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圖說話系列——嫩模绮芸

好久沒發文了,在這向大家道歉。因爲這段時間太忙了,所以也沒太多時間寫。
其實也不能說沒寫,只是寫了好幾篇,然后都一直寫不下去,就都沒發上來。
主要還是缺少一些刺激的題材。所以在次我想請大家給我更多的題材,謝謝!

說在前面的話:這個系列純屬個人YY的文章,將收集到不同的圖片,結合于一起並增加點文字來提高刺激,進行YY。如發生與圖片與事件相同的事情,我只能說:本故事純屬虛構 ,如有雷同實屬巧合。

阿遠是一名攝影助理,平時的工作就是無聊的幫主攝打打光,幫幫設備。唯一的樂趣就是經常能見到一些美女嫩模。而且還經常見到許多讓人噴血的鏡頭。
這天阿遠忙完工作后便和大學里的幾個損友酒吧聚會去,喝得差不多的時候,阿遠便無聊的跑到酒吧外面抽煙。在抽煙的時候阿遠看到對面小巷子里有人影在晃動,便好奇的走過去。
走到巷子口的時候,阿遠發現是一對男女在那纏綿。這讓阿遠挺吃驚的,在電影里見過不少打野戰的片段,但真人SHOW還是第一次,于是便躲好在角落欣賞。

仔細觀察發現那個女的身材還真不錯,此時女孩子性感的吊帶上衣已經給男的拉下,露出雪白的乳房。男人貪婪地搓弄著女孩子那對奶子,豪不留情的。
從男人手掌上判斷這個女孩子的奶子起碼有D罩杯,因爲那男的一手抓不完。

阿遠躲藏的位置,剛巧是在那男的背后。而那男的身軀又剛巧阻擋著那女生的面孔,此時的阿遠特別想知道這擁有D罩杯的女孩子到底長得美不美。
然而在阿遠還在想找機會看下女孩子長什麽樣子的時候,男人已經低下頭去親那女孩子的巨乳了。只見那女孩子擁有著一雙大大的眼睛,高高的鼻子,潔白無瑕的皮
膚和一張細少的咀巴。

看到女孩子的樣子,阿遠覺得眼熟,就是想不起在哪里見過。不由得多看幾眼,仔細一看阿遠發覺有點奇怪,那女的究竟是什麽事呢?雙頰
好像很紅很熱的模樣,又胡言亂語的。

接著,阿遠便聽到那男的自言自語說:「哈哈,妳這騷貨不是一直不肯接受我的追求嗎?平時那高傲的樣子,你看現在的樣子和只母狗有什麽區別!對妳用少少藥便自動獻身。哈哈,來,蹲下
來吃我的雞巴。」

阿遠的腦海震撼著,原來他們竟不是情侶,她只是遭她那屢追不成的追求者用藥迷奸!只見此時那巨乳美女已經蹲下來用舌頭舔著男人的肉棒。
平常在成人網站上看到不少“迷奸”“野戰”之類的小說和電影,但現場直播還真沒看到過,于是打算拿起手機偷偷的拍下來。

剛打開手機,阿遠突然想起這個巨乳美女是誰。這個女的不就是前兩天自己公司的攝影師接外單的時候拍的那個叫绮芸的嫩模嗎?當時阿遠也有在現場打燈光,而且還偷偷的拿手機偷拍。

在阿遠還在回憶當時的畫面的時候,那男人已經由粗暴地抓著那绮芸的頭,一下一下的地雞巴奮力地操進绮芸的小咀內,換成把绮芸像母狗般按趴在地上,那男的提起肉棒準備從后干她。
而這時阿遠不知道是酒精上腦還是怎樣,竟然挺身而出,大聲吼道:“混蛋!你在干嘛!”本來那男的就是在做非法的事情!突然被人一吼,嚇得掉頭就跑!

