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愛~三姨

這個故事還不夠稱為陳年往事,雖說往事如雲煙,衹是這雲煙還未消散。
楊立結婚的時候已經三十四歲,老婆比他小了八歲。
女孩結婚時二十六歲,這個事情很平常的,但是楊立他老婆的母親,結婚時卻衹有十七歲,到生他老婆的時候也還不到二十歲。好在這個丈母娘的年紀有多大,跟楊立的故事沒有什麽直接關係,女兒嫁出去了,這個丈母娘根本就沒有時間照顧這個女婿,因為,楊立在一夕之間多了四個妹妹外加一個還在上小學的弟弟,那些都是丈母娘的工作。
結婚以後,楊立有了機會和老婆走她的親戚,其中,他們最常去的是三姨媽家。
丈母娘家就是姐妹三人,丈母娘是大姐,第二個姑娘嫁去了日本,第三個就是他們常去的三姨媽了,他們都昵稱她「三姨」。
但是這三姐妹之間的年紀差別就大了。大姐和二姐差了六歲,二姐和三姐又差了五歲,這就是說,楊立結婚的時候,丈母娘是四十五歲,而三姨正好和新郎官同年,更有趣的是,兩個人的生日就衹差兩天,是楊立晚生了兩天。笑著要楊立叫姐姐是大家開玩笑時三姨自己說過的。
三姨有兩個男孩,才先後剛進的小學,而三姨丈在早幾年前就包了個二奶,但是三姨拒絕離婚,三姨丈就幹脆什麽都不要了,直接帶著個二奶生活去了,反正有個工廠在手上,鈔票依然會陸續地到手。
三姨也就衹有這麽眼睜睜地看著老公走人,自己帶著兩個孩子生活著。
楊立結婚的第二年,老婆懷孕生了個娃。
老婆原來就喜歡往三姨家走動,生了娃以後走得就更勤了,因為三姨喜歡這個小不點,更有時間和條件來幫忙照顧這個小不點。
所以,楊立下班以後的晚餐,就有了更多的機會在三姨家享用,然後再帶著老婆小孩開車回自己家,跟三姨之間的關係也就更加地熟絡。
三姨的生活條件倒是樣樣不缺,至少是在經濟方面。
老公甩手不管了,那麽財物就都是她的,她也從不苛待自己和孩子們,養得還真是細皮白肉的。
三姨長得也不算差,稍稍地帶了點兒豐滿體態,衹是拒絕離婚當然也就暫時不打算再婚。楊立也從沒想過這個三姨有什麽特點的,雖然偶爾也會留意下三姨姣好的姿色,但也衹是多看兩眼而已。
這天要下班前,楊立接到了老婆的電話,是從三姨家打來的。
電話中老婆告訴楊立,她大學時的係主任要去當政府官了,聯絡了幾個他的學生晚上聚會,要他早點去三姨家幫忙看顧小不點。
楊立沒等到下班就決定請假早點出門去,因為他不想在下班時間塞在路上幹著急。
三姨一個人在家,正抱著小不點嘀嘀咕咕地逗弄著,兩個小姨弟還沒放學。
楊立兩手抱在胸前,坐在客廳的沙發上,三姨就這樣抱著小不點在楊立的面前來來去去地走動著。楊立突然地注意到了一直在他面前經過的那雙小腿。
三姨穿著洋裙,膝蓋以下的那雙小腿直到腳的部位,在膚色絲襪的襯托下,原來還真是有吸力的,而洋裙裹覆下那大腿到臀部的漂亮曲線,楊立突然感覺自己反應劇烈,小弟弟已經起立向著曲線致敬。
他趕忙起身去開冰箱看看。
五點剛過,門鈴就叮叮當當地猛響,是兩個姨弟下課回來了。
三姨一面去開門一面呵斥他們:「小弟弟在這�,妳們不會安靜一點啊!」
