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女洗頭房

熟女洗頭房
 xx路可以說是A市最大的發廊集中地,整整一條街上遍布了大約四、五十
家洗頭房。這些洗頭房大都是由福建和溫州人開的,南方的小妹又溫柔,皮膚又
好,特別受顧客青睐,因此A市的這一行幾乎被她們壟斷了。

  所謂洗頭房,其實主營項目並不是洗頭,去過的人都知道,那里主要是靠做
按摩賺錢。與一般正規的按摩中心不同,洗頭房里多多少少會附加一些色情的內
容,譬如讓客人摸摸揣揣、幫客人打飛機等,所以她們的生意也比正規的按摩中
心要好很多。不過那里大部分都不提供打炮的服務,不知道她們是怕傳染性病,
還是怕被公安抓,也可能是她們已經習慣了這種經營方式吧,總之如果想要打炮
,你還是不要選擇溫州或者福建人開的洗頭房。

  我家住的離xx路不遠,閑暇的時候,我也曾光顧過那里。那里的南方小妹
服務都很好,不光溫柔體貼,而且風情萬種,很會挑逗男人的欲望,不象A市本
地的一些土雞,態度生硬,過于職業化了。洗頭房的收費也算合理,五十塊錢一
個鍾,小妹的奶子讓你隨便摸,混得熟的,下面的洞洞也肯讓你摳的。等你過足
了瘾,小妹再用手幫你打出來,那種感覺有時候甚至比打炮還舒服(因爲打炮大
多時間都很短,還沒等你品出味兒來就結束了,不象在洗頭房里,你可以和小妹
慢慢地玩兒)。

  一天,我因爲在公司加班,走得比較晚,離開公司的時候,大概已經十一點
多鍾了。在公司門口等了半天,也沒有攔到出租車,我就索性徒步往家走。回我
家剛好要經過xx路,正當我走到那里的時候,天上忽然下起了瓢潑大雨,一下
子把我淋成了落湯雞,眼看著沒辦法走回去了,我就躲到了路邊的屋檐底下,想
等雨停了再走。

  我躲雨的地方正好是一排洗頭房,我剛站到哪里,就聽到身后有人喊我:
“帥哥,進來做按摩嘛!”

  我扭過頭,就看見一個燙了一頭大波浪卷發的三十來歲的老女人在玻璃門里
正沖我招手。我看了看洗頭房的門頭,叫做“水仙美發廳”,好像是新開的。我
猶豫了一下,這時大波浪竟然推開玻璃門,拽住我的胳膊往里面拉,一邊拉,一
邊說:“進來嘛,進來做一個嘛!”我一想,反正現在下著雨也回不去,干脆進
去消磨會兒時間吧,就跟著她進了洗頭房。

  里面還坐了兩個女人,沒想到年紀竟然比她還大,一個白白胖胖的象是有四
十來歲了,另一個身材干瘦,也有三十七八的樣子。我正后悔進來,那個四十來
歲的胖女人堆著一臉笑容就迎著我走上來,說:“老板,做按摩呀?”

  我微微皺著眉頭,說:“哪個小妹做呀?”

  胖女人指了指另外兩個老女人,說:“她們兩個都可以的。”

  我還從來沒遇到過這麽老的洗頭妹,想想我一個年輕的大小夥子被她們摸來
摸去,實在不知道是誰占了誰的便宜,就有點不想做了。可人已經進來了,馬上
出去也不好看,就說:“我就洗個頭。”

  胖女人表情稍微有點失望,不過馬上又笑眯眯地說:“沒關系,那就先洗個
頭好了。”說著,扶我在椅子上坐下,說:“我來給你洗好不好?”

  我點點頭,胖女人就拿起洗發水在我頭上忙活起來。

  一邊洗著頭,胖女人一邊和我聊天,我才知道她是這里的老板娘,這間洗頭
房也是才開張沒幾天。

  我問她:“你怎麽不找些年輕的小妹呀?”

  老板娘說:“現在的小妹可不好找了,有合適的要價又太高。我剛開始營業
,沒有多少生意,賺了一點錢都付給她們了,實在不劃算。剛好我的這兩個姐妹
在單位里下崗了,沒有工作,我就請她們來我這里幫忙。”

  我笑著說:“我可是頭一次看見這種年紀的洗頭妹。”

  老板娘說:“你別嫌她們老呀,我跟你說,老女人才會疼人呢。不信你一會
兒試一試,肯定不會讓你失望。”

  我笑著沒有吭聲。

  老板娘伏下身來,趴在我耳邊,小聲說:“真的,不騙你,她們兩個可騷呢。
老女人有老女人的味道,你嘗嘗就知道了。”

  我半信半疑地說:“是嗎?”

  老板娘溫柔地說:“小姑娘都太嫩了,不會玩兒,不像老女人,花樣兒可多
了,你試一次就知道了。你看那個,奶子多大呀,小姑娘哪有那麽大的奶子。”

  老板娘指得是給我開門的大波浪女人,此時她正坐在門口。我瞟了一眼,剛
才沒注意,這時才發現她的奶子果然很大,暄騰騰地幾乎要把胸前的衣服憋破了。
我不由有些心動,老板娘立刻看出我了的心思,對著那個女人叫了一聲:“美珠
,來給這個老板做個按摩。”

  大波浪扭過頭來,沖我笑了笑。其實她長得並不難看,除了臉上有點細微的
魚尾紋之外,整個人看起來還是風韻猶存,挺吸引人的。老板娘扶我從椅子上起
來,說:“去吧,進去做一個,要是做得不好,我不收錢。”

  我呵呵笑了一聲,跟著大波浪進了里間。

  里間被布簾隔成一個一個的小格檔,大波浪直接把我帶到了最里面的按摩床
上。躺好后,大波浪就坐在床頭幫我捏頭。其實她的按摩技術一點也不好,或者
說根本沒有什麽技術。不過這種洗頭房里的小妹大多數都沒有什麽按摩技術,因
爲進來的人也不是沖著按摩來的。

  草草地在頭部作了些樣子,大波浪就起身坐到了床邊。兩只手隨便在我肩膀
上敲打了兩下,然后撩起了我的襯衣,問:“胸部要不要按?”

