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戲了一個潑辣少婦

跑到四川來其實是很無奈的,高考我就沒有考好,那些上海北京的重點大學沒人要我,就淪落到了重慶。確實是個落魄的書生。但是現在回想起來,上天卻在我低潮的時候讓我見識到了重慶美女的激情與火辣。
  認識她的時候,冷清的夜裡飄著小雨。燈火昏暗的一間網吧裡,一個白皙的少婦守著吧台,神情孤獨冷清。她不能算是絕世美女吧,但是在重慶這種美女輩出的地方,竟然還是讓我眼前一亮。她大概1.70的樣子,圓圓的鵝蛋臉,配合一頭披肩秀髮看上去很成熟嫵媚。她那天穿著一條紫色的連衣裙,白色的高跟鞋子,腳很小,腳趾甲上並沒有塗指甲油,透出淡淡的粉紅色。大腿纖長,腰很瘦,乳房卻豐滿,身材有種少婦特有的誘惑。。她的領口開的很低,低腰填寫我的身份證號碼的時候豐滿白皙的乳房一下就被我看到,乳溝很深,乳罩是白色帶蕾絲的,她轉過身去的時候還能看到明顯的兩槓一橫。我慾火騰的就起來了,就想從後面抱住狠狠的操。那天我在網吧上了一個通宵,我第一次上那麼久的網。
  一個同學告訴我她是網吧老闆的兒媳婦,25歲,新婚不久。每天值夜班。我就不管有事沒事就愛到那個網吧上網,其實我腦子裡就想著怎麼上她。後來發生的一件事情,讓我更加的堅定了這個決心。
  她的網吧為了供電穩定,跟我們學校用一條電線供電,那天學校通知凌晨三點要停電檢修電路係統,我故意又一次去上通宵,她給我開的通宵卡,把卡遞給我的時候我偷偷的握了她手指一下,冰冰的,有點涼。我看了看網吧上通宵的人數,還好,蠻多的,說明他們都不知道今晚會停電。
  我心裡想著今晚要發生的,不由的有點興奮。
  我找了個離她最近的地方坐下,她還是那天的打扮,一條長長的裙子。淡淡的她身上醉人的香味不斷飄進我身體,讓我更加的把持不住了。凌晨三點終於如期到來,啪的一聲所有的顯示器都滅了,所有的燈也都滅了,網吧一片漆黑,上網的人吵吵嚷嚷的頓時亂成一團,很多人都亂走。我騰的一下起來,走過去就一把抱住她,她「啊」了一聲,頓時就被我吻住發不出一絲聲音了。當時很吵所以沒有人留意。只是她的手腳還在掙扎,不停的踢踏著。我不管她,一把抱起她遠離吧台,把她壓在牆腳,嘴巴死命的吻著她,吸吮著,始終讓她發不出一絲聲音。一會兒吧台旁邊就圍慚憤怒的群眾,亂哄哄的問網管怎麼回事網管怎麼回事。
  我不由得暗自慶幸我把她拉到了離吧台很遠的一個牆角,要不然鬼知道等下會不會演變成1p2p3p4p甚至是np大混戰。
  此刻,雖然我眼前的寶貝兒還在手腳並用的掙扎著,但是依我健碩的體格,注定了她要任我蹂躪。她的唇火熱而又滾燙,胸部柔軟堅挺,飽滿豐碩,緊緊的貼著我的胸,重慶小妞真夠辣的,她不停的掙扎,胸部卻由於她的掙扎在我胸膛不停的磨蹭著,散發出陣陣誘人的乳香。我雞巴一下子堅硬如鐵,硬硬的頂在她的陰部,她似乎感覺到了我的堅硬,掙扎的更加劇烈,我胸部更加緊緊的壓著她飽滿豐碩的乳房,把她乳房壓的變形了,上鹿像滿城盡帶黃金甲那部電影一樣高高凸起,嘴唇一直被我吻著,甜美的唾液流了我一嘴,沿著下巴留到了脖子上,細膩的乳房上設沾染了一片,顯得尤其光滑圓潤。 我一把掀起她的裙子,拉開拉鏈,堅硬如鐵的陰莖一下彈跳出來,「撲哧」一聲硬寓她緊緊夾住的大腿之間,她不由的嘴裡輕輕的「嗯」的一聲。哦,我操,她的大腿內側皮膚無比滑膩溫熱,而且由於我的陰莖是向上翹起的,被她陰莆壓更加的堅硬如鐵。緊緊的隔著內褲壓迫著她的肉縫。她繼續掙扎著,但是不知是體力不濟還是內心防線崩潰,感覺弱了好多。 我騰出一隻手,一把扯下她的內褲塞進自己褲子口袋,肉棒沿著她的陰縫裡摩擦著,感覺著那裡奇嫩無比的感覺,雙手在後面抱住兩瓣肥美的臀部揉搓著,她屁股很光滑,像陶毫般感覺不出一絲瑕疵,飽滿而有彈性。同時全身貼在她胸部扭動,用身體揉搓著她。漸漸的她放棄了掙扎,身體卻越來越熱,嘴裡「嗯嗯」的輕叫著,陰道口不斷分泌出滑滑的液體,被我龜頭塗抹到整條肉縫。
