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白領的天體生活(一)

女白領的天體生活

(一)        志同道合的室友



我叫圓圓,身高一米六四,三圍82cm,61cm,87cm,來自四川大涼山區的一個小山村,由於成績不錯,大學在省會的重點大學讀,畢業後留在省會工作。工作不久就和男友租了個單間,正式過起了同居生活。其實我們兩人性格和生活習慣都不同(後文會介紹原因),一直是吵吵鬧鬧,就這樣湊合過了兩年,終於分道揚鑣。經過一番思考,又聽說深圳的夏天很長,冬天很短,非常符合我的習慣和喜好,終於決定清明後南下深圳發展。
來到深圳,人生地不熟,一開始在大學姊妹的租房內暫住,有學歷在手,很快就找到了工作,在一個地產公司做文員。後來在網絡上找到一個合租的套間,就搬離了姊妹。套間在城中村的一幢私人樓,就是俗稱的農民房。樓共十二層,帶電梯,我們在六樓。套間原本是兩房一聽,房東把兩個房間的隔牆拆掉,隔成三個小間,又在客廳再隔了一個小間,變成了四個小房間,和一個小客廳。套間面積不算小,切割後的客廳還有十五平米左右,放了木沙發、電視和餐桌等。套間剛隔好不久還翻新了,上個月才放租,很新很乾淨,已經有三個人進駐,都是清一色女孩,我是最後一個。
搬過去的那天是星期天上午,大家都在。少不了大家自我介紹。她們三個,最高的一個叫可可,河南人,二十六歲,大約一米六八的身高,骨架很大,豐乳肥臀,皮膚偏黃,整一女漢子的感覺。當時穿一件運動露腰小背心,沒帶胸罩,大半個乳房露在外面,感覺隨時要蹦出來,下面就一條三角小內內,感覺很熱火。另一個叫青青,湖南人,二十五歲,一米六不到的身高,體重看起來足有一百五十斤。青青皮膚很白,圓圓的臉,圓圓的腰,圓圓的大腿,笑起來眼睛眯成一條縫,活像一個胖娃娃。當時青青穿的是一件很薄的絲質吊帶睡裙,看得出沒穿乳罩和內褲,前面兩個皮球一樣的乳房,估計起碼E杯,胸前兩個激凸,下面的黑森林隱約可見。還有一個是娟娟,福建人,二十三歲,個頭一米六左右,看起來比較瘦,娟娟穿一件長T恤,長度剛好蓋住屁股。看得出也是沒戴胸罩,胸前兩個蚊子包頂在T恤上,內褲就不知有沒有穿。看了三個室友的清涼穿著,心中暗喜:可能遇上“同道中人”了。
慢慢大家就成了好姊妹,一起逛街,一起做飯、一起吃飯、一起看電視、一起出遊,一起說笑,很快就發展到無話不說。
轉眼到了六月,深圳的天氣越來越熱,我又開始了從小就習慣的裸睡。這天晚上,我在公司加班回來已經十一點,很累,沒什麼胃口,澡沒洗,飯也沒吃,就喝了杯牛奶,脫光衣服就爬上了床。到了半夜,尿急醒過來,看看手機,才兩點鐘,於是起來上廁所。由於已經半夜三更,所以也沒披件衣服,就這樣赤條條的走了出去,熱乎乎的屁股坐在衛生間冰涼的馬桶,突然有一點點興奮,想起了多年前的瘋狂往事。
說到這裡,交待一下,表面上我是一個矜持的女白領,內�我實際上相當的叛逆和不羈。從很小的時候,我就喜歡裸體,也喜歡在熟人和陌生人面前展現裸體,享受別人的注視和讚美。小時候父母就外出打工,家裡只有爺爺奶奶,其實他們年紀都不大,但由於要忙自己的事,又很疼愛我,所以不怎麼管我。在很小的時候,每到夏天,我都不喜歡受衣服的束縛,經常把衣服脫得光光,在院子玩耍,後來就養成了在家裸體的習慣。一開始爺爺還說過一下,奶奶疼我,說小孩子沒關係,長大就好,沒想到這習慣一直保持了很久。上小學後和村�的四個男孩子結成了好友,在我的慫恿和鼓動下,夏天放學後和暑假,大家到外面,也都脫光了衣服一起玩。