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夫少妻欲仙欲死

老夫少妻欲仙欲死

陳玉玲今年20歲,出身在農村的她卻生的皮膚白皙,高挑靓麗,身材勻稱,
三圍標準,32D-23-33 ,胸部豐滿圓潤,23腰圍纖細精緻,33臀部又渾圓飽滿,
由于家�條件差,全家又要供品學兼優的弟弟讀書,不得已她很早就辍學去城�
打工了。

  玉玲的弟弟叫陳志文,今年18歲,正好今年高考,全家人都把希望放在志文
身上,玉玲也很疼愛這個弟弟,希望他能考上大學,爲家�人爭氣。

  一天家�來電話,志文經過自己的不懈努力,高考揭榜,果然上海的一所名
牌大學錄取了他,全家人都很高興,村�人也都上門道賀,陳志文的父母心�別
提多高興了。

  第二天一早,玉玲就從城�趕了回去,看到了弟弟就一把擁抱上去,一堆飽
滿的胸部壓在了志文胸口,弄的志文喘不過氣了。

  「姐姐,我們男女有別,快分開,悶得我透不過氣了。」志文說道。

  「傻小子我們一家人,又啥關系,你還是未來大學生呢,還這麽保守,現在
城�都開放啦。」

  說著,便進屋找爸媽去了。

  進了屋子,看到爸媽不是興高采烈的樣子,反而愁雲密布。玉玲以爲出了啥
事了,趕忙問爸媽怎麽了。原來是志文考上的那所大學在上海,學費很貴,大學
第一年學費就要一萬多,還要路費生活費,七七八八大概要兩萬多,這對于他們
這樣農村家庭真是一筆巨款,而且這十幾年爲了供陳志文上學,家�幾無積蓄。

  玉玲也皺起了眉頭,確實家�沒有積蓄。她打工的錢也都給弟弟去念書了,
也沒剩多少。大家都光顧著高興把這最重要的事情給忘了。

  玉玲看父母愁眉苦臉,向著弟弟的前途,想著這麽愁也不是辦法,就說,「
爸媽,別急,我到城�去想想辦法!」

  玉玲回到城�打工的地方,詢問同事們有沒有什麽可行的辦法,有人提議讓
她去銀行問問助學貸款的事情,玉玲眼睛一亮,覺得是可行的辦法,就去銀行了。

  到了銀行了解到,要貸款需要財産抵押或者有人擔保,可是家�並沒有財産
可以用于抵押,隻能找人擔保,但是誰願意爲他們家提供擔保呢。

  玉玲回到家�和父母在商量,死來想去還是找村�的書記陳大虎商量商量,
希望可以做個擔保。

  玉玲的父親剛要去,玉玲攔下父親,說:「爸你身體不好,別走動了,還是
我去把!」說完便出門了。

  玉玲來到書記門口,敲了敲門,一會一個中年男人探出了頭,他就是村委書
記陳大虎。

  「陳叔,我找你有點你事。」玉玲說道。

  「喲,玉玲啊,啥事啊,快進來吧!」陳大虎說道。

  陳大虎四十五歲,老婆和他結婚不久就出意外死了,也沒給他生個孩子,這
麽多年都是一個人過,前幾年當上了村書記以後,幫了村�人不少忙。

  「來,快坐,喝杯水把,這麽大熱天的。」說著,陳大虎端了杯水給玉玲。

  玉玲接過水坐在沙發上,把自己弟弟的事情告訴陳大虎,希望他能爲自己弟
弟做貸款擔保。

  坐在玉玲對面的陳大虎一邊聽著玉玲說,一邊打量起面前這個自己看著她長
大的玉玲,到城�打工幾年,玉玲穿著打扮也很時髦,齊腰的長發燙成大波浪,
上身一件緊身短袖T 恤凸顯身材曲線,飽滿挺拔的胸部和纖細的腰肢看的陳大虎
眼睛都要直了,下身一條牛仔熱褲,又白又細的大長腿一覽無遺,不知不覺陳大
虎的雞巴都硬了,臉也漲的通紅,畢竟他老婆去世這麽多年,他爲人也老實,沒
啥女人緣,現在一個這麽性感動人的大姑娘坐在他面前,那面心猿意馬。

