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夫妻的第一次四人行(1一4)(全文完)

                (三)

  舔完腳趾,一哥開始往上移了,他緩慢地分開老婆的雙腿,再用手指掰開老
婆的粉色花瓣,嘴裡說道:「真的很美!」扭頭又對我說:「弟妹居然連這裡都
長得這麼美!」然後將頭湊了進去開始仔細地品嚐著。

  一旁的我此時已是看得血脈賁張,恨不得也湊過去和一哥一起分享這人間美
境,心道:『這才對嘛,哪有不喜歡這裡的男人,換作是我,怕是把頭都早伸進
去了,哈哈!』耳聽得老婆已是呼吸加重伴著微微的輕聲呻吟,轉過頭去看,老
婆依舊羞紅著臉頰、輕咬著嘴唇,一副陶醉至極的模樣。

  此時老婆那個本只屬於我一個人的幽迷私處已被一哥舔得鮮艷欲滴,蜜汁流
得濕了一大片床單,我趕緊拿出事先已經準備好的DV開始拍攝起來。

  (我們早已商量好的,這也是我除了不能肛交之外唯一的要求,但是他們不
能拍照和攝像,我保證不刻意去拍他們的面部!至於保密的問題,因為裡面的畫
面幾乎全是我老婆,當然除了我自己不可能讓任何人看到的。我電腦裡有兩塊硬
盤,這些東西都是裝在第二塊硬盤裡面並用硬性加密軟件加密,平時都不會接上
第二塊硬盤的,自己看的時候再拔掉網線接上硬盤,以保證陳冠希的「艷照門」
悲劇不會在我身上重演!不過我答應等一哥回去了,截些畫面在網上傳給他。)

  或許是憋得太久,一哥那雄性的特徵物早已一柱擎天、青筋暴漲了,我心裡
暗自思忖著:『他這東西雖然比我的稍細了點點,卻比我的長,我那小寶貝兒這
次可以體會到與自己老公不同的感受了!』

  一哥戴上套子(我應允過他可以不用戴套的,或許一哥是怕自己狀態不好,
戴上套後可以盡量延長時間吧),給了我個眼色,我會意地抱起老婆坐在我胸前
(我們商量好的,我要嘗試抱著自己的小寶貝兒給他插,不知我的這種心態是否
太過離譜),掰開她的兩條玉腿,把蜜穴向著一哥,老婆無力地半癱著身子依偎
在我懷裡,惺眼迷濛,彷彿一隻待宰的小羊羔任由我們擺佈。

  一哥輕輕分開老婆的兩片桃色花瓣,提著男人那傳宗接代的工具緩緩地插了
進去,花瓣內蜜汁正濃,一哥絲毫不費力地便全根進入了!眼前這一幕景像實在
令我血脈賁張,我那玩意早也是堅硬如鐵,頂在老婆的後背上實在是漲得難受。

  一哥俯身抱著老婆的腰,邊親邊問:「寶貝兒,舒服嗎?」老婆此時下體被
一哥那根肉棒塞得滿滿的,早已完全放開,嬌羞的點了點頭。

  我讓一哥直起身子捏住老婆的腳繼續抽送,自己把玩著老婆的雙峰、親吻著
老婆的耳垂,輕聲道:「寶貝,別害羞,放得更開點,現在是你享受的時候,慢
慢體會不同男人的感受吧!老公愛你,老公要讓你享受到別的女人享受不到的東
西!」老婆似乎很是感動,微微轉過頭親了我一下,忽然緊皺了下眉頭,嘴裡輕
呼了一聲,顯然一哥那長長的玩意已經觸碰到老婆的花心深處了。

  看著老婆的表情,我明白那不是痛苦的反應,而是快樂的歡呼,卻仍暗笑低
頭問道:「寶貝兒,痛嗎?」老婆搖頭:「不痛。」便又開始呻吟了起來。

  我心道:『不知道一哥到底能撐多久,得趕緊抓緊時間多拍些畫面!』於是
平放下老婆,起身走到他們後面欣賞這刺激的一幕。看著陌生男人的生殖器官正
在自己心愛的老婆體內進出,那種心理上的刺激得到極大的釋放,我竟情不自禁
地俯身湊到一哥後面,一手伸出兩根指頭夾著他的陽物,一手掰開老婆的陰唇,
通過手指傳遞過來的感受與他們共同分享著人生最美妙的事情!