  我點點頭,大波浪就輕輕地揉起我的乳頭來。這個動作她倒非常熟練,揉得
很細心,也很到位,讓我感覺非常舒服。看著她的兩只大奶子挺在胸前,隨著她
的動作顫巍巍地晃來晃去,我不覺有點手心發癢,趁她不注意,就一把抓了上去。
她的這對奶子真是好大,我居然一手沒抓過來。

  我使勁摸了幾把,說:“你的奶子怎麽這麽大?”

  她笑著沒說話,忽然掀起了自己的衣服,里面除了奶罩,什麽也沒穿。我這
才體會到,老女人果然要比小姑娘豪放得多。

  她戴的是那種沒有襯墊的奶罩,這種奶罩很薄,隔著布料,都能看到里面奶
頭的顔色,摸在手里也滑溜溜的,很舒服。我就在奶罩外面,把她的大奶子揉得
波濤起伏,在胸前肥顫顫地亂晃。她微眯著眼,似乎也很享受的樣子。

  摸了一會兒,我說:“把奶罩解了吧?”

  她輕輕嗯了一聲,就伸手到后面解開了扣子。兩只又大又肥的奶子沈甸甸地
從里面跳了出來。也許是太大的緣故,奶子有點下墜,奶頭很粗很長,這時已經
硬梆梆的了,象兩枚鉛筆頭一樣。

  我伸出手指,在她的奶頭上用力撚了兩下,她身子一顫,竟然呻吟出聲。我
問她:“你是不是也很爽?”

  她撲哧笑起來,說:“你的手好像帶電一樣。”

  我說:“你喜歡嗎?”

  她點點頭,我就去捏她另一支奶頭,她主動挺起胸讓我捏住了。

  她的奶頭在我手指間越來越硬,她也越來越動情,身子不由自主地扭動著,
呻吟的聲音也大起來。我騰出一只手,從后面扶住她的脊背往下按,她的身子就
順勢軟軟地壓在了我身上,兩只大奶子正好貼在我的下巴上。我張開嘴要去吃,
她笑著說:“這麽大了,還要吃奶?”說完,卻主動捧起自己的奶子塞進了我嘴
里。

  我含住她的奶頭,一通亂舔亂嘬,她被刺激得受不了,抱住我的頭,咿咿呀
呀地叫個不停,豐腴的身子象條肉蟒一樣在我身上使勁地蹭來蹭去,幾次險些翻
下床去。爲了固定住她的身體,我伸手下去按住了她的屁股,這才發現她的屁股
非常肥實,肉敦敦地全是一把也抓不透的膘肉,摸起來過瘾極了。我索性把另一
只手也騰了出來,一起托住她的肥臀,一邊吃著奶子,一邊兩只手在下面揉挲。

  她被我搞得十分享受,舒服地哼哼著,說:“你真會玩兒……”說著,扶著
我的臉,就在我的額頭上叭叽叭叽親起來。

  我的手在下面撩起她的裙子,偷偷往里面摸。她扭了一下屁股,說:“別,
別進去!”

  我吐出嘴里的奶頭,問:“怎麽了?”

  她喘籲籲地說:“我下面已經流了……”

  我壞笑著說:“那我更要摸了。”

  她嬌嗔地說:“你真壞!”

  我的手順著臀溝,直接探進了她的褲衩兒里面,那里果然已經泛濫成災,被
我摸了一手的粘汁兒。她的大陰唇很肥,上面稀稀地只長了幾根毛兒。我掰開厚
實的兩片陰唇,中指就在濕淋淋的肉縫里撥弄,她的身體頓時顫抖起來,仰著脖
子,臉上的肌肉興奮地扭曲在一起。

  我故意問她:“這樣舒不舒服?”

  她哼哼哈哈幾乎語不成聲地說:“……舒……舒服死了……”一邊說,爲了
我摸起來方便,她還一邊把她的大屁股高高地撅起來。

  這下我就摸得更徹底了,幾根指頭一齊在她的下面動作。中指和無名指直接
插進了她的穴眼里面,大拇指摸索著找到了上端一枚花生米大小的肉粒,按住了
之后,轉著圈地研磨起來。

  她明顯被我這一招搞得受不了了,嗷嗷浪叫著,屁股越聳越高,兩只手抓著
自己的奶子拼命往我嘴里塞。我故意不吃她的奶子,她塞了幾下沒塞進去,有些
急了,氣喘籲籲地哀求著:“嘬嘬,快嘬嘬……”

  我壞笑著說:“那你求求我。”

  她已經欲火攻心,有點控制不住自己了,竟真的求起我來:“求,求你了,
嘬嘬我的奶子……”

  看到她一副發浪的樣子,我也就不再逗她了,張開嘴把她的奶子含了進去,
用牙齒輕輕叼住奶頭,使勁吮嘬起來。

  她舒服得一通亂哼,兩支大奶子整個壓在了我臉上,憋得我險些喘不過氣來。

  就在我把鼻子從她的肥奶里鑽出來透氣的功夫,忽然,只見她牙關緊咬,滿
面潮紅,身子象打擺子一樣抖作了一團。然后,她那副肥實的大屁股一縱一縱地
抽搐了幾下,整個人就軟綿綿地癱在了我身上。

  她在我身上趴了足有半分鍾,才有氣無力地起來,在床頭找出一卷衛生紙,
撕下來一片伸進裙子里擦拭。我問她:“剛才你怎麽抖成那個樣子?”

  她嗔了我一眼,說:“討厭!明知故問。”

  我說:“我不知道呀。”

  她咬著嘴唇小聲說:“被你這個壞家夥搞丟了!”

  看著她風騷的樣子,我心里不由一蕩。

  我說:“你倒是痛快了,我怎麽辦?”

