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少女戰士外傳4

「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在火川神社,一個長發及腰的

女孩,一身巫女打扮,跪在神壇前,口中念著咒語,手中捻著佛印。她,就是神

社的住持火野麗(她的真正身份,正是由火星守護的愛與靈氣的戰士°°Sailor

Mars)。

  她正試圖以靈力,顯現妖魔的形貌。只見神壇上的火花上下的跳躍著,阿麗

滿頭大汗的,美麗的面容在火光映照下,仍是那麼動人心弦。她美目緊闔,正在

加強靈力。

  火光之上,一團黑影慢慢形成,隱約見到一個人形的物體。阿麗嬌叱一聲,

手上佛印急轉。黑影漸漸清晰,面容已可辨認,竟然沒有五官,十分恐怖。阿麗

心中一震,靈力散去,黑影亦煙消雲散了。

  其實自從星期天早上開始,阿麗心中已泛起一種不祥的感覺;到了星期一,

她更是實在的感覺到邪氣已經狀大。故此特地開壇作法,希望確定敵人的來歷。

剛才她已損耗大量靈力,全身香汗淋灕的十分疲累。阿麗心想今次的敵人來勢凶

猛,明天必須通知其他美少女戰士加強戒備。

  火野麗在銀河一戰後,已投身演藝界。她的首張個人唱片更是大受歡迎。在

唱片中,她集作曲、填辭及主唱於一身,成了偶像派的才女。以未足十九歲的青

春少艾,如花的美貌,勻稱的身段,修長的秀發,加上巫女的特殊身份,使她風

靡全國。要不是她爺爺去年過身,她繼承了神社而必須服喪一年的話,她如今可

能正在全國巡視演出呢。

  阿麗很愛她的爺爺,因此寧願暫停事業上的發展,依照爺爺的遺命看管火川

神社,宜至找到合適的繼承人為止。這幾個月來,阿麗仍惦記著死去的爺爺,很

少和其他美少女戰士出外游玩了。但另一個令阿麗封閉自己的原因,其實是地場

衛。

  在美少女戰士當中,阿麗和月野兔交情最深,也最早知道阿兔和阿衛的戀情

。阿麗當時為此神傷了很久,因為她也很喜歡阿衛。只是神女有心,襄王無夢。

阿麗自始將對阿衛的好感埋藏心底。但在爺爺的喪禮上,阿衛曾大方的借出肩頭

,讓阿麗盡情的痛哭,阿麗方發覺自己對他仍未忘情。為免對不起阿兔,因此她

決定封閉自己,讓這股愛意減退。

  阿麗用衣袖抹去額上的汗珠。兩年多的平靜生活,缺少了戰斗和練習,靈力

的運用有點兒生疏了。她打開神壇的趟門,讓出面樹林吹來的清風沐浴一下煩悶

的心靈。

  阿麗坐在長廊上,抬頭仰望天上的星宿。今晚的月亮又圓又大。忽然阿麗感

到風中有種陰寒氣息,她機靈靈的打了個寒噤。美目一射,在松樹下見到個身影

,身形十分熟悉。阿麗嬌軀一躍,如箭向樹下射出。黑影知道身形暴露,馬上閃

進樹林。阿麗窮追不舍,幾個起落,終於迫近黑影。只見她嬌叱一聲,玉掌如刀

便向黑影後頸切去。豈料黑影突然回頭,阿麗一看,竟是阿衛!連忙收手,但因

沖力過猛,失去平衡,全身馬上撞入阿衛懷中,兩人都跌在地上了。

  阿麗躺在意中人懷里,心里甜絲絲的。一雙水汪汪的的美目,凝神的望著阿

衛。

  阿衛劍目閃出攝人光彩,溫柔的說道:「阿麗,我很掛念你!」阿麗听到,

心頭大震,又驚又喜,羞得連耳根都紅了。只覺得世間一切再不重要。「那阿兔

…」櫻唇欲言又止。

  阿衛卻再不言語,嘴唇向檀口緩緩吻下。阿麗手中推拒,頭卻微微仰起,櫻

唇迎接著。雙唇一接,阿麗再不能控制,雙手自然的摟著阿衛的後頸。兩人熱烈

的吻著,舌頭和津液不斷交流。阿衛的手慢慢從阿麗的和服領口探手進去。阿麗

身穿傳統的巫女和服,自然沒有穿上乳罩,一雙椒乳,馬上落入阿衛手中。但覺

