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原創)風月大陸 第九集 結婚篇【下】 (2/4)

第九集 第五章 驚聞秘辛
  臨湖居的女主人綰貞看到自己的父親大人臉色沈重地回來,心中不免一驚。
  
  陽建出去的時候還是精神抖擻,充滿信心的樣子,不料轉眼之間就變成了一副失魂落魄、神情恍惚的模樣。
  
  「父親大人……」綰貞剛想開口問話,陽建已經擺擺手,腳步沈重地進了自己的房間,然後將房門緊閉,連吃飯的時間也沒有再出來。
  
  雖然十分擔心,但素來溫柔�靜的綰貞還是沒有去敲陽建的門,她只是吩咐店裡的侍應生快手快腳的打點好店務,她的心中隱隱約約預感到今天會有什麼事情發生。
  
  綰貞的預感一點也沒有錯,夜色降臨的時候,神情沈重的陽建重新出現在她的面前。
  
  「今天早點關門,我有事情要告訴你。」站在綰貞面前的陽建臉色十分複雜,有些黯淡的面容顯得是那麼的憔悴,讓綰貞不禁感到心頭突突跳。
  
  臨湖居破天荒的早早關門了,讓那些老客感到十分意外,但老實說自從葉天龍鬧出那一件大新聞之後,不少的人已經隱隱約約感覺到這家臨湖居將會有所改變。
  
  也許以後他們將再也沒有機會一嘗此間的美味了。
  
  幾個侍應生整理好店裡的事務,將店門關好離開了。
  
  昏黃的燈光下,陽建和綰貞相對而坐。
  
  綰貞惴惴不安的等待著父親大人開口,陽建這種從來沒有出現過的樣子讓她預感到陽建要說的事情一定是非同尋常的。
  
  良久,陽建依然沒有開口說話,他的臉色忽明忽暗,眼中痛苦的神情清楚的表明此刻他內心深處的掙扎和猶豫。
  
  房間裡面籠罩著一種沈沈的感覺,綰貞似乎是可以感受到空氣壓在身上的感覺,她心中的不安和疑慮在不斷的擴大,她甚至開始害怕起陽建的開口。
  
  「波!」的一聲,在沈寂的房間裡聽起來是如此的響亮,讓陷入各自心思之中的兩個人都嚇了一跳。
  
  是燈花的跳躍聲。
  
  陽建擡起頭來,昏黃的燈光照在他略顯憔悴的臉上,發出一種說不出的感覺,是無奈,是悲涼,還是不忍心,綰貞也不知道。
  
  「你其實不是我的親生女兒!」終於,陽建一咬牙,下定決心道出了這個深藏多年的秘密。
  
  此時他的眼睛中閃爍著一絲晶瑩的亮光。
  
  「什麼?……」綰貞猛地擡起螓首,一雙明眸頓時睜得極大,她被這個突如其來的秘密震得心神俱散,腦中一片空白,只是驚慌失措地叫道:「不,不!我……」既然已經說出口,陽建再也沒有什麼猶豫,他用十分肯定的語氣說道:「你其實是天河故國的小公主,國破之日,我受先王的囑託,將殿下帶出了天河城。
  
  」現在身份一說開,陽建便開始對綰貞持臣下之禮,他恭恭敬敬地續道:「殿下自小戴在身上的玉牌就是天河國的傳國之寶─雪玉。」綰貞只是搖頭,難以想像的身世真相,深深震撼她的心,一時之間讓她幾乎無法去思考,她的心理實在是無法接受這樣的事實,這麼多年來安安靜靜的生活她已經十分的享受,平凡樸實的日子讓她感到溫暖,她已經愛上了這種簡單快樂的生活。
  
  但在這一瞬間,所有的一切原來就只是一時的虛幻。
  
  她刻意要避開的生活卻是無情的降臨到她的身上,顯赫的身份,高貴的血統,對於她來說,只是增加生活的壓力而已。
  
  正是因為這個原因,綰貞拒絕了慶計,也拒絕了葉天龍,她只想作一個平凡人,過一種安靜的生活,可是事實卻跟她開了一個天大的玩笑,不管她怎麼拒絕接受這個身份,血統的存在是不爭的事實,她感到自己的心在滴血,無盡的恐慌和悲哀在她的心裡蔓延,可是既然已經是無法擺脫的事實,她心裡的否認也只是一時的負隅頑抗,她漸漸軟弱下來。
  