  她斜著眼看了看我高高頂起的褲裆,笑著說:“放心,一定讓你也舒服了。”

  說完,她扔掉手里的衛生紙,俯身拉開我褲子的拉練,從里面拽出我那根硬
梆梆的東西。我以爲她要給我打飛機,誰知道她端詳了一陣兒,忽然張開嘴,一
口把我的東西含住了。這意外的驚喜刺激得我差點射進她嘴里,幸虧我定力還算
夠好,連忙深吸了一口氣,把一股精水硬生生地憋了回去。

  她品箫的功夫挺老練,一吞一吐地吮嘬著我的東西,並且不時發出嗞溜嗞溜
的聲音。我努力堅持了幾分鍾,還是沒憋住,終于射了出來。她拿出一張衛生紙
,把嘴里的精液吐到衛生紙里,看著我說:“這下你滿意了吧?”

  有了這種享受,我還能說什麽呢?

  我們倆從里間出來,老板娘笑眯眯地走到我跟前,小聲說:“怎麽樣,我沒
騙你吧?”

  我點點頭,也壓低了聲音說:“老女人真夠開放的。”

  三個女人都聽到了,紛紛捂著嘴笑起來。那個干瘦女人調侃地說:“帥哥,
那你下回還來不來?”

  我連連說:“來,一定來。”

  大波浪在一旁說:“你們不曉得,他好會搞女人的。”

  干瘦女人說:“帥哥,那下回我來幫你做,你也搞搞我嘛!”說完,淫亵地
吃吃笑起來。

  我嘿嘿笑著說:“一定搞,你們三個我都搞!”

  大波浪指著老板娘說:“她你可搞不成,老板娘不做生意的。”

  老板娘笑著說道:“好了好了,你們都別胡說八道了,把小帥哥嚇壞了,下
次就不敢來了。”

  我掏出錢來付給老板娘,老板娘把我送到了門口,說:“記得下次再來呦。”

  我點點頭,拉開門出去了。

  這以后的幾天,因爲公司的業務比較繁忙,我就再沒抽出空去xx路。等到
忙完手頭的工作,找了一個空閑的晚上,我特意又來到那間洗頭房。

  幾天沒見,發現老女人們已經學著周圍洗頭妹的打扮風格,穿得越來越少,
越來越暴露了。那些性感的衣服穿在她們身上,顯得格外刺激。大波浪的那對奶
子幾乎要從緊身背心里溢出來,就連老板娘也穿上了超短裙,只是因爲太肥,裙
子被撐得緊繃繃的,象是隨時要掙脫線一樣。

  看到我進來,三個老女人非常地熱情,大波浪直接挽住我的胳膊,蹭來蹭去
地說:“小壞蛋,這麽久都不來,以爲你把我們都忘了呢。”

  我說:“你們現在都好性感呀。”

  老板娘笑著說:“穿得不性感就沒有生意呀。”

  我對著大波浪說:“尤其是你,兩支大奶子都要掉出來了。”

  大波浪吃吃笑著說:“走,進去我讓你好好摸摸。”說著,把我往里間拉。

  我跟著她進去,坐到了按摩床上。大波浪一屁股騎在我腿上,就把兩支奶子
往我臉上擠,我嘟著嘴一通亂親,大波浪咯咯地笑個不停。正在我抱著她準備往
床上壓的時候,大波浪的手機忽然響了。她看了看號碼,說:“不好意思,我出
去接個電話。”就拿著電話去了外間。

  我等了有十來分鍾,卻一直沒見她再回來。又過了一會兒,老板娘一掀簾子
走了進來,說:“實在對不起,美珠家里有點急事,趕回去了。”

  我有點掃興,說:“那我怎麽辦?”

  老板娘說:“讓另外一個給你做吧。”

  我不太喜歡那個干瘦的女人,就說:“她太瘦了,我喜歡豐滿的。”

  老板娘說:“你好挑呦。”就坐到了我對面床上。

  老板娘穿的那條白色的超短裙實在太短了,再加上她人胖,,一坐下去,裙
子縮到了大腿根,里面春光大現,露出一條水紅色的三角褲衩兒來。

  我看到了,馬上說:“老板娘這種年紀了,還穿這麽豔的褲頭兒,好風騷呦
!”

  老板娘嗔我一眼,說:“討厭,誰讓你看人下面的。”

  我說:“露得這麽多,不看也不行呀。”

  老板娘試圖把裙子往下拉,想遮住里面的褲衩兒,卻怎麽也拉不下來。看到
我還在注視著那里,撅著嘴嗔道:“你不許看了!”

  我嘻嘻笑著,忽然發現老板娘白白肥肥的樣子也挺誘人的。她的腰身雖然已
經不再苗條,小腹上也堆滿了脂肪,但那種暄綿肥腴的肉感卻讓人有些沖動的感
覺。

  我說:“要不你來給我做吧?”

  老板娘說:“我不做按摩的。”

  我失望地說:“真的呀?”

  老板娘說:“其實外面那個雖然瘦點兒,但是她可會伺候男人了。”

  我撇撇嘴,說:“我不喜歡。要不我去別家算了。”說著,我站起身,就準
備走。

  老板娘一把拉住我,說:“你真要走呀?”

  我說:“不走怎麽辦?”

  老板娘看了我半天,歎了口氣,說:“真拿你沒辦法,好吧好吧,我就破例
這一回。”

  我說:“我可沒有強迫你呀?”

  老板娘笑著伸出手,在我臉蛋上擰了一把,說:“你沒逼我,是我自己願意
的。其實,給你這麽帥的小夥子做按摩,還是我沾光了呢。”

  老板娘出去給外面的瘦女人交待了幾句,然后又進來,竟然鎖住了里間的房
門。

  我問她:“你干嗎鎖門呀?”

