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的激情第二部 激情中的平凡1-7

  一,軍哥結婚

     日子仿佛恢復到從前一樣平靜,李長江和柳絮也恢復了從前的
恩愛和平凡,軍哥卻變得更加充滿活力,他沒想到,柳絮會給自己找個伴,接觸
一段時間,感覺很好,有種戀愛的味道,這和柳絮的激情碰撞不同,心�更加甜
蜜。

  陳姐雖然四十三了,但是給人的印象很年輕,也就三十六七的模樣,長的不
是多美,但有股成熟女人特有的韻味,和柳絮不同的是,微微有點肚腩,卻更增
添了許多性感。陳姐平時不怎麼愛說話,顯得很文靜,很孤獨,和軍哥接觸以後,
有點開朗許多,沒事的時候還會到店�幫忙。對此,李長江和柳絮很感激,軍哥
更是感動。

  經歷過這段事情以後,李長江和柳絮以及軍哥之間,已經不再有什麼大的影
響和糾結了,當然,在做愛的時候,李長江偶爾會和柳絮開玩笑,柳絮也會隨意
回答,但是,這卻成了夫妻性愛的調味劑,唯一讓他們心�有陰影的是玲子,當
柳絮在電話和玲子談過之後,玲子沈默好長時間才客氣的感謝柳姨,以後再也沒
給他們主動聯繫過。

  時間過得真快,轉眼又到了冬天。這天軍哥有點不好意思的邀請李長江和柳
絮晚上去家�,說有事商量,李長江和柳絮疑惑的答應了。

  又下雪了,李長江和柳絮冒雪來到軍哥家,進門感覺一股熱氣,已經好長時
間沒來了,一切都變了,變得乾淨俐落,傢俱都是新的。李長江不覺笑著對迎接
他們的軍哥說:軍哥,行啊,都換新的了,連我們都沒告訴,快坦白,這是啥意
識?

  沒等軍哥回答,廚房傳來陳姐的聲音:長江柳絮來了,快坐吧,飯菜馬上就
好。李長江大笑著說:原來新媳婦在啊,我說咋變化這麼大呢?柳絮脫掉外衣,
進入廚房和陳姐忙活去了。

  軍哥和長江坐在沙發上,軍哥有點緊張的說:這不,我們打算把事辦了,我
的意思是辦的隆重一些,可陳金華不同意,她想低調一些,不想驚動其他人,就
我們兩家和她父母兄弟就行了,去想請你們參考一下,到底怎麼辦才好。

  李長江說:按理說應該隆重一點好,畢竟對你們來說是人生大事,怎麼也得
熱鬧熱鬧,讓親戚朋友都知道啊。話還沒說完,陳姐和柳絮端著菜出來,放在餐
桌上,陳姐說:過來吃飯吧,這事啊,我還是不同意大辦。軍哥無奈的搖搖頭,
和李長江坐在餐桌旁,柳絮和陳姐也坐下,軍哥和李長江倒上酒,邊吃邊聊。

  關於婚禮的舉辦,陳姐堅持原來的觀念,柳絮不解的問:陳姐,你為什麼不
想把自己的婚禮舉辦的隆重呢?陳姐低下頭沈默了一會說:長江,柳絮,你們也
知道,我是離婚的女人,和軍哥不同,他是喪偶,我們原來都是一個單位的,我
的情況大家也都知道,我不想被人笑話,另外我都四十三的人了,也不需要充什
麼門面,就想踏踏實實的過下半輩子。

  沈默,都沈默了,過了好大一會,柳絮首先開口說:既然陳姐有顧慮,簡單
辦也好。李長江也點頭說:軍哥,簡單就簡單吧,你們要的是感情,不是排場,
你說是嗎?軍哥點點頭說:其實對我來說無所謂,我是想讓陳金華能體面一些,
那好,就簡單辦吧。

  陳姐感動的看了軍哥一眼,眼�不覺滴落幾滴幸福的淚水,動情的說:軍哥,
謝謝你,我,軍哥,以後你還要多包涵我,我,我也許不是一個很好的妻子。大
家都很激動,軍哥也動情的說:我選擇你就不會後悔,更不會厭煩,我不是年輕
人了,知道該怎麼對你,請你放心,我們都應該感謝長江和柳絮,來,我們敬他
們一杯。

  同樣的美酒,每個人品出的滋味不同,李長江有種莫名的感動,柳絮心�有
種失落,軍哥心�充滿感激也有種愧疚,陳金華感激到的是依靠和歸宿。

  結婚日期選擇玲子放假後,春節前,這樣從時間和空間都合適,定下來後,
又一起探討了一些具體細節,李長江和柳絮告辭回家了,陳姐也讓軍哥送回家了。

  這段時間,李長江和柳絮儘量幫助軍哥張羅,這讓軍哥格外感動。玲子放假
回來了,還是那樣純真的笑容,這讓李長江和柳絮緊張的心�放鬆許多,婚禮就
在週六舉行,快過年了,生意基本也沒有了,所有人都開始忙碌起來,雖然不大
辦,但是很多事和過程還是要走的,總算是順利,明天就是正日子了,柳絮特意
和陳姐一起做了頭髮,陪著陳姐,晚上和陳姐一起在她家過夜。



