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獵人之擂台性戰

人妻獵人之擂台性戰

  劉菲,大專畢業現在就職于太陽地産的企劃部部長。在大學時代已經是同輩
中的佼佼者。而她的丈夫則是她大學時認識的學長。也是一個能文能武的人才。
可是在這個現實的社會,你不隻是要會做事,你也要會做人。由于她的丈夫是個
理想派的熱血漢子,常在業務中與高層頂撞。所以事業一直處于平行線。反而在
人事問題這方面,劉菲就比較丈夫圓滑。再加上有一副姣好的面容及傲人的上圍,
入行僅僅三年,劉菲就晉升爲企劃部部長。

  其實劉菲也明白她能有這樣的成績,幕後最大的功臣就是公司的總經理- 黃
江的功勞。她也了解黃老總對她有醉翁之意。但劉菲愛她的丈夫。雖然丈夫的成
就在自己之下,但劉菲始終對丈夫不離不棄。但深信終有一天,她與丈夫會成爲
人上人。所以無論老總的要求有多麽的無理蠻橫。劉菲都會忍,也隻能忍。因爲
她相信百忍能成金。今天站在擂台上,劉菲也在忍耐著。忍耐著心理的羞辱。忍
耐著情欲的煎熬。

  在擂台後有個大熒幕。

  熒幕之下播放著劉菲一對奶子的大特寫。雪白的美乳因催淫氣體以及泰國女
無情的攻擊下,變成了誘人的粉紅色了。兩顆可愛的小紅豆也漸漸地堅挺了起來,
哪怕是隔著黑色蕾絲內衣也能清楚的看見。

  劉菲的呼吸越來越急,動作越來越慢。泰國女的攻勢越攻越急。當泰國女以
爲穩操勝券時,劉菲將護著乳房的雙手放下,發動了攻勢!

  隻見劉菲一個閃身,架起了泰國女的一條手臂,欲使出一記「過肩摔」時,
突然停下了動作!這時台下的觀衆包括歐陽曉虹以及安妮在內,全部都大惑不解。
爲什麽劉菲會放棄反攻的大好良機呢?

  當大熒幕上再次出現劉菲那對巨乳的大特寫時,大家才恍然大悟!原來,當
劉菲架起泰女的左臂正欲摔出去時,泰女的右手即刻以迅雷不及掩耳的神速捏住
了劉菲右邊堅挺的小紅豆。一股快感的電流從乳頭直通劉菲的頭腦,讓她頓時停
止了思想。沒有了思想,又如何去完成高難度的「過肩摔」呢?

  泰女躲過了危機,立馬乘勝追擊!左手掙脫了劉菲的牽止,即時加入了捏乳
頭的行列。劉菲背部露了個大破綻給泰女。

  一子錯,滿盤皆輸!

  隻見劉菲左右兩顆小紅豆正被泰女細心的照料著。一場摔跳秀頓時變成活色
生香的女女秀。

  「放……手」劉菲有心無力地想掙脫泰女的魔手,在掙紮過程中宊然重心一
失,臉部朝下被泰女拌倒了。

  當劉菲想站起來,泰女粗暴地往劉菲背上一坐,捉著劉菲頭就往粉紅色精油
�按。一場活色生香的女女秀又演變成了謀殺秀。泰女手按著劉菲的頭部,當劉
菲差不多窒息時又提起來讓她呼吸。

  「咳……咳……不……」劉菲的氧氣吸不到兩秒,泰女又將她的頭往下按。
這樣反反複複大約六次左右。隻見劉菲的臉一次比一次狼狽。

  台下的觀衆都瘋狂了。不知是催情氣體的作用或是人的天性如此?

  當觀衆從大螢幕上看見劉菲猶如母狗般狼狽時,所給的反應竟然不是同情而
是激情。甚至連劉菲的同事們,都在歡呼。因爲他們想要得著的即將得到。他們
處心積累的計劃將要達成了。

  這間白銀俱樂部除了是間令人放縱的場所之外,暗地�還進行著一種勾當。
那就是制造一場合法的奸淫。上至達官貴人,下至販夫走卒。隻要能給的起一定
的價錢,就算是你想操總統的夫人,這間俱樂部從沒令顧客失望,也從沒有失手
的記錄。仿佛一切如有惡魔在操控一樣,就連警方也對這勾當無可奈何。

  而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沒有所謂的受害者。每一個在這�失貞失節的女人都會
不由自主的愛上這種勾當。

  今天如果沒有發生如海嘯或地震等意外的話,劉菲將會成爲下一個失貞的人
妻。劉菲將難逃一肏. 但今天劉菲並不孤獨。因爲劉菲有伴。劉菲隻是開始的第
一個祭品。接下來還有兩個……泰女架著劉菲的雙手站了起來。此時劉菲已無力
反抗,任由她擺布。就在這個時候,另一個泰女也進入了擂台走向劉菲身前。