  「陳叔,求你一定要幫幫忙啊!」玉玲說完弟弟事情後,繼續說道,「我和
弟弟都是您看著長大的,你一定要幫幫他吧!」

  陳大虎回過神來,說道,「玉玲啊,你放心,我和你爸媽都是幾十年的朋友
了,志文就是我半個兒子,我絕對會幫忙的。」

  玉玲一聽,高興的跳起來,一把抓住陳大虎的手臂。「謝謝啊。陳叔,真是
太感謝你了!」

  陳大虎的手臂正好摩擦到玉玲的胸部,他這麽多年都沒接觸過女性的身體,
現在這麽一個性感尤物的胸部摩擦到自己的手臂,內心的欲火被一下子點燃了,
不知道哪�來的勇氣,陳大虎一把抱住了玉玲,親吻她的脖子,一雙大手撫摸她
的胸部。

  玉玲顯然被陳大虎的舉動嚇了一跳,拼命掙紮,一把推開陳大虎,「大虎叔,
你這是幹什麽呀!」玉玲一手護胸,一邊往後退。

  陳大虎被玉玲一罵,理智恢複了,「對…對不起,玉玲,大虎叔不是故意的,
這…這…我真該死,你嬸嬸死得早,我單身幾十年了,剛才一時沖昏了頭,我錯
了…」,說完,陳大虎抽起自己耳光。

  玉玲急忙拉住陳大虎的手,「大虎叔,快住手,你別這麽說,我知道您那麽
多年過的很苦,男人一時沒控制住這種事可以理解,」玉玲拉著陳大虎的手繼續
說道,「而且你願意做擔保人,就是我們我和弟弟的再生父母,我願意報答您,
用身體。」說完,把陳大虎的手放在自己胸部上。

  陳大虎趕忙縮回手,「玉玲啊,你別這樣啊,你還是大姑娘,以後還要嫁人,
怎麽能這麽毀自己清白呢」

  玉玲說:「大虎叔,實不相瞞,我這些年在城�白天打工,晚上去夜總會做
三陪小姐,我早已不是清白之身,而且對那些臭男人,我更願意把身子給您,您
是我們的恩人哪!」

  玉玲踮起腳尖來,開始吻陳大虎,她靈活的舌頭伸入陳大虎的嘴�,陳大虎
像渾身觸電一般,最後一絲理智已經崩潰,他開始熱烈的回應玉玲的吻,他們的
舌頭纏在一起,同時用手互相撫摸對方的身體。

  兩個人熱吻了五分鍾,玉玲讓陳大虎躺倒床上,幫陳大虎脫去上衣,露出了
和他年齡不相稱的強壯肉體,陳大虎雖然已經四十多歲了,但是因爲長期幹農活,
加上他家�就他一個人,閑來沒事也經常健身,所以身材線條分明,肌肉也很發
達。

  玉玲撫摸這性感健壯的肉體,稱贊道,「大虎叔,你身材真棒,比起城�那
些啤酒肚,渾身肥肉的男人性感多了。」玉玲俯下身來,親吻陳大虎的耳垂脖子,
順著身體一路親到胸口,用舌頭挑弄陳大虎的乳頭。

  陳大虎光棍二十多年,哪�受得了這樣的刺激,覺得身體燥熱難捱,用手在
玉玲身上胡亂撫摸。玉玲見陳大虎不得其法,就直起身體說,「大虎叔,別急,
慢慢來!」說完,便自己把T 恤脫了下來,再把胸罩解開,一對豐滿圓潤的乳房
整個跳出來,兩個乳房又白又大,很堅挺,一點都不下垂,在那兩座山峰上面,
兩顆微微翹起的淡粉色乳頭像兩顆櫻桃一樣。

  玉玲拉過陳大虎的手,放在自己的乳房上,陳大虎結實的大手根本蓋不住那
對豐滿的巨乳,他溫柔的撫摸著玉玲的乳房,這對乳房充滿彈性又很柔軟,讓陳
大虎如癡如醉。他坐起身來,用嘴含住玉玲左邊的乳房,用舌頭舔弄那顆誘人的
乳頭,右手抓住玉玲右邊的乳房,撥弄著乳頭,左手伸到玉玲背後,撫摸著她的
光滑的玉背。

  玉玲不由地發出呻吟,「恩…嗯…好舒服,乳頭好舒服,再多親一點。」玉
玲扭動著身軀,挺起胸部往陳大虎臉上湊,陳大虎也恨不得把玉玲巨乳整個喊在
嘴�。玉玲的手伸向陳大虎額下身,撫摸陳大虎的肉棒。

  「大虎叔,讓我來吃你的肉棒。」玉玲嬌聲說道,陳大虎躺下身來,玉玲拉
開陳大虎的褲子,一根又黑又粗的肉棒一下子跳了出來,嚇了玉玲一條,「好厲
害,好大!」陳大虎的雞巴大約18CM長,直徑約有3 公分多,龜頭更是像顆雞蛋
一樣。



