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小文與阿宣 (2/2)

  這樣的甜蜜時光維持了幾個月,轉眼就來到了最後一週。已經買了不少嬰兒
用品的小文每天每天都興奮不已地告訴我,總是手舞足蹈地說著她有多迫不及待
與小baby見面。  

  而我也總是笑著回答她我也一樣興奮,並時時提醒自己:不管如何,他就是
你的孩子,你不但要將他視如己出,還要更加地用心疼愛小文,因為這都是你造
就的業。  

  直到某天……

  「我回來囉……怎麼沒有開燈啊?」這天下班回家後,我一如往常地在門口
一邊脫鞋一邊向屋子裡的小文告知到家了,但客廳裡黑鴉鴉的一片,小文也沒有
像平常一樣欣喜地出來迎接我。

  「奇怪……出去了嗎?」這天是陰雨天,空氣悶熱潮濕不已,我邊喃喃自語
著邊打開客廳的燈邊解開煩人的領帶。

  「小文……?」我接著往房間走去,不在。跟著我又往後陽台走去,一樣。

  「啊啊……唔嗯……不要……啊啊……」突然間,一個細弱又微小的呻吟聲
傳進我的耳朵裡,我閉上眼睛仔細聆聽著,判斷出這聲音是從書房傳出來的……

  而這段聲音……我……很熟悉……

  我很常播放出來回味……

  「不會吧……」我緊張地吞著口水,戰戰兢兢地踩著腳步,一步一步地往書
房走去。

  書房的門是打開的,裡頭的配置很簡單,有一組白色的組合書櫃及電腦桌。
電腦椅是背門的,我悄悄側了身,看見小文不發一語地坐在上頭,雙眼盯著面前
正在播放的影片。

  而那正是那天她矇著雙眼被阿宣狠肏的影片。

  這讓我頓時如五雷轟頂般突然失了魂。

  怎麼會……

  我沒把檔案收好嗎……

  她為什麼會來用電腦……

  平常不是都沒在用嗎……

  啊……對,昨天在剪輯那天還有之前的影片……

  剪完……剪完……剪完……

  ……我他媽的就這樣留在桌面上了!Oh Fuck!

  小文……妳冷靜聽我說……」我從後頭慢慢靠近,用著顫抖不已的雙手慢慢
搭在她的肩膀上。「這一切都是有原因的……」

  「手拿開……」小文冷冷地吐出了這兩個字,但見我沒有反應,下一秒跟著
怒吼了起來:「我叫你拿開呀!!!」

  跟著小文迅速地轉身並站了起來:「為什麼……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我……我……」我一時語塞,說不出話來。

  「為什麼啊!」她大喊,珍珠般大的淚珠同時也跟著從眼眶裡掉了出來。

  「妳冷靜點……」

  「我為什麼要冷靜?蛤?我做了什麼對不起你的事嗎?為什麼要讓阿宣……
這樣……羞辱我?為什麼要趁我不醒人事的時候這樣……輪姦我?說啊!為什麼
?為什麼你要這樣對我?嗚嗚……」

  「我……我……」我痛苦地說出話來,「我不是故意的……」

  「我想我是……一時鬼迷心竅了……才會做出這麼離譜的事……」

  「可是……我……我還是……」我邊說邊往前靠近小文,想要將她擁入懷裡
,「我愛你的心還是沒變……」

  「不要過來!」小文大喊,隨即拿出預藏的水果刀抵著自己的咽喉,「你再
往前一步我就把刀子刺進去!」

  「妳、妳不要這樣,快把刀子放下來……乖……」小文拿出刀子準備自殘的
同時我也跟著慌了,立刻照她的話後退了一步,深怕她做出傻事。

  「告訴我……」小文低聲哭泣著,刀尖也跟著刺進了她脖子一些,小小的血
珠從傷口中冒了出來。「我肚子裡的孩子……到底是誰的……」
   
  「好好好……妳不要衝動……」我試著安撫小文的情緒,放低姿態輕聲地說
著,「我的,妳肚子裡的孩子當然是我的。」

  「騙人……」小文哭著否定我,「這個答案你自己也不敢確定……」

  「是真的!那孩子是我的!對、對了,阿、阿宣……我……我有叫他戴套子
……所以不可能是他的……」

  「夠了……不要再說謊了……」小文閉起雙眼,低聲哭泣著,「你還記得以
前我們有看過一本漫畫叫至死不渝的愛嗎……」

  「我……我記得……」我點點頭。不會吧……妳可別做傻事啊……

  「我想……我稍稍懂為什麼女主角要那麼做了……」小文張開了眼睛看著我
,然後咬緊了嘴唇然後將刀一口氣刺入自己的脖子中,然後抽了出來,然後又刺
了進去,然後又抽了出來……

