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鄉土巨著(1-7) (2/3)

第六回

可能是山清水秀的緣故(以前忘了交代,江凱家後頭就有一條清澈見底的小
河,水深一人多高,沒事我也常去遊泳的),鹿鎮的大小女人們可以說個頂個的
好看。當然劉潔是其中的佼佼者。

  在劉潔家的斜對面有一家小店,專賣煙酒雜貨的。老板娘的名字叫李香蘭,
今年三十二歲,身材可以說是有前有後,長得也蠻標致的,給我印象最深的就是
她的乳房,薄薄的夏衫根本不能掩飾她的豐滿挺拔。她的老公常年在外頭跑,經
常不在家的,家裡沒小孩,和公婆又不住一起,所以現在是一個人住。

  有句話叫做寡婦門前是非多,她雖然不是什麼寡婦,可老公常年在外,也和
寡婦差不多了。

  有的時候,我們和她開開玩笑,即使開得過火一點,她也不會責怪。正因為
這,我和狗剩他們以前有事沒事就往她的雜貨鋪跑。這幾天,我剛得到劉潔這個
美麗的嫂子,正是如膠似漆的時候,到李香蘭那裡去就少得多了。

  今天是星期四,下午兩點鐘的時候,劉潔已經下班到家裡去做飯了。我閑來
無事,反正回去也幫不上什麼忙,劉潔嫌我只會幫倒忙。就決定到李香蘭的小店
去轉轉。

  出了鎮政府來到了小街上,此時正是一天最熱的時候,火辣辣的太陽直射在
街道上,耳旁只有知了在不停的叫。小街上空落落的,連個人影都沒有,這麼熱
的天誰還會在外頭閑逛,除了我這種閑人。小店的門開著,門口趴著一只黃狗,
不停地伸著舌頭喘氣。我走了進去,裡面沒什麼顧客,只有頭頂的吊扇在嗡嗡的
轉動著。

  李香蘭正躺在竹躺椅上乘涼,臉上蓋了一把鏤花檀木折扇,好像已是昏昏欲
睡。穿了一件白色的無袖汗衫和一條黑色的平腳短褲,兩條肥白柔嫩的大腿露在
外頭,讓人忍不住就想掐上一把。

  看到她那麼悠閑自得,我決定嚇嚇她,湊到她的耳旁叫道,“香蘭嫂,快起
來了,都快吃晚飯了。”

  “啊!誰!”李香蘭被我嚇了一跳,連忙拿開蓋在臉上的檀木扇,一張成熟
少婦的臉呈現在我的眼前。

  “原來是小雨啊,你這壞小子,連個安穩的午睡都不讓我睡。”李香蘭用檀
木扇把我的頭輕輕敲了一下後,把雙手枕在腦後又躺了下去,“要什麼東西自己
拿,如果要坐會,那自己拿凳子。”

  我看了看四周,牆角靠著一個折疊躺椅。我拿過來打開,在李香蘭的對面坐
下了。

  “香蘭嫂,女人睡得太多容易衰老的。”我一本正經道。

  “都三十多歲的黃臉婆了,誰還會在乎我啊。”她依然故我,對我不理不睬
的道,“隨你怎麼說我。反正我就是要睡!”

  李香蘭兩手枕在後腦勺,由于是無袖汗衫,腋下的春光正好讓我看了個夠。

  雖然我是無意的,但送到眼前總不能不看吧。

  婦人的腋下長滿了烏黑卷曲的腋毛,是比較少見的,像劉潔只是稀稀拉拉的
幾根而已,和我這個十八歲的小男人比起來也是不遑多讓。

  “胳肢窩裡毛多,證明下面的陰毛也多。”我心裡暗自嘀咕。想到這裡,心
裡不由得升起一股想要偷看她下身的念頭。

  我躺在折疊躺椅上,側著頭,這樣我就可以清楚地看到她的下邊了。

  看歸看,可是心裡還是在撲通撲通亂跳,生怕一個不留神被她逮個正著。

  李香蘭還是閉目睡著,她一點都不知道此時有只小色狼在窺伺著她,所以沒
有半點提防之心,兩腿還微微叉開了些。我調整了一下角度,使我能夠看到李香
蘭短褲內的春光。她在短褲裡還穿著一條粉紅色的三角內褲。不出我所料,李香
蘭果然屬于多毛一族,幾根又卷又長的黑毛從粉紅內褲的邊角裡鑽了出來。