  「啪!」泰女又開始重點攻擊劉菲的酥胸。這一拍又將劉菲的情欲撩了起來。
兩個泰女一個攻擊,一個牽制,合作無間。而雙手被制的劉菲隻能用那對D 罩杯
的大奶咬緊牙根默默抵抗。現在的劉菲隻求比賽盡快的結束,好讓她不再丟臉于
人前。

  她,還天真地以爲比賽會結束。她,還傻傻地以爲這是一場比賽。這就是女
人的天性,容易受騙。

  「看來我們的劉小姐還挺享受乳房被拍打的滋味呢?」銀先生無賴地在火上
加油。

  「不……我受不了了……我認……輸……別再打了」劉菲紅著臉無力的說。

  「不行,雖說是一場輸贏無究的友誼賽,但比賽一開始了就不能中途結束。」
「是不是她打疼你了?我叫她輕一點。」銀先生對泰女使了個眼色。泰女即刻停
止拍打。

  「咔」泰女解開了劉菲的奶罩,劉菲的一雙大奶淘氣地跳了出來。大螢幕上
又對這雙大奶子做了一個大特寫。隻見原本雪白的乳房因爲粉紅精油的催情效果
以及之前泰女不斷地拍打之下,猶如一雙成熟了的蟠桃,叫人不由得垂涎三尺。

  「別,別揉了……難受……死了」「不行,剛才她太粗暴了,現在她想爲你
按摩陪罪。」銀先生無賴的對白讓台下的觀衆也起哄了。

  「對啊,免得你回家讓你老公吸奶時讓你老公發覺青一塊,藍一塊的。」
「對啊,青一塊藍一塊的在喂奶會嚇壞你的小孩的……」台下的觀衆你一言我一
句地羞辱著劉菲。面對言語的羞辱以及泰女雙手的挑逗,劉菲下體濕得像淹水般。
不隻是劉菲,連安妮以及歐陽也濕了。

  夜,依然漫長。

  白銀俱樂部,城中最熱門的夜店。知情者都知道這間俱樂部有著一種令男人
醉心的勾當。將女人合法奸淫的勾當。無論是誰,隻要出得起價錢,就能操到自
己想操的女人。無一幸免,例不虛發。

  這間俱樂部的持牌人- 城中富豪王磊,就是靠這手絕活,拉攏了很多達官貴
人,所以靠著這種人脈在商場上,無往不利。

  這間俱樂部之所以能替人操盡天下美人除了是因爲本身雄厚財力之外,最重
要的是因爲擁有一種叫「銀色玫瑰」的烈性春藥坐鎮。

  「銀色玫瑰」是一種帶有微微的玫瑰香味的粉紅色液狀烈性春藥。除了內服
外敷之外,它也能成爲催淫氣體。隻是當它成爲氣體時,它的藥性是慢性的。而
當它是用于內服或外敷時,藥性則極其猛烈,立時見效。這「銀色玫瑰」最恐布
的地方是其藥性是永久性的。因爲它能將人的欲望激發、膨脹。

  無論是什麽三貞九烈的女人,一旦沾上了,哪怕是一丁點,無論是沾在什麽
地方,都會在兩分鍾之內變得欲求不滿的蕩婦。

  因爲凡是人都有欲望。而此時此刻的劉菲不隻全身上下都沾滿了「銀色玫瑰」 ,
就連她自身都站在整片「銀色玫瑰」的液體中。再加上適才她被泰女強壓頭部在
液體之中,混亂中喝了幾口。她,現時就猶如一座將爆發的火山,等著有人去引
爆她的欲火。

  泰女的手就是引爆器。她剛柔並濟的搓揉著劉菲的粉紅色蟠桃。一時是山谷,
一時是鴻溝。泰女就像一個藝術家,盡心盡力地爲劉菲的蟠桃增添各種新意。劉
菲的嘴唇微張,開始發出了呻吟。一開始是細如蚊聲,當泰女將所有心力都集中
于搓弄著她可愛的小紅豆時,她的聲音立時亮如夜莺。

  「啊……不行……怪怪的……別……唔……」在劉菲身後捉著她雙手的泰女
也沒閑著,開始舔逗劉菲的耳垂。而負責搓奶頭的泰女則開始舔著劉菲的臉頰。
從臉頰舔到鼻梁,從鼻梁到鼻尖,又從鼻尖到惡心的鼻孔。最後環著劉菲張著的
嘴唇舔。泰女的靈舌在劉菲的紅唇前挑弄。劉菲癡迷地看著泰女那靈活的蛇信,
遲疑了兩秒,隨即就伸出香舌迎合泰女。兩人的舌頭在半空中交接,追逐。

  當劉菲想進一步吻泰女時,泰女的臉就往後退,讓劉菲的吻落空。這時的劉
菲已經是欲火焚身了,隻是舌頭的交接已經滿足不了她的欲望。她要的是深深地,
激情地接吻。這時,劉菲身後的泰女放開了劉菲的雙手。當劉菲的雙手恢複自由
後,所做的第一件事不是反擊。而馬上用雙手摟著眼前挑逗著她的泰女,強吻了
起來。劉菲已經墮落了。

  當兩人在激吻時,另一個泰女也沒閑著。隻見這泰女跪在劉菲的身後,就地
取材的用擂台中的「銀色玫瑰」往劉菲內褲�灌。劉菲的內褲頓時成了一片澤國。
泰女的玉指開始挾帶著「銀色玫瑰」往劉菲小穴�扣弄!