  隨著陽建將隱藏在內心的隱秘詳細地一一道來,綰貞的臉色益發的蒼白,她終於軟弱地低下螓首,兩行清淚無聲地滑過她的臉頰,落在她的衣襟上。
  
  看到綰貞這副樣子,陽建慢慢停下了說話的聲音,只是望著她。
  
  微微搖曳的燈光中,綰貞的嬌軀顯得是如此的軟弱無力,斜斜的靠在桌邊,似乎是連坐的力氣都沒有了。
  
  一雙小手抓著衣服的下擺,無意識的握緊拳頭,潔白的手背甚至可以看到幾絲青青的脈絡。
  
  半晌,綰貞慢慢擡起螓首,輕聲地問道:「為什麼要在這個時候告訴我這個?為什麼以前從來不跟我說呢?」綰貞說話時那種茫然的語調讓陽建感到一陣心酸,他不知道自己這樣做到底是對是錯,但現在已經到了這種地步,也只有狠心繼續下去了。
  
  「因為這次是為了要救殿下的哥哥伊思殿下!」陽建沈重的語氣讓綰貞再次受到衝擊。
  
  「我的哥哥,我還有一個哥哥?」綰貞急切地追問道:「他在哪裡?」無論如何,聽到關於自己親人的消息,總是讓人不禁牽腸掛肚的。
  
  「是的,前些天經常來這裡的那個青年人就是伊思殿下。」陽建望著用緊張的神情看自己的綰貞,將伊思的來龍去脈細細講了一番。
  
  「原來是他……」綰貞低頭喃喃自語道,「怪不得我看著他總感覺到是那麼熟悉呢?」陽建也歎了一口氣,道:「這就是兄妹的親情啊,因為大家身上流的都是同樣的血。」「我……哥哥……真的是被東督葉大人抓去了嗎?」綰貞第一次說起哥哥來,感覺總是有些怪異,因此不由得頓了頓才將話說下去。
  
  陽建肯定的回答道:「正是東督府的人,我看得十分清楚!」停了一下,他又說道:「他們在抓捕的時候,也亮過身份的。」說到這裡,他心有餘悸地歎道:「真是想不到,那個來過我們這裡幾次的少女居然會是近衛團的團長,看她長得清秀嬌美,嬌小玲瓏的樣子,武技卻是那麼的可怕……」綰貞想了一下,遲疑地說道:「是那個叫龍靈兒的少女吧?」陽建點點頭,回道:「對,是她!看她的一爪足以洞金穿鐵,真不知道那麼小的手是怎麼練出來的?」「那要我怎麼去救哥哥呢?」綰貞沈默了一下,望著陽建的眼睛說道,「我一點武技也不懂。」陽建默然,視線向左右遊移,似乎是受不住綰貞的注視。
  
  半晌才遲疑地說道:「我看那個東督對殿下存著極大的好感……」綰貞的眼睛驟然睜大了,急聲說道:「要我去求葉大人嗎?這樣的大事情,我一個小女子去也起不了作用啊?」陽建緩緩地說道:「我想過了,殿下先去東督府求情看看,葉天龍如果不肯的話,那就……」「那就怎麼辦啊?」綰貞見陽建吞吞吐吐的,不禁追問道。
  
  陽建並沒有直接回答,而是眼睛看著桌上的燈,低聲說道:「殿下身上帶一把刀去,而我也裝扮成殿下的隨從跟進去。軟求不成,那就只好用強了,先王就剩下一點血脈了,我就是粉身碎骨也要把伊思殿下救出來。」綰貞打了一個寒戰,她呆呆地坐了好半天,站起身來有些軟弱地說道:「讓我再好好想一想……想一想……」說著,她慢慢走向自己的房間,燈光將她的影子越拉越長,終於消失在轉角處。
  