  三角內褲箍得李香蘭肥實的檔部緊緊的,褲衩緊貼著腿縫之間,看上去很明
顯的凹下去一條小縫。

  “看來也是個風水寶地啊,想不到也是個風騷的女人,穿這麼性感的內褲引
誘我啊。”我心裡暗自贊嘆著,又有些許沖動。

  “真不知道她老公不在家她是怎麼熬過來的?是不是靠手淫度日啊?這樣的
話那我倒是有機可乘。”我滿腦子的胡思亂想。

  如果是一個星期前的我,或許還不會有如此之多的想法,可自從和劉潔發生
關系之後,我就像開了竅一樣,不再是過去純純的小男生了,可以說我已在心理
上長成了一個大人。我現在看女人不像以前那樣只看臉蛋,還看胸部和臀部。尤
其是女人的屁股長得曲線好一點的,更是能激起我強烈的欲念。

  所以現在只要是稍有姿色的女人,就能引發我的興趣,有時連我自己都感到
訝異,自己怎麼會變得如此博愛、放縱。或許這才是真實的自我,這才是我的本
性,只不過以前被壓抑,困縛,現在被釋放出來罷了。

  “香蘭嫂,一個人在家無聊吧?”此時連我都覺得自己已經徹底的墮落了。

  我驚訝地發現我像個惡魔般正在嘗試著撩撥她。

  “當然無聊了,一個人悶死了。”李香蘭仍舊閉著眼睛,雖然躺在躺椅上,
可乳房的曲線還是可以清楚的看到。一片雪白的胸脯從汗衫領口出露了出來,隨
著呼吸一起一伏,我不由自主地咽了咽口水。

  “那香蘭嫂,我以後常來陪你聊天。”我覺得找到了機會,更進一步,“你
老公不在,我來陪你玩怎樣?”

  “呵呵,得了吧,你這個半大娃子,你又怎麼知道女人的心思呢。你和狗剩
他們一樣,就想來佔嫂子的便宜。”李香蘭搖了搖手,用不屑的語氣說,“可是
嫂子對你們這些半大娃子一點興趣都沒的。”

  “小雨,你要拿什麼東西,自己拿,嫂子還要休息呢。哎∼拿了東西可別忘
了給錢啊,別像二娃一樣老是賒帳。”可能她覺察了我的意圖,就把話轉開了,
說完自管自的閉目養神。

  這時李香蘭大概覺得仰躺著不舒服,側轉了身體睡,正好把個肥碩的大屁股
斜對著我。

  這樣她的雙腿側並著,我再也看不到她的大腿內側。不過她那滾圓的大屁股
側撅著朝向我這邊,我正好把她那被粉紅三角內褲包裹得渾圓無比的臀部看了個
飽。那肥碩的大屁股和從褲衩裡鑽出來的幾根陰毛,仿佛在勾引我犯罪似的,使
我的老二直挺挺的翹了起來。

  如果這是在房間裡,就我和她兩個人,那我肯定會毫不猶豫地撲上去,三下
兩下把她的衣物全部扒光,然後把我硬直的小鋼炮直接插進她的水簾洞裡大抽特
抽,抽得香蘭嫂水花四濺。