  「嗚……嗚……」劉菲發出了又是快樂又是痛苦的呻吟。身後的泰女扣弄的
頻率越來越快,力度也越來越猛!身前的泰女搓揉的力道也越見粗暴,一對蟠桃
被搓得變形了!

  就在這時候,唇與唇之間分離了。

  「舒服……爽死……我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當劉菲的紅唇重得自
由時,壓抑在內心的感受被呐喊了出來。

  「死了……怎麽……會這樣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來了……來了……啊啊啊
啊啊啊」劉菲潮噴了。

  「停……啊啊啊啊……停啊啊啊……要人命了……啊啊啊啊操你……媽個…
…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來了……又來了……」兩個泰女並沒因爲劉菲的哀求而
停手,反而出手越見淩厲!劉菲的高潮一浪接一浪,浪得劉菲雙眼都反白了,眼
見絕頂高潮正欲來臨之際,兩個泰女停了下來。

  「別,別停……我……啊」身後的泰女一聲不響的將劉菲雙腿架了上來,從
身後將劉菲抱起。這時劉菲就成了淩空「 v」字劈腿的淫蕩姿態。身前的泰女則
默契十足的脫下劉菲身上剩下的布料,開始吃起劉菲淫水泛濫的騷穴。台上與台
下,都散「發春」天的氣息。

  「不行,這根本是性侵犯,我要報警!」當歐陽回過神正欲舉報時,宊感身
後被人用東西抵住。

  安妮也一樣。「客人,別沖動,如果你不想成爲下一個祭品的話。」「你這
是什麽意思?」「沒什麽意思,請看一看你的周圍。」歐陽用眼角環顧了四周,
驚覺在場的男士開始對各自的女伴毛手毛腳,有些甚至自己撸起管子來。歐陽也
發覺劉菲的同事們不見了。

  「你想怎麽樣?」歐陽問。

  「沒有想怎麽樣,隻是希望客人能安靜的看完整個祭典。」男人用沙啞的聲
音回答。

  「什麽祭典?你們到底在幹什麽勾當?」安妮問。

  「是讓人妻舍棄無謂的僞裝,真正順從天性的祭典。

  其實從一開始就是一個局。一個引導劉菲縱欲的局。而始做俑者,就是劉菲
的上司以及她部門的下屬。其實黃總不是第一次想設計劉菲了,隻是劉菲潔身自
愛,讓黃總無從下手。但當有心人欲加害,何患無計?

  劉菲千算萬算,怎麽也想不了黃總會連同一班同事一起設計自己。而且是在
公開的場合。

  「滋滋滋……」泰女津津有味地吃著劉菲淫水泛濫的騷穴。

  「劉菲小姐,現在你的感覺如何?」銀先生白目地訪問著劉菲。

  「爽……啊啊……小穴好像要……溶化了。」「來,把眼鏡還你,讓你看清
楚你在大銀幕�淫蕩的模樣!」當眼鏡重歸劉菲的臉上,所帶來的效果不是斯文
的氣質,反倒像A 片中欲求不滿的女私書。

  眼鏡,將劉菲的騷模樣升華到另一個境界。一種叫「悶騷」的境界。兩個泰
女這時候又豈會讓劉菲好過?泰女停止了舔穴,又開始用手指「問候」劉菲的小
穴。

  「啊啊啊啊啊啊……完了……死了……啊啊啊啊啊……你瑪……草……泥馬
……尼瑪……個逼……想玩死……妹子……的穴嗎?」手指瘋狂的律動讓劉菲欲
仙欲死地連髒話也開始罵了。一根,兩根,三根!三根手頭齊進入劉菲的騷逼中
瘋狂扣挖。就好像小穴中有黃金一樣。狂挖!狂扣!泰女瘋狂,劉菲更瘋狂。而
銀先生最瘋狂!隻見銀先生將手中的麥克風伸向劉菲被狂扣的小穴。「滋滋滋…
…」淫賤的騷水聲通過麥克風轉變爲環迥立體聲,響遍了整個會場。

  歐陽和安妮目不轉睛看著大銀幕中的小穴,聽著環繞著全場的淫水聲,吞咽
著欲求不滿的口水。驚天動地的快感讓劉菲無從宣洩。

  劉菲隻能像癫狂般搖動頭部。眼鏡,發飾都被甩飛了。烏黑的秀發如瀑布般
散開了落在因情欲變得粉紅的肌膚,煞是好看。在這之後劉菲的高潮一浪接一浪,
潮水一噴又再噴,噴得陰毛都一塌糊塗了。當劉菲的絕頂高潮就要來臨了之際,
泰女的怪手又抽離了!