幾個小孩子光溜溜的在村道�追逐,打鬧,捉迷藏,偶爾有大人看到指指點點,我們都不理他們。大家越玩越瘋,後來玩到山上去,因為那裡有山有水,有草地有石頭,大家依舊是脫光衣服,一起做遊戲,有時也開始互相摟抱扭打。那時身體還沒怎麼發育,大家對對方的身體都沒什麼好奇,只是男孩子經常取笑我沒有小雞雞,我也只是嘻嘻回應。後來上初中了,身體漸漸起了變化,我的乳房開始慢慢隆起來,下面的陰阜也開始慢慢鼓起來,月經也開始每月來。但每到夏天,我在家依舊是脫光衣服,光溜溜的幫爺爺奶奶做力所能及的家務。爺爺奶奶看著我赤條條的身體,是哭笑不得又無可奈何。週末和暑假,我依然和四個小夥伴一起去山邊的水潭遊泳玩耍,大家都把衣服全部脫光,讓整個身體完全和大自然融合。我們互相嬉戲,扭打,甚至摟抱在一起,從岸上翻到水�,又從水�打到岸上。男孩子會拍打我圓潤的屁股,會用手指彈我的小乳頭,甚至用手指撥弄我的小妹妹。我也會用手指回彈他們的小雞雞還以顏色,然後他們的小雞雞就會硬起來,我就邊笑邊抓住他們的小雞雞拉扯。那時候,鄉村信息閉塞,大家對男女的事懵懵懂懂,老師也不會引導。生理衛生課講到男女第二性徵,老師也含含糊糊。所以玩耍的時候,大家都很放鬆,沒有任何避忌。只是當男孩子用手挑撥我的小妹妹時,經常覺得腦子像短路一樣,只希望不要停下來,而我抓住男孩子勃起的小雞雞拉扯時,從表情可以看出,他們也是一樣的感覺。我們忘情地摟抱在一起,扭打在一起,在草地上翻滾,互相摩擦對方的身體,我讓自己開始鼓起的陰部和隆起的小乳房挨在男孩子的胸膛上,在背脊上,甚至在臉龐上摩擦,感覺非常自然,非常快樂。累了就到岸邊的大石頭躺下來聊天,我最喜歡在一塊大石塊上伸開雙手雙腳,大字型的仰面躺著,冰涼的石塊與我的裸露的屁股和背部完全接觸,與大自然完全融為一體,那感覺舒服的無法形容。有一次,剛好月經來了,我在石塊上休息,石塊上居然流了一攤血。小夥伴們嚇了一跳,問我是不是受傷了,我笑嘻嘻地回答沒關係。當時,我只覺得,這樣和男孩子玩,整個人感覺很快樂,很自然,沒有什麼邪念。男孩子也和我一樣,我們一直玩到天快黑,才依依不捨的回家。但沒過幾天,到了週末,大家又馬上不約而同的出現,然後嘻嘻哈哈的一起上山去。後來,我考上了市的重點高中,必須到學校住校。童年的四個玩伴成績不好,有的讀技校,有的讀職校,有的就乾脆輟學到廣東打工。雖然保持聯繫,但大家就很少見面了。其實每到週末,心�還是很懷念那段時光,渴望回到山邊的水潭,大家再次瘋狂的嬉戲……
思緒收回來,肚子咕咕的叫起來,居然覺得餓了,原來我晚飯都沒吃呢。這時候,身上粘呼呼,肚子又咕咕叫。想了一下,還是先去洗個澡吧。此時大家都睡了,我也不用顧慮那麼多,直接赤條條的走去衛生間,打開燈,門也不掩,就打開花灑龍頭就開始洗。冷水衝刷著身體,雙手搓擦著皮膚,內心卻越來越熱,又仿佛回到童年,和小夥伴在水潭嬉戲,在草地扭打,情不自禁地輕聲哼起歌來。突然,我好像聽到了一聲輕輕的咳嗽聲。回頭一看,嚇了一大跳。原來可可正站在門口,對著我嘻嘻笑,驚訝的是,可可此時和我一樣,渾身上下,不穿寸褸。我下意識的雙手交叉捂住胸口,但可可居然面不改色,右腳邁前半步,一個手還叉起在腰間,挺起大乳房,繼續笑嘻嘻的看著我。過了幾秒鐘,我也回過神來,放下了雙手。此時,我才第一次真真正正的看到可可的裸體。她的皮膚不算很白,是很健康的那種淺古銅色。兩隻乳房呈木瓜型吊在胸前,足有D杯大。可可居然是天生的白虎,下面乾乾淨淨,沒有一根毛。