  床單上的愛液仍在繼續慢慢擴散,那堅硬的陽物在老婆的穴內不斷做著活塞
運動,老婆私處的粉色壁肉時而帶出、時而捲進。一哥的動作時而輕柔緩慢、時
而大起大落,嫻熟的技巧顯然是在模仿國外AV片中的動作,運用得倒是十分自
如、恰到好處,惹得我那小寶貝兒嬌喘連連,時不時也抬起屁股去迎合著一哥的
衝擊。

  十分鐘不到的時間,老婆忽然緊閉雙眼,雙手死死地抱著一哥,口中含糊不
清的「咿呀」大聲呻吟起來,雙腿蹬得直直的。我知道老婆馬上就要高潮了,趕
緊伸手去撫摩她的菊花洞口,我非常瞭解在這個時候加大一些對她的刺激,會讓
她的高潮成倍增長!

  一陣欲仙欲死的掙扎之後,老婆漸漸癱軟下來,一哥起身對我道:「今天有
點出乎我自己的意料,居然堅持住了沒射。讓弟妹先休息下,一會再接著來。」
我拍拍一哥的肩膀點點頭,目光裡滿是讚賞之意。

  一哥轉身去了衛生間,我回頭溫情的望著老婆,只見下體已被那傢伙蹂躪得
一片通紅,私處那張小嘴被幹得久久不能合攏,心裡又是憐愛,又是酸楚,爬到
老婆身上忍不住關愛的問道:「寶貝兒,痛嗎?」老婆說:「不痛。」我又問:
「舒服嗎?」老婆點點頭:「嗯!」

  眼前這個剛剛接受陌生男人洗禮的我心愛的女人猶如桃花帶雨,依舊是那麼
嬌媚,惹得早已是慾火焚身的我終於按捺不住,挺身便插了進去。那裡面經過剛
才一陣高速的摩擦,早已是一片火熱,我那玩意被兩片滾燙的花瓣包裹在裡面實
是舒坦遐意之極。早已輕車熟路習慣了自己老婆,此時插入卻是別有一番滋味,
心道:『還好,沒有被那傢伙把我小寶貝兒的小妹妹弄大,不然我就虧大了!』

  現在是上班時間,老是有人過來打斷我的思維,很是鬱悶哦!快下班了,不
是家裡的電腦又不敢保存,只好先貼出來吧!回家後晚上再接著寫。大家別急,
我一定會寫完的。

  很快一哥就出來了,想著剛才那些畫面實在是刺激難當,沒用多久我便一洩
如注了……

  待我從衛生間出來,他們已開始了新一輪的戰鬥,一哥躺在床上,老婆正坐
在他身上上下套弄著。見我出來,一哥便坐起來,示意讓我抱著老婆站到床下,
我依言站在床下從背後抱起老婆,兩手抱住她的膝彎後面,讓她兩腿盡量分開,
私處在他面前一覽無遺。

  一哥走過來站在我們面前撫弄了老婆的蜜穴一番後便挺槍一插而入,老婆在
中間被兩個男人緊緊地夾著,一哥往前插時,我便把老婆的陰部迎向他,三人都
盯視著兩具生殖器交接部位,只見一哥的肉棒每次都全根盡沒,隨著「啪」的一
聲,撞擊得水花四濺……

  (完了,有人回帖說我描寫露骨,呵呵,我自己也感覺越寫越像是在寫色情
小說了,以後這些場面我就不再作渲染,盡量略過吧!)

