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夢

  張太太已經三十七、八歲,但身材保養得很好,沒有中年發福,而且皮膚白晰
,面貌姣好,給人的感覺如三十出頭的少婦,看不出她有一個十七、八歲的女兒。

  她的女兒雯雯遺傳母親的優點,身段婀娜,樣子甜美,外型比實際年齡早熟,
兩人走在一起,令人誤以為她們是兩姊妹。

  張太太的丈夫英年早逝,留下孤兒寡婦,無所依持。

  幸好張太太的丈夫生前經營小生意,把賺得的錢用來置業,他遺下的物業,除
一自處住的,還有兩個住宅單位租給別人,張太在丈夫去世後,亦不愁生活,專心
心照顧寶貝女兒雯雯。

  雯雯對讀書沒興趣,中學畢業便面出來社曾做事,張太太也不勉強她繼續升學
,由她選擇她想走的路。

  家庭不用雯雯負擔生活開支,她也不著急找工作,在家呆到悶了,便隨意找一
份工作,做一兩個月,覺得累了,又辭職不幹,反正沒錢用可向母親拿。

  張太太每月收租有好幾萬,物質生活頌為寬裕,不遇精神生活卻感到空虛,尤
其生理需要令人藉慰。

  以她正處狼虎之年,對性方面頗為渴求,可是又不能隨隨便便找一個男人上床

  召男妓來服務,她又不夠膽色,她寄望正正當當辟覓第二春,結交一個可托付
下半生的男人。

  在一個偶然的機曾下,張太太認識到馬田,他年紀和張太太差不多,仍未結婚
,在一家高級食店做經理。

  馬田對這俏寡婦亦有意思,經常向她無事獻慇勤,張太太對高大俊朗的馬田也
芳心暗許,兩人一拍即合,發生超友誼關係。

  這晚張太太又帶馬田回家,她知道女兒雯雯和朋友去離島宿營,要翌日才回家
,她可以留馬田在家玩個痛快。

  一入屋,馬田便抱著張太太熱吻,舌頭撩入她口腔,兩條舌頭互相纏繞,吞噬
對方的唾液。

  張太太貼著馬田胸膛的雙峰,一起一伏,像替馬田按摩,馬田的手下垂,按著
張太太渾圓富彈性的胸部揉捏,同時將胯間隆起的東西摩擦她兩腿盡頭的地方。

  馬田動手解開了她的上衣鈕扣,再挑開她淺黃色的奶罩,兩隻脹鼓鼓大奶稍微
向下墜,碩大的肉球十足,馬田雙手捧著張太太隻大奶揉捏。

  雖然張太太年紀已不輕,但兩隻大奶仍充滿彈性,頂端兩粒奶頭是淺啡色,如
小葡萄般大,馬田含著來吮啜,張太太被他搞到渾身酥軟,發出連串呻吟。

  在馬田口中的小葡萄,受到刺激,漸漸膨脹茁壯,啜完右邊的一顆,他又啜左
邊的一顆,張太太撫摸他的頭髮,像懷中的嬰兒吃奶。

  馬田啜完兩顆乳頭,猶有餘甘,沒有就此停下來,他沿著張太太的乳溝舔掃,
舐勻她的乳房,又向下進發,住小腹一直舐去,他捲起張太太那條小得無可再小的
淺籃色厘士三角褲,欣賞她濃密的大草原。

  張太太的三角地帶賁起,複蓋厚厚鳥黑的陰毛,表面泛起一層水光,他把頭湊
近,嗅到陣陣騷味。

  馬田用舌頭舐一舐鋪在陰毛那層膩膩的密汁。

  張太太的桃源洞不斷滲出水,浸潤著她茂密的大草原。

  她把兩腿擘得大大,挺高臀部,示意馬田舐下去。

  馬田樂意為她效勞,他伸長舌頭撥開小撮陰毛,尋找桃源洞的入口,兩片厚厚
的陰唇張開,仿似對馬田裂嘴而笑。 

  舌頭撩刮張太太的桃源洞口,又有大量淫水湧出,馬田毫不考慮,將滑潺潺的
淫水舐掃吞食。

  他的舌頭捏擦嬌嫩的陰道壁,張太太樂得呵呵大叫。

  “噢…啊…好…好燙呀!撩…撩入喲…馬田…我…我…好…更高些!”