兩片陰唇淺褐色呈蝴蝶型掰開兩邊,而且是往外翻,陰道口張開,清楚的看到�面粉紅的內陰部。此時可可的姿勢就像是模特走秀停住那樣,昂首挺胸,兩條腿錯開半步,乳房驕傲的挺立,整個陰部由於雙腿錯開,此時就像一個張開的笑口,面對著我,非常誘惑。其實我的澡也洗完了,就關了水,也挺起胸,問:嗯,你也要上洗手間?可可扭著身走進來,,兩隻豪乳一晃一晃的,冷不彷居然用手抓住我的右乳頭,擰了一下,笑著說,不是,小騷貨,我是餓了,起來找吃的,看到衛生間有燈,就過來看看。一不留神,居然被佔了便宜,我又羞又氣,側過身用手“啪”的用力拍了一下可可的肥臀,才笑著說:大半夜,走路沒聲音,想嚇死人嗎。可可抖了一下身,兩隻豪乳沒有束縛,居然跟著晃了幾下,看的眼都花了。這時我還沒擦身,身上和頭髮都是濕漉漉的,想到這,我惡作劇猛抖了一下身體,還甩了幾下頭,把一頭一身的水全甩到可可身上。可可一下子沒躲開,身上沾滿了水,連乳房乳頭上都沾滿了水滴,不由自主的跳了幾下,胸前剛剛平復下來的兩隻大乳房,又跟著上下跳動。我情不自禁的伸出雙手,抓住兩隻跳動著的大乳房,用力捏緊。可可笑嘻嘻的往後退,由於乳房有水,抓不緊,滑出了我的雙手掌控。這樣,我們才結束了打鬧,一起走出了客廳。不知怎的,我們倆都沒有穿回衣服的意思,大家就赤身裸體,各自挺著兩只大乳房,坐下沙發聊起天來,才知道,原來可可也是一直有裸睡的習慣。聊了一會,我才想起,其實我也沒吃晚飯,此時已飢腸轆轆。於是我問:我也餓壞了,有沒有什麼吃的?可可轉過身,撅起赤裸的大屁股,在櫥櫃找了一下,又打開冰箱看了一下,回過身攤開手說:我這裡已經清倉了,不知你有沒有呢?其實我知道我還有一包方便麵,但這根本不夠倆個人吃。所以也只好學著她,攤開雙手説,我也沒有呢,怎辦?可可眼睛骨碌碌的轉了一下,說:要不我們出去吃宵夜吧。我反正剛才也睡了幾個小時,現在精神得很,就說:好啊,我去穿件衣服就去。可可此時走近來,拉住我的手,湊過頭來,神秘兮兮的說:敢不敢就這樣去?就這樣去?我吃了一驚,擡頭看著她。可可依舊嘻嘻的笑著,但臉上沒有半點開玩笑的意思,眼中看得出來,有點期待,也有點挑戰。我心中暗喜,可可你這是穿高跟鞋遇到踩竹蹺的,遇到更高的人啦。我故作驚訝,又裝作狠下決心的樣子,說:這樣去就這樣去,誰怕誰!我看到看看眼中飄過一絲興奮。
說走就走,我們回房間拿了手提包,把錢鑰匙手機塞進去,鞋都不穿,兩個人赤身裸體,躡手躡腳地就走出門去。轉個彎,到了電梯口,夜深人靜,電梯靜靜地停在那裡。農民房的電梯是沒有監控的,所以我們毫不猶豫的進了電梯,直接到了一樓,打開大門到了街上。
夏天的深圳雖然熱,但深夜溫度不高,還有陣陣涼風吹到裸露的肌膚上,感覺卻非常舒服。第一次在深圳戶外天體,心中滿是興奮和緊張,竟然手心都沁出汗來。我問可可,我們去哪裡宵夜?可可說:跟我來,我們去遠一點的地方,免得撞見熟人。呵呵,現在深更半夜,哪來的熟人啊,只不過是可可想玩得刺激盡興些罷了,這點小心思,我還不知道?不過此刻我心中也是非常興奮,便點頭說:好,聽你的。白天熙熙攘攘的城中村,現在一個人影也沒有,密密麻麻的農民房,街道縱橫交錯,臨街的商鋪也全部關門休息,偶有幾間通宵營業的便利店,我們輕輕地從店舖門口經過,店員竟然也沒有發現我們。可可拉著我,小心翼翼的七拐八拐,終於來到大街上。馬路兩邊的路燈,照著我和可可赤裸的身軀,映出長長的影子。此時我們已經習慣了環境,膽子也放開了,可可轉了下身體,居然學電視上面的模特叉著腰走起貓步,走一步扭一下腰,胸前兩隻大大的乳房跟著一抖一抖,非常可愛。