肌膚滑如凝脂,嶺上雙梅含苞待放,正在微微顫抖,等侯有心人的采摘。

  阿衛的手,在嫩滑的身體上四處游移,沒有放過任何一個角落。阿麗給摸得

全身發滾,鼻息沉重的在嬌喘著。玉手無意識的撫弄著阿衛的頭發。阿衛一手在

挺拔的美乳上肆虐,另一只手已掀起阿麗的和服下擺,撫摸著大腿內側的柔滑肌

膚。

  阿麗穿著和服,下身沒有穿上內褲,腰間只是圍了條傳統襠布。茂密的芳草

在襠布旁漏了出來,給阿衛溫柔的掃弄著。

  在漆黑的夜空之下,兩人躺在樹林中的小空地上。阿麗的和服已被解開了,

一雙高聳的乳房,在夜風吹拂下微微抖動。下身的襠布早已被扯下,兩腿分得開

開的,微隆的陰戶已經被愛液完全濕透了。美麗的面容也因為強烈的快感而微微

扭曲。阿衛則反身用手撐開阿麗的大腿,埋首在阿麗兩腿之間,瘋狂的用舌頭在

舔著她的陰蒂上,面上沾滿了淫水。

  阿麗興奮得張嘴大聲呻吟,忽然面上一熱,阿衛的陰睫就在眼前。她知道阿

衛的用意,心中一萬個願意,卻因為害羞而不敢采取主動。阿衛知道少女心事,

便將陽具移近阿麗檀口,微微用力,迫開她緊閉的櫻唇,插入她口中。

  阿麗含著阿衛的陽具,舌頭很自然的便在龜頭上舔著。只覺陰睫愈脹愈粗,

櫻唇給撐得大張,阿衛輕輕一送,陽具便頂住喉嚨,很不舒服。連忙用舌頭將陽

具頂出,只含住龜頭,不斷的吸吮著。

  阿衛的陽具給吮的很是舒服。他回禮的吸吮著阿麗的鮮艷花瓣和膨脹突起的

陰核,同時用舌頭充當先鋒,探索阿麗緊閉的處女陰道。陰道口封得緊緊的,就

算已將大腿分到最開,城門仍沒有一絲空隙。阿衛一用力,舌頭突入陰道,馬上

被緊湊的套住。

  阿麗感到禁地有異物闖入,快感涌上心;但口中塞著大陽具,叫不出來,

只有從鼻子中發出急促的喘氣聲。阿衛的舌頭不斷前進,一面吸吮著如潮水般涌

出的淫水,一面用牙齒輕輕噬哎著陰核。阿麗只覺全身充斥著前所未有的快感,

忍不住吐出陽具,在夜空中高聲的號叫著。突然全身劇震,手腳痙攣,在嬌軀上



現出一片紅潮,首次經歷著性的高潮。

  阿衛轉過身,將陽具對正猶在流著淫水,不停顫抖著的美麗陰戶;雙手托住

阿麗的屁股,腰肢用力,已把斗大的龜頭插進陰道。阿麗感到下身一陣脹痛,不

禁「哎呀」一聲,嬌呼了出來。阿衛最接再厲,徐徐用力,將陰睫插入從未有人

到過的處女陰道。阿麗只覺陰睫不斷深入,陰道給撐得脹脹的,很是痛楚。突然

阿衛大力一頂,毫不留情的撕破已守衛了禁地十八年的處女膜。然後才將陽具抽

出,絲絲處女血灑落在龜頭上。阿麗嬌呼一聲,痛的幾乎暈了過去。

  就在破處劇痛的一剎那,阿麗突然感到心靈一片清明。馬上感應到爬在自己

身上「阿衛」的邪氣,而且妖氣最濃烈之處,正是插在自己陰道內的陽具。阿麗

不及細想,手一揚,喝道:「惡靈退散」,手中變出靈符,重手的擊在阿衛的額

上。阿衛慘號之下,陽具抽離阿麗的身體,往後仰天跌倒。

  阿麗忍著腿間劇痛,站起身來。赤裸的嬌軀在夜空之下顫抖著,絲絲的落紅

,沿著大腿流到足踝上,淫水仍未歇止的從陰戶滴到草地上。阿麗忍痛擺出防守

的架式,她仍然感到濃烈的邪氣,剛才的攻擊並沒有打敗這個妖魔。

  「嘿嘿…我早知道在美少女戰士當中,你最難對付。」阿衛從地上慢慢的站

起來,堅硬的陽具仍然高高的挺著。泄血的龜頭指著赤裸的阿麗。「你的靈力一

定會感應到我的偽裝。」阿衛一手撥開貼上額上的靈符,一張俊面已給靈符燒得

烯爛,隱約露出髏骨。非常嚇人。

  阿麗感到心驚肉跳的,不再猶疑。馬上揚出封藏了兩年多的變身杖,口中叫

道:「火星水晶力量…變身!」全身發出奪目光輝,幾個轉身,變身成為火星美

少女戰士°°Sailor Mars!