阿遠見那男的跑遠了就走進巷子里扶起绮芸,在幫绮芸整理衣服的時候阿遠還是沒忍住的在她那雪白的巨乳上抓了兩下,本來還想抓久點,但由于太激動,不小心大力了,而绮芸性感的小嘴也同時發出輕微的呻吟聲。
爲了避免等下又有人經過的時候誤會他是強奸犯就不好了。

由于前兩天绮芸把家里地址留了給他讓他把洗好的照片送到這里。所以阿遠就直接騎著機車把绮芸送到資料上的地址。
這一路回绮芸家的途中,如果有路人仔細看得話一定會發覺一個很搞笑的畫面。阿遠這一路基本上都是支著帳篷在騎車,要怪就怪后面這小妖精。

由于之前就起绮芸的時候,她的胸罩就不知道去哪了,所以坐在阿遠背后的她一路上都是真空的用那肉肉的巨乳不停的刺激著阿遠,
更可惡的是不知道是否迷藥的作用,趴在阿遠肩膀上的绮芸不停的喊著:“嗯……我要…….快給我…..好癢啊”

終於來到绮芸家一間單身公寓,剛把她扶到床邊绮芸便一下子往阿遠身上撲,順勢把他按在床上。而且還還吻上了阿遠的嘴。最要命的是下面還在亂動,剛冷靜下來的阿遠又硬了。這時候阿遠要是還忍得住就不是男人了!
于是拿出手機調出視頻拍攝,就這樣拍下過程,就算绮芸追究,也好讓她知道是她主動的。
見她仍然不停的親著阿遠,豐滿的屁股一直隔著小內褲不停摩擦著阿遠的雞巴,一隻手
開始脫阿遠的衣服。爲了讓視頻看上對自己更有利,阿遠假裝很不情願的樣子被她脫掉衣服和褲子,當阿遠那18CM的
大雞巴彈跳而出的時候,绮芸迷醉的看著他的雞巴,一隻手便開始套弄起來。

“別,你喝多了,我們這樣不好。你再這樣,我會受不了的。”這時阿遠依然不忘對著鏡頭繼續演受害者。
绮芸完全不顧阿遠假意的拒絕,「別廢話,快給我大雞巴,我要。」

說完張開嘴便開始口交,看著她淫蕩的吃著自己的大肉棒阿遠幾分鐘便被她吹了出來,绮芸也來不及躲避,一下子被阿遠射了一
嘴,多餘的精子從她嘴裡滑落到大奶子上淫蕩級了。

“大雞巴干爹……我喝了酒就好想要,你看我的屄好濕……干爹老公……
快操死我……”看來每個美麗的嫩模背后都有一個愛操她的干爹,難怪住得起那麽貴的單身公寓。

此時绮芸拉著阿遠的手往她那超短裙裡摸,“我靠,內褲都濕透了。”剛摸到她下面阿遠就發現她已經淫水泛濫了。
绮芸快速的脫掉所有衣服,一手在屄裡亂扣,一手揉自己的大奶子。

“干爹……快揉女兒的奶子……操我的屄……其他男人想操我我都不給機會……”
被绮芸這樣淫蕩的色誘,阿遠在也管不了這麽多了,把手機放好后,便開始雙手使勁的揉著绮芸那36D的大奶子。
“嗯……啊……只要操爽我了,不管是誰都可以……啊啊……雞巴……雞巴。”绮芸被阿遠揉得忍不住叫到,于是再次爬過來把阿遠的肉棒含到嘴里。

當她再次把阿遠吹硬后自己便主動的坐上去動了起來。“好漲啊……大雞巴好硬……好舒服……小屄要撕裂了……啊啊……大雞巴你也動啊
……快快……大家一起爽……”

既然是美女主動要求,阿遠自然是好不客氣的大幅度的抽插著。看著绮芸那36D的巨乳因爲自己的大幅度抽插而瘋狂的在空氣里甩動著,阿遠越看越興奮,抽插的速度也不自覺的加快起來。
“啊……啊……太快了……嗚……嗚……頂到了……啊……喔……”由于阿遠的大力抽插讓绮芸猛然往后仰起螓首,彷彿煙火爆裂的剎那快感,瞬間有如幅射般擴散全身,幾乎在毫
無意識的情況之下,淫聲浪語忍不住脫口而出。

