然雄偉的陽具所迷惑,這般年紀不該有這樣的活力,她湧起一股既喜悅既厭惡的複雜情緒。

  (這死鬼……看他那副德性……跟我做的時候從來不曾這樣……)奶奶回想

  過去夫妻間的魚水之歡,水乳交融的激蕩情景,那彷佛如一世紀般遙不可及……看看自己,雖然五十好幾,容貌失去光華乳房亦堅挺不再,但人總是肉做的,面對這種淫靡色欲的性交畫面,豈會沒反應……她心有未甘的撫著胸部,腹腔一股熱流竄升。(老家夥果然只喜歡年輕的……)

  臉龐突然拂來男人的鼻息,尚未搞清楚兩片嘴唇已被緊緊的貼住。“唔……

  唔……“被孔武有力的雙臂環繞,奶奶身子無力的虛軟下來,這種感覺使她感動。

  一會兒,小剛稚氣的臉映入眼簾。

  “小…小剛……你……”被孫子強吻調戲,方才厚實的擁抱使她倍感委曲。

  “你……你居然……”話還沒說完,小剛雙掌著實的握住自己的乳房,並再次激烈的貼緊她的唇,屬於男人鼓脹的下體熱切的摩擦陰戶,這熟悉又陌生的被侵犯感,奶奶一陣昏眩慢慢的放棄反抗。

  小剛見機不可失,解開奶奶上衣鈕扣,讓保守隱藏的雙乳瞬時綻現。

  “奶奶你的奶子好美呀!”被孫子贊美教她難堪狼狽,心底僅剩的尊嚴更被殘忍的剝去。

  小剛輕咬乳頭,舌尖在乳暈上遊走,小夥子輕挑的前戲,使奶奶感到花蕊滲出蜜汁,想到這不禁羞愧難當,雙眼緊閉不敢睜開。

  (啊……真……真舒服……喔……)她一手揪著沙發一手毫無目的四處揮動,不小心碰觸孫子火燙粗野的肉棒。

  (這……這孩子的家夥好硬……好燙啊……)奶奶貪婪的握住年輕的肉棒,一想到自己的老穴即將塞進這粗大的棒子,不禁害怕。

  “奶奶現在我就要給你插進去了。”

  “不……不、不行哪……”

  在插進肉穴前,小剛握著雞巴在穴口搓揉,陰莖青筋浮漲嚇得奶奶花容失色,擡起屁股左右閃躲。

  小剛任性的抓牢奶奶的肥臀,腰間一沈,雞巴撐開穴口整支盡沒。

  “啊……”大勢抵定,奶奶身子一震,全心全意的感受孫子的進入。

  “喔喔……奶奶……”

  “哼……哼……小剛你……奸了奶奶……喔……”小剛壓在奶奶身上,下體交合的情景全讓其他人看得一清二楚。

  “好奶奶……孫子……會插得你舒服死的……”接著年輕光滑的臀部一縮一緊的使起力來,奶奶忘情地春叫。

  “奸奶奶的好孫子……快……用力插……喔……插死我……”

  “好……好美……大雞巴孫子……給我……唔……用力……”

  “快……快一點……把你整只塞進來……快爛我的騷穴……”小剛第一次見奶奶如此淫浪騷態,更加賣力的頂送,斗大的汗珠自臉頰滑落。久旱逢乾霖的奶奶顯露出癡迷淫態,手指深深的陷進小剛的皮膚。

  “嗯……嗯……干死你這個騷貨奶奶……”

  “唔……爽死我了……小丈夫親哥哥……奶奶的騷穴給你干翻了……”

  “老騷貨……你的小穴好……好美……我會干得你爽死……”奶奶激情的演出不斷刺激爺爺,看著老婆和孫子相奸使他發瘋似的沈溺於不倫的快感。

  “小剛用力干她,用力插這只母狗的淫穴,她喜歡這樣被!”

  “對!像母狗一樣狠狠地插她!”