  「火舞…曼佗羅!」阿麗手中拚發出連串火環,向阿衛飛射。只見阿衛身影

一閃,失去蹤影,火環全部落空。阿麗見敵人如此厲害,慌忙增強靈力,腦海中

一片寧靜,馬上感應到妖魔的正確位置。絕招「烈焰…狙擊箭!」,玉手一揚,

架起火弓,嬌身一轉,向著身後暗處,閃電般射出雷霆一箭。只听見一聲慘叫,

阿麗口中嬌呼:「射中了!」。走近一看,只是一塊木頭!突然背後風聲響起,

連忙轉身迎敵。才剛轉身,一雙手腕和足踝,已被人從四面牢牢抓住拉開。耳邊

傳來刺耳的聲音:「那只是的的分身。」

  阿麗大驚,只覺四肢被人大力拉開,全身不能動彈。定神一看,只見「阿衛

」從肩上生出一雙大手,分抓自己雙腕;而自己的足踝,則給妖魔從腰部生出的

另一對手捉著。阿衛燒毀了的面孔,卻已恢復完狀,眼光說不出的妖異。

  阿衛口中發出令人毛骨聳然的聲音:「剛才乖乖的不是很好嗎,你浪費了我

不少時間,我不會讓你好過!」說著,雙手撕破Sailor Mars的水手服,片刻之間

,阿麗又再全身赤裸的吊在妖魔身前。

  阿麗已驚得不知所措,忽然感到下身有硬物亂頂亂撞。低頭一看,嚇得張大

了口。只見阿衛的陽具暴脹至接近一尺長,粗大了不少,而且凹凹凸凸的起滿陵

角,簡直像枝狼牙棒似的。她嚇得全身戰抖,眼中充滿害怕的眼神。

  妖魔伸手握住阿麗雙峰,用力的撫弄著;全身上下散發出濃密的催情氣體。

陽具也在陰戶外前後磨擦著,同時俯身向前,舔著阿麗的耳朵。

  阿麗心中極不願意,但身體卻不受控制,在各個敏感位置傳來的快感愈來愈

強列,剛才的纏綿情境不停在腦中盤旋。開始忘記了身前的只不過是只妖魔,而

不是意中人地場衛了。她四肢受制,不能迎合,只有扭動屁股,依依呀呀的發出

銷魂的嬌吟。妖魔知道阿麗己被妖法再度蒙住心志。他開始再次進攻了。

  阿麗高潮迭起,已被開鑿了的處女陰道,感到難耐的空虛。屁股不由前後扭

動,加強與陽具的磨擦。是時候了,阿衛伸手握著阿麗的縴腰,陽具對正陰道口

,用力將近尺長的怪物,徐徐迫入阿麗體內。阿麗只覺下身傳來劇烈痛楚,痛得

她直仰著頭,張大了口,發出撕心裂肺的嚎叫。妖魔卻充耳不聞,只是將屁股直

往前推,好一會,才將整根陽具,完全釘入阿麗的陰道內。阿麗已痛得昏了,美

麗的臉垂在胸前,一頭秀發,零亂的散落。妖魔毫不理會,一抽陰睫,開始強力

的抽送。

  阿麗是痛醒的,初經人事的幼嫩陰道,根本受不了狂風暴雨;何況是這超級

大陽具的急速抽插。陰道已擴張至最大程度,如崩堤般分泌出大量的愛液,勉強

潤滑著使陰道不致脹裂。陽具像火棒一樣,一下一下的沖擊著阿麗的子宮。阿麗

感到陰道火辣辣的,陽具的每一插入,都好像硬要在身上鑽出一個洞似的。挨著

挨著,在劇痛當中,居然夾雜些兒快感。快感不斷急劇的積聚,漸漸蓋過痛楚,

高潮襲至,阿麗不由全身痙攣,不停的顫抖。

  妖魔卻沒有因為阿麗的高潮而減慢抽插,仍是瘋狂的沖擊著阿麗的身體。起

初幾次,阿麗還是苦樂參半。但經過一次又一次的高潮沖激,阿麗漸漸感到身體

淋木了。陰道經過長時間的抽插,愛液的分泌逐漸乾涸,已開始磨擦出血絲。下

身愈來愈痛,阿麗終於忍受不住,昏迷不醒了。

  妖魔見阿麗暈倒,大聲獰笑著,下身卻仍不停抽插。最後才將大量精液,射

進阿麗滴著血的陰戶內。精液灌滿了陰道,從陰道口溢出,帶著血絲流滿了阿麗

白晰的大腿。妖魔松開吊起阿麗的怪手,阿麗馬上氣若游絲的掉到地上。妖魔將

怪手全部收回,身體迅即變回地場衛的身軀。站在一旁,看著昏迷了的火野麗的

身體變得逐漸透明,直至完全消失。

  他伸手將阿麗的力量水晶,粉紅色的火星水晶石放入懷中,轉身便欲離去。

突然,妖魔身形一閃,向橫射出。他才剛閃開,一個光球已將他原本站著的位置

炸得粉碎。兩條窈窕的身影飄入小樹林,正是Sailor Uranus和Sailor Neptu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