  老板娘咬著嘴唇,說:“我不想讓她看到我幫人做按摩的樣子,羞死了。”
然后走到我床邊,坐下來,說:“都是你,非要我幫你做。”

  我笑吟吟地說:“誰叫你這麽豐滿,勾得我動心了。”

  老板娘說:“哎呦,我這哪是豐滿呀。你看看,我這麽肥,腰又粗,屁股又
大,你也喜歡?”

  我說:“喜歡。”

  老板娘輕輕在我額頭上打了一下,說:“你真是瞎了眼了。”說完,自己先
笑了。

  老板娘扶正我的腦袋,說:“我來給你捏頭。”

  我一臉壞笑地說:“不捏頭了,直接按胸部吧。”

  老板娘嬌嗔地看著我,說:“你呀,外表斯斯文文的,沒想到這麽壞。”她
撩起我的襯衣,用手輕輕地在我胸部摸挲起來。

  老板娘溫柔地問我:“怎麽樣?舒不舒服?”

  我作出一副陶醉的表情,說:“好舒服,你的手好軟。”

  老板娘說:“那你說,我和美珠誰按的比較舒服?”

  我說:“是你。”

  老板娘笑了,我又說:“不過美珠姐也讓我按她的胸部呢。”

  老板娘臉一紅,說:“你壞!”

  我盯著老板娘的胸部,一副色迷迷的樣子。那里雖比不上大波浪的誇張,卻
也十分的肥腴。

  老板娘說:“她讓你摸,我可不讓。”

  我說:“我偏要摸。”說著,就伸手去抓。

  老板娘拼命用胳膊擋住,說:“你,你別摸……我的沒她大……”

  我說:“我看也不小呢,讓我摸摸嘛。”

  老板娘終究拗不過我,半推半就地讓我隔著背心抓起她的奶子來。老板娘的
奶子比起大波浪的那對更加松弛,軟綿綿的,象注了水的袋子一樣。摸了一會兒
,我就去掀她的衣服,老板娘緊緊壓住衣角,死活也不讓我掀起來。

  我說:“讓我看看嘛。”

  老板娘喘微微地說:“別,別看,太難看了。”

  我說:“我不信。”

  老板娘說:“真的,都松掉了,我不想讓你看。”

  老板娘的態度很堅決,怎麽也不肯同意。無奈之下,我只得放棄了這個想法。

  我故意耍無賴,說:“你不讓我看你的奶子,那我就要看你的屁股。”

  老板娘咬著下唇,喃喃到:“你真是壞死了。”

  我索性無賴到底,說:“那有做按摩不讓摸的,那我這錢不是白花了。”

  老板娘捏著我的臉蛋兒,使勁擰了一把,嬌嗔地說:“真是拿你這個壞蛋沒
辦法。”

  老板娘站起身來,說:“我的屁股太大了,你可不許笑。”

  我說:“我不笑。”

  老板奶娘轉過身去,說:“你看吧。”

  這是一副碩大無比的屁股,比起大波浪的還要大上一圈兒,超短裙被撐得緊
繃溜圓,隨時都有開線的危險。屁股上的脂肪敦實而肥厚,身體輕輕一擺就會無
風自動地顫晃起來,看得我不由兩眼噴火,恨不能上去摸上兩把。

  我覺得這樣還不夠過瘾,說:“這有什麽看的,你把裙子撩起來讓我看。”

  老板娘扭頭瞪了我一眼,無奈地又轉過身去,輕輕撩起裙邊,里面的褲衩兒
露了出來。

  我咽了口唾沫。說:“再撩高點兒。”

  老板娘彎下身,一只手扶在對面床上,另一只手撩著裙子,說:“這樣總可
以了吧?”

  我喘著粗氣,說:“可以了,可以了。”眼睛貪婪地盯著面前這副令人歎爲
觀止的盛臀。

  老板娘里面穿的並不是那種時髦的微型三角褲衩兒,可穿在她這麽大的屁股
上,卻和微型褲衩兒沒什麽分別,大半個屁股蛋子都露在外面,又白又肥,,在
褲衩兒水紅色的映襯下,顯得格外刺激。屁股下端脹突突地鼓起一坨肥肉,象夾
著一只大饅頭,隔著布料,隱隱看到饅頭上黑壓壓的一片。

  老板娘扶著屁股問我:“怎麽樣,看夠了沒有?”

  我再也把持不住自己,翻身下了床。

  老板娘背身問我:“你要干嗎?”

  我淫笑著說:“這麽肥的屁股,不摸一下多可惜。”說著,雙手捧住老板娘
的大臀,上面的肥肉被我按得像涼粉一樣,撲噜噜亂顫。

  老板娘喃喃說:“你這個小色狼,還沒有男人這樣看過我的屁股呢。”

  我說:“你老公也沒有過?”

  老板娘說:“他也沒這麽仔細看過。”

  我說:“那他可真不會享受。”

  老板娘說:“就你會玩兒。”

  說話間,我的手隔著褲衩兒撫弄著她屁股溝里夾著的那個大饅頭,老板娘不
覺喘氣粗了起來。

  我說:“你人肥,這東西也肥。”

  老板娘咬著嘴唇說:“你,你得了便宜,嘴還這麽貧!”說完,下面被我摸
的舒服,爽得吸了一口冷氣。

  我隱隱感到她的褲衩兒已經有點濕了,蹲下身去,輕輕挑開了褲衩兒的后半
片。老板娘里面的毛發非常的濃密,又長又卷,就連屁眼周圍也密密地長了一圈
毛兒。黑黑的陰毛下是一個肥肥胖胖的大饅頭,大饅頭中央裂開了一道肉縫,紫
黑色的肉瓣兒層層疊疊地堆積在一起,形狀十分複雜。那一蓬黑黑的雜草蒸騰出
絲絲汗氣並夾雜著淡淡的鹹騷味,支撲鼻眼。

  老板娘嘤咛一聲,害羞地說:“真是什麽都被你看到了。”



