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40歲的女同事給誘姦

記得那時候我才24歲,上班一年的時間,和我一個科室的一位大姐很 照顧我,而且我們也很談的來,失戀的那段時間,我每天上班都沒什麼心情但細心的她發現了這個現象,有天上班快下班的時候,她就過來問我最近是怎麼回事,我先說沒什麼,但是後來越來越不開心了,就把所有的一切都告訴她了,大姐就安慰我,還告訴我以後給我找個好的,年輕漂亮的;當時我好感激大姐的,沒想到我的這份感激卻踉就了後面不該發生的事情。。。。。

生活還是那樣,慢慢的工作也失去了激情,什麼都是按部就班,上班,下班。。

就在這平淡的生活中,也有幾個同事幫我介紹女朋友,但我當時都拒絕了,不知道是什麼原因。

事情發生的也很偶然,那天,也是星期5,下午快下班的時候,大姐過來問我:「你….沒明天有沒時間….」,我說「有啊….」,「那你明天幫我一個忙吧」, 我說「好啊,做什麼呢」,她告訴我有點東西買,但是她拿不動,一個人也不方便,還告訴我她老公出差了,(她老公是個業務員)。於是我答應了她。

星期6的上午10點的時候,我接到她的電話,叫我到新華書店門口等她,電話一掛我就去了,因為大姐很少找我開口幫忙的,所以這次我一定要幫她!

去了後我才知道,原來她想買一台冰箱,於是我們就去了商場,她找到了商場的熟人,拿了優惠券,就去買了,我一看,原來她買的是那種LG的那種雙開門好大的那種冰箱,她當然是拿不動了,但是我也拿不動呀,我就問她,商場不是包送貨上門嗎?她告訴我她這個冰箱是內部拿的,享受很多的優惠價,所以就不送貨上門了,這個時候我就出去幫她叫了輛小貨車,叫了幾個扁擔,就把冰箱送了回去。事情都做完了也有下午1點了,於是我就對她說,大姐,那我就先回去了,

但是大姐執意要我留下來吃飯,後來我也沒拒絕就留下來了,等她作飯的時候才發現連菜都沒買呢。於是我們就決定出去吃,吃了東西後,大姐給我買了一條三五的煙,我肯定不能要了,但是大姐說你要是不要就是不給大姐面子了。。我沒辦法,還是不要拒絕了。拿著煙,我們就各自回家了。

回家後,我在家實在無聊就出去租了盤影碟一個人在看,打發著無聊的時間,快看完的時候,我的電話響了,接了電話一看,竟然是大姐打的,我問她有什麼事,她告訴我找我有點事情,晚上8點還是在新華書店門口見面。

我當時也沒多想,。大家一個單位的。,有事能幫就幫。很快就到了晚上,我洗了澡就出門了,看看時間還有半個小時,就慢悠悠的走到那裡了,到了一看竟然看見大姐已經到了,穿著連衣裙,打扮的還滿漂亮的,我走上去叫了她,「大姐,怎麼這麼早就到了啊?」「是啊,我今天很煩,找你說說話,走吧,我們去唱歌!!



我一聽說去唱歌,我就答應了,我還是滿喜歡唱歌的,來到卡拉OK,我們找了個小包就進去了,開始唱還滿好的,慢慢的我感覺到大姐越來越靠近我了,幾乎就是挨在一起,我在那裡唱歌,大姐在那聽,突然大姐在我耳邊說了句:「我想要你」,我當時就嚇的一跳,我還以為聽錯了。「什麼?我….沒聽清楚….」,「我….想要你!」大姐有重複了一遍,這次,我確認了!慢慢的,大姐的手就摸到了我的下身,(果然結婚了的就是大膽啊)我哪忍受的了這,馬上陰莖就勃起了,大姐看著我那隔著褲子的陰莖,媚笑著問我「這…是什麼?」我已經受不了,面對這樣的挑逗,是男人都會受不了的(先聲明,大姐有169的個子,身材很好,屁股好圓,皮膚白,就是牙齒不好,這是我後來才知道的!)

於是我就大膽的 抓住她的 乳房,大姐一下閉上雙眼發出輕微的呻吟聲,我一聽見這樣的聲音就會很衝動。。

不管那麼多了,掀起她的裙子,大力的脫掉了她的內褲,我看見了她那毛毛好少的陰部,對我來說,那裡是個吸引我的地方,但我絕對不會給她口交,我用手指摩挲著她的陰蒂,天啊,她太多水了。。

大姐發出了粗粗的喘氣聲,輕聲的說,「我要。。我要。。」,我掏出陰莖,大姐一把就抓住了他,用嘴巴拚命的吸,其實她的口交不太舒服,原來大姐戴著牙套,弄的我還有點疼。

我從她嘴裡拿出陰莖,叫她躺下,對準她的陰道就插了進去。那個時候大姐發出的聲音就像頭母狗,我們就這樣隨著音樂,重複著抽和插的活塞運動,大概半個小時吧,我實在受不了,我對大姐說,「我…要射了!」她卻不要我拿出來,告訴我她已經吃了避孕藥。(哦,原來早有準備啊)又抽插了幾分鐘,我猛烈的射在她的陰道裡,當時她興奮的身體都在顫抖。。

我慢慢的抽了出來,粗粗的喘了一口氣,大姐還躺在沙發上,還保持那個姿勢,還閉著眼睛。。

我拿出一支煙,看著眼前的一切,我都有點不相信。。我深深的吸了口煙,心裡有一種被玩弄的感覺。。。哎。。(後來大姐送我回家,我們一句話也沒說)。。

再後來,我們又在公園裡做了一次,還被媽的假公安罰了一百塊!又在她另外一處房子做了一次,就沒有做了。後來大姐知道我談了個女朋友,居然還叫我租她以前那套老房子,說什麼租金只收一半。想想看,我怎麼住她那,傷心。。。。

那以後,大姐就辭職了,據說和她老公一起在做銷售工作。。

現在,已經有快一年的時間沒看見她,有時候還有點想念她,想她的放蕩,她的淫水,她的白皙的乳房,她的呻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