大姨弟一面將書包丟在鞋櫃前的地板上,一面擡頭瞄了一眼三姨,然後怪�怪氣地應著:「我看妳就像是他媽媽一樣囉。」
三姨馬上回了一句:「亂講。」
楊立站在冰箱前,手�拿了杯冰水。「孩子的媽……」他的腦袋開始和他的小弟弟一樣昂揚,他趕忙又灌了一大口冰水。
兩兄弟放下了上學的裝備後,就繞著他們媽媽擠在了小不點周圍,雖然那不是他們兄弟要的機器人,可好歹也是個活生生的「查理王子」,一樣是能玩的,不是捏捏他腳就是嘲笑他嘴�沒牙齒的,要不就是盯著電視�的「哆啦A夢」,大叫著:「妳看弟弟長得像不像!」
「我在抱小弟弟,晚飯沒空燒啦,妳們要去哪�吃?」到了六點,三姨問她的兩個活寶。
兄弟兩個開始漫天要價似的討論開,小的衹會堅持麥當勞,要不就啃得雞,大的是從希爾頓開始開價,最後兄弟倆達成協議——「必勝客」。
楊立開車,三姨抱著小不點坐在前座,兩個寶貝姨弟就在後坐。
楊立開著車子,腦袋�卻還掛著「孩子的媽……」,眼睛則忙碌的在馬路上和三姨洋裙下來回的掃描著。這不是三姨第一次坐在前座,但卻是楊立第一次注意到洋裙下也有著一雙美腿。
三姨顯然也注意到了楊立的舉動,她幾次轉頭看著楊立似乎想說什麽,但終究還是沒開口。
停好了車,兩個小不點就先向著餐廳跑開了,三姨一手抱著小不點,另外一手還要拎個大包下車,包�都是小不點的裝備,楊立趕忙去了車子的另一邊。
他沒想到去幫忙拎包,反倒是想扶持三姨跨出車外。
三姨沒好氣地嗔了他一眼說:「妳就不會先幫忙拿一下包包啊?」
「噢∼」楊立如夢初醒地回答著,心中還很懊惱,剛才就差那麽一點就瞄到了三姨二腿的中間通道了。
三姨下了車,沒有馬上就走而是等著楊立鎖上車門。
楊立一手拎包,很自然地以另一手扶著三姨的腋窩就往前走,每次出門他都是這樣扶著老婆的,三姨也很自然地就讓楊立這樣在旁扶著並肩地走向了餐廳。
「哎!孩子的媽……」楊立一邊走著腦袋�還一邊地掛唸著。
三姨二手抱著小不點在胸前,洋裝上衣因為小不點抱在前面而折起,讓領口的空敞更加開闊,楊立在一旁正好一路地淩空掃描。
三姨胸罩下那絕對夠大的兩個大奶子,正形成一道深邃的乳溝,蕾絲胸罩被頂出了好大的空隙,空隙中明顯地可以看見一環淺咖啡色的乳暈,還似乎都可以窺視到三姨的乳頭。
三姨走著時,似乎是想將小不點在胸前的位置挪一下,這個動作卻將領口的開敞突然傾向了一邊,這也就讓楊立能夠完全的看見三姨的一個完整奶奶。
那個奶奶絕對比他老婆的要大一號,白白的,因為壓擠而完全地拱起,乳暈前的乳頭是深咖啡色的,圓圓的像顆龍眼似的正拱在那兒。
三姨就這麽動了一下,然後又回復正常。
但就這一眼,已經讓楊立的腦袋飛上半天。那顆像粒龍眼的飽滿乳頭似乎在告示著:「三姨絕對知道他正在看著她的胸前美景」。
必勝客的比薩餅是給孩子的,楊立對它沒多大的興趣,他現在的心思都放在了三姨那個鼎立的奶頭上;而三姨的心思則似乎都放在了小不點的身上,她忙著逗弄和呵護小不點,所以也沒吃多少。
快七點鐘的時候,老婆打電話來了,他們幾個人都轉移到了餐廳,但是還沒開始吃飯,因為人還沒到齊,問孩子可好?