  我們把各種姿勢能做的幾乎都做完了,估摸著一哥也實在是忍耐不住了,等
一哥達到巔峰之後,我們也已精疲力竭。

  三人洗畢後,我抬腕看了看時間,已經12點過了,便穿上衣服大家一起出
去吃夜宵,找了家韓式鐵板燒烤店,席間我們三人有說有笑,儼然故友久別重逢
一般。杯光交錯、酒過三巡之後,我和一哥更是無話不談,大有相見恨晚之感,
談笑風生中不知不覺一哥酒已過量,而我酒興正濃,一個人又喝了瓶啤酒。

  見一哥執意要去買單,我有些不悅:「你第一次千里迢迢來我們這裡,這點
地主之宜我都不盡又怎能說得過去?」其實還在喝酒之時我便暗中吩咐老婆去買
單了,一哥執拗不過只能作罷。

  回去的路上擔心一哥不熟悉路,雖然他堅持不讓送,但我還是把一哥送到看
見酒店了才返家。臨別我邊囑咐邊調侃一哥要好好休息,養好精神,待明天另外
那位單男到了,晚上還有一場惡戰,路途遙遠,來一趟十分不易,大家都要好好
珍惜明天最後一天的機會!

  好多年沒有在論壇發表過這麼長的帖子了,寫作真的很累,眼睛對著顯示器
時間太長,又痛又澀。三人行暫且告一段落,待我把第二天的四人行寫完再一併
發表出來。

                (四)

  第二天起床晚了,上班走得匆忙,手機忘記帶了,另外的單男(因他網名裡
有個「緣」字,年齡比我小幾歲,姑且稱作緣弟吧!緣弟給我們發過兩次郵件,
和一哥一樣,郵件裡都詳細介紹過自己,並都附上了兩張近照。雖然他並不是我
們想找的那種類型的男人,不過緣弟說話很是有禮貌,給人的感覺很誠實,態度
也很誠懇,我們還是加了他)下午2點就到了,一直是老婆用我的手機在和他們
短信聯繫,他們還一直以為是我。呵呵!

  晚上6點多我回家才知道,於是顧不上吃飯,趕緊帶上老婆直奔酒店。到達
酒店,他們兩個已經在樓下等著我了,初見緣弟感覺和照片上有些出入,嘴唇上
留一抹淡淡的鬍鬚,和一哥相同的是,兩人都未刻意修飾自己,一身便裝普通得
不能再普通了,或許也正是因為這些普通,更加拉近了我們之間的距離。

  一陣寒暄之後,我們找到一個當地很是有名氣的特色餐館,本想我們三個男
人都喝點酒,酒可助興,亦可打破沉默,彼此更容易找到共同話題,無奈緣弟滴
酒不沾,見酒就過敏,頗感遺憾,我和一哥也不好勉強。

  緣弟話語不多,給人感覺個性較為內向,好在我和一哥都不再陌生,兩盅酒
下肚,話匣子便打開了,一番天南海北的胡侃,氣氛越來越融洽,見我們聊得熱
鬧,緣弟的話也開始慢慢多了起來。酒足飯飽之後一哥便要買單,我故意不作聲
想看看緣弟是否願意主動搶著買單,誰知緣弟竟然沒一點反應,讓我頗感失望,
哪怕只是假裝做做樣子也好,那一刻大家似乎都有些尷尬……

  (寫到這裡時,我的心情似乎也隨之黯淡了下來,本不想把這節寫進去的,
有些破壞我的寫作情緒,不過既然文章是寫給論壇裡各位用來借鑒的,我想還是
有必要寫寫。不知道緣弟看到後會是什麼感想?希望當時的這些心理活動不會傷
害到他。)

  回酒店的路上,一哥問我和老婆有沒興趣去K歌,想到昨天晚上三個人都玩
了那麼長時間,真要是現在去K歌的話太浪費時間了,再說也沒這份心情,徵求
了老婆的意見後還是決定回酒店。一路上仍然有說有笑,不一會便回到酒店。

  為方便休息,他們已經換了個雙人房間,一進房關上門後,我察覺到老婆的
表情不是很自然,顯然是第一次直接面對兩個陌生男人。想到一會這兩個陌生的
男人便要進入她的體內,老婆似乎有些不太適應這種氣氛,我想這個時候若是直
奔主題只怕會弄巧成拙,於是我坐下繼續和他們倆閒聊,一來先適應下房間的氣
氛,二來也可調節下自己的心態。



  聊了一會,我見時間差不多已經成熟,大家都很隨意了,便叫老婆先去洗個
澡,老婆很聽話的進了衛生間。一哥一聽,沖我不懷好意的一笑:「我進去陪弟
妹洗。」邊說邊脫衣褲邊往衛生間走去。哈哈!這傢伙反應倒是挺快,急色卻不
讓人反感。