也不知道是藥效的原因,還是绮芸本身就是這麽的淫蕩。看著如此淫蕩的美女,阿遠也不憐香惜玉,更加賣力的狂操著。
“啊……我……不行了……啊……啊……要死了……啊……”绮芸好似一條被釣離水面的美人魚,赤裸的纖弱嬌軀,承受不住狂襲而來的絕頂高潮,只能
忘情的淫叫著。沒多久后伴隨著一陣叫聲“啊……啊……”绮芸高潮了,赤裸裸的嬌軀再也無力承歡,猶如虛脫一般的癱軟下來。

由于剛開始的時候,阿遠被绮芸用嘴吹了出來,所以這次沒那麽容易射出來,巨大的肉棒依然如裝了鐵棍般,堅硬如初。
耳朵里聽到绮芸急促的嬌喘聲,看著那挺拔白皙的巨乳,激烈的上下起伏著。

阿遠用手翻過了绮芸癱軟無力的赤裸嬌軀,讓她趴伏在床上,然後抓
住她纖細的小蠻腰,向上用力一擡,使得绮芸跪伏在床上,誘人的豐腴美臀,
也高高地擡起。將她跪著的雙腿,向兩邊再分開一些,露出了圓鼓豐潤的臀肉。

阿遠的雙手如巨大的鉗子那樣,鉗住绮芸婀娜曲線的細腰,巨大、猙獰的肉棒,暢行無阻地
插進了那泥濘不堪的紅腫小穴。

  「喔……」绮芸的螓首猛然向上仰起,發出一聲嬌吟,一雙有著完美曲線
的美腿,不停地顫動起來,隨即赤裸的嬌軀,癱軟無力地趴在床上。

“啪啪啪”因撞擊而發出了急促的肉響,本來已經因高潮而清醒了的绮芸又再次陷入了迷亂的情慾之
中,除了跟隨著身后大肉棒的進出而發出嬌喘和呻吟的聲音外,绮芸幾乎快變成任由
阿遠擺佈的洩慾工具,在男人毫無憐惜的抽插姦淫之下,她那逐漸麻木的小嫩穴裡,
瘋狂噴灑淫蕩的陰液。

阿遠已經快到了極限,此時渾然忘我地將粗長的肉棒,奮力地姦幹著自
己意外撿來的巨乳嫩模;壯碩魁梧的身軀,幾乎像一隻發情公狗般,趴在
绮芸雪白如絲緞般的勻稱裸背上,不斷地拱聳著下半身,堅硬粗獷的肉棒,毫
不憐惜地進出著绮芸的淫穴。        

感覺到阿遠的衝刺,越來越猛烈,绮芸知道阿遠要射了,害怕得大叫“啊……不要……啊……不要射進去……啊”
此時的阿遠已經到了最後關頭,哪管绮芸是否願意,緊咬牙根,以最暴虐的速度與力量,蹂躪姦
淫著身前的巨乳嫩模。

“啊……我不行了……啊……不要了……嗚……” 绮芸不斷地搖晃著螓首,烏黑柔亮的秀髮,散亂地左右飛揚著。
終於,阿遠在绮芸的赤裸嬌軀,又一次達到極端的高潮時,那巨大、粗長的肉棒,也在
美豔嫩模悲慘不堪的嫩穴裡,產生一陣陣劇烈收縮的時後,將一股股滾燙的
精液,射到了绮芸子宮的最深處。

稍作休息后,阿遠便起身走到浴室。當阿遠舒舒服服的洗完澡出來后,看見绮芸坐在床上用被子包著自己雪白美麗的嬌軀。
绮芸冷冷的看了阿遠一眼,說到:“你走吧,今晚就當沒發生過,是個意外,希望你好自為之別多嘴。”