然後老婆又說了,因為同學很久沒聚了,所以吃了飯之後他們要去KTV,征求老公同意。與其說是征求同意還不如說是通報,因為他們都已經決定好了。
楊立說不上是高興或不高興,因為他的腦袋還沒離開三姨那挺立的大奶頭。
從餐廳回到家之後,楊立的心思確實安靜了好一會兒,因為他要幫忙照顧兩個姨弟做家庭作業,三姨則忙著小不點的牛奶、換尿片和洗澡。
十點左右,楊立看著兩個姨弟都太平地上了床睡覺後,關上了他們的房間門到客廳坐了下來。
電視節目沒什麽吸引他的,頻道一個個地換,最後還是將遙控器丟在了茶幾上。他將兩手環到頭後面,仰起了頭伸伸脖子,這才注意到三姨和小不點都不在客廳也聽不見聲音。于是他起身走向了客房,平常他老婆帶著小不點來了都是在客房的。
客房沒人,于是他又走向了主臥室,那是三姨的房間。
房門是開著的,房間燈開在半明的亮度,主臥室那張King Size的大床鋪上,小不點睡在枕頭下的平坦床墊上,三姨則臥在小不點旁邊,一手扶在小不點的腳上,另一手墊在頭下,二腿蜷曲地側身躺在那兒。
楊立悄聲地走到了床鋪的另一邊,仔細地看了三姨,三姨似乎是忙著小不點大半天之後,一面哄著小不點睡覺一面自己也睡著了,這個經驗他老婆幾乎是天天要示範的。
三姨那燙的微卷的頭發,襯托著臉的側面,讓他想到了洗發水廣告上的那些美女。一面看著三姨熟睡的面容,一面看著她卷曲的身姿,輕微起伏的胸脯,讓楊立的小弟弟立即又起立。
楊立又繞回到了床鋪的這一邊,然後輕緩地在床邊坐了下來。
他坐的位置,就在三姨因為曲身而向床邊拱的臀部旁,其實楊立就幾乎是靠著臀部旁坐下來的。
因為是曲身側睡,三姨的臀部就形成了一個漂亮的大圓球形,在腰部的位置急速下沈,然後就是那個迷人的胸部。
三姨回到家後就脫去了洋裝,因為幫小不點洗澡,就又換了一件T裇和運動褲。現在T裇跟著她的側身睡臥而都掛到了一邊,胸罩也在T裇�面成了吊飾,兩個大奶奶完全地呈現,雖然都因為側身而偏向一邊,可這並不影響它的迷人。
寬鬆的運動褲遮住了三姨的臀部,但是不能完全地遮住大腿,從小腿直到那雙迷人的小腳,衹有小腿是因為二腿彎曲而留在床鋪上,而腳踝和那雙叫人誘惑的細膩小腳就都懸在床鋪外了。
楊立舉起了右手在眼前那渾圓的臀部上,遲疑了一下之後,他將手挪到了三姨身體的另一側撐在了床上,然後輕身將自己彎在了三姨上面,將頭伸到了三姨那坍塌的褲管口前,蓬鬆的褲管和大腿之間的空隙是個誘惑,楊立側頭向褲管�面看進去。
褲管的底部,是白色蕾絲花邊的三角褲,蕾絲壓在大腿的肌膚上,然後就都沒看頭了。
楊立換了左手去撐著,然後用右手輕輕地拉直運動褲的褲管。
現在他可以看見的部分多了一些,是白色三角褲所覆蓋的大腿根部,但是三姨的雙腿彎曲,所以能看見的也衹有這麽多了。
楊立放棄了對三姨身上褲管的注意,再度回身坐直了在三姨的身側,二眼則直釘釘的盯著三姨那渾圓的臀部、美腿一直到小腳。
兩腿並攏躺著的三姨,因為雙腿彎曲,使得渾圓的臀部中間開始向腿根處收縮出一塊明顯的隆起,這一塊隆起在運動褲下是那麽的明顯。
楊立起身去了姨弟的房間,確定了兩個姨弟都已經睡著,他輕輕將門帶上,又走回了主臥室並也將門關上。