可可一米六八的高大身材,此時看來竟好像名模一樣。我追上去,手臂繞過看看的手臂,兩人挽著臂彎,一起踩著貓步往前走。馬路地面粗糙的方塊磚,踩在赤裸的腳底,就像腳底按摩一樣,很舒服。走到街尾,走來一對小情侶,兩人手拉著手,有說有笑,估計是看完夜場電影趕回家吧。我們相視一笑,大方地迎了上去。正當他們你儂我儂的走來,小男生擡頭一看,愣住了,眼睛眨都不眨一下,只見迎面兩個一絲不掛的大美女,正昂首挺胸的在走著貓步過來。街頭轉角處路燈明亮,我倆高聳的乳房,我濃密的陰毛,粉紅的陰阜,可可蝴蝶狀的陰唇,粉紅的內陰肉,圓潤的屁股,全部照的一清二楚。小女生也驚呆了,仿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我們微笑著從他們身邊經過,可可還調皮地向那男生拋了個媚眼。那男生渾身一顫,差點站不穩,還好小女生扶住。直到我們遠處,兩個小情侶還呆在原地,似乎還在努力證實剛才發生的是否是真實的。又走了幾百米,來到一個公交車站。可可說,我們坐巴士吧。耶!作為資深天體達人,此前我還未試過裸體坐公交車呢。深圳有不少線路,是通宵營運的。等了不到十分鐘,公交來了,是那種原來小巴線路改造,中等大的公交車。我們上車投幣,司機瞪大了眼看著我們。可可往前挺了挺大乳房:笑著問:有什麼問題嗎?司機趕忙說:你們沒事吧?需要幫忙嗎?可可甜甜一笑,回答說:謝謝司機大哥,我們沒事。我們走向車內,司機還回頭看了看,才轉頭關車門開車。出乎意料,車上居然不少人,大約有十幾個人。公交的前半部分座位稀稀拉拉,都坐了人,雙排座沒有兩個都空的。後面高位置區,坐了一群男人,大約五六個,在高談闊論,看樣子是夜場酒吧喝了酒回來。看見一絲不掛的我倆,都停止了說話,看著我們。看著沒有兩個連著的空座,也不想一前一後坐,我們就乾脆不坐了,看到有個單座上坐了個四十多歲的男人,正在打瞌睡。我倆走過去站到他旁邊,扶著座椅聊天。男人的頭一耷一耷,就在我的乳房面前,大約十公分。聽到有人說話,男人醒過來,睜開眼,居然看到兩個乳頭在眼前,嚇了一跳,頭往裡靠了一下,再定睛看,就看到我微笑地對著他。此時,他的眼睛離我的乳頭也不過十公分多一點,可以清楚的看到我乳頭上面的每個細紋。他低下頭,就看到了我裸露的陰部濃密的黑森林,角度問題,應該看不到陰阜。他有點蒙,轉了一下頭,又看到同樣一絲不掛的可可站在我旁邊,可可雙腿沒有併攏,裸露外翻的陰唇正向著他笑。這位先生有點不知所措,開口道:小姐……我馬上溫柔地打斷他:先生,我們不是小姐……男人吞了一下口水:那兩位……可可這時開口了:先生,我們站這裡是不是妨礙你了?男人忙不叠的說:不妨礙,不妨礙,你們站,你們站。一邊說,一邊用眼睛掃射我們全身每一處肌膚,最後目光盯住了我的乳頭,不敢再作聲。我笑了一下,往前站了半步,讓乳頭幾乎頂著他的眼睛。這下他有點手忙腳亂,想伸出手來推我,又不敢伸,往裡已經沒有空間,只好就這樣定在那裡大聲呼吸,我的乳頭清晰的感覺到他的呼吸,感覺很奇妙。這是可可笑著說:圓圓,別鬧了。我笑著退後一大步,男人才大松一口氣。我和可可哈哈笑起來,後面那夥男的也跟著大笑,還不斷吹口哨。這時我們已經坐了幾站車,到了另一個社區附近,可可看著也玩的差不多了,就拉著我下了車。