阿遠也沒說話,穿好衣服后把手機拿上就走了。
出了門口,阿遠打開手機,看到視頻還在。知道绮芸並不知道他有拍視頻。
阿遠也沒打算對誰說,拍視頻也就是為了以防她反咬一口。
他曾經聽說過行里有個攝影師由于拍攝的時候和女模發生關系,結果被人反咬一口,說是被強奸,最后給敲詐了一筆巨款。

雖然偶爾阿遠還是會拿回那天的視頻出來打飛機,但阿遠也明白那一次是個意外,不在會有第二次的機會。
但他怎麽也想不到那一次的意外只是一個開始。

隔了很長一段時間,阿遠又一次遇到了绮芸。這天绮芸來到他們的攝影棚穿著性感的蕾絲內衣在拍照,現場的幾個工作人員和攝影師都支起了帳篷,他
們肯定都很想操她吧。看著性感漂亮,奶子大,腿長屁股翹,擺出各種誘人的造型的绮芸。
阿遠忍不住想著那晚發生的事,阿遠硬了,看著她發呆。

拍了一會后便結束了,大家就分頭開始收拾東西各忙各的。有意無意中阿遠就在绮芸休息的地方經過,绮芸見旁邊沒人就把阿遠叫住。
開口直接就威脅阿遠:“你沒有跟其他人亂說什麼吧?不要以為和我發生過關係,就能工作時候那麼盯著我。
以後小心點,否則你會很慘的。”

阿遠生平最不喜歡被別人威脅,更何況一個之前求他操逼的綠茶婊。

“別跟我這種語氣,信不信我分分鐘讓你出名?”
沒想到阿遠敢這麽說話,绮芸就氣不過:“信不信我找人弄死你。”說完就翻通訊錄要打電話。

“好漲啊……大雞巴好硬……好舒服……小屄要撕裂了……啊啊……大雞巴你也動啊
……快快……大家一起爽……”
在绮芸低頭找電話號碼的時候,突然傳來一陣女人的叫床聲。 她擡頭一看嚇了一大跳原來阿遠手機上正播放著那晚自己淫蕩的性愛片段。
她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怎麼可能,你……你想怎麽樣?”

“跟我進洗手間,你待會就知道。”
“不去!”
“隨便你,別后悔啊!”

無奈之下,绮芸只能跟著進了攝影棚那窄小的廁所。阿遠在門口放好“正在清掃”的提示牌后,便向她靠近。
“你要幹什麼?”
“幹什麼?當然是幹你了,你儘管叫,我會讓所有人知道你求
我操逼。趕快過來吃我的大肉棒,它可是想你好多天了。”
“不要,那你是想出名咯。”
“不……我……我……吃。”害怕被阿遠將視頻發到網上無奈之下只好答應。

她心里不停的安慰自己:“反正自己以前也有吃過干爹那皺巴巴的東西,現在爲了名聲,多吃一個也沒什麽。”
绮芸剛準備蹲下來吃阿遠肉棒的時候,阿遠卻把她拉起來粗暴的解開她的外套,一把扯掉
胸罩和內褲。

“你身材那麽好,穿著這些東西吃肉棒太沒意思了。我喜歡看你全裸的在品我的大肉棒。”
“你……”绮芸被阿遠氣的說不出話來,但心里還是害怕被阿遠看到自己誘人的玉體強行插入。
于是便苦苦哀求到:“我用嘴幫你吹出來,你放過我好不好。”

“那就要看你本事咯,別浪費時間,等下要是有人過來。看到你淫蕩的樣子可就不好辦咯。”阿遠也懶得和她廢話。
绮芸見阿遠沒反對便蹲下來開始吃起大肉棒。開始的時候,對自己用嘴能把男人吹出來很有信心,因爲以前她在用嘴伺候干爹的時候基本是零失敗率。
干爹曾經說過:“沒有男人能受得了你這小妖精,那溫熱的小嘴。”
但她卻不知道她那干爹說的這句話只是句爲了賺回面子的話。最大的錯誤是,她不應該拿個50多歲的老男人和一個20多歲的小夥子對比。