  我知道這個重慶少婦的慾望被徹底挑逗出來了,她不會再有任何反抗了。我放心大膽的把舌頭伸進她嘴裡--之前怕這個辣妹咬我--放肆的攪拌著,大口大口的吞食甜美的唾液。身體保持著對她的摩擦。漸漸的她下面已經是氾濫成災了,淫水沿著她白嫩的大腿內側向下流著,還有一些沿著我的龜頭流到了我的陰莖上。我用龜頭挑逗的研磨著她的陰蒂她身體開始強烈的迎合著,屁股飛速的扭動著,嘴裡「嗯嗯」的強壓住自己的叫聲。這時侯電還沒有來,周圍的上網的人找不到網管--他們當然不知道美麗風騷的網管現在正在一個牆角裡被我頂的淫水狂流意識混亂--走了一鹿,還有一鹿耐心的坐在座為上和周圍的人變聊天變等電來。我很清楚這種檢修是要很久的,我自己就是學電氣的,我無比耐心的在她陰道口研磨著,直到她再也忍不住,在我耳朵邊氣喘噓噓的央求著:「。哦。。哥哥。我不知道你。。。你。是誰。。你快。快點插進來吧。。。要不等下該來電了。。你,你就沒得操了。。。」
  我不敢相信這個平時高貴又成熟的美艷少婦會說出這種話,於是一把把她翻過來,把住她的屁股,腰莆沉,用力往內一頂,撲哧一聲一插到底。「哦。。」她驚歎的輕呼一聲,屁股配合的往上一翹。哦,我操,上帝耶穌阿米陀佛真主阿拉以及哦底神啊,這個世界上怎麼會有如此效率的電工啊,我剛剛插進去,還來不及感受她的緊緻滑溜,電就來了。
  我心裡直呼倒黴,趕緊拔了出來,迅速把裙子放下,迅速分開。還好,那幫網蟲還在沉寂在來電的喜悅之中,忙著開機,誰也沒有留意到我們一瞬間的動作。。
  她渾身軟軟的回頭看著我,「是你?"我尷尬的笑了笑,沒有說話,心裡罵著那個電工,及其不情願的回到座位,心不在焉的上著網。她脖子上的紅暈還沒有退,臉上也紅紅的,嘴唇還略微有些腫。回到吧台看電影去了.
  早上6.00,下機時間到了,我箕不甘的站起來,走出吧台的時候,故意磨蹭到其他人都走光了,走過吧台的時候在她粉紅嫩的臉狹上迅速的吻了一下。
  「啪」,狠狠的一記耳光,火辣辣的,疼。。她怒目而視的瞪著我,操,我一下子愣住了,因為我絕對沒有料到她生氣的時候這麼美,被我吻的腫腫的嘴角微微的向上崛著,兩天淡淡的秀眉憤怒的皺起,臉愈發白皙了,精緻堅挺的鼻子還微微的喘氣,看來這個潑辣的美少婦是真的憤怒了。。我卻愈看愈美,一把抱住她,狠狠的在她嘴唇上吻了一口。她閉著眼睛,舌頭配和著我的纏綿,嚶嚶的哭泣起來。因為怕有某些傢夥大清早進來上網,我放開了她,在她額頭上輕輕的吻了一下,肇一句:「對不起,要怪,就怪你太美麗太誘人了。。。」就大步走出了網吧。
在路上,我憤憤的想,「操他媽的,什麼世道,我的運氣居然這麼爛。」
  回到公寓,躺在床上,卻翻來覆去的無法入睡,突然腦子裡記起了什麼,趕緊在褲子口袋裡翻尋著,一會兒,一條紫色蕾絲邊的小內褲就在我手裡展開了。
  絲質的內褲手感及其光滑,應該是質量不錯,一看就知道是那種很懂生活很懂情調很懂得愛惜自己的女人。內褲的褲襠上還貼著一塊較薄的護墊,是薰衣草香型的,上面卻沒有血漬,被淫水打濕了,有一處卻與周圍不同,比較黏稠,估計是她的白帶把。用鼻子嗅了嗅,一股淡淡的清新的騷味兒,很讓人陶醉。聽蝕孩子白帶期是很有性慾的,難怪她剛才對我會有如此淫蕩的回應。
  身上還沾染著她的乳香,似乎還能體會到她的豐滿細膩,溫軟風騷。眼裡似乎還能看到那雙秀目包含淚水的樣子,臉上還是火辣辣的,那是我第一次埃別人耳光,心裡卻覺得一股溫馨甜蜜淡淡的蕩漾上來。早餐沒有吃,此刻肚子有點餓了,嘴裡唾液漸漸的多了起來,心裡不禁想著,這唾液裡面,是否有她的唾液呢?
