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美女人妻做家教

正文
    記得那是2008年的夏天。給老闆商量好久終于答應讓我休息一星期。當然也是業績達到了,不然才沒這麽好說話呢。本人是做醫藥代表的。醫科大學研究生畢業就直接到了現在的公司。用老闆的話說我這是大材小用了。

  哈哈。由于我專業性比較強,在學校又是學生會的,比較善于交際。所以每年的業績在全公司都是屬一屬二的。業績做的好當然待遇也相對好很多,在老闆那也比較好說話。呵呵。沒辦法,老闆也考慮跳槽的問題。記得有人說過現在是人才的世界,最值錢的就是人才。不好意思,本人就屬于人才那一夥的。

  哈哈。正在家安排這一星期要怎麽過呢,電話響了起來。接起來一聽,是大學時期很要好的同學,我們一個寢室的,好的沒話說。知道我出差回來,找我吃飯,說是給我接風。呵呵,正好開始休息了。約好地方說好不醉不歸。到了地方一看,他跟他老婆已經等在那了。寒暄幾句入席。

  由于都是老關系了,簡單的幾個小菜。N多瓶啤酒。邊喝邊聊邊回憶從前的大學時光。喝到半道的時候他老婆才引出了今天約我出來的主題。原來他老婆的一個好朋友準備考藥劑師資格證。但是基礎比較差必須要補習才能考的過。讓我幫忙補習一下。“我就知道你小子叫我出來喝酒準沒啥好事。原來是忽悠我去做免費的家教啊。咱倆同學,你給她補習不得了啊。”我笑著說到。“可拉倒吧,他那兩下子誰不知道你還不知道啊。你可別埋汰他了。”他老婆笑罵到。“行啦。看在嫂子的面子上,我就做這免費家教了。

  正好放一星期的假。但是想這一頓飯把我打發了那可是不行啊。”我邊喝酒邊說到。“哎呦,那我先替我朋友謝謝了啊。來嫂子跟你幹一杯。明天帶你去她那看下,要準備什麽東西讓她趕緊準備下。有你這高才生幫忙一定沒問題了。”他老婆說著就跟我幹了一杯。“還準備啥啊。教材,資料什麽的就算她沒有,我這可是有的是啊。明天直接去了就上課,我還想早點教完好好休息那。”我大咧咧的說著。

  第二天早上8點鍾電話準時把我叫醒。一看是我朋友他老婆打來的。約好地方,洗臉,刷牙,穿衣服出門。大概9點鍾一起到了她朋友家。在路上跟我介紹說她朋友叫于茵。

  今年32,結婚5年了孩子4歲。老公是電業局的,她本人在市中心醫院上班。由于要往上爬所以必須得有醫師資格證和藥劑師資格證。醫師好考,她本來就學醫的,臨床沒什麽問題,就是藥劑師有點難,她底子不行,需要補習。說著就到了她家。一開門,我就感覺眼前一亮。好一個嬌美人妻啊。

  165左右的身高。半袖的開領職業上裝,淺蘭色牛仔褲。長發紮了一個高高的馬尾辮。胸部鼓鼓的牛仔褲裹著兩條修長的腿。把屁股顯的特別的翹,更難得的是那小腰條,一點也不象是個有個4歲孩子的人。“來的這麽早啊,快請進。沒想到你們來的這麽早,我還沒收拾屋子呢。亂了點別嫌乎啊。”于茵客氣的把我們讓進來。“又不是來你家檢查衛生的,誰嫌乎你啊。”朋友的老婆笑著說到。“來給你們介紹下。

  這是小張(本人姓張)醫科大學研究生畢業的,絕對的高才生,費好大勁才給你忽悠來的。(就是一頓飯,沒覺得她費多大勁)正好趕上他休息一星期,能好好幫你補習一下,放心吧,一定能考下來的。”

  “小張,這是于茵,今天開始就是你學生了。你得好好教啊,要是考不過看嫂子怎麽收拾你。”朋友的老婆介紹著,我看著屋子�的環境。兩室一廳的房子,裝修的很溫馨。說是沒收拾,但是幹淨整潔,淡淡的香氣充斥著我的大腦。從她的打扮和屋子的布置就可以看的出,她是一個很有生活品位,追求生活質量的人。“張老師,您看我的這些教材和資料可以嗎?”