  「別停……繼續……給我高潮。」劉菲雙眼迷離,有氣無力的祈求著。

  「你要什麽別停啊?劉菲妹妺。」銀先生又開始調戲著劉菲。

  「手別……停,用手給我高潮。」「沒有手,肉棒行嗎?」「肉棒?」「對,
粗粗長長的肉棒。」「我……要……給我……」「你要什麽呢?請說的楚清明了
些。」「肉棒……」「大聲一點,聽不清楚!」「我要大肉棒插我的小穴!」情
欲戰勝了羞恥,劉菲豁出去了。兩個泰女將劉菲放下,然後離場了。隻剩下銀先
生以及劉菲在擂台上。

  「你要肉棒插你我可以幫你,但有個條件。」「什麽……條件?」「將這個
面具戴上,成爲發誓成爲俱樂部的性奴,我就給你肉棒。」「來閉上眼睛,我替
你戴上。」當劉菲再次睜開雙眼時,一條粗壯的兇器已經停在自己眼前指著自己
的鼻尖。濃郁的雄性氣味侵襲著劉菲的嗅覺。劉菲情不自禁地打量著眼前的肉棒。

  [ 好大的龜頭啊,這種就是所謂的「子彈頭」嗎?尺寸也很長,應該有八寸
半吧?] 劉菲伸出手去觸摸眼前的肉棒。

  [ 好粗啊,怎麽這麽粗啊,好像鐵管一樣,又硬又粗。]

  [ 趁熱吃吧,你還在等什麽?] 銀先生在劉菲身旁催促著。劉菲猶豫了兩秒,
隨即開始舔逗著龜頭。舔著舔著就大口鯨吞起來。

  「唔唔唔……」劉菲吹得如癡如醉,如忘我之境。劉菲開始打量著這肉棒的
主人。隻見這人的有著與大肉棒不對稱的中年人身材。

  「他的肚腩好大噢。」但大肚腩無礙劉菲吃肉棒的「性」緻。劉菲再往上看,
發覺這男人雖戴著頭套,但頭套中露出的一對色目卻似曾相識。「菲菲,你吹得
我好爽啊。」當男人開口說話時,劉菲嚇了一跳,馬上將口中的肉棒吐出,驚叫
了一聲:「老總!」老總豈有讓煮熟了的鴨子飛掉的理由,即刻將劉菲的頭往回
一壓。

  「菲菲,別害羞了,大家都這麽熟了,讓我們的關系再親近些。」劉菲的俏
臉被壓在黃總的跨下,黃總兩粒大卵蛋就抵住劉菲的鼻孔。濃烈的雄性氣味直教
劉菲頭暈腦漲。

  「不行的,老總……我們這麽熟……羞死人了……」「原來菲菲你平時隻給
陌生人搞,被熟人搞反而不習慣嗎?」「不……我不是這個意思。」「別裝純情
了,給老子吃下去。」在黃總的淫威之下,劉菲隻好乖乖地吃起肉棒了。

  「嗚嗚嗚……」用盡心思才上鈎的魚兒,黃總怎麽能錯過羞辱一番呢?驚人
的大屌一直從嘴�向外撐,劉菲清秀動人的臉頰都被撐得變形了。眼淚從眼眶中
滑落,代表著難過。但同一時間愛液則像山洪一樣從穴口中流出,這又代表著什
麽呢?對于黃總的羞辱,劉菲是越來越受用。劉菲的迎合越來越積極了。黃總見
狀馬上開始玩起深喉運動了。

  「嗚嗚嗚……」面對大屌對喉嚨的侵犯,劉菲的臉都漲紅了。但變態的黃總
不但沒有憐香惜玉,反而開始大副度地抽插起來。

  「來,還差一步盡根了,隻要你呑得下去,我明天就加你薪水。」黃總開始
利誘劉菲。最後劉菲終于不負黃總所望,將大屌盡呑。

  這時劉菲的臉部是完全深埋在黃總的跨下。成就了一段非常淫賤的畫面。黃
總也不抽動了,就是深深地抵住了劉菲的咽喉。大約過了一分鍾,劉菲不停地拍
著黃總的大腿,因爲開始缺氧了。但黃總豈會理睬呢?因爲這正是他想要的!

  黃總變態的看著劉菲說:「還賢妻良母呢?千拒萬拒最後也不乖乖吸著我的
陽具,賤貨!」劉菲眼都反白了,無力掙紮。

  這時黃總才肯發過劉菲。

  「咳咳咳……」清秀以及優雅巳經在這位賢妻的臉上蕩然無存。因爲深喉口
交而導緻劉菲的唾液從口中大量溢出,就連一對大紅桃也沾得濕濕的,雙目也因
短暫缺氧而變得迷離。

  整體來說就一個字形容:賤!