  這時,我注意到老板娘的肉縫里似乎有膠狀的分泌物慢慢溢了出來,就用手
去撥弄,那里受到刺激,立刻一陣蠕動,更加粘稠的分泌物順著穴眼擠了出來,
粘嗒嗒地挂在洞口,打濕了一片毛兒,看起來格外淫糜。

  老板娘開始興奮起來,屁股不由自主地擺動著。我分開兩片肥厚的大陰唇,
里面的穴眼象魚嘴一樣,一張一翕的,淫水越流越多。我探出中指,順著水流的
方向,插了進去,發出撲哧的一聲。老板娘身子莫名地一抖,嘴里控制不住地呻
吟起來。

  我的手指在穴眼里面一進一出的作著活塞運動,老板娘的肉縫也越來越濕,
淫水已經能拉起一條線了。她的全身開始因興奮而扭動,頭伏在了床上,咬住一
條枕巾,拼命抑制住自己的淫聲。

  這樣玩了足有一分多鍾,我將手指從老板娘的肉縫中抽出來,竟從里面拉出
了長長的白汁。

  我說:“怎麽流得這麽濃呀?你是不是丟了?”

  老板娘趴在床上半天沒說話,大屁股就那樣撅在半空,粘稠的汁液仍然從穴
眼里繼續往外湧,然后吧哒吧哒地滴在地上,很快就流了一灘。

  半天,老板娘才象是緩過神來,緩緩地從床上爬起來。她轉過身來,臉上濕
淋淋的,一片潮紅,看了我一眼,竟然有點羞澀。

  我笑著說:“真丟了呀?”

  老板娘嗔道:“去!要你管!”說完,找出衛生紙來給自己擦拭,足足擦濕
了好幾片紙,才把下面擦干淨。

  老板娘收拾好,擡頭看到我還在一邊壞笑,一邊盯著她看,上來就在我臉蛋
上狠狠擰了一把,說:“還沒看夠你?”

  我抱住她的胖腰,把她拖到了床上,摸著她的大屁股,說:“是不是你老公
喂不飽你呀,一下子流了那麽多。”

  老板娘說:“好幾年都沒男人碰我了。”

  我說:“難怪量這麽大,全是陳年老湯。”

  老板娘笑著打我,說:“要死了,說得那麽難聽。”

  我說:“你這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紀,平時怎麽憋得住呀?”

  老板娘說:“我這麽老了,誰還看得上我,想要也只能硬忍了。”說完,她
自己也笑了。

  我說:“那干脆我今天做做好事,幫你解決一下這麽多年的性饑渴。”

  老板娘笑著說:“剛才不是已經讓你搞出來了嘛。”

  我說:“用手不算。”

  老板娘熱乎乎地看我一眼,說:“那,用什麽才算?”

  我抱著她,用我的下身使勁頂了她一下,說:“用這個!”

  老板娘聲音軟軟地說:“小壞蛋,你真貪心,讓你摸了還不夠?”

  我說:“你就不想?”

  老板娘幽幽地看著我,說:“你不嫌我老呀?”

  我說:“老女人有老女人的味道,這還是你告訴我的呢。”

  老板娘說:“你呀,真夠壞的!”說完,把臉埋進我懷里,溫柔地蹭著我的
腮幫子。

  我捧起她的臉來,只見她雙眸輕合,滿面紅云,那種老女人的羞態真是風情
萬種。她忽然嘤咛一聲,我就感覺到唇邊一濕,原來是她的兩片嘴唇貼了上來。
她的嘴里呼出熱乎乎的氣息,夾帶著一種淡淡的膻味兒,裹住了我的嘴巴。

  我們的舌頭你來我往,在口腔里殺得難解難分。不知道親了有多長時間,兩
個人的嘴唇才算剝開了,嘴唇間粘著條晶晶亮的唾沫絲兒。

  老板娘擡手抹掉了嘴邊的口水,喃喃說:“我今天怎麽了?真是被你搞昏頭
了!”

  我笑著說:“你這是久旱逢甘露,春情大發呢!”

  老板娘抱住我,說:“我這麽老了還發浪,你會不會笑我?”

  我說:“我就喜歡看你發浪的樣子,好風騷!”

  老板娘抿著嘴吃吃笑起來,說:“好久沒這麽騷過了,都是你害的,把我的
瘾頭一下子勾起來了。”

  我說:“沒關系,我今天一定讓你過足瘾。”說著,我就掀起她的短裙,想
去脫里面的褲衩兒。

  老板娘屁股一扭,躲開了我,說:“呀,要死了,你干什麽?”

  我狠狠地說:“干你呀!”

  老板娘嗔我一眼,說:“在這兒怎麽行。”

  我說:“怎麽了?”

  老板娘說:“你不怕公安抓呀?再說,被別人看到了,多害臊呀!”

  我急火火地說:“那,那怎麽辦?”

  老板娘低著頭,輕聲說:“你,你真想和我干那個呀?”

  我點點頭,老板娘從我懷里爬起來,理了理身上的衣服,小聲說:“在這里
不行。我在后面租了一套單元房,你跟我去那兒……”

  我說:“好!”就從床上也坐起身來。

  老板娘說:“別急,你聽我說。我租的房子就在后面的院子里,是一號樓一
單元二樓,一會兒你先過去,在樓下等我。”

  我笑著說:“象搞地下工作一樣。”

  老板娘在里面裝著收拾床鋪,我就一個人先出來了,干瘦女人問我:“帥哥
,要走呀?”

  我沖她笑笑,沒說話,直接拉開門,走了出去。

  后面的院子很好找,我點著一根煙,蹲在樓底下等老板娘。煙抽到一半的時
候,老板娘來了,她悄悄地向我招招手,我就跟在她后面往樓上走。隨著上樓的
動作,老板娘碩大的屁股在前面顫巍巍地晃動著,晃得我眼直暈,心直跳。

  進了屋子,老板娘很快把門關上了。這是一套兩居室的小單元房,里面只擺
放了一些簡單的家具,一看就是臨時的住所。老板娘把我領到較大的一間房子里
,說:“這是我住的地方。”

  房子中間是一張很大的雙人床,我一屁股坐在上面。老板娘這時有點不好意
思起來,低著頭擺弄著手里的鑰匙。我一把將她抱過來,說:“站在那里發什麽
愣,還不脫衣服。”

  老板娘吃吃笑著摟住了我的脖子,說:“我不要。剛才我的都被你看了,我
還沒看你的呢。”

  我說:“這個簡單。”說著,就從褲裆里掏出我的東西,它已經硬梆梆的了
,象一根手電筒一樣。

  老板娘看了兩眼,說:“沒想到你的挺大的。”

  我說:“有沒有你老公的大?”