  于茵的問話把我拉回到現實的空間。“哦,可以,少了點東西,不過沒關系。我那有,今天先就著你的來,明天我來的時候給你帶過來。”我大概的看了下,回答到。“那真是麻煩你啦,哎呀,光顧著說這些了,你快坐啊,我給你到杯喝的去。你喝什麽?茶還是咖啡?”

  于茵笑著說到。“別麻煩了,早上出門前剛喝了水不渴。需要的時候我告訴你。你們先聊我先看看教材。”我擡頭回答到,然後又開始看起了教材。說實話,離開課本很久了,也隻能憑記憶和自己平時積累的東西來教了。不過考個證我還是有信心的。“你們上課吧,我也得走了。今天得去給老公買褲子呢。”朋友的老婆邊說邊走到門口換鞋。“那我就不留你啦,等考完試我請,大家一起出來熱鬧下哈。”于茵邊送邊說到。邊看邊教,一上午很快過去了。

  中午茵茵要請我出去吃飯,我說太熱了就在家�簡單吃點吧,不出去了。她做飯,我繼續溫習下午要教的課。邊吃著她做的午飯邊聊起了家常。通過聊天知道,她早就應該升了,就是因爲證書的原因一直沒上去,自己考了兩次都沒考過……真不知道她怎麽想的在醫院上班,考個藥劑師都考不過,真汗……他老公是電業局管外線的。應酬很多經常半夜才回來甚至有時候都回不來。沒辦法,管外線可是個肥差啊。一個外線工程下來撈的也不是小數目啊,應酬多那是自然的。下午又是一下午的課。休息的時候就喝茶聊天。逐漸的對她的了解也多了起來。她是個很活潑,很開朗外向的女人。跟她說話很舒服,開始還不太好意思,後來話題多了起來。聊的也越來越開心了,課也完了,告辭回家。她送我下樓,順便到幼兒園接孩子。換鞋的時候她笑著說:“沒看出來啊。高才生,大公司的醫藥代表,嘴�還蹦髒字呢啊。哈哈。”

  “哈哈。高才生就不罵人嗎?主席生氣還罵娘那。又時候帶髒字也是交際的一種需要啊。”我笑著回答到。“跟你說話真有意思,課教的生動,講的透徹,話也說的明了,一點不裝B。這才是老爺們,比那些什麽都沒有,天天裝B的強多啦。”她邊說邊鎖門回到家,邊整理明天要帶給她的東西邊回味今天的一天。感覺她說話也很有意思。哈哈。想到她那誘人的身材,難免的咽了下口水。就這樣的邊聊邊教的4天過去了。大家也越來越熟悉起來,有時候我故意的跟她說點葷段子,開點過格的玩笑,她也是不甘落後的回擊我。

  第5天的時候,還是早上9點鍾,我準時敲響她家的大門。敲了幾次都沒人開。奇怪,約好了的,她不可能不在家啊?正在我準備打電話的時候門開了。看到門�邊的她,我眼睛又一次的直了。她應該是剛剛洗完澡,我說怎麽敲了半天沒人開呢。穿了一身粉紅色的吊帶裙。頭發還是濕濕的盤在頭上。“進來啊。看什麽呢啊。沒見過女人洗完澡什麽樣子啊。不好意思啊,開門晚了點。嘿嘿。”她半罵半笑的說著把我讓進來。“呵呵,洗完澡的女人是見過。但是沒見過這麽迷人的。讓你熏的直迷糊忘進門了。哈哈。”我也笑著說到。進門坐在沙發上。“熏你?我剛洗完澡怎麽會熏到你。再說,我平時身上也沒什麽異味啊!”