  兩個肉蟲開始擁抱接吻。



  黃總一邊吻一邊將劉菲抱起站著,架著劉菲一條纖細修長的美腿,巨炮抵著
穴口,炮頭不停撩弄濕潤的陰唇,就是不插進去。

  劉菲被逗得不禁緊咬雙唇,雙目迷離地望著黃總,用眼神祈求著黃總能大發
慈悲。

  但黃總這老變態就是要將一直以來被拒絕的怨氣一次清算,就是要羞辱劉菲
到底。

  這就是男人的通病。

  當女人穿著衣服時,就叫女神。

  當女人脫光了衣服時,就叫母狗。

  夜,依舊漫長。今晚是個沒有星星月亮的夜晚。因爲黑暗呑食了所有的光明。
就好像情欲呑食了劉菲的良知一樣。

  這世界有一種傻,叫堅持;又有一種癡,叫愛面子。

  劉菲早已兵敗如山倒了,那代表著情慾以及貞潔的肉門已經被肉棒大軍在門
前放肆的叫囂。「咕啾……」這是肉棒敲肉門的聲音,當狀如子彈的龜頭劃過肉
穴,挑逗著小肉芽時,劉菲都會深深地吸一口氣。

  劉菲在強忍著。黃總也知道劉菲在強忍著,而黃總也喜歡劉菲強忍著,因爲
黃總就喜歡看這種表情。這種欲言猶止、欲拒還迎的媚態,這是年輕未嫁的美眉
所沒有的神態,這是一種道德尊嚴與情慾角力之下産生的表情,這是人妻獨有的
風情,這是人妻的專利。這也是爲什麽許多達官貴人喜歡操別人的老婆,就是爲
了看這種表情,這一種囧樣。

  要打勝戰不難,不戰而屈人才是高招。要操人家的老婆也不難,但能將別人
的老婆征服,讓她求你去操她、上她或肏她,那才是人生一大的快事。所以淫人
妻女總是笑呵呵的,妻女人淫?管她的。這是賤男人的專利,也隻有賤男人才有
本事操人妻。

  男人越賤,手段越多,黃總就是賤男人中的佼佼者。劉菲也知道黃總是個賤
男人,所以在日常生活中都時刻提防這個小人,但最終還是防不勝防,導至衣服
都被扒光,被人架著美腿單著腳等著被幹。

  此刻劉菲的心情是複雜的,體內的慾火燒得她子宮發燙,唇也乾,舌也燥,
想挨幹的念頭猶如江水崩堤,即將一發不可收拾,但她依舊堅忍著。她明白自己
這一回是挨定肉棒子了,她也明白一早就輸了,但從小好勝的個性強迫了自己:
要輸,也要輸得好看些。就好像籃球比賽,輸一分算輸,輸十分也是輸,但每一
位運動員都會盡全力拼到最後一刻,就是爲兩件事:一是爲贏,二是爲輸得不難
看。

  雖敗猶榮,這就是劉菲的心態,也是她最後底線。黃總當然是看穿了劉菲的
內心所想,因爲幾乎每個人妻都有這種心態。劉菲不是黃總幹的第一個人妻,所
以黃總知道在這個時刻要加重手段,擊潰劉菲的最後底線。

  黃總開始用大肉棒拍打著劉菲的陰唇,「啪……」挾帶著淫水的陰唇讓拍打
聲更是響亮。黃總粗壯的大肉棒化身成恐怖的馴獸鞭,誓將劉菲順服成聽話的母
狗。一鞭,兩鞭……直到第七鞭,黃總一鞭比一鞭要命,劉菲的陰唇都被鞭得紅
腫了,疼痛連同著快感讓劉菲美得連魂魄都飛上了九重天了,她原本緊閉的紅唇
開始解除了防線,輕輕地呻吟了起來。

  黃總見狀馬上乘勝追擊,將劉菲另一條美腿也架了起來,劉菲生怕自己會掉
下,本能反應地雙手環抱著黃總的頸項,這時劉菲就像一隻發情的猴子抱著黃總
這棵大樹。黃總臉上帶著淫淫的笑容,舉重若輕地將劉菲舉了起來,火熱的大肉
棒堅挺地對準劉菲山洪犯濫的騷穴,然後慢慢地將劉菲放下。

  由於劉菲的小穴從來沒有吃過這麽大的家夥,就算肉穴的淫水已經犯濫,肉
棒深入的進度依然十分緩慢。黃總子彈般的龜頭一點一點地慢慢進入劉菲體內,
『好脹……』前所未有的膨脹感讓劉菲不禁地在心�暗自驚歎。

  黃總的大肉棒才進入了三分之二已經抵住了劉菲的花心,劉菲同時也深深的
吸了一口氣,一行清淚從左眼角劃下。老公與小孩的臉孔在腦海中浮現,『對不
起,老公……菲菲的肉穴要給別的男人進入了……唯唯,對不起……媽媽是個壞
女人……』劉菲在心中默默地忏悔著。