吃了好久,發覺自己的小嘴都快麻了,但阿遠的肉棒除了越來越硬以外卻一點都沒要射的感覺。她開始害怕了,突然她想起以前有個同學告訴過她,男人的蛋蛋和屁眼很敏感。
雖然她放棄粗長而堅硬如鐵棍的肉棒,改舔阿遠的卵蛋和屁眼,舔的時候也不時的舔出「啵!啵!」的聲音。



阿遠被绮芸這改變弄的插掉就繳械了。就這樣翻過這騷貨阿遠可不樂意。
一把拉起還在賣力的绮芸,將她按在趴在牆上,大肉棒一下子就擦進她的屄裡。

绮芸哭著想要掙扎,阿遠威脅道:“你哭大聲點啊,想要別人都看見我在廁所操
你是吧?真淫蕩啊。好緊的屄,操死你,大奶騷貨。”

本來阿遠還以爲沒有前奏,插進去會停困難的。但沒想到當大肉棒插進去的時候,绮芸那騷穴里已經布滿了歡迎他的淫水。
“騷貨,里面竟然已經濕成這樣,那麽想被操啊。”
“嗯……沒有……我……啊……好痛啊……”本來還想狡辯的绮芸被阿遠幾下的大力的抽插弄了說不下去了。
“媽的!嫩模!我操!天天在那露奶子和腿不就是爲了勾引男人來操你嗎?我早就想操你了,早就想把你當母狗操了。不是喜歡露嗎?奶子和屁股搖起來。”
阿遠一邊大力的捅著绮芸的小穴一邊不停的用語言侮辱著她。

“好痛……不是……啊啊……要死了……太大了……” 绮芸被阿遠狠狠的拍打著她一直引以爲傲巨乳和圓翹的屁股,同時還被大肉棒還死命的操得無法說出一句完整的話。
“啊!啊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慢慢的在阿遠幾百下的抽插之后,绮芸開始隨著阿遠由慢變快的抽插而放聲浪叫。
此時绮芸已經忘記自己是被強奸了,整個俏目緊閉,背部弓起,胸前那對美巨乳,不停扭動著迎合著的每一下幹到最深。

“騷貨,你叫得這麼淫蕩,大家一定會聽到啊!”阿遠一邊加快速度抽插著绮芸,一邊在她耳邊提醒著她外面還有不少人。
“你……啊啊啊……你插得那麼大力……人家……嗯嗯嗯……會忍不住……嗯嗯……要叫……啊啊啊啊啊……”绮芸一邊責怪著阿遠,一邊用手捂住嘴巴,但無濟於事。

看著绮芸媚眼半閉,抵受著自己的每一下衝擊,兩粒D奶被撞擊晃個不停,「啪!啪!啪!啪!啪!啪!」的肉體撞擊聲幾乎蓋過著窄小的空間,阿遠不禁想著,外面的攝影棚里的人會不會都聽得到呢?
想到這阿遠加大了幾分力度,讓“啪!啪!”的肉體撞擊聲更加響亮。
“啊……好爽∼∼嗯……嗯……不要……不要那麼用力……啊……啊……”本來就快到高潮邊緣的绮芸,被阿遠這幾下又快又力抽插下干得快瘋掉了。
“啊……你……啊啊啊……要被幹死了……啊啊啊……插得太深了……不行了……真的不行了……要來了……我完了……要丟了……丟了!!”

只見绮芸臉上的表情痛苦萬狀,四肢扭曲,纖腰死命地顛動,濕滑的陰道劇烈地收縮抽搐,緊緊裹住阿遠的大肉棒,
花徑盡頭的肉蕊死死咬住肉棒前端的大龜頭,阿遠此時也忍不住將滾燙的精華一股股有力的噴射到绮芸身體里……

看著在自己身上發泄完離開的阿遠,绮芸眼里充滿了無奈和恨意。她要拿回那威脅她的視頻,她要報複阿遠。

想到找人報複阿遠,绮芸就懷念起以前還有干爹保養的時候,那時候她只要穿起干爹最愛的性感衣服,然后被他干個12秒,就可以得到她想要的東西。
但自從干爹因貪汙而被抓起來后,她就失去了一切,過慣奢侈生活的她,憑著自己年輕漂亮。而且又擁有170的身高,和36D,25,36的傲人身材在嫩模界賺錢。
以前還有干爹包養她的時候,绮芸只要一個電話就能找人收拾阿遠,但現在不行了。