  可是這是靠著小街的門面房,雖說現在小街上沒人,可我也沒色膽包天到這
種程度,而且最主要的是她說的那句對我們這些半大娃子沒有興趣打消了我進一
步的念頭。

  我的陰莖實在硬得受不住了,又不能把香蘭嫂怎麼樣。這時我想到了劉潔,
只有她才會真正在乎我,滿足我青春的欲望。

  “那我走了,香蘭嫂,你好好睡吧,不吵你了,我走了。”我對李香蘭說後
拔腳就走。



  還好此時小街上沒有人,小店到江凱家也只有十來步路的距離,我的醜態才
沒被人發現。

  回到院子裡,掩上院門,看到西廂房的門開著,我徑直走了進去。劉潔正坐
在竈前燒火,因為天熱的關系,她的額頭上已經沁出汗水。

  看她大汗淋漓的樣子,我心裡湧出一陣憐惜,心頭的欲火也不那麼強烈了,
心中暗罵自己,“你怎麼除了做愛還是做愛,你看看劉潔待你那麼好,你卻把她
當成泄欲的工具,你還是人麼?”一瞬間心中百感交集,不知該說什麼好。

  “哎,小雨,你回來了。”劉潔看到我來了,連忙站了起來,“你坐會兒,
外面天很熱的,嫂子給你絞把毛巾擦一擦。”

  “不,不,嫂子還是我自己來。”我拿起了臉盆,很認真地說,“我不會讓
我的女人吃苦受累的。”

  看到她坐了回去,我拿起臉盆,到院子裡打了一臉盆的井水。

  回到西廂房,只見劉潔手托著下巴坐在竈前,呆呆地看著竈火,不知想些什
麼。火光映射在她的玉臉上,紅撲撲的,別有一番少婦的韻味。

  “嫂子,擦一下吧。”我絞了把毛巾遞到她眼前。

  “啊…這麼快…”她回過神似的接過了毛巾,擦了擦後還給了我。

  我自己絞了一把毛巾,脫下汗衫,露出健美的肌肉,擦了幾把。劉潔坐在竈
前,看著我的一舉一動,仿似看得癡了。我放下毛巾,走到她的旁邊一屁股坐了
下去。

  竈頭到牆壁的距離本來就小,再加上我們兩個大人坐在一起,空間登時狹窄
了許多。

  她今天穿了一條短裙,燒飯的時候裙擺撩起來的,雪白的大腿裸露在外頭。

  我的大腿和劉潔的大腿碰在了一起,滑膩的觸感登時使我身體的某處發生了
變化。

  我也很明顯的感到劉潔輕顫了一下。

  “地方這麼小,天又這麼熱,你坐進來干嘛?”劉潔嗔怪著把我往外推。

  “我看到嫂子孤單,特地來陪陪嫂子啊。”我嬉皮笑臉地握住了她的手。

  “哼,誰不知到你在想些什麼。你不出去我出去。”說著劉潔站了起來,作
勢往外走。

  我一把牽住她的手往懷裡一拉,由于沒有防備,劉潔被我拉在了懷裡,一屁
股坐在了我的兩腿上。臀部豐潤的觸感讓我的陰莖越發堅挺。我一把抱住了她,
吻了下去。“唔…”這次劉潔的拒絕不是很堅決,不像第一次我在這裡向她求愛
時那麼頑強,她象征性的抵抗了兩下就屈服了。

  劉潔半躺在我的懷裡,雙手環抱著我的脖頸忘情地和我親吻。我緊緊抓住她
的雙乳,隔著衣服揉搓著。

  “哦…”劉潔發出了如泣似吟的聲音,順從地閉上了雙眼。我知道此時可以
為所欲為了。

  解開劉潔襯衫的扣子,潔白如玉的肉體呈現在了我的眼前。劉潔今天穿的是
件黑色的內衣,也不知道這種山溝溝裡哪裡買來的,反正我到這裡快兩個月了,
還沒見到過賣內衣的小店,大概是到外頭買了帶回來的吧。