  緣弟顯然慢了半拍,此時若也跟著進去又不太好意思。他告訴過我,他從沒
這方面的經歷和經驗,換作是我只怕也沒有這份膽量,想想他的表現倒是正常得
很!一哥在和我們之前曾經有過一次經歷,因此經過磨練的他應付這些事情已是
游刃有餘。

  見一哥跟在老婆屁股後面進了浴室,頓時我滿腦子都是這對姦夫淫婦激情快
活的畫面,越是不能見到的事物,幻想的空間越是廣闊,一會想一哥大概已經幫
老婆脫光了衣服,此刻正瞇著眼享受我那小寶貝滑膩的胴體吧?一會又想他們會
不會在裡面先愛愛一次呢?可是他連套都沒帶進去,若是射進去,老婆以後懷孕
了咋辦?那小浪蹄子一旦忘我地投入到男歡女愛之中,就被激情沖昏了頭腦。想
到這裡心裡頓時醋意大增,又隱隱有些不安。

  還好沒過多久門就開了,只見一哥只穿了條內褲,赤裸著上身抱著老婆出來
了,那小浪蹄子在一哥的懷裡雙手勾住一哥的脖子,一副毫不知羞的模樣,想來
他們剛才在洗澡的時候定是有一番親熱了。見老婆還穿著內衣褲,卻又不得不佩
服一哥的用心:他定是想再重溫一下替別人老婆寬衣解帶的快感!腦子裡幻想的
那些畫面加上眼前這一幕,我那小弟弟早已不受控制了。

  緣弟這次估計不想再落後吃虧了,見他們出來趕緊急步進了衛生間。一哥把
老婆平放在床上,低頭就開始親起老婆來。看他們那親熱勁,哪裡像是剛剛認識
的?倒像是一對乾柴烈火、久別重逢的戀人,竟然親得「滋滋」作響,完全無視
我的存在!我坐在一哥放在桌上的筆記本電腦前假意不去看他們,卻又忍不住時
不時的偷瞟一眼……

  緣弟很快洗完澡也出來了(估計他是心急難耐,胡亂洗洗了事),令我激動
的一刻馬上就要開始了!果然這小子連看都不看我一眼便直奔床頭。見此情景,
我再也坐不住了,大步跨到床頭,俯身抱著老婆的秀髮也親了起來。

  他們倆已經開始在慢慢脫老婆的衣褲了,我索性不去看他們,只是抿著老婆
的舌頭陪她一起分享她此時的快樂。當這兩個傢伙脫掉老婆黑色蕾絲小內褲的時
候,耳聽得一哥對緣弟道:「看看這身材,看看這皮膚,讓你見識見識什麼叫女
人!什麼叫尤物!實在是人間極品啊!」我抬頭只見緣弟已是憋氣漲紅著臉,口
水卡在喉嚨裡不說話,只是一個勁的點頭,模樣甚是搞笑;再看看我那小寶貝,
頭扭在一邊嬌羞不已,模樣甚是惹人憐愛。

  三人六隻手不停地遊走在老婆那光滑細膩的身體上,大家都屏住呼吸、喘著
粗氣享受這美妙的光景。緣弟爬下老婆的身體,把嘴湊到她的私處貪婪地邊聞邊
舔,只可惜那兩腿之間的空間太小,要不然只怕三個腦袋會同時湊過去舔了。

  見緣弟正舔得興起,我和一哥只能舔其它地方,此時六隻手、三張嘴都毫不
吝嗇的全用在我那小寶貝身上了。我時不時扭過頭看看老婆面上的表情,顯然此
刻她已然是興奮到了極點,不停地扭動著身體,兩隻手裡分別攥著我和一哥的小
弟弟,搖晃著頭呻吟不已,我心想著:『這個時候不管是哪個男人只要把小弟弟
放在老婆嘴裡,她定會顧不得羞恥張口便吃。』

  一哥這傢伙果然是經驗豐富,像是看穿了老婆的心思一般,不失時機的跪到
老婆頭旁,將他那男根湊進老婆的嘴邊,這騷浪蹄子果然不出我所料,真的張口
便吃,把平時用在我身上的那些口技全都使將出來,直爽得一哥唏噓不已。