  她飽滿的乳房上粘滿亮晶晶的唾液的樣子又開始在我腦海裡翻騰,我小弟不禁在一次硬邦邦的挺立著,把被子都頂起來了--我習慣裸睡--鮮紅碩大的龜頭和被子摩擦著,腦子裡卻全是淫液順著大腿流下來的樣子,她的肉縫應該是很深的,但是她的陰部的整體會是什麼樣子呢?我一邊想著,一邊飛速的手拿她握住碩大的陰莖上下套弄著,耳邊不停迴盪起她氣喘籲籲誘人的浪語:「。哦。。哥哥。。。哥哥,我不管你。。你是。。是誰,你快插進來吧。。哦。。你快。。。」一邊不停的加速,流滿唾液亮晶晶的乳房,順著大腿往下流的淫液,臉上火辣辣的耳光,淚水朦朧的秀目,這些景像一編一遍的在我腦子裡回印,突然一下子一股衝動由下體直衝大腦,大腦一下變的空白,彷彿聽到轟的一聲,大股精液噴薄而出。。。哦,從來沒有這麼爽的手槍過。。我及其疲憊,昏沉沉的睡著了。
  醒來的時候想著昨晚上的香艷,心裡甜甜的,想著那電來的真的不是時候,害我都沒有好好感受到她的穴眼裡是什麼感覺,心裡氣都氣死了。
  慢騰騰的起床,已經是晚上5.30了,肚子還真他媽的餓,去食堂吃飯掏飯卡的時候,突然掏出一張紙條:
  「下次你再敢對我這樣,我就閹了你。星期五早上九點,乖乖的把我的褲子送到我家來,地址是:xxxxxxx(性吧貌似不讓發哈,讓發我也不怎麼願意跟大家共享哈),你最好給我放老實點!」
  看完,我知道這準是最後我吻她的時候偷偷塞給我的,這個很有韻味兒的辣少婦,真他媽有意思,終於有機會到手了。
  自那幾天起,我每天都盼望著星期五到來,每晚都要拿著那位風騷美麗的少婦的內褲手淫。終於週五到了,我洗了個燥,把鬍鬚剃乾淨,收拾了一下,照照鏡子,嗯,還挺他媽的青蛙王子的,就照著她給我的地址出發了。
  她家裡不遠,就在路邊,小區管理還不錯,還有個看上去很爽的花壇,環境很好。她家裡在三樓,我在她家裡剛按了一下門鈴,門就開了,她一把把我拉進去,轉身關上門,然後一臉嗔怪的問我:「你怎麼來了?」
  我掏出她的花內褲一揚:「給我的騷貨兒送內褲來了啊。」
  她用一種挑逗的眼神看著我,意味深長的說:「你知道麼?我今天沒穿內褲。」
  我小弟弟騰的就起來了,一把就把她抱在懷裡,手就不老實的往她下面摸去。
  她一把推開了,轉身到飲水機旁邊倒水。她這次穿的是一條米黃色的連衣裙子,裙子很短,還不及膝蓋。白色的絲襪讓兩條修長的大腿顯得白皙光滑,纖細的腰肢配合肥美的屁股,走路時候還輕微的左右扭擺。趁著她彎腰去取葉倒水,我一把把她後面的群擺掀了起來,雪白渾圓的屁股一下閃現在我眼前,她果然沒有穿內褲!我直接就看到了她肥美鮮嫩的陰部,在碩大而又渾圓的屁股村托下顯得有些嬌小,陰pu高高鼓起,緊緊的夾著一條肉縫。從大腿中間還能看到幾縷長長的陰毛,烏黑油亮打著捲兒。
  她急忙站了起來,把茶水放到茶幾上,敲著二郎腿坐上沙發,笑著對我說:「你先喝杯水。」我一口喝了,茶葉很不好,味道有些怪。
  她突然把臉湊得離我很近,一臉惡作劇般的淫笑。我只覺得天尋地轉,眼前一黑,倒了下去….
