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盟邦軍妓】(我家的女人)(洗手間的媽媽)10

 十干爹契兄

  兩個房間里這時候都傳來床板咯吱咯吱的聲音,夾雜著俄國人的笑聲、說話

聲、吮吸奶頭的聲音,間或聽到我媽媽和我奶奶的哭叫聲,如果把耳朵貼在門上

會聽得更清楚。我回到房間里,四周很安靜,對面房間里淫葎牶音又飄進來,

尤其是我媽媽和我奶奶開始發出女人被奸時的呻吟,越來越清晰,直到我迷迷糊

糊睡過去扲葫一直沒有停歇。

  這天晚上,在原本屬于她們自己的房間里,在她們自己的床上,我媽媽和我

奶奶再次被俄國人輪奸了一宿。俄國人津津有味的吮吸我媽媽和我奶奶的乳汁,

在她們身上發泄完了以后,沒有第一次一樣把她們赤身裸體丟在走廊的地板上,

而是摟著她們的光身子睡到了天亮。

  從那晚起,他們不再允許我爸爸和我爺爺接近我媽媽和我奶奶,而是逼迫她

們交替著在俄國人的房間里過夜。我爺爺和我爸爸稍有阻攔立刻遭到毆打。在軍

官們的縱容下,連部的三個勤務兵又先后輪奸了我媽媽和我奶奶。

  住在我們家的俄國人對她們的非禮變成了固定的霸占,我媽媽和我奶奶淪

連部七名蘇軍官兵的公妻和他們胯下的性奴隸,每天都要被他們輪奸。他們的陽

具輪番光顧我媽媽和我奶奶的生殖器,把大量精液射在她們的子宮里。他們奸汙

我媽媽和我奶奶的時候總要湊在她們的奶頭上把奶吸空,但她們的奶子很快又充

滿了新鮮的乳汁。

  我爸爸眼看著母親和妻子受到俄國人的玷辱,自己沒來由得了這多“干爹”

兼“契兄”,也曾經有過跟俄國人拼命的想法。但“干爹”們人高馬大,加之人

多勢,手里又有槍,自己根本不是對手。我爺爺看到妻子和兒媳日夜受辱,更

是心如刀絞。

  進入9月,天氣漸涼,加上當地民對蘇軍軍紀多有怨言,蘇軍司令部決定

盡快把部隊改營房駐扎,同時懲辦那些強奸中國女性和搶劫中國人財物的軍人。

消息傳來,好象黑夜里看到一線光明,我們全家都感到欣慰,認繲個星期來的

惡夢快要過去了。

  蘇軍司令部公布了對強奸中國婦女的蘇聯軍人的懲辦辦法,受害者只要到司

令部報告強奸犯的身份和強奸時間地點。不少受害人甚至憑著搶到犯案蘇軍的帽

子就可以指證。連部的蘇軍人員顯然也得到消息,行收斂了許多,不再要我媽

媽和我奶奶陪他們過夜,見到我爺爺和我爸爸也面帶笑容,又遞煙又遞伏特加。

  對于前一段時間我媽媽和我奶奶被他們玷辱的事,我爺爺認應該甯事息人,



不再追究,反正大尉他們的連部很快就要搬到營房里跟部隊在一起,這件事就一

了百了,不要再節外生枝。他還不知道野田用催乳針冒充避孕針,而我媽媽和我

奶奶此時已經受精懷孕。我爸爸則認,好不容易蘇軍司令部公布了懲戒命令,

應當借此機會討回公道,讓那些奸汙我媽媽和我奶奶的禽獸們去吃槍子,正好洗

雪家門的奇恥大辱。

  盡管我爺爺堅決反對,我爸爸還是偷偷跑到蘇軍司令部,告發了薩特拉莫夫

連部官兵輪奸和霸占我媽媽和我奶奶的行。接待他的蘇聯翻譯告訴他,司令部

會調查此事,如果屬實,一定會嚴肅處理以嚴明軍紀。我爸爸滿意的回家,跟誰

也沒說此事。

  連部即將離開我家的前一天晚上,大尉從城里最好的館子叫了一桌菜,邀請

我全家跟連部的官兵一起“聯歡”,我媽媽、我奶奶還有春芸姐本來不原意參加,

但大尉他們殷勤相勸,對過去發生的事表示歉疚之意,讓她們一定要參加,我爺

爺也告訴她們蘇軍司令部整頓軍紀的行動,讓她們不要擔心再發生那種事,讓她

們陪著喝幾杯酒。她們也就勉強同意了。了加強交流,我爺爺還特意請來野田

做翻譯。

  “聯歡”開始,連部的蘇軍官兵就一起向我們全家敬酒,感謝他們的接待。

接待得是夠好的,連睡覺都有女人陪。然后她們又向我爺爺和我爸爸敬酒,對發

生的事表示歉疚,說那都是誤會,希望兩位不要放在心上。我爸爸心想,糟蹋了

我母親和妻子,說聲誤會就算完啦?沒這便宜的事,走著瞧好了,蘇軍司令部

的人說幾天之內就會有消息。

  然后俄國人又向我媽媽和我奶奶敬酒,向她們謝罪,反正怎說好聽野田就

怎翻譯。他們還透過野田的翻譯告訴我們,在俄國有些地方的習俗里,女主

人的確是要陪留宿的客人過夜的,如果留宿的客人多就要一個一個陪過去,而且

跟每個客人都要發生性行。而根據禮節,客人一定要在女主人體內射精。男主

人不但不生氣,還會覺得很有面子,尤其是客人往往會向他恭維女主人的身材體

態和床上功夫。女主人如果因此懷孕,生下來的孩子往往都很聰明。

  野田翻譯了半天,我爺爺一直陪著笑臉,我爸爸的臉色卻越來越難看,與此

同時,我媽媽和我奶奶都羞澀的低下了頭。這時候切爾林中士不知道從哪里弄來

一台放唱片的留聲機,播放起俄羅斯音樂,薩特拉莫夫大尉和安德米科夫上尉分

別請我奶奶和我媽媽跳舞,她們難的看著我爺爺和我爸爸,我爺爺還是那樣笑

著點點頭,我爸爸陰沈著臉,勉強的點了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