  馬田的舌頭舐得張太太如痴如醉,大力按著他的頭,壓向她的陰戶。

  “哦!呀…”張太太的肥臀挺得高高渴望馬田快點給她充實。

  “馬田…呀…俾我…快給我…我…好空虛呀…插進去啦…”

  馬田似乎並不急於插進去,他要充分熱身之後,才大舉進軍。

  換了一個姿勢,他仰躺住床上,張太太伏住他身上,面對著他的陽具,馬田要
她替他品簫,享受張太太的口舌服務。

  張太太捉著馬田半硬狀態的陽具,張開嘴巴,把他半截陽具吞入口中,馬田的
陽具非常粗壯,大約有六吋半長,比張太太的亡夫威猛得多。

  馬田感到陽具被一濕濕暖暖的套子包著,像浸溫泉浴,張太太又用舌頭尖撩刮
馬田陽具頂端裂縫。 

  那是十分敏感的地方,她擦得馬田全身毛孔舒張,大叫過癮。 

  張太太的口技並不比馬田遜色,兩人鼓相當,互替對方添舐性器,馬田的陽具
越發堅硬,他反應進入作戰狀態,爬起身叫張太太趴住床上,他要由後揮棒入洞。

  媚態畢露的張太太,馴如羔羊,將圓臀抬得高高的,等候馬田用他的巨棒探入
,給她填滿空洞洞的陰戶。

  馬田的陽具對準張太太濕得一塌胡塗的陰戶,臀郡住前一挺,半截陽具插進她
的體內,張太太呀一聲叫起來。

  “啊…插…大力…喔…馬田…你好…勁呀…”

  馬田往前一衝,全根插進張太太的陰道,她的陰道壁頗為緊窄,馬田的陽具一
塞進去,被夾得緊緊,他陽具頂端觸及張太太的子宮,按著她的腰開始抽送。

  時快時慢,時深時淺的抽插,把張太太幹得飄飄然,要生要死。

  “啊!插死…我啦…噢…不要停…再插進…我是賤貨…插死…我了…快…噢…

                   
  張太太的淫聲浪語,越叫越高,馬田抽插了七、八十下,張太太歇斯底里亂叫
,她快樂到靈魂出竅。

  馬田雙手撈向前,猛捏張太太微垂的大奶,越捏得大力,張太太越興奮,兩隻
大奶被馬田捏得變形,張太太已陷入忘我的境界,痛苦快樂她分不清楚了,面上的
表情狀似痛苦,其實極樂。 

  面部肌肉扭曲,呻吟轉超低沉。

  “喔…喔…嗚…鳴…呀…到啦…”張太太全身一震,四肢抽搐,陰道肌肉收縮
,把馬田的陽具夾得更緊,終於洩出陰精,澆落馬田的大龜頭。 

  馬田也差不多要作最後衝刺,抽搐了十下八下亦不支了,陽具劇烈抖動,噴出
熱燙燙的精液,激射落張太太的花芯。  她伏在張太太身上喘氣,回味剛才的甜蜜感覺。 

  張太太和馬田來住,經常帶他返家,都是趁女兒雯雯不在的時候,因為她怕雯
雯不接受馬田,所以不想讓雯雯見到馬田,等候適當的時機,才將馬田爆光。 



  馬田亦知道張太太有一個女兒,他沒有想過與張太太將來有沒有結果,所以不
把這個問題放住心上。

  張太太以遲早亦要讓雯雯知道她結識了一個男朋友,故和馬田商量後,就帶雯
雯出來,大家見見面,希望雯雯可以接受母親的男朋友,將來大家好相處。 

  當他第一次見到雯雯,竟然被她深深吸引。

  雯雯高挑的身段,嬌俏可人,令馬田難以控制自己的感情,對雯雯產生非份之
想,希望一箭雙雕,兩母女他也可兼得。 

  至於雯雯對馬田這位俊朗的叔叔,亦被他的外表所吸引。 

  雖然她已有男朋友,但因有拗撬,處於冷戰狀態,情緒頗為低落,馬田的出現
,她有第六感覺,眼前的男人,不是屬於母親將來的另一半。 

  張太太回家後,問雯雯的意見,看她對馬田有何評價。 

  雯雯直接了當說不喜歡他,要求母親下要和馬田繼續來住。

  張太太想不到雯雯曾這樣說,憑她的觀察,還以為女兒會接受馬田做她的男朋
友,誰枓她竟對馬田的感覺如此差。

  其宜雯雯並不是討厭馬田,只是覺得馬田和母親不相襯,他應該找個年輕的,
暫時母親對馬田仍有吸引力,但過多幾年,馬田仍然年輕,母親容顏慚失光彩,人
老色衰,馬田便捨母親而去。 