  玉玲輕輕含住龜頭,試著像把整根雞巴喊在嘴�,無奈陳大虎的雞巴實在太
粗太長,才含進去三分之一,嘴巴就被填滿了。玉玲舌頭繞著龜頭打轉,舔咬龜
頭的股溝,弄的陳大虎又癢又脹。

  「玉玲,好癢,龜頭受不了了。額…」

  玉玲看著陳大虎難受的表情,用嘴含住整個龜頭,開始上下套弄。

  陳大虎隻覺得自己的龜頭在一個濕潤的洞�,又溫暖,這感覺是這輩子第一
次感受到。

  「玉玲。好舒服,大虎叔從來沒那麽舒暢過。」

  「大虎叔,人家也要你舔!」說著,玉玲翻身趴在陳大虎身上,用69式,把
自己的陰戶對著陳大虎的臉。

  陳大虎用手指撥開玉玲的兩片肉唇,�面已經一片泛濫,他用嘴貪婪喝著玉
玲小穴�流出的淫水,舌頭伸入玉玲蜜穴�面,碰到了玉玲的肉壁。

  「嗯…嗯,好舒服,大虎叔,你的舌頭好棒,嗯…�面好癢好熱,再深一點,
我要。哦…嗯…嗯。」

  陳大虎得到了鼓勵,用手指插入玉玲的蜜穴內,不停抽動,同時用舌頭來她
的陰核上面來回掃。

  玉玲被陳大虎弄的渾身發熱,扭動屁股往陳大虎臉上蹭,然後更賣力的吸吮
起陳大虎的肉棒……

  「玉玲,大虎叔快不行了,好像要射了!」陳大虎叫道。

  「大虎叔,射吧,射在我嘴�吧。我也快要丟了,快用力舔我小穴,嗯嗯…
不行了,要…要…要丟了了,啊…啊…!」

  說完一股淫水噴射出來,濺在陳大虎的臉上。陳大虎的手指在玉玲小穴�,
感覺到肉壁不停的擠壓著他的手指。玉玲的細腰一顫一顫的,高潮了。

  玉玲高潮後,嘴上並沒有停止動作,手緊緊抓住陳大虎雞巴的根部,嘴巴套
弄龜頭。

  「啊…啊…,玉玲,大虎叔不行了,要射了,要射了,啊…啊…!」

  玉玲感覺陳大虎的肉棒在她嘴�越漲越大,知道他要射精了,便松開嘴巴,
用手快速套弄他的雞巴。陳大虎精關一松,一股濃精從馬眼噴射而出,足有半米
高,連射了10下左右,龜頭還在一跳一跳的。

  「哇,好厲害,大虎叔,你憋了好多年了吧,射了這麽多,我來幫你清理幹
淨吧。」說完,玉玲伸出舌頭幫陳大虎龜頭上的敬業都舔幹淨。

  由于這麽多年沒得到發洩,加上身體本身就很強壯,陳大虎的雞巴在玉玲的
舔弄之下,又硬邦邦的翹在那�。

  「大虎叔,讓肉棒到小穴�來吧。」說完,玉玲趴陳大虎的身上,手扶著肉
棒,對準肉穴,一點一點的向下坐。可是由于陳大虎的肉棒太粗大了,才進去一
半,就把玉玲的騷穴都填滿了,無奈,陳大虎彎曲雙腿,讓玉玲扶住他的膝蓋,
上下套弄肉棒。

  陳大虎時隔那麽多年,終于再一次的進入女人的身體了,但是隻有一半肉棒
進入,真的有點不痛快,他扶住玉玲的腰,自己屁股用力向上一挺,又粗又長的
雞巴,整個插入了玉玲的小穴。

  「啊…疼,大虎叔你好狠心,都頂到花心了,快到子宮了。」

  陳大虎根本不顧玉玲的求饒,肉棒還在不停往上頂,玉玲身體向後傾斜,一
對大奶子又節奏的晃動著。

  玉玲一邊接受者肉棒的沖刺,一邊自己用手揉捏自己的乳頭,享受著這極緻
的快感。

  「好棒,好舒服…嗯…嗯,好舒服,大虎叔,你的肉棒好粗,把人家的小穴
都填滿了,嗯…好爽。」

  陳大虎雞巴被玉玲的蜜穴緊緊包裹著,雙手撫摸她纖細的腰肢,在看著玉玲
自己撫摸玩弄乳房,陳大虎更加賣力的抽插,龜頭每一次沖刺都頂到玉玲花心,
玉玲身體都會不自覺得一顫。