  陽建默默地坐在那裡,眼神有些呆滯,他不知道自己這樣的想法和做法到底會有什麼樣的結果,會帶給綰貞怎麼樣的變化,但這卻是他唯一可以救出伊思的辦法了。
  
  看到龍靈兒的身手,東督近衛團的實力,陽建就明白單憑自己的實力是根本無法與之抗衡的,就算是再多幾個他,再加上回復能力的野蠻鬥士也不一定能從東督府救出伊思。
  
  第二天一大早,臨湖居還沒有開門的時候,綰貞的房門打開了,臉色蒼白的她慢慢走出了自己的房間,原本清澈明亮的眼中浮現幾絲紅線,但堅定的眼神和沈穩的腳步卻在無形中透露了此刻綰貞心中的信念。
  
  見到陽建依然坐在桌子旁邊,就連位子都沒有挪動一下,綰貞知道他也是一夜沒有睡覺。
  
  聽到綰貞的腳步聲,陽建猛地擡起頭來,略帶憔悴的眼中透射出詢問的眼神,有擔心,有期待,有歉意……「父親大人……」綰貞剛一開口,陽建就連忙擺手說道:「殿下,請不要再這樣叫臣下了。」「請讓我再叫一次吧!」綰貞的眼睛泛起了一層水汽,「父親大人,多謝您多年來的照顧!」陽建的心中劇震,他猛地站起來,慌亂地說道:「殿下,這是……」「我決定了,就讓我去救哥哥吧!」綰貞的語氣十分堅定有力,「無論如何,既然身為天河的後人,就要負起這個責任來。我也應該為自己的身份做一點事情吧!」既然已經是無法逃避的東西,那就只有去面對它了。
  
  不管怎麼說,也是要為天河盡到一份心力的,不僅僅是因為那份莫名的親情,更重要的是陽建對自己這麼多年的養育之恩,也許當事人正是抱著這樣的信念,才會痛下決心的。
  
  「那準備一下,我們一起去。」陽建悲喜交集,慌忙地回答道。
  
  「我一個人去就可以了,也算是報答父親大人多年的恩情吧!」陽建突然間跪倒在綰貞的腳下,顫聲說道:「殿下……」綰貞連忙一把將其扶起來,含淚道:「如果我去沒有成功,父親大人你還可以另外再想辦法。」「殿下不要再這樣叫我了,實在是擔當不起啊!」陽建苦笑一聲,「對不起,為了伊思殿下讓殿下去做這樣的事情,也許是我太自私了。我知道這樣做的難度有多大,如果不讓臣下跟著,那我會永不安心的!」聽到府衛的稟報,葉天龍呆了一下,綰貞居然會主動來找他?自從倩公主那次為他弄出那麼大的一個新聞之後,葉天龍都沒有再去臨湖居,一是生怕惹得綰貞惱羞成怒,那就大大的不美了,二來是因為這段時間他已是忙得要命,多一點的空餘時間都被王師抓去訓練了。
  
  葉天龍也不知道為什麼王師對教導他的興趣比對於鳳舞這個得意弟子還要大,不過前幾次的實戰說明了他從王師那裡的確是得到許多的好處,所以他自然是甘心情願被王師呼來喝去,高高興興地去學習。
  
  經過王師這段時間的指導,葉天龍才真正領會到自己從風月真君那裡習來的武技真諦,他好像是一個大孩子突然間得到一個喜歡的玩具,高興的不得了。
  
  陽建低頭跟在綰貞的後面一步一步的從府衛身邊經過,他的心情十分緊張,生怕被誰看出破綻來。
  
  他現在這個模樣是家人的打扮,加深了的膚色和粗青布的隨從服十分相配,看起來是一個毫不起眼的普通人。
  
  聽到綰貞十分自然地和女神戰士打招呼,陽建不禁暗暗驚訝,這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柔弱女子居然會有這樣的膽色,連他也自愧不如。
  