  老板娘輕聲說:“比他大。”說完,她就把我的東西握住了。

  她在上面輕輕地撫摸了兩把,忽然說:“我想吃它。”還沒等我吭聲,她已
經蹲下身去,張開嘴裹住了我的東西。

  老板娘吃得很貪婪,象是在品嘗美味佳肴,臉上露出惬意的表情。不光肉棒
被她嘬得油光水滑,就連兩粒春袋她也不放過,嘴邊失禁的口水流了我一褲裆。

  我有點受不了了,說:“別嘬了,再嘬就被你嘬出來了。”

  老板娘這才吐出嘴里的東西,擡起頭,眼神已經有點迷離。我扶她起來,讓
她趴到床邊,我從后面掀起她的裙子。老板娘不自覺地就撅起屁股,褲衩兒裹著
肉饅頭的部分這時象被水洗過一樣,在空氣中彌漫著微腥的成熟女人的氣味。

  我逗她說:“你是不是尿褲子了,褲裆都濕透了。”

  老板娘吐氣出聲,說:“討厭!還不幫我脫了。”說著,還把那副大屁股左
右扭了扭,上面的脂肪頓時肥顫顫地一陣亂晃。

  我輕輕抹掉她的褲衩兒,露出里面黑毛簇擁著的一個大肥饅頭,饅頭中央的
肉縫里夾著一汪粘汁兒,欲出不出的,好不誘人。我忍不住用嘴去吃,剛一挨上
,老板娘就爽得打了個哆嗦。我張大嘴,試圖將饅頭整個含進去,誰知道那里實
在太肥厚了,根本裹不住,只得掰開她的大陰唇,讓那兩片肥唇包住我的臉,然
后探出舌頭,往穴眼里鑽。老板娘身子頓時扭作一團,像受了電擊般痙攣不已,
扯開了嗓子拉出長長的一聲淫叫:“媽呀!……”

  我施展舌頭上的功夫,在里面翻江倒海地攪拌,還沒幾下,就聽到老板娘麻
酥酥的聲音:“我,我不行了……快,快上來搞,搞我……”

  看到她那副浪樣兒,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直起身來,扶著褲裆里又硬又
脹的東西,就從她后面頂了進去。

  本來已經四肢癱軟的老板娘突然象是被注射了興奮劑,一副大屁股渴望地挺
了起來,哼哼哈哈呻吟著,身子激動地在床上扭來扭去。

  老板娘里面並不象我想象的那樣寬松,看來她這幾年確實沒被人搞過。厚實
的肉腔緊緊地裹著我的東西,熱乎乎的、筋婁婁的,讓我感覺非常的舒服。

  我腰上用力,使勁撞擊她的屁股,每撞一下,她的身子就一抖,滿身的肥肉
令人眩目的亂晃不已。從她的兩片大屁股蛋子中間傳出撲哧撲哧抽插的聲音,屁
股溝里的黑毛兒被她溢出的淫水都打濕了,一撮一撮地沾滿了白漿。

  我一邊動,一邊問她:“爽不爽?”

  她哆嗦著嗯了一聲,算是回應。

  我更加用力去捅她,捅得她浪叫連連,扭過頭說:“你,怎麽,怎麽這麽厲
害……”

  這時的她,只見是眼也歪了,口也斜了,臉上的肌肉抽在一起,一副欲仙欲
死的表情。

  我還未答腔,她的脊背忽然弓了起來,兩片大屁股蛋子一夾一夾地一陣抽搐
,她哆嗦著聲音說:“……呀……我,我……”話未說完,就稀里嘩啦地從里面
湧出一股濃濃稠稠的熱米湯來。

  被她的熱湯迎頭一澆,我也把持不住,龜頭一麻,跟著她丟了。

  就在我把肉棒從老板娘的穴眼里抽出的那一刹那,忽然響起了鑰匙開門的聲
音。我被嚇了一跳,以爲是她老公回來了,手忙腳亂地把褲子往上提。老板娘也
忙從床上爬起來,小聲說:“可能是美珠回來了。”

  我問:“她也住在這里?”

  還沒等老板娘答腔,大波浪已經站到了房間門口。這時我的褲子剛提到胯上
,老板娘也正在整理著自己的裙子,一張銀盆大臉上紅撲撲的,依舊殘留著興奮
的余韻。這樣的場景,無論是誰,都會馬上明白是怎麽一回事情。大波浪先是愣
了一下,然后就捂著嘴吃吃笑起來。

  我們倆都有些尴尬,低著頭不敢看她。

  大波浪靠在門框上,說:“呦,這麽快就搞上了。”

  我嘿嘿一陣讪笑,老板娘的臉越來越紅。

  大波浪沖著老板娘說:“水仙姐,你好福氣呀,這麽帥的靓仔都被你搞到手
了。”

  老板娘支支吾吾地說:“你別亂講,我們是來取東西的。”

  大波浪走過來,在床上掃了一眼,看到了床單上一灘粘乎乎的穢迹,看著老
板娘,一臉壞笑地說:“還不承認,難道這是稀飯灑到床上了?”