三姨依然是那個姿勢睡著,楊立就在三姨小腳的前面蹲了下來。
懸在床外的那雙小腳,顯然是經過三姨細心維護的,從腳跟處那細心呵護過的圓潤都可以感覺到它的柔感。
楊立伸出了手,開始細心地揉撫著三姨的腳跟到腳趾,睡著的三姨並沒有動靜,楊立就又輕輕地將腳趾含進了嘴�,這時,他感覺到腳趾在嘴�動了一下,當楊立含著腳趾用舌頭享受磨弄的快感時,已經堅硬的有些疼感的小弟弟,立即抗議地再次頂在褲襠上。
楊立站起了身脫掉了他的西裝褲,將陰莖陶了出來,小弟弟的開口處正掛著一絲絲粘液,他用手扶著他的小弟弟在三姨的腳趾彎�來回的輕撫著,將龜頭上的粘液輕抹在腳趾彎上面,這時,三姨的腳趾也響應似的扭動了幾下。
楊立挪身到了三姨渾圓的臀部旁,將小弟弟輕輕地觸在了三姨臀部下,讓龜頭輕頂著那塊隆丘。然後再伏身用左手撐著,用右手開始輕撫三姨的大奶奶。
大奶奶的觸感真柔軟,奶頭平坦地貼在乳暈的中間。
楊立的臉就在三姨的前面,他甚至可以感觸到三姨的呼氣,三姨那靈巧挺立的鼻子和潤紅的嘴唇都在楊立的面前。
三姨似乎是真的睡熟了,對于楊立輕撫她的奶奶並沒有什麽反應。
楊立開始輕捏乳頭,已經硬挺的小弟弟也對著三姨臀部的隆丘斷續彈跳著。
三姨的乳頭開始有點凸起的反應了,它從平坦開始逐漸地鼎立圓滿,楊立興奮得也開始略微用力地揉撚著那個小圓球。
就在這時,三姨突然翻身,叫了一聲「啊」而同時驚醒!
在三姨睜眼的同時,楊立的臉也正面對著她。楊立沒說話,直接的反應就是全身壓在了三姨身上,他兩手環報著三姨的頭,將自己的嘴唇貼上了三姨的嘴。
楊立要去親三姨,但三姨不但堅持不張嘴不給親,反而不停地扭動頭部;楊立也不放棄,就死命地抱著三姨的頭,嘴就跟著三姨的臉移動,這就變成了楊立不停地在親三姨的臉。
等三姨不扭動的時候,楊立擡起了臉,然後咬著三姨的耳朵說:「三姨,讓我抱抱。」
「不行!」三姨的回答冷漠而且直截了當。
楊立不管三姨怎麽回答,依然繼續地在三姨的耳朵上一面哈氣一面叨唸著:「三姨,讓我抱抱。」
他的全身都沒有閑著,三姨因為翻身而變成並腿平躺的姿勢,所以楊立的身體就完全地挪壓到了三姨的身上,他兩腿在三姨的大腿外側壓著,而硬挺挺的小弟弟就頂在了三姨兩條大腿根的中間。
楊立一面嘴�有一句沒一句地叨唸著,一面上下地運動著自己的屁股,讓小弟弟就這樣的在三姨的大腿根中間夾縫上下挫動。
三姨將臉轉向另一邊,嘴�依然地說著「不行!」同時二手開始推楊立。楊立不管這個,反正是兩手已經環抱了三姨的頭,手指正在三姨的頭發中梳理著不放。
當三姨將臉轉向另一側時,楊立就將臉轉向同側,三姨再將臉轉向這一邊時楊立的嘴就又立即跟了這邊,間或地還不忘記輕咬三姨的耳垂兼舔兩下的。二人就這樣地扭著臉來去、還沒忘記對口,一個說要抱抱一個說不行的。
而楊立的屁股也沒停下來過,當他的屁股在上下運動的同時,三姨也用力地扭動兩腿,她不停地拱起兩腿或扭曲,但小弟弟卻同時感覺到了三姨的腿是越夾越緊,正因為工作難度增大,而且三姨兩腿不停地扭動,小弟弟就不得不用力摩擦著三姨的陰阜,倒給了小弟弟更大的刺激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