想要報仇拿回視頻,她知道有一個人可以幫她。一直以來她都不願意接觸這個人,
這個人在圈內是出了名的色鬼加惡魔!而且大家都知道,他旗下的模特都被他干過!
這個人就是黑牛(關于黑牛的故事,可看《Race Girl》這篇文章)。

像绮芸這樣的一個尤物去找黑牛辦事,基本是不可能被拒絕的。當然前提條件就是被他睡一晚。
爲了能盡快解決這件事,绮芸願意和魔鬼做交易。這天經過精心打扮的绮芸,穿著性感的黑色低胸镂空的連衣裙去找黑牛。
黑牛第一眼看到性感迷人的绮芸,眼里就已經赤裸裸的寫著:“我要干死你。”

在黑牛一邊摸著自己性感美腿的時候,绮芸一邊將自己收集到關于阿遠的資料給到黑牛。
當黑牛看到阿遠照片的時候,突然停下那即將摸到绮芸大腿根部的色手。
“好,想怎麽報複,你想好了,提前告訴我,我會安排好。”說完就叫人送绮芸出去。
绮芸覺得很奇怪,爲什麽黑牛沒對自己下手?但想到對方答應了,她也樂于逃出這惡魔的手掌。

這幾天绮芸一直在苦思該如何報複阿遠的時候,阿遠的電話打來了,他要绮芸做她的模特,他要拍一組照片參加攝影師大賽。
于是當天就約了黑牛一起去阿遠要求拍照的酒店。在黑牛的車里,黑牛將整個報複計劃講解給绮芸聽,並要她在他們還沒到來前好好配合阿遠拍照,盡可能的減低他的防備心。
臨走的時候,黑牛還給了一瓶水給绮芸,讓她喝口水鎮定點再上去。

今天绮芸並沒有精心的打扮,但習慣性的會穿一些露出她那雪白的巨乳和修長的美腿的衣服。今天她穿的是一件全紅細帶的連衣短裙。

她坐在大堂等待阿遠的時候,每一個經過的男人都忍不住的往她身上瞧,要不是她拿著香奈兒的包包,估計大堂經理會誤會她是上門服務的。
和阿遠進到房間后,阿遠忍不住的一手抓起她的巨乳隔著衣服狂揉!
一把推開阿遠說到:“這是我們最后一次見面,你答應我幫你做模特,你還我視頻的。”
“好,我的小美人”。說完阿遠也不繼續糾纏她,讓她把衣服換了就開始拍照。

第一組相片的衣服是由一條丁字褲,加上一件只能遮住上半部分奶子的短袖。
這組照片對绮芸來說一點難度都沒有,但因爲看要看著眼前這個強奸自己的男人,她有點笑不出來。
但沒想到的是這酷酷的表情給相片帶來一向不到的效果。

第二組照片的衣服是半透明的情趣內衣,雖然有點讓人臉紅,但以前绮芸也有接過這類型衣服的工作。
所以基本上還是能接受,再加上之前那組照片拍的很好,而且阿遠視乎也很認真的在拍照,也沒對她做多余的動作,
于是绮芸開始很好的配合阿遠拍照。
雖然以前拍過這類衣服的照片,但不知道是不是因爲和阿遠有過那層關系在里面,绮芸總覺得在拍這組照片的時候,面紅心跳特別厲害,
而且在擺姿勢的時候不自覺地擺出一些誘人犯罪的姿勢。

艱難的拍完這組照片后,绮芸發現自己下面竟然濕了。
她覺得好羞恥,自己今天來是爲了報複的,爲什麽在阿遠面前擺弄各種誘人的姿勢的時候竟然有那方面的沖動。
正在绮芸還在爲自己不知羞恥而感到無奈的時候,阿遠從衛生間拿出一條浴巾丟給她。
“上衣脫掉,拿著浴巾拍,好好的利用你那迷死人的巨乳和雪白的翹臀。”
不知道绮芸是還沒從自我檢討中反應過來,還是內心出現了變化,很聽話的把上衣脫掉,直接拿著浴巾遮住身體。