  老板娘咬著嘴唇,臉比猴子屁股還紅,拿出衛生紙,匆匆擦掉了床單上的罪
證,害羞地躲進了衛生間里。

  看到已經被揭穿,我也就無所謂了,臉皮反倒厚了起來,坐在床邊,點著一
根煙抽起來。

  大波浪斜斜靠到我肩膀上,說:“小壞蛋,連我們的老板娘都不放過。”

  我嘻嘻笑著,手就從后面去捏她的肥屁股蛋子。我說:“你剛才回家了,要
不我連你也一起搞了。”

  大波浪環住我的脖子,說:“你胃口還不小,就是不知道有沒有這個能力。
”說著,一直手竟探下去抓我的褲裆。我被她抓了滿滿一把,下面又有點硬起來。

  我說:“怎麽樣,搞你沒問題吧?”

  大波浪說:“沒想到你挺厲害的,剛搞完還能硬起來。”

  她的手拉開褲子的拉鏈,直接伸了進去。一邊揉挲著我的東西,她一邊小聲
問我:“老實說,水仙姐在床上騷不騷?”

  我抽口煙,吐到她臉上,眯著眼說:“她哪有你騷呀。”

  大波浪撇撇嘴,說:“我才不信呢。水仙姐一看就是悶騷型的,平時假正經
,真要浪起來,肯定如狼似虎。”

  我笑著說:“你怎麽知道?”

  大波浪趴到我耳邊,悄悄地說:“我和她住在一起,晚上我偷看到她在廁所
里手淫呢!”說完,她淫亵地吃吃笑起來。

  我在她屁股蛋子上使勁擰了一把,說:“那你晚上有沒有手淫?”

  大波浪咬住我的耳垂,喘氣微微地說:“我讓你猜……呀,你又硬起來了,
好大……”說著,她忙低頭去看我的東西,這時它在她的手里已經完全地勃起了
,青筋鼓突著,一副張牙舞爪的樣子。

  大波浪嗯哼一聲,忽然撩起自己的裙子,就往我身上坐。

  我說:“你要干嗎?”

  大波浪勾住我的脖子,屁股在下面亂蹭著,說:“小壞蛋,你不是要搞我嗎
?還廢什麽話!”

  我說:“你也有點太急了吧。”

  大波浪哼哼哈哈地說:“看到你的東西我就忍不住了……快,快弄進去……”

  我的情緒也被她感染的沖動起來,手在下面撥開她褲衩兒的底裆,屁股一擡
,就捅進了濕嗒嗒的穴眼里。

  大波浪興奮得大呼小叫,屁股立刻一縱一縱地在我懷里上下聳動著。胸前兩
支大奶子被她晃得波濤洶湧,險些從吊帶背心里蹦出來。

  這時,老板娘正好打衛生間里出來,看到這一幕,紅著臉啐了一口,說:
“你倆也不害臊!”

  大波浪並不在乎,一邊動,一邊說:“你搞完了,就,就不許別人也,也…
…”說話間,卻被我頂到敏感處,不由語不成聲,爽得龇牙咧嘴起來。

  老板娘嘟哝了一句:“看你那副騷樣兒!”不好意思再看下去,扭著大屁股
跑到另外一間屋子去了。

  大波浪繼續忘我地晃動著身體,穴眼里的淫水越流越多,把我的大腿都弄濕
了。我們倆下體的結合處,也發出咕唧咕唧的聲音來,象是膠鞋踩在了泥漿里一
樣。

  過了一會兒,大波浪有點累了,浪聲說:“……帥哥,你,你也動動嘛,我
晃得腰好酸……”

  我便托住她的肥臀,用力往上頂了兩下,大波浪滋溜吸了一口涼氣,說:
“……好,好爽……再,再用點力……”忽然,身子一顫,麻酥酥地說:“呀,
頂到了,就,就那兒呀……哎呀,我,我……”

  說話間大波浪哆嗦起來,大屁股在我胯上越聳越快。

  我明顯感覺到龜頭在里面碰到一個肉瘤樣的東西,就瞄準了使勁往上面扎。

  大波浪篩糠一樣抖作一團,嘴里胡言亂語著:“……呀……你,你壞,別頂
,別頂那里……我,我還不想丟……”

  忽然大波浪尖叫一聲,身體死魚般撲騰了幾下,然后就軟在了我懷里。

  我因爲剛才在老板娘那里射過一次,所以堅持得比較久,下面還硬著。我把
一灘肉泥一樣的大波浪抱到床上,正好看到老板娘從另一間屋子過來,就上去一
把摟住她。

  老板娘說:“你,你要干什麽?”

  我說:“美珠姐不行了,你來替她!”說著,就掀她的裙子。

  老板娘掙扎著說:“不,不行……”

  我不理她,徑直將她背對著我按在牆上,扯掉褲衩兒,就從后面插了進去。

  一分鍾后,我的一泡精水全部射進了老板娘的穴眼里面。

  老板娘回頭一邊整理著裙子,一邊嗔我說:“你真是,剛和美珠搞完,下面
也不擦一擦,就往我里面捅!”

  這時大波浪已經緩過勁兒來,聽見了說:“水仙姐,你放心,我沒有性病。”

  老板娘嘟囔著說:“沒病也讓人覺得怪怪的。”

  大波浪從床上爬起來,忽然抱住我說:“搞了一身的汗,粘乎乎的難受死了。
帥哥,咱們一起去沖澡吧?”

  我說:“不如三個人一起洗嘛!”

  大波浪聽了馬上表示贊同。

  老板娘卻不好意思,站在床邊扭捏著不肯去。我們兩個一邊拽一個胳膊,硬
拽著她,把她拽進了衛生間。

  大波浪一進去先脫了個精光,然后幫著我把老板娘的衣服也脫了。我們三個
擠著鑽在水龍頭下面,兩個女人好像兩條大肥羊一樣,在衛生間的水汽中肉香四
溢。

  老板娘的奶子明顯沒有大波浪的性感,軟塌塌地垂在胸前,象注了水的袋子
一樣,難怪那天她死活不讓我看。但她的身子比起大波浪來,更肥更白,尤其一
副屁股蛋子,大得令人窒息。我愛不釋手地在她屁股上摸了半天,然后又去吃大
波浪的奶子,三個人纏在一起,好不淫蕩。

  洗完澡出來,大波浪對我說:“這麽晚了,你干脆別回去了,就睡在我們這
兒吧?”