  “喔喔……小色狼……你很會插穴……啊……奶奶很久沒這麽舒服了……”

  “騷浪的奶奶……你的肥穴真緊……好爽……”

  “嗯……大雞巴孫子……只要你喜歡……奶奶……答……答應你……每天給

  你干這個肥穴……“隨著爺爺的鼓噪,奶奶解開心防大膽刺骨的跟小剛調情。

  兩人放蕩的性交像傳泄病在空氣中散布淫靡狂亂的氣息。

  一直不敢置信而在一旁噤聲若蟬的琦玉,體內母親淫亂的遺傳因子漸漸發酵,胸前的起伏隨交媾的呻吟聲、男女的淫聲穢語劇烈的起伏,她從來不曾這樣清楚看著男人粗大的陽具,甚至是進入女人下體抽送的情景……

  一向對姊妹倆嚴格管教的母親,現在衣衫不整袒胸露背,跟正和二伯母相互撫弄的女人判若兩人。琦玉的眼光被母親白皙細柔的皮膚吸住,媽媽渾圓的乳房隆起而發達,女人善妒的心里使她既是嫉妒又是欽羨,右手遊進衣領試探性的揉捏自己的趐胸,乳房在手指溫柔的擠壓后舒展回複原狀的同時,乳頭強烈感到被束縛,琦玉癡迷而緩緩地解開胸罩,雙乳在真空的衣服里得到釋放。

  千惠看到妹妹的眼里閃耀著異樣的神采,她可以體會妹妹心口那團火的熱度,因爲現在倫理道德被撕裂,傳統的拘束顯得多馀,眼前家族的成員原始露骨的進行性交,而她的視線自始至終不曾離開父親那雄偉駭人的陰莖……

  父親是她自小就崇拜的對象,爲了維持一家人的生計做了一輩子的水泥工,全身所展現男人粗犷的線條使她著迷,對從小就夢想嫁給爸爸的千惠來說,她自私的不能接受爸爸擁抱別的女人,甚至是媽媽。

  所以她雖沈醉於金生孔武有力的肌肉,卻視瓊琳爲眼中刺,礙於僅存的理智障礙又使她裹足不前,就這樣矛盾交加的忍耐下腹湧起的濕潤,她想從妹妹身上找到同仇敵忾的慰藉,卻意想不到琦玉比自己更缺乏抵抗力。

  千惠愛憐的將琦玉的頭靠緊頸項,被迫眼見父母加入這場淫交的醜陋姿態,她緊緊地想保護虛弱的妹妹。但是,當琦玉的手安靜地攀上她柔軟的胸部,千惠不禁微蹙秀眉發出呻吟……

  “喔……琦玉……唔……”這一瞬間,已經沒有人在這激蕩亂倫的地獄中幸存。

琦玉的手伸進千惠的上衣,手掌溫柔又膽卻的擠壓姐姐戴著胸罩的乳房。

  千惠發熱的身體像開關一般,妹妹的觸摸瞬即讓電流遊走全身,她感到昏眩錯亂,眼光迷蒙地注視背向自己的父親。

  金生用力的臀部有節奏的一下松弛一下緊繃,他全心全意的抽插跨間屬於大嫂的肉穴,腰部狂亂的顫動使他背部的肌肉顯得迷人。

  父親似乎刻意的背對自己,大概他也不願被女兒看到插穴時的表情,這樣更使千惠騷癢難耐……

  “啊啊……金生……你干死我吧……”

  “千……千惠……你看你爸爸正……用力干著大伯母的肉洞……你也很想試試這根……大雞巴吧……”

  瓊琳注意到千惠灼熱嫉妒的眼神。

  千惠臉上一陣漲紅,爸爸已經知道自己正看著他。

  “喔……用力……再用力……喔喔……讓大家看我被你……插被你干……的騷樣……”

  “好金生……你女兒的嫩穴癢起來……了……你也很想給她插進去……對不對……”

  “哼……浪貨……賤女人……啊啊……”

  金生顯得有些腦羞成怒。

  被壓在底下的瓊琳像妓女般放浪,白皙的雙腿纏住金生腰際,挺起肥臀配合陽具的動作,雙手擠壓自己碩大的乳房。

  一旁的爺爺不甘被媳婦就這麽含弄射精,起身扶著雞巴從瓊琳側身對準肛門。

  “啊……爸不……不要……我那里沒……”

  話還沒說完,爺爺一挺腰狠狠地插入她的菊花蕾。

  “啊啊……好痛……啊……不行……會破掉……快拔出來……啊……”

  后庭狹窄緊縮的嫩肉包覆著陰莖,爺爺不顧瓊琳淒厲的慘叫,緩緩地抽送著,陰道銷魂的快感加上后庭的劇痛,讓瓊琳頓時産生迷亂。

  “啊……啊……好痛……不要……喔……喔……”

  “好媳婦……待會兒就舒服了,爸爸會插的你很爽的。”

  “不……喔……喔……有點痛……慢一點……唔……嗯……嗯……唔……”