  婚禮是簡單的,也是隆重的,參加的人不多,卻都是最親的。下午大家就都
回了,把最幸福的時光留給軍哥和陳姐。

  回到家�,柳絮無聲的坐在沙發上,顯得有點疲憊,李長江坐下,摟過妻子,
溫柔的說:老婆,辛苦你了,我知道你心�不舒服,我想,我們都感激你。柳絮
心�一酸,眼圈一紅,不覺流下淚水,說不清為什麼,心�空落落的,酸酸的。
幽幽的說:這也許是最好的結局,長江,謝謝你,我不知道怎麼說。

  冬天的太陽,落的很快,轉眼天就黑了,李長江靜靜的和柳絮坐在一起,都
沒說話,李長江和柳絮都在回憶過去的這段經歷,又遙遠又仿佛就在昨天,沒有
人能讀懂他們此刻的心境。

  李長江站起來,捧著柳絮的臉,深情的說:你今天給我的感覺,就像你是新
娘一樣美麗,我的新娘。柳絮身體微微一顫,激動的摟住李長江的腰,仰起臉,
兩張嘴緊緊吻在一起。氣氛變得曖昧了,李長江的手愛撫柳絮的臉頰,柳絮的手,
已經解開李長江腰帶,輕柔的握住已經堅挺的雞巴套弄,呼吸聲急促而熱烈,就
在李長江剛要脫去柳絮外衣的時候,響起了敲門聲。

  懊惱慌亂的提起褲子,李長江大聲問「誰呀」傳來清脆的聲音:我,玲子。
柳絮慌亂的整理一下衣服,打開房門,玲子進來隨便扔下挎包,坐在沙發上,望
著尷尬的李長江和柳絮大聲說:幹嘛這樣看我,你們想我在家當電燈炮啊。說完
看著柳絮接著說:別怕,不會搶你老公的。

  李長江臉紅一陣白一陣,柳絮無奈的說:這孩子,說啥呢。心�不覺有些憤
恨。玲子哼著歌進入小臥室,關上門。柳絮瞪著李長江,低聲說「你給我聽好了,
別想歪主意」李長江歎息一聲,搖搖頭沒說話,心�說不出什麼滋味,有愧疚,
有懊悔,更多是覺得尷尬。

  玲子的到來,打擾了夫妻的情緒,躺在床上,都睡不著,各想心事。柳絮感
覺到一種恐懼,發自內心的恐懼,她對玲子已經不只是母親般的愛,更多了提防,
這是女人特有的心�,她知道丈夫在裝睡,不覺無名火起,狠狠掐了李長江一把,
疼的李長江不覺叫出聲來,惱怒的說:有病啊,掐我幹嘛?

  柳絮低聲說:你說掐你幹嘛,告訴我你想啥呢,還惦記玲子呢吧,你們男人,
嘗到過腥味,就總惦記對嗎?李長江揉著胳膊說:瞎琢磨啥呢?小心眼,光說我,
你不想軍哥嗎?看你今天看陳姐的眼光吧,酸掉牙了。

  柳絮被說到短處,不覺無言以對,是啊,今天自己心情糟透了,老公說的沒
錯,就在握著老公雞巴的時候,腦海�還幻想過軍哥的雞巴,正在陳姐手�的情
形嗎?人啊,尤其男女發生過那種關係,就複雜多了。

  李長江感覺到自己剛才的話重了,翻過身摟住柳絮,溫柔的說:對不起,我
不是那意思,我,我。柳絮捂住丈夫的嘴,抽泣著說:長江,對不起,我,我控
制不住自己。李長江緊緊摟過柳絮,柔聲說:我們說好的,彼此不在隱瞞,就當
是我們生活的插曲嗎?

  柳絮緊緊靠在丈夫懷�,輕聲說:是啊,都過去了,我們都經歷了考驗,說
實話,要說不想,那是不可能的,但是,我知道那是不會在發生的了,老公,謝
謝你,我愛你。吻,甜蜜而溫馨,彼此身體都有了反應。

  性欲讓人衝動,讓人忘我,柳絮感覺到強烈的欲望充斥身體每一處,真的好
強烈,說不清為什麼此刻需要會這麼大,急促的呼吸,手緊緊摟住李長江的腰,
扭動身軀,老公火熱的雞巴在腿間滑動,柳絮調整一下,張開雙腿,低低的呼喚
「老公,我要,愛我,給我,給我」堅挺的雞巴順利插入體內深處,柳絮『啊』
的一聲,身體僵直,呼吸困難,今天的感覺好強烈,下體被充實的漲漲的,麻麻
的,好想老公用力插,老公卻不動,緊緊壓住自己,注視自己。柳絮不自覺的扭
動幾下,李長江慢慢抽出雞巴,一陣空虛感從下體傳來,沒等反應過來,又猛的
插入,伴隨強烈的快感,柳絮又『啊』的一聲。李長江趕緊示意隔壁有人。柳絮
突然感覺欲望更加強烈,不知道出於什麼心理,猛的翻身騎在李長江身上。

  昂頭挺胸,兩隻大乳房晃動著,大聲呻吟『啊,老公愛我,愛我,啊啊,揉
揉我奶子,操我,啊啊,說你愛我一個,大聲說』李長江已經亢奮異常,早已顧
不得隔壁的玲子了,喘息著『老婆,愛,愛你,愛你一個,操你,啊啊,老婆我
只愛你』柳絮昂著頭,眼睛不自覺的看了一眼房門,好像證明什麼一樣,叫的大
聲而淫蕩,高潮過後,疲憊的兩個人沈睡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