下車後,可可想了想說,附近有個24小時營業的肯德基,我們去那吃吧。我說好。去肯德基還要走兩條街,我們就手拉著手,挺起高聳的乳房,往前走。經過一家休閒中心,中心在二三樓,門口就處在樓梯口,門前放了咨客臺,後面站著一個衣著清涼的女郎。女郎長得也算漂亮,衣著也很暴露(休閒中心嘛,你懂的),但看到我們兩個大美女居然一絲不掛的走在街上,也是驚訝得目瞪口呆。很快,我們走近了肯德基。肯德基燈火通明,看到�面稀稀拉拉的也坐了五六個人。我們推門進去,看到櫃檯後面只有一個小夥子。小夥子看到有人進來,習慣性說起:歡迎光……還沒說完,停了下來,自然是看到我們赤條條的,突然反應不過來。幾個食客都是男的,聽到有人進來,也擡頭瞧過來,一瞧過來,一個個都定在了那裡。我們在大家的注視下,向櫃檯走過去,可可故意扭著身體,令胸前兩隻大乳房大幅擺動,肯德基小夥看得眼珠子都快掉下來。我們在櫃檯前站了幾秒鐘,小夥子才回過神來,結結巴巴地問:請,請問問想吃點什麼?可可擡頭看著背�的餐牌,故意側著頭思考了一下,才問我:想吃點什麼呢?我當然是笑著回答說無所謂了。期間,小夥子一直在注視著我們的裸體,從乳房到陰部,每一寸地方,生怕我們突然間就走,看不到了似的。可可又想了下說:懶得想,就來個全家桶吧。小夥子結結巴巴的說:好,好,在,在這裡吃嗎?我們相視一笑,異口同聲的大聲說,是!可可拿出錢,小夥子哆哆嗦嗦的收了,眼睛一直盯著可可的木瓜乳。可可又故意伸開手伸了個懶腰,扭了下腰,兩隻大乳房又左右晃蕩起來,搞得小夥子又渾身顫了一下,很可愛。這時我說道:帥哥,我們有點累了,食物好了幫我們拿過來,好嗎?小夥子忙不叠的說:好!好!我回頭看了下餐廳的佈局,剛才我們進來的門口沒有正對櫃檯,櫃檯的正對面有一張寬闊的高桌,桌子邊是高腳旋轉圓凳。桌子對面是一排靠牆的矮餐桌和椅子,那裡坐了一對男女,男的四十多歲,女的卻很年輕,看起來不像情侶(你懂的)。沙發背後就是透明玻璃隔牆,從外面街上看進來是清清楚楚。遠處還有不少桌椅,稀稀拉拉坐了幾個人。我拉著可可坐到高桌旁的高腳凳上,背對著櫃檯,面向著那對男女。此時,由於凳子很高,背後,我們微微撅起屁股,兩個白花花的屁股對著櫃檯的小夥,明亮的燈光下,估計連菊花的皺紋都看的一清二楚。正面,我們兩對風情各異的大乳房在桌子上面明晃晃的對著男女兩人,桌子底下,我們裸露的陰部亦剛好平對著男女的視線,同樣看得真真切切,尤其可可分開腿坐,此時,估計她下面的大嘴巴正張開大口對著男女笑呢。我們若無其事的坐在那裡說笑,等著小夥子送餐來。那男的貪婪的看著我們的乳房,又向下看我們的陰部,竟有點目不暇接的感覺。過了一會,估計覺得不是很妥,對面還有今晚的伴侶呢。回過頭去,看到女伴正怒目瞪著自己,趕緊收回目光,但始終不甘心,又不時裝作不經意地,往這邊張望。最終,女孩子終於忍受不了,站起來,拉起男人就走。男人被拉的跌跌撞撞,狼狽的一邊往外走,一邊還趁最後機會意猶未盡的掃射我們漂亮的裸體,非常好笑,背後和四周傳來一陣笑聲。此時背後的小夥子,一邊看著男人的狼狽相,一邊看著我們的白花花的屁股和完全裸露的屁眼,估計也是看得不亦樂乎吧,呵呵。