  爺爺和金生的肉棒分別在瓊琳的肉穴及屁眼里抽插,小剛見媽媽被兩人奸淫,臉上盡是痛苦和舒服的複雜表情,他急燥的想盡速征服奶奶。

  小剛在奶奶身上占盡優勢,孫子年輕而旺盛的精力讓她漸漸吃不消。

  “好……好孫子……你饒了奶奶……我子宮快被……你干穿了……喔……喔……奶奶的小穴……好好麻……別再干我了……我……我快昏……昏過去了……

  喔……大雞巴哥哥……我……我要被孫子奸死了……“

  “騷奶奶……我……我要射了……喔喔……喔……”

  “唔……乖孫……都射進……奶奶的里面……沒……沒關系……全射進來讓奶奶懷孕也沒關系……嗯……”

  小剛毫不客氣的將熱燙的陽精,全數射進奶奶的身體。

  “啊……啊……”

  奶奶緊閉雙眼張著嘴享受沖擊的高潮,接著虛弱地癱瘓在沙發上。

  小剛還來不及喘氣,麗英握住垂下的雞巴張嘴就含進口腔。

  “喔……三伯母……”

  龜頭經過激烈的摩擦仍然敏感異常,麗英感到嘴里的雞巴逐漸的漲硬。

  落單的露華則偎著琦玉,溫柔的將手伸進裙底撫摸她的陰戶。

  “二伯母……我我……沒這樣過……我……喔喔……”

  “小美人讓二伯母教教你。”

  露華吻著琦玉,香舌探入她的口腔,成熟女人芬芳的鼻息使她暈眩起來。

  琦玉漸漸的閉起雙眼,在花園騷弄的手指讓她心神蕩漾,她不由自主的伸手握住露華的乳房,柔軟堅挺的浪奶入手充滿彈性,琦玉大膽起來,另一手摸索著露華濕滑的森林,這是她第一次感覺別的女人私處,仍不禁愛憐般的挑動充血的肉芽。

  “嗯……小美人……很舒服……喔……”

  得到二伯母的贊美,她更加放心的把中指插進肉縫。

  “啊……”

  肉穴充塞異物,露華不由得子宮一陣收縮。琦玉感覺露華的陰道似乎要吞進她的手指,她開始讓手指律動。露華也不甘示弱的在琦玉陰唇四周加強手部運動。

  “唔……嗯……哼……好舒服……喔……”

  “二伯母……喔……”

  妹妹騷浪的表情感泄了身旁的千惠,她的手在裙里壓著兩腿根處,隆起豐滿的下體滲出透明液體,使內褲緊貼著跨下的那一條線,她臉上有著複雜的表情。

  千惠伸出手,晶瑩透明的液體濡濕手指,她癡迷的將手放心的伸進嘴里吸吮。

  她再度把視線移向父親,她心愛的男人和爺爺兩人,正瘋狂的合奸大伯母,瓊琳雪白的肥臀將臨高潮般忘形的扭動,雙手使勁地陷進金生和爺爺的皮膚。

  “喔喔……好爽……好爽……啊……我快死了……”

  “騷貨……干死你……”

  很快的,爺爺繳了械,熱燙的陽精貫注媳婦處女般的菊花蕾里。

  金生響應般一聲咆哮,接著把瓊琳兩腿大分,深深地把肉棍埋進陰道,濃熱的精液射了進去。

  “唔唔……射進來……好燙啊……啊……”

  “嗯……哼……好美……喔……我被你們奸死了……”

  瓊琳無力倒在沙發椅上任其精液自肉洞、肛門流出,金生翻躺身旁胸口劇烈的起伏。

  千惠盯著父親尚未垂軟的陰莖,意欲昏亂的滿臉漲紅。

  另一邊,淑倩嬌柔的胴體上父親狂亂的駕御著,火旺粗硬的雞巴毫不間斷的在女兒陰道里馳騁。

  “嗯嗯……好舒服……大雞巴爸爸……你干得女兒好爽……啊……”

  “好女兒……你的穴好緊……爸爸早該好好的你……”

  盡管額頭滲著斗大的汗珠,火旺雙手緊緊掐著淑倩的趐胸,像懲罰般的對女兒鮮嫩的性器狂抽猛送。

  淑倩蹙緊雙眉,雙手揪緊父親強而有力的雙臂,陰唇隨著抽插翻進翻出,下體酌熱的難以忍受。

  “爸……爸……哼哼……我快不行了……唔……”

  “啊……我的小穴被你插爛了……喔……要升天了……”

  淑倩陰道里射出陰精,龜頭不禁快感火旺腰際一陣酸麻。

  “乖女兒……爸爸要……要射了……”