  我把劉潔的胸罩撩上去,露出了一對豐滿挺拔的玉乳,抓住其中一只輕啜起
來,邊吮吸邊揉捏著,潔白的乳房被我抓得有些變了型。

  “唔…”劉潔的臉色像燒炭似的發燙,小手緊緊地抓住我的後背,我都懷疑
後背是不是被她給抓破了,因為我感到後背一陣火辣辣的痛。這時我的感覺真的
可以說是痛並快樂著。

  忍著痛,我把手伸下去,隔著裙子一把抓住劉潔的屁股使勁抓捏了幾下。

  “唔…輕點……”她雙眉微蹙,看來我的力氣是用得大了一點。

  “嫂子,對不起,我太激動了,下次不會了。”我低頭在劉潔的耳旁低語,
揉捏的力氣輕了許多。

  “哦…”劉潔閉著雙眼十分享受點了點頭,看來她已經沈醉于我的愛撫之中
難以自拔。

  我繼續和劉潔親吻著,舌尖挑逗似的在她的櫻桃小嘴裡遊動,她則報以熱烈
的吸吮,咂得我的舌尖一陣酥麻。我的陰莖已是硬得不成樣子,深埋在劉潔的臀
縫裡,相信隔著褲子劉潔也能感受到我的火熱。

  我一邊和劉潔親吻,一邊輕輕撩起她的裙子。底下是一條純黑的三角褲,和
上面的乳罩應該是一套的。

  我把手指在劉潔雙腿之間揉摸著,覺得她已經很興奮了,因為三角褲的褲衩
濕透了,摸上去已是滑不留手。隔著褲衩把劉潔的陰道口揉了幾下,她的淫水更
是��而出。真是個水做的女人,我心中暗道。

  把褲衩揭開到一邊,劉潔的陰脣上泛著乳白色的淫水,已是洪水泛濫。手指
控著陰脣上方的肉粒一陣輕揉,“啊…”劉潔發出了極樂的呻吟,

  見到劉潔臉色緋紅,呼吸漸漸加重,我知道時機差不多了,我用指尖勾住三
角褲的邊緣往下拖,想要繼續進一步讓劉潔裸露出來。

  這時卻想不到遇上了意外的阻力,劉潔睜開雙眼,半躺在我的懷裡,緊緊抓
住我的手,阻止我的行動。

  “小雨,不要,大白天的不行,飯還沒燒好,還是等晚上吧。”這時的劉潔
明顯已經恢復了常態,小手緊緊抓住我的手,使我難以繼續。

  “嫂子,為什麼你老是這麼對我?老是在關鍵時候阻我的興致?”我抓住劉
潔的手按在了我硬挺挺的陰莖上,看著她衣衫淩亂的樣子,我有種煮熟的鴨子要
飛走的感覺,“嫂子,你知不知道如梗在喉,不吐不快這句話啊?”

  “啊…小雨…”劉潔隔著褲子也感覺到了我的火熱,堅挺,不過還是絲毫沒
有放手的跡像。

  “哎,要不這樣,你先回房,我燒好飯馬上過來。”到底是個善良的女人,
她動了惻隱之心,松開手,“很快的,現在兩點四十,再過半個小時就好了。”

  雖然我知道我要堅持下去,她最終還是會順從的,從她把手放開就可以看出
來。但我不想強迫她做她不高興的事情,我不想讓我的女人為難。

  “那還差不多,讓我再摸一下。”說著我把手伸進劉潔的兩腿之間摸了摸,
她順從的讓我撫摸,並沒有拒絕。

  陰脣還是濕漉漉的,都濕成這樣了,還不讓我日,真不知道她是怎麼忍得住
的,我暗自奇怪。

  沒辦法,劉潔的話還是要聽的,要不然她不給你干你又能怎樣,總不成強奸
她吧?不能為了一時之快壞了我們之間建立起來的默契。

  出了西廂房,來到了院子裡,太陽還是火辣辣地照射著。院子裡一股熱氣撲
面而來。

  我並沒有到東廂房我的住處去,而是來到了劉潔的房間。因為我決定大白天
在他們夫婦的臥室裡和劉潔光明正大做愛,以此來打消她的羞恥心,讓她心甘情
願的為我做任何事情。

  來到劉潔夫婦的臥室,這裡我並不是第一次來。上次和劉潔在布簾後面偷情
的一幕又顯現在我眼前。

  我脫光了自己的衣服,躺到了劉潔夫婦的床,那個大紅木床上。萬事俱備,
只欠美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