本來以爲阿遠給她的是酒店里那條大浴巾,哪知道打算把自己誘人的身材圍起來的時候,發現阿遠給的是洗臉的那條小毛巾。
短小的小毛巾自能拿來遮擋小半部分的巨乳。
雖然阿遠干過绮芸,但每次都是強來的。所以在绮芸穿著不同的衣服去拜各種誘人犯罪的姿勢時候,阿遠幾次都好像撲上去把她就地正法。
但一想到眼前這個女人,居然找人收拾他,而且要打斷他的命根子的時候,心里就平靜下來了。
看來今天這拍攝是充滿了陰謀的。

很快這組照片也拍完了,阿遠命令到:“把衣服脫光到床上去,我們還有最后一組。”
本來绮芸想拒絕拍這組全裸照的,但看了下手機,發現快到和黑牛約定的時間了,而且黑牛計劃里必須是捉奸在床。
不自覺的她往阿遠褲裆上看,發覺阿遠竟然不像以前那些給她拍照的人,基本拍完幾組,下面基本都是在支起帳篷。難道自己不夠誘惑力?
看到阿遠的褲裆,绮芸忍不住想起那曾經在自己身體里那巨大而充滿力量的感覺。自覺得自己身體里有股熱流慢慢的往外流。

或許因爲腦海里都是那晚被強奸的畫面,和阿遠那巨大的肉棒。
在拍照的時候下體的瘙癢,讓她不自覺的在床上拜姿勢的時候不停的扭著動身軀,兩條筆直的玉腿不停的在相互摩擦著。

拍了幾張相片后,阿遠放下相機。讓绮芸起來坐到沙發上,
然后從包里拿出一個刷子和一瓶油。
阿遠說他覺得就這麽拍缺少一些美感,並要求绮芸自己坐在沙發上把油塗滿全身。
然后就自己跑去上衛生間。

于是绮芸就拿起刷子開始往身上塗了,當刷子在經過自己乳房的時候忍不住“嗯”的呻吟了下。
而刷子刷到自己陰部的時候,突然覺得好癢好舒服,于是情不自禁的在陰部來回的刷了幾下。

“啊……好舒服……啊”不知道爲什麽,突然就情不自禁的叫出聲音來。
而原本在拍照的時候就已經覺得下體奇癢難受了,現在在刷子的作用下,绮芸覺得更癢了,
但就是停不下手,一直刷一直刷。
“啊……天啊……我……我感覺好……好奇怪……啊……我……受不了……啊……啊……啊”绮芸越刷越快同時也越叫越銷魂。

就在绮芸全身妖媚的顫抖著,同時瘋狂的搖著頭,嘴里不停地淫叫著:“啊……到了……到了……哦……哦……哦……”
的時候,發現阿遠已經站在旁邊欣賞著自己。
雖然她覺得很羞恥不願意讓阿遠看到,但身體確背叛了她,她的身體在告訴她,她需要男人,需要男人的大肉棒狠狠的操自己。
绮芸看著阿遠不斷淫叫哀求著:“啊……阿遠……求求你……啊……快啊……快進來吧……啊……”
阿遠假裝沒聽懂:“進來?我不是一直在房間嗎?”
“啊……我……我要你……你的肉棒,啊……插……插進小穴……干……干我……”
可憐的绮芸並不知道那罐塗在自己身上的油其實是一瓶叫《洪水》春藥,在藥性發揮之下,思緒一片混亂。
阿遠笑著說:「看來你是非常興奮了,但是肉棒還不能給你,如果你想要的話,要先舔一舔我的肉棒,這樣你才能得到肉棒作爲獎勵。」
說完阿遠將大雞吧往绮芸粉嫩羞紅的臉上移過去。
绮芸雖在刹那間感到猶豫,但是這時身體已經不聽指揮,而且又不是第一次吃,用舌頭輕輕的舔舐著。
阿遠得意洋洋的說:「嘿嘿……太美妙了!真舒服!味道好嗎?我剛剛才尿完。」