  眼見得一哥那小弟弟已是堅硬如鐵,想來已經忍耐不住了,他拍了拍緣弟示
意讓他也去感受一下老婆的舌功,緣弟會意地挪開身體,也把他那玩意湊到老婆
嘴邊,此時老婆已經興奮得彷彿進入昏迷狀態,見另一根不同的男性生殖器湊過
來,仍舊是張口便吃。

  只見一哥飛快地戴上套子,跪在老婆兩腿之間,兩手分別捏住老婆的兩隻小
腳輕放到自己的肩上扛著,然後一手扶著小弟弟,一手掰開老婆的花瓣,將男根
緩緩送進了老婆的體內……

  眼前這一幕活生生的淫糜春宮圖便如欣賞過的AV劇情一般盡數重現,以前
老是幻想著老婆被很多男人壓在身下輪流享受,而我在一旁看著打手槍,如今竟
然真的成為現實,恍恍忽忽猶如夢境一般,趕緊拿過早已準備好的DV開始拍攝
起來。看看DV取景器裡的畫面,再抬頭看看床上三個白乎乎的肉體,提醒著我
這一切都是真實的、正在發生著的事情!

  我一會退到角落裡把畫面拉遠,一會走近來個大特寫,眼前的每一幅場景、
DV裡的每一幀畫面都刺激得我血脈賁張,激動得手都在發抖,身體裡每一寸毛
孔都在急劇擴張,渾身燥熱難當……實在忍耐不住的時候我就放下DV,湊過去
把小弟弟放在老婆嘴邊,老婆便一手攥住緣弟的、一手攥住我的,時而左右開弓
上下擼動、時而同時放進嘴裡吮吸。

  我心裡暗歎:『女人哪,一旦脫掉淑女的外衣放浪起來,連自己姓甚名誰便
都不知了。』不過眼見著自己心愛的女人能夠享受如此歡愉,心裡也甚是滿足。

  一哥大概是捨不得這麼快了事,拍拍緣弟示意換他上場,緣弟也匆忙戴上套
子,然後輕輕抱著老婆的細腰,示意老婆換個姿勢,老婆順從的翻身跪在床上,
緣弟走到老婆身後抱著老婆的屁股從後面插了進去。一哥取掉套子,匆忙去洗淨
了小弟弟又放到老婆嘴邊讓她舔,這小騷貨居然也這麼乖巧,毫無拒絕之意。

  我一會摸摸緣弟和老婆交合之處,一會又輕按著老婆的頭往一哥的小弟弟上
套弄,老婆嘴裡「唔……唔……」有聲,口水都流了出來。忽然緣弟滿臉尷尬之
色,我有些不解,緣弟慢慢站起身,小弟弟像霜打的茄子垂軟下來,我看那套子
裡卻是空的,心道:『莫非是因為太緊張,自己軟了下來?』

  緣弟面帶愧色,低聲說:「不好意思啊!大哥,我有點緊張!」我和一哥也
沒在意,都跟他說讓他別緊張,盡量放鬆點。我心道:『這傢伙沒有經驗也沒經
歷過,開始有些緊張倒也正常。』又怕影響到老婆的心情,趕緊睡下讓老婆換個
姿勢坐到我身上。

  老婆趴在我身上抱著我,那副享受的模樣讓我心裡禁不住又是一蕩,我細細
地體會著她那剛剛被兩個男人耕耘過的地方,小弟弟被溫暖潮濕的花瓣包裹住的
感覺實在是妙不可言。

  一哥又把他那玩意湊到老婆嘴邊了,老婆本是俯身抱著我的,現在嘴裡含著
一哥的肉棒不住地套弄,看著那根長長的生殖器不斷地在我眼前從老婆嘴裡一進
一出,刺激得我腦腔裡的血直往上衝,翻身爬起來讓老婆姿勢不變,然後示意一
哥跟我換個位置,此時老婆下面的私處已經換上一哥的小弟弟。