  陽建知道東督府裡這些個女人的可怕實力,隨便哪一個都要比自己強上數倍。
  
  邊想邊行上了臺階,剛剛走到廳口處,兩個守在門口的女神戰士便伸手將陽建攔了下來。
  
  因為像他現在這樣的身份是不可以進東督府的大堂,陽建這時才猛然間醒悟,不禁後悔自己弄巧成拙了,為什麼要裝扮成一個下人的模樣?綰貞給了陽建一個深深的眼神,然後讓他留在外面,自己一個人腳步堅定地慢慢走了進去。
  
  葉天龍早已微笑著站在堂下相迎了。
  
  「難得綰貞小姐的芳駕光臨,快快請坐!」葉天龍親自引導綰貞在客位落座,自有人奉上香茗。
  
  「不知綰貞小姐有何見教?」客套話畢,葉天龍馬上切入正題。
  
  因為上次事件的緣故,他只好用十分正經的語氣來和綰貞說話,免得彼此之間出現尷尬的氣氛。
  
  綰貞望了一眼站在葉天龍身後的玉珠和辛西雅,欲言欲止的樣子顯而易見。
  
  葉天龍不禁微笑道:「不要緊的,她們就像是和我一個人一樣,沒有什麼事情我會不想讓她們知道的。」綰貞的臉微微一紅,端起茶杯輕啜了一口。
  
  看到綰貞這樣子,玉珠在心中會意的暗笑起來,她俯身在葉天龍的耳邊低聲道:「公子,我們還是先出去一下吧,看樣子綰貞姐姐她好像是有些害羞的樣子,說不定是什麼好事情呢?」玉珠的一番話聽得葉天龍的心突的一跳,他的眼睛頓時亮了一下,探頭探腦的望瞭望綰貞,然後點點頭。
  
  玉珠和辛西雅的身影消失在門口後,綰貞擡起螓首,望著葉天龍緩緩地說道:「葉大人,我來是向你求情的!」「求情?」葉天龍大感意外地看著綰貞。
  
  「是的!」綰貞連忙地回道,「葉大人你們昨天不是在興安坊抓了一個年輕男人?」葉天龍「哦」了一聲,頗感興趣地望著綰貞道:「你的消息真是靈通啊!那個人和你有什麼關係嗎?」綰貞想了一下,道:「是我的一個朋友。」「只是普通朋友嗎?他可是牽涉到一個很大的罪名啊!」葉天龍似笑非笑地望著綰貞那張有些蒼白的臉。
  
  綰貞的臉紅了一下,遲疑地說道:「他是我最好的朋友。」話一出口,她就感到有些後悔了,果然葉天龍的反應更加強烈了。
  
  「哼哼,」葉天龍的臉色一變,「那絕對是我的敵人了,我非把他砍頭不可!」綰貞大急,連忙說道:「不要,不要!」見到綰貞這樣焦急的樣子,葉天龍更加生氣了,這分明表示那個傢夥和綰貞的關係非同一般。
  
  他狠聲說道:「那個傢夥是刺殺帝國重臣的首犯,本來就罪責難逃,現在還要來和我爭女人,我不把他砍成七段八塊絕不甘休!」綰貞的臉更加紅了,這個男人真的很粗獷,居然這麼直接地把自己的心意就說出來了,雖然她是有心理準備,但素來很薄的臉皮還是做出了忠實的反應。
  
  她正想再說的時候,卻見到玉珠快速閃了進來,在葉天龍的身邊附耳低語了一陣。
  
  葉天龍的神情一變,拿眼睛瞄了一下莫名其妙的綰貞,他眼中如謎的目光讓綰貞不禁心頭一驚,開始不安起來她的心中馬上升起一個不祥的預感。
  
  葉天龍突然站起來,拍了拍玉珠的香肩,用眼神制止了她的詢問目光,然後對綰貞說道:「你跟我來!」綰貞惴惴不安地跟著葉天龍進了後面的一間密室內,她注意到玉珠和辛西雅守在了門口,而且她們兩個人身上散發出一股讓她十分害怕的氣勢,一改以前在她面前那種溫和之感。
  
  葉天龍將室門關上後,沈聲問道:「你剛剛帶來的那個下人到底是什麼人?
  