  「怎麽……在跟你老公忏悔嗎?沒用的,就算你今天不被我捅,改天你也會
被別的男人捅的,因爲你根本就是個騷貨,你就認了吧!」「不……我不是……
是你們設計我……啊!」劉菲話還沒說完,黃總的大雞巴就狠狠地捅盡根了,劉
菲性感的嘴巴誇張地張開著一個大大的O 型,用一種難於形容的媚眼看著黃總。

  「你?剛?才?說?什?麽?再?說?一?次。」「啪啪啪啪……」、「啊
啊啊啊……」黃總每說一個字都連帶著一記盡根猛捅,每說一個字都挾帶著肉與
肉之間的碰撞聲,霸氣十足。而劉菲則無奈地承受著黃總一記又一記的猛擊,把
嘴巴張得大大的,像個花癡一樣將心中的郁悶喊出來,是劉菲現在唯一能做的事。

  一輪猛攻後,黃總暫時停止了活塞運動,隻用那像子彈般的龜頭抵著劉菲的
花心。兩人雙目相交,動也不動,暴風雨來臨之前都是風平浪靜的。黃總依然像
一個大力士般將高佻的劉菲雙腿架起,不顯疲態,劉菲則經過一番苦戰,不停地
在喘著氣。

  「來,剛才黃總沒聽清楚,請再說一遍。」黃總以勝利者的姿態以及語氣打
破了沈靜。

  但劉菲不敢回應。

  「好菲菲,你是不是覺得黃總說錯你了?」劉菲搖搖頭。

  「啪!」「啊∼∼」劉菲的沈默換來了黃總一記狠捅。

  「上司問話、下屬答話是一種常識,也是種禮貌,明白嗎?」劉菲點了點頭。

  「啪!」「啊∼∼」還是一記狠捅。

  「明不明白?」「明白……」「啪!」「啊∼∼」「你隻用這種程度嗎?大
聲點。」「明白……」「啪!」「啊∼∼」「再大聲點!」「明白!」最後一回,
劉菲鼓起勇氣,喊了出來。

  「這麽大聲,你當我是聾子嗎?」「啪啪啪……」「啊啊啊……」劉菲的大
聲回應仍舊換來黃總一輪抽插。

  「說!你知不知錯?」黃總用他傲人的教鞭調教著劉菲這個倔強的小孩。

  「啪啪啪……」肉與肉的碰撞聲響徹了整個擂台,「啊啊啊……」劉菲臉帶
著痛苦的表情,口中卻唱著歡愉的歌曲。「咕滋、咕滋、咕滋……」禁忌之地流
著慾望的河流,因爲邪惡的巨龍在放肆地進進出出,原本清澈的河水變成了混沌
不堪的泡沫,溢出了禁忌的河床,濺濕了河床邊的那片黑森林,由於泡沫帶有黏
性,導緻原本整齊的黑森林變成黏黏糊糊的沼澤地。

  「我……知錯了……別……完了……到了……頂……花心……麻了……」倔
強的孩子在教練用教鞭持之以�的調教下,開始軟化了。

  「啊∼∼」黃總抵著花心不動了,劉菲原本高亢的情緒突然間中斷了,即將
來臨的高潮猶如魚骨在喉,不吐不快:「別……停……」「什麽別停啊?田剛的
太太。」黃總不隻明知故問,還特別向劉菲強調她丈夫的名字,其目的就是藉助
高潮臨界點的威力,沖破劉菲的底線。

  黃總開始扭動著臀部,用他那子彈般的龜頭親吻著劉菲的子宮內壁,想要高
潮的慾念越來越強烈,此時此刻劉菲心中隻有一個念頭,那就是熱乎乎的肉棒。

  「誠實一點吧,貞潔的田太太。」黃總一邊磨穴,一邊挑逗著劉菲。

  「雞……雞……」「雞雞?你誤會了吧,你老公田剛的尺寸才叫雞雞,你老
爸我的這條叫大雞巴。來,跟著我說,大?雞?巴。」「大……雞巴……」「想
大雞巴幹什麽?」「幹……小穴……」「是騷屄。」「大雞……巴……幹……騷
屄……操……騷屄……」「操誰的屄啊?你的還是你媽的?」「我……的……」
「你是誰啊?」「我……劉……菲……田剛的太太……」「你是騷貨,是欠操的
小母狗。」「我是……騷貨……是欠操的小母狗……」「你終於承認自己是個騷
貨了?」「對……我是個大騷貨……騷穴要大雞巴……騎……要大雞巴……操…
…肏我……屌我……插我……捅我……讓我……升天……給我爽……」狡猾的黃
總一句一句的用淫話引導著劉菲邁向淫亂,而聰明的劉菲則舉一反三的將黃總預
期的效果達到更好,兩人就好像表演相聲一樣,你一言我一句的將整個淫猥的氣
氛升到了白熱化。