  我走到老婆身後,盡量把她兩腿分得更開一點,我要嘗試一下兩根肉棒同時
進入老婆身體的感覺。平時和老婆愛愛的時候我就經常問她:「寶貝兒,我去找
個男人來和我一起插你好嗎?」她說:「嗯,好啊!」我再問:「我和他同時插
你的小穴穴好不好?」老婆答道:「好啊,有本事你去找啊!」雖然是說笑,但
每每想起總是令我們都刺激不已,現在我就要讓想像的場景變成現實,卻又擔心
小寶貝怕痛吃不消。

  我找準了位置輕輕的試著用力,試了幾次終於進去了,然後俯身在老婆耳邊
輕聲問道:「寶貝兒,痛嗎?」老婆搖搖頭:「不痛!」這個回答倒是讓我很意
外,兩根玩意同時進去了居然不痛?不痛就好!不過還是怕動作快了弄痛了我的
小寶貝。

  我開始緩緩地抽動著,一哥在下面忽道:「你這是在跟弟妹摩擦,還是在跟
我摩擦啊?我怎麼感覺像是在搞我呢?」一句話惹得我們三個人都「噗哧」笑了
出來,這話實在讓人忍俊不禁,卻又不無道理,想起來甚是滑稽。

  此時緣弟出來見我們這副姿勢,也趕忙過來又把小弟弟伸到老婆嘴裡,還抱
著老婆的頭晃動著幫她套弄。看著老婆這副光景,心裡忽然覺得有些不忍,雖然
我看出來老婆已經到了兩三次高潮,但是被三個男人折騰了這麼久,寶貝兒一定
很累了,不是他們的老婆,他們當然想不到這些了,我總不能也不知道疼惜吧?
於是便起身下了床拿起DV繼續拍攝。

  緣弟輕抱著老婆扶她躺下,一哥走到緣弟身邊輕聲鼓勵:「別再緊張,像我
一樣放鬆點。」老婆仰身躺下的時候,只見上下兩張嘴都被他們倆那玩意摩擦得
通紅,一旁的我看在眼裡心疼得要命。

  緣弟重新換上套子繼續在我老婆體內運動,我心道:『他休息了一會調節好
了心態,這次應該會爭氣的了。』誰知道不到兩三分鐘又軟了下來,看得出來他
也感到很是歉意,連聲說「不好意思」。老婆真是體貼,趕忙坐起身來撫摩套弄
他的小弟弟,沒過一會便又硬了,緣弟又換了個套子繼續。

  讓人非常鬱悶的,沒過幾分鐘他竟然又軟了下去,如此反反覆覆,一盒新買
的「傑士邦」都快用光了。我也知道這種情況急不得的,越急越容易出問題,甚
至會傷到他的自尊,雖然心裡甚是不快,卻也沒說出來,還是繼續安慰他,只是
老婆又是用口又是用手的,被折騰得夠嗆。

  我已經看出老婆有些不太願意了,但還是努力地繼續幫他硬起來。平時和老
婆愛愛,要是我老是射不出來,或是她來月事,她都會不厭其煩的幫我弄出來為
止。雖然現在面對的不是我,可她還是這麼懂得體貼,心裡甚是欣慰!那傢伙可
能是被老婆的行為感動了吧,天可憐見,折騰了這麼多次終於完事了……

  都洗完澡後,我讓老婆躺在床上好好休息下,然後給她沖了杯咖啡。此時的
氣氛已經沒剛開始的好了,還是一哥反應快,沒話總找話逗大家樂:「我得趕快
把垃圾袋藏好,要不然明天早上服務員來收拾房間看到裡面這麼多套套,說不準
不讓我走了。」我們還沒反應過來什麼意思,一哥接著道:「她看我這麼厲害,
非愛上我不可,要是把我留在這裡做上門女婿就玩完了。」笑聲之後氣氛開始又
融洽起來。

  抬腕看了看錶,時間已經很晚了,我們起身準備走了,一哥很是不捨得我們
走,想讓我們夫妻留下來過夜。我也知道今晚一別,以後還有沒有機會再見誰都
不知道,可現在他們都已是強弩之末,就算我們留下來陪他們又有什麼意義呢?
要真的弄得不歡而散,大家心裡都不樂意,還是彼此都留下對方最美好的一面,
將來若是憶起往事,總有些點滴值得我們留戀!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