  醒過來時,眼前一片黑,頭被一個枕套罩住,手腳都被睏住了,一絲不掛,腿被大大的分開,雞巴涼颼颼的。我努力動了動,不可能掙脫。我開始害怕,草,這個婊子不會真的要拿剪刀閹了我吧?
  「你醒了?」是她的聲音。
  我歎了口氣,故作鎮定的問「你想幹什麼?」她狡猾的笑聲令人毛骨悚然:「你可是強姦了我的,我要不給你點報復,那不顯得我很賤?」
  頓了頓,她呵呵的笑著繼續說:「看不出來你雞巴很大啊,難怪那天晚上塞得我好滿。」
  歎了口氣,我徹底絕望了,乾脆不說話,聽天由命了。
  她突然湊在我耳朵邊硬擠出一副惡狠狠的表情叫了一聲:「今天我也要強姦了你!」
  我一陣狂喜,撲哧一聲忍不住笑了:「你嚇死我了你,我今天還偏偏就不硬起來,看你怎麼上了我。」
  「真的嗎?」正說話,一雙溫熱的唇吻上了我的胸膛,一點一點,滾燙而又濕滑。她披肩的長髮滑落了下來,冰涼的在我胸前輕拂著,淡淡的女人香氣很讓人陶醉。她溫柔的掀開我頭上的布袋,我從沒有如此近距離的大量過她,嬌美的臉龐離我如此近,白裡透紅的肌膚似乎吹彈可破,豐滿雪白的乳房被我看到大半,她今天不但沒有穿內褲,乳罩也沒有戴,甜膩的乳香讓我開始興奮。
  漸漸的她吻上我的耳垂,輕輕的在我耳邊叫了一聲「老公。。我想要你的大,大大的大雞雞。。。你看人家下面都濕了嘛。。人家想要了嘛。。」聲音酥軟甜膩。我再也堅持不住,碩大雞巴早已硬的鐵棒一般。
  她沿著脖子,一路吻了下去,濕滑滾燙的嘴唇一點點向我的陰莖靠近。一會兒就把頭埋在了叉開的大腿之間,輕輕的翻開我的包皮,向我龜頭輕輕吹了口氣,便張大小嘴一點一點的含了進去,小心翼翼的一圈圈舔舐起來,溫軟滾燙的舌頭在龜頭上一圈一圈的輕輕打轉,小嘴一下一下的上下套弄著。一小會兒我雞巴已經青筋暴起,她一把吐了出來,兩條修長的大腿分得開開的,跨坐在我身旁撩起裙擺,就慢慢的下蹲。
  裙擺擺在我肚皮上,我看不到她的陰部,只能感覺到她的陰道一點一點的被我侵入,把我龜頭夾的緊緊的,由於沒有前戲很乾澀,她也似乎有點難受,由於我的雞巴粗大挺長,她不敢一座到底。
  我猛地向上一挺,猛的一扎到底。她「啊」的叫了一聲,像被針扎一樣騰的起來了。她重新調整了位置,又一點一點的坐下。這次她的陰道濕潤了一些,緊緊的夾住龜頭很舒服,就在我陰莖進去三分之一的時候,我又猛的扎進去,騰的又起來了。如此反覆幾次,她狠狠的看著我,一咬牙,撲哧一聲一座到底,呼哧呼哧的上下套弄起來。不一會兒淫液就得我小稜黏糊糊了一片,我也賣力的捅著她的騷穴,「嗯,,啊啊啊啊 啊啊。。。」她臉瑕緋紅,呻吟聲連成一片,胸前兩個嬌美的乳房隔著薄薄的衣衫上下跳躍,這個美麗風騷的少婦終於浪叫著在我碩大的雞巴上上下起伏浪叫連連,我不由的賣力的狠狠的向上插著她的騷穴,每次都是陰莖抽到陰道口了再狠狠的插進去..突然她脖子向後緊繃著,雙手抓住自己的頭髮,套弄的速度也悅來越快,終於在一陣高亢的叫床聲中,「嘩」的一股陰精澆在我的龜頭上,我猛力的狠狠繼續幹她,在她陰道又一陣高潮來臨的時候,大股大股的精液噴薄而出,深深的射進了滾燙的陰道。她軟軟的趴在我身上,精液緩緩的流了出來,夾雜著淫水在我小稜留了一片,她下床用紙巾幫我細心的擦乾淨,在輕輕的分開自己的兩半花瓣,輕輕的擦拭好。