  她邊說邊往自己身上看。“哈哈。香的熏到我啦。”我邊笑邊拿水喝。“你死不死啊你。”她邊說邊一巴掌打在我胳膊上,正好我手�拿著杯子,水灑了我一身。“哎呀。”她邊叫邊往廁所跑,給我拿毛巾擦水。我看著她跑的時候,那胸前的一對大奶子蹦蹦跳跳的可真是波濤洶湧啊。下身不由的發漲,小弟弟慢慢的擡頭。她拿了毛巾,過來就坐在我身邊幫我擦身上的水。半邊衣服加大腿上全灑了。她擦到我大腿上的時候突然的停了一下,我知道她是碰到我那硬挺的大JB了。看見她臉稍微的紅了一下,我從這個角度也正好看見她吊帶裙�邊的春光。豐滿白嫩的大奶子,奶頭是深紅色的,邊上一圈紅色的乳暈,隨著她的手擦在我的身上,奶子一顫一顫的。我的JB越來越硬,象要暴了一樣。她站起來說,你把衣服脫了吧,挂著幹的快。還沒等我說話呢,她進房間去了拿出一條他老公的大短褲。“換上吧,衣服,褲子都濕了,我給你挂上。”說完把短褲扔給我。“你就站這看我換啊?”

  我笑著問到。“切∼∼有什麽好看的啊。不就那麽2兩肉嗎?誰沒看過啊!怎麽你還怕看啊!”



  人家都不怕了,我還有什麽不好意思的啊,呵呵。快速的換上了短褲,把濕的衣褲遞給她。她幫我把口袋�的東西都拿出來放好,然後把衣褲挂到陽台去了。回來的時候坐在我旁邊開始上課。聞著她身上的體香這課是怎麽也講不下去了。我都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麽。目光一有空閑就盯著她衣服�面的大奶子看。也不知道她知道不知道,就那麽半支著身子前傾著。看著她那紅色的奶頭和乳暈,那白嫩的大奶子。我感覺口越來越渴,小腹�一團火不停的燒著。“茵茵啊。幫我倒杯水,快。”我裝著看教材的說到。她拿著水一下子坐到我身邊。把水遞給我的時候我的胳膊碰到她的大奶子。那感覺真是太美妙了。本來稍微壓制下去的火又竄了上來。她壞壞的看著我一口一口的喝水。突然哈哈的大笑了起來。“你笑什麽啊。沒看過男人喝水啊?”

  我苦笑著問她。“男人喝水我是見的多了,沒見你這樣喝的。說說,怎麽了這是。讓咱們的大人才,大代表,交際大師這麽局促啊?”