  黃總的大雞巴又開始啓動了:「騷屄,說謝謝。」「謝謝……黃總……」
「叫我大雞巴哥哥!」「謝謝你,大雞巴哥哥。」「繼續說謝謝,不然我可不操
你!」「謝謝……啊……爽死了……謝謝……」就這樣,劉菲一邊挨著肏一邊說
著謝謝,原本一場設計的奸淫演化成一場性愛感謝祭。台上劉菲被激烈地抽插,
台下歐陽以及安妮則在不知不覺中被一班不知名的怪手上下其手中。但她們兩人
並沒有激烈地反抗,因爲她們的魂兒已經被催淫氣體以及擂台上劉菲銷魂的演出
給牽走了。

  「放開我……我有……老公的……」人妻的矜持讓歐陽象徵式的反抗著,但
是色狼們的怪手卻完全不賣帳,歐陽一對豐滿的D 奶已經被怪手從晚裝中請了出
來,兩粒鮮紅的葡萄被怪手拉扯著,就連最隱秘的小肉穴也被怪手摳弄著,「咕
啾……咕啾……」不一會兒小肉穴就被挖出了甘甜的泉水。

  「放了我……唔∼∼」色狼們彷佛厭倦了歐陽的假裝,用手指塞進了歐陽性
感小嘴中:「歐陽小妹還真不可愛,看你的同伴已經爽得奶水都亂噴了。」歐陽
別過頭望向身旁的安妮,隻見安妮的制服已被扯開了,一雙竹筍型的美乳被一雙
無名怪手粗暴地搓弄著乳頭,白白的奶水不聽話地從乳頭中噴射出來,歐陽隱約
地聞到一陣陣的奶香。

  色狼們的怪手越來越過份,已開始有人用手指進進出出地與歐陽兩人的小穴
打起交道,「真可憐,你的洞洞都漏水了,讓哥哥用手指替你堵著。」於是一根
手指頭變成了兩根,快感也成了兩倍,淫水有增無減。

  歐陽的呼吸越來越急促,快樂的呻吟從鼻息中流出,至高無尚的快感令歐陽
很想呐喊,但歐陽卻不能,因爲在她身旁的安妮正在咬緊牙關強忍著。這是女人
的天性,愛比較的天性,到了這樣的骨節眼上,還要比誰較貞節。所以歐陽不能
喊,喊了就代表淫蕩。

  女人就是有這種毛病,當跟愛人做愛時,因爲害怕愛人認爲自己是蕩婦,頂
多也隻是輕輕地哼一下。但在與野男人幹炮時,卻喊得撕天裂地。這是一個矛盾
的問題,但卻千古不變。

  紅杏就愛出牆,自古以來雌性都喜歡挨插。當雌性跟雄性交配得越多,就代
表著雌性越受歡迎。不論兩人在一起的理由有多神聖,到了後面都離不開交配,
離不開性愛。性愛,性愛,當你有了性就自然有愛了。一段愛情不管多麽的驚天
動地、可歌可泣,到了後面都離不開性交,離不開交配。愛情隻是過程,交配才
是最終目的,就好像孔夫子提倡禮義廉恥,但也無奈歎了句「食色性也」。食色
即然是本性,爲何還要設定這麽多規則去壓抑自己的本性?

  「咿∼∼」性感的呻吟聲從緊閉的牙縫中溜了出來,因爲強忍而導緻走樣的
臉孔,讓本來是美人胚子的歐陽顯得格外滑稽。歐陽此刻就好像弱智的小孩,上
面的口流著口水,下面的口流著淫水,雖然與美麗沾不上邊,但在場的每一個色
狼都不無爲這囧樣瘋狂。

  似乎每一個男人都有這種變態的嗜好,都喜歡看女人狼狽的囧樣,尤其是美
麗的女人,更是男人的最愛。將一個平日高高在上、賢良淑德的女人搞得一臉狼
狽的騷樣,這種征服感讓每個男人都爲之神迷。

  歐陽的眼睛不時望向身旁的安妮,當看見安妮也與自己同一個囧樣時,歐陽
不禁得著一點安慰:『好在不隻我一個人是這模樣……』這是一種五十步笑百步
的心態。

  高潮一浪接一浪,當高潮幾乎升到最頂點時,色狼們突然停止了小穴挖礦工
程,轉換成蜻蜓點水般的愛撫。這種不上不下的感覺,不禁讓歐陽感到失落。

  「怎麽?很難過嗎?」歐陽與安妮均保持沈默不語。

  「別急,看完表演我們再弄也不遲,畢竟這是別人的時間。」擂台上,一老
一少,一黑一白,一男一女,兩個不同的對比,一對原本格格不入的組合。在擂
台上,淫藥池中,赤身裸體進行著夫妻之禮,但兩人又不是夫妻。若說兩人在交
配,但卻又不是以繁殖爲目的,隻是爲了享受其中的過程。