  然後解開我的繩子,把頭埋在我的胸膛,重重的吮了我乳頭一下,輕輕讚歎一句:「老公你真厲害,大雞巴幹得我好爽。爽死我了」。竟然握著我的雞巴睡著了。睫毛上還有一絲晶瑩的淚珠。
  我嗅著這個美麗風騷又潑辣的少婦的髮香,撫摸著她綢緞般的肌膚,心裡想:我終於徹底的得到她了。凌晨有抱起她做了兩次,幹得她看我的眼神都開始嬌滴滴的了,就心滿意足的回宿捨了。
  臨到快要放寒假了,我提前幾天買好了火車票,打點好學校的一些事情,就準備回家了。臨走前一天接到她請我吃了頓飯,算是為我送行。
那天我們都多喝了點酒,看的出來她跟我一樣,心情都不是很好。後來我送她回她住的地方,一路上兩人神情都很落魄。我緊緊握著她的手,想跟她說點什麼,又不知道趕麼好,只好算了。她喝醉了臉上起了一層紅暈,燙燙的,渾身越發的軟綿綿的,進屋了我就瘋狂的吻她,把她外套脫了,小心翼翼的把她粉紅色的毛衣脫了,她意識已經模糊了,我把她抱起平放在床上,三兩下就把她脫得只剩下白色的帶蕾絲的內褲和胸罩了。她粉嫩的肌膚被村托的更加的白裡透紅,我慾火騰一下就上來了,撲上去一把分開她的大腿成八字,扯下她的內褲,粉嫩的騷穴就暴露在我面前,陰毛烏黑油亮,大陰唇肥厚,夾得緊緊的,兩瓣鮮紅粉嫩的小陰唇外翻了出來。縫裡已經濕潤無比了。我忍不住舔上去,舌尖分開鮮嫩的肉縫,一圈一圈的攪動了,她似乎從來沒有受過這種刺激,一下子就瘋狂的呻吟了起來,屁股抬得高高的,瘋狂的一圈圈扭動著,掄得飛快,雙手抱著我的頭,使勁往她逼縫裡按。。我突然一口含住她的鮮嫩突出的陰蒂使勁吮吸著,同時舌尖一圈圈的使勁抵住陰蒂旋轉,她瘋狂的叫著,身體僵硬的拱起,突然一陣陣的狂噴猛洩,過後她癱軟如泥。大腿內側肌肉還微微的抽搐著。意識已經模糊不清了。我並不停歇,抱著她豐美的屁股往我這邊一拖,拿過一個枕頭墊在她屁股下,把她兩條修長白皙的一分,青筋暴起的龜頭抵住她還水流潺潺的陰道口,腰莆挺,撲哧一聲就進去了大半。她似乎還沒有適應我的粗大,微微的哼了一聲,她的陰道又緊又滑,完全不像一個已婚婦女的陰道。我一邊緩緩抽送一邊把玩著這個美麗風騷的少婦的乳房,她的意識有點模糊,渾身軟綿綿的,身上起了一層淡淡的紅暈,兩個乳房飽滿堅挺,伴隨著我的抽送輕輕的晃蕩著,她似乎還沒有適應我的碩大,眉頭微微的皺著,嘴裡卻發成幸福的哼哼聲。抽送了一會兒,她的陰道的淫水順著我的陰莖流到了床單上,我突然使勁拍了她臀莆下,她一下疼驚醒了,「啊」的一聲尖叫,我兩隻手握住她的腳腕把她兩條大腿使勁分開,下身突然瘋狂的在她體內抽送,哼哧哼哧床都晃了起來,」啊啊啊啊啊啊「她瘋狂的叫喊著,我一口氣孳幾百下,每次都把她鮮紅的穴肉都帶得翻了出來,然後一插到底,每次都直插花心,她的呻吟聲已經練成了一片,一會兒陰道裡水聲就嘩嘩的響開了。。突然她尖叫一聲,陰道內一陣一陣的收縮,撲哧一股淫水噴湧而出,直澆到龜頭上,我一陣激靈,盡數射到了她陰道深處。。我把龜頭拔了出來,送到她嘴裡,她一點一點的舔的乾乾淨淨,然後抱著我睡著了。。後來半夜醒來我有把她狠狠的干了兩次,只幹得她逼都微微發腫了,才饒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