  她邊笑邊說。“局促什麽啊?誰說我局促了,我就是渴了突然想喝水了。”我強辯到。“還不老實交代。你不說我把你衣服褲子全扔廁所盆�,看你怎麽走。哈哈。”她邊說邊往陽台跑去。我起身就去追,伸手抓她由于慣性直接撞在她身上,從後邊抱了個滿懷。“別啊,你扔了我可真走不了啦。你老公回來不得跟我拼命啊。”我還著急的說到,卻發現她軟軟的靠在我身上隻喘息,根本沒有跑的樣子。這時候才感覺到自己的手正抓著兩團軟軟的東西。低頭一看,由于我是從後邊抓的她,兩隻手從她的腋下抱在她那柔軟的大奶子上。掌心可以感覺到那硬挺的奶頭正頂著我。看著她軟軟的靠在我身上,半張著嘴,眼睛半閉著,臉上一抹嫣紅。我彎下腰吻向她那半張著的小嘴。用力的允吸著。她開始的時候隻是急促的呼吸,後來開始回應,吸我的嘴唇,吸我的舌頭。(感覺這時候除了吻她,說別的話都是傻B)甜蜜的親吻著,手也開始逐漸的用上力度。慢慢的揉搓著她那對美妙的大奶子。因爲生過孩子吧。奶子很軟很軟,但是一點都不影響該有的手感。她慢慢的轉過來用手摟著我的脖子,墊著腳跟我親吻著(本人185她165)我一隻手摟著她的小蠻腰一隻手在她那翹翹的屁股上來回的揉抓。感覺到胸前被兩團軟軟的肉緊緊的頂著。我的大JB早就堅硬的挺立著。隔著短褲頂在她的身上。她親吻著我,一隻手拉下自己的吊帶裙的肩帶。裙子滑落在地上。美妙的身體呈現出來。我一用力把她直接拉起來。她兩條腿盤在我的腰上,胸前兩個大奶子就在我的眼前。奶子稍微的有點下垂。我張嘴向她那紅紅的奶頭咬去,她一隻手抱著我的頭,一隻手拖著自己的奶子往我嘴�送。就像怕我累到一樣。她下身穿了一條白色的純棉的T褲。我兩隻手抱著她的大屁股,嘴�吸著她那性感白嫩的大奶子往陽台外邊走去。手指不時的探到她的跨見。發現那�早就已經濕的不成樣子了。就這樣抱著她坐到客廳的沙發上。手指不停的隔著T褲的底部挑逗著她。她已經由喘息改成了呻吟。頭往後仰著,奶子使勁的挺著頂在我的臉上。腰不停的前後扭著。下身在我身上蹭著。我用手指挑開T褲的邊緣,手指剛剛探進去就發現她的下身比水廉洞的水還要多的多。咬著她的奶頭,手指輕輕的揉著她下邊的小豆子。她死死的抱著我的頭。嘴�輕聲的呻吟著“不要。不要。”我把嘴松開,手指稍微的往旁邊挪了一下,問到:“真的不要嗎?”

  她嬰咛的一聲把我的頭抱到她胸前,下身往我的手上蹭著,說:“不要在客廳,被外邊看到怎麽辦啊。”我根本就象沒聽見一樣,嘴找上她的奶頭,舌頭慢慢的舔吸著,牙齒輕輕的蹭著她的乳暈。左右開工,她的奶子真香,聞著,親著,舔著,輕輕的咬著。我的一隻手從後邊拉開她的T褲底部,另一隻手整個的按在她的小穴上,輕輕的揉按著。她屁股突然繃緊向上,頭死死的往後仰著,奶子使勁的挺著。我一隻手按著她的腰慢慢的按下來,另一隻手輕柔的按著她的陰部。揉按到肉,然後大拇指輕輕的頂著她的小豆子慢慢的揉動,她的呼吸越來越急促,我轉頭喘口氣她就會馬上把我的頭抱回來,然後把她的奶頭送到我嘴�。(真害怕被這對大奶子給憋死……拇指揉著她的小豆子,慢慢的中指伸到她的陰道口。濕的已經不行了,我身上都是她流出來的淫水。中指慢慢的劃著,一節一節的伸進她的小穴。整個中指全進去的時候她已經開始輕聲的“啊……啊……”