  我笑著說:“那我跟誰一起睡呀?”

  大波浪斜睨著我說:“你想跟誰睡呀?”

  老板娘在一旁說:“美珠那麽騷,晚上你就和她一起睡吧。”

  大波浪說:“我可不敢吃獨食,免得大姐晚上憋不住,又要靠手解決了。”

  老板娘聞聽,臉刷地紅了,嘴里還在強辯:“哪,哪個用手搞了……”

  大波浪笑著不說話,老板娘臉就更紅了,不敢擡頭看我,喘氣都粗了起來。

  大波浪看到她臉上快挂不住了,忙說:“要不這樣,咱們三個一起睡吧。”

  我聽了心里樂開了花,連連點頭。

  大波浪說:“水仙姐,你的床大,晚上就睡你床上。”

  老板娘也沒表示拒絕,低聲說:“就你壞主意多。”說完,低著頭進了自己
的房間,靠在床頭,背身不看我們。

  大波浪捅我一下,沖我擠擠眼,然后我們兩個也跟了進去,爬上了老板娘的
大床。

  老板娘還在裝矜持,我直接從背后抱住她,把她拽進了被窩里。

  我一邊摟著一個,左邊親親,右邊摸摸,爽得不亦樂乎。

  大波浪說:“帥哥,今天真是便宜你了,我們老姐倆兒陪你打雙飛。”

  我樂得只剩下嘿嘿傻笑了。

  大波浪忽然在被窩里抓到我的東西,說:“你還行嗎?”

  我說:“小意思,搞一晚上都沒問題。”

  我的小弟弟沒有辜負我的期望,在大波浪手里又慢慢擡起頭來。

  大波浪“咦”了一聲,說:“沒看出來,你這麽厲害呀!”說著,忽然把頭
鑽進被窩,身子直往下鑽。不一會兒,我就感覺到我的東西被熱乎乎的一張嘴巴
裹住了。

  大波浪在下面吃我的東西,我就在上面逗弄老板娘,把她的一對奶子嘬來嘬
去,嘬得濕漉漉的。老板娘這時已經不在乎她的奶子被我看到了,捧著我的頭,
嗯嗯啊啊地呻吟。

  半支煙功夫,被子掀了起來,大波浪一張濕淋淋的大臉從里面爬出來,喃喃
說:“它,它變得好硬……”

  老板娘聞聲低頭去看,看到我雄赳赳勃起的家夥,眼睛也濕潤了。

  大波浪把被子扔到一邊,起身蹲到我胯上,用手扶著我的東西,對準穴眼慢
慢地坐了下去,身體挪移間,那縷縷滑滑的淫汁早已淋了我一腿。坐穩之后,大
波浪便哼哼呀呀地套弄起來,兩支大奶子在胸前上下聳動。

  老板娘看到這番景象,不由騷火攻心,肥身子就在我懷里胡亂磨蹭。我掰開
她的大屁股蛋子往里面摸,摸到一手的膩滑,敢情她已經流了,沒想到這看事的
比弄事的流得還多。

  我手指頭剝開肥敦敦的大陰唇,在她穴眼里摳弄起來。摳了一會兒,老板娘
似乎覺得不過瘾,索性用手扶了床頭,把個大肥屁股撅到我面前,讓我從后面玩
她的穴眼。

  這時,兩個人都發出淫聲,大波浪叫得響亮些,咿咿呀呀地無所顧忌。老板
娘起初聲音低沈,嗯嗯的象是患了重病的人發出的呻吟,時不時還拼命咬住嘴唇
來克制自己。后來被我摳得興起,也象大波浪般扯開了嗓子亂叫一氣。

  眼看著老板娘的穴眼里流出的淫水越來越粘稠,她忽然一擡腿,騎到了我臉
上。兩手掰開肥嘟嘟的屁股蛋子,撫上我的臉,屁股朝后一頂,上身頓時直起,
肥臀軟綿綿坐在我臉上,滿滿蓋住我整張臉龐,我的鼻梁陷入她深深的臀溝。

  這樣老板娘正好和大波浪面對面坐著,老板娘扶住大波浪的胳膊,屁股就在
我臉上磨蹭起來,米湯一樣的淫水流得我滿臉都是。

  大波浪看到老板娘上來,就挺起大奶子讓她去摸。老板娘捏住一支在手里揉
搓,兩人嗯呀叫著抱在一起,一會兒竟吃起嘴來。一邊吃嘴,一邊兩副屁股在我
身上大發淫威,晃個不停。

  約莫一支煙的功夫,先是大波浪頂不住了,哆嗦著說:“……姐,我,我要
丟……”

  老板娘急急說:“別,別急,等,等我……”說著,大屁股在我臉上猛墩猛
挫,一會兒,先聽到大波浪呀的一聲,叫聲未停,老板娘也拉出淫聲,兩人雙雙
魂不守舍地丟了身子。

  看到這番淫靡的景象,我再也控制不住,馬眼一松,濃濃的精水洋洋灑灑地
噴射出來,燙得大波浪嗯呀一聲浪叫。

  老板娘和大波浪丟了之后,她們兩個就軟軟地癱在了床上,氣喘微微,眯著
眼享受著高潮之后的余味。

  我的臉上被老板娘丟下一大灘粘汁,氣味刺鼻,小肚子也有一灘,那是大波
浪的。我順手扯起枕巾上下擦拭,擦了半天才擦干淨。然后點著根煙,一邊抽,
一邊欣賞著床上這兩個老娘們高潮后的淫姿,嘴角漾出得意的微笑。

  這以后,只要有空,我就常去水仙美發廳作按摩。她們已經不問我收錢了,
不過,我還是要有所付出,那就是負責解決那兩個老娘們的性饑渴,不知道我這
算是占了便宜,還是吃了虧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