過了一會,小夥子端著餐盤走到可可身邊,放下說:你好,你們的點餐齊了,請慢用。又趁機看了幾眼我們的乳房,才慢吞吞的轉身走開。這時,可可向我扮了個鬼臉,等小夥子走開幾步,可可拿起瓶裝可樂(全家桶配的是瓶裝可樂),用力搖了幾下,轉過身去(高腳凳是可以旋轉的),大聲叫到:帥哥,這個可樂蓋子很緊,可以幫我打開嗎?小夥子急忙轉個身來,此時,可可正坐在高腳椅上,兩隻腳架在踏腳上,兩條腿往兩邊張開的大大的,下面的陰唇被拉扯得盡量往兩邊掰開,陰道口張的大大的,內陰的粉肉也在向外擠壓,而且還在一陣一陣的懦動,上面的木瓜乳由於旋轉速度快,正在不停的左右晃動,看得小夥子血脈僨張,面紅耳赤,差點站都站不穩。好不容易定下神走過來,接過可可的可樂瓶。可可剛才搖晃了瓶子,此時瓶內充滿了氣體,小夥子沒多想,用力快速旋轉瓶蓋,只見可樂猛地往外噴出來,小夥子本能地將瓶口向外甩,可他忘了可可正坐在他面前。結果,可樂噴向可可,而且還噴了一身,肩膀上,乳房上,肚子上,大腿上,甚至陰唇上都有。小夥子這下更窘了,手忙腳亂,忙著說:對不起,對不起,我幫你擦。伸手拿過餐盤上額紙巾,又愣住了,因為他根本不知道該如何下手,或者說該不該下手,一下子停在那裡不知所措。可可佯作很惱怒,說:快擦呀。小夥子忙說:哦,哦。手忙腳亂的用紙巾擦掉了沾在肩膀上、肚子上和大腿上的可樂,又停了下來。可可又說:還有啊。小夥子又面紅耳赤的拿起新的紙巾,小心翼翼的擦掉可可乳房上的可樂,擦到乳頭的時候,看得出小夥子擦得很用心,輕輕地用紙巾先壓住乳頭,吸掉可樂滴,再輕輕地將殘留可樂擦乾淨。可可這妮子眉頭皺起來,咬著牙齒,差點叫出來。小夥子沒察覺這些,他擦完乳房,又蹲下來,低下頭小心地拭擦陰唇上的可樂。此時可可的陰部非常近距離的在小夥子面前,性感的蝴蝶唇,張開的陰道口,粉紅的內陰肉,完完全全無保留的展示,實在是誘人到了極點。小夥子也拋開了顧慮,拿著紙巾慢慢的仔細的將陰唇上和陰部周圍的可樂滴拭擦乾淨,眼睛�充滿溫柔,就像一個母親給新生的嬰兒拭擦身體一樣。可可已經有點不由自主,咬著牙,身體開始微微顫動。我看火候差不多了,再玩下去就要出火了,趕緊說:好了好了,沒事了,謝謝帥哥啦!這時,小夥子才回過神來,縮回手站了起來,可可也鎮定下來,對小夥子笑了下說:謝謝你啦!小夥子還是面紅耳赤,輕輕說了句:不用。才回身走回櫃檯。因為餐盤的紙巾被用完了,小夥子又貼心的拿了一疊過來。一段插曲過後,我和可可才轉過身面向隔牆玻璃,有說有笑的,正式開始據案大嚼。期間我們看到街道零星有路人經過,當他們往肯德基這邊看的時候,無一不被眼前的景象吸引,有的駐足看了一會,有的乾脆走進店來,隨便點了些東西,坐在遠處用眼光掃射我們。大約吃了半個小時,我們終於吃完了全家桶,肚子也撐的飽飽的,在肯德基也玩得差不多了。我們站起身來,可可向小夥子揮揮手:再見了,帥哥!小夥子靦腆的也舉起手:再見!我們飯飽酒足(應該說炸雞飽可樂足)地走出店去,感覺有點累了,看看時間,居然快五點了,天都開始濛濛亮了。我倆都覺得已經很盡興,就不再走路去坐公交站,走向街口一輛停著等客的的士。走近看,司機大哥竟然睡著了,車窗全部打開,沒有搖起來。我倆走到司機的窗邊,拍了拍車門,司機迷迷糊糊睜開眼睛,看到兩個一絲不掛的美女站在車旁,以為還在夢中,又用力揉了揉眼睛,發覺很痛,才知道不是做夢。我笑著問:載客嗎?司機大哥還沒回過神來,還盯著我們的裸體不說話。可可有點生氣,退後一步,擡起右腳踏上了車窗的右邊緣。這樣,可可的陰部就張開大口,對著司機。可可晃了晃手中的手提包,大聲說:怎麼?是不是想問我們的錢放在哪裡?司機一下子完全清醒過來,趕緊說:哪裡,哪裡,請上車。可可這才放下腳,我們坐進了的士。一路上,司機不斷的從後視鏡看我們,我們有點累,也懶得跟他搭話。就這樣直接開到了村口,回家去了。下車後,司機還探出頭,戀戀不捨的看著我們美麗的背影遠去。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