  “好……好……爸爸射進來……都給我……唔……”

  接著火旺一股熱精全數的射進淑倩體內,兩人緊緊地擁在一起。

  不知什麽時后躺在沙發上喘息的金生,感到下體的雞巴一陣緊迫,不由得睜開眼。

  “千……千惠……你……”

  “爸爸,既然大家都抛棄了世俗倫理,現在就讓女兒服侍你吧!”千惠張著櫻唇,把龜頭徐徐含進嘴里。

  “喔……”

  金生是個粗人,千惠嘴里帶來的快感令人難以把持,他只有閉起眼享受。

  女兒小心而溫柔的舔弄香菇帽,馬眼不禁溢出淫液,頓時唾液和淫液混合,千惠的口里“咕噜咕噜”的作響。

  “唔唔……好舒服……喔……”

  不一會兒陰莖再度充血變硬,千惠吐出父親的肉棒,透明液體自嘴角流出。

  千惠光溜溜的下體謹慎對著金生聳立的陰莖,肉棒準確地深入女兒鮮嫩多汁的肉穴。

  “啊啊……”

  “喔……千惠……”

  “喔終於在一起了……”

  期待已久的性交,使陰道里鵝絨般的肉壁收縮,陽具更加漲大起來。

  千惠緩緩地上下起伏,陰唇被粗大的棍狀物體翻出,加上濕滑的淫液讓兩人生殖器緊緊的密合。

  麗英吸吮著小剛的雞巴,當然也注意到女兒和丈夫的性交,雖然早先的顧慮已煙消云散,但父女的淫戲卻反而深深的吸住她的眼光。

  “喔……三伯母……你的口交技術真……真好……”

  小剛的呻吟她充耳不聞,她注視著千惠年輕白皙充滿彈性的臀部,隨著撞擊彈動的肉感,使她的肉蕊抽痛起來,兩股之間粉嫩的肉穴包覆著丈夫深紫色的肉棒,她有些驚訝自己看著看著居然更濕了。

  “喔喔……爸爸……喔……”

  千惠的浪臀動作越來越快,陰戶因撞擊陰囊“啪滋”作響。

  “哼……唔……爸爸我……好舒服……喔喔……小穴好熱……”

  “干我……喔……爸爸……你的雞巴終於在我身體里面……喔……”

  女兒激烈的叫浪,金生聽在耳里彷佛是最好的催情劑,腰部不時上挺,以彌補千惠力道的不足。

  千惠的雙乳上下擺動著,她幾乎忘記臀下的身體是爸爸。

  “唔唔……喔……好舒服……干穴的爸爸……用力頂上來……哦……哦……”

  金生雙手抓著女兒的屁股,不斷地上下使力。

  “啊……爸爸……親爸爸……你真會干穴……女兒的穴好爽……啊……啊…

  …好會插穴……爸爸……啊……女兒好舒服……你好會干……啊……好粗的肉棒……啊……啊……好棒……好美……“

  千惠忘形的浪叫,金生臀部奮力的往上抽動。

  “干我……干我……爸爸!”她狂喊著,每一次的沖刺都使她醉了一般。

  她真想把他完全吞噬,把他吸進子宮。她感覺他的兩顆睾丸不斷地撞擊她肥厚的陰唇,讓她瘋狂地想更張開來接受他。

  汗水從她晃動的身體湧出,使他們的肌膚碰撞時發出聲音。空氣中充滿了淫邪的氣味,每次的撞擊都使她的陰戶噗滋作響。

  兩具汗水交雜的軀體和著歡樂呻吟聲不斷地交戰。

  “快一點,再重一點”

  “爸爸……要射在你熱熱的小穴里面!”

  “好……親愛的爸爸,射在女兒這里,讓我擁有你的濃精……”

  千惠尖叫著,她已經被色欲侵蝕了,現在只想讓金生的體液來填滿她空虛的陰戶。她很清楚這樣會讓自己瘋狂,她想要那感覺。千惠在他堅硬的雞巴上使勁,用陰唇牢牢地抓住他。

  “我要射了……喔……感覺到我射到你的里面了嗎?……我要射了……”

  金生酌熱濃烈的精蟲在千惠的陰道里爆開注入子宮,快感沖向腦門,使他覺得腦袋快炸開了一般,射精使他的意志變得扭曲。

  千惠迷茫的感到父親陽精的傾入,像潰閥的洪水淹沒了自己,不禁滿足的倒在金生胸膛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