  隻見擂台上男人正用著背後站立體位,用力地將女人往死�幹,而女人則好
像接受了這種命運,選擇了逆來順受。而在承受猛烈撞擊的時候,女人的口中不
時會發出莫明其妙的呻吟:「謝……謝……啊啊啊……輕點……大雞巴哥哥……
穴穴……被你插……爆了……謝……謝……謝……謝……」女人口中的感謝,是
因爲男人的變態要求:不謝不操。女人清楚明了自己正在被人設計奸淫中,但口
中仍然向奸淫著自己的人道謝,而且是由衷的,因爲女人的羞恥心,一早已被性
交的快感淹沒。

  「輕點嗎?這樣夠輕嗎?夠嗎?夠嗎?」男人是個不折不扣的混旦,當女人
要求著溫柔的抽插時,男人的力道不減反增,彷佛誓將女人插死爲止。

  「啪!啪!啪!啪……」男人的抽插一擊比一擊猛烈,就好像兩人有深仇大
恨般,插得女人眼冒金星、淫水直流,男人黑黑的胯下以及女人白白的大屁股之
間的相撞聲清脆悅耳。

  「死了……完了……謝……謝……高潮了……要來了……」正當女人要到達
高峰時,男人突然放開了扶著女人腰部的雙手,然後再用力一挺!女人頓時失了
重心,被男人挺了出去,跌了個五體投地。女人哀怨的回頭望著男人,但並沒生
氣,因爲此時此刻女人隻在乎一件事,那就是男人的大屌是否會繼續操她那濕漉
漉的小穴。

  「幹……我……」女人撥開小穴哀求男人。

  「你叫誰幹你啊?」男人又開始咄咄逼人。

  「好黃總,請用你熱熱的雞巴肏我的小穴。」女人駕輕就熟的哀求著。

  「黃總是你叫的嗎?叫大雞巴哥哥!」黃總晃動著大雞巴命令道。

  「大雞巴哥哥,請用大雞巴狠狠地肏爆我的淫穴,請操我、捅我、幹我、剌
我,給我你熱熱的大屌……」女人越來越不要臉了。

  「來,像個母狗一樣爬過來含著我的大屌,我的企劃部長,劉菲小姐。」黃
總一步步地催毀劉菲的自尊。

  劉菲也沒令黃總失望,爲了黃總的大雞巴乖乖地爬過來。正當劉菲的手開始
握著黃總的大雞巴時,黃總卻說:「別用手,隻用嘴巴來弄。」劉菲乖乖地隻用
嘴巴爲黃總吞吐了起來,總也不客氣地用大雞巴抽動起來。

  「唔……唔……」大雞巴在沒有手掌的障礙下,在劉菲的口中長驅直入,直
達劉菲咽喉。「來,努力吸深一點。」黃總開始用手按著劉菲的頭,將劉菲的頭
往胯中按,到了最後,隻見一個女人的頭抵著男人胯下的淫賤畫面。

  劉菲的臉色因爲缺氧越來越白,但殘忍的黃總卻沒有放手的意願,劉菲開始
揮動雙手拍打黃總的大腿,但黃總卻無動於衷。直到劉菲開始翻白眼了,黃總才
將大雞巴抽出。

  大雞巴一抽出,劉菲趕緊深深吸了一口大氣。「來,再來!」劉菲才剛吸了
一口大氣,黃總又將劉菲往胯下按。就這樣一進一出幾回,劉菲美麗的臉都開始
扭曲了,口水從劉菲的口中流出,眼淚以及鼻涕也流了滿臉。

  最後,黃總才將大雞巴慢慢地退出劉菲口中:「你的口水弄髒我的雞巴了,
替我舔乾淨。」劉菲開始像隻小貓般爲黃總舔乾淨他的大雞巴。「蛋蛋!」劉菲
就舔蛋蛋;「屁眼!」劉菲就舔屁眼。慢慢地大腿內側、膝蓋,最後甚至連腳趾
頭也舔了。

  黃總無恥地將整個腳掌都貼在劉菲的臉上,任由她舔食自己的腳掌。劉菲津
津有味地含弄著黃總的腳趾頭,一點也不嫌臭,所有觀衆看見了劉菲含著腳掌的
表情,心中不禁會想:『真的有這麽好吃嗎?』黃總對劉菲的配合度非常滿意:
「小母狗,想吃更好吃的嗎?」「想……」劉菲含著腳掌含糊的回答。

  「什麽比腳掌更好吃呢?」「雞巴!大雞巴哥哥的大雞巴。」一說到雞巴,
劉菲的眼睛都發亮了。

  「是上面的嘴想吃?還是下面的嘴想吃?」「下面的嘴巴餓了,想吃大雞巴。」
於是黃總坐了下來,指著大雞巴說:「背對著我坐上來!」劉菲滿心歡喜地坐了
上去。當大雞巴又重新進入小穴抵著花心時,劉菲笑了,一種滿足的笑容,一種
心悅誠褔的笑容。

  「菲菲,你忘了說什麽?」黃總的大雞巴尚未開動,因爲劉菲還沒說咒語。

  「謝謝……黃總的大雞巴願意……操我。」劉菲流著淚含著笑說了咒語,於
是黃總的雞巴開始啓動,一場淫戲又在上映。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