  玉玲被陳大虎猛烈抽插了幾百下,已經欲仙欲死了。「大虎叔,你太厲害了,
我受不了了,小穴好舒服,恩…恩…,小穴要丟了。要…丟了!」

  玉玲渾身一顫,趴倒在陳大虎身上,背弓起來,屁股一抖一抖的,喘著粗氣,
淫水從陰戶�順著陳大虎的雞巴流了出來。

  「大虎叔,你的雞巴好粗啊,嬸嬸真是沒福氣,不能享用你的大雞巴。」

  此時的陳大虎已經沈浸在性愛的快樂中,抽出雞巴,把玉玲翻過身來,一招
老漢推車,把雞巴狠狠的插入玉玲的小穴,又猛烈沖刺起來了。

  玉玲由于才剛剛高潮過,小穴內還很敏感,被這麽猛烈沖刺,被插得高聲求
饒。

  「大虎叔,輕點,人家剛才洩了一次,經不得這麽折騰。」

  陳大虎此時已經失去理智,根本不管玉玲的求饒,雙手伸到前面握住玉玲彈
性十足的巨乳,不是揉捏已經勃起發漲的乳頭,這樣的刺激下玉玲已經意亂情迷。

  「啊…太舒服了,大虎叔,不,我要你做我的老公,親老公,插死我把,用
力啊,我要永遠被你這麽插下去。」

  玉玲邊說邊用屁股向後頂,來配合陳大虎的沖刺,陰道內肉壁不停的一張一
合,夾著陳大虎的肉棒,陳大虎感到舒爽無比,龜頭硬脹,快要到高潮了。

  「玉玲寶貝,快…快用力夾住雞巴,我要射了,好爽!」

  玉玲一聽,急忙扭腰擺臀,用花心一張一合的吸吮的龜頭,「親老公快射吧,
我也要高潮了,插死我了,我受不了了,要丟了…啊丟了……」

  陳大虎又猛插幾十下,感到龜頭一麻,把雞巴一下狠插到底,雙手用力抓住
玉玲的大奶子,一股精液射向玉玲子宮。

  「啊,老公,好棒,爽死我了。」玉玲被那熱精一燙,渾身顫抖,又一次攀
上極樂頂峰。

  陳大虎射完精後趴在玉玲身上,手還在不停的揉著玉玲的大奶子,兩個人都
是大汗淋漓,還在回味著剛才的高潮。

  陳大虎緩緩抽出肉棒,射完精後的肉棒絲毫沒有疲軟的迹象。

  「大虎叔,你剛射完雞巴怎麽還是這麽大啊。」玉玲驚訝道。

  「玉玲,大虎叔憋這麽多年了,今天要射個夠。」陳大虎邊說邊把玉玲平放
在床邊,自己站在床邊,擡起雙腿,手扶住雞巴,對著玉玲的肉穴,「噗茲」一
聲查了進去。

  玉玲高潮過後的陰道還很敏感,「額…嗯,親老公,慢點別這麽深,人家小
穴�還是很敏感,你的雞巴太大了。」

  陳大虎放慢節奏,開始用九淺一深慢慢抽插,玉玲的肉穴被這樣有節奏的抽
插著,淫水又開始泛濫出來。

  陳大虎看著自己的肉棒在玉玲的淫穴�進進出出,把淫穴撐的滿滿的,每一
下都把淫穴�的嫩肉給帶出來,充血的陰核像顆黃豆一樣,陳大虎一邊用手指玩
弄陰核,一邊開始加快抽插速度。

  「大虎叔,親老公,輕…輕一點,我要受不了。」說著,玉玲自己雙手開始
揉捏自己的胸部,「親老公,人家要丟了,你比城�那些男人厲害多了,我愛死
你了,小穴愛死你的雞巴了,嗯…嗯…插把,插死我把。我要高潮了,額…額啊
…丟了…快…快丟了,花心那�好癢,要龜頭好好摩擦那�,隻有你這樣的大雞
巴才能沖到花心,好爽…嗯…嗯,要去了!」

  說完,玉玲嘴唇緊咬,四肢伸直,身體顫抖,一陣前所未有的高潮讓她欲仙
欲死,陰道劇烈收縮,緊緊的夾住陳大虎的雞巴。

  陳大虎雞巴被緊緊包裹住,強烈的快感刺激著龜頭,再看著床上玉玲高潮的
淫蕩樣子,陳大虎快速的沖擊了幾百下,屁股一挺,又是一股熱精射在玉玲陰道
深處。

  兩個人緊緊的擁抱一起,享受著高潮的餘味,一場原始性愛大戰終于結束了。

  一個月後,陳志文順利的拿到貸款,去讀大學了,玉玲也回到城�打工,隻
是每周都回家一次,和陳大虎繼續享受著魚水之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