  所以雯雯不看好母親和馬田有結果,故意說不喜歡馬田做她的爸爸。 

  另一方面,馬田亦暗中轉移目標,瞞著張太太約會雯雯,而雯雯亦沒有拒絕馬
田,跟他約會幾次,感情迅速發展。

  雯雯和馬田在一起,她也很矛盾,名義上馬田是她媽媽的男朋友,自己這樣做
,會對媽媽造成很大的傷害,但她控制不了自己,無法抗拒馬田向她示愛。

  有一個晚上他和馬田吃飯,雯雯心事重重,因為朋友的事和母親的事,使她感
到很煩惱,馬田察容辨色,開解雯雯,並建議她喝一點酒,忘卻煩惱事。
                   
  喝得半醉的雯雯,倒在馬田懷中,馬田沒有放過這大好機曾,將雯雯帶回自己
的住所,抱她入房。

  雙頰傲紅的雯雯,躺在床上,馬田快手快腳脫掉自己的衣服,爬上床,哄近雯
雯的臉,見她雙目禁閉,嘴角微張,馬田把嘴印住她的朱唇,深深一吻。 

  雯雯酒醉有幾分醒,被馬田索吻,突然張開眼睛瞪著他,欲推開馬田。 

  馬田那肯罷手,繼續強行吻雯雯,熱吻漸漸把她溶化,她沒有再掙扎,馬田得
寸進尺,解開雯雯的恤衫,伸手入去摸她的雙乳,穿過深深的乳溝,探入高聳的乳
房。

  雯雯的乳肩比張太太更有彈性,她的皮膚滑如凝脂,馬田以純熟的動作,將雯
雯的奶罩卸去。

  他重施故技,含啜雯雯頂峰粉紅的顆粒,又搓捏另一顆粒,實行雙管齊下。
                   
  “噢…不要…放開我…”雯雯口中說不要,但動作沒相應配合,反而半推半就
,任由馬田為所欲為。 

  軟軟嫩嫩的小顆粒,被馬田啜得發硬,脹凸起來。 

  啊…求求你…我…忍不…住啦…” 

  馬田的調情動作,挑起雯雯的慾念,慾焰燃燒理智。

  這個男人是媽媽的情人,她不應該分享的,但馬田真正喜歡的,並不是年紀不
相當 的母親,雯雯找個理由令自己好過,她認為馬田和她才相配,馬田愛的人是
她,這樣做沒有不對,雯雯便可以放心和馬田做她想做的事。 

  馬田是性愛高手,他每一個動作,都令雯雯很舒服。  

  雯雯也不是毫無性經驗的少女,她和男友早發生超友誼關係,嘗過性愛滋味的
她,自然知道性愛會帶來肉體極大快樂。

  馬田經驗老到,比她的男友勝幾倍,起碼他會照顧到雯雯的感受,不似她男友
粗枝大葉,不懂調情技巧。

  雯雯青春的軀體是張太太所欠缺的,全身上下沒有一分贅肉,而張太太雖說保
養不錯,但歲月不饒人,有些地力總難掩老態,單是肌膚已無法和雯雯相比。 

  雯雯平滑織巧的腰肢,嬴得馬田讚嘆之聲。 

  馬田扯下雯雯白色的三角褲,她的陰毛只有稀稀疏疏幾條,兩片陰唇薄薄,露
出一條窄窄的縫隙。

  淺粉紅色的陰唇,令馬田垂涎欲滴,他飛撲而下,吻了雯雯的陰戶一下。
                   
  然後他伸出舌頭舔掃她可愛的陰唇,雯雯被他一舔,全身一震。

  馬田舌頭尖探入縫隙,感到非常狹窄,雯雯有點儿緊張,兩腿一夾,把馬田的
頭夾著,令他動彈不得。 

  雯雯此刻還想保持矜恃,叫馬田不要侵犯她的桃源洞,馬田心中偷笑,到此地
步她還要裝模作樣!

  他故意舔得雯雯淫水四濺時,暫停動作。

  快感突然消失,雯雯難受極了,大發嬌嗔,紅看臉要馬田給她。

  馬田才繼續發揮他的長處,舐得津津有味。 

  雯雯催促馬田快提槍上馬,她想一嘗馬田的大肉棒。

  仰臥床上的雯雯被馬田分開大腿,他把朝天豎起的肉棒稍為按低,較準魚度,
龜頭頂著她的陰唇,一壓下去。

  小半截進入雯雯的洞穴,大龜頭已寸步難移,馬田需運勁一頂,才可以塞入大
截,雯雯大呼小叫,兩手抓緊床單,扭動腰肢,承受馬田的衝擊。 

  整根大肉棒深入少女的陰道,令她有澎脹欲裂的感覺,而馬田的寶貝從未享受
如此緊窄的肉洞。 

  他一下接一下抽送,雯雯快感越來強烈,高潮一浪接一浪,馬田抽送了過百下
,亦無以為繼。 

  最後雯雯也不知是第幾個高潮到,低沉吼叫一聲,半昏倒過去,而馬田抽出陽
具、噴射出濃濃白漿,洒在雯雯的乳房和小腹上,各自得到滿足。

  馬田和雯雯背著張太太偷情,終於紙包不住火,被張太太知道。

  張太太沒有怪責雯雯,因為雯雯是她的女兒,而且年紀小,她認為一切都是馬
田的陰謀,利用她再佔雯雯的便宜。 

  她怒不可竭,找馬田大興問罪,馬田嘻皮笑臉,謂張太太勿太認真,大家合則
來,不合則去,他對雯雯也沒有投下真惑情。

  馬田此話傷透張太太的心,她幾乎失去理智,隨手拾起生果刀刺向馬田。 

  馬田胸口鮮血直湧,驚動警方,張太太的春夢成一場惡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