  」綰貞的嬌軀一震,呆呆地望著葉天龍,茫然地問道:「怎麼回事?」葉天龍「嘿!」了一聲,走到綰貞的面前,盯著她的眼睛,說道:「他的身上居然暗藏兵器,而且意欲圖謀不軌,可惜被我的人發現了。」也是陽建倒楣,本來是不會出事的,但不巧的是,龍靈兒會剛好經過他的身邊,在聽到府衛們的談話後,突然對他產生了一點興趣,這也怪綰貞的名氣太大了,龍靈兒自然會好奇這個廚藝絕妙,讓葉天龍追了好久的女人。
  
  這樣一來,全神貫注於綰貞這次行動的陽建就是不打自招了。
  
  「不會的!」綰貞驚駭地叫起來,陽建居然會暴露,雖然是設想過許多,但真正臨到這樣的地步,她還是根本無法承受。
  
  她的臉上一絲血色都沒有了,雙腳似乎是再也支撐不住一個嬌軀。
  
  葉天龍乘機將綰貞搖搖欲墜的嬌軀攬入懷中,聞到愛潔少女身上的清香讓他的心中大樂。
  
  綰貞的眼中閃過一絲的異色,她的小手摸到了懷中冰冷的存在。
  
  但還沒有來得及有所舉動,葉天龍的大手已經順勢探進了她的胸懷,溫柔但卻是有力地將她手中的短刀接了過來。
  
  葉天龍將短刀拿在眼前,晶瑩奪目的短刀十分華麗,金絲纏繞的刀把,雲頭是整塊的紫瑪瑙,五寸的刀身上有鏤刻精細的花紋,是遊龍戲珠的圖案。
  
  整個刃身散發出冷冽的氣息,森寒的殺機躍然而出。
  
  「教你做這事情的男人絕對是該死!」葉天龍的心中頓時生出一股真正的憤怒。
  
  「像你這樣一個嬌柔女子,如何會做這些事情?即使是你拔出了這把刀,也根本不會有什麼作用的,難道你真的認為可以傷到修習武技的真正高手嗎?」綰貞眼中的珠淚終於抑制不住地留下來,想到自己的身世和處境,現在她再也沒有一絲力氣,整個嬌軀軟倒在葉天龍的懷中,梨花帶雨的臉龐讓葉天龍暗暗心疼不已。
  
  冰雪聰明的綰貞早就領悟到陽建提議中的內涵,靠她這個弱女子來脅迫葉天龍這樣一個武技高超的男人,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她的作用只是吸引葉天龍的注意力,好方便陽建自己的行動,但千算萬算,他沒有料到根本就沒有接近葉天龍的機會。
  
  當然,陽建還可能另有一種打算,那就是用綰貞來換伊思的安全,這是綰貞後來想到的,也是她覺悟到自己身份的責任後,想出的唯一一個可行的辦法。
  
  但是一想到陽建對自己多年來的養育之情,卻因為大義的緣故就要犧牲自己,那種心痛的感覺不由得讓她哀哀欲絕,畢竟一天之前,她還只是一個普通的柔弱女子啊!葉天龍雖然不明白綰貞為什麼會這樣做,又為什麼會這樣傷心,但他那顆素來憐香惜玉的心又開始發作了。
  
  他一手將綰貞嬌弱的身軀攬在懷中,一手輕輕拭去了她臉上的珠淚,柔聲說道:「你不要哭了,我絕不會傷害你的!」見到她還是沒有停止的跡象,葉天龍只有著意撫慰,同時也借此機會占些手足便宜。
  
  半晌,見到綰貞還在抽泣,葉天龍湊在她的小耳邊道:「哎喲,你再哭下去的話,我的衣服就要全濕了!」綰貞聞言有些不好意思地擡起螓首,從葉天龍的懷中離開,葉天龍連忙道:
  
  「看你哭得像個大花臉,人就難看許多了!」綰貞忍不住介面道:「我本來就是一個不好看的女人啊!」說話的時候,她的心情開始平靜下來,她也感到很奇怪,和這個男人在一起,她居然感到一種莫名的輕鬆和安心,這是以前從來沒有感覺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