聽他一說,確實有異味,可是欲火早使绮芸頭腦麻痹,所以一點也沒有放在心上
此時的绮芸早已失去思考能力,呼吸急促,嫩穴中早已流出不知多少淫水了。
看著身下的小淫娃在那賣力的討好著自己的大肉棒,阿遠說不出的滿足,
拉起绮芸推到沙發上,
欣賞著那一對美麗雪白的巨乳,向上微翹的粉紅色乳頭更是迷人,忍不住的大力揉著她渾圓飽滿的酥胸,一會兒擠壓、一會兒搓揉,使绮芸忍不住的叫道:“啊……啊……好舒服,啊……”
“啊……阿遠……求求你……啊……快啊……快強奸我……啊……我好癢啊。”
看著绮芸不斷著哀求著自己,阿遠便握住自己粗大的肉棒,將龜頭的前端在濕淋淋的嫩穴上轉了幾圈,沾滿淫水之后,用力把屁股一挺,只見粗大的肉棒深深插入绮芸的嫩穴之中……
當阿遠的大肉棒插入的時候,绮芸感覺到一陣撕裂疼痛中帶著飽足的充實感,不停地搖頭尖叫:「啊……啊……啊……」

在阿遠的快速抽插下绮芸已經忘記一切,忘記這次來的目的是什麽,現在的她只懂得瘋狂地扭動屁股,淫亂的快感已經快要升到最極限。
“啊……爲什麽……啊……爲什麽會……這樣……啊……有快感……啊……啊……”

由于绮芸身上塗滿了油,使得挺拔白皙的巨乳,顯得既滑嫩又亮麗,細膩的皮膚觸感,更是令人銷魂欲醉,阿遠除了不停的用大肉棒狂操著她的小穴之外,更不由自主地用手大力的揉捏著那美麗的巨乳。
「啊……啊……好棒……啊……好舒服……喔……喔……」
绮芸陷入肉欲的絕頂快樂之中,不停地淫叫著。

“哦……哦……啊……不行……啊……啊……要到了……喔……”在阿遠快速的抽插下,沒多久绮芸達到最高潮了。
此時绮芸星眸半合,那雙美麗的長腿緊緊的夾住阿遠的腰,性感的赤裸嬌軀不斷地在痙攣、收縮,她無力地嬌喘著:「啊……啊……嗯……」
绮芸是爽完了,阿遠並沒有結束,于是拉起绮芸,用老漢推車的方式繼續從后面插入。
“啊……不要啊!阿遠,我……我好痛,求……求求你快拔出來,你會……把我的身體弄壞的,啊……不行了……啊……真的不行了!”

剛高潮完的绮芸還沒回過神來就又被阿遠插入,此時的阿遠快到盡頭了,而且一想到绮芸要找人報複自己,心里只想著把這賤人往死里干。
用最快最猛的力量抽插著绮芸的嫩穴。
绮芸痛苦的哀求著:「不……不要了,啊……拜托……啊……夠……夠了吧!啊……啊……求求你……啊……不能……啊……再干我了……啊……」
此時在绮芸是多麽想黑牛帶人上來就自己。就算給看到自己這麽淫蕩的一面也沒所謂。

看著绮芸不停左右搖著頭,烏黑的秀發散亂的飛舞著,胸前一對雪白的巨乳因爲抽插而不停地上下搖晃著,一幅銷魂蝕骨的畫面不停地滿足他的視覺享受。
“啊……我……我快死了,啊……不要啊……不行了,啊……”
绮芸嬌柔的身軀,終于禁不住阿遠那狂野的加快速度的抽插,再加上又一次高潮的到來,子宮一陣收縮,終於不支又昏了過去。

未完待續……….

gif番號:apaa-186、beb016 、 sero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