  的呻吟著。中指在�邊慢慢的扣挖了一會後探到她的子宮,在那軟軟的滑潤的半圓球體上轉著圈,摸到子宮口的時候,在那神秘的縫隙上轉著圈。她這時象章魚一樣的死死的扒在我的身上,把我的頭擠在她兩個大奶子中間。我又加了一根手指進去,兩跟手指對她的小穴進行著指淫。她張大嘴急促的呼吸著。我慢慢的把她放倒在沙發上,一隻手用力的揉搓著她的大奶子。很軟,很舒服,另一隻手不停的在她的小穴�摳挖著,她緊閉著眼睛,大大的張著嘴用力的喘息著,靠沙發�邊的手抓著我的背,外邊的手死死的抓著沙發的邊緣。隨著我在她下身的手急速的摳挖,抽插,她大叫著用力的摟著我的脖子,整個身子向弓一樣的向我挺起。下身噴出大量的水來。噴在沙發和地上。然後重重的倒在沙發上。身體不停的顫抖著。半張著嘴喘息著。眼睛迷離的看著天花闆。我抽出手,脫掉自己的短褲。粗挺的大JB放到她的嘴邊,一隻手扶著她的頭把我的大JB送進她半張著的小嘴�,另一隻手捏著她的奶頭慢慢的玩弄著。隨著我的手在她乳暈上轉圈,在奶頭上捏,撥,拉,扭。她小嘴不停的吞吐著我的大JB。她的一隻手撫弄著我的蛋蛋,另外一隻手套弄著我的大JB,小嘴吞吞吐吐,不時的用舌頭在我的龜頭上打轉。抓著她的奶子,手越來越用力,下身傳來的快感不停的充斥著我的大腦。緊緊的抓著她的奶子,一股精液直接射到她的嘴�,她好象被嗆到了一樣急速的咳嗽了起來,一隻手接在嘴邊,另一隻手在我的屁股上打了一巴掌。我意料之外的是除了順著她嘴邊流出來的精液以外,其他的她全咽了下去。“討厭啊你。要射了你也不說下,想嗆死我啊。”她嬌嗔的又打了我一巴掌。“好吃嗎?”

  我玩著她的奶子問她。“好吃。還有嗎?”

  她杏眼泛春的問我。“有啊。還吃的下嗎?我存貨可是很多的啊。”我壞壞的笑著說到。“吃,有多少都吃了。”她看著我笑著說。“是不是下邊的那隻小讒貓還沒吃呢啊?讒了吧?”

  我抱起來她往房間走。邊走邊吻著她問到。感覺到她嘴�那濃濃的精液的味道。她紅著臉不說話,一隻小手輕輕的在我的奶頭上捏著。把她放到床上,側身摟著她,玩著她的奶子,感受著她奶子那柔軟的感覺,滑膩不留手,奶頭挺立著。她一隻手輕輕的撫弄著我的JB,小嘴輕輕的親吻,舔咬著我的奶頭。我揉著她的奶子把她的頭慢慢的往下按。她明白的慢慢的往下移動著,舌頭不停的在我的身上打轉,慢慢的吻到我的下身,在我的大腿內側不停的打轉,親吻。慢慢的舔到我的蛋蛋。在我的蛋蛋上吸允著。由于刺激我慢慢的張開並且擡起屁股。她笑了一下,在我的JB上輕輕的捏了一下,把舌頭伸向我的屁眼。我渾身一麻,舒爽的感覺傳遍全身。沒想到一個良家美人妻竟然給我做毒龍。她舔了一會。邊舔邊揉著我的蛋蛋,看我慢慢的把屁股往下沈了,就開始慢慢的往上舔,把我的大JB一點一點的舔了個遍然後把硬的發紫的大龜頭一口含進嘴�。(由于前邊的舔吸和毒龍我早就又挺立起來了)她邊給我口交著邊轉了個身,她的小穴整個的顯現在我的眼前。(69?讓我也伺候她一下,哈哈,還挺會玩的)心�邊想著,邊用舌頭舔上她的小豆子。感覺到她渾身一顫,死死的把JB吞進嘴�,一直到根的深喉。相互的口交過後。我把她放在床上,大JB輕輕的在她的縫隙上來回的蹭著。她抓著床單,屁股死命的往上挺想要吞下我的大JB,我卻偏偏不著急喂她。這麽一個嬌美的人妻不好好享受一下怎麽行。看著她的嬌態我發壞的問到:“小讒貓讒了嗎?”

  “恩……你壞死了。”她嬌嗔的叫著。“別折磨我了,好嗎?求求你了,快給我吧……給我……要你!”

  我往前一頂身子,大JB全根進入一刺到底。“啊……哈……”

  隨著她的嬌呼我開始了機械般的運動。隨著我次次見底的刺擊,她迷亂的搖著腦袋,嘴�不停的叫著:“老公……老公……愛你……老公……要……要……”