  鮮紅的血液立刻從小文的脖子上如座小噴泉般猛然噴發,在空氣中畫出完美
的曲線並發出駭人的嘶嘶聲,房間裡頓時到處開滿了小文的血花,我的身上,書
櫃上,牆面上,地磚上……



  「不要啊!!!老婆!!!」我衝上前抱緊小文,那天她剛好穿著她最喜歡
的那件蕾絲孕婦裝,原本的純潔的象牙白瞬間被染成了如火燄般的緋紅,「為什
麼……為什麼……我們可以好好的講啊……為什麼要做傻事……」

  「到頭來……我還是恨不了你……咳!」小文說,似乎是刀子刺得太深、傷
到聲帶,她的聲音沙啞且微弱,而大量的鮮血也在她說話的同時跟著不停從脖子
上的數道大小不一的傷口中噴出,「這樣……就算是恨你一輩子了吧……」她疼
惜般撫著我的臉頰笑著,然後慢慢地閉上了眼睛……

  「老婆!不可以睡著!不行!」我搖著小文的身體阻止她在我的懷中消失,
「等我,我馬上叫救護車,等我!」我飛快地從口袋裡掏出手機後就直接撥了1
19求助,「天啊……我知道錯了……不要帶走她……求求祢……我不可以沒有
她……啊啊啊啊……」

  不到五分鐘的時間,救護車飛快地趕到了我們的住處,可是早在那之前,在
我懷中的小文就已經沒了氣息……隨著地上血花的開散,小文的身體漸漸地冰涼
……連同她那如太陽般溫暖的笑容……

  在那之後發生過的事我全忘了,等到我回過神時,已經在醫院了。警察及檢
察官在驗屍後來問了我一些問題,在確定沒有其他的嫌疑後,便對我說了:「很
遺憾得通知您,肚子裡的孩子也跟著母親一起走了……」

  我聽了之後好像沒有特別感到什麼或說了些什麼,小文的死讓我整個腦袋裡
亂轟轟的……

  不,也許有冷笑了兩聲吧?大概啦。

  之後整件事就以自殺結案,小文的遺體在驗屍完畢後就被移到殯儀館,等待
處理後事。

  小文走了之後,家裡的電話一直響個不停。我沒有去看來電顯示,但猜也知
道都是誰打來的:小文的爸媽,她的哥嫂,她的其他親戚朋友們……也許,阿宣
也打來過也說不定。

  我不想接。

  還是說我不敢接?

  我不知道。

  我怕我一接起電話,他們就會因為我設計、輪姦小文的事而開始責罵我,所
以我把自己關在家裡,靜靜地躺在小文自刎的房間地板上。原本以為這能讓我還
有她陪在身邊的錯覺,但看著上頭已發黑凋萎的血花,我知道我永遠失去小文了
……永遠。
 
  
  「……再一包菸。」我說,然後把一罐小高粱跟兩張壹佰元丟在櫃台前。
  
  「什麼牌子?」店員困惑地問著。

  「隨便,夠錢的都可以……」店員隨便從架上拿了包菸,之後掃了條碼、打
入收銀機。「不用找了……」我淡淡地說著,拿了菸酒就直接往外走去。

  把自己關在家三天,我也跟著三天沒有進食,本來想到附近超商買點飯糰或
三明治果腹,但等到回過神時,最後結帳的還是只有菸與酒。  

  一樣又是頂樓。

  一樣又是清爽的涼風。

  一樣的女兒牆。

  三天沒進食下,空著肚子飲酒果然很容易醉,才兩三口下肚,眼前的世界就
快速地旋轉了起來。

  為什麼要這樣……

  為什麼要這樣……

  為什麼要這樣…… 

  這應該是我這三天來問過自己最多次的一句話。

  但我搞不懂我想問的是小文為什麼自刎……

  還是我為什麼要這樣對自己的老婆……

  要是一切可以重來該有多好……
   
  要是一切可以重來該有多好……

  要是一切可以重來該有多好……

  在喝乾了最一滴酒時,菸也不知不覺地剩下最後一根……

  我好想妳……

  我不會再傷害妳了……

  回到我的身邊來好嗎…… 

  「老公……」

  就在我點燃最後一根菸的同時,奇蹟發生了!

  小文就站在我的面前!活生生地站在我的面前!

  「怎……怎麼會……」我驚訝地說不話來。

  「老公……我好想你……」小文苦笑著,「一切都過去了……不要再這麼苛
求自己了……」然後她伸長了雙手,像是在等我擁抱她一樣,白色的蕾絲裙也在
微風的吹撫下輕輕擺動著。

  「嗚嗚……老婆……我……」我吃力地站了起來,「對不起……我不會再傷
害妳了……所以……所以……不要再離開我了……」

  然後我也伸長了手……

  往前踏出了一步……

  用力地擁抱著小文……

  「我知道……我們不會再分開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